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论坛

《庄子》新论

 

第十一讲

进步到高级自然社会

 

【《庄子》胠篋】

“胠箧”的意思是打开箱子。

本篇的主旨跟《马蹄》篇相同,但比《马蹄》更深刻,言辞也更直接。一方面竭力抨击所谓的“圣人”和他们的智慧--“仁义”,一方面倡导弃绝那个假冒伪善的“圣人”,抛弃掉他们的智慧--“仁义”,宣扬“绝圣弃知”的思想,进步到“合理社会”政治主张,就是本篇的中心。

全篇大体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从讨论各种防盗的手段,最终都会被盗贼所利用入手,指出当时治天下的主张和办法,都是统治者、阴谋家的工具,着力批判了“仁义”和“礼法”。第二部分:进一步提出摒弃一切现社会里被污染文化的观点,使“绝圣”的主张和“弃知”的思想联系在一起。第三部分:通过对比“至德之世”与“三代以下”的昏乱,表达进步到高级自然社会的政治主张。

本篇深刻揭露了仁义的虚伪和社会的黑暗,一针见血地指出“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这种社会自己无法停止,也不可能停止。根据辩证法的原理,当事物继续发展时,就必向其本身的反面移动,到了一定的成熟时期,就会显明出来。就是“正”--“反”--“合”的宇宙规律,是没有人力能逆反它的。从“正”摆荡到“反”,“反”在极度时,又往回摆荡。但回到的并不是与原来一摸一样的“正”,而是比原来的“正”更高级的“正”,就是:“合”。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真正出路。

第一部分:谁最坏?

 

【原文】

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缄縢、固扃鐍;此世俗之所谓知也。然而巨盗至,则负匮、揭箧、担囊而趋;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则乡之所谓知者,不乃为大盗积者也?故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所谓圣者,有不为大盗守者乎?

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齐国,邻邑相望,鸡狗之音相闻,罔罟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余里。阖四竟之内,所以立宗庙社稷,治邑屋州闾乡曲者,曷尝不法圣人哉?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所盗者岂独其国邪?并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而身处尧舜之安,小国不敢非,大国不敢诛,十二世有齐国。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知之法,以守其盗贼之身乎?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至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

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龙逢斩,比干剖,苌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贤而身不免乎戮。故跖之徒问于跖曰:“盗亦有道乎?”跖曰:“何适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观之,善人不得圣人之道不立,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则圣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故曰:唇竭而齿寒,鲁酒薄而邯郸围,圣人生而大盗起。掊击圣人,纵舍盗贼,而天下始治矣!

【语译】

为了对付撬箱子、掏口袋、开柜子的小偷而做防范准备,必定要收紧绳结、加固插闩和锁钥,这就是一般人所说的聪明作法。可是一旦大强盗来了,就背着柜子、扛着箱子、挑着口袋快步跑了,唯恐绳结、插闩与锁钥不够牢固哩。既然是这样,那么先前所谓的聪明作法,不就是给大盗作好了积聚和储备吗?所以我曾试图讨论这种情况,世俗所谓的聪明人,有不替大盗积聚财物的吗?所谓的圣人,有不替大盗守卫财物的吗?

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当年的齐国,邻近的村邑遥遥相望,鸡狗之声相互听闻,鱼网所撒布的水面,犁锄所耕作的土地,方圆两千多里。整个国境之内,所有用来设立宗庙、社稷的地方,所有用来建置邑、屋、州、闾、乡、里各级行政机构的地方,何尝不是在效法古代圣人的作法!然而田成子一下子杀了齐国的国君也就窃据了整个齐国。他所盗窃夺取的,难道又仅仅只是那样一个齐国吗?连同那里各种圣明的法规与制度也一块儿劫夺去了。而田成子虽然有盗贼的名声,却仍处于尧舜那样安稳的地位,小的国家不敢非议他,大的国家不敢讨伐他,世世代代窃据齐国。那么,这不就是盗窃了齐国并连同那里圣明的法规和制度,从而用来保卫大盗本身的安全吗?所以我曾试图讨论这种情况,世俗的所谓聪明人,有不替大盗积聚财物的吗?所谓的圣人,有不替大盗防守财物的吗?

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从前龙逢被斩首,比干被剖胸,苌弘被掏肚,子胥被抛尸江中任其腐烂。即使象上面四个人那样的贤能之士,仍不能免于遭到杀戮。因而盗跖的门徒向盗跖问道:“做强盗也有规矩和准绳吗?”盗跖回答说:“到什么地方会没有规矩和准绳呢?凭空推测屋里储藏着什么财物,这就是圣明;率先进到屋里,这就是勇敢;最后退出屋子,这就是义气;能知道可否采取行动,这就是智慧;事后分配公平,这就是仁爱。以上五样不能具备,却能成为大盗的人,天下是没有的。”从这一点来看,善人不能通晓圣人之道便不能立业,盗跖不能通晓圣人之道便不能行窃;天下的善人少,而不善的人多,那么圣人给天下带来好处也就少,而给天下带来祸患也就多。所以说:嘴唇向外翻开牙齿就会外露受寒,鲁侯奉献的酒味道淡薄致使赵国都城邯郸遭到围困,圣人出现了因而大盗也就兴起了。抨击圣人,释放盗贼,天下方才能太平无事。

【理解】

·老子说:多藏必厚亡。(《道德经》第四十四章)。他在这句话的上面,问了三个问题:

(一)名与身,孰亲?就是:名声和身体(可以引申为:生命)作比较,哪一个和我最亲?

(二)身与货,孰多?就是:身体(可以引申为:生命)和财货(财富)作比较,哪一个最重要?

(三)得与亡,孰病?就是:得到与失去作比较,哪一个最使人难过痛心?

老子没有给答案,而答案已经附着的问题里面了,这是老子向来的手法。从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导出两句话: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就是:越小气吝啬(爱惜,舍不得),到头来必定会大大的损耗(被人浪费滥用);越拼命积攒收藏,到头来必定大大的失去。

庄子把老子的这个意思,用“防小偷而遭大盗”来解释,特别幽默,也特别清晰。

庄子说:为了对付撬箱子、掏口袋、开柜子的小偷而做防范准备,必定要收紧绳结、加固插闩和锁钥,这就是一般人所说的聪明作法。可是一旦大强盗来了,就背着柜子、扛着箱子、挑着口袋快步跑了,唯恐绳结、插闩与锁钥不够牢固哩。既然是这样,那么先前所谓的聪明作法,不就是给大盗作好了积聚和储备吗?

从上面的故事,庄子把它的原理引申了,他说:所以我曾试图讨论这种情况,世俗所谓的聪明人,有不替大盗积聚财物的吗?所谓的圣人,有不替大盗守卫财物的吗?这样就引到“正题”上来了。庄子说话,写文章的手法,真实令人佩服心醉呀!

·接着,庄子举了一个实例,来证明他的观点:

当年的齐国,邻近的村邑遥遥相望,鸡狗之声相互听闻,鱼网所撒布的水面,犁锄所耕作的土地,方圆两千多里。整个国境之内,所有用来设立宗庙、社稷的地方,所有用来建置邑、屋、州、闾、乡、里各级行政机构的地方,何尝不是在效法古代圣人的作法!然而田成子一下子杀了齐国的国君也就窃据了整个齐国。

再进一步解释说:田成子所盗窃夺取的,难道又仅仅只是那样一个齐国吗?连同那里各种圣明的法规与制度也一块儿劫夺去了。而田成子虽然有盗贼的名声,却仍处于尧舜那样安稳的地位,小的国家不敢非议他,大的国家不敢讨伐他,世世代代(十二世)窃据齐国。那么,这不就是盗窃了齐国并连同那里圣明的法规和制度,从而用来保卫大盗本身的安全吗?所以我曾试图讨论这种情况,世俗的所谓聪明人,有不替大盗积聚财物的吗?所谓的圣人,有不替大盗防守财物的吗?

庄子说罢了正面的例子,再举从反面来证明的例子。他说:

从前龙逢被斩首,比干被剖胸,苌弘被掏肚,子胥被抛尸江中任其腐烂。即使象上面四个人那样的贤能之士,仍不能免于遭到杀戮。

庄子再用“盗亦有道”来做旁证,他解释说:

盗跖的门徒向盗跖问道:“做强盗也有规矩和准绳吗?”盗跖回答说:“到什么地方会没有规矩和准绳呢?凭空推测屋里储藏着什么财物,这就是圣明;率先进到屋里,这就是勇敢;最后退出屋子,这就是义气;能知道可否采取行动,这就是智慧;事后分配公平,这就是仁爱。以上五样不能具备,却能成为大盗的人,天下是没有的。”从这一点来看,善人不能通晓圣人之道便不能立业,盗跖不能通晓圣人之道便不能行窃;天下的善人少,而不善的人多,那么圣人给天下带来好处也就少,而给天下带来祸患也就多。

·从而,引出本段的结论:

嘴唇向外翻开牙齿就会外露受寒,鲁侯奉献的酒味道淡薄致使赵国都城邯郸遭到围困。圣人出现了,因而大盗也就兴起了。

抨击圣人,释放盗贼,天下方才能太平无事。

这个结论的尖锐和猛烈,带着充分的热心与感情,一方面痛恨世道的不公平,不正直,不道德;一方面为受冤屈者的冤沉海底,惋惜愤慨。原来“圣人”和“大盗”实质上没有两样,甚至于圣人的假冒伪善,盗名欺世,比直笼统的大盗更坏上不知道多少倍!

从人民的立场来说,把正义的怒气这样发作出来,是合理的,更能唤起民众的觉醒!

·若从八股文章的角度来看,庄子的这篇文章,真是中规中矩。转承起合,严丝合缝。一篇既合逻辑,又严谨的文章!

·庄子虽然慷慨激昂,举例说明,世道败坏。不过究竟那时去三代未远,那时的败坏,与现代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现代这个世界,其原理原则根源还是罗马体制。而罗马体制的根源是摩西律法。不管现代用什么新名词,它的实质是不变的,也是不能变的。即使是大家口称“民主时代”,领导的产生由人民直接投票。其选票在高科技的掩护下,作假是家常便饭。而贿选,黑金买票,更是明目张胆。至于政坛的黑暗交易,比黑手党更黑。所罗门王说:在暗室中隐私,必在屋顶上张扬开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家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

吉辛格说:谁控制了金钱,谁就控制了世界。现代占领别人的国家,根本不用田成子的老办法了。谁控制了那个国家的银行,比占领那个国家更实际。洛克菲勒说:谁掌握了石油,武器,医药或食物,谁就是主人。掌握的利润越大,则地位越尊,权力越重。而控制、掌握者们都是平时衣冠楚楚,满口仁爱的长老。

算了吧,算了吧!小的国家不敢非议他们,大的国家不敢讨伐他们,他们世世代代窃据世界。这不就是盗窃了别人的国家并连同他们的法规和制度,从而用来保卫大盗本身的安全吗?世俗的所谓聪明人,有不替大盗积聚财物的吗?

第二部分:仁义的虚伪

【原文】

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窃鉤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故逐于大盗,揭诸侯。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圣人之过也。故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圣人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

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鉤绳而弃规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削曾史之行,钳杨墨之口,攘弃仁义,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彼人含其明,则天下不铄矣;人含其聪,则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则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则天下不僻矣。彼曾、史、杨、墨、师旷、工倕、离朱、皆外立其德,而以爚乱天下者也,法之所无用也。

【语译】

溪水干涸,山谷才能空虚;山丘铲去,深渊才能填实。圣人死绝了,那么大盗也就不会再兴起,天下就太平而没有变故了。圣人不死,大盗也就不会中止。即使让整个社会都重用圣人治理天下,那么这也只是让盗跖获得最大的好处。给天下人制定斗、斛来计量物品的多少,那么就一定有人用斗斛权衡来做欺骗的事;给天下人制定秤锤、秤杆来计量物品的轻重,那么就一定有人用秤锤、秤杆来做诈伪的事;给天下人制定符、玺来取信于人,那么就就一定有人假造符、玺;给天下人制定仁义来规范人们的道德和行为,那么就一定有人假借仁义来做虚伪的事。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那些偷窃腰带环钩之类小东西的人受到刑戮和杀害,而窃夺了整个国家的人却成为诸侯;诸侯之门方才存在仁义。这不就是盗窃了仁义和圣智吗?所以,大盗的地位反居于诸侯之上。对那些追随大盗就做诸侯的人,窃夺了仁义以及斗斛、秤具、符玺因而获重利的人,即使用高官厚禄的赏赐不可能劝止,即使用重刑杀戮的威胁也不可能禁绝。之所以大大有利于盗跖而又禁止不住他们,都是因为有了圣人的过错。因此说:“鱼儿不能脱离深潭,治国的利器不能随便拿给人看。”那些所谓的圣人的礼法智慧,就是他们治理天下的利器,却又是不可以用来公开明示天下的。

所以,禁绝圣人,摒弃智慧,大盗就能中止;弃掷玉器毁坏珠宝,小的盗贼就会消失;焚烧符记破毁玺印,百姓就会朴实浑厚;打破斗斛折断秤杆,百姓就会没有争斗;尽毁天下的圣人之法,百姓方才可以谈论是非和曲直。搅乱六律,毁折各种乐器,并且堵住师旷的耳朵,天下人方能保全他们原本的听觉;消除纹饰,离散五彩,粘住离朱的眼睛,天下人方才能保全他们原本的视觉;毁坏钩弧和墨线,抛弃圆规和角尺,弄断工倕的手指,天下人方才能保有真正的智巧技艺。因此说:“最大的智巧就好像是笨拙一样。”削除曾参、史?的忠孝,钳住杨朱、墨翟善辩的嘴巴,摒弃仁义,天下人的德行方才能混同而齐一。人人都不炫耀自己的视觉,那么天下就不会出现消毁;人人都不炫耀自己的听觉,那么天下就不会出现忧患;人人都不炫耀自己的智巧,那么天下就不会出现迷惑;人人都不炫耀自己的德操,那么天下就不会出现邪恶。那曾参、史?、杨朱、墨翟、师旷、工倕和离朱,都外露并炫耀自己的德行,而且用来迷乱天下之人,这就是圣治之法没有用处的原因。

【理解】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圣人死绝了,那么大盗也就不会再兴起,天下就太平而没有变故了。这句话的分量非常重,不是庄子,说不出这样的话来!这话等于西方人常说:不把魔鬼大撒旦铲除,世界就没有和平。圣人=魔鬼,这些恶魔,私人生活,男盗女娼,殆不可问;行事为人,心狠手辣,尽其恶毒之能事,口中却尽是道德仁义。方今世界上明里暗里打得你死我活,有的说,我要用仁义来帮你好;有的说,你是大撒旦,我宣布圣战,与你不共戴天。

想当年,日本“鬼子”要侵吞中国,用“大东亚共荣”这样美丽的口号,到中国来奸、掳、焚、杀,南京大屠杀是我亲眼得见的事。螳螂捕蝉不觉黄雀之在后焉,那美国的罗斯福却设下夏威夷的陷阱,用三千条海军性命来换取和日本宣战的民气。最后两颗原子弹把日本小蛇,炸穿了肚皮,从此别想再去吞食大象。

60年代,我在日本办报,因而结识元老参议员,大竹平八郎。有一次在他家作客。谈起日中战争的事来。他说:他们早就知道日本必定战败,因为看过《推背图》。由于当时军政府执政,谁的正经话都听不进去。说着就走进里屋,半天才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包袱(日本人习惯用包袱包东西)。放在桌上,郑重其事的层层打开包袱。里面是一本18X28公分的线装木刻绣像的《推背图》,非常讲究宝贵。我接过来一看,果然真就是《推背图》,有金圣叹的批注,只是不见张之洞的眉批。可见此书刻在张之洞(大清光绪年间)之前。翻到第三十九象:图上画着,一只鸟站在一个石头山上,旁边一个升起的太阳。谶曰:鸟无足,山有月。旭初升,人都哭。颂曰:十二月中气不和,南山有雀北山罗。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大竹说:本象处处讲的都是日本的事。一到民国三十四年,岁在乙酉。正是酉金的鸡年,日本就完了。日本人铭心刻骨的最大耻辱,永远都无法洗脱了。有一次,我晋见天皇,昭和天皇御赐一盒皇室特制的香烟,至今尚存。大竹说:这烟不是给你抽的,平常日本大臣只能得到御赐一根香烟,你得了一盒,这是殊荣啊!

还有一事与道德仁义有关。战后,一日南京《中央日报》头题:蒋中正总统训示,中国根据固有道德,孔子教训,以德报怨,对日本放弃一切赔偿。正好我们上国文课,作文,先生出了“以德报怨”的题目。我就写了三点,略谓:

(一)仔细查考过《论语》宪问篇,关于“以德报怨”的事,事实是这样的:“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孔子没有说过,叫人以德报怨。有人问他:以德报怨,怎么样?他说:不行,如果以德报怨,那么,还用什么去报德?所以应该是:以直(正直,应该怎么样对待,就怎么样对待。)报怨;用德去报答人家对我的德。蒋总统怎么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说是这是孔子的教训,固有的道德,而对日本“以德报怨”放弃一切赔偿?不合孔子教义!

(二)蒋总统是信仰基督教的虔诚教徒。基督教的最大总纲,是上帝的儿子耶稣,代替人类的罪恶,被定死在在十字架上,偿还了上帝的公义之债,救赎人类,以使人类可以免债得救。如今蒋总统要免日本的债,自己却没有替代日人偿还对中国人民欠的债。怎么说算了,就算了,就连全能的上帝都不能这样做。这是不负责任,慷他人之慨。不合基督教义!

(三)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是中国老百姓。如果中国政府不给人民一个妥善的交代,马马虎虎就算了。怎能保持民心?如果中国人民怀着满腔怨恨,这对中日的将来真正友好,必然留下不能弥补的祸根。这是求仁而不得仁,遗憾天下!不合人情事理!

这篇作文交了上去,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当着我的面,用红笔批了个“甲+”,他说:我已经把你的分数记下了。然后伸手把这篇作文从作文簿子上撕了下来,揉成一团,擦火柴,把它烧了。一面烧一面说:小孩子记住了,以后不可随意乱写啊!太危险了,知道不知道?(后来才明白:为什么全中国的人对蒋总统训示,都噤若寒蝉。淫威所至,都敢怒而不敢言!)

我在日本办报的时候,追寻记忆,把这篇文章重新写过,发表了。日本朋友读后都说,该这么说!写的好,从来没有见到过中国人会这样写的!他们传诵一时。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我老了的时候,还要到日本住,和日本人作朋友!

这篇文章又被美国旧金山洪门致公党的刊物转载。台湾传来消息说:蒋介石都看到了,专门为此事,在国民党中常会召开特别会议,气得大骂山门,大拍桌子。手令驻日本大使陈之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即将派升驻美大使。按照当时行情,驻美之后,即将成为外交部长。他年轻气盛,是个当时的大红之人。)着实查办。陈大使特别用心努力与公使钮乃圣等人,每天到日本政府活动(公私两路入手),要日本交人把我递解台湾,接受处置(包括从台湾直接派特务到日本来绑架)。由于日本上下(包括自民党和社会党)都站在我这边,日本警察自动派人保护。他们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大闹了好几个月,陈之迈以办事不力,降调驻梵蒂岗教廷(那是一个永世不得翻身的去处)。不久听说,他死了。钮乃圣撤职回台,“中华民国”驻日大使馆一共免去八个大员。再过了些时,日本与蒋断交,我也到了美国,其事遂寝。现今虽已七老八十,想起当年国文老师的话来,也说不上来他是对的,还是不对?只是藉着那事,让我看得十分清楚,那些所谓“圣人”鲜血淋淋的真面目!今天写庄子,把这个经历顺便写出来,或许可以告慰于庄子在天之灵。

【顺便一提:关于我在日本办报以及所遭遇的事,日本对一个国家都不买账,不肯将我交出,其中缘故,奈人寻思。因此我也曾透过可靠人士去打听。据说:日本政府为了此事,开过不少重要会议。最后议决:对台湾官方,故意拖延。越拖延,对日本越有利:(1)日本对蒋介石非常了解,就因为他是个不学无术,刚愎自用,吃里巴外,鼠肚鸡肠的人,所以当初军部决定在蒋介石执政时必须侵华。若是换个有骨气的人,日本可能根本不敢真正就打中国。原本日本人根本就瞧不起这样软骨头的中国领袖。蒋介石后来又不顾生民涂炭,还向日本献媚。日本人认为:这是他所以丢失大陆,瓦解土崩,他本身就是原因。到台湾之后,大家所以不立即承认中共,是等着看中共的表现,并非对蒋抱有希望。对蒋政权的要求,顺从他不加多(利益),不顺他也不减少,所以故意拖着他好玩。(中国有这样一个邻居,非常可畏。日本人心细如麻,专门有人研究中国。论起中国近代史,蒋介石是罪魁祸首。台湾人闹独立,蒋介石是“独立党之父”。他不夔民命,白色恐怖,逆我者亡,为丛驱雀,台湾人怎能不反?他在大陆,大陆人不是也独立吗?不然,“蒋匪卖国集团”的封号是谁给他的呢?袁世凯和日本搞出一个二十一条件,还未施行,天下大哗,中国通电独立了一大半。蒋介石的放弃一切赔偿,立即付诸施行。如果要日本赔偿,有人算过账,整个日本赔掉都不够。与袁世凯相比,孰轻孰重?孰多孰少?谁是汉奸?中国这一块海棠叶,北边一下子挖掉那一大块,把外蒙古亲手送给史大林的是谁?不是蒋经国吗?蒋介石给中国拆下的烂污,后世几辈子都擦不干净?大家好好想想,不是吗?)(2)蒋对此次事件的小题大作,根本无此必要。因此证明他不是一个够格的领袖。而且手法拙劣,动用“外交”,却无形中把责任推到了日本的头上。陈大使更是莫明其妙,只要把这个留学生,用好言哄骗到大使馆中,要杀要剐,问题就立即解决,何必把他作成外交事件?除非他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才无端把它扩大;否则就是愚不可及,完全不懂政治。(陈大使最爱喝日本米制清酒,每日醺醺。华侨若要找他办事,必须起码送他几大瓶清酒。有时酒瓶中要放金块。此外就是要送最上等神户牛肉。每周他用外交邮袋送往台北,孝敬蒋门宋氏夫人。这是东京日本出入国管理局长亲口告诉我的,并说为我的事,他都收到陈大使送的黄金重礼。其他日本政府要员和国会议员,都收到陈大使的重礼。所费不赀,这都是台湾的民脂民膏,人民的血和汗啊!办外交靠行贿,还办什么外交?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的中国外交官,让人齿冷!)(3)日本人对我的看法,首先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胆识,又很正直,没有嗜好污点,是一个值得交的中国人。但还要经过考验。在这段时间中,冷眼旁观,要看看我的表现如何?譬如,是否慌作一团,向日本摇尾乞怜?他们考验的结果,认为很满意。就决定不把我这一介匹夫,书剑飘零的书生,送交台湾。反而故意对我示好示恩,暗中准备吸收我,希望我能将来为日本效力。因为日本人不是瞧不起中国人,而是最瞧不起邪肩谄笑、窝囊废的中国人。(后来我觉得美国人也是如此。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4)日本政府(自民党执政)不敢把我逮捕。如若不然,社会党(日本社会党非常关注此事的进展)会借此掀起一个政治风波,不但人送不到台湾,反而日本因此可能会发生骚扰,必须避免。所以他们更必须保证我的安全,不能出事。否则节外生枝,日本国自己要闹事出丑。我得到这些消息后,经过冷静分析,觉得是这么个理儿。反而吓出我一身冷汗!本来即使是“中国大使馆”及台湾特务,其势汹汹,我压根并没有把它看在眼里。每日里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所以日本人说我雍容镇定,好整以暇。还有人送我一幅字,用苏东坡的话:“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樯橹)灰飞烟灭。”这件事发生后,除了日本各界外,还有不少重要的人关注:(1)是周总理,我非常佩服他,日理万机的大国首相,居然无微不至的关心一个在远方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留学生。他透过“地下大使”吴普文,多方关照,频频指示要注意我的安全。并关照吴大使,万一发生不利情况,要帮我立即回国。(2)美国大使馆一等秘书,与我联系,很密切。告诉我有需要他的时候,无论日夜,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由于我听说日本人想用我,我岂肯沦为汉奸?(抗战期间,看到汉奸嘴脸的图像,印象非常深刻。)怎么才能脱此一关?我身困在日本国,插翅也难飞呀!所以才吓出一身冷汗。当时中国大陆正在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如何去得!吴大使请示后也同意这个看法。于是经过反复思考之后,我决定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的一秘,告诉他说:我最近心身俱疲,想到美国休闲一会,趁机写些美国的好事,报导一下。他一听非常高兴,连连说这是个好主意。约我第二天到美使馆并请我吃午餐,关照我一定要把护照带好,还要相片一张。第二天,五分钟之内就把签好证,四年间可以自由出入美国。我和他约好,此事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日本人知道。他说:我明白,请你绝对放心,我们在美国见。两天后,日本外务省中国研究所竹岛所长,亲自到我家礼聘,邀我到外务省工作。我说由于近来非常疲倦,过两天一定回拜,感谢他的盛情(不当时答应或拒绝是日本的处世习惯)。于是当天夜里,出其不意就搭美国西北航空公司飞机飞离开日本,到了美国。在羽田机场寄了一封信给竹岛所长,略说:诸多拜上,感谢日本政府。因有私人急事,暂且离开。来日方长,当思答报。我在旧金山住下,不久大竹平八郎参议员专程到旧金山来,邀我同回日本。我说:我正在上学,请让我学精英文,稍后再回日本。正是:鳌鱼顿断金锁去;摇头摆尾再不来。我说这段故事的用意,因为这真是一段不可多得的实际经验,可以看作是管理哲学里的一课。更是庄子的一课--圣人与大盗。】

·“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那些偷窃腰带环钩之类小东西的人受到刑戮和杀害,而窃夺了整个国家的人却成为诸侯;诸侯之门方才存在仁义。痛快极了!可怜饥饿小民偷一个面包要挨打,坐牢;那些窃取万贯的人却富贵豪华。杀了一个人是杀人凶犯;杀了十万人是个大英雄。

股票市场可以买“升”,也可以买“降”。赌哪个股票会升值,到时真的升值,就赚钱,如果到时下降了,就输钱;反之,也是如此。在911事件发生之前,美国股票市场,许多人都赌股票市场会降值,特别是飞机公司的股票。等到911事件发生之后,股市大跌,飞机的股票几乎一文不值。因此,那些买“降”的人都大发其财。今年此时,不可想象的大批人都买“降”,似乎他们都有“内部可靠消息”,又有不祥大事件要发生,致股市还要大跌。一位国会议员觉得责无旁贷,立案审查此事。两天前突然说是心脏病发而死,后来警察报导,他身上有无数伤痕,断定为被人刺杀或重器击毙身亡,死因或与调查股票案有关,凶手却是无影无踪。玩股票,玩到丧心病狂,内外勾结,杀人越货。其关连之广,之大,之深,都难以言说。中国人的俗语说:为富不仁。真是一针见血。

·今年(2007)7月30日,德国联邦政府健康教育中心,颁发一本小书,名叫:《爱身体与扮医生 Love body and playing doctor》,告诉父母们要抚摸一岁到三岁的儿女们的身体,特别是他们的生殖器部分。并举例说:一个父亲要抚摸女儿的阴户,特别是阴蒂,直到她感到兴奋。同时也要叫女儿,抚摸父亲的身体,直到父亲兴奋。儿女到了四岁到六岁,就要教他们性交的各种姿势。这是德国的“圣人”们的新“智慧”。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信不诬也。

所以,禁绝圣人,摒弃他们那样的智慧,大盗才能中止;弃掷玉器毁坏珠宝,小的盗贼就会消失;焚烧符记破毁玺印,百姓就会朴实浑厚;打破斗斛折断秤杆,百姓就会没有争斗;尽毁天下的圣人之法,百姓方才可以谈论是非和曲直。这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

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美国人常说:“Things get worse before getting better”,就是说:在情形变好之前,先会变得更糟。在天亮之前,会最黑暗。这句话好象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是常说的。不知道现在是否已到了最黑暗的程度?。

第三部分:大乱之由

 

【原文】

子独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牺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若此之时,则至治已。今遂至使民延颈举踵,曰:“某所有贤者,”赢粮而趣之,则内弃其亲,而外弃其主之事;足迹接乎诸侯之境,车轨结乎千里之外,则是上好知之过也。上诚好知而无道,则天下大乱矣!

何以知其然邪?夫弓、弩、毕、弋、机变之知多,则鸟乱于上矣;鉤饵、罔罟、罾笱之知多,则鱼乱于水矣;削格、罗落、罝罘之知多,则兽乱于泽矣;知诈渐毒、颉滑坚白、解垢同异之变多,则俗惑于辩矣。故天下每每大乱,罪在于好知。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乱。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烁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惴耎之虫,肖翘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乱天下也!自三代以下者是已,舍夫种种之民,而悦夫役役之佞,释夫恬淡无为,而悦夫啍啍之意,啍啍已乱天下矣!

【语译】

你唯独不知道那盛德的时代吗?从前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牺氏、神农氏,在那个时代,人民靠结绳的办法记事,把粗疏的饭菜认作美味,把朴素的衣衫认作美服,把纯厚的风俗认作欢乐,把简陋的居所认作安适,邻近的国家相互观望,鸡狗之声相互听闻,百姓直至老死也互不往来。像这样的时代,就可说是真正的太平治世了。可是当今竟然达到使百姓伸长脖颈踮起脚跟说,“某个地方出了圣人”,于是带着干粮急趋而去,家里抛弃了双亲,外边离开了主上的事业,足迹交接于诸侯的国境,车轮印迹往来交错于千里之外,而这就是统治者追求圣智的过错。统治者一心追求圣智而不遵从大道,那么天下必定会大乱啊!

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弓弩、鸟网、弋箭、机关之类的智巧多了,那么鸟儿就只会在空中扰飞;钩饵、鱼网、鱼笼之类的智巧多了,那么鱼儿就只会在水里乱游;木栅、兽栏、兽网之类的智巧多了,那么野兽就只会在草泽里乱窜;伪骗欺诈、奸黠狡猾、言词诡曲、坚白之辩、同异之谈等等权变多了,那么世俗的人就只会被诡辩所迷惑。所以天下昏昏大乱,罪过就在于喜好智巧。所以天下人都只知道追求他所不知道的,却不知道探索他所已经知道的;都知道非难他所认为不好的,却不知道否定他所已经赞同的,因此天下大乱。所以对上而言遮掩了日月的光辉,对下而言销解了山川的精华,居中而言损毁了四时的交替,就连附生地上蠕动的小虫,飞在空中的蛾蝶,没有不丧失原有真性的。追求智巧扰乱天下,竟然达到如此地步!自夏、商、周三代以来的情况就是这样啊,抛弃那众多淳朴的百姓,而喜好那钻营狡诈的谄佞小人;废置那恬淡无为的自然风尚,反而喜欢表现自己,喜好那喋喋不休的说教。喋喋不休的说教已经搞乱了天下啊!

【理解】

·有人批评庄子,一味的要复古,回到原始社会,是在开倒车。

其实,庄子还是在标榜老子所说的合理社会: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这能算是开倒车吗?

又有人批评说:叫人: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这就不成话了。

其实,现在人们往来得太勤,飞机班班客满。再加航空公司与旅行社,携手大作广告,使用各种方法,劝人旅行,他们好赚大钱。航空事业发达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不久前,台湾一架美制的飞机,到达日本时爆炸。后来查明是飞机油箱爆炸。于是引起一段惊人的消息,专家报道:每架飞机的油箱,都可能随时爆炸。这是一个设计上的问题,一时也没有办法解决。原因是:飞机油箱中装满汽油时,并没有留下多少空间。等到汽油因飞行而逐渐消耗后,油箱中就出现空间。有空间就有空气,空气与汽油混合,就成了易燃性极强的爆炸气体。如果由于震动,撞击,温度增加,或电线发出火花等等原因,就会导致油箱爆炸。一般乘客只知道是在坐飞机遨游,不知道已经进了“鬼门关”。如果能平安到达,便是幸运。

美国飞机场常常出现因飞机误点,滞留在机场,无处可去,旅客就地睡在机场大厅,如同沙丁鱼一般。而飞机堵塞在跑道上,动辄几个小时,到十几个小时。飞机不能起飞。飞机却也不愿再退回登机门,要避免付登机门的费用,就把乘客困在机舱里面。从前飞机供应乘客餐饮,现在除头等舱之外,一律免餐。厕所满溢后停止开放。乘客不是要上吊吗?虽然如此,还是班班客满。

于是航空公司就拼命增加航班。航班多到连控制室的雷达都看不清谁是谁,因此飞机相撞的机会,危险到飞机师不愿开的程度。政府说要出面干涉,限制航班,却又不见行动。新闻报导说,旅客好象成了神经病似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到处乱飞一通。并劝导大家减少没有必要的旅行。大家还是不听。因此美国没有一个航班不误点的,因为他们都挤住了,飞不起来,也降不下去。这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举例而已!然而,一叶落而知秋。

可见人们的来往是鼓励不得的,何以老子,庄子就有先见之明呢?

·从整体来说:自夏、商、周三代以来的情况就是这样啊,抛弃那众多淳朴的百姓,而喜好那钻营狡诈的谄佞小人;废置那恬淡无为的自然风尚,反而喜欢表现自己,喜好那喋喋不休的说教(广告)。喋喋不休的说教已经搞乱了天下啊!

庄子不能被解释为复古,也不象犹太基督教希望返回伊甸园,他是在建造一个合理的社会,依据辩证法,好日子终于会来临的,进步到高级自然纯洁的社会!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