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论坛

《黄帝阴符经》新论

 

第二讲

 

《阴符经》的开头第一句话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尽矣”是:话尽于此,讲到底,讲完了,引申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完善、全备了的意思。只要人能够观天之道,执天之行,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就成了。这好象是一句结尾的话,而把“结论”放到了“前言”的位置,这是一“奇”。

观天之道的“观”,执天之行的“执”,都是人的行为,要人去观,要人去执。意思是:以“人”为主体,去观察,稽考,分析,体会,领悟和认识宇宙自然界运行的规律和原理原则,然后照着这个规律去操作,依着这个原理原则去实行,那么,做人做事,一切的一切都就完善、全备了。

如果大家记不住本经下面的一些细节,只要时常记住这一句话,也就不错了。作者把它放在开头,好象是一句格言性的警语。也好象是一个当头棒喝,让人们好好的去想,好好的去做。同时,恐怕还有一个重要的提示:就是要人们根据自己的知识,智慧和能力去实际的发现,认识和实行。这里并没有丝毫的神灵,密教和迷信的成分在里面,完全是实证的,科学的,透明的“人的”措施。所以把它放在开头,很可能就是叫人不要走歪路,求捷径,白白浪费光阴;而是叫人正大光明的,实实在在的去观,去执,以期达到人类最完善和全备的境界。

中国古人对宇宙的研究,很早很早就已经开始。历史证据显示在纪元前四千年,就有中国与古埃及人互相讨论天体和金字塔建造的资料。中国人阴阳的概念和使用也早在一万年前已经形成。不过中国人研究宇宙自然,总离不开两个基本原则,就是:注重它的平衡原理和要它直接对人生产生效应。西方的研究则不然,纯物理学,纯数学,和人事几乎豪不相干。即使有一天真的能乘飞船去月球或火星,其目的不外是为了战争,物资与金钱。

在《阴符经》里也说得很清楚:“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之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这个立天之道,以定人也。这句话就充分概括和说明了,中国人研究宇宙自然的原理法则,主体是人,目的在于定人。所谓“天之道”,是由“人”所创立,然后由“人”来运用,以达到安定人之目的。就是:基于对天道的发现,认识和实行,来奠定和加强人的身体健康和寿命,进而使人的社会、国家机能达到平衡,为全体人民谋取长治久安的幸福。这也是《阴符经》的一奇,它非常坦率,直接而大胆的作了这样鲜明的宣告。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之于天。”《阴符经》在说了“观天之道”之后,马上接着说:“天有五贼”。把天之道的内容,具体的放在“五贼”的上面。那么,五贼到底是什么呢?过去解经的人们,百分之九十八都承认:五贼就是五行。就是《阴符经》本身也说过:“火生于木”。这里为什么不直接称五行,偏要称它五贼?这恐怕就是《阴符经》的又一个“奇”。

阴与阳的概念是中国哲学特有的大发明。开始在非常非常古远的时代。阴与阳除了它们本身的对立和统一的原理外,又分两路展开。一路是:数学的展开。例如阴与阳的三次方,是八卦,六次方是六十四卦,构成了整个《周易》的思想体系和它的实用价值。另一路是物理的展开,就是:五行学说。

五行学说,在黄帝的时代有没有?现在还没有特别的证据,说它一定没有。伏羲氏的时代在黄帝之先不过,伏羲氏已经有了阴阳三次访的“八卦”,黄帝的时代,没有理由不动阴阳五行。根据黄帝的政府分为五个部门运作,就很有五行的痕迹。早在《书经》的《洪范》里,就有五行的说明。《春秋·左传》里不止一次的提到五行的运用。此外,《管子》,《孙子》都提到五行。可见五行学说不是战国时候才有的,更不是邹衍的新发明。

现在让我们先看一看什么是五行。五行学说可以分成下面五个部分来了解:

(1)五行的基本名称:木、火、土、金、水五个基本元素。英文是:Five Elements。木是一切植物,甚至生物的代表。火是一切热量的代表。土是砂土,地球承载、创生万物的基本物质,可能在别的星球上也有这种基本相同的物质。金是一切金属和矿物的代表。水是一切液体物质的总代表。宇宙是这五种基本物资或元素所组成。

(2)五行的阳性循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一直循环无穷。譬如:木柴的燃烧,是火的基本来源。火的结果是灰烬,也是土的最大部分的构成。矿产是从土地里生成和挖掘出来的。金属和矿石在极高的热度下,变成液体。水既是液体的总代表,一切植物或生物又必须依靠水而存活、生长。

(3)五行的阴性循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一直循环无穷。克有时用“胜”字来代替,如:木胜土。有时也说木制土。例如《左传》哀公九年,史墨说:“水胜火,伐姜则可。”如果五行只有其阳性的循环,只能相生,一直生下去,必定越滚越大,成了个大雪球,可以大到“其大无外”的无限。如果五行只有其阴性的循环,只能相克,削克的结果,就越过越小,一直小到“其小无内”的无限。如果五行依照阴阳的原理,既相生也相克,就能保持事物适度的平衡。在西方和印度哲学里,只发展到:“四行”(Four Elements)。就是水,土,空气和火。其实空气与火可以算作一个元素,那么,他们只有三行,永远达不到平衡。所以,他们思想里根本没有凡事讲究平衡的要求存在。凡事要求平衡,当作一种理念追求的,是中国哲学的一个显著特色。

(4)五行的反贼:在一定的条件下,五行不能相生,也不能相克。譬如:金克木,并不是,金一定可以克得到木的。如果用铁锯子或斧头,多大的树木都一定可以砍倒。如果用一个小小剃须刀片去砍坚实的柚木,不但木不受丝毫之损,那小刀片必定断碎折损。这时的金不但克不了木,反被木克。在这种情况下,其专有名词叫做:反贼。又如:杯水车薪,那一杯水,不但灭不了一车的火,那点水立即被烧干。再如:烧掉一棵草的灰土,想用来增加大山的高度,那棵草算是白牺牲了。诸如此类。五行的阳性循环或阴性循环都是普通平常的运动,唯有在条件反射之下产生的“反贼”现象才是突出或不平常。宇宙之间普通平常的现象反而不如突出不平常的现象惹人注意,因此,五行运行里的反贼现象是具有相当代表性的,也是在五行运用里必须时刻注意的事实。《阴符经》称五行为五贼,虽然又是一个奇语,却又是用意深刻的。

(5)五行的运用:大致可以分为下列甲乙丙三类。

(甲)五行在自然界里,是木,火,土,金,水。运用在个人的身体上就是:肝,心,脾,肺,肾,五脏。用在食物和药物上就是:酸,苦,甜,辛,咸,五味。此外有五音,五色,五谷,五穴(针灸治疗用穴位),五果,五畜....。中国的医学和膳食学就都是根据五行的运用而发展出来的,下面还有更多的说明。

(乙)运用在管理学上,有木、火、土、金、水五种类型的人(参看《黄帝内经.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第64)。任何机构,不论现在设有多少个部门,而职务的分类,基本上只有:计划(木),行政(火),制造生产(土),监督,审计,赏罚(金),和财政金融,会计出纳(水)五类。如果五类职能没有偏废,又能用五种适当类型的人服务于适当的职务部门,便能自自然然的成功兴旺,否则必定失败殒灭。(详情参照拙著《管理之道》)。

(丙)运用在政治上,有五德相胜,朝代的变更,都根据五德相胜而来。这就是邹衍的五德相胜学说。每一个朝代都有一个性德,如果它以金德王(动词-统治)天下,那朝代的服色、旗帜等都尚白,以土德王天下,则尚黄,火德王天下,则尚红...,以证明本朝政权在天地间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以火德王天下者,可能被水德的新朝所代替,这是被水德之人以武力革了命去。如果是自己里头的人壮大起来,和平转移了政权,那么,新朝必定是土德之人。譬如汉代刘邦以赤帝斩白蛇起义,刘邦打进了咸阳,灭了秦朝,是以火德王天下。那么,秦朝算是金德。周朝是以土德王天下,被秦朝取代。秦本是周王的附庸,在周的西边,祠白帝,都属金。秦取得天下并非直接从周王手中直接抢过来,而是受周朝“培育”出来的一个新势力,她从诸侯手中取得天下。所以短暂的秦朝是曾以金德王天下。中国从前历朝历代,都为这件事伤透了脑筋。改朝换代,也都根据五行的相生相克来预测。

《阴符经》以五贼来代表五行,是以五行的反贼的意义,来特别突出五行。在《道德经》里,老子从未直接提到五行这个名词,不过连连说了: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道德经》第12章)。虽然没有叫名说五行,而五色,五音,五味根本就是五行。没有基本的五行,根本不可能有五色,五音和五味。唐朝李筌注解这里说:“人因五味而生、五味而死。五味各有所主,顺之则相生,逆之则相胜。久之则积气薰蒸、人腐五脏,殆至灭亡。后人所以不能终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胎息无味。”这是根据《老子》来注解五味,五行,以至于五贼。除了太嫌简单了一点,基本上没有错。可是张果说他:“李筌等以五贼为五味,顺之可以神仙不死。诬道之甚也。”其实李筌被冤枉了,他并没有说过,顺五味就能不死。那么张果说什么是五贼呢?他说:“五贼者,命、物、时、功、神也。”这恐怕是在过去诸种注解之中,唯一把五贼注成:命、物、时、功、神的,而为什么他们又有“贼”的意思呢?不可思议,太含混了。当然人们可以任意体会五贼的定义,不过分析来分析去,还是觉得把五贼解为五行,比较合理,合适,也比较言之有物。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从个人的角度来运用五行,使身体健康,延年益寿就是个人的“昌”。进一步怎么来具体运用,就一定要从《黄帝内经》中去体会了。综合《素问.脏气法时论与宣明五气论》的主要内容如下:

(1)五味所入:酸入肝,苦入心,甘入脾,辛入肺,咸入肾。所有入口的营养,根据食物的酸、苦、甘、辛、咸五种性味为媒介,被导入五脏,使人生存、强壮。

(2)五味所禁:酸走筋(肝主筋),筋病毋多食酸。咸走血(心主血),血病毋多食咸。甘走肉(脾主肉),肉病毋多食甘。辛走气(肺主气),气病毋多食辛。苦走骨(肾主骨),骨病毋多食苦。

(3)五味所宜:肝色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枣,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脾色黄,宜食咸,大豆,猪肉,栗,霍皆咸。肺色白,宜食苦,麦,羊肉,杏,芥皆苦。肾色黑,宜食辛,黄黍,鸡肉,桃,葱皆辛。这里给人一个基本准则,平常该吃些什么为宜。

(4)五脏补泄: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泄之。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用咸补之,甘泄之。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甘补之,苦泄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泄之。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泄之。这是说,一旦遇有病变不适,吃些什么可以立即补救。

(5)五常平气:木曰:敷和。火曰:升明。土曰:备化。金曰:审平。水曰:静顺。以上是对五脏正常状态的形容。要求五脏必须随时保持正常状态,不可太过,也不可不及,过尤不及,就成为病态(《素问》五常政大论)。就必须用(4)的方法马上补救。同时,膳食之中,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厚(呆)。味过于辛,筋脉沮驰,精神乃央(《素问》生气通天论)。以上是偏食的害处。至于“五味”并不单指味道而言,“味”是性味的意思,天下所有的食物都可归类于五种性味之中。譬如,所谓:“味过于酸”,是指吃多了酸性食物,或太爱吃酸性食物。五种性味的食物的归类可以列出一个表来,由于篇幅题材所限,详细资料请参看拙著《膳食之道》一书。所谓:病从口入,民以食为天。膳食是人生第一件大事,与生死存亡直接有关,五行学说是膳食学的指导原理,见之者昌。

人活着不止单靠食物,除了“形”,还有“神”。肝主怒,怒伤肝,悲胜怒。心主喜,喜伤心,恐胜喜。脾主思,思伤脾,怒胜思。肺主忧(悲),忧(悲)伤肺,喜胜忧(悲)。肾主恐,恐伤肾,思胜恐。五种心理状态和五种生理状态互相结合,这是中国独有的精神病理学。在精神疾病的临床治疗上,提供了极其合理和有效的途径。有待后贤更多的发掘!

为了身体健康,延年益寿,除了注意饮食,和精神状态外,还有就是运动。中国王道的运动法,也在五行的指导原理之中。详情请参阅拙著《自医之道》一书。此外就是随时留意四时,八风的外邪侵扰。总之,《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第一章有一句总结的话:“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五行),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神与形俱,而终其天年,百岁乃去。”可以说,健康长寿之道,尽于此矣!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不用李筌或骊山老母说,《阴符经》的第一部分是著重在人的健康长寿,《阴符经》注重人的“身”体,健康长寿,是很昭明彰著的。其实,一言以蔽之,人如果没有健康长寿,其他什么也不能算数的了!这点,正是《阴符经》的特别可贵之处!

宇宙自然不知道有多少亿万年了,窈窈冥冥本是一片寂寞。自从有了人类这个万物之灵,什么才都产生了意义,宇宙里再没有意义的东西也都会活泼了起来。在太空舱里,地球除了长城以外,什么也看不见,人类更是极其渺小。虽然,到太空飞翔的,毕竟还是人类。中国古人把宇宙放在阴阳和五行的定律中,从而追索“平衡”,务使人类的生活更简易,更丰盛。所谓:人定胜天。终有一天,人类可以更多的掌握宇宙,让宇宙提供一切它的丰富为人类的幸福服务。所以,《阴符经》的最先的论调,就是:五贼在(人)心,然后,施行于天(宇宙)。五贼是由“人心”的认知而来,然后施行于宇宙的。宇宙自然是个太过庞大而空洞的东西,最聪明的办法是找出它的枢钮所在,就是它运行的规律。掌握了宇宙的枢纽,就等于掌握了宇宙。阴阳.五行是中国哲人掌握宇宙的枢纽,是中国人独有的最伟大的智慧。因此,几千年来中国人可以骄傲的说:宇宙在我的手中。我的身体和宇宙万物成为一体,宇宙在乎(我的)手!万化万物生乎(我的)身!这是中国人的独特的宇宙论,生命论,价值论和目的论。它既是可以充分认知的,也是可以充分实行的,而且是充分有效的。

不论宇宙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不论宇宙有多庞大,中国哲人以“人”为宇宙的中心。宇宙没有人,不过是一片无意义的死寂!这等于美国俗话说:You nailed, hit exictly on the head!(槌子正敲到钉子的头上了)。《阴符经》说:天性,人也。反过来说:人才是天性。因为,只有人心才可以发现,认识和掌握天性。那么,人心又是什么?

《阴符经》说:人心,机也。安徽合肥科技大学李志超教授在他的《天人古义》一书中说:“在事物运动变化过程中,存在着一种很细微的东西,它位于事物运动变化的中枢,具有‘以微制著’的功能。它的状态的改变,影响并决定着整个事物的运动变化。这是中国哲学史上一个十分重要的‘机发’思想。是中国古代哲学的重要成果,是西方没有的。”我曾有机缘,在合肥和李教授当面讨论过并赞扬他的这个“机发论”。“人心”能发现,认识并掌握宇宙,却在于一个“机”字。上一篇开始时刚刚提过的“机缘”这个词汇,在洋文里也是找不到的。

《太公六韬》:“一合一离,一聚一散,阴其谋,密其机,高其垒,伏其锐。”《三国志.蜀志.刘先主传》:“睹其机兆,赫然愤发。”《三国志.魏志.武帝传》:“太祖少(年少时)机警”。《列子·仲尼篇》说:“大夫不问齐鲁之多机乎?”张湛注:机,巧也,巧能之人也。《庄子·至乐》:“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成玄英注:机者,发动,造化也。《礼记·大学》:“一家仁,一国仁;一家让,一国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郑玄注:机,发动所由也。《素问·离合真邪论》:“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头)发,不知机者,扣之不发。”张隐庵注:取针之速,间不容发,故曰知机。综上所述,“机”的定义,大致可谓:机者,事物变化的关键与其隐秘的朕兆,可为智能之人所迅速发现掌握者也。

人心者,是人的知识,感觉一系列的经验程序。譬如:人是一个主体,他买了一束美丽的香花。一束花是客体,它本没用什么美不美和香不香。而是这个主体根据自己的知识,感觉和经验的累积,认为:它是美丽的花,而且香味也很好闻。(也可能有人因为患着敏感症,见着这花就眼泪鼻涕,喷嚏咳嗽,这束花就成了他的恶魔,根本不可能产生美与香的观念。)于是不惜花了一定的价钱把它买了下来。买下来之后,他没用把它丢掉,也没有把它送任何一个别人,或自己留着欣赏,而是把它送给了一位特定的、为他哀哀煦劳的、无条件慈爱的母亲。母亲接受了这一束花,看着,闻着,微笑间,眼睛湿了。这束花,在被那个人定义为美丽的、香的花之后,带着一切的历史和代价,被送给了他最敬爱的慈母。如果我们把这个主体的心理过程,每一个片段,都加以个别分析,那么,每一个片段都有过他的知识,感觉和经验的过滤程序。一直到他决定把它送给了母亲。同样,在母亲接到花的同时,母亲看到的是花,可是她的脑筋里就在那霎时之间,反映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种种知识、感觉和经验,于是她微笑间,同时,眼睛湿了。如果我们把从买花到眼睛湿了,都用录像机录了下来。放映给张三、李四、王五、赵六看。看完之后,张三哭了,李四很感动,王五没有怎么样,赵六根本没有注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样一起看了录像,结果之所以都不一样,是因为各个观众自己的知识、感觉、经验背景都不相同。于是人也有了智愚,贤不肖,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与不知不觉的分别。同样,宇宙并没有自己写个边幅说:我是以阴阳五行的方式来运行的。这个阴阳五行隐秘之机,是中国哲人经过一番知识,感觉和经验的,反复验证而得出的结果。其后又写在书中,有的人一触即通,有的人要经过反复思索,有的人能立即运用,也有的人把它全当耳边风,也有的人却会嗤之以鼻,这也都为意中之事。

不论《阴符经》是不是九天玄女传授给轩辕氏的,如果轩辕氏得到它,经过一番琢磨,就能够立即身体力行,怎能会不成为黄帝呢?姑且不说黄帝,后世许多名人对《阴符经》都有相同的、特别亲切的感受!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