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论坛

《庄子》新论

 

第二十讲

人生安泰

九大策略

 

【《庄子》山木】

本篇是讨论处世的策略。实际上应该再放大一点,是人生的策略。上一篇的内容着重于个人生活的技术方面,本篇还是继续探讨人生,只是范围比较放得更大了一点。写了许多处世不易和世閒许多患难的故事,希望能够找到一条最佳而顺当的途径。这一篇书的内容,非常受人喜爱,许多故事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许多语句,都成为日用的成语。柳宗元曾说:本篇可视为《人间世》的延伸,二者可以互相参照。

全文用了九个故事,分别说明人生处世的九大策略,因此本文可被分为九个部分。第一部分:写山木无用却能保全和雁不能鸣因而被杀的矛盾,说明很难找到一条万全的路,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役使外物而不被外物所役使,浮游于“万物之祖”和“道德之乡”。这一部分对于揭示篇文题旨最为重要。第二部分:指出贪图权位必然引起争端,必然带来灾祸,唯有“虚己”才能除灾避祸。第三部分:通过赋敛以造钟的故事讽喻不应对人民强逼榨取,真正需要的是顺任自然,得道多助。第四部分:写孔子在陈、蔡之间被围困,说明世途多艰,“削迹捐势”、“不求闻达”才是弭患之道。第五部分:通过孔子和桑雽的对话,进一步提出缘形、率情的主张,即顺应自然去行动,遵从本性去用情。第六部分:写庄子贫困的扮相,原因却在讽刺“今处昏上乱相之间”。第七部分:通过孔子被围时的态度,说明人生身处逆境也能安然无恙。第八部分:借庄子一系列所见,喻指人世间总是在不停地争斗中,前瞻固然重要但不可忽视身后的祸患,才能必胜。第九部分:通过一个小故事,说明放弃歧视,而得到人们敬重爱戴的重要。


第一部分:超脱是人生第一个大策略

 

【原文】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语译】

庄子行走于山中,看见一棵大树枝叶十分茂盛,伐木的人停留在树旁却不去动手砍伐。问他们是什么原因,说:“没有什么用处。”庄子说:“这棵树就是因为不成材而能够终享天年啊!”庄子走出山来,留宿在朋友家中。朋友高兴,叫童仆杀鹅款待他。童仆问主人:“一只能叫,一只不能叫,请问杀哪一只呢?”主人说:“杀那只不能叫的。”第二天,弟子问庄子:“昨日遇见山中的大树,因为不成材而能终享天年,如今主人的鹅,因为不成材而被杀掉;先生你将怎样对待呢?”

庄子笑道:“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好像合于大道却并非真正与大道相合,所以这样不能免于拘限与劳累。假如能顺应道德超然而超浮在万物之上的话,就不是这样。因为没有赞誉没有诋毁,时而像龙一样腾飞时而像蛇一样蜇伏,跟随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而不愿偏滞于某一方面;时而进取时而退缩,一切以顺和作为度量,优游自得地生活在超越万物之上的状态,役使外物,却不被外物所役使,那么,怎么会受到外物的拘束和劳累呢?这就是神农、黄帝的处世法则。至于说到万物的真情,人类的传习,就不是这样的。有聚合也就有离析,有成功也就有毁败;棱角锐利就会受到挫折,尊显就会受到倾覆,有为就会受到亏损,贤能就会受到谋算,而无能也会受到欺侮,怎么可以一定要偏滞于某一方面呢!可悲啊!弟子们记住了,恐怕还只有归向于道德的超然吧!”

【理解】

·世界上探讨人生问题的书很多,恐怕没有一本能比《庄子》更透彻和实际。很多的人和书,一说到人生,不是说得太偏;不然就都是拾人牙秽(慧),抄袭别人的格言之类的东西;再不就往往少不得扯到生前死后的问题上面去。虽然振振有词,给人一种渺茫的希望,到底都是无稽之谈。《庄子》的特色是实事求是,不谈没有法子证实的遐想,只谈人自己可以做到,可以加强的方法,使现实的人生活得更丰盛,更完满。

·本段书分两个阶段。

世界上的老师们(包括书籍),没有不是教人要“成才(材)”的。然而....

前面第一个阶段说的是:庄子对“材”与“不材”的辩解。

庄子行走于山中,看见一棵大树枝叶十分茂盛,伐木的人停留在树旁却不去动手砍伐。问他们是什么原因,说:“没有什么用处。”庄子说:“这棵树就是因为不成材而能够终享天年啊!”庄子走出山来,留宿在朋友家中。朋友高兴,叫童仆杀鹅款待他。童仆问主人:“一只能叫,一只不能叫,请问杀哪一只呢?”主人说:“杀那只不能叫的。”第二天,弟子问庄子:“昨日遇见山中的大树,因为不成材而能终享天年,如今主人的鹅,因为不成材而被杀掉;先生你将怎样对待呢?”

庄子笑道:“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

庄子的回答:“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这样滑头的答复,前头加了一个“笑”字。是庄子的幽默,开一点玩笑。并不是庄子真正的答复。我见到不少人读和写《庄子》,总是喜欢断章取义,把“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这句话当作是庄子的结论。事实上,世人,不是“材”;就是“不材”。不是多往“材”这边靠;就是多往“不材”那边靠。不可能既称为“材”,又是“不材”。“材”与“不材”还是比较性的,本来是“材”的,比起比他更“材”的,他就是“不材”了:本来是“不材”的,比起那不如他的,他就算是“材”了。所谓“材于不材之间”,事实上不存在。所以“庄子笑曰”,是一句打趣的话。

后面,他就马上接着说: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好像合于大道,其实却并非真正与大道相合。似之而非也。因为,所谓处于材与不材之间,既不合逻辑,自然就也不合于大道。

“材”也好,“不材”也好,二者都不能免于拘限与劳累。因庄子用了这个矛盾的故事,说明人类的传习都是相对的,有聚合也就有离析,有成功也就有毁败;棱角锐利就会受到挫折,尊显就会受到倾覆,有为就会受到亏损,贤能就会受到谋算,而无能也会受到欺侮。这是万物的真情,怎么可以一定要偏滞于某一方面呢!无论偏于哪一边,结局都必定是可悲的!

从这里就可以体会到,庄子完全没有教人,“处于‘材’与‘不材’之间”的那种滑头,取巧,而又极不实在,又不可能的方法。

第二个阶段,庄子在提出世间“材”与“不材”的概念之后,说明了“材”也解决不了人生问题;“不材”一样解决不了人生问题。于是他提出一个崭新的概念,就是超越材与不材的策略。他说:

假如能顺应道德超然而超浮在万物之上的话,就不是这样。没有赞誉没有诋毁,时而像龙一样腾飞时而像蛇一样蜇伏,跟随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而不愿偏滞于某一方面;时而进取时而退缩,一切以顺和作为度量,优游自得地生活超然在万物之上的状态,役使外物,却不被外物所役使,那么,怎么会受到外物的拘束和劳累呢?这就是神农、黄帝的处世法则。

·“材”是成才的意思,就是有才干。为人有才干,也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正面的才干,譬如,为国家社会人群有建树的才干。自古多少忠臣、良将,可是,很不幸,能有好下场的寥寥无几。例如,汉代的大司马大将军卫青,极有才干,建立不世奇功。他是汉武帝的小舅子,汉武帝也是他的小舅子,亲上加亲,同时他与他的外甥霍去病都和汉武帝直接有同性恋的关系。霍去病早早自己死了,不算。卫青的为人又能谦让韬晦,又小心周到,到头来也还是自己悒郁窝囊而早死,死后连子孙都保不住。这个例子恐怕是天下无独仅有是的,无论才干有多大,关系有多深,照样是没有好结果。其实,哪一个大才干的人又有下场呢?这正是庄子所谓:有聚合也就有离析,有成功也就有毁败;棱角锐利就会受到挫折,尊显就会受到倾覆,有为就会受到亏损,贤能就会受到谋算。这都是免不了的事实和自然规律。我想这也是一个博士论文的好题材。

另外一种才干,是反面性的。好像他们是专为摧毁正面才干之人而生的。譬如,朱熹是一个有才干的“学者”,有心用世,生也逢时,得到皇帝特别赏识。偏偏就有一般人饶不了他,他们不能用一般的手段陷害他,就非常有才干地想出一种别人都想不到的绝妙策略。就是把朱熹编成戏剧,上演。特别找到与朱熹相像的丑角来扮演朱熹,把朱熹平常的衣帽都设计得特别夸张,变成臃肿拖拉。把朱熹平时的言论,大道理,统统歪曲成为低级趣味的滑稽,让人看到听到就要喷饭。皇帝看到了这样的戏剧,笑得前仰后合,就无形中被洗了脑,渐渐的就受不了朱熹的存在,怎么看他都不象话。还好没有要他的性命,放了他一条生路,让他到民间讲学去了。南宋小朝廷群候症,出了不少大才干反面性的人物。如秦桧,韩侂胄,贾似道等。威福隆盛无比,辉煌得一手遮天,结果还是没有下场。所以,有才干不可靠,没有才干更不可靠。

·“物物而不物于物”是一句不得了的话。就是役使外物,却不被外物所役使。第一个“物”字是动词,有“务”的意思,就是使用万物或外在的物质。我试过几种翻译的方法,都还是没有法子把原文的意思表现得完美。

要是这样解释:什么事都能做,但不被任何事所辖制。什么事物都可以拥有,但不为任何事物所捆绑牵累。也可以解释作:提得起,放的下。也可以解释作:舍得,能舍,才能得。如果舍不得,就逃不出被捆死的后果。更可以解释作:鸿运来了,就与其并进;在鸿运要去之前,自己先退。总之,是要自主,自动和自觉,还要舍得。

还可以解释作:料事如神,棋先一步。能掌握事物变化的规律,就能料事如神;不被事物所牵累辖制,就非得要棋先一步不可,主动又机智的脱离事物的羁绊,飘飘然超越在事物之上。

不过,要想解释得淋漓尽致,还得从原文里去体悟!庄子这个“物物而不物于物”可以适用在许多场合。四个“物”字巧妙的凑拢来,妙用无穷,它又那么实际,却又那么活生生的!

庄子还强调说:弟子们记住了,无论你被陷在“材”或是“不材”里,都解决不了人生问题,反而制造引发出更多纠缠不清的问题,现在恐怕还只有归向于道德的超然吧!


第二部分:消解灾祸的策略

 

【原文】

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忧色。市南子曰:“君有忧色,何也?”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脩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无须臾离居;然不免于患,吾是以忧。”

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矣!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饥渴隐约,犹旦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罔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今鲁国独非君之皮邪?吾愿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国。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可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辅而行。”

君曰:“彼其道远而险,又有江山,我无舟车,奈何?”市南子曰:“君无形倨,无留居,以为君车。”君曰:“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谁与为邻?吾无粮,我无食,安得而至焉?”

市南子曰:“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足。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故尧非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之国。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于是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语译】

市南宜僚拜见鲁侯,鲁诸正面带忧色。市南宜僚说:“国君面呈忧色,为什么呢?”鲁侯说:“我学习先王治国的办法,承继先君的事业;我敬仰鬼神尊重贤能,身体力行,没有短暂的止息,可是仍不能免除祸患,我因为这个缘故而忧虑。”

市南宜僚说:“你消除忧患的办法太浅薄了!皮毛丰厚的大狐和斑斑花纹的豹子,栖息于深山老林,潜伏于岩穴洞窟,这是静心;夜里行动,白天居息,这是警惕;即使饥渴也隐形潜踪,还要远离各种足迹到江湖上觅求食物,这又是稳定;然而还是不能免于罗网和机关的灾祸。这两种动物有什么罪过呢?是它们自身的皮毛给它们带来灾祸。如今的鲁国不就是为你鲁君带来灾祸的皮毛吗?我希望你能剖空身形舍弃皮毛,荡涤心智摈除欲念,进而逍遥于没有人迹的原野。遥远的南方有个城邑,名字叫做建德之国。那里的人民纯厚而又质朴,很少有私欲;知道耕作而不知道储备,给与别人什么从不希图酬报;不明白义的归宿,不懂得礼的去向;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竟能各自行于大道;他们生时自得而乐,他们死时安然而葬。我希望国君你也能舍去国政捐弃世俗,从而跟大道相辅而行。”

鲁侯说:“那里道路遥远而又艰险,又有江河山岭阻隔,我没有可用的船和车,怎么办呢?”市南宜僚说:“国君不要容颜高傲,不要墨守滞留,便可以此作为你的车子。”鲁侯说:“那里道路幽暗遥远而又无人居住,我跟谁是邻居?我没有粮,我没有食物,怎么能够到达那里呢?”

市南宜僚说:“减少你的耗费,节制你的欲念,虽然没有粮食也是充足的。你渡过江河浮游大海,一眼望去看不到涯岸,越向前行便越发不知道它的穷尽。送行的人都从河岸边回去,你也就从此离得越来越远了!所以说统治他人的人必定受劳累,受制于别人的人必定会忧心。而唐尧从不役使(拥有)他人,也从不被他人制约(拥有)。我希望能减除你的劳累,除去你的忧患,而独自跟大道一块儿遨游于太虚的王国。并合两条船来渡河,突然有条空船碰撞过来,即使心地最偏狭、性子最火急的人也不会发怒;倘若有一个人在那条船上,那就会人人大声呼喊喝斥来船后退;呼喊一次没有回应,呼喊第二次也没有回应,于是喊第三次,那就必定会骂声不绝。刚才不发脾气而现在发起怒来,那是因为刚才船是空的而今却有人在船上。一个人倘能倒空自己,像那个空船一样,谁能够伤害他!”

【理解】

·鲁侯抱怨,他做到一切君主该做的事,可是他并没有安全感,这使他非常忧愁烦恼。由此可见鲁侯是一个聪明人,警觉性也高。

市南宜僚直接告诉他,鲁国,鲁侯的本身就是使他不安全的基本理由。因为,鲁侯一个劲要做好,他以为做得好就能巩固自己的国家和权位。殊不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做得越好就越不安全。不知道有多少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人们在那里明争暗斗,非要把你置于死地不可。鲁侯似乎也警觉到了,因此感到忧烦。

·看哪!皮毛丰厚的大狐和斑斑花纹的豹子,栖息于深山老林,潜伏于岩穴洞窟,这是静心;夜里行动,白天居息,这是警惕;即使饥渴也隐形潜踪,还要远离各种足迹到江湖上觅求食物,这又是稳定;然而还是不能免于罗网和机关的灾祸。这两种动物有什么罪过呢?是它们自身的皮毛给它们带来灾祸。俗语说: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大狐和花豹,他们做到了野兽能做到的:“静心”,“警惕”和“稳定”,却并不能免除杀身的灾祸。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它们拥有“丰厚和斑斑花纹的皮毛”!强中更有强中手!市南宜僚说:

如今的鲁国不就是为你鲁君带来灾祸的皮毛吗?其实“鲁侯”不过是一个最尖端的例子,但凡一个荣显富足的位置,后面不知道有多少“猎人”在千方百计的攫取,要夺为己有。夺到了之后,又被别人攫夺,川流不息。这是人生剧场里一个不可或缺的剧目。于是市南宜僚给了鲁侯上中下三个策略的建议:

(一)上策。市南宜僚说:我希望你能剖空身形舍弃皮毛,荡涤心智摈除欲念,进而逍遥于没有人迹的原野。

(二)中策。遥远的南方有个城邑,名字叫做建德之国。那里的人民纯厚而又质朴,很少有私欲;知道耕作而不知道储备,给与别人什么从不希图酬报;不明白义的归宿,不懂得礼的去向;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竟能各自行于大道;他们生时自得而乐,他们死时安然而葬。我希望国君你也能舍去国政捐弃世俗,从而跟大道相辅而行。

(三)下策。减少你的耗费,节制你的欲念。统治他人的人必定受劳累,受制于别人的人必定会忧心。而唐尧从不役使他人,也从不受制于人。我希望能减除你的劳累,除去你的忧患,而独自跟大道一块儿遨游于太虚的王国。并合两条船来渡河,突然有条空船碰撞过来,即使心地最偏狭、性子最火急的人也不会发怒;倘若有一个人在那条船上,那就会人人大声呼喊喝斥来船后退;呼喊一次没有回应,呼喊第二次也没有回应,于是喊第三次,那就必定会骂声不绝。刚才不发脾气而现在发起怒来,那是因为刚才船是空的而今却有人在船上。一个人倘能倒空自己,像那空船一样,谁能够伤害他!

市南宜僚给鲁侯的建议,上策是放弃鲁国的财富,和自己的权位。没有了这些,就不会有人窥觊,也就无所忧烦担心的了。这个策略,鲁侯不能接受,他舍不得。

中策是效仿建德国的体制,绝对放任自由。鲁侯又有许多顾忌,推托了许多理由,办不到。也不能接受。

下策是减少你的耗费,节制你的欲念。学习唐尧,不役使(拥有)他人,也不被他人制约(拥有)。虚己,就是把自己倒空,既不豪华,也不贪妄,丝毫不自私自利,不为自己和子女的荣耀,权势,钱财,彻底为人民服务。纯粹无私为人民服务的国君,他的存在,就等于是众人的福祉。谁还会为了自己的福祉来毁害国君呢?这样能“虚己”的国君就是真正人民的领袖,鲁侯会接受?能做得到吗?


第三部分:经济策略

 

【原文】

北宫奢为卫灵公赋敛以为钟,为坛乎郭门之外,三月而成上下之县。王子庆忌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之设?”

奢曰:“一之间,无敢设也。奢闻之,‘既彫既琢,复归于朴’,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强梁。随其曲傅,因其自穷,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大塗者乎!”

【语译】

北宫奢替卫灵公征集款项铸造钟器,在外城门设坛布告民众(就在那里铸造),三个月就造好了钟并编组在上下两层钟架上。王子庆忌见到这种情况便向他问道:“你用的是什么样的策略呀?”

北宫奢说:“我做事精诚专一而又顺其自然,不敢假设有其他什么好办法。我曾听说:‘人家都要细细雕刻琢磨,崇尚奢华,而我却主张返归淳朴,只要把事物的本真显现出来就好。’我那样纯朴诚恳的心思就不会引起揣测;从容不迫,不急于求成就不会引发疑虑;财物汇聚却不精精计较,好像茫然并不关心;任民众来往自由,来者没有忌讳,去者不去禁止阻留;对强有力的就从其自便,对隐委顺和的加以随应;任由各自的情况而捐输,所以早晚征集款项,却丝毫不损伤民众,何况是用大道来感化人民呢!”

【理解】

·北宫奢替卫灵公征集款项铸造钟器,在外城门设坛布告民众,三个月就造好了钟并编组在上下两层悬钟的架子上。王子庆忌见到这种情况便向他问道:“你用的是什么样的策略呀?”

征集款项,原文是:赋敛。是征收聚敛赋税,就是向人民要钱,理由是:铸造钟器。一般来说,赋敛是最违反人民意愿的事,必须强制摊派,甚至要鞭挞杀戮。催缴敲打逼迫猛如虎,日夜不停,都不容易得到效果。而北宫奢在三个月短短的时间里,不但得到了钱,而且铸好了钟,放在上下两层的架子上,非常地道,而且顺利。这事使王子庆忌惊讶!所以向他讨教用的是什么了不起的策略。

·北宫奢的策略是:

(一)让人民看到,他做事精诚专一而又顺其自然,不去搞什么智巧手腕。

(二)别人办事大张旗鼓,要显示豪华奢侈,他却淳淳扑朴,老实本等。他要显示的是:事物的本真。

(三)他那样纯朴诚恳的心思就不会引起揣测;从容不迫,不急于求成就不会引发疑虑;财物汇聚却不精精计较,好像茫然并不关心;任民众来往自由,来者没有忌讳,去者不去禁止阻留;对强有力的就从其自便,对隐委顺和的加以随应;任由各自的情况而捐输,

(四)早晚征集款项,却丝毫不损伤民众。

(五)用大道来感化人民,让人民自动自发,甘心报效。

所以,北宫奢做事成功,事半功倍。既不费力,又有好名声,因为他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得到人民的拥护,众志成城,就是经国济世的最高策略!


第四部分:排除患难的策略

 

【原文】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子恶死乎?”曰:“然。”

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翂翂翐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语译】

孔子被围困在陈国、蔡国之间,七天七夜不能生火煮饭。太公任前去看望他,说:“你快要饿死了吧?”孔子说:“是的。”太公任又问:“你怕死吗?”孔子回答:“是的。”

太公任说:“我来谈谈不死的方法。东海里生活着一种鸟,它的名字叫意怠。意怠作为一种鸟啊,飞得很慢,好像不能飞行似的;它们总是要有其他鸟引领而飞,栖息时又都跟别的鸟挤在一起;前进时不敢飞在最前面,后退时不敢落在最后面;吃食时不敢先动嘴,总是吃别的鸟所剩下的,所以它们在鸟群中从不受排斥,人们也终究不会去伤害它,因此能够免除祸患。长得很直的树木总是先被砍伐,甘甜的井水总是先遭枯竭。你的用心是装扮得很有才干以便惊吓普通的人,注重修养以便彰明别人的浊秽,毫不掩饰地炫耀自己就像是举着太阳和月亮走路,所以总不能免除灾祸。从前我听圣德宏博的老子说过:‘自吹自擂的人不会成就功业;功业成就了而不知退隐的人必定会毁败,名声彰显而不知韬光隐晦的必定会遭到损伤。’谁能够摈弃功名而还原跟普通人一样!大道广为流传而个人则韬光隐居,道德盛行于世而个人则藏誉匿耀不居其名;纯朴而又平常,竟跟愚狂的人一样;削除形迹捐弃权势,不求取功名。因此不会去谴责他人,别人也不会责备自己。道德修养极高的人不求闻达于世,你为什么偏偏喜好名声呢?”

孔子说:“说得实在好啊!”于是辞别朋友故交,离开众多弟子,逃到山泽旷野;穿兽皮麻布做成的衣服,吃柞树和栗树的果实;进入兽群兽不乱群,进入鸟群鸟不乱行。鸟兽都不讨厌他,何况是人呢!

【理解】

·孔子被围困在陈国、蔡国之间,七天七夜不能生火煮饭。太公任前去看望他,说:“你快要饿死了吧?”孔子说:“是的。”太公任又问:“你怕死吗?”孔子回答:“是的,怕死!”

太公任说:我们来谈谈不死的方法吧。他对孔子说:

(一)东海里生活着一种鸟,它的名字叫意怠。意怠作为一种鸟啊,飞得很慢,好像不能飞行似的;它们总是要有其他鸟引领而飞,栖息时又都跟别的鸟挤在一起;前进时不敢飞在最前面,后退时不敢落在最后面;吃食时不敢先动嘴,总是吃别的鸟所剩下的,所以它们在鸟群中从不受排斥,人们也终究不会去伤害它,因此能够免除祸患。

(二)长得很直的树木总是先被砍伐,甘甜的井水总是先遭枯竭。你的用心是装扮得很有才干以便惊吓普通的人,注重修养以便彰明别人的浊秽,毫不掩饰地炫耀自己就像是举着太阳和月亮走路,所以总不能免除祸患。

(三)从前我听圣德宏博的老子说过:“自吹自擂的人不会成就功业;功业成就了而不知退隐的人必定会毁败,名声彰显而不知韬光隐晦的必定会遭到损伤。”谁能够摈弃功名而还原跟普通人一样!

(四)大道广为流传而个人则韬光隐居,道德盛行于世而个人则藏誉匿耀不居其名;纯朴而又平常,竟跟愚狂的人一样;削除形迹,捐弃权势,不求取功名。因此不会去谴责他人,别人也不会责备自己。

(五)道德修养极高的人不求闻达于世,你为什么偏偏喜好名声呢?”

孔子说:“说得实在好啊!”于是辞别朋友故交,离开众多弟子,逃到山泽旷野;穿兽皮麻布做成的衣服,吃柞树和栗树的果实;进入兽群兽不乱群,进入鸟群鸟不乱行。鸟兽都不讨厌他,何况是人呢!

·韬光隐晦,做一个平凡的伟人。老子说:被褐怀玉(《道德经》第七十章)。就是外面穿着粗麻布的衣服,里面却揣着宝贵的玉璧。外面和普通人一样平凡,不装模作样,内在却是充满道德学问,智慧贤能。只有粗浅的暴发户,才会拼命炫耀外表,以致遭灾惹祸。

孔子千里迢迢到周朝去拜见老子。老子给他的忠告,和这里太公任对孔子的指责,大同小异。孔子的遭灾惹祸都是自取,有点浅薄得像个暴发户。而太公任提供给孔子,排除患难的策略,非常周详,极有深度。应该是所有智慧人的座右铭。


第五部分:君子之交的策略

 

【原文】

孔子问子桑雽曰:“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

子桑雽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

异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真泠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语译】

孔子问桑雽道:“我两次在鲁国被驱逐,在宋国受到伐树的惊辱,在卫国被人铲除足迹,在商、周之地穷愁潦倒,在陈国和蔡国间受到围困。我遭逢这么多的灾祸,亲密的故交都疏远了,弟子友朋更离散了,这是为什么呢?”

桑雽回答说:“你没有听说过那假国人的逃亡吗?林回舍弃了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就跑。有人议论:‘他是为了钱财吗?初生婴儿的价值太少太少了;他是为了怕拖累吗?初生婴儿的拖累太多太多了。舍弃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就跑,为了什么呢?’林回说:‘价值千金的璧玉跟我是以利益相合,这个孩子跟我则是以天性相连。’以利益相合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抛弃;以天性相连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收容。相互收容与相互抛弃差别也就太远了。而且君子的交谊淡得像清水一样,小人的交情甜得像甜酒一样;君子淡泊却心地亲近,小人甘甜却利断义绝。大凡无缘无故而接近相合的,那么也会无缘无故地离散。”孔子说:“我会由衷地听取你的指教!”于是慢慢地离去,闲放自得地走了回去,终止了学业丢弃了书简,弟子没有一个侍学于前,可是他们对老师的敬爱反而更加深厚了。

有一天,桑雽又说:“舜将死的时候,用真道晓谕夏禹说:‘你要警惕啊!身形与身形相接,不如随缘;情感与情感相接,不如率真。顺缘就不会背离,率真就不会劳苦;不背离不劳神,那么也就不需要用节文来修饰外形;无须节文来矫造身形,当然也就不必求助于外物。’”

【理解】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如汪伦送我情。这是李白论友情的诗句。常言也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样把朋友的重要性和父母等同了起来。可见人生之中,朋友是少不了的。有的时候,朋友是好的;有的时候朋友也可能是灾祸。如何避免朋友成为灾祸?即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课题,也需要智慧的策略。

庄子在本段书中,提出了“君子之交”和“小人之交”两种朋友的概念。他又用两句话来形容: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这两句话都已经成为:成语,大家都耳熟能详。详细的解释这个道理,还是藉孔子说事。因为孔子屡次经过患难之后,亲密的故交都疏远了,弟子友朋更离散了。他向桑雽寻找缘故。桑雽先对他讲了一个故事,说:

“你没有听说过那假国(假国亡国了)人逃难的故事吗?有个叫林回的人,舍弃了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就跑。有人议论:‘他是为了钱财吗?初生婴儿的价值太少太少了;他是为了怕拖累吗?初生婴儿的拖累太多太多了。舍弃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就跑,为了什么呢?’林回说:‘价值千金的璧玉跟我是以利益相合,这个孩子跟我则是以天性相连。’

这样做的理由是:大凡以利益相合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抛弃;以天性相连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收容。相互收容与相互抛弃差别也就太远了。

从而导出朋友交往的命题。君子的交谊淡得像清水一样,小人的交情甜蜜得像甜酒一样;君子淡泊却心地亲近,小人甘甜却利断义绝。

世界上,人与人的相识,有合有离。大凡无缘无故而接近相合的,那么也会无缘无故地离散。

孔子听到他的指教之后,领悟的说:“我会由衷地听取你的指教!”于是慢慢地离去,闲放自得地走了回去,终止了学业丢弃了书简,弟子没有一个侍学于前,可是他们对老师的敬爱反而更加深厚了。

·有一天,桑雽又说:“舜将死的时候,用真道晓谕夏禹说:‘你要警惕啊!身形与身形相接交,不如随缘;情感与情感相接交,不如率真。顺缘就不会背离,率真就不会劳苦;不背离不劳神,那么也就不需要用节文来修饰外形;无须节文来矫造身形,当然也就不必求助于外物。’”

世界上的众人,不是因朋友帮助而得福;就是因朋友陷害而得祸。“淡如水”,“随缘(不勉强套近乎)”,“率真”,“不假借外物或矫饰身形,企图赢得友情。”是不因朋友遭祸的策略。


第六部分:诙谐的策略

 

【原文】

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

庄子曰:“贫也,非惫也。士有道德不能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枏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慄;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不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徵也夫!”

【语译】

庄子身穿粗布衣并打上补钉,工整地用麻丝系好鞋子走过魏王身边。魏王见了说:“先生为什么如此疲惫(狼狈)呢?”

庄子说:“是贫穷,不是狼狈。士人身怀道德而不能够实行,这才是狼狈;衣服坏了鞋子破了,这是贫穷,而不是狼狈。这种情况就是所谓生不逢时。大王没有看见过那跳跃的猿猴吗?它们生活在楠、梓、豫、章等高大乔木的树林里,抓住藤蔓似的小树枝自由自在地跳跃而称王称霸,即使是神箭手羿和逢蒙也不敢小看它们。等到生活在柘、棘、枳、枸等刺蓬灌木丛中,小心翼翼地行走而且不时地左顾右盼,内心震颤恐惧发抖;这并不是筋骨紧缩有了变化而不再灵活,而是所处的生活环境很不方便,不能充分施展才能。如今处于昏君乱臣的时代,要想不疲惫,怎么可能呢?这种情况比干遭剖心刑戮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理解】

·庄子不富,因为他看富贵如粪土;但他也不穷,凭他的智慧,哪里会穷到他!

在《庄子新论》第一讲里,我就提到常人误解庄子,根据本段书,嫌庄子太贫穷,瞧不上庄子。其实,这真正是一个大误解。他们所根据的是:庄子这次会见魏王的时候,穿着打补丁的粗布衣服,拖着麻绳绑着的破鞋。魏王见到他就说:“哎呀,先生啊,你怎么搞得这么狼狈呀?”庄子说:“这不是狼狈,是贫穷。一个读书人不能躬行道德,才是狼狈。这贫穷是说明,没有遇到好的世道--君昏臣乱的世道,读书人没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能,想要不穷都不行。”这明明是庄子故意讽刺魏王和他的政绩。

试想,一个普通穷破的叫花子,怎么能见得到国王?守王宫大门的人都到哪里去了?魏王一见到庄子,就叫他“先生”。魏王的相国是惠施,惠子是庄子时常在一起钓鱼,观景,辩论,谈天的好朋友。要特别注意的是:本段书中,原文所说“庄子过魏王”,用了一个“过”字,不是去拜见晋谒魏王。“过”是过从甚密的过,可见庄子和魏王见面并不是不寻常的事,而且是平起平坐的。别的时候他们见面,庄子并没有穿成这个样子,所以魏王说:“你怎么搞成这么狼狈”,可见其他的时候不是这样狼狈的。但是,许多评论《庄子》的人,就一口咬定庄子穷。庄子本人不在乎人们怎么看他,不过世上的俗人,似乎由于庄子“穷”,所以连他的学问都也是不值钱的。岂不是怡笑大方,见解太低俗了。

·我根据本段书的文意,认为庄子在魏王面前,故意“演”了一出诙谐的戏剧,打补丁的粗布衣裳和,用麻绳绑着的破鞋,是他的“戏装”。他是在给魏王上一堂非常难能可贵的课。他向魏王提出了三点:

(一)贫穷与狼狈的定义不同。(我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贫穷,不是狼狈。士人身怀道德而不能够实行,这才是狼狈;衣服坏了鞋子破了,这是贫穷,而不是狼狈。这种情况就是所谓生不逢时而已。

(二)没有合适的环境,才能就没法施展。他想暗示魏王,要想把国家治好,必须贤才。而贤才如果没有施展的环境,贤才就不能再是贤才了。他问魏王:大王没有看见过那跳跃的猿猴吗?它们生活在楠、梓、豫、章等高大乔木的树林里,抓住藤蔓似的小树枝自由自在地跳跃而称王称霸,即使是神箭手羿和逢蒙也不敢小看它们。等到生活在柘、棘、枳、枸等刺蓬灌木丛中,小心翼翼地行走而且不时地左顾右盼,内心震颤恐惧发抖;这并不是筋骨紧缩有了变化而不再灵活,而是所处的生活环境很不方便,不能充分施展才能。

(三)现今魏王统治下的现实情况。他直截了当地说:如今处于昏君乱臣的时代,要想不疲惫,怎么可能呢?这种现实情况,比干遭剖心刑戮就是最好的证明啊!“比干挖心”是殷纣昏暴的代表作,用这个例子来形容魏王统治的时代,等于骂魏王是桀纣,“桀纣”是骂领导者骂得最凶的词句。他当面这样骂魏王,魏王根本就不能回答他。为什么魏王不把他杀了或关了呢?大概魏王有理由,不敢或不能这样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庄子如果没有把握,也根本不会去“表演”这出“诙谐的戏剧”。记得吗?庄子是一向主张:“不入险地”的。

由于是“诙谐”,魏王肚子里气,口里也不好说了。魏王该不该骂?当然该骂,连孟子也骂过他(不是当面骂)。庄子为什么偏去骂魏王,可见他该骂,而且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庄子当面骂王,连骂人都是有策略的!


第七部分:体悟自然的策略

 

【原文】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猋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

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

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何谓无受人益难?”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其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何谓无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

“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

【语译】

孔子受困于陈国、蔡国之间,整整七天不能生火就食,左手靠着枯树,右手敲击枯枝,而且还唱起了神农时代的歌谣,不过敲击的东西并不能合符音乐的节奏,有了敲击的声响却没有符合五音的音阶,敲木声和咏歌声分得清清楚楚,而且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唱歌人的心意。

颜回恭敬地在一旁侍立,掉过脸去偷偷地看了看。孔子真担心他把这些看做旷达自放,又怕他爱惜自己因而至于哀伤,便说:“颜回,不受自然的损害容易,不接受他人的利禄则较困难。世上任何事的开始就是终了,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至于现在唱歌的人又将是谁呢?”

颜回说:“我冒昧地请教什么叫做不受自然的损害容易。”孔子说:“饥饿、干渴、严寒、酷暑,穷困的束缚使人事事不能通达,这是天地的运行,万物的变迁,说的是要随着天地、万物一块儿变化流逝。做臣子的,不敢违拗国君的旨意。做臣子的道理尚且如此,何况是用这样的办法来对待自然呢!”

颜回又问:“什么叫做不接收他人的利禄则较困难呢?”孔子说:“初被任用办什么事都觉得顺利,爵位和俸禄一齐到来没有穷尽,外物带来的好处,本不属于自己,只不过是我的命运机遇一时与外物接触罢了。君子不会做劫盗,贤人也不会去偷窃。(虚受富贵等于窃盗,君子贤人都不肯魏窃盗而攫取富贵。)),我若要获取外物的利益,为了什么呢?所以说,鸟没有比燕子更聪明的,看见不适宜停歇的地方,绝不投出第二次目光,即使掉落了食物,也舍弃不顾而飞走。燕子很害怕人,却进入到人的生活圈子,不过只是将它们的巢窠暂寄于人的房檐上罢了。(爵禄富贵,君子贤人本不该接受而接受,这道理和燕子一样。所以不接受人为的利禄事很困难的。)”

颜回又问:“什么叫做开始就是终了?”孔子说:“变化无穷的万物不可能知道是谁替代了谁而谁又为谁所替代,这怎么能知道它们的终了?又怎么能知道它们的开始?只不过谨守正道随应变化而已。”

颜回又问:“什么叫做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孔子说:“人类的出现,是由于自然;自然的出现,也是由于自然。人不可能改变自然,也是人固有的天性所决定的。圣人终身安然体悟,随着自然变化而告终!(这不是人与自然一样吗。)”

【理解】

·孔子自己受困,危在旦夕,有一搭没一搭的唱着不成格调的歌,来安慰自己。可是担心颜回不能理解当时的情况而放旷或哀伤。所以对他提出了四点:

(一)不受自然的损害容易。

饥饿、干渴、严寒、酷暑,穷困的束缚使人事事不能通达,这是天地的运行,万物的变迁,说的是要随着天地、万物一块儿变化流逝。做臣子的,不敢违拗国君的旨意。做臣子的道理尚且如此,何况是用这样的办法来对待自然呢!”

(二)不接受他人的利禄则较困难。

初被任用办什么事都觉得顺利,爵位和俸禄一齐到来没有穷尽。外物带来的好处,本不属于自己,只不过是我的命运机遇一时与外物接触罢了。君子不会做劫盗,贤人也不会去偷窃(虚受富贵等于窃盗,君子贤人都不肯为窃盗而攫取富贵。)。我若要获取外物的利益,为了什么呢?所以说,鸟没有比燕子更聪明的,看见不适宜停歇的地方,绝不投出第二次目光,即使掉落了食物,也舍弃不顾而飞走。然而,燕子很害怕人,却进入到人的生活圈子,不过只是将它们的巢窠暂寄于人的房檐上罢了。(爵禄富贵,君子贤人本不该接受而接受,这道理和燕子一样。所以不接受人为的利禄事很困难的。)

(三)世上任何事的开始就是终了。

变化无穷的万物不可能知道是谁替代了谁而谁又为谁所替代,这怎么能知道它们的终了?又怎么能知道它们的开始?只不过谨守正道随应变化而已。至于现在唱歌的我又将是谁呢?”

(四)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

人类的出现,是由于自然;自然的出现,也是由于自然。人不可能改变自然,也是人固有的天性所决定的。圣人终身安然体悟,随着自然变化而告终!(这不是人与自然一样吗。)”

·这又是假借孔子说事。重点就在:“圣人晏然体逝而终”。世事充满了“不得已”,不得已就是不得已,无论你是谁,往往都没有法子破解。孔子在绝境之中,体悟到的道理:“终身安然体悟,随着自然变化而告终。”便是最佳策略!


第八部分:顾及后路的策略

 

【原文】

庄周游于雕陵之樊,覩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覩”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覩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蜋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谇之。

庄周反入,三月不庭,蔺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俗’。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于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


【语译】

庄子在雕陵栗树林里游玩,看见一只奇异的怪鹊从南方飞来,翅膀宽达七尺,眼睛大若一寸,碰着庄子的额头而停歇在栗子树林里。庄子说:“这是什么鸟呀,翅膀大却不能远飞,眼睛大视力却不敏锐?”于是提起衣裳快步跟着上前,拿着弹弓静静地等待着时机,要射那鸟。这时突然看见一只蝉,正在浓密的树荫里休息而忘记了自身的安危;一只螳螂用树叶作隐蔽,打算见机扑上去捕捉那只蝉,螳螂只顾捉蝉而忘掉了自己;那只怪鹊紧随其后,认为那是极好的时机,只顾眼前利欲而忘记本身的安危(因为庄子正在准备射它)。庄子惊恐而警惕地说:“啊,世上的物类原本就是这样相互牵累、相互伤害的,两种物类之间也总是为利欲而相召引!(只知谋利于别人,不知又有别人从而利之!)”庄子于是扔掉弹弓转身快步而去,却被看守栗园的人在后面追着责骂。

庄子返回家中,整整三天心情不佳。弟子蔺且跟随一旁问道:“先生为什么这几天来一直很不高兴呢?”庄子说:“我追逐外物的形体却忘记了自身的安危,观赏那混浊的水流,对于清澈的潭渊却迷惑了起来。而且我从老聃老师那里听说:‘每到一个地方,就要遵从那里的习惯与禁忌。’如今我来到雕陵栗园便忘却了自身的安危,奇异的怪鹊碰上了我的额头,我就只顾跟着而赶进了栗园,忘记了本不该随便进去人家的地方。以致受到了管园人的侮辱,因此我感到很不愉快。”

【理解】

·从前,吴王夫差,出兵打败了齐国。自以为不可一世,一言不合,杀了自己的恩人和忠臣伍子胥,却把奸佞的伯嚭任为首相,想要争夺中原。太子友,不敢直接进谏,恐怕触怒父亲。想来想去,想到用一个故事去感动父亲。一天早上起来,手持弓弹,把衣履全部弄湿了,从后园来见父王。夫差见到儿子这般可笑的怪相,就奇怪的问他怎么回事。太子友说:

“孩儿适游后园,闻秋蝉鸣于高树,往而观之。望见秋蝉趋风长鸣,自谓得意。不知螳螂超枝越条,曵腰耸颈,欲捕蝉而食之。螳螂一心只对秋蝉,不知黄雀徘徊绿荫,欲啄螳螂。黄雀一心只对螳螂,不知孩儿挟弹持弓,欲弹黄雀。孩儿一心只对黄雀,不知后有空坎,竟至失足坠落,以此衣履俱湿,为父王所笑。”夫差对儿子说:“汝但贪前利,不顾后患。天下之愚,莫此为甚。”

太子友说:“天下之愚,更有甚者。”接着说:“齐国伐鲁,以为可以得鲁,不想吴国从后面伐齐。吴国以为可得齐国。不想那越国将选死士,出三江,入五湖,屠我吴宫,灭我吴国。若不趁早打算,岂非至愚?”夫差听到他如此说话,就大怒,说:“这是伍子胥的余唾,我不爱听。如果你还要这样说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太子友只好告退,自去嗟呀忧烦。后来,夫差出兵中原,果然被越国从背后偷袭,太子友战败殉国,伯嚭投降。夫差在外,也要投降,不得越王勾践允可,只好自杀。死时用重罗覆面,说:死后无颜见子胥于地下。愚悍的夫差,到死才觉得惭愧,已经于事无补了。因此,中国有:“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的成语。

庄子在本段书中所说的故事,似乎是他亲身的经历,也有螳螂捕蝉的情节,因为只顾眼前的利欲,没有顾及身后的祸患。不过庄子到底是庄子,及时惊觉,醒悟,虽然还是受到看管栗园者的侮辱,倒是未生大害。但凡要免除后患,必须认识前因与后果,未曾前进先得打理好后路。目的是:稳操胜算。作战更是这样,要先想败了怎么办,再想胜了怎么办,这个仗就会必胜。这是一个极重要的策略。

美国心理学提倡“积极思维(Positive Thinking)”,教人尽往好处想(一厢情愿),好像贺年片上的祝语,尽是吉祥话。有一个名牧师,名叫Robert Schuller,就专用这种心理学传教,可称是独树一帜,代表了积极思维学说。他别出心裁,在洛杉机橙县盖了一座“水晶教堂(Crystal Cathedral”,是铁架子上镶玻璃的透明结构。这个教堂外观虽然奇特,可是里外玻璃清洁起来,费用就不得了,可不清洁就不像样。防漏雨也是最伤脑筋的事,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仅此可说都是明显的无底洞,这就是顾前不顾后的作风。他的教徒都叫做:“Positive Thinker”,必须摒除一切消极的影响,不准有任何不吉祥,泄气或不好意思的念头。他教人:人生就是要成功,成功就是获得。必须想方设法,不顾一切,日夜积极不停地攫取,才能获得。他用装潢极其华丽的信封信笺写过一封信给我,前面都是恭维颂扬的话,后面说他的经济拮据,希望给他援手,上帝就必然十倍百倍的报答我。想着点子,说尽好话问人家要钱,也是最直接攫取的手段,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一次《纽约时报》登了他一张照片是以长城做背景的,说是:他到中国去宣传基督教义,破天荒的大获成功,大受欢迎。将来中国的传教事业庞大,请各界捐献支援。三天后即有更正消息说他根本就没有去过中国。他辩解说:《纽约时报》误解了他,没有钱怎么能去开拓中国传教事宜?只要先捐到钱,他整装待发,随时都可以去出征。又有一次他坐飞机旅行,在飞机上与服务员争吵,一出手就打了空中小姐重重一个大耳光,一边嚷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于是美国联航把他告上了法庭,大大的出了丑。可能是想得太“美”了,没有顾及出手就打人的后果,尤其是牧师打人!一般乘客中虽然也有不少粗鄙不堪之辈,而伸手就打服务员的新闻也几乎是闻所未闻的。 狐狸嬗变尾难收,何足为训!

·其实,现今最大的祸患,莫如大地母亲发了“杀机”(黄帝《阴符经》)。人们只图眼前利欲,不该开发的,尽情开发。不该建造的,胡乱建造。却不顾酿成尾大不掉,后患无穷。好在,目前觉悟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希望还能来得及补救!


第九部分:放弃歧视的策略

 

【原文】

阳子之宋,宿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美者贱。阳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阳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

【语译】

阳朱到宋国去,住在旅店里。旅店主人有两个妾,其中一个漂亮,一个丑陋,可是长得丑陋的受到宠爱而长得漂亮的却受到冷淡。阳朱问他的缘故,年青的店主回答:“那个长得漂亮的自以为漂亮,但是我却不觉得她漂亮;那个长得丑陋的自以为丑陋,但是我却不觉得他丑陋。”阳子转对弟子说:“弟子们记住!品行贤良但却不自以为具有了贤良的品行,去到哪里不会受到敬重和爱戴啊!”

【理解】

·长得美的人,如果自己觉得很美,别人都不如自己,就容易自骄自傲,目中无人。自傲的人终久惹人厌烦。那比较丑陋的人,如果因觉得自己丑陋而谦虚,尽量在德行方面发挥,反而会赢得人们的赞赏。阳子在本段书中,就是以美、丑做引子,阐述人生必须注重德行。所以,他对弟子们说:

弟子们记住了!品行贤良但却不自以为具有了贤良的品行,去到哪里不会受到敬重和爱戴啊!

阳子略过了美、丑的问题,把它转移到德行的讲究上面。说了三点:

(一)品行贤良。这是人生的基本要求。

(二)品行贤良但却不自以为具有了贤良的品行。即使品行贤良,也不可自骄自傲。

(三)不自以为自己贤良,而自骄自傲的人,必然谦恭温雅。那么,不论去到哪里都会受到别人敬重和爱戴的!

不自骄自傲,就是不歧视自己,也不歧视别人。放弃歧视,就是得人敬重和爱戴的策略。人既贤良,又谦恭温雅,去到哪里不会受到敬重和爱戴啊?

Copyright Since 2007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