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论坛

《庄子》新论

 

第十讲

压迫,钳制和驾驭

 

【《庄子》马蹄】

本篇表达了庄子严正反对,“圣人”们对人民,操纵,束缚,压迫,钳制和驾驭的政治主张。

全文可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以“伯乐善治马”和“陶、匠善治埴、木”为例,寄喻一切从政者治理天下的规矩和办法,都直接残害了事物的自然和本性。因此,是治天下者之过也。第二部分:对比上古时代一切都具有共同的本性,一切都生成于自然,谴责后代推行所谓仁、义、礼、乐,摧残了人的本性和事物的真情,并直接指出这就是“圣人之过”。第三部分:继续以马为喻,进一步说明一切羁绊都是对自然本性的摧残,圣人推行的所谓仁义的“居心”,只能是鼓励人们“争归于利”,他们坐山观虎斗。希望鹬蚌相争,他们坐得渔翁之利。他们要江山永固,富贵长存,事实上,他们不都转眼就衰败灭亡了吗!

庄子在《骈拇》篇开始提出“人性”,并说明人性怎么样被摧残,被改变,提出了一个总的概念。在本篇中进一步说明人性的被戕伤,和那些戕伤人性者具体的手法和技巧。

不过,庄子在本篇中的内容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从事说明。《骈拇》篇是看三代以下,从三代以下种种情形,说明“仁义”的多余,以及及其无效性和累赘性。本篇是从三代以上,虞舜还没有倡导“仁义”时作比较,以及“仁义”对于人类所制造的创伤。可见庄子的心思,何等周到和慎密。他写文章的逻辑性和涵盖性都是非常令人赞叹的。经过了这两篇的引导,和心理准备,到了下一篇《胠篋》篇,就像引信爆发一样,丝毫不留情地严肃批判现实政治和体制。

所以,历代很多人对庄子,既爱又怕。特别是在孔学独尊,封建专制独裁的时代里,他们情愿把庄子故意抹出另外一副不相干的面孔,硬说他是不关心现实政治的,纯精神的漫游者。仔细读庄子的原文,有谁敢说,庄子是个纯精神的漫游者呢?也许因为这个缘故,他们就说,《庄子》的外篇和杂篇不是庄子写的,大概“好心的”想替庄子开脱。

太史公在《史记》中曾列举三篇庄子的代表作:《渔父》,《盗跖》和《胠箧》,三篇都是在外、杂两篇之中,而且是非常尖锐而有针对性的文章。太史公的话,应该还是比较最可靠的。到了现在二十一世纪,用不着再替庄子躲躲藏藏的了吧?

第一部分:压迫,控制,操纵

 

【原文】

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義台路寝,无所用之。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馽,编之以皁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筴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陶者曰:“我善治埴,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鉤,直者应绳。”夫埴木之性,岂欲中规矩鉤绳哉?然且世世称之曰“伯乐善治马”而“陶、匠善治埴、木”,此亦治天下者之过也。

【语译】

马,蹄可以用来践踏霜雪,毛可以用来抵御风寒,饿了吃草,渴了喝水,性起时扬起蹄脚奋力跳跃,这就是马的天性。即使有高台大殿,对马来说没有什么用处。等到世上出了伯乐,说:“我善于管理马。”于是用烧红的铁器灼炙马毛,用剪刀修剔马鬃,凿削马蹄甲,烙制马印记,用络头和绊绳来拴连它们,用马槽和马床来编排它们,这样一来马便死掉十分之二三了。饿了不给吃,渴了不给喝,让它们快速驱驰,让它们急骤奔跑,让它们步伐整齐,让它们行动划一,前有马口横木和马络装饰的限制,后有皮鞭和竹条的威逼,这样一来马就死过半数了。制陶工匠说:“我最善于整治粘土,我用粘土制成的器皿,圆的合乎圆规,方的应于角尺。”木匠说:“我最善于整治木材,我用木材制成的器皿,能使弯曲的合于钩弧的要求,笔直的跟墨线吻合。”粘土和木材的本性难道就是希望去迎合圆规、角尺、钩弧、墨线的吗?然而还世世代代地称赞他们说,“伯乐善于管理马”而“陶匠、木匠善于整治粘土和木材”,这也就是治理天下的人的罪过啊!

【理解】

·当我少年时,一直听说的都是赞扬伯乐的话语。伯乐识马,是伯乐的高明,而被伯乐所识的马,更自觉身价百倍。不然还要自怨时运不济,生不逢伯乐,没有人能赏识,这辈子白活了!后来才渐渐明白,这种观念都是人家故意要我们这样想的。否则,那些“伯乐”不就没有“戏”可唱了吗?

及至读了《庄子》,似乎有些觉得不一样了。再一对证历史和社会实情,于是恍然大悟。如果我是一匹马,不遇伯乐还好。一旦遇到了伯乐,不死也要掉一层皮,可能一辈子奴才就做定了。这样的话,那些“伯乐”势必是不爱听的,如芒在背!庄子不识时务,专说令人猛省的话,庄子之“过”也。

·天生了马,它们自自然然的过生活;偏偏天又生了个伯乐,是不是和马过不去呢?还是对马特别关照?

不只中国有伯乐“治”马,外国也有许多伯乐。现在马的责任已经不是作战,运输和作人的交通工具,而人对马的兴趣,并没有减低。富人用它来现示高贵豪华,一匹好马,价值连城。还有专业赛马赌马,动辄亿万!一匹常胜的马,也是价值连城。不久前,美国有一匹常胜马,在一次赛马时,歪了脚腕。医治不好,就赏了它一枪,送它回归了自然。那马受过最严格的训练,吃尽了苦头,替主人赚足了钱,一次可怜歪了脚,就被主人一枪毕命。这与勾践对文种,夫差对子胥有什么两样?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只有范蠡,庄周能看得穿,为什么别人就看不穿?

·伯乐的一切作为:包括:用烧红的铁器灼炙马毛,用剪刀修剔马鬃,凿削马蹄甲,烙制马印记,用络头和绊绳来拴连它们,用马槽和马床来编排它们。饿了不给吃,渴了不给喝,让它们快速驱驰,让它们急骤奔跑,让它们步伐整齐,让它们行动划一,前有马口横木和马络装饰的限制,后有皮鞭和竹条的威逼。这都是为马好?不对吧?

·伯乐是谁?

他不是马的拥有者。过去很多书籍都提到过,伯乐会“相”马,就是替马看相的。马一旦被伯乐“相”中,就必定是一匹了不起的好马。庄子在本篇中,没有说伯乐仅仅是一个“相”马者,而是说他是一个“治”马者。这“相”马的“相”字,和“治”马的“治”字,意义相差的太远了。相马,只是把上等好马从马群中分别出来,让上等好马能出人头地。那么,伯乐就是上等好马的“恩人”,不然,好马与劣马混在一起,玉石不分,埋没了马才。伯乐是个大大的好人啊。

可是,事实上,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他可能以相马为名,实际上是从事于“治”马。马经过他的“整治”,就都有出息了。怎么“整治”呢?用最好的词语来说,就是训练。因此,伯乐是一个驯马师。他是替那些有权利拥有马匹的人们,驯马的技术人员。由于他心狠手辣,可能训练出来的马,比别人训练出来的马中用,所以他特别出名,是个著名驯马师。当然他的工资和待遇也必定很优裕。因此,假定也许有很多马主都想雇用到这样的驯马师。一旦得到主人用他,他也就特别卖力,为主人驯马。

只是不懂,为什么有人自己以为很会驯马,周游列国,寻找要他驯马的主人。偏偏就没有主人要他驯马,他却永不放弃,死乞白赖,非要驯马不可,不知道他和马有什么仇?

·驯马师驯马,都是马自动情愿的吗?

一定不是。只要看初次给马上辔头的时候。那马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尽了,去踢,去蹦,使头拚命的挣扎,直到完全在可无奈何的情势下,才不得不屈服下来。所以,知道:马并不想遇到伯乐,而是伯乐为了自己的“名”“利”,找上了倒霉的马。

·假使,假使马是有灵魂的。那个心狠手辣为了自己的“名”“利”去折腾马的人,恐怕来生一定变成马。那些受过折磨的马,就变成伯乐。生生世世反复折腾。

·小时候看戏,《一捧雪》《南天门》《战太平》等戏里,那些“老家人”忠心耿耿的服务,直到甘心情愿代替主人去死,实在悲壮。我问我祖母,到哪里才能找到这样的佣人呢?祖母说:这是戏上编的。这个答复并未使我满意,只是记住了“编的”两个字。后来才知道,那些编戏的,都是些什么翰林学士,他们编戏绝对离不开:忠、孝、节、义四个字,所以都是在教忠,教孝,教节,教义。戏词里很多时候都听到:在自杀的时候,要唱:“将身跪在地埃尘,叩谢我主的爵禄恩。”对别人的好处,要唱:“到来生,变犬马,当报还。”“,小女子到来生,结草啣环。”犬马,是做奴隶的代名词,对主人要甘心做犬马。啣(衔)环,就是做马。从最通俗来看,可见做人家的犬马都不是好事。为什么翰林学士要编戏,他们要在潜意识里叫人此生做犬马,来生还做犬马。都是根据孔子的教导而来的。我听见现代许多人抱怨,想重金礼聘一位保姆,都不能找到。孔子恐怕气得把胡子都吹光了?

·罗贯中写关羽这个人,忠义双全。关公是个大胖子,一般马都驮不动他,所以马常瘦死。曹操见他这样说,就把从吕布那里掳来的赤兔马送了给他。在白马坡前,斩颜良,诛文丑;在古城,三通鼓,就斩了老蔡阳的头,全凭马快刀重,敌人根本来不及抵挡。后来关公战败走困在麦城,半夜突围,在小路上遇见东吴潘璋的埋伏,关羽被擒,孙权命推出斩了,结束了关羽的一生。罗贯中特别写道:那赤兔马,数日不吃草料而死见《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显得马对关羽尽忠,自杀了。

想那赤兔马原是吕布的坐骑,吕布被曹操杀了,那时赤兔马怎么不为吕布尽忠,反随敌人去了。后来曹操把此马赠与关羽,好多年后,关羽老了,那马也很老了。被困在麦城时,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兵士们只好杀马为炊。关公的马虽然没有被人吃掉,连关公都没有饭吃,哪里来的草料喂马?那赤兔马也必定饿得晕头转向。再加夜半突围,还要驮住那么重的身体,还要打仗。及至关羽力竭被擒,被杀,又有谁去特别照料被俘掳的马。那个老马饥饿劳累的病死了是很自然的事,何必把它神化?这样写,唯一的目的是说:马被奴役也是甘心情愿的,并且不但不埋怨,还忠心耿耿,为主尽忠。马都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如今广东人开店,必定免费雇用关公替他们看门守户,关公有了现代新职务了。我看广东人的店里,那关公手里握着青龙偃月刀,胯下却没有那赤兔马。关公没有马,怎能为他们捉贼呢?

·庄子为马喊冤,这是千古第一人。也正是替人民喊冤哪!

第二部分:欺骗和钳制

【原文】

吾意善治天下者不然。彼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一而不党,命曰天放,故至德之世,其行填填,其视颠颠。当是时也,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是故禽兽可系羁而游,鸟鹊之巢可攀援而闚。夫至德之世,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恶乎知君子小人哉,同乎无知,其德不离;同乎无欲,是谓素朴。素朴而民性得矣。

及至圣人,蹩躠为仁,踶跂为义,而天下始疑矣,澶漫为乐,摘僻为礼,而天下始分矣。故纯朴不残,孰为牺尊!白玉不毁,孰为珪璋!道德不废,安取仁义!性情不离,安用礼乐!五色不乱,孰为文采!五声不乱,孰应六律!夫残朴以为器,工匠之罪也;毁道德以为仁义,圣人之过也!

【语译】

我认为善于治理天下的人就不是这样。黎民百姓有他们固有不变的本能和天性,织布而后穿衣,耕种而后吃饭,这就是人类共有的德行和本能。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浑然一体没有一点儿偏私,这就叫做任其自然。所以上古人类天性保留最完善的时代,人们的行动总是那么持重自然,人们的目光又是那么专一而无所顾盼。正是在这个年代里,山野里没有路径和隧道,水面上没有船只和桥梁,各种物类共同生活,人类的居所相通相连而没有什么乡、县差别,禽兽成群结队,草木遂心地生长。因此,人类可以和禽兽和睦相处,一同游戏;可以爬到树上去看鸟蛋和它们的巢窝。在那人类天性保留最完善的年代,人类跟禽兽同样居住,跟各种物类相互聚合并存,哪里知道什么君子、小人呢!人人都蠢笨而无智慧,人类的本能和天性也就不会丧失;人人都愚昧而无私欲,这就叫做“素”和“朴”。能够像生绢和原木那样保持其自然的本色,人类的本能和天性就会完整地留传下来。

等到世上出了圣人,勉为其难地去倡导所谓仁,竭心尽力地叫人去追求所谓义,于是天下开始出现迷惑与猜疑。放纵无度地追求逸乐的曲章,繁杂琐碎地制定礼仪和法度,于是天下开始分离了。所以说,完整纯朴的木材原本没被分割,谁还能把它雕刻为酒器!一块白玉没被破裂,谁还能把它雕刻出玉器!人类原始的自然本性不被废弃,哪里用得着仁义!人类固有的天性和真情不被背离,哪里用得着礼乐!五色不被错乱,谁能够调出文彩!五声不被搭配,谁能够应和六律!分解原木做成各种器皿,这是木工的罪过,毁弃人的自然本性以推行所谓仁义,这就是圣人的罪过!

【理解】

·庄子描写“至德之世”,就是在没有“圣人”出现,用仁义来迷惑人类之前,人类天性保留最完善的时代。那个社会的光景是:

(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浑然一体,没有一点偏私。

(二)人们的行动总是那么持重自然,人们的目光又是那么专一而无所顾盼。

(三)山野里没有路径和隧道,水面上没有船只和桥梁,各种物类共同生活,人类的居所相通相连而没有什么乡、县差别,禽兽成群结队,草木遂心地生长。

(四)人类可以和禽兽和睦相处,一同游戏;可以爬到树上去看鸟蛋和它们的巢窝。

(五)人人都蠢笨而无智慧,人类的本能和天性也就不会丧失;人人都愚昧而无私欲,这就叫做“素”和“朴”。

·我们把庄子的描绘和犹太人(也是现在世界上三分之二人类的基本信念)的说法,做一个比较:

(一)亚当和夏娃住在伊甸园中,逍遥自在。与万物浑然一体,没有偏私。

(二)他们管理和修理园子,心无旁骛。

(三)那里没有畛域,没有国界,无须舟车。

(四)亚当和禽兽一起玩耍,夏娃与蟒蛇随便谈心。

(五)亚当、夏娃,一丝不挂,没有善恶,知识,是非的烦恼,也不知道羞耻。

可是好景不长,魔鬼假借蟒蛇,把夏娃引诱到“善恶知识树”前,骗她吃“善恶知识树”上果子。这一吃,不得了。立即眼睛就“明亮”了。明白了善恶,通晓了知识是非。自觉赤身露体,羞愧难当。由于得了“善恶知识”,于是立即“堕落”。“堕落”的结果,就立即被踢出了伊甸乐园。上帝用火剑从各方封锁了园子,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这里除了有个魔鬼和上帝之外,与庄子所说的大致相同。庄子说:等到世上出了“圣人”,勉为其难地去倡导所谓仁,竭心尽力地叫人去追求所谓义,于是天下开始出现迷惑与猜疑。由此人们便开始千方百计地去寻求智巧,争先恐后地去竞逐私利,而不能终止。再也回不去了!

庄子这里的“圣人”,就等于犹太人的“魔鬼”。是它用“仁义”(善恶知识的代表),使纯朴的百姓开始有了“迷惑和猜疑”。进而令人“开始千方百计地去寻求智巧,争先恐后地去竞逐私利,而不能终止。”。犹太人称这个现象是“人类的堕落”。庄子虽然没有用“堕落”两个字,但所说的内容似乎也差不多。因此,对于人类之所以成了现今这个模样,除了魔鬼自有另外的的解释以外,全世界都具有共通的认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人类再也回不去先前那个“至德”的时代,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挽救吗?

犹太人的办法是:由上帝发怒,毁灭掉这个世界,从新再建造一个新的世界,叫做:“新耶路撒冷”。那个时代的现象是:人类彼此和睦无争,孩童和狮子一起玩耍。参看《旧约《以赛亚书》)。上帝的震怒,第一次毁灭世界,是用洪水,只留下诺亚一家八口和方舟内携带的动物。上帝觉得太残忍了,就与自己立誓:再不用这种方法来毁灭世界了,就把彩虹放在空中作为凭据。但是人类永不悔改,于是上帝说:第二次要用火来毁灭世界,这次毁的干干净净,之后再从新建造一个新世界--新耶路撒冷。

老子和庄子的看法不同,他们没有什么上帝、魔鬼的参与,是纯学术上的办法。就是:辩证法。正、反、合。先民的社会是“正”,现在的时代是“反”,然后自然而然的又要回到“正”。但是这个“正”已经再不是原来的“正”,而是原来加现代的“合”。乃是进了一步的“正”。



第三部分:人心觉悟

 

【原文】

夫马,陆居则食草饮水,喜则交颈相靡,怒则分背相踶。马知已此矣。夫加之以衡扼,齐之以月题,而马知介倪、闉扼、鸷曼、诡衔、窃辔⑨。故马之知而态至盗者,伯乐之罪也。夫赫胥氏之时,民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游,民能已此矣。及至圣人,屈折礼乐以匡天下之形,县跂仁义以慰天下之心,而民乃始踶跂好知,争归于利,不可止也。此亦圣人之过也。

【语译】

再说马,生活在陆地上,吃草饮水,高兴时交颈相互摩擦,生气时背对背相互踢撞,马的智巧就只是这样了。等到后来把车衡和颈轭加在它身上,把配着月牙形佩饰的辔头戴在它头上,那么马就会侧目怒视,僵着脖子抗拒轭木,暴戾不驯,或诡谲地吐出嘴里的勒口,或偷偷地脱掉头上的马辔。所以,马的智巧竟能做出与人对抗的态度,这完全是伯乐的罪过。上古赫胥氏的时代,黎民百姓居处不知道做些什么,走动也知道去哪里,口里含着食物嬉戏,鼓着吃饱的肚子游玩,人们所能做的就只是这样了。等到圣人出现,矫造礼乐来匡正天下百姓的形象,标榜不可企及的仁义来慰藉天下百姓的心,于是人们便开始千方百计地去寻求智巧,争先恐后地去竞逐私利,而不能终止。这也是圣人的罪过啊!

【理解】

·记得在尧的时代,人民吃饱了饭,就鼓腹讴歌,拍着肚子唱歌。唱着:不知不识,顺帝之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与我何有哉!尧帝时代,人民还是很逍遥自在的。到了舜,开始倡导仁义,三代以下,每下愈况。就是庄子所谓:矫造礼乐来匡正天下百姓的形象,标榜不可企及的仁义来慰藉天下百姓的心,于是人们便开始千方百计地去寻求智巧,争先恐后地去竞逐私利,而不能终止。

当然,庄子说这些,不能解释为消极的抱怨。他是有积极的目的的,就是希望这种无止无尽的痛苦人生能有所改进。

·到底还能不能改进?这是一个广大漭泱的命题。

犹太人,现在代表着西方文化的看法,是必须全部毁掉再来过。有许多人说:为了与上帝的旨意配合,不如让这个世界早点毁灭。事实上人类的所谓科学进步,已经包涵了毁灭的种子。在第一次试爆原子弹成功的时候,许多科学家当场下跪,泪流满面,对上帝赞美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你的国降临。根据《启示录》:天国降临之日,即是世界毁灭之时。

关于这一点,中国唐朝时代,钦天监李淳风与袁天罡二人写的《推背图》第四十五象中,颂曰:

炎运宏开世界同,金乌隐在白洋中;

从此不敢称雄长,兵气全消运已终。

这首诗里,似乎意义不简单。但它只是说,兵运已终,人类尚存。然而,天道幽远,难以窥测。

就道学来说,辩证法是最可靠的。正、反、合的过程是铁定的宇宙规律,至于“反”的过渡要多少时间?端在人心的醒悟。

·现代的人心是否有醒悟的迹象?

我认为:有的,而且醒悟得好像还很好。一批人在竞逐私利,寻求智巧,惶惶不可终日。另一批人,在享受过了“极端的进步”之后,看到了它所带来的种种危机。从八十年代,里根总统当政,老子的学说在世界上大受崇敬,人们就组织了起来,号召“回归自然”。譬如,世界环保组织的认识和行动,都一直不断的在加强。

在个人的生活范围内,人们十分注意“反食物毒化”运动,大家吃有机生态食品(包括,不用化肥,农药,抗生素,生长激素等人工化学加添剂料。),不吃化学药品,不穿化学布料,不接触有毒塑料及涂料。每年都找一段时间,到森林自然里休假(retreat),包括不接触电视,电话等现代文明,彻底回归自然,享受原始天然之乐。有些人离开城市,到遥远的乡下,自己种蔬菜水果,自己养鸡鱼牛羊。吃不完的,定期赶集,全部现金交易或物物交易,另自成立一个自主的经济系统。这种赶集制在美国非常兴旺。

工业社会,少不了工厂。过去工厂林立的国家,发现,有工厂则必有毒化的环境。有毒化的环境,则对人生不利。于是纷纷把最毒的工厂都搬到别的国家去,自己则净化空气,净化水质,要获得充分新鲜阳光。过去是倡导居住城市化,现在则倡导居住乡村化,要享受大自然风光,延年益寿。

凡此种种,比起三十年前,不是醒悟得多了吗?

辩证法,量变必然质变。譬如排队,那个排在最后面的不见得就是最落后的。因为一旦“向后转走”的口令下来,那个最后的就变成了当先第一名,最前进的。

·在三十年前,可能有人会说,庄子说这一套,太不合时宜了。怎么还能违反“进步”啊?在二十一世纪,庄子的学说是最时髦的了。这还一直要时髦到“新耶路撒冷”的到来。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