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论坛

《黄帝阴符经》新论

 

 

犹太基督教把近两千年分成四个阶段,分别以四个马来作标志,白马代表最初的阶段,红马是其次,再次是黑马,这黑马代表了一个专门讲“世界经济贸易”的时代。然后就是灰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做死,阴府也随着它。有权柄赐给它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新约.启示录.六章2-8节)。在美国九一一事件后,人们相信“世界经济贸易”的丧钟已经响起,黑马时代渐近结束(启示录十八章:魔鬼的住处,污秽之灵的巢穴的“巴比伦”坚固大城,在一个小时之内被空中来的火烧毁倾倒。地上的客商—资本家—因与它行淫而奢华发财的时代也因此被永远毁灭。)。资本主义的黄金时期即将成为过去,接着要来临的是那个代表死亡的灰马时代,由于战争,饥荒,疫病与自然灾变,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类会直接因之而毁灭,连累受到非常的痛苦折磨的就不计其数了。西方世界是犹太基督教的世界,根深蒂固。连总统就职也要手按“圣经”宣誓,其中内容都是大众,从小至大,耳薰目染,口熟能详的,其影响非常深远。既然这样的观念在许多人的头脑里发生了作用,就不是能以“迷信”二字一笔抹杀的了。

事实上,美国政府近日公布,三分之二的民众都患着不同程度的忧郁症,代表治疗药物是:Prozac,它的副作用是癌症,心脏病,肾病等和更加忧郁,促成暴力和自杀。即使是儿童也不例外,他们之中百分之八十都被学校规定要服用Ritalin,也有以上相同的副作用,儿童自杀死亡数字奇高。社会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认为是近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鼓励快速追求贪婪,激进,纵欲,无限自由所造成的恶果,医药界的贪婪和无能则为直接造因。现代科学进步,医药发达,虽然脍炙人口,只是恶疾越过越多,疾病越治越厉害。譬如,美国医学界内部的报告说:有关现代科学家们为其资本家主人服务,奉命故意制造了爱滋,非典,炭疽,天花,禽流感等病毒,到处散布,然后大量出卖“解药”来大赚其钱。就在今天,美国中情局公布报告说:在伊拉克石油遭到制裁禁运,联合国为人道理由准许伊拉克重新出售石油换取粮食的时候,美国的石油大佬们独占,以1.5-8.5角美元一桶原油的价格买进(当时市价为$34.00美元一桶),现在油价升到$63.00美元一桶,这个钱赚到天文数字上去了。此还不足,必要把伊拉克的油矿完全据为己有,方肯罢休。诸如此类,资本家的恶毒、腐败和社会人心之不平到了几乎不可救药的地步,这并不是消极悲观者的个人少数意见,而是不可否认的普遍客观事实。

在近代资本主义思想的提倡下,近代科学应运而生。近代西方科学的突飞猛进,一面给予人类空前的奢华,享受和便利;同时给予人类空前的紧张,疾病和死亡。另一面却造成了对天空、地球和自然环境极度破坏,损耗和污染,以及全面毁灭性的武器发明与生产和进展。无论人类自以为能对核子武器自我节制和控制,但早晚必然会偶而出了一点人为或机械的差误,就在霎时之间,造成世界全面性的毁灭。同时核子武器等等的衍生物质,无法处理,它们的毒性,日积月累,已足以把人类变成怪兽(包括思想和身体)。而人类引以自豪的现代西方科学在它自身的逻辑下,只能更钻牛角尖,绝无转身的余地,遂致不可救药。虽然有不少有智慧的人士,呼吁:道德与科学的平衡,或科学必须依从道德的规律发展。要求通过立法来限制现代科学无止境的畸形发展,似乎这种力量亦是微乎其微。难道真的是有个“世界毁灭的末世”吗?到底促成这样人类危机的原因,是人类的聪明?还是愚不可及?

频临在这个世界危机的边缘,如果我们还有一点清醒的头脑的话,即使不为世界打算,也必须为自己,为子孙打算打算,是否还有起死回生的希望!遍寻中外古今,诸子百家,能够有足够智慧理解现时情况发展趋势的实在不多。即使能有些理解的也很不全面。即使是现时最新的环境科学,研究是研究了,而提出解决的对策,还是非常片面。

绝处逢生,眼前的《黄帝阴符经》和《老子道德经》,不但在几千年前老早就认识到人类可能面对的危机,而且老早就提出了全面的对策。这两部书,不仅是古代人的大智大慧,更是现时代的人类救亡图存的大智大慧。没有这两部书,就没有对人类危机的全面科学认识。目前世界上,即使有了一些科学的认识,也没有全面解决问题的全面对策。所谓全面对策,就必须包括宇宙学,环境学,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律学,经济学,管理学,教育学和军事学等的综合运用。所以觉得非常有必要,现在来好好再读这两部书。

如果读者们好好读过了这两部书,我想一定也会有一个现代的“预言”:人类必定能够和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和谐相处,促进平衡,共同欣欣向荣。这两部书的作者都是中国人,这两部书里的大智慧,是中国人的大智慧。当初,有毁掉楚国的伍子胥,就有救回楚国的申包胥。现在,有摧毁世界的贪婪愚蠢的一批人,就必有保存世界的正直智慧的另一批人。这一批正直智慧的保存者,必然发源于中国,也必然是一些正直智慧的中国人。因为自古以来,这个大智慧就是属于中国人的。

由于四川大学石柱成和丁贻庄两位教授的鼓励和督促,在不愿辜负他们的心意的催动下,才欣然去再读《黄帝阴符经》和《老子道德经》,并且把一点心得记录了下来。作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也有义务贡献自己的一分拙陋,希望能积沙成塔!中国成为世界的灯塔!

2004年10月10日写于美国雷诺市




黄帝阴符经原文

 

上篇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练,谓之圣人。


中篇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也。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下篇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至乐性余,至静则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命之制在气。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第一讲

 

十多年前在北京,国务院曾传辉博士送了我一本影印赵孟頫写的《道德经》,只有11X18公分大,正好放在上衣里面的口袋中。由于这本《道德经》方便携带,无论是讲学或旅行都与我形影不离,一则是传辉老弟馈赠之情,二则是赵孟頫行云流水的书法 ,令人百看不厌。所以,每天都有机会翻上几遍。奇怪的是:十几年来,这本书在毫无特别保护之下频频使用,却一点都没有破损,完好如新。

有人批评说:“赵字无骨”,话里藏机,意思是骂他:一个赵宋宗室,宋亡之后,不能死节,竟然屈身元廷,没有骨头。其实,赵孟頫虽是赵氏宗室,并未受到当局任用,无权无势,不过是一介文人书生。亡国灭家的都是那些昏君谗臣,责任数不到赵松雪的头上。赵家的昏君一个比一个浑,佞臣一个比一个奸,把国家搞垮了,他们才应该是赵家的罪人。宋亡之后,只剩下一个赵松雪,以书画为当时世界各国所崇敬,赵家还只有他,在那种屈辱的环境下,还为国家民族争了一口气。赵孟頫并没有愧对自号“松雪”这两个字。他有诗言志,诗曰:功名亦何有?富贵安足计?唯有百年石,文字可传世。想着他的故事,看着他传世的字,实觉心旷神怡。松雪所书《道德经》后面,还附书了《阴符经》,恰巧都在一个本子里面。这是一种机缘。

去年四川大学丁贻庄教授来信,要我写些关于《阴符经》的东西。老大嫂既然有命,岂敢推诿。只是才疏学浅,只怕有负所期。如今提笔忘辞,不胜惶恐之至。这也是一种机缘。

《阴符经》,《道德经》和《周易参同契》同称为:道家三大基本经典。《阴符经》的作者是轩辕黄帝。有人说是他老师广成子授予他的,有人说是九天玄女所赠。也有不少人相信,此经是战国时期的作品,托名黄帝。也有人说是魏晋时代成书的。可大家都拿不出可靠的证据来,都是猜测而已。既然都是猜测,而最古朴的说法,称它为:《黄帝阴符经》,那么就认为它是黄帝的作品,并无任何妨碍。如果要说得更近似一点,以此经成书在战国时期比较合理。那么就要先提到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邹衍。

太史公司马迁替他作传,却附在《孟子列传》里面。传里说孟子的没有几句话,倒是全传大半说的都是邹衍。邹衍是战国时期的一个大大的红人,举例说:他到梁国,梁惠王亲自郊迎,执宾主之礼。到赵国,平原君在他面前侧着身子为他引路,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掸拂座席上的灰尘(其实早就已经有人做过清洁了的。怎么会临时要尊贵的平原君来替他扫尘,这只是表示礼节特别恭敬隆重。)。到燕国,燕昭王为他建造“碣石宫”,镶以黄金,来款待他,并且把他尊为师父,亲自服事。

孔子、孟子简直是望尘莫及。只因为他的学术非常特别,王公大人一见到他,就“惧然顾化”(太史公语),就被他的学术所感动。可惜他的著作十余万言都散佚了。邹衍的学术最主要的部分是阴阳五行学说。在后世人们的著作中,大概可以看出他的主张是什么。后世的王朝都把他的“五德终始论”,奉为圭皋。即使到现今,他的学说还深锁人心,散在到处都是。其实,他的著作并未完全佚失,只是散布在许多不同的地方或方式,留存了下来。如果《阴符经》里所说的:“天有五贼”的五贼,就是“五行”的话。那么,他那佚失的文字里,恐怕就有《阴符经》在内,也未可知。他并不是一个坐能言,立不能行的人。他曾经任过“军师”,帮助燕国打败了强盛的齐国。

《阴符经》历代有很多人注解过,最早的是姜子牙,他是殷末、周初的人。如果他真的注过《阴符经》的话,那么《阴符经》就不可能出书于几百年后的战国时代了。其次包括诸葛亮在内,也是早期注过《阴符经》的名人。到了唐朝,有一位做过刺史之官的李筌注解了《阴符经》,举了很多实例来做说明。于是《阴符经》更受人重视。还有一些传奇伴随着李筌的行动。先是李筌寻访《阴符经》的下落,听说是:魏朝著名道士寇谦之,把一本《阴符经》藏在嵩山的石窟中。他去到嵩山石窟,果然找到了《阴符经》的绢卷。可是用手去拿时,因为日子太久,在手中立时化为灰尘。他失望之余,走到骊山,疲惫不堪,正在一颗大树下休息。不想来了位女士“骊山老母”,交给他这本《黄帝阴符经》,并且传授他说:当初是九天玄女传给黄帝的,帮他打败蚩尤,黄帝就用《阴符经》为治国的指导原理。《阴符经》共有三卷:上卷所演的是“神仙抱一”的养生之术,就是上面《阴符经原文》的上篇。中卷所演的是“治国安民”之术,就是上面的中篇。下卷所演的是“兵法战阵”之术,就是下篇。

黄帝深得其中三昧,所以能长生不死,而且白日升天。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是中华开国的始祖。黄帝发明过指南车,又以天干、地支计年,计时,六十甲子一周,沿用直到今天。他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打败了强大的蚩尤,窜三苗于三危,开华夏疆土。黄帝因为有了《阴符经》,所以成为一个人世间最完整的、全善的典型模范。于是李筌得到了《阴符经》回来,下了苦功稽考研究,并写下来他的心得注解,传世益人。“骊山老母”之说,姑且听之,而李筌却的的确确的注释过《阴符经》。李筌的注解,也是后世研究《阴符经》很多人的基本参考。

不过,在李筌把《阴符经》注解出来之后,却惹出一个对头来,就是:张果。《唐书》有张果传。他是唐玄宗时代的一位著名的道士,关于他的传奇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李筌很有意见,以上皇帝书的方式,把李筌骂得狗血淋头。他在奏章的开头就说:“近代李筌,假托妖巫,妄为注述,徒参人事,殊紊至源。不惭窥管之微,辄呈酌海之见。使小人窃窥,自谓得天机也。悲哉!臣固愚昧,尝谓不然。朝愿闻道,夕死无悔。偶于道经藏中得《阴符传》,不知何代人制也。词理玄邈,如契自然。臣遂编之,附而入注。冀将来之君子,不失道旨。”接下来就逐段批驳,差不多只要是李筌说的都不对,硬要提出一个反对意见。他说他在道家的经藏中,偶然获得一本《阴符传》,不知道作者是谁,哪朝哪代的作品。其实,他们两个人注的就是同一本书。不然怎么语句都相同呢?这恐怕是为了《阴符经》首次出现的,见仁见智的,笔墨大战。开了这个先河,后代不少人都为《阴符经》的含义,根据一己之见而骂人。其实,恐怕就是因为张果的肝火忒盛,大动干戈,才把李筌衬托得更有名的。骂人的可能反骂了自己,长了他人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张果这样的高人,不知道为什么还那么看不开,那么执着,火气那么大?在本篇文字里,也偶而会提到张果的看法。

以后,宋代的诸大名家学者,对《阴符经》都有过猎涉,象邵雍,二程,朱熹都发表过他们的见解。直到现代,留意《阴符经》的也大有人在,有的,专做考据,有的直接提出自己的见解。譬如有人提议:《阴符经》不是阴符经,而是《遁甲经》,就是奇门遁甲的占卜之学。查“奇门遁甲”唐朝时开始列为禁书。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说:奇门遁甲之书,所在多有,皆非正传。真传不过口诀数语,不著诸纸墨也。只是小说家,假姜太公,借诸葛亮,刘伯温等人的名字,把奇门遁甲喧染成了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魔术。根据烟波钓叟的《奇门诀》:“阴阳顺逆妙难穷,..天地都来一掌中。..认取九宫为九星,八门又遂九星行。六甲元号六仪名,三奇即是乙丙丁...。”其实是一本很复杂的占卜之书。也说是黄帝所传,明朝刘基的《奇门遁甲总序》中说:“黄帝梦天神授符,命风后演奇门。...呜呼!分天地于掌握,罗列星于心胸,风雷从其呼吸,鬼神听其指挥。其天府石室之秘文;运筹决算之神算乎?”如天地在掌握,列星罗心胸,风雷从呼吸,鬼神听指挥等等,都是抽象夸大的形容词、广告词,并不能当真的。虽然都托名黄帝,显然《阴符经》是阴符经,《奇门遁甲》是奇门遁甲。其中的哲学之理虽可能有相通之处,格局上很难混为一谈。

另有李志军的《从阴符经贼盗思想看环境伦理观念》,说:贼盗思想贯穿(阴符经)全文,隐含着深远的立意,暗合着丰富的环境伦理观念,具有极大的现实启发意义。

总之,《阴符经》是一本值得探讨的书。不过这本书的用辞非常“奇”“特”,如果不能平心静气来对待它们,很可能受到误导。清乾隆年间,沈裕云在《阴符发秘》序里说得好:“特其造语多“奇”,用字多“险”,后人遂于奇、险处求之,致滋歧论而反晦其意。”以上简单地阐述了关于《阴符经》的概略,这是背景资料,应该是不可缺少的。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