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八讲(之四)
领导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

【说符篇第八】

这是《列子》的最后一篇。这篇的题材与前面的不同。前面的都是长篇大论,说透了许多大道理,在这最后一篇的结尾里,再没有长篇大论,那些理论也无须重复。他却用了三十六则故事,简短明晰,都是“治道”的规则格言。好像临别赠言,赠送给大家三十六条箴言。

本篇的篇名是:说符。说是说明,阐述的意思。符是符验,他裁录古书,古语,有的再加上自己的批语,不但保存了许多古代政治,社会的资料,同时给予后人扼要的指导。这三十六个故事容易记,容易懂,作为座右铭,简化成格言,警语,可以说是领导者好帮手,应该视为智慧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箴言,彼此之间并没有一定的连贯性,所以不必把它分组,就一条一条的去理解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把三十六条箴言放在一个篇幅说完,篇幅就会嫌太长了,不容易处理。所以,还是分成几篇来完成比较方便阅读。下面就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来分节阐述。


 

【原文】

(十五) 宋有兰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见其技,以双枝长倍其身,属其胫,并趋并驰,弄七剑,迭而跃之,五剑常在空中。元君大惊,立赐金帛。又有兰子又能燕戏者,闻之,复以干元君。元君大怒曰:“昔有异技干寡人者,技无庸, 适值寡人有欢心,故赐金帛。彼必闻此而进,复望吾赏。”拘而拟戳之,经月乃放。

【语译】

宋国有个浪人,以他的技艺求见宋元君。宋元君召见他,叫他表演技艺。他用两根比身体长一倍的木棍,绑在小腿上作为高跷,能走路又能快跑。手里往上扔着七把剑,有五把剑飞舞在空中。元君见了大惊,立即赏赐他许多金帛。又有一个浪人会高空翻滚的杂技,听到了这件事,也来求见宋元君。宋元君大怒说:“以前有个身怀异技的人来见我,他表演的技艺本没有什么用处,不过那时正赶上我的心情好,所以赏赐了不少金帛给他。现在来的这个人,必定是听到了那事,也来希望得到我的赏赐。”就将他拘捕起来,想要杀他。经过一个月后,把他放了。

【理解】

原文里的“兰子”,“兰”的正字本是“蘭”字,也通用为“阑”。《说文解字》解为:妄入宫掖者。后世许多文献,都把“阑人”,称为:无符籍的游民,无业游民。在本文里,应该是引申的意义,指“以技艺游者”,也就是:江湖卖艺到处游走的人们。

第一个卖艺的人,宋元君被他的特技惊倒,大加赞叹,并且大加赏赐。

第二个卖艺的人,还未得到表演的机会,就被拘捕,几乎被杀。

主体是宋元公,客体是两个卖艺的人。同样是卖艺,得到的效果,前后反差极大。这分明是宋元公在卖弄他的“统御术”。领导者不愿意别人摸清楚他的心性动态,常常突然神来之笔,表现得出人意表,让人膛乎其后,不敢随意窥伺。

意大利的马奇维利建议,君王的统治有两个利器:一个是面包;另一个是马戏(circus),保证人民不造反。面包,是要君王保证人民有饭吃。人民有饭吃得饱,就不情愿铤而走险,去拼命。马戏,是娱乐。要君王保证人民把时间花在娱乐方面,越迷越好,就没有心思去过问政治,也就平安无事了。至今,美国还是奉行这个政治思想。不过,近来人民失业太厉害,失业就等于没有饭吃。饭都没有得吃了,就顾不上去娱乐。所以很多人都在说:一个搞不好,美国就会起革命,四分五裂。这种说法,还是根据马奇维利的逻辑而来。马奇维利的特招,并没有能保住罗马不亡国。

到宋元君前面来卖艺的人,前后都是“马戏”。广义的马戏内容,除了利用动物表演一些技能以外,主要还是以人为主,展示他们不同凡响的艺能,包括高跷,耍剑,吞刀,吐火,高空翻飞表演(燕戏),各种武功,软功,特技,魔术,歌舞,戏曲,可以应有尽有,别出心裁,总以使人惊奇,讨人欢心为目的。现代,由于电视,电脑,手机,“马戏”直接进入每个家庭,甚至随身携带。现代的小学生们苦了,能够胜得过,不看卡通,不打游戏,专心读书备课,还真不容易。

宋元公第一次接触“马戏”,觉得很惊奇,立即赏赐了献艺的人。其后,他一定经过思虑,反省,他说:这些技艺的表演,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他的思想和马奇维利完全不同,他不觉得这些东西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他不但不再加以鼓励,反而要大力抑制,甚至于想杀掉他们。最后只是关了一关就把他放了,这是给“马戏”浇了一盆冷水。

为什么?

第一、他认为:那些艺人,经过多年的苦练,做出极危险的举动,讨得别人片刻的欢心。虽然能获得别人的掌声和赏赐,实际上得不偿失,而且这种职业的局限性很大,危险性也更大,不足以特别提倡。如果人民因君主的提倡,大家一窝蜂都去从事这些事务,年轻人不去学习向上,个个玩“魔术”,对整个社会的益处不仅不大,而且必定招致社会的颓废。

第二、君主肩负全国人民身家性命的艰巨责任,偶尔娱乐一下未始不可,一旦溺于游乐,干系匪浅。本来领导者的地位越高,责任越重,本来就是很寂寞的职业,老子说:侯王自称:孤、寡,不榖。就是说,领导者越高,越孤独,越寂寞。孤、寡、不榖都是一般人不愿意面对的,认为是不吉祥的。但是侯王不是一般人,责任也不同。如果侯王耐不住寂寞,想和一般人一样享受歌舞欢乐,其结果就是李后主,陈后主,国破家亡。李后主和陈后主都是很聪明,有艺术才能的人,不幸的是:要他们去治国,又离不开风花雪月,所以死无下场。宋元君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立即打住,不把自己陷到溺乐的陷坑里去。一个君主能够看破这一点,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在这个故事中,还可能有另外一个看法。就是从“大惊”两个字着眼。那个卖艺者,在宋君面前,手舞七把剑,五把剑都飞在空中。因此宋君“大惊”,这“大惊”就是吓得不得了(不是惊奇他的技艺能耐)。因为,如果这个卖艺者还别有目的,或是敌国仇家派来的刺客,取宋君的首级,岂不易如反掌?好在这次平安无事渡过,但对宋君这个当事人,这一场惊吓真是非同小可。第二次又来一个卖艺的,他就不能像上次那样大意了。冷不防就把他关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大概是经过调查,认为他没有什么大嫌疑,这才把他放了。这是基于政治方面的安全考量。


【原文】

(十六)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者,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弭辙。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纆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 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而黄。”使人 往取之,牡而骊。穆公不说,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马之能知也?”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若皋之相者,乃有贵乎马者也。”马至,果天下之马也。

【语译】

秦穆公对伯乐说:“你的年纪大了,在你的子侄中,有没有(会相马的)可以派出去寻找好马的呢?”伯乐回答说:“好马是可以凭它的形态、容貌、筋骨来作判断的,但天下最上等的马,像似不存在,又像似见不到,像似没有,又像似失去了的,这种的马,本就是超脱尘世,见不到痕迹的。臣的子侄们都是下等的才能,可以说得出一般的好马,却认不出天下最上等的马。有个帮臣挑柴困薪的人,名叫:九方皋,他认识马的能力,并不在我之下。请您接见他试试看吧。”穆公接见了九方皋,派他去找马。三个月后,他回来报告说:“马已经得到了,现在沙丘。”穆公问说:“那马是什么样子?”对答:“是雌性,黄色的。”穆公叫人去把马牵了回来,一看却是雄性黑色的。穆公很不高兴,叫伯乐来说:“糟了!你所荐的找马之人,连马的性别,颜色都认不清,那还怎么能认得清好马呀?”伯乐长叹说:“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这就是他胜过臣千万倍,甚至无数倍啊!九方皋他所看的是马的天机(自然的精神面貌),看到它最精微的内在之处,就忽略了它粗线条的外貌。他只专注它的内在,就忘记了它的外在。因此,他就见到他要见到的,只注意他所要注意的,就遗忘了那些他不注意的东西。像九方皋这样认识马的,已经超越了马的本身了。”到了后来,证实这匹马果然是天下最上等的马。

【理解】

伯乐是中国最有名的“识马”专家。伯乐能够识得好马,于是国家的军队里,就有了好马,因此也就有了战绩。从马哪一方面来说,如果没有伯乐,许多好马都被那些睁眼瞎子耽误了,埋没终身,不能一展长才,徒唤奈何!自古以来,许多人都以人比马,自叹怀才不遇,因为世界上少了伯乐,能够认识贤才,选拔贤才的人。这段故事,虽然列子说的是伯乐和九方皋“识马”的故事,其实,重点不在马,而在人。故事的主人就是,一开头的三个字:秦穆公。

秦穆公是秦国的一位非常出色的领导人,没有他就不会有后来的秦国,也更不会有强盛而统一中国的秦国。而秦穆公一生最出色的事情,就是能发掘,能招致,能使用一个千古难得,天下的贤才,百里奚。在他千方百计迎来了百里奚的时候,百里奚已经是七十多岁老头子了。所谓:马不可貌相,人更不可貌相。就是这个老头子,帮他把处在边远、弱小的秦国一把提了起来,使它成为能与中原抗衡的国家,奠定了以后强盛的基础。秦穆公这个故事的主人,与“千里马”--百里奚遇合的经过是这样的:

百里奚是虞国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却一直很不得志。三十岁时,想出去闯一下,又舍不得妻和子。又蹉跎一阵,妻子杜氏说:男子志在四方,你年已及壮,不图立身扬名,区区守着妻子,坐困愁城,如何是了?于是他发奋离家,到齐国去求职。由于无人引荐,穷困潦倒,沦为乞丐。有一个叫蹇叔的人,看到他的相貌非凡,就请他吃饭,谈吐之间,发觉他应对如流,指画井然。叹说:“以子之才,而穷困至此,岂非命乎?”就款留他在家,结为兄弟。其时,齐国的公子无知,弑了襄公,自立为侯,出榜招贤。百里奚要去应召。蹇叔说:不行,无知这个浅短险薄的人,是不能成事的,不久必败。百里奚听他的话,就不去应召。后来无知身死无成,应了蹇叔的话。他听说周王子颓好养牛,出重资招会养牛的人。百里奚养过牛,就去应召。周王一见大喜,立即用为家臣。蹇叔到周来看望百里奚。百里奚引荐他见天子。蹇叔见过回来说:子颓这个人,志大才疏,所相与的左右都是险佞之人,他自己天子的事不做而去养牛,养牛也不是为生产,而是为喜好玩耍。养牛的人受大夫的俸禄,牛身上穿着锦绣文采,这样的荒唐耗费,我看他马上要出祸事,你不如还是早点走掉的好。百里奚想起好久不知家中的事,正好乘机回家看望妻子,就同蹇叔离周回虞。到家一看,妻子早不在了。听人说因贫穷,不能自给,流浪外乡,从此渺无音信。百里奚伤心之极。

虞侯听说百里奚是周天子的臣子,回转故乡,立刻就封他为大夫。这并不是看重他的贤才,而是起哄凑热闹,买名声,做广告,要搞名人效应。蹇叔说:不行,我看虞侯这个人太贪,而且太愚,没有好结果。大丈夫不可轻于去就,而委身于人。受了人家的俸禄,仕而弃之,则不忠。与同患难,则不智。慎之啊慎之!百里奚说:老兄有所不知,我穷困潦倒,一事无成,现在连妻子都失去了。好比一条鱼,久困在陆地上,只要得到一勺水,就觉得滋润得很。我实在再也等不起了,虽然明知虞侯的为人,就跟他混着吧。蹇叔说:老弟既然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敢太拦着。我决定到宋国的鹿鸣村居住,将来有机会请来相会,就此别过。这时京城大乱,子颓被弑,牛和养牛的都被杀死。百里奚就在虞国安身。不久,晋国假道灭虢,晋献公把国中第一宝物,一块宝璧,一匹宝马,送给虞侯。虞侯手抚璧,而目视马(历史这样描述,可以看出他那贪愚之相。可谓:利令智昏。贪的人必定愚。)贤臣宫之奇进谏,说了一套唇亡齿寒的大道理,虞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宫之奇对站在旁边的百里奚抱怨:我说话的时候,你在旁边为什么也不帮衬几句?百里奚说:和愚人说话,就像把珠玉丢在大路上。你难道不知道,桀杀关龙逢,纣杀比干的故事吗?就是因为他们强行谏阻啊!你如果再多说,你的生命也要陪上去了。宫之奇说:如此说来,虞国必亡,不如我们走吧!百里奚说:你走,还拖走一个,你的罪可大了,不如我慢一步吧。于是宫之奇带着全族,走得无影无踪。虞侯答应晋国假道,晋国灭了虢国之后,回兵灭了虞国。宝璧,宝马归还晋献公。有人劝百里奚快走,百里奚说:我仕于愚人,已经不智了;怎能还不忠呢?在众臣都逃避时,就始终陪伴着虞侯。虞侯失国,在晋被封为寓公,郁郁而死。晋国知道百里奚是贤人,要任用他,他说:君子不适仇国,况仕乎?即使我要仕,也决不仕于晋国。虞国臣下分别被晋国整编充做奴隶,分送各国作战胜的礼物。百里奚被编入送往秦国的名册中。路过楚国,百里奚逃亡了。在当地为乡民喂牛,牛繁殖得肥壮无比。有人禀报楚王,楚王召见百里奚,问他是用什么办法把牛喂得这样肥壮?他回道:“时其时,恤其力,心与牛合一。”楚王说:“哈,这个道理可通于马。”就命他为圉人,替他养马。

秦穆公看到晋国送来的名册,有百里奚的名字,却不曾收到其人。秦穆公问公孙枝,百里奚是个什么人?公孙枝把百里奚的来历报告一番,说他是个大贤才:知虞侯不可谏而不谏,是其智。可走而不走,是其忠。饲牛则牛肥,育马则马壮,是其能。秦穆公说,那我们赶快到楚国用重币去聘请。公孙枝说:这样他就到不了秦国了。因为楚王不知道他是大贤才,才只让他养马,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去聘人,岂不就是告诉楚王他是大贤才吗?楚王就不肯放人了。必须如此这般才行。于是秦穆公派公孙枝带了五张羊皮,到楚国,说:晋国送的奴隶,跑了一名,根据秦国的法律,现在用五张羊皮,略表心意,请上国发还奴隶,逮回治罪。楚王答应。认得百里奚的人都哭,可惜一个好人要死了。百里奚说:诸位父老不必哭,我不会死的,可就要富贵了啊!,大家都不信。出了楚境,公孙枝马上给他换衣服,换车子,直驰秦都。这时百里奚已经七十多岁了。秦穆公接见他时说:“唉!可惜老了啊!”百里奚说:“您要是叫我替您抓老鹰捉兔子,我是老了些。如果叫我替您坐而谋国,我还太年少了。至少比姜太公见周文王还早了十年!秦穆公和他谈天下大事,头头是道,佩服之极。也要学文王拜他为尚父,筹谋怎样振兴国家。百里奚说:且慢,臣才不如臣兄蹇叔十倍,臣荐蹇叔,臣愿为副,共为国家效力。秦穆公以高车驷马,往宋国鹿鸣村接来蹇叔,两个老头子为秦国策划,举国一新,从此在诸侯中称为首强。秦穆公叹说:“寡人之有井伯(百里奚),犹齐(桓公)之有仲父(管仲)也!”遂爵以上卿,任以国政,做了宰相。人称:“五羖大夫”。百里奚贵盛无比,他的妻子也辗转来到秦国,在相府中帮佣。有一天在廊下唱歌,歌曰。:“……百里奚,五羊皮,昔日里,君行而我啼;今之日,君坐而我立。嗟乎!奈何富贵忘我为?”百里奚听到歌声,召她前来一问,才知妻子还在,二人抱头痛哭。是日夫妻,父子大团圆。秦穆公赐栗千锺,金帛一车。以为庆贺。

自古以来,贤君选择贤臣的辅佐,而贤臣也选择值得事奉的贤君。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如果能够双方一拍即合的,国家幸甚!天下幸甚!但还是领导者应该采取主动,因为地位使然啊!伯乐,九方皋去找马,比较顺。如果马去找伯乐,就很奇怪了。那些主动巴结主子的,多是奸佞,不可能是贤才。秦国一个穆公,再加一个孝公,找到了魏鞅(商鞅、公孙鞅),就注定了会强盛,吞灭六国,统一天下。比起那六国的领导人,都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尤其是梁惠王,他是个蠢猪,把自己手里的天王大牌,拱手让给了秦孝公,自取灭亡。

什么是了不起的领导者,就是能举贤,任贤的有心胸的领导,否则就是失职,尸位素餐,平庸的碌碌之辈。误国害民的蠹虫。

【原文】

(十七)楚庄王问詹何曰:“治国奈何?”詹何对曰:“臣明于治身而不明于治国也。 ”楚庄王曰:“寡人得奉宗庙社稷,愿学所以守之。”詹何对曰:“臣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又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对以末。”楚王曰:“善。”

【语译】

楚庄王问詹何说:“怎么样才能治理好国家?”詹何说:“臣只知道怎么治理好自己本身,却并不知道怎么去治理好国家。”楚庄王说:“寡人继承到祀奉宗庙和社稷的职务,深愿学习怎么样才能将它们保守得好。”詹何答说:“臣从来没有听说过自身治理好了,而国家会紊乱的。也没有听说过,自身昏乱糊涂,而国家能治理得好的。由于根本是在自身,所以不敢把末节来对您说。”楚王说:“好啊!”

【理解】

领导者首先要是:一个能把自己本身事务处理的很好的人。古语说:一室尚不能治,何以天下国家为?一个人如果连基本的小地方都管理得乱七八糟,如果他狂言什么治国,平天下,岂不是痴人说梦。

譬如,如果一个领导者,乱搞男女关系,抽烟喝酒,虽然这些未免不都是一些“私人小事”,但是,就连这些小事,自己一身尚不能治,他领导下的地区能不乱七八糟吗?因为不管大事,小事,处事的原理原则都是一样的。

詹何,变相的规劝楚庄王,是至理名言,万古不易的!

 

(十八) 狐丘丈人谓孙叔敖曰:“人有三怨,子知之乎?”孙叔敖曰:“何谓也?” 对曰:“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恶之,禄厚者怨逮之。”孙叔敖曰:“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以是免于三怨,可乎?”

【语译】

狐丘长者对孙叔敖说:“人们有三种怨怼,你知道吗?”孙叔敖说:“什么意思呢?”狐丘说:”爵位高的人,别人会嫉妒他;官权大的人,君主会忌讳他;俸禄丰厚的人,别人的怨懑就会集中于他。”孙叔敖说:“我的爵位越高,我的志向就越低;我的官权越大,我的心就越谨慎;我的俸禄越丰厚,我对人们的施舍就越多。依此避免人们的三种怨怼,能行吗?”

【理解】

世人大多希望自己的爵位越高越好;自己做官的权势越大越好;自己收入的俸禄越多越好。却闭着眼睛,不愿意看到,有人会因嫉妒他的爵位而害死他;不防备君上会因忌讳他的权势而杀掉他;别人会因怨懑他的俸禄多而残伤他。事实上,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防备不防备,恐怕都逃不了地位越高越危;权势越大越孤;俸禄越多越险。因此,狐丘见多识广,以长者的身份去提醒,位高权重的孙叔敖。

孙叔敖,姓蒍名敖,是大夫蒍贾的儿子,人民昵称他:孙叔。这有点像广东话,又好像美国人称政府为山姆叔叔。为了避战乱,奉母隐居梦泽,耕田自給。他为人聪明好学,居心厚道。一天他在田中耕作,看到了一条两头蛇。他曾听别人说过:凡是见到两头蛇的人,就必定会死。他赶忙回家对着母亲哭泣,说他快要死了,不能再奉养母亲了,因为他刚才在田间看见了一条两头蛇。母亲问他说:你看到了两头蛇之后怎么样了?他说:我把它打死,埋掉了。母亲问他:你为什么要把它埋掉?他说:这样别人就不会再见到它,就不会像我一样不幸地死去啊。母亲说:我的儿,你莫哭!你一定不会死的。不但不会死,你将来必定大有出息,因为你有一颗好心。过了不到几天,平定了叛乱的楚庄王就派人来接他出山任职。到了都城,庄王与他长谈,发现他的学识智慧与行事为人,都远超在众人之上,如获至宝,就要拜他做令尹。他自以田间一个农夫,怎能越次做宰相,一再推让恳辞。庄王是个大有为的君主,也是智慧超人的明君。知人善任,非强逼他做令尹不可。于是他鞠躬尽瘁,感恩图报,专心为国为民,建立极大功勋。

孙叔的建树,三千年后,仍然为人类造福,在安徽,寿县的水利工程,到现在还存在,还继续产生巨大效益。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孙叔是一个好人,一位好官,为国为民,毫无私心。他的爵位高,不是他有亲戚关系,而是他的丰功伟业。他的官大,是因为他有能力,负的责任重。他的俸禄丰厚,是楚庄王贤明,不辜负他的贡献。

不过,他对狐丘长者说:

我的爵位越高,我的志向就越低;我的官权越大,我的心就越谨慎;我的俸禄越丰厚,我对人们的施舍帮助就越多。

历史证明:他的确是做到了这些。

不过,他还问长者:依此避免人们的三种怨怼,能行吗?

可见他没有自满,他也没有自我肯定。他这样问,就说明他是个非常谦虚,小心谨慎,兢兢业业,一生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好官,好领导!

【原文】

(十九)孙叔敖疾将死,戒其子曰:“王亟封我矣,吾不受也,为我死,王则封汝。 汝必无受利地!楚越之间有寝丘者,此地不利而名甚恶。楚人鬼而越人禨,可长有者唯此也。”孙叔敖死,王果以美地封其子。子辞而不受,请寝丘。与之,至今不失。

【语译】孙叔敖病重,将要死去的时候,告诫他的儿子说:“君王屡次要封赏土地给我,都被我拒绝了。如果我去世,君王就会封赏你。你一定要拒绝接受好的土地。在楚国和越国的边界上,有一块土地叫做寝丘的,这块土地不生利益,而且名声很坏。楚国人迷信鬼祟;越国人好祈祷求福,(对这片土地都心存芥蒂),可以长期保有的,就只有这块土地了。”孙叔敖死后,楚王果然把一块美好的土地,封给他的儿子。儿子辞谢而不肯接受,却请求要寝丘那块地,王就赏了给他。至今,孙氏都没有失去那块土地。

【理解】

在别的许多书里,都记载了这个故事,并且比这里的记载更详细。因此,写到这里,根据别的书,还要补充一些内容:

孙叔(蒍)敖老病,将要离世了。他把儿子叫到跟前来,告诉他,如果楚王纪念他的功劳,就可能会封赏他的儿子,他同时警告儿子说:“儿子啊,知子莫若父,我很清楚你是个老实本等的人,你既不好高骛远,也不爱与人争强斗狠,这是上好的福气。因此,我认为,如果你将来遇到要跟别人争斗的时候,你不一定能赢。即使赢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天下争斗抢夺是没有止境的,永远没有平安。我一生做官清廉,没有能留给你多少财富。你必须自食其力,问心无愧。记住,如果楚王将来要封赏土地,你千万不要贪图目前的财利,接受那上好的土地。我看‘寝丘’(今河南省沈丘县)那片嶙峋丑怪的荒地,向来是人家所不齿的。你为了不辜负楚王的好意,就要求他给你那块土地。你和你的后代就可以安稳了,长长久久,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孙叔逝世之后,楚王就把蒍家忘掉了。孙叔的儿子在野外耕田,自食其力。有一天,楚庄王出游,看见田间有人在烈日之下,努力耕种,就问左右,那耕田的人是谁,那么肯吃苦?左右回答说:是孙叔敖的儿子。楚庄王这才知道孙叔敖是真的清廉,没有财产留给子孙。他的儿子也没有依仗父亲势力,霸住大衙门做大官,或鲜衣怒马,豪奴健仆,飞鹰走狗,强占了几条街市,鱼肉生民。

庄王立即回朝,马上召见孙叔敖的儿子,要封赏他一片好土地。儿子坚辞不肯接受。照着父亲临终的吩咐,求得了“寝丘”之地。《史记》说:孙家后代拥有那块土地,十世而祀不绝,没有人跟他们抢夺。所以说:从春秋到汉朝,几百年,蒍家子子孙孙,都过着安稳的日子,既没有人能鞭孙叔敖的尸,也没有人抢夺他后代的土地。《史记》还说:寝丘原有四百户人家,可见那个封邑并不是太坏。只是别人都迷信,主观认为那地不吉利。对孙家来说,却是莫大的福祉!

这个故事证明孙叔敖的大智慧。正是老子的所谓: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第二十二章)的实际表现。

【原文】

(二十)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下之邯郸,遇盗于耦沙之中,尽取其衣装车,牛步而去。视之欢然无忧吝之色。盗追而问其故。曰:“君子不以所养害其所养。”盗曰:“嘻!贤矣夫!”既而相谓曰:“以彼之贤,往见赵君。使以我为(事),必困我。不如杀之。”乃相与追而杀之。燕人闻之,聚族相戒,曰:“遇盗,莫如上地之牛缺也!”皆受教。俄而其弟适秦,至关下,果遇盗;忆其兄之戒,因与盗力争;既而不如,又追而以卑辞请物。盗怒曰:“吾活汝弘矣,而追吾不已,迹将著焉。既为盗矣,仁将焉在?”遂杀之,又傍害其党四五人焉。

【语译】

牛缺是太行山上高地(上党)的大儒者,下来到邯郸去,在耦沙那里遇见了一夥强盗。将他的衣服行李车马一概抢了去,他只好步行。强盗们看他,欢欢乐乐,没有忧愁吝惜的样子,就追过去问他的原因。他说:“君子不会因为养生之物来伤害自己的身体。”强盗说:“哈哈,还真是个大贤人哪!”强盗们就彼此商量着说:“像他这么样的一个贤人,跑到赵国去,见了赵国的君主,叫赵君来对付我们,我们就必定受到困扰。不如把他杀了省事。”于是大家赶上去,把他杀死了。一个燕国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将族人聚合起来,向大家告诫说:“要是遇见了强盗,不要落到像上党牛缺那样的下场啊!”大家都听从他的教训。不久,燕国人的弟弟到秦国去,到了函谷关的面前,果然遇见了强盗。记得他兄长的告诫,就和强盗们尽力争斗。他打不过强盗,就向强盗们说客气的好话,恳求强盗们把他的东西还给他。强盗生气地说:“我们让你活着,已经是对你的大恩大德了,可你还来缠着我们不罢不休,你这样就将我们做强盗的形迹暴露了。既然都做了强盗,还讲什么仁慈?”就把他杀了,同时还连累了与他同行的四、五人,也被杀害。

【理解】

牛缺是个上党的大儒,由于他表现得太过度,本来可以平安无事的,反而遭来杀身之祸。

燕国人的弟弟,死守着哥哥的教训,也表现得太过度,本来可以逃出一劫的,也遭了杀身之祸,还连累了一些无辜的别人。

这故事的一个重点是,叫人不可自彰自显,一旦表现的太过度,让人腻味,谁都不能忍受。

以前我有个学生的老婆,在超市里突然晕倒了。超市的职员们慌忙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他却慢条斯理的说,不用了,我的丈夫就是医生。在美国,医生,律师是两个特受人尊敬的职业。他说话时,特别把“医生”两个字的语气,加以强调。超市里围了一圈人看热闹,他后来就成了那里的笑柄。可是她却不知道别人腻味他,自以为那一番表演非常成功,哪一个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医生?后来,她到那家超市,人都称她作:“医生太太”,她也不知道那是讥刺,还昂首挺胸,怡然自得。这故事是她丈夫告诉我的,她丈夫说:我太太的表演,令我无地自容,羞愧啊!我再不敢进那家超市。

一般愚人爱自我彰显,而且手法拙劣到俗气不堪。唯有领导者不可表演,不是明星。法国的那对活宝,一举一动,每每令举世人讥笑,笑骂不绝于耳,,他们倒是满不在乎,低俗得毫无廉耻,我行我素。真是现世宝!难得啊!拭目可待,且看他们的下场如何。

一般来说。强盗是亡命之徒,难以理喻。这段故事提供三个应付的方法:

其一,是对他们,满不在乎。

其二,与他们打斗。

其三,打不过的话,就说尽好话哀求。

其实,第一,第三都不保险,除非打胜他们。从前地方辽阔,只要一伙人占住一个山险,就可以落草为寇。现代的世界上,不断开发,荒芜的空间缩小,加上飞机、大炮等武器,山寨已经不能有所庇护,所以在陆地上做强盗,比较困难。倒是大海之上,还有旋回的余地。而且海盗同样可以使用现代通讯设备和先进武器。

近来,索马里海域,海盗猖獗,引得世界各国都在对付“海盗”上做文章,忙得不亦乐乎。美国人 Daniel Sekulich 是“海盗专家”,近有专著 Modern Day Pirates。内容也包括海盗的历史部分。他说:自从有人航海,就有海盗,是个非常古老的职业。当年美国立国之初,政府就有专款拨给海盗做“年费”,也是“保护费”,收买海盗为己用。所谓“海盗”的定义,并无肯定的内容,随时代,立场,各有各的观点,各有各的说法。也各有各的“正义”。

中国自南宋以来,海运逐渐发达。明朝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更使海运昌盛。因此,中国东南海上,海盗也猖獗。台湾延平郡王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就是海盗修成了正果的一个。

从哲学的观点来说,中国最古的《黄帝阴符经》就有著名的“盗贼论”: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详情参见拙著:《黄老智慧》,北京人民出版社)。后世,通俗的书,谈强盗的,莫如《水浒传》。文笔优雅,内容丰富,真是经典名著。俗语有:老不看三国,少不读水浒。年轻气盛的人读了水浒,対世道不平,都有三分义愤填胸,备不住要有所行动。想那郓城县里的良民,绅士,背地里却是黄泥岗上“盗”了生辰纲的“强盗”。“生辰纲”是北京蔡知府每年送给京师蔡太师的寿礼之一,十万贯金珠宝贝。蔡知府从哪里有这十万贯的金珠宝贝,是他从人民那里“盗”来的民脂民膏。这民脂民膏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根据《列子》,是人民从天地那里“盗”来的。梁山泊上的“分金厅和分金亭”的的匾额,换成“忠义”,气氛立即改观。强盗是“盗亦有道”“替天行道”了。打家劫舍,杀抢过路客商,一变而为杀富济贫,拦截贪官污吏的赃物,即时就站在了正义的一边,是人民的英雄。

列子在《天瑞篇第一》就讲了他的“盗贼论”(参看拙著《列子新论》第一讲(之五)。)既然天下一大“盗”,怎么能分出谁是正义?谁是邪恶?列子认为:分野线就在,谁是为“公”,谁是为“私”。就连我们的精神,身体,一口气也不是我们自己的,是从天地宇宙“盗”来的,暂时给我们使用一下罢了。

庄子在他的《胠箧》和《盗跖》两篇也有他的“盗贼论”,说的非常激烈,(参见拙著《庄子新论》第十一讲,第二十九讲。)但凡一个人能懂得了“盗贼”的大道理,庶几乎就真的“得救”了。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