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论坛

从实例看西方分离抽取的方法论

 

几年前,赖可品 Lycopene(中文可翻译为:茄红素),就是从西红柿(番茄)里分离抽取出来的一种物质,红透了半边天。

因为哈佛大学花了六年时间,做了一个试验,从参加试验的4万八千人获得一个结论,认为:凡是吃番茄或番茄酱的人,都有对某种疾病的抵御力,吃的越多,则抵御力就越强,相对的,某些疾病的力量就越减弱。至少可以说:番茄具有不可思议的抗制疾病力量。这个消息公布了之后,市场上番茄的价格,一涨几十倍,倒不是人民多买了番茄,而是被大药厂收购,去分离抽取番茄里面的一部分,称为:“有效成分”的赖可品。同时市场上多了许多商品,大瓶小瓶的茄红素片剂,粉剂,胶囊剂和加添了茄红素的各种维他命丸制剂。社会上纷纷出现各种“研究茄红素的资料”,说的天花乱坠。媒体上宣传茄红素的广告,真是铺天盖地。如果你不服用“茄红素”,你就不是现代人。

做这项实验的诱因是:在整个欧洲,许多族群中,唯有意大利人的胃肠疾病,胃肠癌,宫颈癌,前列腺癌,肺癌,乳癌等发病率,远低于其他欧洲人。除了意大利人比较乐天外,在饮食方面特别倚重西红柿。几乎没有食物里没有西红柿的。他们有西红柿汁,西红柿浆,西红柿酱等等,匹萨饼,扒斯塔(意大利面条),普通的各种汤类,都必有西红柿浆和酱,可以说是:食不离西红柿。为了证实“多吃番茄”,可以抗制以上诸种恶疾,所以哈佛的医学研究所和健康研究所联合做了研究。结果证实了意大利人之所以很少患那些恶疾,和“食不离西红柿”有着绝对的关系。

为什么西红柿有这么大的预防和治疗的能力呢?他们的解释是:西红柿含高量的赖可品,他是属于胡萝卜素群的一种,具有抗氧化的作用(具有抗氧化作用的食品药物,多得更仆难数,为什么就只有番茄能抗制癌症?“解释”并没有真正能说明问题。)。赖可品存在于西瓜,紫葡萄等水果中,唯独西红柿含量最多,所以它具有巨大的抗制疾病的作用。问题就出在这个“解释”。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了当说“西红柿具有抗制疾病的效力”,而非要说是赖可品呢?这是西方医药学近两百年来,一成不变的思想和方法论。明明就是吃西红柿这么简单的命题,却偏偏非说是赖可品不可。因为如果只说:番茄或番茄酱,就太土,太不值钱了,如果说是番茄里的“有效成分”,它的名字叫:赖可品,就比较有学术气味,给人的感觉是科学的,现代的,而且是值钱的。他们提出了赖可品这个名词后,制药公司就马上灵敏的作出反应,立即从事分离、抽取的工作。把红通通的番茄,变成了白色的粉末。

什么是分离、抽取?譬如:苹果里有维他命A,同时还有维他命C等,差不多两千种物质(有的已经有了名称,有的还未能叫的出来。但所有的科学家都承认,苹果里至少有两千种营养物质。),凑在一起成了一个苹果。现在有的人说:何必吃苹果?何不用科学的方法,把苹果中的维他命A,从苹果里分离出来,抽取出来,做成片剂,需要维他命A的时候,随时吃上一粒,多么方便可靠?于是先把苹果磨碎,加上“盐酸”,眼看着苹果发生了变化,把分离开来的维他命A,特别提取了出来,把其他不是维他命A的一切,全都扔掉。然后把抽取出来的维他命A,做成片剂,乳剂,装瓶出售。公式是:

维他命A=苹果+盐酸-X(所有非维他命A的物质)

盐酸是化学剂(是有毒的),它很象人胃里分泌的酸,能分解食物。人用人工造成的盐酸,去把苹果分解了,析出了维他命A的物质。人达到了抽取维他命A的目的。同时装瓶上市,卖的价钱比卖苹果高出了几百倍。卖苹果不过是水果贩子,地位很低,赚钱收入低微。而卖维他命,先穿起白制服来,就高人一等。再加收益高,赚钱多。制药厂大批制造,零售商大批出售,甚至敲门打户去推销,比卖苹果出息多了。

人买来维他命A吃了下去,碰到了真正的“胃酸”,不能再被分解,于是原封不动,从下面排了出来。吃原来天生的苹果,保证一定可以得到维他命A,并且其他两千种营养物质。然而,维他命A,需要其他物质的平衡,配合,才能产生应有的营养价值。现在,人工制成的维他命A,失去了平衡辅佐,孤零零的一个“化学物质”(且不论它的毒性),既不能为身体所用,反而增加了身体的负担,又花了大价钱。可以说是一笔糊涂烂账。

2007年5月11日,在赖可品充斥市场四周年后,一些追踪调查的研究机构,又联合作出声明:经过详细研究,发现“赖可品”,完全没有抗制疾病的任何效果。这个消息发表后,那些对“赖可品”抱着抗病希望的人们,挫丧的落了空。番茄的市价大跌,没有制药公司再要垄断它们了。吃番茄的意大利人吃了几千年,吃赖可品的人吃了四年,可都白吃了!

这里说明一个大原则,分离、抽取,在西方医药学的方法论里,说起来可能头头是道,事实上却是行不通的一厢情愿。吃鱼的人不吃鱼骨头,不算不会吃鱼;吃番茄的人不吃赖可品,不算不会吃番茄。是吃鱼骨头的人聪明呢?还是吃鱼肉的人聪明?

十年前,美国大兴一种叫做:DHEA的荷尔蒙。它的全名是:Dehydroepiandroster,是一种由肾上腺分泌的荷尔蒙或荷尔蒙群。据说:人在二十岁时,血液中 DHEA的含量达到顶峰,以后就开始减少,到了六七十岁,就几乎找不到了。因此产生一个理论,认为:人的衰老与 DHEA的减量有直接关系。

中国人喜欢“六味地黄丸”,而日本人特别赞扬“八味地黄丸”,认为是:抗衰老的圣药,特别是男性青春永驻,长生不老的泉源。做了不知道多少的学术研究,研究报告,书籍充斥坊间。由日本人介绍到了美国,美国医药界人士的头脑接受不了“六味”还是“八味”,什么药性、气味的配伍,君臣佐使,入什么经络,补什么脏腑,完全搞不通。就问日本人这方子里面最主要的是什么药?大概日本人使了坏,明明地黄是主药,他们却说是“山药”。美国人就把山药拿去分析研究,凑巧发现山药里面含有许多 DHEA。于是就从山药里抽取 DHEA。美国不出山药,大量抽取就要从中国进口,他们不愿意花外汇,便宜了中国。就在本地根状植物里寻找,不久就发现红薯里也含有 DHEA,只是质量差些。由于制药公司大量收购红薯,红薯价格飞涨,甚至在超市里都买不到红薯。又是大瓶小瓶的DHEA到处都卖,质量与量剂各有不同,售价从几十块一瓶到千元一瓶。宣传大得惊人,说是中国古药,神秘的给予人类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哄抬起来,财源广进。

几年之后,研究发现,这个由红薯或山药分离抽取出来的DHEA,根本不生作用,而且有很大的毒性和副作用,可以导致肾脏病,神经病...,还能致癌。大家空欢喜了一场不算,却把矛头指向了中药--山药,攻击中药的文章骆绎不绝。其实,根本就不是山药的问题,为什么?因为他们把“八味地黄丸”的八种中药配伍的古方,擅自减到单门一味山药,再从山药里用化学分离各种物质,单单抽取DHEA。他们不怪罪于他们的化学化或科学化,赚钱的时候,就说这个药好,不能赚钱的时候,就一股脑儿把罪过都推到中药的头上,尽其可能,把中药骂得臭死。

同样,又有一个“麻黄”。中国古方中有个“麻黄汤”是:麻黄,杏仁,桂枝,甘草四味药的配伍,用于感冒初期,发汗解表。他们一听麻黄能发汗逐水,就把麻黄汤的四味药,擅自减成一味麻黄。再从麻黄中,化学分离提取出一个名叫:俄非得拉(Ephedra,Eohedine,中文可翻为:麻黄素)。也是大瓶小瓶,卖给人家驱水减肥,大肆宣传,让人无止境的吞服。不久“发现”了副作用,服用者头昏,呕吐,全身乏力...。于是怪罪于麻黄,禁止中药麻黄销售,祸延整个中药。譬如加州政府,命令在所有中药(不论是生药,还是成药),一律药贴上一个标签:“服此中药可以致癌”。从经济上说,这是借机抵制中药--中国货。按理,中国也要把美国进口的药物,加上一个标签:“服此药可以致癌,及中毒,产生致死的副作用。”从医药学理来说,俄非得拉,DHEA(从山药抽取者),根本都再不是中药原来的麻黄、山药,而是人造的化学制剂,与整个中医中药何干?其他中药,以致于生药原材料,都并没有经过研究,怎能莫须有,一律都诬为:致癌,这是什么科学?

既然赖可品被发现,对抗制疾病根本无效(他们没有公布它的毒性和副作用)。那么,是不是应该在所有的番茄和番茄酱上面都贴上“吃了它对身体无益”的标签呢?意大利人是不是从此都再不吃番茄了呢?意大利餐馆还能继续开吗?按理说:赖可品是赖可品,番茄是番茄,赖可品才几年?番茄有几千年?

一言以蔽之,分离抽取的方法,是不对的,至少不能用在人类的食品和药品上。这样做,除了可用以赚些昧心钱以外,别无是处!实例一再证明它的错误,可就是死不认错,猫咬着尾巴团团转。这已成了医药界,极力排他的意识形态的问题,不是简单的是非问题了。是一笔胡涂烂帐!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