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论坛

《黄帝阴符经》新论

 

第七讲

 

《阴符经》里讨论兵法,虽然是兵不厌诈,兵以诈立。不过如果没有设立好基本条件,兵法艺术也必定施展不出来。用现代最时髦的说法,就是:虽然有了很好的软件,如果没有很好的硬件,作为支持的基础,软件的机能是完全不能够发挥的。上面讨论过了一些兵法的“软件”,接着《阴符经》又有七个要点,是兵法上的重要“硬件”设施。《阴符经》是一点都不马虎的!

(一)纪律。作战的第一个基础,是部队。部队的主要内容是军人,兵与将。要发挥战斗的力量,军械的精良、新颖、进步固然要紧,但不论多先进和精密的武器,还是需要人来操作,控制和运用。自古以来,虽然也有女兵,但兵员的组成,主要还是年轻力壮的男子。试想如果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散兵游勇,无所事事,到处取乐,三五成群在街上闲逛。身披二尺半的老虎皮,手里拿着刀枪。吃霸王饭,喝霸王酒,霸占民房,强夺人民的财物,奸淫妇女。欺压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实在是易如反掌。我想,许多现时还健在的中国上了年纪的人,都还身历其境过,先是日本皇军,后是国民政府的国军,都是这样暴虐无道,残民以逞的。直到民国卅七、八年,忽然来了个八路军。不拿人民一针一线,所过真是秋毫无犯。下雨下雪,也不进人民的屋子,恐怕打搅了人民。有事时,老大爷,老大娘,亲热的叫着,有空时就义务帮着人民干活。这也是大家亲眼见过的。两相比较之下,哪个军队好,哪个军队坏,哪个军队受欢迎,哪个军队会胜利,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是明亮的。

《阴符经》说:“至乐性余”。这里的“至”是动词的“致”,不是形容词的最高的意思。就是:追求快乐。“余”如老子所说的“余食赘形,物或恶之。”(《道德经》24章)。就是最恶劣讨厌的东西。在军队里,兵士一味追求快乐,就必定成为上面所说的散兵游勇,对人民必定是暴虐凶残的一夥。《孙子兵法》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是: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同时一再强调“善战者,先立于不败之地。”什么是不败之地,就是:修道而保法。什么是修道而保法?孙子说就是:赏罚公平,纪律严明。《司马兵法》说:从命为士,上赏;犯命为士,上戮。都是同一个道理。吴起说:练兵,要训练士兵,训练到出门如见敌,临阵不怀生。吴子曰:“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吴起兵法》治兵第三)。练兵,是要训练他们怀着必死之心,然后从死里求生,真是严肃到极点的大事。所以吴子曰:“用兵之法,教戒为先。”(同上)。老子也说,即使打了胜仗,还要以丧礼处之。因此练兵绝不是让一群小伙子追求肉体的快乐!特别是正义之师,必以爱民为先。没有人民的爱戴和帮助,就绝对没有胜利的希望!如何能成为正义之师?第一个要求就是纪律严明。

一般总是把军、警两个字连用,称为:军警。其实小事用警察,大事还得靠军队。警察是人民的保姆,决不能使其流落到警匪一家。同一个原则,也都得靠纪律严明四个字。


(二)清白。《阴符经》说:“至静则廉”。中国传统的治兵精神,就是恩威并济,信赏必罚。孙子说:“卒未亲附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孙子兵法》行军篇)。这是说:带兵带到士卒对自己没有亲切附从感,却拿出威严来,人家就一定心里不服。心里不服,就瞧不起你,瞧不起你,就一定不好好服从你的军令。如果士卒对你产生了爱戴敬佩的时候,他有了错,你不罚他,照样会瞧不起你,不服你。吴起,黄石公也都主张:带兵的技巧是一定要先赏而后罚。如果先罚而后赏,就完全不中用了,孙武也是这么说的。孙子说:“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如骄子,不可用也。(地形篇)。那么。谁能恩威并济,信赏必罚呢?当然是带兵的长官了。长官一个人怎么赏罚得了众多的士兵?孙子说了一个”服“字,是重要的关键。就是士卒心里对这个长官佩服不佩服。

《阴符经》提出来一个关键性的“廉”字,就是清白。如果长官是个清白的,他们就会服你,不然,你再能干也不行。黄石公说:贪财,则奸不禁;内顾,则士卒淫。将有一,则众不服;有二,则军无式。(《三略兵法》上略)。士卒奸邪,是因为将帅贪污在先;士卒淫乱,是因为将帅淫乱在先。所以士卒瞧不起他们,就会不服。上梁正,下梁就不敢不正。黄石公说:将能清,能静...能制军权。清白就能服众,能清,能静,才能清白。清是清廉自持;静是平心静气。所以,他能够行使军权,能够恩威并济,信赏必罚。能够清廉自持的领导,自身才能心理平衡,也能使别人心理平衡,平心静气。否则,必然焦躁不安。一大夥焦躁的武夫,谁能制得住?

人心理不平衡,问题好象并不限于一个军队的范围。黄石公说:佞臣在上,一军皆讼。(同上略)。就是说,如果国家出了佞臣,贪污腐败的大官员,又高高在上。军队里的长官虽好,军人还是会发出怨怼毒恨之心。也许那些大官员心里说,我做事都是极紧密的,那么老远的士卒们,怎么会知道?答案是:千万不要藐视人民,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从前在福建的金门岛,有过一次八二三炮战,当时台湾非常紧张,以为共军会乘此登陆台湾。派了一个连,专门“保卫”台北松山机场。后来有个特殊的机会,听到那个连队的部队长说:你猜当时我们是怎么样保卫松山机场的?我们把枪炮都对准了停在机场候命的专机。只要他们一起飞,我们就打,叫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在台北市的总统府有地道直通松山机场)。

(三)大公。《阴符经》说:“天之至私,用之至公。”所谓,天有好生之德,而不得不生。天无意而生生不息,这是它的大私。可是人和万物并没有怨恨天的生生不息,反而心存感激它的养育大恩。因此,大私反而转化成了大公。譬如汤武革命,本是极自私的行为,由于他们真的是吊民伐罪,为人民造福,从而被人民歌颂,转化成了大公。

戚继光的戚家军开动去剿倭寇,带着儿子在军中,不巧儿子犯了军法。大家都说:公子犯了军法,是为了传递紧急情报,不得已越次奔驰而犯了这个不怎么了不起的军法,情有可原,不算犯罪。戚继光认为,如果每人都越次奔驰,也都有一个不得已的理由,那么还能成一个有纪律的军队吗?依法当斩。于是斩了儿子,一军大振。还有谁敢玩令不遵!万众一心,打垮了侵略的日本鬼子,几百年再不敢来中国找麻烦。父子之情是至私,杀了犯法的儿子,转化成了大公。有了这个大公,才有伟大的战果,为整个国家民族扬眉吐气,又是大公之大公。这是中国历史里非常特殊而有力的个案,研究战史的,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一百篇兵法的理论,也赶不上一个实例。孔明挥泪斩马谡比起戚家的事例,还是差多了。

在中国历史里,大人物的父子关系问题向来是个解不开的结,非常头痛。谁人无子?大人物的儿子(包括女儿)有了大人物的遗传,多半都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如果他们不肯只当公子少爷享福,想要出来也做一点事业的话,别人就必定会说他是特殊关系,特殊照顾。对他父亲来说,别人也会另眼相看,说他徇私买放,从此对他的人格鄙视,把他看成老严嵩,背后为千人所指。同时成为政敌的有力把柄,伺机发作。照理说,不幸做了大人物的儿子,也有他做人的基本权利,也有对国家人民报效的权利和义务,偏偏由于地位的特殊,即使才高八斗,别人也会嗤之以鼻,非常不公平。做儿子的处境很难,不是被一群小人巴结利用,就是被父亲的政敌利用,甚至于被外国人利用,骂名千古,总落不到好结果(甚至于父亲大人过世之后,别人还要找他算账。)。做这样的儿子要想出头,谈何容易?做他父亲的便也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做戚继光,把儿子杀了而成大名,成大功;一是选择做严嵩,宠着儿子发财,最后同归于尽。其实,大人物和儿子都应该有智慧,好好平心静气的面对这些不如意的可能性。如果能开诚布公,把问题处理好的话,父亲幸甚!儿子幸甚!国家民族幸甚!

(中国最古时,尧舜禅让,被视为天下为公的上圣。到了大禹之后,改成世袭。这个制度沿袭了几千年,直到辛亥革命,民国建立,复归于共和,没有了世袭的皇帝。过去皇帝世袭,要是皇帝无子,或迟迟不立东宫,就要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有人热心得为此自杀。因为从理论上讲,皇帝是个无为的虚位,象征国家而已,不立东宫,启天下有野心的窥伺窃夺之心,国本摇动,不利于天下。至于那实际上办事行政的首相,才代表政府。是绝对不容许世袭的。如果一个首相想搞世袭,或者仅仅让儿子参与,就必定立即成为千手所指的大奸大恶!他的势力再大,也是不旋踵而殒灭,还要骂名千古。严嵩,王安石都是代表。近至民国初年的袁氏父子,一时势力可以一手包天,就胆敢不惜冒天下之大不讳。千手所指,无疾而死,不旋踵而灰飞烟灭。再就是蒋氏父子,抗战胜利后,蒋氏之至私不亚于袁氏,也是不旋踵而亡。)

(四)精神。“命之制,在气。”就是:军队生存和战胜的机制,在于“军魂”,也就是:军队精神的契机。有的古本《阴符经》,把命之制的命字,写作“禽”字。也是《阴符经》好用奇字的表现。古人常把军队用有生命的鸷鸟、猛兽来比喻。鬼谷子的《本经阴符七篇》就有:分威法伏熊,散势法鸷鸟,等句。(有人主张:黄帝阴符经是鬼谷子所著。此说如果成立,既然鬼谷子著了黄帝阴符经,为什么还著了本经阴符七篇?是他有意要闹个双包案吗?如果说,鬼谷子曾把《黄帝阴符经》传过给苏秦,这个假设可能比较近似。)古人也直接把军队,称为:貔貅。但凡禽兽发动,制胜,都在于“气势”。它们都会先潜伏涵养,待间(时)而动,一旦把握住情况,就发动快速强烈的搏击,让对方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因此,这个蓄势待发的意义有二。一是《吴子兵法》吴起所说的“气机”,就是军队的使命和精神,因而发挥的团结合作的庞大战斗力量;一是《孙子兵法》孙武所说的“形势”,“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可作为迅烈的战术运用。

(五)必死。《阴符经》说: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魏武侯问吴起说:“赏罚严明就可以致胜吗?”吴起回答说:“有关赏罚的事,我在此不愿多予置评。但我能肯定,不能单靠赏罚来获取胜利。然而,发号施令,士卒愿意奉行;军队启发,士卒愿意奋战;战斗开始,士卒愿意去出生入死。这三点才是人主所有恃无恐的把握所在!”(《吴子兵法》励士篇)。同时说:“出师之日,有死之荣,无生之辱。”“临敌不怀生”(论将篇)。“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就是要求军士都怀着“必死”之心。能达到这种层次,所依赖的是平日严格训练有素,和军士们的使命感和军魂。所以孙子说,置诸死地而后生。“生为死根,死为生根,”有了这种辩证法则作为指导原理,才能保证胜利,保证生还。更有一层的意义,是牺牲。牺牲一个小我,拯救整个大我。这是从前武士们传统的伟大精神:我的死亡,换成了众人的生存,是所谓:我死犹生,死而不朽的崇高价值。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敌,再加上前仆后继,视死如归。这场战争就已经胜利了。

隋炀帝荒淫无道,天下分崩析裂,群雄并起。唐初扫平天下,中国复归统一。不过国力消耗太大,一时未能富强。西北方的突厥,虎视眈眈,一心要并吞中国。大唐不得已向他称臣纳贡,割地赔款,屈辱非常。等到有一天,中国实力培养得差不多了。太宗派李靖统兵征伐突厥。李靖觉得突厥势大力强,不能马虎。于是派唐俭为特使,出使突厥。突厥接待唐使,正待百般要挟。李靖潜伏紧跟在后的大军,突起发作。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一举歼灭了突厥。在兵法里用间,李靖以唐俭为死间,牺牲了一个唐俭(厚恤其家),换得了全中国的安泰。大唐的光荣,至今犹存。

(六)隆恩。《阴符经》说:“恩生于害;害生于恩。”这是另一套用兵的辩证法则。《三略兵法》上略:兴国之师,务先隆恩。攻取之国,务先养民。以寡胜众者,恩也。以弱胜强者,民也。故将之养士,如养自己之身。故能使三军如一心,则其胜可全。这是说:兴兵动员之前,必须先广布恩泽;攻敌伐国之先,必须培养民心。恩与养,是时时刻刻为士兵和人民的利益著想,以期融成众志成城的巨大力量。恩、养的要领,上略列出了几个要求:军井未达,将不言渴。军幕未办,将不言倦。军灶未炊,将不言饥。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之安,与之危,故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以其恩素蓄,谋素合也。黄石公还举了个例子说:从前有人送了一坛好酒到军前,那位优良的主将,命令把酒倒进了附近的河里,与士卒同饮河里的水。这叫做:与士卒同滋味,共安危。他解释说:夫一箪之醪(一坛好酒),不能味一河之水。而三军之士,思为致死者,以滋味之及己也。吴起也说:“民知君之爱其命,惜其死,若此之至。而与之临难,则士以进死为荣,退生为辱矣。”(《吴子兵法》图国篇)。吴起带兵,遇有疾病者,他衣不解带,亲奉汤药。士卒生了疮,他不惜为他们亲自用口吸疮吮脓。比同甘共苦,还要翻上几倍。这些种种市恩的手法,都是一个目的,就是要士卒以不惜自己的生命来报答他。对士卒来说,怀必死之心,是“害”。这个害,却是从受恩惠而来的。士卒在战场上牺牲了生命,换取而来的是国泰民安。那么国泰民安的恩惠,又是从士卒牺牲自己生命的害而来。

恩与害的关系,也就是利与害的关系。孙子曰:“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孙子兵法》作战篇)”。历史上“长平之役”,秦将白起一夜坑杀赵兵四十万。原因在赵孝成王中了秦国反间之计,任用赵括为上将军,代替驻守长平的老将廉颇。赵括受命之日,赵母上书赵王,请求收回成命,免去赵括职务。于是赵王召见赵母,要问她个详细。赵母奏道:“从前先夫赵奢在时,与儿子讨论兵法,他说不过儿子。他说儿子赵括,将来断不可以为将,为将必败。因为他少年气盛,徒逞口舌,空诵兵法,毫无实际,不是将才。知子莫若父,此其一。他能背诵兵法,对答如流,却完全不通权变。此其二。先夫在时,受命之日,即忘其家,在营中与士卒同甘共苦。而赵括受命之日,在家连日大宴宾朋,受人祝贺。此其三。先夫在营,事无巨细,必定战战兢兢,博谘于众,详细研究,不敢贸然自专。而赵括在校场上高座,威风十足,士卒对他都不敢仰视。此其四。主上有所赏赐,先夫都分予士卒同享,涓滴不归私家。而赵括则喜形于色,将全部金帛收藏在家中。此其五。老妾叫儿子,遵守父亲遗命,辞去将军之职。他却趾高气扬说:非不欲辞,怎奈国中没有比得上我的人才。此其六。由此六端,岂可为大将?”孝成王说:“每人作风不同,岂可一概而论。老将赵奢也未免太计较了些。寡人之意已决,不必再更改了。”赵母说:“既是大王圣意已决,老妾也不便多言。不过将来赵括败事以后,请莫以老妾连坐。”赵王说:“好的,你放心吧。”后来的事,就是赵括糊里糊涂陷入重围之中,急得象没头苍蝇一般,中箭堕马,尸首两分,还连累了四十万弟兄们的生命。所有赵母所说的,就是十足的纨绔子弟只会吹牛,自夸,好虚荣,把战争这样重大的险事看得轻如鸿毛。好象是初生之犊,长不大的婴孩,连当初父亲是怎么样出生入死挣来的荣誉,在他都好象都是不费吹灰之力似的。无知到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东南西北。这样的毛躁少年,去挡那著名的大将白起,就是以卵击石,怎能不败?兵败之后,邯郸城里,哭声震天,只有赵母不哭。人家问她为什么不哭?她说:他出师之日,我当他已经死了,哪里还等到现在才来哭?其实赵母对孝成王分析得够清楚的了。孝成王如果是个老成一点的,自己也应该看得出来究竟。可见这位年轻的孝成王和赵括都是一丘之貉。赵国人倒霉该到了这一主,一将,还有什么侥幸可说呢!

(七)时、物。这是《阴符经》最后的两句话了: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就是说:愚昧的人,把天地文理,当作是神圣(圣)。而我,却把时物文理,当作研究的学问(哲)。

什么是:天地文理?就是天文、地理。引申来说,就是宇宙自然,天地万物。愚昧的人,把这些当作神圣。有人拜太阳,有人拜星辰月亮,有人拜毒蛇黄鼠狼,有人拜草木石头,有人拜泥土塑的形象,有人拜风水方向,不一而足。这都是迷信,《阴符经》说他们是愚人,是无知无识,愚夫愚妇的行径。譬如:罗马人素信太阳神教,以十二月廿五(冬至)为太阳神的生日,大加膜拜庆祝。后来罗马皇帝信了基督教,下令全国都必须改信耶稣。但是人民拜惯了太阳神,于是张冠李戴,就把十二月廿五日改为耶稣的生日。可谓愚不可及,直到如今!相反的另外还有一解,就是所谓:“圣”,不是以天地万物为圣,而是把天地万物作成人类自己的“圣”。是自己可以对之为所欲为的,取所欲取的,它们是天经地义应该属于“我”支配取用的。换言之,以征服大自然为我的圣明(金科玉律)。“征服”的字眼里就含带着“奴役”的意味。十九世纪以来,人类的这种狂傲,变本加厉。现在,也到了愚不可及的地步了。

什么是时、物、文理呢?就是随时随地,注意转化变迁的事物,和它们变化的时机与原理原则。因此,教导我们对我们周边的事物、环境不可稍微大意,要随时随地去观察,去体认,去掌握,取扶持,去调整,大家保持合理的尊重,共同欣欣向荣。宇宙万物虽然默默无语,可是,猫狗牛马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就连最小的花草,也有知觉感情。譬如,科学实验,在花草前面播放摇滚乐,它们不爱听,就以死来抗议,马上就死了。它们爱听细软柔和的轻音乐,如若在它们前面播放轻音乐,它们就活得更茂盛。亲身经历,从前我家养过一只猫,由于不得已的迁移,不能带它,就把它托给可信任的朋友抚养。后来接到朋友的信说:“自你们走后,小猕(猫名)整天躲在床底下,不吃不喝,怎么哄都不行。几天后就死了。”后来我家就不敢再养猫,怕彼此伤感。所以人类对天地万物千万不能滥用或虐待,只不过我们听不出来它们的呼声而已!

什么是愚人?就是象赵括那样的人,自以为很了不起,能说会道,却只会背诵人家的成书,记得死板的教条而已。如赵母所说:他是个完全不通权变的人,也是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根据史家分析,由于赵括一个人的愚昧,赵国四十万士卒的生命毁灭了,加上韩国,更卷入了魏国和楚国,至少一百万人遭到万劫不复的灾难。

中外古今,时代虽然在变,但人事的原则并没有改变。世界上,只要有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贪得无厌,进行侵略。就很容易把全世界都卷进旋涡里面去。如果再碰到一国的领导和他们的主将是愚昧的人,不但更助长了侵略者的气势,而且会为许多无辜连累进来的国家人民,造成无比的无妄之灾。近百年来,在资本主义的工业主义的社会形式下,高增长,高消耗,高污染所代表的片面经济价值,从而高消费,高浪费的必然生活需求,对自然资源造成无限期,无止境的滥用与掠夺。而宇宙自然生态受到加大增速的破坏,人类生存环境全面快速恶化,频临彻底崩溃的边缘。这些都说明了世界上的愚昧之人,自以为他们有权剥夺和滥用那默默无言的自然界的一切宝藏,直到他们自己和万物一起毁灭。

拜那些自以为聪明人的愚人所赐,特别是现代武器的杀伤力越来越大,迟早总有一天,原子、核子、中子弹满天飞。如果当头被炸死,可能还比较幸福。那些间接受到幅射,烧得遍体鳞伤,无药可治。或受幅射影响,变成奇形的怪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种痛苦煎熬,令人难以想象。如果这一天不幸到来,就是“愚人以天地文理为其圣”的最后结果,因为“小人得之轻命”是必然的。

“我以时物文理哲”这句话是《阴符经》军事兵法部分的的结语,也是整本《阴符经》的总结语。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古籍中,除了《道德经》以外,《阴符经》是唯一的一部书具有对人类这方面灾难的敏感度和关切度的书。也是唯一的一部书具有充分的环境思想和现代意义。不仅是在理论上可以指导现代的人类,实践上同样具有指导性的价值。中外古今,恐怕没有一本书能象《阴符经》,它所说的原理原则就这样:既普遍,又个别,既完整,又特殊。它具有十分的前瞻性,却完全没有时、空的局限性。它具有十分的实用性,却完全没有地、域的拘束性。譬如,它强调了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必然要反映到人类社会中来,成为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和谐与冲突的重要关键。谁能掌握了《阴符经》的原理原则,谁就能掌握这个重要的关键。

从《阴符经》的观点来看,在现时的社会中,人们的片面生活享受的追求,有时表现得非常愚蠢。譬如,人们在社会中,钻窟窿打洞的发财赚钱。于是自己犒劳(或必须请客)花重价去吃所谓豪华的菜肴:生鱼片,活抓虾。殊不知生鱼、活虾,由于环境严重污染,含有极高量的水银,砒霜和其他重金属毒素,还有各种细菌和寄生虫。同时由于对鱼虾的需求,须要大批量生产,大多都必须是人工孵育。过程中为了减少死亡损耗,大量使用抗生素,激素。因此鱼虾体内充满了抗生素,激素,人类从鱼虾身上不断吸取来大量抗生素,激素,致使自己的免疫力极大快速减损,因此,癌症,与其他慢性消耗疾病如糖尿病等等,就成了快速传染性的流行病。最近最新发现,鱼虾里面含有大量的一种强烈抗生素,名叫:Chloramphenical,人吃了进去,就会得白血病(血癌)。一饭之恩,可能就是死刑的判决!人类与万物之间,恩与害,害与恩的纠缠,令人触目惊心!

现在,先暂时撇开那些宇宙自然,环境生态的大道理不谈,试回到个人求职,谋生的最实际的层面上来看。在人生起伏非常大的情况下,忧郁症使人陷入不可自拔的汪洋大海中,《阴符经》就是一根悬在那里的救命草。譬如,苏秦到秦国求职不得,典卖了他带去的高车驷马,仆从跟班,黑貂之裘。两袖清风的徒步回家。父母见到他,不把他当儿子,嫂子不给他饭吃,妻子坐在织机上不睬他。这种毫无亲情的白眼待遇和羞辱,使得他抑郁得想要自杀。当他走到河边时,千钧一发之际,顷刻之间,脑子里突然飘过来,老师鬼谷子慈爱的面容,递给他一本书,拍着他的肩膀说:“苏秦,你要是遇到了困难,就好好读它吧!自然会得到好处的。”于是他立刻跑回去,翻开了旧书箱,现在眼前的就是它:《黄帝阴符经》。他扑簌簌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于是他这次一点都不敢偷懒,认真的研读。可就是读不懂,真是苦啊!读到直打瞌睡,他就想办法,用绳子把头发绑起来,吊在屋梁上。不行,还是打瞌睡。于是就狠下心来,用尖锐的锥子,刺自己的大腿,鲜血流了一地。在这样痛苦的挣扎下,终于有一天,《阴符经》的奇怪字句,对他发出了曙光。他开始一点一滴的领悟了,就试着把自己的领悟讲给他的两个弟弟听。弟弟们觉得很有道理,就也跟着他读《阴符经》。(苏代,苏厉,两个弟弟后来都成为当时的国际名人。)。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他已经明白自己面对世界的现实情况,应该提供怎么样的服务才行。两个弟弟把自己一点的私蓄都拿来给他做盘缠路费,他离家再度踏上求职的征途。不久,他又回来了。这次的回家,他不仅得到了职务,而且是空前绝后的大职位。他的腰间悬挂着六国的相印。真的是高车驷马,前呼后拥。他势利眼的父母出到十里之外去迎接他。嫂子用膝盖在他面前跪着走路。妻子跪着不敢抬头仰视。他不厚道的问嫂子说:“大嫂,你以前不给我饭吃,现在怎么这样走起路来?这不是前倨而后恭吗?”嫂子也没脸没皮的回答说:“二弟,因为你现在地位又高,又这么有钱,不容我不尊敬你呀!”苏秦叹口气说:“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照你怎么说,大丈夫不可不富贵啊!”

我们前面提过,赵括惨败之后,邯郸危在旦夕。举国上下,好象热锅上的蚂蚁,无计可施,束手待毙。可巧苏秦的弟弟苏代正在邯郸,他好好琢磨一番,就自告奋勇去对孝成王说,我有办法可以使邯郸安如泰山,附耳上来,只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孝成王听了大喜,送他大量黄金白银、珍珠宝贝,他坐着驷马高车到咸阳行事去了。果然不久,秦国自动退兵了。又过了不久,消息传来,大将军白起,自杀了。孝成王仰天叹道:“真是,三寸之舌的力量胜过百万雄师啊!我们还要打什么仗啊?”归根到底,其实都是《阴符经》的力量啊!这也是“时、物、文理,哲。”的鲜明写照!

《黄帝阴符经》的特色,是:言,特别简;意,特别赅(深)。容易记诵。就因为太简,太奇,让人不容易理解。不过,它好用刺激性的奇语,读来令人精神振奋,舍不得放手。只要能把它们的意义搞通了,如果再能配合现时的现象来读,是非常有趣而有益的,而且可以一再重读,令人不生厌倦。的确是一部无独仅有的好书!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