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八讲(之七)
领导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

【说符篇第八】

这是《列子》的最后一篇。这篇的题材与前面的不同。前面的都是长篇大论,说透了许多大道理,在这最后一篇的结尾里,再没有长篇大论,那些理论也无须重复。他却用了三十六则故事,简短明晰,都是“治道”的规则格言。好像临别赠言,赠送给大家三十六条箴言。

本篇的篇名是:说符。说是说明,阐述的意思。符是符验,他裁录古书,古语,有的再加上自己的批语,不但保存了许多古代政治,社会的资料,同时给予后人扼要的指导。这三十六个故事容易记,容易懂,作为座右铭,简化成格言,警语,可以说是领导者好帮手,应该视为智慧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箴言,彼此之间并没有一定的连贯性,所以不必把它分组,就一条一条的去理解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把三十六条箴言放在一个篇幅说完,篇幅就会嫌太长了,不容易处理。所以,还是分成几篇来完成比较方便阅读。下面就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来分节阐述。


 

【原文】

(卅一)齐有贫者,常乞于城市。城市患其亟也,众莫之与。遂适田氏之厩,从马医作役,而假食。郭中人戏之曰:“从马医而食,不以辱乎?”乞儿曰:“天下之辱莫过于乞。乞犹不辱,岂辱马医哉?”

【语译】

齐国有好些穷人,经常在城市中乞讨。城市里的人们厌烦乞丐太多,就不肯周济他们。于是穷人就到田氏的马房去,跟着马医生打杂,混饭吃。外城里的人们跟他们开玩笑说:“跟着马医生打杂混饭吃,不是很耻辱吗?”乞丐说:“天下的耻辱,没有比做乞丐更厉害的了。连做了乞丐都不觉得耻辱,跟马医生做事吃饭还怎么会觉得是耻辱呢?”

【理解】

齐国本事姜氏的天下,后来被田氏夺了去。这个故事说明了一种现象:乞丐多得很,多到令人能厌烦,都周济不过来。于是那些穷人就去外城,田氏的马房打工吃饭。从这个现象,就可以看出姜氏政权的危机。

人民为什么会穷?除了天灾地变,使人民受到暂时的穷困外,真正致穷的原因首在贵族们奢侈腐化,对人民重税盘剥,这样人民就会压根穷下去,不得翻身。如果这时出来另一种“势力”,对人民好这么一点点,民心就可能被拉了过去,造成动乱,倾覆的危机。田氏的手段非常明显,也没有什么特别高明,只可惜姜氏一味只顾着自己奢侈,腐败,根本就顾不到田氏在搞什么?因此,田氏坐大,以致不可收拾。

在这个故事里,可能有人在讲“程朱理学”,要人民对故主尽忠心,讲节义,顾廉耻,绝对不动摇。实际上不但不生效果,几乎成了讽刺性的玩笑。这里说得很明显,政治是非常现实的东西,如果人民跟着你就要做乞丐,跟着别人打工至少有饭吃。那么,人民的辩解是:跟着你做乞丐才是最大的耻辱。我去跟别人打工就算不得是耻辱了。齐国的姜氏就是这样,等到民心尽失,就不可救药了。

诸如此类,这是对领导者严重的警告!


【原文】

(卅二)宋人有游于道,得人遗契者,归而藏之,密数其齿。告邻人曰:“吾富可待矣。”

【语译】

宋国有个人在街道上闲游,拾得了一块别人遗弃的木契。拿回家藏了起来,偷偷地去数着那木契上刻的齿痕。他告诉邻居说:“我富有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理解】

这里的所谓:“遗契”,就是人家丢掉了的“过期失效的有价证券”。宋国的这个人在街道上,捡到了这么一个“证券”,自以为捡到了“宝藏”。就天天去盘算,去数那上面刻着的“数字”。并且还很得意地去告诉别人,他将要发财了(假如他真能凭“契”兑出钱来的话)。

宋国的这个人不是没有贪心,不是没有发财致富的志向。只是他把“别人扬弃、丢掉、无用的东西”捡来当宝贝。更糟糕的是以为藉此,就可以发财致富,能像别人一样神气!

中国人(汉族),经过满清征服后,严重地刷掉一次“自尊心”。到了满清中期,犹太人(东印度公司撒送SasSoon家族)用鸦片,抽掉了中国人差不多所有的财富(既无可用之饷,亦无可战之兵——林则徐语。)。最后列强瓜分,沦中国为次殖民地,被剥削收刮的一穷二白。中国人的“自尊心”就差不多扫地,尚存者几稀!在很多中国人的心中,重重叠叠埋下了“洋大人群候症”。专门拾洋大人的牙秽,专喜欢膜拜,洋人落伍扬弃了无用的东西,捡得来当宝贝。恬不知耻,一脸洋洋得意,实在令人喷饭。转过来一想,三尺冰冻非一日之寒,又怎么能责之过甚呢?不仅是可耻,而且是可怜啊!

留学生很可能都是未来的领导者,到了国外,不能仅仅读书考试拿学位。人家的精华固然要留意,人家的糟粕却更不能不知道。如果做了“宋人”,所贻害的就不是仅仅个人的羞耻了。

【原文】

(卅三)人有枯梧树者,其邻父言枯梧之树不祥。其邻人遽而伐之。邻人父因请以为薪。其人乃不悦,曰:“邻人之父徒欲为薪,而教吾伐之也。与我邻若此,其险岂可哉?”

【语译】

有一人家,院子里有棵枯死掉的梧桐树。他邻居家的老头来说,家里有着枯死的树,是很不吉祥的。那人就赶快把枯树砍掉了。邻居家的老头就来讨那砍掉的树做柴烧。那人就很不高兴,说:“邻居的老头想要柴火,就来教唆我砍树。做人家的邻居,用心如此险恶,这怎么可以呢?”

【理解】

中国也有“邻居”,常常来“好心”,自动来帮忙(教唆),要这样那样,甚至好心到“偷鸡”先来折一把米,想加强保证一定要把鸡偷到手。犹太人中有个索罗斯,他到俄国去当大“慈善家”,后来被俄国认清了他的本来面孔,没收了他的一切,将他扫地出门。他又到亚洲来,掀起一阵“经融风暴”,也未得到多大效果。最近,其心不死,犹在乘机蠢蠢欲动。这种人心性如此,除死方休。

这个故事,明显说明:就算是一棵枯树,人家也算计着来搜刮,何况其他?防不胜防啊!

【原文】

(卅四)人有亡鈇者,意者邻之子,视其行步,窃鈇也;颜色,窃鈇也;言语,窃鈇也;作动态度,无为而不窃鈇也。俄而抇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复见其邻人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鈇者。

【语译】

有个人的斧头不见了,推测一定是邻居的儿子偷去的。看他(邻居的儿子)走路,像个偷斧头的样子;望他的面貌,像个偷斧头的;听他说话,像个偷斧头的;察看他的动作和态度,没有一样不像偷斧头的。过了不久,从谷仓里挖出来那不见了的斧头。从此再看到邻居的儿子,他的动作和态度,再没有一样像个偷斧头的人了。

【理解】

人有心理作用,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他的观感就会为“先入为主”服务。像这个不见了斧头的人,疑心到了邻居的儿子。于是就怎么看,那孩子就怎么都像偷斧头的人,就认定了他是小偷。直到后来自己找到了斧头,观念改了过来之后,怎么看那孩子,就怎么都不像个小偷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个愉快的,但是很多事实就没有这样幸运了。

疑心生暗鬼,在政治上和军事上这样的例子很多。《孙子兵法》以“用间”为十三篇作为大轴子。三十六计中也有“反间计”,或称:“反间散金”。就是买通敌国中的某些人士,要他们散布“谣言”,使他们的君主(上司)相信他的某部下有不忠不轨行为,从而排除掉这个部下。因为这“部下”非常有能,势必成为本国的威胁,为了本国的利益,非要除掉他不可,不过是假手于对方的君主(上司)而已。譬如岳飞是南宋的忠臣,又很能作战,屡次击败金兵。于是金国用反间之计,用秦桧主谋,诬告岳飞造反,下狱处死。为金国铲除一个棘手的障碍。

历史上,用反间计得逞的实例多的不可胜数。连诸葛亮忌讳司马懿,也用过反间计,差一点司马懿就被断送了。反间计之所以容易得逞,就是利用那些君主(上司)的猜疑心理,把对某人的中伤,设法由他的亲信,甚至于吹“枕边风”,把那个“先入为主”的念头植入君主(上司)的心中。一旦这一步做成了之后,那个君主(上司)就会自动加码,怎么看那个被中伤的部下就怎么不顺眼,越看他就越像是个反叛。最后忍无可忍,非除了他不可。让敌人欢乐喜庆。事实上,即使那个部下与他的君主是父子,是亲兄弟,只要有人真的要使用反间计来离间他们,迟早都可能中计。由于那些越聪明的君主,疑心就越大,越容易中别人反间之计。对自己形成重大损失!亲者痛,仇者快。

但是,像周文王,武王与姜尚,齐桓公与管仲,别人用什么反间也间不动。那是彼此的智慧与客观使然,但也不是绝对不能超越别人的反间之计。所以,列子讲这个故事来警告领导者,要经常警惕,客观实证,信任智慧!

(卅五)白公胜虑乱,罢朝而立,倒仗策,錣上贯颐,血流至地而弗知也。郑人闻之曰:“颐之忘,将何不忘哉?”意之所属著,其行足踬株埳,头抵植木,而不自知也。

【语译】

白公胜心中谋划要作乱造反,退朝后站在那里,倒拿着马鞭子,鞭尖部向上,刺穿了面颊,血流到了地上,他都没有感觉到。郑国的人听到了这件事,就说:“面颊受了伤,都可以忘记,为什么不把(他的那个不智的谋虑)忘掉呢?”心里有了牵挂,走路的时候就会被坑凹绊倒,头也会撞到树木上去,而自己却还不知道啊!

【理解】

白公胜一直对于自己与他父亲的遭遇心怀不平,其实当朝首相子西,对他也不能算薄。把他从流亡的吴国接回来,封在白邑。如果他能稍微看淡一点,好好在白邑过日子,把白邑治理好,说不定将来国人纪念他父子的冤情,他很可能还有进一步的发展。他和他父亲都是太贪,太急,总觉得自己太冤。把报仇报怨都没有认准了真正的对象,结果身死无成,真的死得很不值。列子再提起白公胜的失败来,警告大家不要陷到白公胜同样的窠臼里去,浪费生命去做无益的事,这是一。

白公胜要起事,他很紧张,他很彷徨,他很专注,同时很失魂落魄。把手里的马鞭子拿倒了,扎了自己的面颊,血流到地上都不自觉,似乎已经麻木了。这样的人,才智,胆量明显地都就很有限了。根本不能成大事。可又没有自知之明,而安分守己。偏偏还要行大事,岂不是自己找死?这是二。

他心里有事牵挂,走路的时候就会被坑凹绊倒,头也会撞到树木上去,而自己却还不知道!这样的人连做普通的事都不可能成功,何况兴兵造反,还要攻打邻国?太不自量!这是三。

远的不说,就只从近代历史中看,白公胜模式的有名领导者,犯同样错误的就屈指可数。沥沥都在目前。此事不能轻忽,是人类的领导者可能具有的一个自我毁灭的弱点!

历史上,成王败寇,并不都是偶然的啊!


【原文】

(卅六)昔齐人有欲金者,清旦请冠而之市,适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问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对曰:“取金之时,不见人,徒见金。”

【语译】

从前,齐国有个人想要得到金子,早晨穿戴好衣冠,到街市上来。走进了金子店,抓起店里的金子就走。官吏逮捕了他,问道:“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怎么就抓取人家的金子?”他回答说:“我拿那金子的时候,没有见到人,眼里只看到的是金子。”

【理解】

官员贪污、腐败是政治上的大忌。中外古今,此弊难除。原因在于“利令智昏”,就是本段书中所形容的:我拿那金子的时候,没有见到人,眼里只看到的是金子。作案的人一时糊涂,事后可能醒悟过来,只是大错已经铸成,难以挽回了。从这个故事看来,贪污、腐败还是得严格取缔、制裁,只要能在适当时期,让贪污者的眼睛里还能看见“金子”以外的人、事、物,利令而智不昏,庶几乎就有救了。

近日,美国的南卡罗兰娜州出了一件极大的丑闻。州长散佛(Mark Sanford)突然失踪五天,让人到处都找不着,五天后又自己突然现身,当众坦白一切。原来在那五天之中,州政府州长身边的官员,编造出各种说法,企图搪塞他的去向。问他家中的太太,也是一问三不知,没有人真正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一州之长,也算是一路诸侯,突然不知去向,自是非同小可。可就在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他满口道歉,连说自己一不该如何如何,二不该如何如何,三不该.....。原来他背着妻子,部下,国人,独自溜到阿根廷去会情妇去了。他当时的头脑里,只有“爱情”,其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此公已垂垂老矣,其智商只停留在十几岁的光景,开口,闭口都是什么爱呀,爱呀的,毫无廉耻。)。不管他口似悬河,上自联邦政府,下至选民,似乎都不依不饶,一致声讨,认为这是滑天下之大稽。丢尽了美国人的脸。

其实,这些浑事,岂止散佛一人,世界好些国家的元首,首相,议员,部门首长,许多都在搞“特殊”,贪了污,就去搞“性虐待狂”,似乎也不太避讳,成了半公开状态。在他们眼里完全看不到别的东西了。因此世界搅乱,天地晦盲。忧天下者,因妖孽横行,早已看出人类的不祥!

列子素来主张:人生必有死。万物有始必有终。自作孽,不可活。列子用这个故事作为《列子》全书的结尾,未必没有深意。

套一句《黄帝阴符经》的话: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这是《黄帝阴符经》的终结,作为《列子》的终结,也让人离情万锺。


 

迤逦一路写来,八篇《列子》,终于告一段落。《列子》这一部书显然不是,像一般人所说那样,是后人乱凑起来的。他有一贯的思想,主旨也非常鲜明。《列子》书有几个非常鲜明的特点:

第一、是批儒。他一有机会就批儒,而且不遗余力的批儒,也批得特别地道,仔细,有理。如果有人读过《列子》之后,还去尊儒,恐怕就是脑子有了问题,根本分辨不出来好歹、是非。

一般来说,“独尊儒术”,汉武帝是始作俑者,以后儒家思想独霸中国,两千多年,一直到民国,阴霾尚未退尽。其实,儒家体制的来源,是从周朝开始,周公制“礼”,颁行天下。不久因为不能通行,礼制崩坏,天下大乱。孔子不过是梦想要恢复周初礼制的一员,一生努力复古,但是没有成功。到秦始皇特别憎恨儒家,导致焚书坑儒。汉高祖虽然没有继续焚书坑儒那么激烈,但对儒者是极其藐视的。汉文帝是唯一真正要推行黄帝老子道家体制一员,到他儿子景帝的手里,已经非常倾斜到儒家那边了。所谓:“文景之治”,实质上不过是文帝时很短暂的阶段。他孙子武帝,就开始强力推行“独尊儒术”。中国以后就分裂大乱了很长一段时期,唐朝统一中国后,虽然“尊道”,但他是“儒、释、道三教并尊”,不过加了一句“以道为先”而已。而唐朝的行“道”,也根本不是行“黄老之道”,而是宗教的“道教”。以后宋、明有时尊崇的“道”,也是“道教”。中国道家的哲学和政治体制,除了汉初(文帝)昙花一现外,就从来未曾有机会一展宏图过。所以,到现在还是崭新的一套理论,不是用过失效的废物。好像明月被乌云挡,黄金在土内藏。试看黄帝,老子,列子,庄子,长久以来,都是踽踽独行,从来没有孔孟那样风光。质言之,黄老智慧还没有出世!

真正的宝贝,并不需要在糊涂人面前炫耀。千里马有待伯乐才能出世,一旦出世就不得了。从列子批儒的头头是道,凡是有头脑就能清楚明白,千里马和普通劣马绝对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第二、当时中国人的思想,不是杨朱思想,就是墨翟思想(孟子这样说的)。杨朱的著作,完全被后人(儒家当权)消灭殆尽。墨翟的著作,虽然还悻存,但已残缺不全。《列子》书中居然有《杨朱篇》,为杨子保存了他思想的梗概。这个睿智,先见,和保存的功劳,真是值得大书而特书。

第三、《列子》把人生的现实,说得最透彻,最科学实证,最详明周到,细节解答得最合理。主题明正严肃,说法又常带幽默。辩论层次分明,井井有条,符合逻辑。古今中外没有人能与列子比拟。言简意骇,振聋发聩。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列子理论不但不是古董,抑且非常先进,超越时代。

能有幸为《列子》做一点事,虽然自觉才疏学浅,挂一漏万,不揣愚陋,如果能够抛砖引玉,也就无愧此生了。人生幸甚,天下幸甚!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