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论坛

中医药存亡的关键

 

一、中药国际化

现今中医药的生死存亡,关键就在于“中药国际化”的定义和内容和中国人的觉悟。中医药“国际化”可以分作两方面来诠释:

一是:“把中医药学术文化向国际推广”和“大量出口中药为国家人民创汇创收”。从任何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来说,这都是理直气壮,天经地义的事。

二是:所谓国际化,就是把中医药向西医药看齐。据我所了解的,就是:一般人口头上不断说的“中医药科学化”“中药西药化”或简称:“中药西化”,“中医药向国际接轨”。这是完全的“舍己从人”的“美德”的表现。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用自己的热脸去贴洋人的冷屁股。从意识形态来说,就是完全失去了民族文化的自尊,患上了“洋大人的群候证”。其实,这个问题的存在已经很长久了,最近,美国人Han Ruesch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 The Truth about the Rockefeller Drug Empire》,这篇文章坦白地道出了缘由,这篇文章也是美国人自己的招供。文章详细的叙述了:犹太国际的主脑人物洛克菲勒与其家族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捐款”给中国的医药界,文化界(其实数目并不多,文章中讥笑中国人很贱,很少的钱就能收买了他们,懵懵懂懂的就出卖了他们最宝贵的智识。心甘情愿地为敌人效劳。)目的是要中国人对自己的中医药学术的根源与体系产生怀疑,以至于厌弃,却以“中国医药科学化(西化)”美妙的名义,来完成彻底消灭中医药。


二、认识偏差

我记得小时候,读到当时北大的大师们的文章,(包括蔡元培,傅斯年,胡适之...)都说“中医不科学,应该丢进字纸篓里去了。”我们年青人当时都很受感动,认为这些大名人、大学术家的话都必定是真知灼见,一定错不了的(他们的文章都是很有感性和口号性的,却并没有提出严密的、科学的比较和论证。因为他们既不是中医,更不是西医,按道理他们对这个问题是没有发言权的。)后来稍微长大了一点,就想根据他们的言论基础去找科学的证实。当时的情势简单举例来说是:(1)中医学理以《五行论》为根基,从而有了“五脏”和“五脏平衡学说”。中医学可以说是:“五脏中心论”的医学体系。当时西医的解剖学,自称是非常科学的,却并没有发现有“脾脏”这个东西,而中医学理里的“脾脏”却是一根大柱子。西医说根本没有“脾脏”这个东西,可见中医是不科学的。因为西医先不先就叫名打出了“科学的”牌子,它那里没有的东西,别人就不准有,有了也是“不科学的”。中医把一个庞大的医学体系建筑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无的“X脏”上,岂不是荒唐。(2)西医学里,没有胸腺Thymus Gland,道家中医称为“膻中”或“心宫”。到目前很多西医学教科书里还说:胸腺因退化了而不存在,或根本就说:我们不明白它的作用与功能。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的类似疑点,例如糖尿病等等。若以“西医为科学的”的为大前提,那么处处都显得中医不科学。谁知后来不久,西医发现了“脾脏”,而它的功能与中医古书上说的一模一样(中医的脾脏功能,比西医周详。)。这样说来,中医是不但是实在的、科学的,而且比西医科学得早三千年。其次,直到八十年代,《爱滋病》被制造出来了以后,西医才发现“胸腺”,不但存在,而且是免疫系统里的最重要功能的部分(细节请参照拙著:《性理之道》一书)。这样说来,中医真是“神了”。可是一般人不求甚解,还以洛克菲勒和他的同路人编造出来的老旧说法为说法,坚持:中医药是不科学的。因为洛克菲勒他们早就花了钱,直接间接的收买了一些学术大家替他盲目说话,就是要把中医扁得一个钱不值。另一方面,他们还好心地要来“拯救中医药”--把中医药科学化。如果中医药一旦西化,就不再是中医药了。因为西药是死的,化学的,人工的,有巨大毒性和非常严重的不良副作用,而且都只能治标。而中药是天然的,由于进化得早,三千年前就有“配方组合”,君臣佐使搭配得严丝合缝,没有剧毒,没有不良副作用,而且讲究治本。在中医药西化的使命下,这个神圣了不起的文化就在无形中彻底消灭了。现今国际大佬洛克菲勒和他的《施贵宝大制药集团》一直都用着同样的方法来打击中医药。几番努力之后,在他们感觉到:单从中医药的文化上宣传,或学术论证上,都没能彻底消灭中医药的事实考验,就进一步发动“经济手段”,回马一锏,厉害的打击中药的生存。这是2005年的一件非常严重的大事。


三、“世贸组织的大阴谋

洛克菲勒麾下国际的《世贸组织》下令:所有世界它的其会员国家,禁止买卖中药。欧盟首先响应,不进口中药和中国的健康食品。美国政府也跟着“响应”,在今年六月份开始禁止中药的进口和销售(其实美国的医药,石油,纺织,银行,大型企业,武器,珠宝,学术,电影和政治都一向操在洛克菲勒和他的同路人手中,连总统根本也是他们的族裔。)。从国际“法律”来讲,一个国家一旦加入了《世贸组织》,等于签了“卖身契”,就必须服从《世贸组织》的一切规定,不准以国内法羝触“世贸组织的命令”。而《世贸组织》的“官员们”都是并未经过会员国合法选举产生,就是几个大佬的走狗在为他们主子发号施令,真可称是:号令诸侯。它突然禁止“中药买卖”,是个绝灭中医药,釜底抽薪的绝户头的“好办法”。目前世界上,唯有加拿大最近通过了一个“国内法”,试图抵制《世贸》的“命令”,效果如何,还待求证。目前美国的正义人士和有些国会议员们已经发动,并且有组织、有步骤的来抵制“世贸的命令”。欧洲的人民也开始发觉了“有什么很不对劲”,也开始了抗争。


四、正视中医药

中医药是中国几千年,千锤百炼的伟大科学智慧学术的结晶成果。理论与实践都是中国语文的,自己自有一套周延的、严密的体系与博大精深的理论学识。而且在治疗的步骤与疗效,在某些特种的疾病上,远比西医合理,有效,而且完全没有恶劣的副作用。这一套自成体系的学问,自己已经包含了自己及时进步的机制。根本没有西医(科学)化的必要。如果“中医药国际化”或向“国际接轨”的定义是向国际推广中国的中医药文化的话,也决不能自己先毁坏自己的体系,硬要“东施效颦”自己出丑,自毁长城。如果中医药真的国际化,西药化了之后,就是西医药,就都是死的、有剧毒的化学制品,再不是保持天然形态,不破坏原来物质的中医药了。中医药也就根本都不存在了。既然世界大同都是一些化学毒品,自然就是“国际接轨”,本质上,这绝不是中医药国际化。中医药还怎么与国际接轨?西医药自有他们自己的一套体系,根本也不需要中医药加入老实说你西化不西化,人家根本不在乎。在乎的只是政治上的目的--消灭中医药。否则一钱如命的大佬们为什么肯出钱,到中国来“拯救中医药”,倡导“中医药要西化”。中国有些人糊里糊涂中了人家的诡计,从四面八方来消灭了自己的宝贝,还自诩为“科学先进”。把人家大牙都要笑掉了。

兹举一个实际等例子,试想,当年尼克逊到中国访问,把中医里的《针灸学》带了回去。一下子轰动了美国,继而全世界,世界上没有一国不在迷恋《针灸》,直到如今。在政治上来讲,是当时中国“针灸外交”的大成功。洋人千方百计派人到中国学习针灸医术。后来世界上各处都开了针灸学校,这是西医中国化,与中国接轨。针灸是到地的中国文化学术,洋人是从来不晓得的。要学习《针灸》,当然要与中国接轨,要中国化才行。如果当时中国人硬要把针灸西化,向“国际接轨”,硬要把它变成洋人的东西,不伦不类岂不是成了大笑话。连洋人都绝对不敢相信天下有这样的滑稽事。同理,推而广之,整个中医药要西化,要与国际接轨,试想这中医药是到地的中国的东西,是西方从来没有的(它博大精深,又是中国古文,即使西方人从现在学起,还要几十年,几百年,不知道能学得通学不通?)中医药怎么能够西化?与国际接轨?与国际接什么轨?简直是痴人说梦。现在洋人吃到了《针灸》的甜头,进一步就想要吃掉整个一套的中医药。中国人不乘这个大好时机,奇货可居。竟然有一小撮人反而失去了自尊与自信,一个劲要废掉自己,去和人家接轨,这不是“疯”了吗?别的不谈,如果谈中医药,只有别人与中国接轨的,绝对不能,也是不可能,中国去和洋人接什么轨。当年伟大领袖 毛主席怎么就敢提倡中医药和针灸?因而才有了《针灸外交》,使中国在世界上出色了那一阵子。就拿在美国的实际情形来说,中医药逐渐被美国人认同(各州纷纷立法承认中医药,这也是经过努力和艰苦奋斗而来的成果。)并且视为神圣。这样的大好形势,岂可任之流失,真是太可惜了。就在《世贸组织》的大力压迫下,美国的许多人还在为“维护中医药”作殊死奋斗,甚至呼吁“美国退出世贸”。


五、中药必须根据医理、药理使用

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本是学西医的,可是我也研究中医。我发现了中医药的优越性,因此不遗余力地在为祖国的这个精粹的,优秀的学术文化发扬光大而努力。记得十几年前有一位犹太人非常著名的大医生,天天在电视台和无线电台上都有节目。有一次他在电视上指名道姓,要和我“拼了”。结果他没有一处能辩得过我。换句话说:就是西医没有一处能真正超过中医。彻底的是:东风压倒了西风。

可是,有一个居下风的情形是:例如,去年美国药品食物管理局,下令禁止中药“麻黄”的使用和销售。理由是“麻黄”对人体有“不良影响”。二千五百年以前,《麻黄汤》在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里是首先出现的药方。它虽名为《麻黄汤》,可本不是就麻黄一味药,而是根据重要药性的平衡原理,在麻黄主药以外,还有杏仁,桂枝和甘草的配伍,用来发汗祛除病毒,消炎降热,治疗初期的感冒。不过如果病情不能立刻改善,或病人的本身抗力不足,疾病往深处进展,叫做:“三日传里”,此方就不能再用了。因为发表太过,就会导致虚弱(在中国人心中,这已经成为常识。)。在这里,第一是复方配伍,君臣佐使,非常严密周到(为何要必须如此配伍,背后有一连串的学术理由,兹不详赘。)第二是不能长期服用,要随时注意病情的发展。都是有一定的严格规矩的。美国的药商,发现麻黄可以发汗去水。由于美国人整天喝可乐,汽水,诸般饮料,都是毒水。弄得肾脏毒功能不济,一身都是积水浮肿,象一个能移动的水床一般,超胖过重。于是制造了各式各样毒麻黄丸子(不用麻黄原来天然形态,加入化学成分,提取之后,变成“西药”的Ephadra.)大事广告,让人吃来减肥,另一方面还是照样鼓励喝汽水饮料。长期单方服用的结果,有人感到头晕,有呕吐感。美国药管局下令禁止麻黄。经过法院审理,裁定并无足够证据证实麻黄的毒性,推翻了药管局的禁令。但是由于它的根本是“中药”麻黄,药管局竟无法无天,照禁不误。而西药里的享大名的Viox风湿止痛药,副作用是促发心脏病和心血管堵塞,短期内就冤死了几千人。药管局一度禁用,却不知不觉,又恢复上市。美国药管局就是如此的歧视和不公平。诸如此类,许多中药都被胡乱禁止,还替它们加上一个可耻的“罪名”。更可笑而痛心的是,在伟大祖国的少许中医药著名人士不但不据中医的医理、药理,据理力争,痛斥痛驳洋人不根据医理药理用药,为了赚钱乱扯胡闹。反而抱着洋人外行人的大腿,跟着说“麻黄不好”,“应该禁止”,岂不是丧心病狂。我以前写过一篇,叫做《道学与医学》的文章,后来是《道学与中国文化》的第十章(中国人民大学出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996年第一版。)。内容是将中医与西医做了一个重点的、理性的比较,说明了中医药的许多的优越性。强调对于中医药的学理、药理的正确运用,是不容许通融的!

我们在外面的小兵,为了祖国文化奋战,我们在外面也不奢求他们的支持和援助,只求他们不要扯后腿,跟着洋人瞎乱一顿(因为洋人外行对我们说:你们中国的医药专家完全同意我们的说法与作法!我们就只好打落牙齿合血吞。)就谢天谢地了!中医药幸甚,伟大祖国幸甚!人民幸甚!这样说,并不是发牢骚,或针对某些同胞的抱怨。这是一般为祖国文化流血流汗,爱国心的激动!因为人家要把这么伟大的学术文化,无端的打击摧毁,是极其痛心的表达!


六、智识财产权

另有一项“西药化”的阴谋,更可能为一般人所忽略。事例:美国本土的土著印地安人,有他们传统的草药。在某一个草药被发现有治癌的功效后,大药商就把它拿去“研究”(美其名曰:研究),然后,掺和了化学成分,分析出它的“最有效成分”,申请了专利,占为己有。印地安人不服,向法院告诉。法院判决,印地安人胜诉。这是《智识财产权》,不容许别人变相剥夺。同时法院判决,此后药商应付给原主印地安人“版税”。这个判决有问题,只判药商付版税,就很偏向了。从此判例看,中药被洋人用这种方法已经偷去了不少。中医药是中国人的《智识财产》,这一点,中国人也应该特别注意,绝对不得大而化之!

日本最近向“世界卫生组织”,申请“正名”。把中医药原称的《皇汉医学》或《汉方医学》,正式改称为:“东洋医学”。与中国彻底分家了,轻而易举地把中医药学占为己有。“东洋”者,与“大东亚共荣圈”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大日本帝国也。在全世界风靡《针灸》的时候,日本,韩国都着着实实的分了一大杯羹。此时国际人打击中医药时,日本不但置身事外,反而趁火打链刀。期望在中医药彻底毁灭之后,让“东洋医学”可以一枝独秀。这是多好的“如意算盘”!只亏他日本人想得出来!

总之,中医药的危机重重,本文可能挂一漏万,希望方家不惜指正,共同为祖国优秀文化效力!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