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八讲(之六)
领导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

【说符篇第八】

这是《列子》的最后一篇。这篇的题材与前面的不同。前面的都是长篇大论,说透了许多大道理,在这最后一篇的结尾里,再没有长篇大论,那些理论也无须重复。他却用了三十六则故事,简短明晰,都是“治道”的规则格言。好像临别赠言,赠送给大家三十六条箴言。

本篇的篇名是:说符。说是说明,阐述的意思。符是符验,他裁录古书,古语,有的再加上自己的批语,不但保存了许多古代政治,社会的资料,同时给予后人扼要的指导。这三十六个故事容易记,容易懂,作为座右铭,简化成格言,警语,可以说是领导者好帮手,应该视为智慧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箴言,彼此之间并没有一定的连贯性,所以不必把它分组,就一条一条的去理解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把三十六条箴言放在一个篇幅说完,篇幅就会嫌太长了,不容易处理。所以,还是分成几篇来完成比较方便阅读。下面就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来分节阐述。


 

【原文】

(廿八)昔人言有知不死之道者,燕君使人受之,不捷,而言者死。燕君甚怒其使者,将加诛焉。幸臣谏曰:“人所忧者莫急乎死,己所重者莫过乎生。彼自丧其生,安能令君不死也?”乃不诛。有齐子亦欲学其道,闻言者之死,乃抚膺而恨。富子闻而笑之曰:“夫所欲学不死,其人已死而犹恨之,是不知所以为学。”胡子曰:“富子之言非也。几人有术不能行者有矣,能行而无其术者亦有矣。卫人有善数者,临死,以诀喻其子。其子志其言而不能行也。他人问之,以其父所言告之。问者用其言而行其术,与其父无差焉。若然,死者奚为不能言生术哉?”

【语译】

从前有人说,他懂得不死的方法。燕国的国君派人去向他学习,还没有学习好,那个说懂得不是方法的人死掉了。燕国的国君很生气,要杀那个被派去学习的人。他旁边宠幸的臣子劝谏他说:“但凡人们最忧虑的,莫过于死亡。而最看重的,莫过于自己的生命。那个说懂得不死方法的人自己都死掉了,他又怎么能教别人(国君您)不死呢?”这样燕君就没有杀那个派去学习的人。有个叫做齐子的人,也要去学习不死的方法。听说那个人死了,就手捂着胸口,痛惜不已。富子听到了就笑着说:“人哪,想要学习不死的方法,可是那个教人不死的人却死掉了,他就痛惜的了不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能跟那人学到的是什么!”胡子说:“富子说得不对!天下有些人很懂得一套方法理论,却又行不出来。有些人能行得出来却又不知道方法理论。譬如卫国有个人很会卜筮之术的人,临死的时候,把诀妙都传授给了他的儿子。儿子把他的话都记下来了,却不会去做。有个人听说了就来问那儿子,儿子把父亲教他的诀妙都说了出来。那个人听了儿子的话,就照着去做,练得本领高强和那个父亲一摸一样。若是这样,那个说他懂得不死方法的人,又怎么不能说他真是懂得长生术的人呢?”

【理解】

人生,都是指着人活着的时候说的。人生从生到死,在这一段过程里,悲欢哀乐,只要还活着,就有动静。出生之前,没有什么可说的。死了之后的情景,虽然活着的人有很多说法,究竟都是捕风捉影,众说纷纭,以至互相抵触,矛盾,莫衷一是。因此,有些聪明人认为:与其对死后的事去捕风捉影,白费周章,不如想个办法,使得人生可以不死,永远抓住实际,来得上算。中国自远古以来,就有人研究寻找不死的方法。也有很多传说的不死仙人,列子在《黄帝篇》和《汤问篇》都提出讨论过。

(近来,日本的潜水者在冲绳和台湾的深海底下,发现有很可疑的人类文明,类如金字塔的古老文化遗迹。日本人把《列子》汤问篇里的四个东海上的“仙山”也扯了进去,作为佐证。西方犹太人的潜水家却一直否定,认为:不过是自然现象,不稀奇。日本人不肯放弃,还要更加着力去发现和研究。)

秦始皇派徐福去寻找“不死之药”,是历史中的明显事例:做了皇帝想成仙。“不死”的念头,恐怕都会在所有人们的头脑里闪过。即使是目前,医学界还有专人不断的研究“不死之方”。常常突如其来,新闻爆出:什么人研究出什么来了,人可以长生了,当年维他命E出现的时候,就哄的不得了。后来发现HGH生长荷尔蒙,也哄得满天响。结果都是竹篮子打水。恐怕,只要有人活着,就不会放弃这个想法。

中国的“道教”,由东汉末年张道陵创教,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两千年了。相信人能通过许多方法,达到成仙的目的。譬如,服食药物,锻炼功法,还精补髓,固本培元,修炼心性,对食衣住行都有讲究,等等,可以达成不死(相对的长生)的”人仙“,至少可以强身,健康,延年。益寿。即使最后还是死了,因为通过了各种修炼,就把自己“意识”继续保存下去,成为:“鬼仙”“地仙”“天仙”。不过,道教虽然把老子,庄子,列子尊为“仙人”,把他们的书尊为经典:《道德经》《南华经》《冲虚经》。可是,他们三位“祖师爷”,都没有主张:人可以“不死”,甚至主张:必死。因为,凡是人,过去的都死了,现在的迟早也会死,未来的也必定死。有生必有死。三位“祖师爷”,之所以与别人不同,就是他们教导我们怎么正确看待生和死,在有生之日,要怎么才能活的丰丰富富,有所建树,为天下苍生造福,而且享受天然的愉悦欢乐,不白白的来走这一遭。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就是身体虽死,而建树犹在,苍生的怀念就是不朽,也就是长寿。

道教在四川成都创始,张鲁曾在汉中建立一个道教的国度,被曹操所灭,举家迁到中原,曹操让他们在北方传播道教,于是遍及全中国。到了晋朝,从葛洪(抱朴子)的著作来看,道教的“仙学理论和实践方法”都已经臻于完满成熟。除了宗教的仪式和少数的玄虚以外,仙学的理论和实践方法,都是非常唯物实证和科学的。因此,道教是使中国的科学发明创造,以及政治管理制度,在十六世纪以前,都一直是世界领先的。由于蒙古和满清的打击和极端的抑制,使道教在乾隆以后,一蹶不振。中国由此衰弱落后。道教的最大特点是唯物实证和科学的方法论,一切靠自己,不靠“神”。道教不是“神”造人,而“神仙”都是好人,有贡献的人做的。道教是“合理主义”的!

世界上主张“不死”的,还有就是:耶稣。耶稣说凡是“信”我的,他就会不死,而且能得到永生(《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不过耶稣只活到三十三岁就死了。因此,如果不加一个“复活”,他的一切就都自行破产了。于是基督教的“神学”,就非加上“复活”的理论这一节不可。光是“复活”还不行,必须再加上一个“升天”。所以,在耶稣“复活”后四十天上,就“驾云升天”了。人看不见他的“复活”不要紧,因为他在天上。这个“驾云”升天,在两千年前可以说得通,令人不产生怀疑。可是在现代,人的常识都知道,“云”是气体,是载不了人的,而且,“云层”最多只能到达一两万英尺的高度,再上就不可能有云了。但凡坐过飞机的大人小孩都能证实这件事。那么,“云”把耶稣送到哪里去了呢?即使耶稣到了太空,也只能在那里打转转,现代的太空船,卫星什么的,都应该可以碰着他?而且“圣经”又明说,耶稣怎么驾云去的,还要照样“驾云”回来,审判世人。就这样的基督教,严厉统治了欧洲一千年,虽然现在没有那么大的权势,实际上还在统治中。

中国也有一个人“复活”过,就是:洪秀全。他自称是耶稣的弟弟,他也炮制过一场,“死后三天复活”的闹剧。那时许多中国人归附他,如蚁附羶。耶稣的“天国”没有做成,他倒做了十几年“天国”的天王。后来由于极度淫邪、腐败、内部自相残杀,外败于清军,迅速败亡。就算是能“复活”的人,最后还得死去。

但凡讲说“不死之道”的人,如果能自己不死,就胜过千言万语。如果连自己这个大师都死了,又怎么能叫人家相信他的“不死之说”呢?列子在这段书中,第一个驳斥“不死之说”的理论,就是“富子理论”。“富子理论”就是:讥笑那教别人不死,而自己却死了,同时他的那些学生到底又能学些什么?

天下一旦有人需要什么,自然就有人供应什么。这是经济学里的“供求律”。人“需要”不死,所以,就必有各式各样“不死的方法”浮出到市场上。直接“不死”之道,比较难出售。因为西洋镜马上就会戳穿。如果转个弯,用“灵魂转世”的方法来出卖“不死”,就死无对证,随你骗死人也不必偿命。印度人在这点上比较聪明狡猾。不管怎么样,只要在市场上贩卖“不死”,必定生意兴隆。老子,庄子,列子不肯“贩卖”不死,所以他们的生意,比较起来,最不兴隆。

天下明明那些说能“不死”的人自己都死了,偏偏人们还不死心,非要想尽了方法来扭曲,辩解,希望世上真有个“不死之道”,只不过是怪那学习的人们自己没有能学好罢了,这就是本段书中的“胡子理论”。列子很公平,把它也列论出来,供人参考。

“胡子理论”就是为“不死之说”存在的辩解说法,胡子用了一个比喻,他说:

卫国有个人很会卜筮之术的人,临死的时候,把诀妙都传授给了他的儿子。儿子把他的话都记下来了,却不会去做。有个人听说了就来问那儿子,儿子把父亲教他的诀妙都说了出来。那个人听了儿子的话,就照着去做,练得本领高强和那个父亲一摸一样。所以,他说:

若是这样,那个说他懂得不死方法的人,又怎么不能说他真是懂得长生术的人呢?因为胡子认为:

天下有些人很懂得一套方法理论,却又行不出来。有些人能行得出来却又不知道方法理论。

其实“胡子理论”的矛盾显而易见:

第一、“那些很懂得一套方法理论,却又行不出来。那些人能行得出来却又不知道方法理论。”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矛盾。懂的人,行不出来,那是因为没有真懂,或是方法根本不对。那行得出来的人,并不懂得真的方法理论,那这人所行的到底是什么呢?这样的说法不通。即使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还是有理由可以解说的。

第二、那个算卦算得很精到而且出名的人,是因为他真懂得算卦的理论和实践。他的儿子虽然把他的秘诀都记录下来,但是很明显的,是因为懒惰,或是愚蠢,根本不能去照着去实践,所以一事无成。那个陌生人听到有这件事,马上就跑来向儿子讨教。那个儿子直笼统把记录下来的“秘诀”完全告诉了人家。就可见他愚蠢到了什么地步!人家听到了就去照着实践,所以成功了。这里的这个蠢儿子即使把黄金送到他手上,恐怕也抓不住。那个父亲的学问是真实的存在,而且他的实践证明了他的本领精到,而“不死之道”本身根本没有存在过,只不过是人家说说而已的东西,况且说的人自己都死掉了。这个比喻的两者之间根本不是同一个性质的,橘子和苹果怎么比?这可以称之为:比拟不伦。逻辑上不能成立。

第三、胡子大概知道自己的“辩解”不怎么有道理,没能把“不死之道”之所以真正存在的理由说的明白,提不出正正堂堂的证据来。所以,就用个糊里糊涂的问话来做结论。他说:

若是这样,那个说他懂得不死方法的人又怎么不能说他真是懂得长生术的人呢?

以此来证明“不死之道”的存在和其可行性,没有提出足够的证据,如果这样在法庭上辩论,他是注定非输不可的!

富子闻而笑之。说“不死之道”的人,自己死了,这是极大的讽刺,本就是一个笑料而已!


(廿九)邯郸之民,以正月之旦献鸠于简子,简子大悦,厚赏之。客问其故。简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故竞而捕之,死者众矣。 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过不相补矣。”简子曰:“然。”

【语译】

邯郸的人民,在正月初一元旦之日,向赵简子(国君赵鞅)进献鸠鸟(周礼:规定人民要向贵族定期进献鸠鸟,还设官吏专门执掌捉鸟的事宜。)。赵简子非常高兴,就重重赏赐那些献鸟的人。赵简子的门客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赵简子说:“我要把他们进献来的鸟儿全部都放生,表示我的恩德(恩德及于禽兽)。”门客说:“人民若是知道您要放生,他们就会竞赛着去捕鸟来进献讨赏。那么鸟儿们就遭殃,因而会死掉许多许多。如果您真要鸟儿好好活着,去放生,就不如禁止人民捕鸟。捕捉来了再去放掉,恩典与过犯(所造成的伤亡损失),就互相替补不过来了。”赵简子说:“对呀!”

【理解】

邯郸本是卫国的领土,晋国的赵简子,在晋定公二十一年,攻占了邯郸地区,作为自己的采邑,并没有归献给国家。后来韩、赵、魏三家把微弱的晋国瓜分了,邯郸就正式成为赵国的首都。

周礼,就是周公制定的“礼”,规定人民要向贵族献鸠为礼。在正月初一,人民来进献鸠鸟,这意味着,赵氏是人民所承认和拥载的。所以,赵简子非常高兴,并且重重的赏赐献鸠的人民。同时还表示自己的大恩大德,要把这些进献来的鸠鸟放生。说明了这是一种“示恩”的手段。赵简子自己洋洋得意。

赵简子的“顾问”中有人提出一个“理论”,来泼冷水,说:

人民若是知道您要放生,他们就会竞赛着去捕鸟来进献讨赏。那么鸟儿们就遭殃,因而会死掉许多许多。如果您真要鸟儿好好活着,去放生,就不如禁止人民捕鸟。捕捉来了再去放掉,恩典与过犯(所造成的伤亡损失),就互相替补不过来了。

这个见解好像是为赵简子打算,可是赵简子只是淡淡地答了一声“对呀”,并没有下令:就这么办!马上从谏如流,立即高兴地下令执行。为什么?

顾问的打算是照常理,应该这样做,不然就是一种无益的浪费,见解也不能算错。而赵简子的看法则不同,他要借此张扬,让人民认为他是个“仁君”,泽及禽兽。他乐意花一点赏赐的钱,买好那些献鸟的人民,因为他们都是“守礼不守礼”是另外一回事(他自己占了人家的土地,并没有归献给晋君,却归给了自己,这本是无礼。),主要的是:他发现人民不反对他,都是听话的顺民。他这时的确特别需要这种顺民,为了巩固他的政权和未来的大计划,就此事大做文章,是难得的机会,是不着意似的绝好宣传。这是懂得搞政治的领导者的机会和方法,赵简子之所以能瓜分晋国,跃为一国诸侯,他等于是一个开国的君主,见识,魄力,果然不同凡响。顾问们的政治敏感度,比他差远了。

(三十)齐田氏祖于庭,食客千人。中坐有献鱼雁者,田氏视之,乃叹曰:“天之于民厚矣!殖五谷,生鱼鸟,以为之用。众客和之如响。鲍氏之子年十二,预于次,进曰:“不如君言。天地万物与我并生,类也。类无贵贱,徒以小大智力而相制,迭相食;非相为而生之。人取可食者而食之,岂天本为人生之?且蚊蚋替肤,虎狼食肉,非天本为蚊蚋生人、虎狼生肉者哉?”

【语译】

齐国,田氏祭祀祈福,有上千人参加饮宴。内中有人进献鱼和雁,田氏的主持人感叹地说:“上天对世人真是太好了啊!为他们生出了五谷,又生出鱼和鸟,让世人享用。”众人附和的声音,响遏云天。末座有个鲍氏的儿子,才十二岁,走到前面来说:“并不像您所说的那样啊!天地和我们共同生存,大家都是同类的。既然是同类,就不能有贵、贱的区分。如果尽靠着体力和智力的大和小,高和低,来互相辖制,进而彼此残食,就不能互相扶持而共存了。人们把可吃的都拿来吃掉,这岂能是天生它们原本的用意?譬如,那些蚊子、虫子叮人的皮肤,老虎、豺狼吃生物的肉,那是不是可以说成:天为了蚊虫,才生出人(人的皮肤)来?为了老虎、豺狼才生出生物的肉来呢?”

【理解】

这里有两种不同看法和观点:

其一、是田氏的首领的观点,他说:

上天对世人真是太好了啊!为他们生出了五谷,又生出鱼和鸟,让世人享用。

这个理论是世界上一派很有力量的主张,他们认为:万物都是上天(帝)特别为人类准备的。人,天生就有权利享用万物,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人类不仅有体力,而且有智力,是万物之灵(代表上帝),他有权任意攫取,支配,享有任何他力所能及的东西。因此,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包括贪欲),就可以尽量攫取他所要的东西,据为己有。于是对于自然界的矿物,植物,动物,只要在自己权利范围之内,他就是主人,可以任意发掘,开采和使用(包括奴役)。这个理论的延伸,就是一些强者,有权夺取弱者的财产供自己使用,子女做自己的奴隶,土地做自己的版图。所以,人人都要争强,斗狠,弱者就要挨打,被剥削和奴役。认为:人人都有天赋的自由,就是有做强者的自由。并且也有做主人的权利和自由,或称之为“民主”。如果你做不到强者,不幸而做了弱者(包括被强逼做奴隶的),那是你自己的错,怨不得别人。到了现今二十一世纪,持这种观念的人们和国家,仍然健在。一点都不汗颜,而且到处不断地扩张自己的势力,不择手段!

齐国的田氏,本来是陈国陈厉公的儿子陈完,亡命到了齐国。齐国收留了他,就在齐国做官。后来陈氏用了种种手段,一点一点地把原来姜氏的政权,财权都攫取到自己名下。陈与田,古时同音,两字互相借用。于是,陈氏就变了田氏,在齐景公之后,就正式篡夺了齐国。所以这个故事,用“田氏”主持,他下面参加祈福,飨宴的千余人,都是他的“应声虫”,“马屁精”。一呼百应,响声遏云,震天。

其二、鲍家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站出来反驳,说:

(1)天地宇宙的存在,并不像您所说的那样啊!

(2)天地和我们(人类和万物)共同生存,大家都是同类的。既然是同类,就不能有贵、贱的区分。

(3)如果尽靠着体力和智力的大和小,高和低,来互相辖制,进而彼此残食,(必然造成人吃人的社会)。就不能互相扶持而共存了。(不可能达到平等。和谐,共存共荣的理想境界)。

(4)人们把可吃的都拿来吃掉,这岂能是天生它们原本的用意?(尽量无止境的开发,破坏,滥用浪费,以至于整个大环境遭到无情的破坏,最后是:同归于尽,大家灭亡。)

(5)譬如,那些蚊子、虫子叮人的皮肤,老虎、豺狼吃生物的肉(包括人的肉),(如果照你那样的说法),那是不是可以说成:天为了蚊虫,才生出人(人的皮肤)来?为了老虎、豺狼才生出生物(人)的肉来呢?这是论点最后的反证,叫人无话可说。

鲍氏是指鲍叔牙的后代。鲍叔牙是齐国的栋梁忠臣,是齐国强盛的第一号贤良。他的特点是鄯善,悪悪。(第一个善和悪都是动词),除恶务尽,完全是堂堂皇皇,正面的形象。这位鲍家后裔十二岁的孩子,竟然敢于站出来说实话,说正话,不像众人那样无耻地阿谀,捧屁躬闻。他不但根正苗红,而且代表老树新枝,新思想,新时代,给人的是:完全新鲜朝气,没有陈腐阴暗的感觉,与田氏成了对比。小小孩童,正气凛然,显得能言善辩,浑身都是本事,好像是:“莫道孩儿年纪小,射箭哪在某心稍;开弓便把箭射了,箭射柳叶坠红袍。”那样的气势非凡。(京剧《飞虎山》小儿安敬思,会十八般武艺,被李克用收为第十三太保,改名:李存孝,唱段。)。

如果说,田氏理论是代表“资本主义”,那么鲍氏理论,就是代表社会主义,也代表了现代环保主义意识。这段简单的故事和对话,分量非常重,值得令人三思。领导者是清是浊?在真理的面前,一目了然!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