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论坛

《黄帝阴符经》新论

 

第三讲

 

天,这个字在古典里,基本上有三种用法和意思:一是笼统的指宇宙大自然说的。二是指覆盖在大地上面的天空,空间上不超过太阳系。三是指带着人性思维,却主宰着宇宙的大神(上帝)。譬如,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厥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汤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论语》尧曰)。上两句话是说:尧传位给舜的时候,对他说:“唉,舜啊!从现在起,天命运数都在你的身上了。你要心存信实,守住大中至正的道理。如果四海的百姓受到困苦贫穷,那上天给你的地位福分,也就便永远终结了。”商朝殷汤祭告上天时说:“我,小子,殷履,敬用黑色公牛作为献礼,谨敢明白的告诉您伟大的上帝:对有罪之人,我不敢赦免他。天下的贤才,都是您上帝的臣子,我不敢隐蔽压抑他们,必定按照上帝您的旨意选拔任用他们!”。这里的天和上帝都是同一个人。以及在黑暗时代里,哀哀无告的贫苦百姓所喊的:“天哪!老天爷啊!您睁睁眼吧!”和皇帝们祭告的也是一个人。

在前面《黄帝阴符经新论》第二讲里,我们讨论过的“观天之道,执天之行。”的天,是指笼统的宇宙自然。现在我们要看的是“天发杀机”的天,是指我们头顶上的太阳系的天空。

中国古代的传说,有女娲炼五色石补天,和共工氏头触不周山,而天柱折,于是天塌西北,地陷东南等故事。共工氏的头碰到了不周山,把天柱碰得折断了。因此中国的地理形势,西北高崇连天,是世界屋脊。东南低陷,频临大海。这是根据中国的地理形势编造出来的故事。而女娲补天,根据张湛的解释是:五色石,就是五行,所谓补天,并非一定是说具体的以物质器具来修补,实际上是以五行的哲学理论作为意识心态上的补充。从这些故事的传说来看,中国古人并不认为天是个完美无缺的东西,碰了也会损坏掉,损坏了又需要人来修补。《淮南子.览冥训》说:“往古之时,四极废(塌陷),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烂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描写火山、洪水的时代)。猛兽食良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发动洪水之怪兽)以济冀州(中原),积芦灰以止淫水(修堤填土疏导地上积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良民生。”补苍天的最后目的和效果是良民生,女娲成了中国古代一位开天辟地,除灾安民的大英雌。同时说明,天地都是由人来开发和平定的,最终目的是为人民。

中国人自古就根据太阴星(月亮)与地球运行行事,在夏朝正式制定了历法。就是阴历,现称农历,历代虽有部分修改订正,却一直沿用至今。中国古代对这个夏历非常自豪,称为:正朔,代表国家民族的尊严。四夷臣服于中国,第一件大事,就是要他们改历,奉中华的正朔。民国以来,自动奉了西方的正朔,夏历沦为附庸。只是民间对于阳历年,不过就是有个假放而已,还是对阴历年(现称:春节)隆重从事,此外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等,依旧踵事增华,按照夏历过日子。日本则根本彻底取消了阴历,根本切断了与中国的精神血脉,一面倒向西方。西欧根据太阳星(太阳)与地球的运行,创造了阳历。偏差极大,每四年就差误了一年,就要闰一年,把那闰年的二月改为二十九天,以资识别。阴历要闰月,比较不规则,而差误较小。阳历闰年,可以马虎过去,使用上好象比较方便。不管什么历法,虽然都是不能十全十美,但总以误差越小越好。为什么要有历法?主要是为了便利农耕,还是为人民。中国以农立国,阴历是很重要的。

《周易》复卦:“七日来复”。七日一周,根据日月和五大行星,周而复始。周日,是太阳日,称为:日曜日。周一是月亮日,称为:月曜日。周二是火星日,称为:火曜日。周三是水星日,周四是木星日,周五是金星日,周六是土星日。五星也就是五行。现在中国人习惯以星期一、二、三...相称,或根据基督教的礼拜,称为:礼拜一、二、三...。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日、月、五星的由来了。其实我们每天一睁眼,就生活在日、月、五星的太阳系里。地球自转一周是十二时辰,廿四小时。绕太阳公转一周,是一年,分别有春、夏、秋、冬,四季寒温。太阴绕地球一周是一个月。人造的最准确的时计(钟表)都必有差误,只有日、月、地球自转、公转,分豪不差。

然而,地球的上空除了日月星辰以外,还有三流:第一是气流,气流夹带着风雷云雨,大多是东西行。第二是湿流,湿流就是大气里的含湿度,也包含温度,大多是南北流。第三是尘流。尘流是沙尘,可能从太空来,如太空中千万的流星陨石,化为沙尘;可能从地球的另一处随风飘流而来,一夜之间可以积成四至六英尺厚。专就气流而言,中国有句谚语:春东风,雨祖宗。又说:紫气东来。因为太平洋在中国东南面,气流夹带云雨,由东而来,特别是在春季。而美国则恰巧相反,是紫气西来。太平洋在美国西面,气流夹带云雨从西而来,至东而止。而且大部分的气流都是从中国,经夏威夷来的。最近美国西岸海水中发现从中国飘来的工业废料,可见全世界呼吸的是同一个空气,喝的是同一种水,四海相通,实在并没有严格的畛域可分。因此,美国狂轰猛炸伊拉克,科威特的油田起火,印度与中国则遭受空前的大水灾。

《阴符经》说:“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另本作:星辰殒伏。)。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张果注解说:“天机张而不生,天机驰而不死。天有驰张,用有否臧。张则杀威行,驰则杀威亡。”由于“天”并非完美没有缺陷,所以天色不会常蓝,也不会长久阴雨缠绵。老子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不能久(长久不变),而况于人乎(《道德经》23章)”。所以,这里“天发杀机”的杀字,不能当杀死或除灭讲,应该当变化、反常,甚至当反弹讲。就象张果老所说的弛和张,有时正常,有时反常,既有正常就必有反常。既有惠风和畅,就必有飘风骤雨。引申来说,天时的正常与否,与人事息息相关。天、地与人息息相关的观念,在中国很古很古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一直到汉朝的董仲舒作成了一套《天人感应论》,汉武帝奉行了这种理论,就成了中国官方定制。不过《天人感应论》除了它的哲学部分外,竟然成为宗教式的信仰,近代科学的成分不多。到了宋朝王安石变法时,天灾地变,接连不断。他却大胆推翻了《天人感应论》,说:天灾地变与人事无关。清末以来,欧学东渐,很多人根据西学大大赞赏王安石的“新学观点”。

不过科学发展到现时,又有了很大的改观,似乎又回复到了很严肃的《天人感应论》了。譬如,由于资本主义引发了工业革命,而工业拼命发展的污染竟成了尾大不掉的大问题,大灾难。仅就“石油”一项,除了因它制造了许多抢夺的战争外,其对大气,河流,湖泊与海洋的污染不算,单只说它造成的地球升温,已经使北极的积冰,消失了百分之四十。仅只这一项危机,影响了整个世界风云气候,旱涝不时,就足以毁灭整个人类的生存(包括癌症已成了急性传染病)。美国近年来设法把污染严重的工业推到其他国家去发展,既可以利用当地国的廉价资源,又可以免除本国的毒害,一样可以坐地分赃,独享富贵荣华。可是到底人算赶不上天算,美国政府两天前宣布:由于美国五十几条河流湖泊,经查出受到极严重污染,鱼虾含水银量极高,发生致癌及其他严重疾病的事例直线上升,故而禁止人民食用。如是发出一纸禁令,于事何补?应该回头去找缘由,切断病根才对呀。参议院阿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Sen. John McCain 发表严厉声明:认为严重情况已经到了不能再事容忍的地步,今秋(2003年)要在国会里大闹一番(追踪补实:麦凯恩完全没有过动静,事实上只是放放空气,骗骗老百姓而已。到2008年他在竞选总统了,他信誓旦旦的说话能听吗?)。试问美国政府是代表谁的政府,要去违反资本家的利益,这点是一万个绝对做不到的。

科学家警告:现在地球的上空已经存在三千多颗人造卫星,这些卫星不久都要相继变成剧毒的废料,堵塞在太空之中。而新的一代一代的人造卫星还待继续升空,毫无控制。大则准备着在太空战争;小则猛打手机,人类颇以此自豪。譬如,人人在人前猛打手机,洋洋得意(据美国研究调查结果:打手机的百分之98都不是为了什么正经事,大多是在无谓的聊闲天,包括打情骂悄,甚至于叫熟食外卖--意大利的皮萨饼。)可他们哪里晓得,在开车时边打边开,招摇过市,好不神气,除了手机可以导致脑肿瘤而不自觉,和导致车祸丧生外,天空不久的将来又将成为尾大不掉的局面,剧毒的废料就会回馈到地球上来,产生更多不可收拾的灾变。凡此,现代的新名词叫做:环境科学。依照目前环境科学的发现,短短的一百年来,人类已经把这个天地,糟蹋得无以复加,罄竹难书,说不胜说。然而,天、地、人都有自我调整的本能。人类的过度反常行为,随时都会受到天地的报复,反弹,严重到可以使人类完全毁灭。等到天发杀机,它的连锁反应,地也必然发动杀机,山崩地震(狂轰猛炸,影响地壳驰放压力。还有某国以潜水艇在深海之中用核子导弹射击中东一国的地层根基,故意人为地制造一个极大的地震灾难。),洪水猛兽,旱涝不均,恶疾泛滥,人民疾苦,于是争夺以至于争战,节节高升,这是人发杀机,天翻地覆的时候了。

人类不断剥削、虐待、糟蹋天地,就必然遭受天地反弹、反贼,最后还必然是人类遭殃。最不值得的是,由于极少数资本家的贪婪,和他们御用的政客们,而驱使浑浑噩噩的广大人民群众,跟着他们趟混水。人民什么富贵荣华也没能得到,就做了不知道为什么而死的冤鬼。环境科学的意义,不能只是少数学者发表议论的园地而已,它应该更有哲学意义,就是明白的指出环境恶化、殒灭的根本原因所在。彻底说明资本主义的罪恶和资本家的丑恶面貌,唤醒群众,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保护自己的生命和家园。人类若是能进化到这个地步,能够天人合发,于是万化才可以定基,人民才有机会享受最高永久的幸福。天人合发是人类需要去行顺天理,合人情的事。合理的互相配合,依照规律互相补益,于是万物和人类才能合理的永久长存,发扬光大。

论者或谓:你把石油说得如此不堪,岂不知石油给人类带来多少方便与繁华,就拿塑胶一项来说,都是现代人生不可或缺的东西,飞机、汽车、工业、战争,那样不需要石油?再说远古的《阴符经》作者哪里懂得什么石油,你这样谈《阴符经》,未免有生搬硬套之嫌!

其实,我所谈论的不只是石油或人造卫星,这些不过是随手拈来的事例而已,重要的是谈原则。千万不要低估了古人,古人对“生态平衡”,保证对资源利用的持续和稳定观念,不比现代人差,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譬如,利用五行学说,相生相克的原理,来掌握平衡原则。一再强调:“不可竭泽而鱼”“不可焚林而狩”。庄子的寓言说:那个中央之帝的浑沌,被南海之帝的倏,北海之帝的忽,以人为的工程,好心的去替浑沌凿开七窍,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庄子》应帝王)。他们以己意为中心的强行开发,即使不是恶意,也足以促使自然生成的浑沌死亡。《庄子.秋水篇》以河伯和北海若的对话,更说得明白:河伯曰:“何谓天?何谓人?”北海若曰:“牛马四足,是谓:天。络马首,穿牛鼻,是谓:人。故曰: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无以得徇名。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就是说:牛马有四个脚,这就是:天生自然。而络马首,穿牛鼻,则是:人工的所作所为。所以说:不要过分以“人为”去破坏“自然”,不要以目前的“事故(过分发展)”去毁灭“生命(破坏永久生存)”,不要以“暂时的利得”去毁掉“永久的信誉(物资资源)”。这就叫做:反扑归真。周武王在革命成功之后,马上下令“放牛牧马”,与民休息。为的是要使天、地、人有个透气复苏的机会。

反扑归真,用现代科学的解释,可以分三点来说。天地万物之所以生存而欣欣向荣,有三个原则:

第一是循环原则。譬如,海洋蒸发水汽,于是油然作云,沛然降雨,滋润大地,生殖万物。多余的水则归于溪泽河流,复回大海。如有多余的海水,就化为冰,储存在南北两极。周而复始,亿万年不改。

第二是还原原则。譬如,大地上有碳、氧、氢、氮等重要元素。氧气被动物、植物吸收后,放出二氧化碳。植物吸取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一面放出氧气,一面让动物吃了植物,又把二氧化碳排出,回到大气之中。氮气在空气中是固氮菌,变成硝酸盐。被植物吸收,植物又被动物所吃,动、植物的排泄物或死亡后的遗体,又被细菌分解,成为氮,返回到大气之中。以上是最简单的还原方式,还有比较更为复杂的交错还原方式,兹不多赘。

第三是再生原则。所谓:网开一面,不可斩尽杀绝,与“竭泽而鱼”为同一原理。譬如,在美国吃螃蟹,总是吃不到有黄的。后来才知道,法律规定,捞蟹的渔民看见母蟹必须丢回水中,以资繁殖再生,使螃蟹可以源源不绝的供应。如果发现只顾人的口福,出卖有黄的母蟹,就会处以重罚。总之,如老子说:“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道德经》第16章)”。庄子说:“万物,一也。是其所美者为神奇;其所恶者为臭腐。臭腐复化为神奇;神奇复化为臭腐。故曰:通天地,一气耳(《庄子》知北游)。”列子说:“万物节种也,以不同形相禅(变化)。始卒若环,莫得其伦(《列子》寓言篇)。”可见现代人所知道的,古人早就知道,而且说得明明白白。因此,凡合乎以上三个原则的,是使天地万物生存的,是好的;违反或堵塞以上三个原则的,是使天地万物毁灭的,是恶的。

石油,根据科学家的认识,是天地花了两亿年才生成的成果。它有保持和稳定地轴旋转的作用,有人称它是地球的血液。如今人类发现了它,煮鹤焚琴,竟把它当作燃料来烧了。与它的附带产品,的确给予人类不少方便。不过至今才不到一百年,就把可以抽到的石油,用掉得差不多了。且不论那时会不会使地球“变轴”(地球变轴之刻,即是万物毁灭之时。截至目前为止,地球的南北轴已经偏移了一寸半了。),仅就要两亿年才能“复生还原”这一点,就违反了上述的三个原则。以石油当作燃料,其衍生物质,排在大气之中,化成剧毒,伏藏在动植物的身体中,水源中,五百年都无法化解。仅就汽车、飞机的排气里,所含的M.T.B.E这种化学毒物,一碰到水,就化合成永不可分离的粘液。人身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水份,吸进了此物,立即化合,产生顽固哮喘及肺癌,进而毒素扩散,滋生各类型的癌症。试问近百年来的癌症是不是事实?病例是不是在直线上升?谁都知道,石油有时而尽。越到快用完的时候,越紧张,价钱越贵,因争夺石油而引起的战争就越频繁,越激烈,越残酷,甚至于要动用核子。从而对天、地、人的危害,根本无法估计。人类不是没有智慧去发明和使用更好的代替品,只是被垄断石油的资本家大佬们卡住了。谁想发展新燃料,谁就马上破产。谁要是研究得差不多了,就立刻失踪或“自杀”了。石油是谁都不许别人染指的禁物,里里外外都是充满了恐怖与死亡。这个天、地、人,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被极少数的贪婪者,押上了法场?即使在最不济的情况下,记得抗战时,中国后方没有石油,中国人竟把汽车稍微改造一下,用木炭燃烧,照样开车。巴西长期以来都用酒精开车,坐车的人象似坐在花园之中,香味扑鼻。既没有毒,又能辅助农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在使用液态氢,电气以及太阳能的技术尚未曾十分完备前,使用酒精开车,有十大利而无一弊。如此重大的事情,若非脑子里长了异物,谁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阴符经》的这几句话,不论你怎么翻来复去的读,怎么样也脱不了这个原理原则!

《阴符经》接着说:“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动时必溃。知之修练,谓之圣人。”这里的“邪”,与上段的“杀”,都是《阴符经》的奇字,用来强调和突出所要说的话的。

为什么资本家就这么顽固,难道他们自己不怕死吗?原因是资本主义的思维,用的是“三段论法”的平面逻辑。只看得到目前的好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窝蜂的上,把它看成勇往直前,能冒险犯难的美德。其实是暴虎冯河死而无怨的大愚昧、糊涂虫。自己死了,还拖上不知几许下水垫背的,就也算是他们赚来的。唯有社会主义者的思维,用的是:立体的辩证逻辑。不仅看得到正反两面,还以“玄览”鸟瞰,一下子就看得清上下、前后、左右,是谓:高瞻远瞩。同时社会主义的原则是“天之道,犹如张弓,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道德经》77章)。”的随时调控,非常机动,不会蠢到钻牛角尖“死而无怨”的地步。因此,资本主义者是“拙”,而社会主义者才是真聪明,真智慧,是“巧”。有真聪明、智慧的人,不在乎人家怎样看我,懂得深藏不露。这是古人形容“龙”的形态。龙平时潜伏深藏,要在必要时才发挥它无比的力量。所以一个自视很高,却只有平面逻辑思维的孔子,见到老子之后,即兴“犹龙”之叹。说明了“有道者”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14章)”的。是绝对不以虚荣为意,而伪装夸张自己的。《阴符经》说:可以伏藏,并不是指着那愚昧、肤浅的人说的,因为他们是一定不肯雌伏、守藏,什么时候都要表演炫耀自己的一类。

为什么懂得辩证法的人能够有过人的智慧呢?因为“九窍之邪,在乎三要。”九窍是讲人身的九窍,就是眼、耳、鼻六个孔窍,加上口的一窍,是谓七窍。再加下面二便的孔窍,就是九窍。九窍通畅,代表人的身体生命的健康运行。而九窍之邪(机能),却在乎最紧要的三窍(要与邪,都是《阴符经》一贯好用的奇字,以为醒目的强调。)。

三要是眼、耳和口,九窍之中的三窍。强调一个人,特别是领导人,要耳聪,目明,口吐锦绣,字字珠矶,落地有声。只有懂得辩证法的领导者才能把事物的真实性和发展性掌握得透彻(耳聪、目明),才能建立正确的理论(口吐锦绣)。可以动,可以静。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可攻可守,运用自如。鬼谷子说:“虽覆能复,不失其度(《鬼谷子》飞箝篇)。懂得运用辩证法的领导们,即使把事情做错了,却一样能转手就把错的翻转来,变成对的,更好的。让人家看得跌破眼镜,不知其所以然。习阴阳,如反掌,保定了乾坤。以此修身,身何难修?以此齐家,家何难齐?以此治国,国何难治?以此平天下,天下不足平!我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为什么能“把事物的真实性和发展性掌握得透彻”?因为他们明白:“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运用辩证逻辑的人,见一,就一定知二,见二,就一定知三。看到静态不动的木,就已经知道动态的火,在一定的条件下,即将发生。是谓:见微知著,举一反三。正是:“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解破),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道德经》第64章)”。这个“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真是透彻极了。鬼谷子说:“圣人谋之于阴,故曰:神;成之于阳,故曰:明。...主事日成;主兵日胜(《鬼谷子》摩篇)。见到木,就知道火。有国家就不可能没有祸乱,但是国家有祸乱,不等到它发作出来,早已就被克制住,化解掉了了。国家里面不可能没有败类,奸邪诈伪的事不等他发作出来,早就让他崩溃涣散了。能够这样认识与实行的领导者,就是圣人。

《阴符经》是中国古代的一部了不起的书,说的理论也是唯物论,辩证法和社会主义。相传黄帝能够认识它和运用它,所以成为中国伟大的神圣。由于它是中国的,只有中国人才能配认识它和运用它。当今中国的领导人都是认识和运用唯物论,辩证法和社会主义的,因此他们都是圣人,与黄帝一脉相承。也只有靠他们聪明、智慧的作为,才能真正领导现代中国发展和强盛,而且是拯救这个堕落,危急的世界的唯一希望!

唐朝初年的钦天监李淳风写过不少预言的诗,其中有一首很特别。诗曰:

中国而今有圣人,

虽非豪杰也周成,

四夷重译称天子,

否极泰来九国春。

这个时代的来临好象也差不多了!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