庄子论坛

《庄子》新论

 

第四讲

“养生”

 

【《庄子》养生主】

这是一篇谈养生之道的文章。“养生主”意思就是养生的主旨和要领。庄子认为,养生之道是让生命,获得完满,发出光辉。

全文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指出养生最重要的是要做到“缘督以为经”,即秉承事物中正之道,顺应自然的变化与发展。从医学来看,“督脉”是身躯及一切脏腑的主干。维护好主干,即是延年益寿的重心。第二部分:以厨工分解牛体比喻人之养生,说明做人、处世、办事技术,都要“因其固然”、“依乎天理”,利用矛盾原理,而且要以实取虚,“有间”方能“游刃有余”,从而祛除焦虑,压力与紧张,避免疾病。第三部分:进一步说明顺应自然,“安时而处顺”的生活态度。不自惭形秽,不作人家笼中豢养之物,认清生和死的大道理,让智慧的光辉永生。

庄子思想的中心,一是理解大道,与大道同行;一是打破人们自以为是的愚蠢思想和行为。本文是在谈论养生,从个人身体的健康,心理的健康,谈到群体的健康,再谈到整个人类的健康。养生的范围一步一步的展开,最后说明生和死的大道理。凡人都有生,也必有死。生与死是一体之两面,不知死的道理,就不可能知道怎么合理地生存。


第一部分:缘督以为经

 

【原文】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语译】

人们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知识却是无穷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穷的知识,势必体劳神疲了。既然如此,还在汲汲不停地追求知识,那可真是十分危险了!世人做善事,没有不近于贪图名声的;世人做了恶事,没有不面临刑罚的。遵从自然的中正之道(督),并把它作为顺应事物的常法,这就可以保健身体,就可以固全性命,就可养护精神,就可以终享天年。

【理解】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这句话,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般都是用这句话来鼓励人们的求知欲,这是断章取义。

庄子的重点不在这句话,而是下面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穷的知识,势必体劳神疲了。既然如此,还在汲汲不停地追求知识,那可真是十分危险了!”整体说来,庄子有三层的意思:

(一)知识的范围无限,过于热中求知,必然产生弊病。譬如,现今大学的制度,由于过度鼓励求知,设计成为一种制度,没有新的知识发现,就得不到地位、薪金的肯定。特别是科学的“实验室”里,就充满了怪异现象,匪夷所思。可能越过越给人类添乱子,甚至导致人类的大毁灭。

(二)由于知识的范围太广大,很容易个人得到了一点,就紧抓住那一点,认为是真理,犯了逻辑上以一概全的错误。别人又有别人的看法,于是纷争辩论迭起,各不相让。为人类制造混论,甚至于战争。

(三)由于人们瞎子摸象,管窥蠡测,自以为是,而又执迷不悟,振振有词,为自己招来许多烦恼。彼此挤兑,越演越烈。小自夫妻反目,朋友成仇;大至以国家民族为赌注,拼它个天国降临。因此,焦虑,紧张与压力,如同紧箍咒,越箍越紧。于是未老先衰,各种退化性疾病缠身,不到期而死亡。这点,庄子在《齐物论》把人生快速的枯萎、消退,老化,无法恢复青春,已经描述的很详细。

庄子以:生命重要还是知识重要,两相比较,作为开头,来说明养生的重要和必要。

·世人都鼓励人们要做善事,不要做恶事。事实上,人们也做善事,也做恶事。更有人做尽了恶事之后,又故意做些善事来掩盖自己的恶性。庄子这句“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的话,直指人的本心本性。世界上除了那些默默行善,绝对不肯张扬的人,果真是在行善外;其他那些为富不仁,剥削了多少人的生命财产,然后拿一点点出来做好事,还要上报上电视,唯恐人家不知道他是“大善人”。奇怪的是,就有许多人跟在他后面摇旗呐喊。事后也有人说出来:许多摇旗呐喊的人都是他花钱雇来的。这种就是善霸,因为他不顾一切,为自己造名声。另一面,那些恶事连篇的人们,又千方百计,托门子,走小路,货赂公行,希望能免去刑罚。这些又是恶霸。

非洲有个国家,有大慈善家去捐赠疫苗,轰动世界。那国的人民80%感染了艾滋病,贫病交加。于是慈善家又去赠药,又轰动了世界。过了一段时期,不赠送免费药物了,要他们出钱买。那个国家,又贫又病,每下愈况,成为世界笑柄。近来突然出了一个贤能的总统,大刀阔斧,先惩治了内部官商勾结外人发财的一连串腐败分子,然后断然拒绝那些大慈善家的捐赠。一年以后,艾滋病例自动下降了百分之六十,国家人民开始透了一口气。原来那捐赠的疫苗,就是散布艾滋病的种子。可见善霸与恶霸之间的分界,却是很难分明。而那个大慈善家,轰轰烈烈,名满天下。殊不知突然二竖为灾,如今他已经病得走不得路了。他的家人接连车祸,死的死,伤的伤。儿子吸毒,贩毒,坐了牢。庄子说:世人做善事,没有不近于贪图名声的;世人做了恶事,没有不面临刑罚的。即使世间政府法庭可能有疏漏,而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要名避刑,善霸恶霸,也都是不懂养生之过也。

其实,世人要出名,殊不知,这名是千万出不得的。出名后面的危险,比老虎跟在后面还可怕。可惜一般人就是不明白,求名如痴。庄子有“避名如避虎”的警戒,这是后话。以后再说吧!

·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从哲学来解,可以把“督”引伸,解为:中道。因为“督脉”居于人体背上的中线。把庄子这句话解释为:遵从自然的中正之道(督),并把它作为顺应事物的常法,这就可以保健身体,就可以固全性命,就可养护精神,就可以终享天年。这样解释并非不可,只是嫌它未免太空洞了些。这个“自然的中正之道”的内容又是什么?怎么来实行?而即使“实行”了,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力,就可以保健身体,就可以固全性命,就可养护精神,就可以终享天年?庄子在本篇一开头,就阐明:生命比知识重要,叫人不要为知识而舍弃生命。怎样才能固全生命呢?难道就是模模糊糊的“中道”而已吗?如果庄子说话著书,内容仅此而已,岂不是虎头蛇尾,太嫌草率了吗?

实际上,这是庄子画龙点睛,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他首次提出的“养生之道”,应该是非常实在有效力的具体方法。非得进一步更具体一点来说明不可,如若不然,恐怕庄子在天之灵,都不能安稳。

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医道与养生的学问,已经很发达。大道医,扁鹊,在齐桓公的时代已经是能着手成春的国手。庄子是一位知识非常渊博,头脑极其精细的人,既然谈养生,决不会马马虎虎的,说些不着边际,空空洞洞的话就算了事的。这个保健身体,固全性命,养护精神,终享天年的方法,就在:“缘督以为经”这五个字里。是要人们去经历和实践,实际操作的!中国自古以来,医不离道;道不离医。谚语故有:十道九医;十医九道的说法。

缘督以为经。“缘”字的意义,根据《广雅·释诂》:缘者,循也。就是依循,沿顺,顺着什么东西走的意思。如缘木求鱼是。“经”字的意义,根据《周礼·天官·太宰》:“以经邦国;以治官府。”,是经制,经理、经营与节制的意思。同时,所谓:天经地义,是一种不能随便更改的法则。这句话的意思是:依据沿顺着“督”,来经制身体。现在只剩下“督”字,需要更深入的解释。

在人的身体上用得上一个督字的,就是中国医学里的“督脉”。督脉从尾闾,长强穴开始,沿着脊椎骨上行,经过头顶的百会穴,终止于口腔内上唇与齿根之间的龈交穴。全经共有廿八个重要穴孔,其中,腰俞,命门,中枢,灵台,神道,大椎,风府,百会,神庭等穴,顾名思义,都是关乎人的生死,特别重要的穴道。

督脉之中所流通的“精气”,即是供应脊椎骨和脊椎神经生理机能的原动力。而脊椎骨与脊椎神经是支撑整个身躯与内脏器官的主干,所有的内脏都通过链接的神经,锁定在脊椎骨上。譬如:心脏,心血管与心机能,都链接在脊椎骨第四至第六脊椎骨节上。心脏与脊椎骨节互相反映彼此的状态,如果第四至第六脊椎骨节有异状或压痛感,就说明心脏机能出了病态状况。我们虽然不能由体外直接触摸心脏,但通过脊椎骨节的神经,可以传递信息。如果使用针,灸,砭石,手指,火罐,敷药等方法,传导、刺激、松驰、消炎、祛瘀,消解心脏的紧张负荷,就能即时得到两头医疗、矫正的效果。这也是自然疗法中的首选。

西方有脊椎神经科医学(Chiropractic),是以调节、活动脊椎骨,与脊椎神经为治疗的医学,是把一切疾病都认为是脊椎骨病变为基本缘由的医学。这种医学理论却少了中国医学的“精气”理论,只是从物理上和机械方法对脊椎骨节的治疗活动,虽不能称为完善,但它的学理和我们在这里要讨论的命题是显得很接近的了。从我个人的临床观察,四十多年来,健康的人们,他们的脊椎骨是很灵活的,用手触摸,脊椎骨历历可数,正常没有异状。循着脊背上的中线,用手指可以轻易的捏起脊椎骨上的皮肤,皮肤与骨节之间很宽松、和谐、融洽。但凡是得了癌症的病者,脊椎骨部分就像被水泥封住一样的坚固(凝固)一团,皮肤完全提不动,证明那个部位已经被封固或坏死,气血完全堵塞不通。普通一般疾病,也都可以从脊椎骨的症状(如:骨节肿胀,分裂,萎缩,错位,积水,封固等)与其气血通行状况,检验出与其连接病变内部腑脏的情况。从中国医学来说,十二经络,奇经八脉,没有比督脉更重要的了。所以著名的华陀,可以利用对脊椎的治疗,起死回生,着手回春。

庄子的时代,中国医学固已非常发达,而庄子谈养生,可以说是中国最早,最具体的文字。他推荐了这一个最重要的理论与方法,就是:缘督以为经。这个养生的方法,成为后世“小周天”“内丹”的滥觞。所谓养生,实在包括了诊断,治疗及预防三种意义。缘督以为经,不仅是一般素人养生的指导原理,也是医师们医治别人的指导原理。既是理论,又是技术。这就是说,缘督以为经是经典理论,在诊断、治疗、预防上都是天经地义的法则。如果不缘督以为经的话,诊断、治疗、预防都是在外边兜圈子,可能是白费时光。如果谁人能掌握住“缘督以为经”的原理原则,好比华佗,除了自己享用强身延命以外,还可能成为名医,医人救世。

·质言之,凡人(包括医师或素人)只要认识督脉的重要性,依据沿着督脉,来经制身体,就能达到保健身体,固全性命,养护精神,终享天年。不然,人生就只有被生、老。病、死、苦,纠缠折磨一辈子。人有生必有死,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人担忧与不担忧都不能改变它。人死后的事没有人能真正知道和掌握,人生唯有此生此时能自己掌握,让自己健康快乐,以享天年(所谓天年,庄子的意思是指人可以健康的活一百岁。)如果连“缘督以为经”都不能认知和掌握,却痴心妄想,苦行早死,去幻谈那死后的事,岂非痴人说梦?所以,这就是本篇书里的第一个养生主旨与要领,庄子真可谓是提纲挈领,没有丝毫空洞犹疑,是绝对不容忽视或误解的。这更是《庄子》一书的重要特色,除了老子以外,中外古今,诸子百家,没有可与比拟的了。

第二部分: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

【原文】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日:“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全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閒,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閒,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己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语译】

厨师给文惠君宰杀牛牲,分解牛体时手接触的地方,肩靠着的地方,脚踩踏的地方,膝抵住的地方,都发出砉砉的声响,快速进刀时刷刷的声音,无不像美妙的音乐旋律,符合桑林舞曲的节奏,又合于经首乐曲的乐律。

文惠君说:“嘻,妙呀!技术怎么达到如此高超的地步呢?”厨师放下刀回答说:“臣下我所喜好的是摸索事物的规律,比起一般的技术、技巧又进了一层。我开始分解牛体的时候,所看见的没有不是一头整牛的。几年之后,就不曾再看到整体的牛了。现在,我只用心神去接触而不必用眼睛去观察,眼睛的官能似乎停了下来而精神世界还在不停地运行。依照牛体自然的生理结构,劈击肌肉骨骼间大的缝隙,把刀导向那些骨节间大的空处,顺着牛体的天然结构去解剖;从不曾碰撞过经络结聚的部位和骨肉紧密连接的地方,何况那些大骨头呢!优秀的厨师一年更换一把刀,因为他们是在用刀割肉;普通的厨师一个月就更换一把刀,因为他们是在用刀砍骨头。如今我使用的这把刀已经十九年了,所宰杀的牛牲好几千头了,而刀刃锋利就像刚从磨刀石上磨过一样。牛的骨节乃至各个组合部位之间是有空隙的,而刀刃几乎没有什么厚度,用薄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节和组合部位间,对于刀刃的运转和回旋来说那是多么宽绰而有余地呀。所以我的刀使用了十九年刀锋仍像刚从磨刀石上磨过一样。虽然这样,每当遇上筋腱、骨节聚结交错的地方,我看到难于下刀,为此而格外谨慎不敢大意,目光专注,动作迟缓,动刀十分轻微。牛体霍霍地全部分解开来,就像是一堆泥土堆放在地上。我于是提着刀站在那儿,为此而环顾四周,为此而踌躇满志,这才擦拭好刀收藏起来。”文惠君说:“妙啊,我听了厨师这一番话,从中得到养生的道理了。”

【理解】

·这个文惠君,就是粱惠王,也就是魏王。

·故事已经读过了,而它的精髓,就在: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就是:刀刃几乎没有什么厚度,用薄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节和组合部位间,对于刀刃的运转和回旋来说那是多么宽绰而有余地。庄子用这个故事,寓言人生在世,其做人,处世,和办事的方法和境界。这个“庖丁解牛”,并不是生来就会的,他原来和别人一样的笨拙,不真的会解牛。不过,他不断地体会摸索,一再地研究实践,终于得到了窍门,就是:以无厚,入有间。一般的厨师宰牛,一个月就要换一把刀,而他这薄薄的刀,用了十九年,宰杀过牛只数千头,刀刃锋利就像刚从磨刀石上磨过一样。真是:无上法门!

·人生在世,有很多不得已,即使并不热衷于名利,而生活在那个社会的制度中,也非在名利中翻滚不可。换个名称,就叫它做:责任吧,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有许多人不得不去面对,有许多事不得不去做,总之,做人,处世,办事,这些都非容易,又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因此,庄子认为:做人、处世、办事,做得好比做不好要好些。既然无所逃,就还是把它做好些吧。譬如一样的庖丁要解牛,不如拣最容易,最可靠,最有效的办法去解牛好些。正如庖丁所说:每当遇上筋腱、骨节聚结交错的地方,我看到难于下刀,为此而格外谨慎不敢大意,目光专注,动作迟缓,动刀十分轻微。牛体霍霍地全部分解开来,就像是一堆泥土堆放在地上。我于是提着刀站在那儿,为此而环顾四周,为此而踌躇满志,这才擦拭好刀收藏起来。“环顾四周,踌躇志满。”比“刀断肉结,垂头丧气。”要好得多。庄子在这里不是在说解牛,而是藉着解牛的原理,要把人生做人、处世、办事的诸般困难,给人造成的焦虑,压力和紧张,透过技术窍门,降到最低点。

庄子在《外物篇》里说了三点,(一)是:静默可以补病(静默可以帮助治疗疾病);(二)是:眦搣可以休老(按摩眼眶可以抗衰老);(三)是:宁可以止蘧(安宁可以除祛焦虑,压力与紧张)。

焦虑,压力与紧张,好象是现代的流行问题,致病致癌的基本心态缘由。其实,庄子的时代已经是问题了,不然为什么庄子要提它?人除了生理机能的病变外,心理,精神,心态一样可以影响躯体,而导致各样疾病,以致于死亡。焦虑,压力与紧张就是罪魁祸首。要想保健身体,固全性命,养护精神,终享天年,除了上一节谈到的“缘督以为经”以外,在人的精神方面,莫若“止蘧”,就是:非祛除导致各样疾病,以致于死亡的焦虑,压力与紧张这个罪魁祸首不可。

人们既不能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不存在,那么“庖丁解牛”的故事就重要了。“庖丁解牛”是透过技术和窍门来做非做不可的事,而又轻松容易,结果还能环顾四周,踌躇志满,安逸快乐。这样就无形之中祛除了焦虑,压力与紧张。没有焦虑,压力与紧张,人就不会病;人没有病,就不会死。这是多大的智慧啊!

·粱惠王听完了这个“庖丁解牛”的故事,说:妙啊,我听了厨师这一番话,从中得到养生的道理了。粱惠王真的从中懂得了养生的道理了吗?不见得吧?

第三部分:怡然自得

 

【原文】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兀)也?天与,其人与?”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人之貌有与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畜乎樊中。神虽王(旺),不善也。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则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谓之遁天之刑。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指(脂)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译文】

公文轩见到右师大吃一惊,说:“这是什么样的人啊?怎么只有一只脚呢?是天生只有一只脚,还是人为地失去一只脚呢?”右师说:“天生成的,不是人为的。老天爷生就了我这样一付形体让我只有一只脚,人的外观也完全是上天所生成赋予的。所以知道是天生的,不是人为的。”

沼泽边的野鸡走上十步才能啄到一口食物,走上百步才能喝到一口水,可是它丝毫也不会祈求被畜养在笼子里。生活在樊笼里虽然不必费力寻食,即使被豢养得十分健壮,那还是不善(幸)之事。

老聃死了,他的朋友秦失去吊丧,哭了三声便离开了。老聃的弟子问道:“你不是我们老师的朋友吗?”秦失说:“是的。”弟子们又问:“那么吊唁朋友像这样,行吗?”秦失说:“行。原来我认为你们跟随老师多年都是通达的人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刚才我进入灵房去吊唁,见到有老年人在哭他,像做父母的哭自己的孩子;有年轻人在哭他,像做孩子的哭自己的父母。他们之所以会聚在这里,一定有人本不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诉说了什么;本不想哭泣,却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如此喜生恶死是违反常理、背弃真情的,他们都忘掉了人是禀承于自然、受命于天的道理,古时候人们称这种作法,就叫做背离自然的过失(遁天之刑)。偶然来到世上,你们的老师他应时而生;偶然离开人世,你们的老师他顺应而死。安于天理和常分,顺从自然和变化,哀伤和欢乐便都不会萦于心怀,古时候人们称这样做就叫做自然的解脱,好像解除倒悬之苦似的(悬解)。”

照亮别人的烛薪终会燃尽,而火种却传续下来,永远不会熄灭。

【理解】

·庄子在这段文字里一共说了三件事,一是一只脚的辩解;二是在笼子里为不善;三是老子的死。这三件事都是人生所不能免除的,然而怎样去面对它们,都是养生的重要命题。下面分别来讨论:

(一)公文轩(为宋国人,复姓公文,名轩)见到右师(官名)而大吃一惊,因为看到了一个一只脚的人。之所以他会大惊小怪,是因为他认为一只脚的人是“不正常”的,实际上,他产生了不与我同的憎嫌“歧视”之心。美国自称是一个大“熔炉”,法律上规定不可歧视。可是美国的各种人等都互相歧视得很厉害,而最大的歧视归纳有三:一是对妇女的歧视;二是对少数族裔的歧视;三是对同性恋的歧视。

就中单说同性恋的事。在古希腊文化里,同性恋是被鼓励推崇的好事。罗马天主教在第三世纪开始,极力定罪同性恋,因为在第三世纪制订的《圣经》里,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六章里写道:“同性恋者不能进入天国”。在希腊原文里,原是“滥用性交者”,不知道什么缘故竟被翻译成了“同性恋”。因此在罗马教统治欧洲的一千年中,对同性恋非常严酷,捉住了当众活活烧死。却不想越禁越多。及至现代,医学界为同性恋打开了一扇门户,就是说:同性恋是天生的,不是后天人为的习尚,如酗酒,赌博,抽烟,吸毒等。既然是天生的,是上帝所造,便是自然,正常。当事人不应该对之背负刑责。这个辩解出世之后,各国纷纷响应,很多国家摆脱了罗马教的束缚,宣布同性恋合法化,甚至同性结婚也合法化。在美国守旧的人还多,一时还转不过弯来,不过每次大选时,同性恋是非辩论不可的议题。都围着“同性恋是不是天生的”这个问题兜圈圈。庄子似乎早已知道这个议题,借右师的口说明“天生”与“人为”的分野,右师的一只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偏见与歧视都可能杀害无辜的生命,被歧视者,造成心理的重负,自惭形秽,自绝与社会人群之外,不能聊生,早死于沟壑。其实天下之人,谁又是十全十美的?彼此憎嫌,互相伤害,伊于胡底?又所为何来!右师的榜样是对于自己的短缺,怡然自得。一只脚是天的责任,不是他的错,因而并不能妨碍他比人强,做右师的官职。你不因别人憎嫌而自己把自己压垮,谁能压得垮你?养生者要做好心理建设,岂可不重视这个问题?

(二)湖泽边的野鸡辛苦的寻找食物,一旦被人抓去,畜养在笼子里。虽然免去寻食的辛苦,即使被养得健壮,下一步就是做了别人的食物,连生命也失去了。这当然不是好事。

最近我读了两本书,一本是:Paul Hawken著的《The Ecology of Commerce:A Declaration of Sustainability》;另一本是:Bruce Lipton Ph.D.著的《Biology of Belief》。这两本书大致说:在亘古的时候,恐龙是极其庞大的巨无霸。它们做了许多坏事,终于惹恼了大地母亲。在大地母亲的震怒之下,它们被消灭得干干净净。现代是我们人类的世界,却也有比恐龙更大的巨无霸,它们大得出奇,比几个国家加起来还大,它们的权力无限大,比所有的君王,总统,首相加起来还大。它们不是人类,因为它们没有良心和道德。他们的血管中流的是黑血(石油--从大地母亲那里无止境的擭取),他们的眼睛里只有金钱,他们的头脑里只有利润,他们的肚皮内装的都是财货,为了这些,它们不择手段,无恶不作。它们的名字就叫:公司(Corporation)。它们吐出来气息,毒死树木蔬果,它们排泄出来的,毒死海洋湖泊的鱼虾。它们占据了最好的地域,让人民无地可耕,无家可归,疾病死亡,哀诉无门。.....。它们的一切罪孽,已经激怒了大地母亲。大地母亲现在已经开始发怒,而且怒气越来越大,即使是最愚蠢的人,应该都已经感觉出来了。

其中的一个巨无霸,就是医药大公司,它们非常巨大,它们现在又杜撰了什么 DNA,什么基因密码(Genetic Code),它们手中掌握着每一个人的资料,可以垄断人疾病生死,彻底控制每一个人。其实现代所有世界上的人都是公司的奴隶,特别是银行大公司的奴隶,在它们手里生,在它们手里死,一生都住在他们的预设的笼子里,为它们卖命。它们还以为不够,于是再加一道基因密码的枷锁。DNA的发展,弄得人不人,猪不猪;人即是猪,猪即是人。黄豆即是毛虫;毛虫即是黄豆。整个地球生物都乱了秩序。不知不觉之中,都被它们关进了牢笼,予取予夺,胡作非为,任凭它们高兴。

作者认为:公司它们用的是机械世界观,从来没有把人当人看,人只不过是它们使用的另一种机器而已,没有人有能力反抗,在层层节制下也不可能反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证实:基因密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能随着人的心灵、思想改变,也随着人的膳食改变。因此,只要人们能够从被它们灌输的观念中觉醒过来,改变自己的心灵、思想,就立即可以摆脱它们的枷锁。

反抗公司巨无霸的力量,就是:环保。环保思想和行动,是人类的觉醒,是公司的死敌。不是大地母亲容不了它们,而是它们容不了大地母亲。审时度势,环保是站在大地母亲的一边,因为大地母亲必定不会再忍受和沉默下去。无论它们怎么大,却永远大不过大地母亲。站在大地母亲的一边是最明智的做法,也稳操胜算。在大公司全部垮台死亡的那一天,只有与大地母亲站在一边的人们能够幸存下去。今后的世界,暂时已经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争胜,而是大地母亲与公司恐龙的对决,而与大地母亲配合的人们,我们就暂时叫他们做环保者吧。

读过这两本书,再回头读庄子野鸡的寓言,就觉得入木三分。庄子的“养生”意义,如果加上现代意义的环保,为大地母亲养生。如果大地母亲不能生存下去,地球上的万物谁还能生存?这个意义可以说是重大到极点了。

(三)老聃(老子)死了,他生前的朋友秦失来吊唁。秦失的表现与众不同,到灵堂里哭了三声就算了。哭,是人之情;不哭,是事之理。

老聃的学生们不理解秦失这种滑稽的做法,因为这本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即使是老聃的学生。何况那不是老聃的学生呢?秦失要藉着老聃的死,阐明几个要点:

(1)老聃死了。连老子都死了,世界上任何人都是要死的。有生必有死,这是宇宙的规律,是事之理也。从大地母亲那儿来,又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中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老子虽然说过:“长生久视”,要活得长一点,眼睛可不能瞎哦。瞎了眼还有什么活头?他又说:“死而不亡者寿”。身体死了,功德还在,受人家纪念,就等于没有死。庄子也从来没有说过,人可以不死,只是要人享尽天年,不要在时候未到之前,就把自己折腾死了。人在酒色财气中彼此互相折磨,于是枯竭,衰老,在不该死的时候夭折早死。所以要养生。

(2)那些在灵堂理痛哭的人们,老的像在哭儿女,少的像在哭父母。秦失说:他们之所以会聚在这里,一定有人本不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诉说了什么;本不想哭泣,却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说的不好听一点,他们都在哭自己,不过用老聃来做个因由罢了。譬如妻子哭死了的丈夫,总会这样说:你去了,丢下了“我”怎么办啊?狠心的你呀,可怜的我呀。这是:人之情!可不是:事之理。

(3)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这就是说:偶然来到世上,老聃夫子他应时而生;偶然离开人世,老聃夫子他顺应而死。安于天理和常分,顺从自然和变化,哀伤和欢乐便都不会萦于心怀。这是秦失对老聃学生的开导。简简短短的一句话,就说透了生和死的大道理,与人们应该对生和死的态度。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还有什么养生可谈?

(4)指(脂)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就是说:照亮别人的烛薪终会燃尽,而火种却传续下来,永远不会熄灭。这也是:老子“死而不亡”的最佳说明。老子死了吗?他的躯体早就死了,然而他的智慧(光辉的火种)永远不会熄灭。烛薪燃尽是一个事实,整个燃烧殆尽的烛薪,是否还能“复活”,返回原状?是否还能采取另外一个形态,回轮转世再度回来?老子,庄子都从来没有提过。他们当年恐怕不会没有听人说过吧?之所以他们完全不买这门帐,不是因为觉得这是痴人说梦;就是不说那说不清,死无对证,越说越糊涂的事。试问自己连死也左右不了,而自己又已经死了,还怎么能去左右那些不可思议的事?

烛薪燃尽是必然的,那么让火种传继下来,永远不会熄灭,是最佳无上的合理答案了。

·保健身体,固全性命,养护精神,终享天年,把智慧的光辉,永远传留下去。这就是庄子的养生主旨和要领!


Copyright 张绪通

Copyright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