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论坛

前  言——
寄语愿意振兴中医药的管理
与执法人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课题分报告集之

    根据评审专家的意见,我们对课题又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总报告与分报告集均于今年2月完稿。

    正要准备将分报告集付印时,王雪苔老先生建议我们到昆明调研陈欣“假药”案。王老告诉我们,陈欣自学成才,治疗癌症效果不错,昆明市药监局硬要说是“假药”,中医还怎么振兴?像陈欣这样的人我们不支持,任凭个别人打击、压制、陷害,还有天理吗?!“药是由患者选择的,不是由药监局选择的。”

    所以,尽管总报告已经付印,我们还是准备到昆明调研,拟将调研结果放入分报告集。由于从3月起老伴断断续续一直住院,调研一直拖后,8月底总算调研结束,分报告集这才付印。这也就是分报告集晚于总报告面世的理由。

    陈欣的假药事件作为特殊报告第一篇刊出,可以说是分报告集的一个重头戏,希望有志于振兴中医的管理与执法人员认真一读。

    另一篇特殊报告是写我们课题组组建的中医药研究院在汶川地震后主动组织抗震救灾小分队的事,借以表明民间中医也能为抗震救灾做贡献,不要瞧不起民间中医。

    第三篇特殊报告是魏慧强等几个人建议国家采用魏慧强提出的新世纪医学模式应对禽流感等等。

    谁都承认,医药卫生领域的管理与执法人员,绝大多数是好的。然而,管理与执法人员所处的环境并不太好。

    首先,自1840年鸦片战争我们失败之后,不少同胞逐渐产生了民族虚无主义,先是从器物上感到不如人,后来从制度上感到不如人,继而从文化上感到不如人。于是乎,五四之后,全盘否定传统文化,今天则全盘采用西方文化,露脐装被视为风尚,不合国情的选美粉墨登场,全民学习英语说要培养精英,街上行人半数以上的衣服上都有几个洋文,就连中央电视台也变成了CCTV;在北京街上一转,有时候会不自觉的产生“到底身在伦敦还是身在纽约”的感觉。在这样的西化环境,我们的医疗卫生管理与执法人员自觉不自觉地会用西医药的标准衡量中医药。所以,我们总希望我们的管理与执法人员自觉地建立民族自信心,自觉地摈弃民族虚无主义,如此,中医药幸甚,中华民族幸甚,中华文化幸甚。

    其次,自改革开放以来,似乎每个中国人都钻到孔方兄的肚子里了。官员大多数是好的,但与过去相比,贪污腐化的官员数量和恶劣程度大大增加。在这种环境下,不少管理与执法人员把握不了自己,不得不随波逐流,更有少数人借机谋求私利,这在几个调研报告中都有所披露。他们不是在管理,不是在执法,而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角,阉割中华民族的“和”文化,推销帝国主义的“狼”文化,其实有些人已经变成了狼。我很希望他们认真学学中华文化,回过头来为捍卫自己的文化而努力。

    再次,近百年来,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一直在对我们进行文化侵略,即文化渗透和培养汉奸极少数的管理和执法人员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文化汉奸的角色,如郑筱萸之流。他们的管理和执法不是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实际上是为了洛克菲勒医药集团的利益以及他们的私利。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建议和希望,只是奉劝他们早点住手,免得将来遭人民唾弃。

    最后,几千年来,中国是官本位。官本位的一个特点是极易产生官僚;另一个特点是不读书、不看报、不学习、不调查、不了解下情,搞文牍主义,当大学霸;第三个特点是对下面的反映、建议、要求、困难、问题,不予理睬不解决,这一点是其最大的本事,老百姓对之无可奈何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这些,在本分报告集的调研报告中,多少都有所反映。其实,就是我们课题组这些年的研究报告,别说是分报告集,就是总报告,有几个管理与执法人员念过一遍?使不同意我们的观点,找我们讨论、批评也好,没有!管理与执法人员常常被请去参加各种论坛、研讨会以给会议装面子。台上坐坐,说两句套话,拿上“劳务费和礼品回家,或游山玩水,或探亲访友,有谁从头到尾听过会?认真进行过讨论?或者,有谁吸收、采纳过会议的观点和建议?这些同志绝大多数都是好同志,希望他们能改进工作,真正地到下面走走,看看,了解、体谅下情,特别是对于自己不了解、不同意的观点和想法,多找人讨论讨论,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别固执己见,不要怕承认错误。毛主席尚且犯错误,我们谁的水平超过老人家了?!

    例一:中西医结合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刚参与中医药软科学课题研究时,我也认为:中医好,西医好,中西医结合更好。还感谢国家培养出像陈可冀先生这样的中西医结合大家。随着研究的深入,我逐渐认识到中西医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医学体系,无法结合;硬搞什么结合,最后是消灭中医。钱学森先生在给崔月犁部长的信中说:“中医、西医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没有办法结合,不是中医吃掉西医,就是西医吃掉中医,实际情况是西医吃掉中医。”加拿大一位中医在杂志上发表论文,称中西医结合是“骡子医学”。所以,我们专门设了个子课题:中西医结合研究。几篇研究报告都否定了“中西医结合”,用一句话概括:中西医结合是埋葬中医之路。其中,我很欣赏欧阳卫权的《盲目的“中西医结合”导致中医临床水平下降》。

    三股力量,即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是衡阳会议上的一种妥协提法,会后不久就不再提了。这两年,有人又把它捡了起来,而且塞进了《纲要》,他们不仅要用“现代化”来消灭中医,而且要用“三股力量”来消灭中医。当然,也有人为之叫好。

    近来,“重新改写《本草纲目》”的“呼声”甚高,要把《本草纲目》中每味药的成分搞清,要国家投资几十个亿。化物所的同志不懂中医药,提出这个创意情有可原。据说,支持者是两位中医院士,那就让人感到可笑了:谁不知道中药不讲成分,讲药性即讲每味中药的四性五味、升降沉浮和归经;化学药才讲成分,我们为什么劳民伤财地去研究什么中药成分?!所以,有人据此怀疑:这两位是不是西医院士。就我这个外行来看:一味中药中含几十种甚至二三百种化学成分,真按他们说的弄清每味中药的成分(那将是几百之后的事了!),那将不再是《本草纲目》,而是“化学成分数据库”,那对中医还有用吗?!有人对“重新改写”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见,马上有人将之扯到政治上:没想到搞中药现代化还有姓资姓社的问题!

    几十年来,中西医结合势力太大,一则是大环境使然,二则是管理与执法人员多数都是中西医结合出身,且几乎所有中医的医、教、研、药机构的负责人都是中西医结合人员,因为我们中医高等院校自改革开放以来,全是培养的“中西医结合人才”。所以,在呈报卫生部的《中医药法》草案的最终稿中,还鼓励中医院校培养高级中西医结合人才。如此结合下去,再有十年八年,中国恐怕不会再有纯正的中医,只有靠化验检查来开点中药、西药的“中医”了。

    据说,最近又有人新提出中西医融合论。其实,换个名词而已,与过去提的中西医结合创造中国的新医学毫无二致。似此,加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归卫生部管辖,看来真应了邓铁涛老先生的话了:“我们是一代完人,完蛋的完!”

    所以,希望管理与执法人员到下面去,认真听听下面的意见,然后坐下来认真讨论两个月,真正弄清中西医结合到底有没有用,能不能成功,究竟会不会因此灭了中医,然后再决定如何管理。

    例二:清无。就是清查没有行医执照的非法行医人员。当然,这是清查中医非法行医人员,因为西医几乎无法个人行医。1989年,我国官方统计中医37万人,为历年最高者。以后,逐年下降,2001年334万人,2004年23万多人。所以然者何?自执业医师法颁布以来,逐年砍掉了一些没有上过中医院校的家传、师承、自学的中医,又在农村城市化的过程中不许乡村中医再行医(黄炳华就是这样失掉行医执照的,见89页),也有有关部门借故收去行医证,事后就再也不发给了,更有中医院老中医退休后也就失去了行医证的。如此看来,不少“非法”行医是政策造成的。几千年来,哪个中医是由政府发的行医证?哪个郎中会英语?哪个郎中上过中医院校?

    近两年,张超中先生在其博士后出站报告《中医药知识创新战略研究》中详尽论述了中医属于意会知识,更适合于传承。对大量的自学、家传、师承人员不发行医证是对中医发展规律的无知,也是对西方学院制的过于崇拜。尤其是,医师法公布后,我们只知执法而丝毫不顾及国情与文化,丝毫没有考虑中西医的区别。再加上,下面的管理与执法人员素质不高,总想借“清无”发财(见108129、162页)。两年中清除了9万多无证行医者,再清两年,民间就没有中医了;因为中医院校培养的毕业生95%不当医生,当也不会临床!

    这些无照行医者无证的责任不在他们,而在管理部门。他们没有受西化的影响,传承、保留了中医精华,打击他们,就是打击中医。众所周知,我们的中医正规军还有23万多,其中最多还有10%的人会望闻问切,能用中医思路看病,再去“清无”,还有中医吗?

    例三。不承认光明中医函大的学历。尽管李德生、崔月犁、吕炳奎等创办的光明中医函大没花国家一分钱培养了近11万能临床的纯正中医,现在有三四万光明中医学子在合法或非法行医,且个个身怀绝技,水平绝不低于那些中医硕士、博士,然而,有关部门不承认其学历,不许他们行医(参见95页)。

    今天动辄要文凭,却不看其临床本领。我请教过几所中医高等院校的老师:贵校能否找出20名能授课、能望闻问切辨证论治的老师?他们都告诉我,找不到20名。当年吕炳奎组建第一所中医学院时所请来的教师,哪个不会望闻问切?哪个不是民间医生?今天的中医高等学府已然如此,如何能教出临床中医?那么多硕导、博导,岂非多是“滥竽充数”?中医教育要彻底革命,完全教授中医与中华文化;否则,撤掉也罢,免得误人子弟,也免得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医不三世,药不可食”,说明中医传承的重要性。今天似乎也允许传承,但须是政府批准的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才能带徒,八十年代以来国家四次批准共两千多人,如此,中医怎能不后继乏人,后继乏术!说穿了,有关部门这种规定那种规定,不过是要揽权:权嘛,当然是越大越好,越多越好。

    光明中医函大的学习内容和方法与正规院校的完全不同,他们可是个个能临床!他们的临床能力绝不比正规中医院校的博士差。这些人拿不到行医证,责任在卫生部,在于其按西医从业标准衡量中医,在于他们根本没有调查研究,不知什么样的人才算中医。

    说来说去,我这个外行希望愿意振兴中医的中医管理与执法人员认真听听老中医的意见,听听下面的意见,要敢于反思,敢于像李云龙一样猛打猛冲,敢于为国家、为民族提出创新意见。

    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有谁想着当官、揽权、要工资?还不是为了一个理想而奋斗。刚搞特区时,不少同志愿意为改革犯错误,所以,改革成功了。今天如果没有人为了中华民族、为了中医事业、为了中华文化而敢于犯错误,恐怕将来我们就真的要到美国重新引进中医药了。届时,我们怎么有脸去见我们的祖宗?!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反正没人看这些报告,更没人看前言,说也是白说。不说也罢。

                                   贾  谦  

                                   2008年8月31日



Copyright Since 2008 贾  谦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