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论坛

老子诞生地定位、
沿革及其认可漂移之考述

 

曾传辉 黄灿章 顾宗正

摘 要:本文通过大量的文献引证和初步实地踏勘认为,明代以前认定的老子诞生地和亳州老子祠/太清宫位于今亳州市谯城区两河口以东5里左右的涡河北岸,所谓的“曲涡间”或“涡曲神区”是指两河口到谯城涡河两次大拐弯之间约10公里的地带;九井在老子庙东院,李母庙在老子庙以北3里左右,灵溪在两庙之间;苦县遗址可能在今天的安溜镇。亳州太清宫在明以前历代均有修葺,名称数易,享有皇家尊崇和供祀;元至正十五年(1355)被刘福通的农民军拆毁以后再未复建,其中的残存碑碣明代中期移至鹿邑紫极宫。涡阳县天静宫在明初曾作为燕王朱棣屯兵之地十年,后被明朝官修史志记载为老子出生地。鹿邑县因在元初合并了老子故里卫真县西部辖区,并且其紫极宫内保存了太清宫的一批碑碣,在明中期以后,也有老子出生地一说。


老子诞生地具体位置之考定

关于老子的出生地的记载,最早见于《庄子·天运》:“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庄子·寓言》也说:“阳子居南之沛。老聃西游于秦,邀于郊,至梁而遇老聃。”阳子居即杨朱,孔、杨两人都是要到沛地去见老子,其事当在老子罢官之后。《庄子·天道》中,就提“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这里所说的老子“免而归居”,就是被免去官职,返回原籍老家。此事是指王子朝之乱,周王室典籍被王子朝一党携带到楚国,老子因失职之责罢官返乡。春秋时候的沛地在哪里?《左传·昭公二十年》谓:“齐侯田于沛。”杜预注:“沛,泽名。”春秋战国时,沛不是县置,沛泽附近的地方统称沛地,其范围较大,相当于西汉沛郡所辖的地域,下辖相县、萧县等三十多个县,远远超过今天人们所争议的河南鹿邑、安徽亳州市的涡阳县和谯城区了。

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将老子诞生地缩小到乡和里的较小范围之内:“老子者,楚苦(hù)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摐(chuāng,大而垂之义),周守藏室之史也。”但对今天人们来说,这种以行政区划为单位的定位法因其在历史上变动不定,而成为争论的焦点。

从历史记载来看,最早落实老子里藉,并为其修造纪念性建筑的事情发生在是东汉末年。《后汉书·桓帝纪》说,延熹八年(165年)春正月和十一月,桓帝因梦见老子,分别遣中常侍(高级近侍官,后汉由宦官充任)左悺和管霸之苦县,祠老子。于时苦县属陈国,著名文士丞相边韶,奉命“典国之礼”,作《老子铭》。此文今收入《隶释》卷三,《道家金石略》有转录,其前有序,云:

老子姓李,字伯阳,楚相县人也。春秋之后,周分为二,称东西君。晋六卿专征,与齐楚并僭号为王,以大并小。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在。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其土地郁塕(wěng)高敞,宜生有德君子焉。

这里将《史记》的一句解析为三层意思:首先釐清了朝代兴替和战乱频仍造成老子籍贯由楚国相县,变为陈国苦县的线索;其次定位了老子故里相县故城的具体地理位置,在“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第三形容相县旧城虽然成为废墟,但地势高敞,气脉旺盛,有一派适于有德君子成长之象。文中显然认为相县遗址就是老子旧宅所在。但当时并无祠寺等建筑存在,故称虚荒。序文又说:“盖老子劳不定国,功不加民,所以见隆崇于今,为时人所享祀,乃昔日逃禄处微,损之又损之之馀胙也。”虽然从西汉以来,上自皇室下到民间遍尊黄老之学,崇敬老子,而将老子当成神祇供奉,配享祭祀,则始于桓帝。因此边韶在接到皇帝圣诏之后,下了一番查考功夫,才找到相县城垣遗址。铭文中只提到赖乡,没有提到曲仁里。赖与厉音相近,由西汉到东汉,音转字变,其地已荒,而曲仁里可能已经湮没了。时至今日,赖乡作为基层行政单位,其名称范围也早已在历史长河中失传,其具体地理位置不为人所确知了。因此边韶的记述,只有“涡水处其阳”和“其土地郁塕高敞”两点在今天仍然可以作为定位老子故居或后汉老子庙的参照物。

300多年后,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470—527)的《水经注》以涡河流域的河道作为参照系的纲领,对老子故里的定位提供了至今仍然最为可靠、准确、详细和客观的历史依据。《水经注》卷二十三谓:“阴沟水出河南阳武县蒗菪渠, 东南至沛为涡水。”涡水流出鹿邑的广城乡(今太清宫镇)后,进入苦县境内:

涡水又东迳苦县西南,分为二水。枝流东北注于赖城入谷,谓死涡也。涡水又南,东屈,迳苦县故城南。《郡国志》曰:“春秋之相也。”王莽更名之曰赖陵矣。

在涡河与谷水的交汇处以东是春秋时的相县遗址所在地,此地边韶称在赖乡之东。赖乡王莽时更名为赖陵,到郦氏考查时称赖城或赖乡城。今涡水犹存,而谷水之名不再。要定位汉时老子祠,就要定位相县遗址,关键之点就是要弄清那一条河是郦氏所称的谷水。郦氏紧接上文,宕开一笔,写涡河的支流谷水河道的走向:

谷水首受涣水于襄邑县(今河南省睢县)东,东迳承匡城东(今睢县匡城镇)。……谷水又东南,迳已吾县故城西(今河南省宁陵县张弓镇有已吾村)。……谷水又东经柘城县(今仍其名)故城东。……谷水又东迳苦县故城中……

现在当地学者多认为,流经上述地段的河流今天称为惠济河。从地图上分析,流经上述地段的河流也只有这一条。《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四九有“古谷水”条目,全部引用了《水经注》的有关文字,虽然并没有明白指出古谷水就是惠济河,却在引用宋编《太平寰宇记》的文字中,有意将“濑水”改为“谷水”,说明作者在暗示,清代的惠济河睢县以下的河段,就是《水经注》所说的谷水。该志引《寰宇记》云:谷水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分流,入灵溪池,东入涡水。

惠济河之名始于乾隆六年(1741),由皇帝亲自赐名;之前曾用名,现已查明有二,一曰汳水:

惠济河,即汳(bn)水也。自中牟县西十里舖,出贾鲁河,迳祥符、陈留、杞,入归德府、睢州、石(柘)城,至江南亳州,下达于淮。乾隆六年,上命查勘河道,开浚两岸,赐名惠济。二十二年,复挑浚深通,永资利赖。按河道旧在中牟县十五里堡,二十六年,因黄水漫溢,淤成平陆。二十七年,于西十里舖改建滚水坝。二十九年,因坝底高出水面,河身淤塞,不能分泄贾鲁河之水,改建石闸。(《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四十九)

按,汳水《春秋》称“邲”,《汉书·地理志》谓“卞水”,《说文》为“汳水”,后人避“反”字改为汴,今称汴河。按《水经注》的记载,蒗菪渠于浚仪县东(在今开封境内),其东导者为汳水,至蒙县为获水,又东至彭城县入泗水;蒗荡渠自大梁城南南流为鸿沟,一路接纳东南向的沙水、颍水、涡水、淮水等河。《大清一统志》将东南流向的惠济河曾用名定为汳水,明显与《水经注》等古志相左。可见,谷水之名早在清代之前就已经失传。

二曰老黄河。据乾隆年间河南巡抚雅尔图《惠济河碑记》,惠济河浚通之前,沿途各河段之名各异,有汴河、蔡(古音sà)河、洮河、永利沟和老黄河等:

即循古汴、蔡河入涡故道,湮者瀹之,浅者深之。又东过陈留(在今开封市,有陈留镇仍其名)、杞县,经睢州之挑河(当为洮河),柘城之永利沟,淮宁、鹿邑之老黄河,抵安家溜以入涡而归淮。则贾鲁河水势得减,而濒河各州县潦水有归,均免旁溢,商船亦可直抵汴梁,是不惟袪水之患,而兼可收水之利。(《河南通志》卷八十一)

清季亳州划归鹿邑管辖,可见当时淮宁、亳州境内的古谷河段已改称“老黄河”。“汴河”、“老黃河”均是民间的泛称,所指甚众。凡是下流、支流、分流,均可称按其源头的大河相称。明清时河道名称混乱不堪的状况,在清代傅泽洪撰《行水金鉴》中有所反映:

以上诸渠同源于出河之济。故言鸿沟者,则指此为鸿沟;言蒗荡渠者,指此为蒗荡;言汴水者,指此为汴水;言浚仪渠者,指此为浚仪渠。皆以下流之目,追被上源也。(《行水金鉴》卷八十一)

值得指出的另一疑点就是有人主张:古谷水已湮,今天的惠济河是人工河。上引雅尔图《惠济河碑记》文字亦已证明,惠济河除贾鲁河一段以外,并是一条人工河,而是疏通豫晥两省多条河流故道所成。这一点乾隆时代编纂的《皇朝文献通考》卷七讲得更加明白:

豫省自开封府以南沿河七州县之水,俱归江南之涡河。见议所开河道,虽有沙河、桃河、永利沟、老黄河诸名,其实本属一河,所浚者即旧有之水道也。唯贾鲁河原系入淮之河,因水势善溢,故议于北岸设闸开河,以分其势,所泄之水本自无多,况流行四百余里方入于涡,自不至于江南有碍。

自乾隆疏浚惠济河以后,清朝定下惯例,经年整治。今天的惠济河虽然为涡河支流,但水量和旧时的航运能力都盖过涡河,是古时连接江淮与中原的交通枢纽。此河在历史上不仅谷水之名失传,甚至曾被一些学者当成涡河干流。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1931年出版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曲》就记载:惠济河,涡水之河道也。其上游兼有睢水故道,清乾隆间浚之,赐名惠济河。

今天的惠济河注入涡河的地方称为两河口,属亳州市谯城区管辖。此地因惠济河水流的冲击形成一个很大的河湾,两河之间是一片开阔的滩涂。从这里往下游,涡河水面明显宽阔了许多。古代的赖乡,就在两河口的北岸,今天的谯城区张楼镇一带。郦氏写道:

谷水又东迳赖乡城南,其城实中,东北隅有台偏高,俗以是台在谷水北,其城又谓之谷阳台,非也。谷水自此东入涡水。

现在这一带岸边已是一片茂密的林地,但惠济河在两河口是东南走向,涡河呈西北走向,两河交汇后,改为由西向东,符合“东入涡水”的记载。

《水经注》记载1300多年前老子庙的情形:

涡水又北,迳老子庙东。庙前有二碑,在南门外。汉桓帝遣中官管霸祠老子,命陈相边韶撰文。碑北有双石阙,甚整顿。石阙南侧,魏文帝黄初三年经谯所勒。阙北东侧有孔子庙,庙前一碑,西面,是陈相鲁国孔畴建和三年立。北则老君庙,庙东院中有九井焉。又北,涡水之侧又有李母庙。庙在老子庙北,庙前有李母冢。冢东有碑,是永兴元年(304)谯令长沙王阜所立。碑云:老子生于曲涡间。涡水又曲东,迳相县故城南,其城卑小实中。边韶《老子碑》文云:“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存,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疑即此城也。自是无郭以应之。

从上述记载来看,当时的老子庙并未建在相城遗址上,而是在赖乡以东,相城以西,涡河由南向北流淌的岸边。王阜撰李母碑所谓“老子生于曲涡间”,郦氏又予印证:“涡水北,经老子庙东。”从地图上看,涡河在两河口以东到谯城区城关一段约9公里的流程中,河道有两处呈由南向北的走向:一是在今十八里镇涡河大桥以东,河道先朝南后朝北,拐了一个半圆弧形,再向东流;一是在今羊庙以北,在今谯城区城关一带,河道由西东向,转向由南向北方向。前者离两河口的赖乡遗址较近,流程约1公里;后者长度约有3公里,但离两河口的赖乡遗址已较远。按郦氏上述记载,到相县遗址以后,“自是无郭以应之”,表明相县遗址离谯城比赖乡远。又据《大清一统志》引《太平寰宇记》,“谷水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分流,入灵溪池,东入涡水。”说明老子故里相县遗址离涡谷交汇之的河口只有5里之遥,而在今天的羊庙距两河口已经超出10里。因此,似乎后者的可能较小。

老子祠的另一个地理标志为灵溪,如上引《寰宇记》所言,又称灵溪池。郦道元《水经注》无载,而同时代的北魏诗人庚信《致老子庙应诏》诗曰:“三门临苦县,九井对灵溪。” 唐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卷之二谓:“老君降生郡国即古之楚国之苦县,因城为名赖乡,因水为名曲仁里,九井之西,灵溪之侧。”又说:“汉桓帝梦见老君,特诏陈相边韶于老子生处旧宅修祠立碑,祠侧有李母庙,内有虚无堂……古迹依然,左带灵溪,右环涡水,其地显敞是惟胜所。”据《太平寰宇记》载,濑水在苦县东南十二里,于苦县界相县故城西南五里处,“各水分流”,一者流入灵溪池,一者向东入涡水;“灵溪池在玄元宫北。”可见,灵溪并非一条河流,而是池塘之名,原在老子庙玄元宫北侧,有水道与涡河连通,宋时犹存。“左带灵溪,右环涡水”之说,是沿河流走向,背西朝东而言,非坐北面南而言。

涡水流到谯城以后,由北向东,拐了一个90度的大弯,并在此与另一支流相汇。此支流今天叫小洪河,其上游在睢县境内称为洮河。郦氏记载它是沙河朝南面的分支。涡河在那时曾被引为护城河,故曰“四周城侧”:

涡水又东,迳谯县故城北。《春秋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楚成得臣帅师伐陈,遂取谯,城顿而还。”是也。王莽之延成亭也。魏立谯郡,沇州治。沙水自南枝分,北迳谯城西,而北注涡。涡水四周城侧。

值得一提的是,经我們实地踏勘发现,今天惠济河边的谯城区安溜镇可能就是上述引文中雅尔图所说的安家溜。其地理情况至今仍与郦氏《阴沟篇》记载的苦县城有很多相互吻合的地方面。据当地老人回忆,安溜镇原是一座古城,原来保存完好的城墙和城门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撕毁,城墙的大砖被拿去修了农机站和老百姓的房屋。此古镇北靠惠济河,南面离涡河约1公里,与《水经注》“谷水又东径苦县故城中”及“涡水又南,东屈,迳苦县故城南”的记载,大致相符。只是如今惠济河北岸是一片农田,当地老百姓说那里有徽王寺的地名,因明代徽王宫遗址所在而得。今旧城墙遗址外有水堑,地势高于河面,与《水经注》“水泛则四周隍,堑耗则孤津独逝”的记载吻合。东西南三面的旧城门外都有笔直的古道(驰道)。西门通向武平(今鹿邑),原西城门洞中的抵门石还露在地面。各城门外的古道趋向,与郦氏所记大致相若:

城之四门,列筑驰道:东起赖乡(今两河口一带);南自南门,越水(当是涡河)直指故台西面;南门列道,径趣广乡道(在今鹿邑,已改名为太清宫镇);西门驰道,西届武平(到今鹿邑县城只有10里,更西20公里有邱集乡武平村);北门驰道,暨于北台。

此镇北门惠济河边旧码头上,有明离宫和问里宫遗址。前者供奉火神;后者供奉老子、孔子像,据传孔子曾在此打听此去老子府上还有多少里,故名。二者均在抗战期间被八路军烧毁。但明离宫前有棵千年古槐,曾经是鹿邑和卫真县的界标,老百姓有“一槐罩两县”的说法。还有几通残碑,除一通可依稀辨认为光绪年间所刻外,其它均已风化,文字不复存在。


元代以前亳州太清宫的历史沿革

老子诞生地的记载始于先秦,对老子的官方祭祀始于汉桓帝。老子宫庙的历史至少有1800多年的历史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老子宫庙历经沧桑,屡兴屡废,名称几经改易,至唐明皇时敕名为“太清宫”。太清宫的地理位置经历汉、晋、隋、唐、宋、元各代,在元至正十五年(1355)之前都没有争议。是年,亳州太清宫被刘福通扒去为小明王修了宫殿,从此消失,不复存在已经650多年。明朝永乐皇帝“扫北”之前,曾驻兵涡阳天静宫,此后涡阳天静宫曾被长期认定为老子诞生地。清中期后,鹿邑重修紫极宫,亳州太清宫遗址未在其管辖范围之内,未得修复,紫极宫就被鹿邑的地方官们认定为老子诞生地,直到现在。这就是老子诞生地认定的历史线索。

自汉桓帝遣使至老子诞生地修庙立祠以后,魏晋南北朝时期历经修葺,称老子祠、老子庙或老君庙。北周武帝时释僧勔著《难道论》曰:

黄初三年,下敕云:告豫州刺史,老聃贤人,未宜先孔子。不知鲁郡为孔子立庙成未。汉桓帝不师圣法,正以嬖臣而事老子,欲以求福,良足笑也。此祠之兴由桓帝,武皇帝以老子贤人,不毁其屋。朕亦以此亭当路,行来者辄往瞻视,而楼屋倾颓,傥能压人,故令修整。昨过视之,殊整顿。(四库本明梅鼎祚编《释文纪》卷三十七)

《太平寰宇记》卷十二云:

大清宫:元元旧宅。今有桧树迹存焉,宫前有阙,各高一丈七尺,魏黄初三年文帝所立,其阙有铭,是锺繇书,皆破缺,惟四字存焉。

又综合上引《水经注》所载,可以概括地讲,汉魏时期,桓帝遣使祠老子,曹操因循其政。曹丕称帝以后,虽然贬抑老子为贤人,位在孔子之下,却下令仿老子祠在山东修建孔子庙,于黄初三年(222)又饬令修整苦县老子祠,在祠前增立石阙一对,由钟繇勒铭为记。同年,魏文帝亲幸老子祠。

崔元山撰《濑乡记》记载:“北魏孝武帝于太昌元年(532年)重修亳州老君庙”。

隋代初年,朝廷考订祖制,修复老子祠。据薛道衡于“大隋驭天下之六载”,即隋开皇六年(586)撰《老子碑》,隋代初年,赖乡老子祠因年久失修,屋宇破残不堪,碑裂井枯,香火飘零,所谓“灵庙凋毁,祠坛虚寂。九井生桐,双碑碎石。”隋高祖杨坚诏令上开府仪同三司(不是司空、司马、司徒的“三司”却视为同级的文官,为文官中的最高级别)及亳州刺史元胄(北魏皇裔,本姓拓跋),查考老子祠旧址,重建祠堂。修复后的老子祠,建筑宏伟,雕像肃穆,醮祀严整,规模和影响都甚似以前。该碑之序云:

寿宫灵座,麋鹿徙倚。华盖罽坛,风霜凋弊。乃诏上开府仪同三司、亳州刺史武陵公元胄,考其故迹,营建祠堂。皇上往因历试总斯蕃部,犹汉光司隶之所、魏武兖州之地,对苦相之两城,绕涡谷之三水(包括灵溪池)。芝田柳路,北走梁园,沃野平皋,东连谯国。望水置槷(niè,日晷),揆景瞻星。拟玄圃以疏基,横玉京而建宇。雕楹画栱,磊砢相扶;方井圆渊,参差交映。尊容肃穆,仙卫俨而无声;神馆虚闲,滴沥降而成响。清心洁行之士、存玄守一之俦,四方辐凑,千里波属,知如在之敬,申醮祀之礼。显仁助於王者,冥福资于黎献。(载明焦竑撰《老子翼》卷三)

有唐一代,因奉皇室自奉为老子李耳之宗裔,道教受到空前的崇奉,被抬高到“国教”地位。唐高宗李治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唐玄宗在两京及各州设置道学教育的官方机构玄学,读书人能够以道经取仕。各州建立老子祠,由赋税供给。亳州老子庙中还设置了官员编制。乾封元年(666),高宗曾亲幸亳州老子祠。《旧唐书》卷五高宗下云:

二月己未,次亳州,幸老君庙,追号曰“太上玄元皇帝”,创造祠堂,其庙置令丞各一员,改谷阳县为真源县,县内宗姓特给复(免除税赋)一年。

这里所谓的“创造祠堂”,当指修筑供奉李氏列祖列宗的宗庙。

据金章宗时亳州学正胡均撰《续修太清宫记》碑,开元十三年(725年)明皇曾躬谒玄元庙即亳州太清宫,御制道德经疏,使人勒石刻碑。又据旧新《唐书》,唐玄宗开元二十九年(731),亲享玄元皇帝于老子新庙。封庄子号为南华真人,文子号为通玄真人,列子号为冲虚真人,庚桑子号为洞虚真人,其四子所著书改为《真经》。天宝二年(743)正月,追尊玄元皇帝为“大圣祖玄元皇帝”,两京崇玄学改为崇玄馆,博士为学士。三月,亲祀玄元庙以册尊号,制追尊老子父亲为“先天太上皇”,母益寿氏号“先天太后”,仍于谯郡本乡置庙。改西京玄元庙为太清宫,东京为太微宫,天下诸郡为紫极宫。九月,谯郡紫极宫改为“太清宫”。此为亳州谯郡太清宫名之始。

经过不断修葺,亳州太清宫达到空前的规模,充分呈现了皇家大庙的气派。据唐杜光庭撰《道教灵验记·亳州太清宫》记载:“亳州真源县太清宫,圣祖老君降生之宅也。历殷周至唐……。其古迹自汉桓帝重修营葺;魏太武、隋文帝另授规模。边韶、薛道衡为碑以纪其事;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明皇六圣御容列传於老君左右。两宫二观古桧千余棵,屋宇七百余间。有兵士五百人镇宫。”

后梁初,亳州太清宫曾更名为“太清观”。据《旧五代史》卷三记载,梁太祖朱温开平元年(907),诏令废雍州太清宫,改西都太微宫,亳州太清宫皆为观,诸州紫极宫皆为老君庙。十六年后,后唐灭梁,亳州太清宫恢复旧称。同书卷三十载,后唐同光元年(923)十二月,亳州太清宫道士上书称,圣祖殿前古桧萎瘁已久,再生一枝,图画以进。庄宗李存勖诏曰:“当圣祖旧殿生枯桧新枝,应皇家再造之期,显大国中兴之运。”此古桧曾在唐高宗时老树再度开花,明皇逃蜀时枯死,明皇返京后重生。

据《宋史》本纪第八记载,宋真宗大中祥符六年(1013),亳州官吏父老三千三百人,诣阙请谒太清宮。八月庚申,诏来春亲谒亳州太清宮。禁太清宫五里内樵採,罪人至死者送邻州裁断。加号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宋真宗赵恒亲谒亳州太清宫后,颁《回京恭谢天地诏》云:“顾谯都之旧壤,峙曲里之珍祠。”又作《御制先天太后赞并序》曰:“指仙李耳诞生居楚国之灵封,宅赖乡之名壤……涡曲神区,实存与恭馆。”又作《御制老君赞并序》云:“太清宫者,介谯都之列壤,滨涡河之鸿渊,因降生之名区,成集真之靖馆。成汤之国,疆土相望……,景亳州之郊,寺灵区于九却”。赞曰:“谯都之壤,涡水之滨,是为福地,实诞圣君。”

金朝虽为少数民族所建,但亳州太清宫依然颇受优渥。据《金史》卷九十三,金章宗完颜璟久无皇嗣,曾祈祷于郊、庙、衍庆宫及亳州太清宫;及卷九十四,泰和元年(1201)久旱不雨,丞相完颜襄奉诏“驰祷于亳州太清宫及后土方岳”。此事二端说明亳州太清宫在金朝享有国祠地位。章宗朝曾重修亳州太清宫,明昌二年(1191)亳州学正胡均撰《续修太清宫记》碑文曰:“亳之太清宫,即老子旧居也;今之太极殿即老子诞生之地,……老子之居更历两汉,皆以庙名之。至唐有天下,知李氏其系出于老子,尊为祖庙,增大其制度。”

元随金制,继续优崇亳州太清宫,太清宫继续享有国祠地位;朝廷特降御旨对建筑园林加以保护,视为圣地,并拨款修葺。亳州太清宫金元之际再遭兵燹,加之几次黄河水泛涡河流域,据元世祖中统五年(1265年)王鄂所撰《重修亳州太清宫太极殿碑》记载,太清宫“向之仙宫,漂荡无余,但数千年九龙井仅存耳。”元世祖忽必烈即位之初特降玺书于驻守亳州的将军张柔主持重建太清宫,邱长春之弟子隐真大师石志玉为提点,通微大师李志秘为知宫,施地四十里以供香火,士卒庶众参佐其事。元世祖即位第五年(1264),太极殿成。新殿“增筑故基丈余,间架九楹,视旧制殊为壮丽,像太上于其中,东华、元始列于左右,洞灵、通玄、冲虚、南华次之,仙貌俨然,见者加敬。”《重修亳州太清宫太极殿碑》碑又曰:“宫曰太清,殿曰太极,仙真名县,坛贲谯国。庆源九井,福作两河。”说明亳州太清宫所在的谯城在元代时民间仍然习惯叫做卫真县。

《太清宫圣旨碑》载元世祖忽必烈中统二年(1261)圣旨:

据张真人奏告,亳州太清宫住持道人,每元受令旨,使臣车马宫内不得安下(留宿),所有栽种树木,诸人毋得采琢,与皇家告天祝寿,今将元受令旨已行纳讫,乞换授事。准奏。

元文宗至顺二年(1331),召亳州太清宫道士马道逸、汴梁朝天宫道士李若讷、河南嵩山道士赵亦然,各率其徒赴阙,修普天大醮。


明代以来老子诞生地之认可漂移

亳州谯县太清宫的最终厄运遭逢于元末战乱之中。《元史》卷四十四记载:

(至正十五年,即1355)二月己未,刘福通等自砀山夹河迎韩林儿至,立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都亳州,国号宋,改元龙凤。以其母杨氏为皇太后,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为平章,刘六知枢密院事;拆鹿邑县太清宫材建宫阙。

实际上刘福通枢密院所拆的太清宫,仍是亳州太清宫,其所建的明王宫阙与亳州太清宫只隔涡河相望。一则鹿邑县根本没管到亳州太清宫,二则鹿邑县从来没册封过太清宫。结合元代国史编修官揭傒斯作《老子石像赞并序》记载,联系起来看,《元史》有关鹿邑县太清宫的记载明显有误。

亳州太清宫被拆后,住宫道士流离失所,由道教全真龙门派第十八代传人刘永征、十九代传人潘元圣、二十代传人袁明坤师弟三代带领住宫道士哭拜乡里,募化四方,历经数载,于亳州太清宫遗址以东,建一微小道场,供奉太上道祖老子,东华帝君王玄甫、文始真人尹喜等三圣牌位故称三圣庙。

明崇祯八年(1655)李自成攻打亳州,激战北关,三圣庙也毁于战火,后由道教龙门第二十代传人袁明坤和二十一代传人李一枫带领道士募化乡里,又在三圣庙原址上重建了只有五间殿堂的三圣庙,继续供奉三圣。民国十九年(1930年),北伐军杨胜治、叶开鑫、王均等八万多人围攻驻亳州。军伐孙殿英历经三个多月战斗把三圣庙又夷为平地,仅存琉璃井。当时道教龙门第十八代传人刘永征、第十九代传潘永胜死于战火,第二十代传人袁明坤携带亳州太清宫的有关资料和全真龙门道统脉传族谱到处乞讨度日,人称袁丐。辗转到涡阳县曹市镇老君庙常驻,继牛明轩之后住持该庙,至民国二十八年(1939)仙逝。

亳州太清宫在元末由乱军拆毁以后,在明代未能修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明朝廷对老子诞生地认可因皇权移交中的偶然性因素而发生了偏移。明洪武三年(1370),为扫除太子朱标继承皇位的障碍,在马皇后的策划下,将九位皇子一位皇孙分封到各地方做藩王,其中皇位最大的竞争对手四皇子朱棣被封为燕王,令其带领三千人马即时离开京城,扫荡北元残余。朱棣带领这支老少不齐、装备不整的人队伍离开京城后,来到涡阳屯田养兵。当地的老子庙被朱棣当做大营所在,人称“正殿”,此地至今仍称正殿村。燕王朱棣在此养兵十年,待实力大增以后,才挥军北进,于洪武十三年进驻北京,雄居一方。洪武十五年,太子朱标病死后,皇孙朱允炆继为皇储,并于洪武三十一年(1398)继位。朱棣以建文帝削藩为借口,发动“靖难之役”,历时三年,夺下皇位。

永乐皇帝登基以后,不忘涡阳天静宫在他权力之路上的功德,派人将涡阳天静宫重新翻修,给老子像重塑金身。为了使篡夺帝位的事件合法化,给身上的黄袍披上“天命所归”的外衣,永乐皇帝大力推崇道教,敬拜老子和北方战神真武。同时制造舆论,将荒废已久的老子诞生地转移到120里外的涡阳老子庙。朱棣于永乐元年(1403),即刘福通拆毁亳州太清宫后48年时,诏令重建其发迹地福安镇(今张老家镇)的老子庙,敕封为天静宫。再过了58年后,明英宗天顺五年(1461)李贤等人奉敕编修《大明一统志》时,就堂而皇之地将天静宫认定为老子诞生地。该书卷七云:“天静宫,在亳州东一百二十里。老子所生之地,后人建宫以尊奉之。元至顺三年重建,张起岩撰碑。”

有明一代,天静宫在皇权的加持下不断发展壮大,至明末时,已有庙地3000亩,食业数千人,形成以老君殿为主殿,东有天齐庙、问礼堂,南有流星园、圣母殿、九龙井,西有太霄宫、玉皇殿,北有三清殿等十余座房屋的宏大建筑群。可惜到清末民初时,天静宫在战乱中损毁殆尽。到1948年解放前夕,国民党军队涡北区分队尹松占据残存庙宇,在住庙道士的拼死保护下,仅有天齐庙得以保存,解放后改作学校。现在的建筑,大多是1993年以后复建的。

老子故里鹿邑说大约在明中期就已经出现了。明成化十二年(1475)刊行的《成化河南总志》就将鹿邑紫极宫认可为老子诞生地:“鹿邑县太清宫太极殿东,老子所生之地,东有九井,各有龙吐水,以浴圣体。”又说:“有东西二井,俱在鹿邑县太清宫左右,昔老子炼丹井也。”河南地方的官员们的说法也属空穴来风,其由头有二:

一是鹿邑县与卫真县地理位置相近,行政区划在历史上曾有拆分合并的关系。老子诞生地不仅宫庙经历兴替,其所在地名称也屡经更改。据《太平寰宇记》卷十八记载,苦县在东晋咸康三年(337)改名为谷阳县,隋初因老子故里之由改为仙源,唐高宗时改名真源:

《地史记》谓:老子苦县人也。汉为县,属淮阳国,晋咸康三年,更名谷阳,盖谷水之阳,因以为名。隋初改为仙源,以老子所生之地为名。唐麟德三年(666),高宗幸濑乡改谷源为真源县,以隶亳焉。

又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载,戴初元年(689)武则天称帝时复其名为仙源。神龙元年(705)李显称帝时再复名为真源,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更名为卫真县。

据《元和郡县志》记载:“鹿邑县西汉时为郸县地,春秋时的鸣鹿邑属陈国。”据《汉书·地理志》页记载:西汉高帝十一年(前196)设置宁平县,与苦县同属淮阳是平行共存的两个县制。据《后汉书·郡国二》记载,东汉光武帝于建武十八年,设置武平县与苦县同属陈国。鹿邑、苦县仍是平行共存的两个县制。据《隋书·地理中》记载:鹿邑旧曰武平,开皇十八年(598)改名焉,属淮阳郡。此时老子生地谷阳县已属谯郡管辖。据《旧唐书·地理一》记载,唐时谷阳县、鹿邑县同属亳州管辖,谷阳更名为真源县、仙源县,宋时更名为卫真县,与鹿邑县同属亳州,一直是两个平行共存的县制。

卫真县于元代初期撤并,分属于相邻的鹿邑县和谯县。据《元史·地理志三》记载:“元初至元八年(1271)后,以民户少,卫真入鹿邑。”不过,虽然卫真在元初并入鹿邑,但中华地图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册》明确划定鹿邑县只管辖卫真县以西,老子诞生地和道教祖庭太清宫在卫真县以东,属亳州谯县管辖。因此在晚于元世祖忽必烈整合县制60多年的元惠宗至元三年(1337)翰林院国史编修官揭傒斯作《老子石赞并序》仍记载:“亳州太清宫,老子始生地也。”

二是鹿邑紫极宫保留了大量老子诞生地太清宫的碑碣文物,如果对历史记载没有深入的研究,又对那些碑碣的文字不加仔细分析,很容易让人感觉到它们就是老子诞生的实物证据。这些碑碣在刘福通拆毁太清宫之后一直散落在遗址的残垣荒草之中。明代宗景泰二年(1451),河南提学传使刘昌游亳州太清宫遗址时感慨而作《老子祠》曰:

乘牛西去不堪招,遗宅荒凉在近郊。

卧地有碑牛砺角,旁墙无树鹤移巢。

云开废井丹光出,月映重天紫气交。

却有道人传旧法,深夜朝礼奏仙匏。

此时离太清宫拆毁已经96年,大量碑碣尚遗留在亳州近郊的太清宫遗址中,虽然仍然有道人在就近搭起的小道场三圣庙中传法礼忏,却难免破残荒凉之感。而此时鹿邑的紫极宫却完好无损。

在刘昌见证亳州太清宫遗宅残碑后四年,明代宗景泰六年(1455),亳州降为县,改属凤阳府,正置刘福通拆毁亳州太清宫的百年祭。据亳州一带民间道教徒保存的实物和口述记录显示,此时亳县百姓感觉人微言轻,亳州太清宫复建无望,为了妥善保存亳州太清宫历代碑刻,地方大德善士们将其就近转移到鹿邑县紫极宫内。因此,今天鹿邑县太清宫所存古碑中的许多内容均与当地情形不合,如宋真宗《御制先天太后赞并序》:“涡曲神区,实存与恭馆。”而鹿邑太清宫附近的涡河并无河湾,而且其宫观在涡河南岸。《御制老君赞并序》记载:“太清宫者,介谯都之列壤,滨涡河之鸿渊,因降生之名区,成集真之靖馆。成汤之国,疆土相望……,景亳州之郊,寺灵区于九却”。赞曰:“谯都之壤,涡水之滨,是为福地,实诞圣君”等等。与谯都、汤陵、涡河湾比邻想望的地理特色,也非鹿邑的紫极宫所具备。

老子故里鹿邑说初出时,亳州太清宫的碑碣才移去20多年,又因与明代中央政府编修的《大明一统志》的主张相左,所以在当朝未敢彰显。直到清初,亳州太清宫仍然被认为为是老子诞生地。顺治十三年(1656)即刘泽浦、刘传九撰《亳州志·古迹一》记载:“亳州古迹最大者有三,一曰汤陵,一曰太清宫,一曰谯都。”

随着时间远去,众多历史文物移花接木的过程已被淡忘,又没有了中央认可倾向的压力,清代鹿邑地方官员们就不再甘于低调了。康熙二十年(1681),鹿邑县知县吕士鵕集结邑士编修《鹿邑县志》(简称《吕志》),展开了把鹿邑县演义为老子诞生地和道教祖庭太清宫所在地的系统工程:首先,采取移地法,把春秋时期的鸣鹿城写成鹿邑县。以此向西推演,自然就把鹿邑县写成苦县,把广乡城写成濑乡城。接着,采取障眼匿迹法,填补古谷水穿苦县城中而过和古谷水在濑乡城注入涡水这两个最重要的地理标志之阙如。《吕志》把谷水改写为同声异体字榖水,并说:“榖水旧经城中,今塞。”又在鹿亳两县广造舆论,流传“亳州西鹿邑东,四十五里太清宫”的民谣。而谯县太清宫却渐渐不为广传了。

到清末,甚至亳州人也不敢确认本邑为老子诞生地。在光绪二十年(1894)刊行的《亳州志·营建志》就记载:“万历中知州马呈鼎创修著经堂,石刻《道德经》,建春登台。”石经前序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括地志》曰:苦在亳州谷阳县界,有老子宅及庙。马大夫守亳三年,新老子祠,复勒其书於石。”“原老子名耳,谥聃,伯阳其字也,系出大理氏庭坚,殷时从理改姓李,生於楚之苦县厉乡。苦今属鹿邑,或引太清宫为生地,未知孰确。”


小结:大力保护和开发老子故里的文化资源

以上内容是作者们根据历史文献和近几年的实地考察获得的大量资料,对老子诞生地和道教祖庭太清宫的定位、历史沿革及其认可不确定状态进行的考辨和概述。今予公之于世,一则以就正于有关专家,抛引进一步的研究;二则以辟剖偏狭,纠正视听;三则以倡导团结,共同开发。

老子诞生地的具体位置确实在今天亳州市谯城区两河口以东5里涡河呈弧形河湾一带的北岸。对老子的纪念和崇拜性建筑和仪式肇始于东汉,兴盛于唐宋,毁灭于元末。明清以降650多年里,由于种种政治和经济的原因,亳州太清宫的一直未能复建,以致遗址至今湮灭于泥沙之下,未见天日。涡阳县和鹿邑县借机大力发展道家文化,纷纷打出了老子故里、道教祖庭的文化品牌,客观上丰富和发展了道家文化的历史,也为涡水文化注入了活水。

涡水虽属淮河支流,但其文化内涵相当丰富。从三皇之首中华文化始祖伏羲氏所在地的淮阳,到大禹治水重要遗迹的蚌埠,三百多里的涡河流域又是老庄道家文化、曹魏建安文化和华佗中医药文化的发源地。包涵众多世界级名人活动遗迹的涡水文化,既是展现璀璨多彩的中华传统文化众多遗迹,也是中部地区发展文化旅游事业的宝贵文化资源。希望涡水流经的省市县镇能够携起手来按照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及和谐世界的要求,大力发展涡水文化黄金旅游路线,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发展和谐世界做出应有贡献。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