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二讲
方法论(之一)
理想社会与理想治国

【黄帝篇第二】

黄帝篇是以黄帝寻求养生治国方法开始,作为篇名。讲求“养生、治国的方法”是本篇的主旨。因此,本篇是列子的方法论。全文一共有二十一段故事,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列子的理想国和理想的治理方法。阐述黄帝经过探求,实验之后,所用的方法不但未能凑效,而且给他带来后患,很不理想。于是他抛开一切,终于在疾思苦想之中,进入了梦境。在睡梦中得到了答案,醒来照着梦中的方法来颐养身心和治理国家,经过二十八年,得到了极佳的效果,人民怀念他的功绩,二百余年不衰。第二部分:列子阐述他的教育观点,认为教育在于领悟,也说明了师生智识的传承过程。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一味灌输,其实得不到真正教育的效果。第三部分:讲一个人一生怎么样可以有一己之长,不但可以谋生,而且可以生活得比人强。培养专长,是人生必然成功的方法。第四部分:讲人们心理深处,修养的方法。列子提出了“九渊”,九种积水成渊的比喻。人们不但能显示出自己不同的种种情况,使别人看不透,无法笼络羁绊,同时能由心理的力量维持自己精神和身体的健康和力量。第五部分:是谈论常胜的方法,同时也提出管理者常有的笼络羁绊的技巧。

由于本文的篇幅太长,内容也特别丰富,只好把它分成五次来讲,像前一讲一样,分为(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下面是:《列子新论第二讲》(之一):




第一部分:理想社会与理想治国

 

【原文】

黄帝即位十有五年,喜天下戴己,养正命,娱耳目,供鼻口,焦然肌色皯黣,昏然五情爽惑。又十有五年,忧天下之不治,竭聪明,进智力,营百姓,焦然肌色皯黣,昏然五情爽惑。黄帝乃喟然赞曰:“朕之过淫矣。 养一己其患如此,治万物其患如此。”于是放万机,舍宫寝,去直侍,彻钟县。 减厨膳,退而间居大庭之馆,斋心服形,三月不亲政事。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华胥氏之国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盖非舟车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国无帅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都无所爱惜,都无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热。斫挞无伤痛,指擿无痟痒。乘空如履实,寝虚若处床。云雾不硋其视,雷霆不乱其听,美恶不滑其心,山谷不踬其步,神行而已。黄帝既寤,怡然自得,召天老、力牧、太山稽,告之,曰:“朕闲居三月,斋心服形,思有以养身治物之道,弗获其术。疲而睡, 所梦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朕知之矣!朕得之矣!而不能以告若矣。”又二十有八年,天下大治,几若华胥氏之国,而帝登假,百姓号之,二百余年不辍。

列姑射山在海河洲中,山上有神人焉,吸风饮露,不食五谷;心如渊泉,形如处女;不偎不爱,仙圣为之臣;不畏不怒,愿悫为之使;不施不惠,而物自足;不聚不敛,而已无愆。阴阳常调,日月常明,四时常若,风雨常均,字育常时,年谷常丰;而土无札伤,人无夭恶,物无疵厉,鬼无灵响焉。

【语译】

黄帝即位十五年后,很高兴天下人拥戴自己,于是就尊养自己的生命,满足耳目的娱乐,供奉口鼻的欲望,却使得自己肌肤颜色灰暗,斑痕隐现,头脑昏昧,五情惑乱。又经过十五年忧虑天下没能治好,于是就竭尽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能力,一心为百姓,也还是使得自己肌肤颜色灰暗,斑痕隐现,头脑昏昧,五情惑乱。黄帝就长叹说:“我的过错太大了,我颐养自身,结果是如此不好;我治理万物,结果还是如此不好。”于是他放开了一切政务,舍弃了宫闱,遣散了侍卫,撤除音乐,减少膳食,退到外朝的馆舍闲居。清心寡欲,修整身体,三个月不亲自过问政事而疾思苦想。有一天他睡午觉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到了华胥氏(相传伏羲氏的母亲到过华胥)的国度。华胥国在西边的弇州之西,在北边的台州之北,不知道离中国有几千万里。不是舟车或步行可以到达的所在,只不过用精神去游历罢了。在这个国度里,没有教师,也没有君长,只有自然而已。那里的人民,没有嗜好,也没有欲念,只有自然而已。他们不以生存为快乐,也不厌恶死亡,所以没有短命夭殇的观念。他们不晓得对自己的人亲近,也不对外物疏远,所以没有喜爱与憎恨的观念。不懂得违背,也没有顺从,所以没有利和害的顾忌。对一切没有爱惜,也没有畏惧,进到水里不怕沉溺,进入火中不惧焚烧,刀刺砍击无所谓伤痛,指头搔挠也无所谓瘙痒。乘马腾空如履平地,躺在空虚之处如同睡在床上。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野,雷霆也不能搅乱他们的听觉。美丑不能惑乱他们的心神,山谷也不能羁绊他们的脚步,他们是使用精神来行走罢了。黄帝醒来之后,心旷神怡,自觉有所悟得。就把大臣中的天老,立牧,太山稽等人召来,对他们说:“朕闲居三个月以来,清心寡欲,修整身体,思想怎么养生治国的道理,却不曾得到。由于太疲倦就睡着了,我梦到了这种情形。我终于明白了:大道不是能用人的情感意志而求得的。现在我知道了,得道了。可又不是能用普通的言语对你们说得清楚的。”又过了二十八年,天下治理得极好,几乎像是华胥的国度一样了。然后黄帝逝世,百姓嚎啕痛哭,经二百余年还不停止。

列姑射山在海和相交的陆地中间,山上有一种“神人(心境宁静至极的人)”住着。他们餐风饮露,不吃五谷。心静如同深渊,形体寂静如同处女。不亲不爱,以长寿、圣明做他的臣子;不惧不怒,以谨慎、诚实为他的侍者;不施舍,不给人恩惠,而物资自然充足;不聚积,不收敛,而自己也没有匮乏。阴阳自然永久调和,日月自然永久光照;四时自然永久顺行;风雨自然永久均足;生育自然永久适合;年谷自然永久丰收。土地没有震荡疫病伤亡;人民没有夭折祸殃;物资没有瑕疵病害,牛鬼蛇神都不能作怪生事。

【理解】

·这是列子的“理想”。

为什么说是理想呢?在前一段“黄帝”的故事里,他所说的那个“华胥氏之国”,不知道离中国有几千万里。不是舟车或步行可以到达的所在,只不过用精神去游历罢了。那里的人走路,山谷也不能羁绊他们的脚步,他们是使用精神来行走罢了。这里连说了两个“精神”。既然车马,船只或步行都到达不了,那个时代恐怕还没有飞机(不过经过美国人的研究,中国很古的时候就有了直升机。这些资料以后有机会再谈。),换句话说,是根本不能用交通工具(包括脚步)到达的所在。不仅如此,他还明说是只能用“精神”才能到达和游历的。由于那里的人走路也不怕山谷的羁绊(不是小石块或树枝之类的拦阻,而是像山和谷那样高大深邃的阻断。),而他们的行走也是用“精神”的。所谓“精神”的,就不可能是“物质”的,所以不能凭藉物质的舟车或人自己的足力到达。那里的人自己走路也不可能被任何物质所阻碍羁绊,因为他们用“精神”行走。既然是属于精神的范畴,那么,这个所在就是个理想的。

为什么不说是纯精神的呢?如果是纯精神的,灵的(spiritual)就不可能被物质的人类接触得到的了。可是,那里同样有人,有兽,有社会行为,并没有完全脱离物质,所以,称它为“理想的”的比较合理。是人类头脑理想象出来的产品。

一切人类的创作物,都是在头脑里先有了一个想象的概念,然后才逐步实现那个构想,成为客观存在的事实。譬如人要造一个桌子,必定在头脑里先有了一个桌子的概念,然后,聚集了工具和材料,经过一番努力,一个桌子终久会有造成的一天。因此,世界上就有了一个桌子存在。如果把这个原理使用在政治上,那么,根据一定的思路(思想、主义),得到了一个想象的概念(理念),在经过一定时期的努力以赴,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一个社会或国家,就从理想变成了事实。空想的理论,也有实现的一天。因此,列子的“理想国”,并非完全子虚乌有,也并非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性。所以读《列子》并不能说是一种完全的“精神漫游”,它内涵一种现实的鼓励作用,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种催生剂。

·列子的理想社会是什么光景?这里他说:

⑴阴阳自然永久调和,⑵日月自然永久光照;⑶四时自然永久顺行;⑷风雨自然永久均足;⑸生育自然永久适合;⑹年谷自然永久丰收。⑺土地没有震荡疫病伤亡;⑻人民没有夭折祸殃;⑼物资没有瑕疵病害,⑽牛鬼蛇神都不能作怪生事。这是一个何等幸福的社会呀!对这样一个社会的向往,并不是列子的特别奢求。即使是普通的一个老百姓,谁不向往过一点平安舒畅的日子?

反过来看,如果有这么一个社会,阴阳不调。阴翳四布,也常常得不到日月的光照。四时不顺,冬行夏令,夏行冬令,就是:冬天热,夏天冷。风雨失衡,该种植的时期,来了暴雨洪水,农田都被淹没,龙卷风一过,几分钟之内,多少县市,片瓦无存。生育的孩童很多都是奇形怪状,百分之六十早产,百分之二十都是精神失常,半痴呆的躁郁症(autism)。土地水源根本都被破坏,再加涝旱之灾,自然不能丰收。地震,塌方,疫病,火灾等等天灾人祸。人民遭到各种伤害死亡。物资匮乏,物价被少数人哄抬,囤积居奇,货品假冒伪劣,到处都是人造毒素。地方上牛鬼蛇神横行霸道,奸淫暴虐,残杀无辜。将这种描述与每天的新闻报导对比,2008年,美国开春以来,直到目前六月,西部大旱,连饮水都缺乏。地震不断(就我所住的地方,地震虽然不强,不超过5级,却震个日夜不停,一天之内曾震过三十八次。地震专家也说不出道理来,只说可能有更强烈的地震发生,大家多做准备。)大火延烧,中部(美国心脏地区)暴雨洪水,数州民屋农田,一片汪洋,久浸不退。龙卷风980起,锁国之处,片瓦无存。东部酷热,旱涝相替。石油价,粮食价,哄抬暴涨,大人孩童传染疾病严重,连吃了番茄都会中毒而死。犯罪暴力事件增加频发。从小学到大学,由于经费短缺,大事裁减课程基教职员等等,就是这样的写照,据说是美国二百年来没有见过的。而美国的总统整天要为以色列的安全着想,闹着要与伊朗开战,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可见世界上还真有这样不理想的社会,就在眼前。

怎么样才能免除祸患,进入理想社会呢?列子说:

列姑射山在海和相交的陆地中间,山上有一种“神人(心境宁静至极的人)”住着。他们餐风饮露,不吃五谷。心静如同深渊,形体寂静如同处女。不亲不爱,以长寿、圣明做他的臣子;不惧不怒,以谨慎、诚实为他的侍者;不施舍,不给人恩惠,而物资自然充足;不聚积,不收敛,而自己也没有匮乏。

“神人”恐怕是指那里的领导者。为什么说他们是心境宁静至极的人呢?因为紧跟着下面列子描述他们是:心静如同深渊,形体寂静如同处女。他们能不吃五谷,却餐风饮露。这样的人自然是不会为了贪欲而去大吃大喝的了。连起码的食欲都很低,还可能有其他的贪欲吗?他们的作风是:不亲爱自己所喜爱的人。反过来说:他们也不会去仇恨那自己不喜欢的人。不因自己的爱恶去处理人事物,就必定可以做到公平,没有偏私。这样的作风谁还能有冤气怨言,谁还能不服气,谁还会要造反?使社会动荡?这些领导者不需要假装仁慈,去施舍,为自己制造好名声;也不需要去救济谁,来收买人心。他们依仗的是长寿(爱惜自己的生命,同时更爱惜百姓的生命。),圣明(圣洁,明智)和谨慎,诚实。不向人民聚积,收敛,就不会有苛捐杂税,盘剥压榨,囤积居奇,因此他们物资充足,上下都没有匮乏。这是什么?根本就是十足十的社会主义理想社会!

人民充满安定,和谐,善心,善行,自然界也不会被人去摧残剥夺,滥行开发,暴畛天物,于是阴阳协和,风调雨顺。这也就是列子理想社会的方法论!

前面谈过:在现实的前头,必先存在一个理念和想象,根据那个理念,现实就会逐渐产生,完成。依从这个逻辑推论,人心思治,不久盛世必将来临。反过来说,人心思乱,则一样不久,衰世也必将到来。领导者如何把人民的和谐善良之心调动起来,就是统治的根本。领导者的心静不下来,就必然是利欲熏心。他们的所言,所行,就不可能调动人民的善良之心,而调动起来的都是贪欲之心,禽兽恶魔之心。禽兽恶魔,不管是谁,它们注定都是要伤害的。上下交争利,那就危殆了,怎么也造就不出理想社会来。所以,列子强调:神人心静如同深渊,形体寂静如同处女,这是产生理想社会的最基本要件。

·黄帝即位十五年,知道了天下都拥护自己,地位稳固了。他就开始了一连串“腐败”措施,吃喝、玩乐,放纵肉欲,结果很不好:弄得自己肌肤颜色灰暗,斑痕隐现,头脑昏昧,五情惑乱。

自古道:上行下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黄帝是最高领袖,他放纵肉欲,下面就可想而知,举国荒淫混乱,绝对不止是黄帝自己一个人“五情惑乱”。黄帝看到了这种不利现象的出现,立即悔改,马上改弦更张。

他换了另一种方式,就是:励精图治。于是就竭尽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能力,一心为百姓。所谓“竭尽”,就是辛苦勤劳到最高点,目的是要要一切为人民谋取幸福。不想,其结果也还是使得自己肌肤颜色灰暗,斑痕隐现,头脑昏昧,五情惑乱。文章中没有说出来的是:弄得举国上下不得安宁,他自己勤苦的了不得,下面的官吏更是勤苦的了不得,人民恐怕被折腾得生不如死。下面为了讨好上级而层层邀功,恐怕是五花八门的欺谎料骗,无所不为。结果不但没有能造福人民,反而是弄的人民生不如死。黄帝同样看到了这样不利现象的出现,觉得不能再这样蛮干下去,即使再蛮干下去,不但得不到好效果,恐怕整个国家都要危殆了。

其实,政治措施,一般都跳不出上述两个原则:一个是放松,以至于腐败贪赃,最后导致灭亡;一个是绷紧,以至于成为苛政,最后还得灭亡。这是中外历史里一再重演的故事,并且交相为替。说得更明白些,统治的方式,轻也轻不得,重也重不得,这也是政治最难搞的地方。列子假借黄帝来描绘这两个方式的政治难题。在这个黄帝的故事里,黄帝一个人把这两种方式都经历了,实验过了,进而说明政治搞不好的结徵所在。在历史的现实里,故事的发生和终结,就不像黄帝的故事这样轻松了,不知道包涵了多少生命,血泪啊!根本时间也不容许他们忏悔,改弦更张。

黄帝试验了两种方式,效果都是消极的,不好的。于是,他就又再一次改弦更张。这次他就干脆放开了一切政务,舍弃了宫闱,遣散了侍卫,撤除音乐,减少膳食,退到外朝的馆舍闲居。清心寡欲,修整身体,三个月不亲自过问政事。他这样做并不代表,黄帝知难而退,颓废放弃了。列子说:他在:疾思苦想,他要腾出身子来,专心找到答案,一定要把国家人民治理得好,安排得妥善。他在斋心(清心寡欲),服形(修整身体)。他在“疾思苦想”。思索得疲劳到了极点之后,有一天在大白天他就疲惫的睡着了。他睡着了还在想,于是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到了“华胥氏之国”。他在梦里所看到的这个国度是:

没有教师,也没有君长,只有自然而已。那里的人民,没有嗜好,也没有欲念,只有自然而已。他们不以生存为快乐,也不厌恶死亡,所以没有短命夭殇的观念。他们不晓得对自己的人亲近,也不对外物疏远,所以没有喜爱与憎恨的观念。不懂得违背,也没有顺从,所以没有利和害的顾忌。对一切没有爱惜,也没有畏惧,进到水里不怕沉溺,进入火中不惧焚烧,刀刺砍击无所谓伤痛,指头搔挠也无所谓瘙痒。乘马腾空如履平地,躺在空虚之处如同睡在床上。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野,雷霆也不能搅乱他们的听觉。美丑不能惑乱他们的心神,山谷也不能羁绊他们的脚步。

这个国度不像是现实世界上的国度,很特别,一切都是:“自然而已”。那里的人民:

⑴没有嗜好,也没有欲念。⑵他们没有贪生恶死的观念。⑶他们没有喜爱和憎恨的观念。⑷没有利害的顾忌,⑸也不懂爱惜与畏惧。

这样说来,像似一群robot(机器人)。但他们不是robot,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过他们达到了一个层次,他们能够把握一切,顺应“自然”,他们就是宇宙,宇宙也就是他们。他们按宇宙规律行事,却不为肉欲感情而激动。因此,他们比robot高,比现实的人类高,不知道要高多少倍。由于他们仍旧是人类,不过他们是进化了的人类。他们是理想的人类,所以他们的社会是理想的社会。他们能够:进到水里不怕沉溺,进入火中不惧焚烧,刀刺砍击无所谓伤痛,指头搔挠也无所谓瘙痒。乘马腾空如履平地,躺在空虚之处如同睡在床上。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野,雷霆也不能搅乱他们的听觉。美丑不能惑乱他们的心神,山谷也不能羁绊他们的脚步。

当黄帝见到了这样的梦境,他居然参透其中的奥妙。这是黄帝比别人都高明之处,所以他是黄帝!

黄帝醒来之后,立即把大臣们召来。告诉他们,他终于想通了,得到了真正治国的方法了。由于当时那些大臣,虽然都是耆老贤良,但是他们的层次还达不到理解“华胥氏之国”的奥妙境界。黄帝没有办法能对他们用现存的言语词汇来加以说明。黄帝称这样的治国方法是:至道。他只能笼统地对他们说:我得道了,你们等着瞧吧。之后,他用二十八年,逐步把这种治国原理原则实施出来。结果得到:天下大治。百姓思念他的功绩,在他死后,二百多年都还不能停止。

到底黄帝体悟出来的治国方法是什么?黄帝没有直接说出来,列子也没有直接说出来。其实,这是大道的原理原则,不能用一、二、三、四点,陈列出来的。即使陈列得出来,也不会管用,因为凡事都要:因人制宜,因事制宜,因物制宜,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原理原则是活的,不是机械。也因为领袖的层次修养,而得到不同的体悟。不同的体悟,得出不同的效果。不过,在这里的字里行间,那个怎么样治国的最佳方法,已经呼之欲出了。

·列子的用心良苦。不烦比附援引,为的是希望能有理想社会出现,解民倒悬之苦。其用意是正面的,他是好心的。他说的不是神话,也不是空话。

(待续)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