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论坛

《庄子》新论

 

第十八讲

练达的生活

 

【《庄子》达生】

“达”指明了,通晓,练达。“生”指生存、生命,生活。“达生”,就是练达的生活。怎样才能过练达的生活呢?本文首先明确提出要摒除各种外欲,要心神宁寂,精神凝聚集中,的大原则。然后,围绕着这个中心原则,用十二个故事,分别举例说明。

全篇自然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全篇主旨所在,“抛弃世俗”就能“无所拘累”,“无累”就能“形全精复”、“与天为一”,这就是“达生”的要领-基本大原则。第二部分:分别写了十二个故事,寓意都是围绕这一中心来展开的。

第二部分的(一)写关尹对列子的谈话,说明持守纯气,守扑守拙是至关重要的,才是全生保命的奥秘。(二)借“痀偻”“承蜩”的故事,说明获得一技之长的基本方法,这就是使神思高度凝聚专一。(三)借善游者“忘水”来说明,忘却外物才能真正凝神集中。(四)写田开之与周成公的对话,指出要“达生”还得“养其内”与“养其外”并重,顾头不顾尾,就必有祸患。(五)借祭祀人对猪的说话,讽喻争名逐利行为的无谓。(六)以齐桓公生病为例,假借鬼神,来做心理工作。(七)借养斗鸡的故事比喻说明凝神养气,是征服别人的方法。(八)写游泳的技巧,体察安于环境、习以性成的道理。(九)写能工巧匠梓庆削木为鐻的故事,借以说明集思凝神的重要,把自我与外界高度融为一体,技术也就会有鬼斧神工之妙。(十)说明自恃轻用、耗神竭劳,终究要失败的,而这与生活的要求也正好相似。(十一)直接指出“不内变”,“不外从”,忘却自我,也忘却外物,从而达到无所不适的境界。(十二)写扁子对孙休说了话,又后悔。看是对什么人说话,不合适就不说话。而自适才是“达生”的真谛。

本篇文字,意义,深刻,渊博,现实,并有实际效用。


第一部分:大原则

 

【原文】

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知之所无奈何。养形必先之以物,物有余而形不养者有之矣;有生必先无离形,形不离而生亡者有之矣。生之来不能却,其去不能止。悲夫!世之人以为养形足以存生;而养形果不足以存生,则世奚足为哉!虽不足为而不可不为者,其为不免矣。

夫欲免为形者,莫如弃世。弃世则无累,无累则正平,正平则与彼更生,更生则几矣。事奚足弃则生奚足遗?弃世则形不劳,遗生则精不亏。夫形全精复,与天为一。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合则成体,散则成始。形精不亏,是谓能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语译】

通晓生命实情的人,不去做对于生命没有益处的事;通晓生命实情的人,不去强求明知得不到的东西。保养身形必定先得备足各种物资,可是物资充裕有余而身体却没能保养好的情况有的是;保全生命必定先得使生命不脱离形体,可是形体还没有死去而生命却已死亡的情况也有的是。生命的到来不能推却,生命的离去不能留止。可悲啊!世俗的人认为养育身形便足以保存生命;然而养育身形却又果真不足以保存生命,那么,世间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呢!虽然不值得去做却又不得不去做,内中的操劳或勤苦也就不可避免。

想要免除操劳形体的情况,不如抛却世俗。抛却世俗就没有劳苦和拘累,没有劳苦和拘累就算走上了正确平坦的道路,走上了正确平坦的道路就能跟随自然一道生存与变化,跟自然一道生存与变化也就接近于大道了。世俗之事为什么须得抛弃,而生活途中的繁琐枝节为什么须得遗忘?抛弃了世俗之事身形就不会劳累,遗忘了生活中无谓的繁琐和枝枝节节就不会亏损精神。身形得以保全而精神得以复本还原,就跟自然融合为一体。天和地,乃是万物(生长、繁育)的父体和母体,(阴阳二气)一旦结合便形成物体,物体一旦离散又成为新的物体产生的开始。形体保全精神不亏损,这就叫做能够随自然的变化而变化;精神汇集达到高度凝聚的程度,返回过来又将跟自然相辅相成。

【理解】

·在美国,有许多学生常常提出这个问题:What is life?我常常这样回答:Life is to live。什么是生命?生命就是去生活。在中文里这么个说法,好像意思有点不同于英文,似乎感觉上不是那么顺道。不过这是从大道观点所做的答案,简单明了。如果从别的观点来回答,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譬如,从犹太基督教的观点来说,答案是:生命就是上帝,上帝又是什么?这就扯远了。耶稣说:“我就是生命”,为什么耶稣才是生命?那就更扯得远了。

生命是人的总体,它的最大意义就是存活下去,至于能活多久,活得光辉,还是黯淡,那就是其次的问题了,不过还是属于总体生命的内涵。在上一篇书中,庄子从各方面阐述了“人生快乐”的问题,似乎已经非常完备了。但是如果不加上本篇的“生活”的问题,似乎还差了一点什么。因为,如果一个人生活得毫无着落,他又怎么能快乐幸福呢?一个人生活在世上,没有本事是难以生存的;本是太多了,所谓:艺多不终身。也不见得生活的好。假使一个人生得很聪明,样样好像都会,可样样又都不精,也难以养身活命。虽然在人群中有头无尾地瞎混一气,自己心里也很不踏实。人若是有一技之长,就能活得比较自在。如果又能精于所长,则不但活得自在,还必能出人头地,生活过得比人强。庄子在这一篇书中,强调一个练达的生活,教人怎么能活得好,活得比人强。因此,本篇书紧接在上篇之后,如同锦上添花。而且是更实际,有实用的教导。

·美国好莱坞在2004年,出品一个影片,片名叫:Butterfly Effect。跟着是片名的注解:Change one thing, change everything.就是说:一个改变,就改变了一切。故事是描写,一个人,从小到大,每次他遇到一件事的时候,都必须做一种抉择。那个抉择就会产生一连串的后果。假使他当时做了另一种的抉择,那么事情就会有不同的发展。可是事实上,无论他做哪一种抉择,所发生的后果都不理想。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似乎是每下愈况。最后,他选择在母亲的子宫里自杀,就解决了一切可能发生的不幸后果。母亲的怀孕,令他成为一个胎儿,他没有选择不为胎儿的权利和能力,不过一旦形成了“他”之后,他就要抉择他可能的前途。如果他选择了自杀,就没有了一切他出世后的选择,他也就不必承担他后来一切的不幸。这个影片很长,也很动人。故事很深刻,令人深思。不过主题太消极,也太悲伤。同时“自杀”也不是自然的方法,焉知又不是一种错误的抉择?这个影片没有给予一个正式的“答案”(可能作者根本就不知道答案)!由于片名有个“蝴蝶butterfly”的字样,不禁令人联想起《庄子·齐物论》里的“蝴蝶梦”来。从而,与《庄子》产生了“联系”。庄子在本篇书里,正谈到人的生活。人自出生以来,就面临层出不穷的抉择,都是决定人生未来的关键。庄子就是高明,他提出问题,也给予合理而且详实的答案。

·这句话:“通晓生命实情的人,不去做对于生命没有益处的事;通晓生命实情的人,不去强求明知得不到的东西。”,是大原则中的原则。“不去做对生命没有好处的事”的意义极为深刻。就因为人生追求生命中无益的事物,以至于万劫不复的,大有人在。其实最大多数的人,多多少少都逃不出这个无形而可怕的桎梏。

近年来,心理学十分强调:“上瘾”或“癖好”(addiction)的命题。酒、色、财、气,都是可以令人“上瘾”的东西,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上瘾”不仅是精神上的问题,而是躯体里的问题。研究指出:由于脑下垂体腺在受到某种感官上的刺激后,就分泌一种荷尔蒙,令人感到舒适。习惯以后,不继续接受那种刺激,就浑身难受。譬如,人看色情的照片影片,不觉就“上瘾”了,不看就不行。和吞食鸦片是异形同理的。吃、喝、嫖、赌,都能令人“上瘾”。总之,身体感官上任何地方经过持续性的刺激后,都可能令人上瘾。

又譬如,“慢跑”表面上看是对身体有益的运动。事实上,当人在慢跑的时候,两肾随着身体摆动游走(两肾不像其他脏腑被紧紧固定),这个情况发生后,神经传报到中枢。中枢以为是一种紧急事变。于是紧急命令恼下垂腺体分泌吲哚芬荷尔蒙来支援。吲哚芬荷尔蒙是一种与吗啡同功的“麻醉药”。慢跑者不知不觉的慢性“自家中毒”,上了瘾,不跑就浑身不自在,不跑不行。一直跑到肾脏损毁,血尿频频。最后上了洗肾机,再也下不来了,到死为止,且很快就死。慢跑同时损害心脏,美国提倡慢跑的专家,就因心脏病暴发,猝死于慢跑的路上,时年五十岁。他是畅销书《慢跑医治百病》的作者,并出版了《慢跑杂志》,创立《慢跑俱乐部》,全世界招收会员,轰动一时。

除此之外,能使人上瘾的,不知凡几。就连看那些胡编乱扯的武侠小说(或电影)也会使人上瘾。还有“闻臭之癖”的“逐臭之夫”。凡事一旦上瘾,就很难戒除。无论什么,上瘾之后,重则丧失生命,轻则残害身体或名誉。谈“养生”想要健康长寿的人比比皆是,而不知戒癖者,未免都是隔靴搔痒,痴心妄想而已。

庄子说:养育身形必定先得备足各种物资,可是物资充裕有余而身体却没能保养好的情况有的是;保全生命必定先得使生命不脱离形体,可是形体还没有死去而生命却已死亡的情况也有的是。这种例子也比比皆是,庄子说得真透切。

庄子感叹地说:生命的到来不能推却,生命的离去不能留止。可悲啊!

世俗的人认为养育身形便足以保存生命;然而养育身形却又果真不足以保存生命,那么,世间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呢!虽然不值得去做却又不得不去做,内中的操劳或勤苦也就不可避免。这话说得透彻极了,再也找不到任何人能比这句话更说得透彻了。可是,怎么办?!

·于是,庄子的办法出来了:弃世。猛然一看,弃世不就是“自杀”么?如果这样的话,和那个美国电影有什么区别呢?庄子能这样说吗?

庄子是这样说的:想要免除操劳形体的情况,不如:弃世,就是:抛却世俗。

他解释说:抛却世俗就没有劳苦和拘累,没有劳苦和拘累就算走上了正确平坦的道路,走上了正确平坦的道路就能跟随自然一道生存与变化,跟自然一道生存与变化也就接近于大道了。

“抛弃世俗”和看破红尘,抛却六亲,杜绝万念,潜入空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世俗,其实就是,世人的风俗习惯,也许是一种大家不知不觉上了瘾的心态和行为。譬如,美国人的“圣诞节”(这篇文章写在2007年“圣诞节”的前夕,所以提起“圣诞节”来。),其实这“圣诞节”本来与耶稣毫不相干。它原是意大利人的太阳神节日(冬至)。罗马帝国先是严刑峻法对付基督邪教。却达到了为丛驱雀,把不满政府的人们,反都去赶到邪教的一边去的反效果。于是邪教禁而不止,越禁越烈,终于不得不妥协。量变质变,一下子邪教不但不邪了,反而一跃成为正统国教。急乱里就囫囵吞枣,把太阳神节日,张冠李戴,变成了耶稣的生日,上下借以狂欢。时至今日,美国宪法原是不容许政、教杂混的。譬如,白宫是政府,而白宫内外广置圣诞树。元首亲自去妆饰它,亲自按钮点亮圣诞树,这完全是假政府办宗教的事,这应该是“违宪”犯法的。却未曾有人出来依法纠正。以下各级政府都上行下效。全国同庆,如同罗马帝国。就是一般俗人,就非长途跋涉,挤着在这天回老家不可,或是狂欢,或是酗酒,嗑药,纵放色欲。这一天警方全体出动,单单查看路上车祸死了多少人,就是一个重大的负担。这是人们一窝蜂的习俗!其实人们专好一窝蜂,不止是藉“圣诞节”的名义“旅游”,商人也假借“圣诞节”的名义,想大捞一笔。大家假借名义起哄。老子说:“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道德经》第二十章)。那些俗人,熙熙攘攘,忙着赴宴,忙着旅游,最喜好的就是去人挤人,一窝蜂的凑热闹。却不惜把自己累的七死八活,甚至丧命。

所以庄子首先提问说:世俗之事为什么须得抛弃,而生活的繁琐枝节为什么须得遗忘?

然后再明确地回答:抛弃了世俗之事身形就不会劳累,遗忘了生活中无谓的繁琐与那些枝枝节节,精神就不会亏损。这样生命才能顺顺当当的生活下去。如果,人们藉机放荡或作茧自缚,弄到连生存都生存不下去,就连生命都丢失了。

·好好的生存,好好的活下去。不止是在世的责任。更进一步的意义是:身形得以保全而精神得以复本还原,就跟自然融合为一体。天和地,乃是万物(生长、繁育)的父体和母体,(阴阳二气)一旦结合便形成物体,物体一旦离散又成为新的物体产生的开始。形体保全精神不亏损,这就叫做能够随自然的变化而变化;精神汇集达到高度凝聚的程度,返回过来又将跟自然相辅相成。这就涵盖了,人生在世一切精神和物质的重大意义,这是人生的大原则。

·世人讲究“命理”的,都少不了要讲黄道(zodiac)十二宫。下面就是庄子的十二个细则,围绕着生命,使人生活完满。这是巧合吧?


第二部分:十二个故事

 

(一)

脱险的技术

【原文】

子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窒,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慄。请问何以至于此?”

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居,予语女。凡有貌象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彼将处乎不淫之度,而藏乎无端之纪,游乎万物之所终始,一其性,养其气,合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焉!

“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中,是故迕物而不慴。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于天乎?圣人藏于天,故莫之能伤也。复仇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者不怨飘瓦,是以天下平均。故无攻战之乱,无杀戮之刑者,由此道也。

“不开人之天,而开天之天,开天者德生,开人者贼生。不厌其天,不忽于人,民几乎以其真!”

【语译】

列子问关尹说:“道德修养臻于完善的至人潜行水中却不会感到窒息,跳入火中却不会感到灼热,行走于万物之上也不会感到恐惧战栗。请问为什么会达到这样的境界?”

关尹回答说:“这是因为持守住“纯气”,并不是智、巧和果敢所能做到的。坐下,我告诉给你。大凡具有面貌、形象、声音、颜色的东西,都是物体,那么物与物之间又为什么差异很大,区别甚多?又是什么东西最有能耐,足以居于他物之先的地位?这都只不过是有形状和颜色互相比较的结果罢了。大凡一个有形之物却不显露形色而留足于无所变化之中,懂得这个道理而且深明内中的奥秘,他物又怎么能控制或阻遏住他呢!那样的人处在本能所为的限度内,藏身于无端无绪的混沌中,游乐于万物或灭或生的变化环境里,本性专一不二,元气保全涵养,德行相融相合,从而使自身与自然相通。像这样,他的禀性持守保全,他的精神没有亏损,外物又从什么地方能够侵入呢!

“醉酒的人坠落车下,虽然满身是伤却不会死去。虽然他的骨骼关节跟旁人一样,而受到的伤害却跟别人不同,因为他的神思高度凝聚,进入了无心的状态,乘坐在车子上也没有知觉,即使坠落地上也不知道,死、生、惊、惧全都不能侵入到他的思想中,所以遭遇外物的伤害却全没有惧怕之感。人从醉酒中尚且能够获得保全,何况从自然之道中进入无心的状态呢?圣人藏身于自然,所以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复仇的人并不会去折断曾经伤害过他的宝剑(因为宝剑本身无心),即使性急之心的人也不会怨恨那偶然掉到头上来的瓦片(因为瓦片无心),天下有了平均,就没有攻城野战的祸乱,没有残杀戮割的刑罚,全因为遵循了这个道理。

“不要开启人为的思想与智巧,而要开发自然的真性。开发了自然的真性则随遇而安,获得生存;开启人为的思想与智巧,就会处处使生命受到残害。不要厌恶自然的禀赋,也不忽视人为的才智,人们也就几近纯真无伪了!

【理解】

·在庄子讨论了人们生活的大原则之后,他就分别来谈支持大原则理论的细则。本段是第一个细则。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说下去。

本段书开头是一句问话。列子问::“道德修养臻于完善的至人潜行水中却不会感到窒息,跳入火中却不会感到灼热,行走于万物之上也不会感到恐惧战栗。请问为什么会达到这样的境界?”这是列子那个时代的问话,乍看起来,好象是带着神奇法术的武侠小说里的话。

其实,这三个问点的意义,非常深刻。第一是水深,第二是火热,第三是高墙危楼。这三样东西都是人世间陷害人的利器。怎么样才能在这些重重危机之中,生存下来?这才是列子问题的徵结。

被人陷落在深水之中,即使带了氧气筒,又能维持多久?穿了避火衣,恐怕也挡不了烈火。如果被吊在铁塔之顶,气流的罡风,也能把你吹成齑粉。人一旦被别人圈到深水,热火,高墙危楼之中,才想到全身而退,那就太迟了吧。老子说:兕、虎、甲兵都是杀人的东西,最智慧的方法是:使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就是不把自己放进死地去让他杀,所以才能不死。(《道德经》第五十章)。不入险地,才真正没有危险。天下除了“武侠小说”的幻想之外,并没有真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铜皮铁骨。

如果换成现代人的问话,恐怕会是这样:“用什么方法来保证我的人生是成功的,平安幸福,而没有水深火热的灾难祸患?生活舒适,少些压力与紧张?”

学校官方的回答是:你要立志,然后按照指标努力奋斗,不屈不挠,有志者事竟成,最后必定成功。这是励志篇,对青年后进没有不这样说的。事实是否是这样,好像并没有人去质问。如果照样做后,不能兑现,也并没有人去要求赔偿。

到了社会上,就可能又有人这样对你说:你必须借助于超自然的力量,来保佑你,有福无祸,平安顺利。

我想起我的一位中学老师,我非常敬重他,他也把我看做是他家里多了一个儿子。有一天我去他家,他正在礼佛打坐,口中念念有词。等他在佛前“功课”完毕,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会信佛?他说这是他的家传,他母亲就虔诚信佛,特别供奉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南海南无观世音菩萨,非常灵验。后来我才知道,他的母亲死的很惨,是遭日本鬼子兵奸杀的。这位老师不久就被提升为一个知名中学的校长。可是正在走马上任的时候,他非常可爱活泼伶俐的儿子,忽然得了小儿麻痹症,百般治疗后,保住了性命却瘸了双腿。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儿子又患上了哮喘病,常常不能呼吸,憋死了过去。更奇怪的事是:校里校外都有人告他,这使他内外受煎熬,痛苦不堪。他就更加信佛,整个家里几乎都成了佛堂,终日香烟缭绕不绝。我曾建议他说,家里这样的空气,不会对小弟弟哮喘有好处的。他说不要紧的,要紧的是佛祖保佑。长话短说,不久他被降调到一个小城市,小学校去当校长。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人也告他。不久又被降调到山区。独生宝贝儿子也不幸逝世。他经过屡次严重打击,很快就衰老不堪。这时我已大学毕业,要赴日本留学,临行专程去见了他最后一面,非常凄惨。奇怪的是:他还是照样虔诚信佛不已。

我因为有过这个经历,以后有人对我谈佛,我就想起文豪韩愈在他《谏唐宪宗皇帝迎佛骨表》中的一句话:佛不足信,拜佛求福,反而得祸。我的老师的情景,历历在目。每每使我摇头三叹。他本是科学家,又是现代知识分子,是不是“上了佛癖的瘾”才如此着迷,不可自解的呢?后来我有机会研读了些《佛经》,特别是《金刚经》,觉得他根本就信错了,那不像是释迦牟尼所教。

现在更科学一点的新名词是:基因。他们说:只要你的基因好,时间一到,基因的能量被激放出来,就一定能得富贵荣华,成功不召自来。像是俗语所说:鸿运来了,城墙也挡不住。不过,鸿运去时,城墙也一样挡不住。

关尹子答复列子的问题,是:想要避过那些危机,只能靠“纯气之守”,并不是依靠个人的智、巧、果敢所能做到的。因为你之所以落到人家的陷阱里面,是由于人家的“智、巧和果敢”高明,如果你到了那时,也使用“智、巧和果敢”与之相拼,你已经输了。哪里还能保证平安。关尹子说:要想保证平安,是必要用“纯气”,就是纯朴,愚拙。正好与智,巧、果敢相反。

关尹子,姓尹名喜,是守御函谷关的首长。老子看到周朝腐败至极,没有希望了,就辞职离去,往西,要出函谷关。尹喜不放他出关,除非他肯留下他的著作。于是,老子就住在函谷关,写成了他的著作《道德经》。尹喜得了书就放他出关去了。同时尹喜也辞去了自己的职务,传老子的“道”去了。尹喜算来是老子众弟子之中,很重要的一位。因为他当函谷关的首长,历来人都称他:关尹子。

·什么是:纯气?为什么“纯气”有这么大的力量,破解一切危机?关尹子分两点来说明。他说:

(一)大凡具有面貌、形象、声音、颜色的东西,都是物体,那么物与物之间又为什么差异很大,区别甚多?又是什么东西最有能耐,足以居于他物之先的地位?这都只不过是有形状和颜色互相比较的结果罢了。

大凡一个有形之物却不显露形色而留足于无所变化之中,懂得这个道理而且深明内中的奥秘,他物又怎么能控制或阻遏住他呢!

这个重点就在:“他物又怎么能控制或阻遏住他呢”?这句话。人家控制不了你的时候,就等于你掌握了人家,就是你胜了。

纯气,就是:纯朴,愚拙。也就是:一个有形之物却不显露形色而留足于无所变化之中。任他逞什么“智、巧和果敢”,你不受他的引诱,不贪他的利,他就抢不去你的本。你好像是纯朴,愚拙。你“笨”得连人家设计好的的险地都不会进入,这样人家才控制不了你。他控制不了你,所以你才能胜!

(二)例如,醉酒的人坠落车下,虽然满身是伤却也不会死去。虽然他的骨骼关节跟旁人一样,而受到的伤害却跟别人不同,因为他的神思高度凝聚,乘坐在车子上也没有感觉,即使坠落地上也不知道,死、生、惊、惧全都不能进入到他的思想中,所以遭遇外物的伤害却全没有惧怕之感。人从醉酒中尚且能够获得保全,何况从自然之道中进入无心的状态呢?圣人藏身于自然,所以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

这里的“无心”,就是:在人看来,真是纯朴,愚拙到了极点。老子说:“我,愚人之心也”。就像醉了酒,不省人事一般。

但凡人能悟到这两点,就真正是天下无敌的胜利者。就等于司马懿对付诸葛亮,任你使下了千般计,我一味跟你装傻,以不变应万变。到头来,你千变万化的诸葛亮还是死在我手里!做生意也是这样,因为太贪人家的“利”,就连自己的“本”也被人家骗去了。太能干的人,终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至于能够在总体的政策上,真正做到“平均”,就没有攻城野战的祸乱,没有残杀戮割的刑罚。这些都不需要了。

·关尹子称使用“纯气”是“奥秘”。是最精湛的技术。更是:生存的奥秘。


(二)

捕蝉的技术

【原文】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痀偻者承蜩,犹掇之也。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痀偻丈人之谓乎!”

【语译】

孔子到楚国去,走出树林,看见一个驼背老人正用竿子粘蝉,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样。

孔子说:“先生真是巧啊!有门道吗?”驼背老人说:“我有我的办法。经过五、六个月的练习,在竿头累迭起两个丸子而不会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已经很少了;迭起三个丸子而不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十次不会超过一次了;迭起五个丸子而不坠落,也就会像在地面上拾取一样容易。我立定身子,犹如临近地面的断木,我举竿的手臂,就像枯木的树枝;虽然天地很大,万物品类很多,我一心只注意蝉的翅膀,从不思前想后左顾右盼,绝不因纷繁的万物而改变对蝉翼的注意,为什么不能成功呢!”

孔子转身对弟子们说:“运用心志不分散,就是高度凝聚精神,恐怕说的就是这位驼背的老人吧!”

【理解】

·捕蝉老人的一技之长,是得了门道的。他的门道,就是如他所说:

从不思前想后左顾右盼,绝不因纷繁的万物而改变对蝉翼的注意,为什么不能成功呢?

(一)经过五、六个月的练习,在竿头累迭起两个丸子而不会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已经很少了;迭起三个丸子而不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十次不会超过一次了;迭起五个丸子而不坠落,也就会像在地面上拾取一样容易。

(二)我立定身子,犹如临近地面的断木,我举竿的手臂,就像枯木的树枝;虽然天地很大,万物品类很多,我一心只注意蝉的翅膀,从不思前想后左顾右盼,绝不因纷繁的万物而改变对蝉翼的注意,

·这是千锤百炼的一技之长,世界上要做哪一件事,不像是“捕蝉”?这是成功的奥秘。


(三)

驾船的技术

【原文】

颜渊问仲尼曰:“吾尝济乎觞深之渊,津人操舟若神。吾问焉,曰:‘操舟可学邪?’曰:‘可。善游者数能。若乃夫没人,则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吾问焉而不吾告,敢问何谓也?”

仲尼曰:“善游者数能,忘水也。若乃夫没人之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彼视渊若陵,视舟之覆犹其车却也。覆却万方陈乎前而不得入其舍,恶往而不暇!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湣。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

【语译】

颜渊问孔子说:“我曾经在觞深过渡,摆渡人驾船的技巧实在神妙。我问他:‘驾船可以学习吗?’摆渡人说:‘可以的。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驾船。假如是善于潜水的人,那他不曾见到船也会熟练地驾驶船。’我进而问他怎样学习驾船而他却不再回答我。请问他的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回答说:“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学会驾船,这是因为他们习以成性适应于水而处之自然。至于那善于潜水的人不曾见到过船就能熟练地驾驶,是因为他们眼里的深渊就像是陆地上的小丘,看待船翻犹如车子倒退一样。船的覆没和车的倒退以及各种景象展现在他们眼前却都不能扰乱他们的内心,他们到哪里不从容自得!用瓦器作为赌注的人心地坦然而格外技高,用金属带钩作为赌注的人而心存疑惧,用黄金作为赌注的人则头脑发昏内心迷乱。各种赌注的赌博技巧本是一样的,而有所顾惜,那就是以身外之物为重了。大凡对外物看得过重的人其内心世界一定愚昧。”

【理解】

·驾船可以学吗?摆渡的人说:可以的,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驾船。假如是善于潜水的人,那他不曾见到船也会熟练地驾驶。

为什么呢?

(一)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学会驾船,这是因为他们习以成性适应于水而处之自然。至于那善于潜水的人不曾见到过船就能熟练地驾驶,是因为他们眼里的深渊就像是陆地上的小丘,看待船翻犹如车子倒退一样。船的覆没和车的倒退以及各种景象展现在他们眼前却都不能扰乱他们的内心,他们到哪里不从容自得!

(二)用瓦器作为赌注的人心地坦然而格外技高,用金属带钩作为赌注的人而心存疑惧,用黄金作为赌注的人则头脑发昏内心迷乱。各种赌注的赌博技巧本是一样的,而有所顾惜,那就是以身外之物为重了。大凡对外物看得过重的人其内心世界一定愚昧。

这里提到孔子以“赌博”为范例来说事。中国人喜好“赌博”是世界闻名的,连美国内华达州的大赌博场,最先都是中国人兴起的。孔子在《论语》阳货篇第十七里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为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就是说:赌博比无所事事强(贤)。经过他老夫子以身作则来提倡,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好赌的癖性不形成也难!

顺从习性,内心镇定,从容不迫,不为外在事物而混乱己心,就是技术专精的奥秘。


(四)

养生的技术

【原文】

田开之见周威公。威公曰:“吾闻祝肾学生,吾子与祝肾游,亦何闻焉?”田开之曰:“开之操拔篲以侍门庭,亦何闻于夫子!”威公曰:“田子无让,寡人愿闻之。”开之曰:“闻之夫子曰:‘善养生者,若牧羊然,视其后者而鞭之。’”威公曰:“何谓也?”

田开之曰:“鲁有单豹者,岩居而水饮,不与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犹有婴儿之色;不幸遇饿虎,饿虎杀而食之。有张毅者,高门县薄,无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内热之病以死。豹养其内而虎食其外,毅养其外而病攻其内,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后者也”。

仲尼曰:“无入而藏,无出而阳,柴立其中央。三者若得,其名必极。夫畏塗者,十杀一人,则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后敢出焉,不亦知乎!人之所取畏者,袵席之上,饮食之间;而不知为之戒者,过也。”

【语译】

田开之拜见周威公。周威公说:“我听说祝肾在学习养生,你跟祝肾交游,从他那儿听到过什么呢?”田开之说:“我只不过拿起扫帚来打扫门庭,又能从先生那里听到什么!”周威公说:“先生不必谦虚,我希望能听到这方面的道理。”田开之说:“听先生说:‘善于养生的人,就像是牧放羊群似的,瞅到落后的便用鞭子赶一赶。’”周威公问: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田开之说:“鲁国有个叫单豹的,他在岩穴里居住在山泉边饮水,不跟任何人争利,活了七十岁还有婴儿一样的面容;不幸遇上了饿虎,饿虎扑杀并吃掉了他。另有一个叫张毅的,他是高门甲第、朱户垂帘的富贵人家,应酬来往不绝,活到四十岁便患内热病而死去。单豹注重内在的修养,可是老虎却吞食了他的外在身体;张毅注重外在身体的舒适,可是热病侵吞了他的内在生命。这两个人,都是顾前不顾后,不能适中的人。”

仲尼说:“不要进入荒山野岭把自己深藏起来,也不要投进世俗而使自己处处显露,要像槁木一样站立在两者中间。倘若以上三种情况都能具备,他的名声必定最高。在险恶的道路上,假使十个行人有一个人被杀害,于是父子兄弟相互警戒约束,必定要聚集许多随行的徒众,方才敢于外出上路,这不是很聪明吗!人生所最可怕的,还是在枕席上的姿意,饮食间的失度;对此不知道要警戒约束的,就是大过错了。”

【理解】

·善于养生的人,就像是牧放羊群似的,瞅到落后的便用鞭子赶一赶。这是警戒和约束的意思,意思是不可懈怠,不可顾前不顾后。

顾前不顾后的例子是:

(一)单豹。他在岩穴里居住在山泉边饮水,不跟任何人争利,活了七十岁还有婴儿一样的面容;不幸遇上了饿虎,饿虎扑杀并吃掉了他。单豹死了,活不成了。

(二)张毅。他是高门甲第、朱户垂帘的富贵人家,应酬往来不绝,活到四十岁便患内热病而死去。“内热病”,诸凡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脂肪肝,胃溃疡等病统属内热。张毅死了,活不成了。

以上,单豹注重内在的修养,可是老虎却吞食了他的外在身体;张毅注重外在身体的舒适,可是热病侵吞了他的内在生命。这两个人,都是顾前不顾后,不能适中的人。所以他们都死了,活不成了。他们都是养生的人,却又不算是会养生的人。二人死法虽然不同,却都活不成了。

·人生所最可怕的:枕席上的姿意;饮食间的失度。对此不知道要警戒约束的,就犯大错了。这是健康长生的奥秘!


(五)

尊荣显贵的技术

【原文】

祝宗人玄端以临牢筴,说彘曰:“汝奚恶死?吾将三月豢汝,十曰戒,三日齐,藉白茅,加汝肩尻乎彫俎之上,则汝为之乎?”为彘谋,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错之牢筴之中,自为谋,则苟生有轩冕之尊,死得于腞楯之上,聚偻之中则为之。为彘谋则去之,自为谋则取之,所异彘者何也。

【语译】

主持宗庙祭祀的官吏穿好礼服戴上礼帽来到猪圈边,对着栅栏里的猪说:“你为什么要讨厌死呢?我将喂养你三个月,用十天为你上戒,用三天为你作斋,铺垫上白茅,然后把你的肩胛和臀部放在雕有花纹的祭器上,你愿意这样吗?”为猪打算,说是仍不如吃糠咽糟而关在猪圈里,为自己打算,就希望苟且活在世上,并获得尊荣显贵的地位,死后则能盛装在绘有文采的柩车上和棺椁中。为猪打算就会舍弃白茅、雕俎之类的东西,为自己打算却想求取这些东西,所不同于猪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理解】

·在庄子看来,放在祭坛上的死猪,与被人供在尊荣显贵的地位上的活死人,并没有不同。

·猪没有生活目标选择的自由,而人则是有自由意志的动物。从一般人的立场看,人都愿意自己得到尊荣显贵,而尊荣显贵的地位,寥寥无几,没有特别的“智、巧,果敢”,怎能排除一切障碍,独占鳌头。常言道:一将成名万骨枯。再说,得到了尊荣显贵之后,要去保持,不被别人夺去,又谈何容易。不说违心的话,不做违心的事,恐怕很难办到的吧。很多名人说过,人不为尊荣显贵去奋斗,要受别人批评。要去奋斗,又得伤天害理。侥幸得到了,就像骑到老虎背上,就下不来了。

庄子说:为猪打算,就会舍弃白茅、雕俎之类的东西,为自己(人)打算,却想求取这些东西。

综合庄子的意见,是:鸿运来了,既然城墙都挡不住,你也不必去白费力气。去了,也不要舍不得。因为它既能来,也能去,这是一定的道理。人既然有自由意志,能选择的话,就最好不要为了须臾即去的尊荣显贵,选择那要伤天害理的去处。俗谚有:一辈子做贪官,三辈子打黑砖,其实并不划算。

至于被人捧到祭坛上去的话,庄子以前所说的乌龟与蒭狗,现在所说的猪,也都是极暂时的热闹。美国的“圣诞树”,在过节以前,就被人把它妆饰得美轮美奂,爱惜得什么似的。等到节过了之后,立即就弃若敝履。看那棵树被丢在街边,也枯干丑陋得好生可怜。好好的一棵树,就这样被摧残了。

草生一秋,人活一世。就要能活得心安理得,逍遥洒脱,乐享天年。这就是对待尊荣显贵的奥秘!


(六)

控制心理的技术

【原文】

桓公田于泽,管仲御,见鬼焉。公抚管仲之手曰:“仲父何见?”对曰:“臣无所见。”公反,诶诒为病,数日不出。

齐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则自伤,鬼恶能伤公!夫忿滀之气,散而不反,则为不足;上而不下,则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则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当心,则为病。”桓公曰:“然则有鬼乎?”曰:“有。沈有履,灶有髻。户内之烦壤,雷霆处之,东北方之下者,倍阿鲑蠪跃之;西北方之下者,则泆阳处之。水有罔象,丘有峷,山有夔,野有彷徨,泽有委蛇。”公曰:“请问委蛇之状何如?”皇子曰:“委蛇,其大如毂,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见之者殆乎霸。”

桓公辴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见者也。”于是正衣冠与之坐,不终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语译】

齐桓公在草泽中打猎,管仲替他驾车,突然桓公见到了鬼。桓公拉住管仲的手说:“仲父,你见到了什么?”管仲回答:“我没有见到什么。”桓公打猎回来,疲惫困怠而生了病,好几天不出门。

齐国有个士人叫皇子告敖的对齐桓公说:“你是自己伤害了自己,鬼怎么能伤害你呢?身体内部郁结着气,精魂就会离散而不返归于身,对于来自外界的骚扰也就缺乏足够的精神力量。郁结着的气上通而不能下达,就会使人易怒;下达而不能上通,就会使人健忘;不上通又不下达,郁结内心而不离散,那就会生病。”桓公说:“这样,那么还有鬼吗?”告敖回答:“有。水中污泥里有叫履的鬼,灶里有叫髻的鬼。门户内的各种烦攘,名叫雷霆的鬼在处置;东北的墙下,名叫倍阿鲑蠪的鬼在跳跃;西北方的墙下,名叫攻入阳的鬼住在那里。水里有水鬼罔象,丘陵里有山鬼峷,大山里有山鬼夔,郊野里有野鬼彷徨,草泽里还有一种名叫委蛇的鬼。”桓公接着问:“请问,委蛇的形状怎么样?”告敖回答:“委蛇,身躯大如车轮,长如车辕,穿着紫衣戴着红帽。他这个东西,最讨厌听到雷车的声音,一听见就两手捧着头站着。见到了他的人恐怕也就成了霸主了。”

桓公听了后开怀大笑,说:“这就是我所见到的鬼。”于是整理好衣帽跟皇子告敖坐着谈话,不到一天时间病也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理解】

·在别的史书里,这个故事还更详细。齐桓公带着管仲一班人,到草泽去围猎,猛抬头看见了一个什么东西?回头问管仲那是什么东西?管仲茫然说什么也没有看见,齐桓公以为自己见到了鬼,回宫就病了。管仲想不出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就出榜招贤:谁能说出主公所见到的东西,受上赏。于是皇子(姓)告敖(名),揭了榜文。先见管仲说:哪里有什么鬼魅作怪?是主公疑心生暗鬼,自己伤害了自己,这是一种精神恍惚的病症。管仲就引荐去面见齐桓公。桓公问他:有鬼吗?他回说:有鬼。接着介绍说了一大串这个鬼,那个鬼,和它们的名字,最后说草泽里的“鬼”,名字叫:“委蛇”。桓公接着问:“请问,委蛇的形状怎么样?”告敖回答:“委蛇,身躯大如车轮,长如车辕,穿着紫衣戴着红帽。他这个东西,最讨厌听到雷车的声音,一听见就两手捧着头站着。凡是见到了它的人恐怕也就要成为霸主了。”桓公听了后开怀大笑,说:“这就是我所见到的鬼。”于是整理好衣帽跟皇子告敖坐着谈话,不久病就好了。于是大大赏赐管仲。管仲说:我没有功劳,为什么受重赏?桓公说:没有你出榜招贤,就不会见到皇子告敖,我的病怎能快好?赏的是因为管仲不自私,忌才,霸权,愿意让出自己,引荐其他贤才给主公。

皇子告敖根本就是一位杰出的精神病学家,他顺着病人,以鬼说鬼,鬼话连篇,最后把桓公心里的一块大结,轻易的解开了:就是想要成为“霸主”而又没有把握的结,因势而利导之。话说得既巧妙,又中听。把“鬼怪”一转成为做“霸主”的征兆。给一个正在窝囊委屈的齐桓公,打足了气。如果皇子告敖,一上来就驳斥桓公,说他完全是心理作用,哪里有什么鬼怪,自己吓自己等等。其结果就会很糟。

世上的人,自己吓自己而致病的,比比皆是。可惜就是碰不着高明,懂得心理的好“医生”。皇子告敖的故事是带给世人的福音。这是为人好,为自己好,自己做自己的“医生”的奥秘。


(七)

斗鸡的技术

【原文】

纪渻子为王养斗鸡。十日而问:“鸡已乎?”曰:“未也,方虚憍而恃气。”十日又问,曰:“未也,犹应向景。”十日又问,曰:“未也,犹疾视而盛气。”十日又问,曰:“几矣。鸡虽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矣。”

【语译】

纪渻子为周宣王驯养斗鸡。过了十天周宣王问:“鸡驯好了吗?”纪渻子回答说:“不行,正虚浮骄矜自恃意气哩。”十天后周宣王又问,回答说:“不行,还是听见响声就叫,看见影子就跳。”十天后周宣王又问,回答说:“还是那么顾看迅疾,意气强盛。”又过了十天周宣王问,回答说:“差不多了。别的鸡即使打鸣,它已不会有什么变化,看上去像木鸡一样,它的德行真可说是完备了,别的鸡没有敢于应战的,掉头就逃跑了。”

【理解】

·从前京戏里有一位名伶说:京戏是不同于其他戏剧的。对演员的要求,不是“演”,而是“严”。“严”是:严丝合缝。演员一定要磨炼到一定的火候,不能多一点,多一点就会“火”,“火”了就其丑不堪;不能少一点,少一点就会“瘟”,“瘟”了就不成戏了,要砸锅。无论是道白,唱腔,一举手,一投足,都要戏里有戏,恰如其分。最忌那些只顾卖力去“演”的角色,吹胡子瞪眼,猴踢乱蹦,做的过火,就其丑不堪,让人看了恶心。那些唱腔过分讨好,耍花腔的角色,也让人听不下去。真正的所谓名角,有时只要往台口一站,那个“台风”,就能令观众如醉如痴。也没有人能知道怎么去形容,也没有人能知道是什么道理。说虽说不出来,可就是能折服人。在清末民初的时代里,空前绝后的,中国就是出了不少这样的名角,连带使京戏艺术达到了顶峰。

那些名角把戏里的人物,面貌精神,演得惟妙惟肖,故有所谓,活曹操,活关公等等称呼。一位老伶工,演《四郎探母》里的萧太后演活了,慈禧太后把自己的头面袍褂赐给他穿戴,那就更活了。装龙像龙,扮虎像虎,其实背后都下过死工夫。

英文里有一个字,叫:charisma。特别讲领导人要有charisma。只要他一出现,就自然而然的发射出一种吸引人,慑服人的力量。

·人生就是一场戏,能体会了这个训练斗鸡的故事,琢磨其中窍门,练到了火候。这是成为“名角”的奥秘。


(八)

泅水的技术

【原文】

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偕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语译】

孔子在吕梁观赏,瀑布高悬二三十丈,冲刷而起的激流和水花远达四十里,鼋、鼍、鱼、鳖都不敢在这一带游水。只见一个壮年男子游在水中,还以为是有痛苦而想寻死的,派弟子顺着水流去拯救他。忽见那壮年男子游出数百步远而后露出水面,还披着头发边唱边游在堤岸下。孔子紧跟在他身后而问他,说:“我还以为你是鬼,仔细观察你却是个人。请问,游水也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吗?”那人回答:“没有,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这就是我游水的方法。”孔子再问:“什么叫做‘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呢?”那人又回答:“我出生于山地就安于山地的生活,这就叫做故常;长大了又生活在水边就安于水边的生活,这就叫做习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这样生活着,这就叫做自然。”

【理解】

·泅水有窍门吗?

没有。这个游泳游的像“鬼”一样那么好的男子回答孔子。他说:

没有,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

孔子再问:什么叫做‘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呢?那人又回答:

我出生于山地就安于山地的生活,这就叫做故常;长大了又生活在水边就安于水边的生活,这就叫做习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这样生活着,这就叫做自然。

我认为:“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这句话,就是窍门,还不仅是游泳游得好的窍门,也可能是做许多事情的窍门,甚至于“管理众人的事”,这是“管理学”的窍门。更是优秀管理者的奥秘。


(九)

工艺的技术

【原文】

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鲁侯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以为焉?”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鐻,未尝敢以耗气也,必齐(斋)以静心。齐三曰,而不敢怀庆赏爵禄;齐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齐七日,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当是时也,无公朝,其巧专而外骨消。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鐻,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则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与!”

【语译】

梓庆能削刻木头做鐻(悬挂锺磬的木架子),鐻做成以后,看见的人无不惊叹好像是鬼神的工夫。鲁侯见到便问他,说:“你用什么办法做成的呢?”梓庆回答道:“我是个工人,会有什么特别高明的技术!虽说如此,我还是有一种本事。我准备做鐻时,从不敢随便耗费精神,必定斋戒来静养心思。斋戒三天,不再怀有庆贺、赏赐、获取爵位和俸禄的思想;斋戒五天,不再心存非议、夸誉、技巧或笨拙的杂念;斋戒七天,已不为外物所动仿佛忘掉了自己的四肢和形体。正当这个时候,我的眼里已不存在公室和朝廷,智巧专一而外界的扰乱全都消失。然后我便进入山林,观察各种木料的质地;选择好外形与体态最与鐻相合的,这时业已形成的鐻的形象便呈现于我的眼前,然后动手加工制作;不是这样我就停止不做。这就是用我木工的纯真本性融合木料的自然天性,制成的器物疑为神鬼工夫的原因,恐怕也就出于这一点吧!”

【理解】

·梓庆是个工艺制造家,他制造悬挂锺磬的木架子特别好。鲁侯问他,是什么技术。他说:

我是个工人,会有什么特别高明的技术?虽说如此,我还是有一种本事:

(一)我准备做鐻时,从不敢随便耗费精神,必定斋戒来静养心思。

(二)斋戒三天,不再怀有庆贺、赏赐、获取爵位和俸禄的思想。

(三)斋戒五天,不再心存非议、夸誉、技巧或笨拙的杂念。

(四)斋戒七天,已不为外物所动仿佛忘掉了自己的四肢和形体。

(五)正当这个时候,我的眼里已不存在公室和朝廷。

(六)智巧专一而外界的扰乱全都消失。

(七)然后我便进入山林,观察各种木料的质地;选择好外形与体态最与鐻相合的,这时业已形成的鐻的形象便呈现于我的眼前,然后动手加工制作。

(八)不是这样我就停止不做。

这就是用我木工的纯真本性融合木料的自然天性,制成的器物疑为神鬼工夫的原因。

·做工艺,先养心。凝聚精神,排除一切贪欲和杂念,然后选择材料,不然就宁愿停工不做,绝不马虎!这是工技精湛的奥秘。


(十)

御马的技术

【原文】

东野稷以御见庄公,进退中绳,左右旋中规。庄子以为文弗过也,使之鉤百而反。颜阖遇之,入见曰:“稷之马将败。”公密而不应。少焉,果败而反。公曰:“子何以知之?”曰“其马力竭矣,而犹求焉,故曰败。”

【语译】

东野稷因为善于驾车而得见鲁庄公,他驾车时进退能够在一条直线上,左右转弯形成规整的弧形。庄公认为就是编织花纹图案也未必赶得上,于是要他转上一百圈后再回来。颜阖遇上了这件事,入内拜见庄公,说:“东野稷的马一定会失败的。”庄公默不作声。不多久,东野稷果然失败而回。庄公问:“你为什么事先就知道定会失败呢?”颜阖回答说:“东野稷的马力气已经用尽,可是还要它转圈奔走,所以说必定会失败的。”

【理解】

·东野稷虽然有了好马,而且御马的技术也高明。但是,他失于顾念马的气力,驱赶它到了极限,最终失败。

美国人也有一句谚语:Never push against one's capacity。就是:不可使用过度。

从前孙文提倡: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其利,货畅其流。这是套当年资本家们的说法。在某种意义,都在这个“尽”字上。要把人民剥削殆尽;要把物资抢夺殆尽,要把土地,水流,山川开发殆尽等等。可是美国自己的石油绝对不开发,却“好心”的去尽量开发别人的石油,然后占为己有。试想,一个国家为了眼前毛利,把资源都开发殆尽。未来怎么办?马的力气用尽了,就一败涂地。这是“驾驭”(管理)的奥秘。


(十一)

画图的技术

【原文】

工倕旋而盖规矩,指与物化而不以心稽,故其灵台一而不桎。忘足,屦之适也;忘要,带之适也;知忘是非,心之适也;不内变,不外从,事会之适也。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

【语译】

工倕随手画来就胜过用圆规与矩尺画出的,手指跟随事物一道变化而不须用心再特别去衡量,所以他心灵深处专一凝聚而不曾受过拘束。忘掉了脚,鞋子就舒适了;忘掉了腰,带子就舒适了;知道忘掉是非,心情就安适了;不改变内心的持守,不顺从外物的影响,所在之处就都安适了。本来常适而从未有过不适,也就是忘掉了安适的安适。

【理解】

·画图不用圆规,方尺,画出来的图,比别人使用规、矩等工具所画出来的更准确。这是因为他手指跟随事物一道变化而不须用心思再特别去衡量,所以他心灵深处专一凝聚而不曾受过拘束。这个技巧,可以适用于很多其他的地方。

人如果能忘掉了脚,鞋子就舒适了;忘掉了腰,带子就舒适了;知道忘掉是非,心情就安适了。

不改变内心的持守,不顺从外物的影响,所在之处就都安适了。自己有定见,不受外在一切引诱干扰,到哪里都能安然无恙。

本来常适而从未有过不适,也就是忘掉了安适的安适。

人生进入物我两忘,出神入化的境界,随遇而安,这是安适的奥秘。


(十二)

言语的技术

【原文】

有孙休者,踵门而诧子扁庆子曰;“休居乡不见谓不脩,临难不见谓不勇;然而田原不遇岁,事君不遇世,宾于乡里,逐于州部,则胡罪乎天哉?休恶遇此命也?”

扁子曰:“子独不闻夫至人之自行邪?忘其肝胆,遗其耳目,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事之业,是谓为而不恃,长而不宰。今汝饰知以惊愚,脩身以明污,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汝得全而形躯,具而九窍,无中道夭于聋盲跛蹇而比于人数。亦幸矣,又何暇乎天之怨哉!子往矣!”

孙子出,扁子入,坐有间,仰天而叹。弟子问曰:“先生何为叹乎?”扁子曰:“向者休来,吾告之以至人之德,吾恐其惊而遂至于惑也。”弟子曰:“不然。孙子之所言是邪?先王之所言非邪?非固不能惑是。孙子所言非邪?先生所言是邪?彼固惑而来矣,又奚罪焉!”

扁子曰:“不然。昔者有鸟止于鲁郊,鲁君说之,为具太牢以飨之,奏九韶以乐之,鸟乃始忧悲眩视,不敢饮食。此之谓以己养养鸟也。若夫以鸟养养鸟者,宜栖之深林,浮之江湖,食之以委蛇,则平陆而已矣。今休,款启寡闻之民也,吾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载鼷以车马,乐鴳以钟鼓也。彼又恶能无惊乎哉!”

【语译】

有个名叫孙休的人,走到门前就惊叹不已地询问他的老师扁庆子,说:“我安居乡里不曾被人说过道德修养差,面临危难也没有人说过不勇敢;然而我的田地里却从未遇上过好年成,为国家出力也未遇上圣明的国君,我被乡里所摈弃,受地方官放逐,而我对于上天有什么罪过呢?我怎么会遇上如此的命运?”

扁子说:“你不曾听说过那道德修养极高的人的身体力行吗?忘却自己的肝胆,也遗弃了自己的耳目,无心地纵放于世俗尘垢之外,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不求建树的环境中,这就叫做有所作为而不自恃,有所建树而不自得。如今你把自己打扮得像似很有才干用以惊吓众人,用修养自己的办法来突出他人的污秽,毫不掩饰地炫耀自己就像在举着太阳和月亮走路。你得以保全形体和身躯,具备了九窍,没有中道上夭折,又没有聋、瞎、跛、瘸而处于寻常人的行列,也真是万幸了,又有什么闲暇抱怨上天呢!你还是走吧!”

孙休走出屋子,扁子回到房里。不多一会儿,扁子仰天长叹,弟子问道:“先生为什么长叹呢?”扁子说:“刚才孙休进来,我把道德修养极高的人的德行告诉给他,我真担心他会吃惊以至迷惑更深。”弟子说:“不对哩。孙休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吗?先生所说的话是错误的吗?错误的本来就不可能迷惑正确的。孙休所说的话是不对的吗?先生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吗?他本来就因迷惑而来请教,又有什么过错呀!”

扁子说:“不是这样的。从前有只海鸟飞到鲁国都城郊外,鲁国国君很喜欢它,用‘太牢’来宴请它,奏‘九韶’乐来让它快乐,海鸟竟忧愁悲伤,眼花缭乱,不敢吃喝。这叫做按自己的生活习性来养鸟。假若是按鸟的习性来养鸟,就应当让它栖息于幽深的树林,浮游于大江大湖,让它吃泥鳅和小鱼,这本是极为普通的道理而已。如今的孙休,乃是管窥之见、孤陋寡闻的人,我告诉给他道德修养极高的人的德行,就好像用马车来托载小老鼠,用钟鼓的乐声来取悦小鴳雀一样。他又怎么会不感到吃惊啊!”

【理解】

·孙休,怨天尤人。代表了世俗里一大批的人,扁子称他为迷惑的人。因为这种人,太自是,太自义。太自傲,做人行事又不得其法,结果处处失败,却把责任和过错统统推到别人身上。最容易的掩饰是:怪天,怪命。其实我们每天都能遇到不少这样的人,听到这样类似的话。

同时,这种只会怨天尤人的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最听不进别人的劝告和纠正。听得进别人劝告和纠正的人,叫做:从善如流。就是懂得放弃自是,自义,自傲的人。本质上二者刚好相反,水火不容的。

子扁庆子,姓扁,名庆子。是一个贤人。既然孙休来登门请教他,他就对他说了两点:

(一)那道德修养极高的人的身体力行,忘却自己的肝胆,也遗弃了自己的耳目,无心地纵放于世俗尘垢之外,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不求建树的环境中,这就叫做有所作为而不自恃,有所建树而不自得。如今你把自己打扮得像似很有才干,用以惊吓众人。用修养自己的办法来突出他人的污秽,毫不掩饰地炫耀自己就像在举着太阳和月亮走路。

可见扁子对孙休的为人,了如指掌。

(二)你得以保全形体和身躯,具备了九窍,没有中道上夭折,又没有聋、瞎、跛、瘸而处于寻常人的行列,也真是万幸了,又有什么闲暇抱怨上天呢!

像孙休这样的人,得到这样的生活情况,应该很满足了。如果稍微懂得一点谦虚,稍微改进一点,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埋怨的了。

·可是,扁子说过之后,马上就后悔了。他有两点理由,他说:

(一)从前有只海鸟飞到鲁国都城郊外,鲁国国君很喜欢它,用‘太牢’来宴请它,奏‘九韶’乐来让它快乐,海鸟竟忧愁悲伤,眼花缭乱,不敢吃喝。这叫做按自己的生活习性来养鸟。假若是按鸟的习性来养鸟,就应当让它栖息于幽深的树林,浮游于大江大湖,让它吃泥鳅和小鱼,这本是极为普通的道理而已。这是说:他和孙休这样浅薄的人谈大道理是错误的,就像用款待上宾的礼节来对待一只无知的野鸟,杀鸡用了牛刀。

(二)如今的孙休,乃是管窥之见、孤陋寡闻的人,我告诉给他道德修养极高的人的德行,就好像用马车来托载小老鼠,用钟鼓的乐声来取悦小鴳雀一样。他又怎么会不感到吃惊啊!孙休这种鼠肚鸡肠之人,感到“吃惊”还算是好的,恐怕他还会倒打一耙,那就是祸害了。

在社会的人群里,要自己生活得平安,舒适,最重要是不要用没有必要的言语为自己制造祸殃。即使是好心肠,为人好,也是大忌讳。

人虽是言语的动物,鬼谷子说,口可以食,不可以言。尤其不可以对愚蠢的人说智慧的言语。就如耶稣说:不要把真珠丢给猪,免得它践踏了真珠,还反过来咬你一口。对真人不讲假话,对假人说不出真话的时候,就应该不说话。沉默是黄金,这是言语的奥秘。

·学者王夫之曾说:庄子的这篇《达生》,含义尤为深刻。文辞沈达,足以表达微言。我想读者一定会同意,读这篇书,不像是在读一篇几千年千的文章,它很有现实感,就像当代人的文章,只是当代人的文章可能没有这么深刻,精微,渊博。

如果我们能深刻体会,领悟,这里面的无价之宝,我们的生活能不安适吗?心境能不舒畅吗?

Copyright Since 2007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