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八讲(之一)
领导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

【说符篇第八】

这是《列子》的最后一篇。这篇的题材与前面的不同。前面的都是长篇大论,说透了许多大道理,在这最后一篇的结尾里,再没有长篇大论,那些理论也无须重复。他却用了三十六则故事,简短明晰,都是“治道”的规则格言。好像临别赠言,赠送给大家三十六条箴言。

本篇的篇名是:说符。说是说明,阐述的意思。符是符验,他裁录古书,古语,有的再加上自己的批语,不但保存了许多古代政治,社会的资料,同时给予后人扼要的指导。这三十六个故事容易记,容易懂,作为座右铭,简化成格言,警语,可以说是领导者好帮手,应该视为智慧者的箴言。

三十六条箴言,彼此之间并没有一定的连贯性,所以不必把它分组,一条一条的去理解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把三十六条箴言放在一个篇幅说完,篇幅就会嫌太长了,不容易处理。所以,还是分成几篇来完成比较方便阅读。下面就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来分节阐述。


 

【原文】

(一)子列子学于壶丘子林。壶丘子林曰:“子知持后,则可言持身矣。”列子曰:“愿闻持后。”曰:“顾若影,则知之。”列子顾而观影:形枉则影曲,形直则影正。然则枉直随形而不在影,屈申任物而不在我,此之谓持后而处先。

【语译】

(一)列子先生跟壶丘子林学习。壶丘子林说:“如果你知道保持自己在人家的后面,就可以谈保护自己的身体了。”列子说:“希望能知道什么是‘保持自己在别人的后面’。”壶子说:“看你自己的影子,就知道了。”列子就转头去看自己的影子,身体弯了,影子也弯曲了。身子直了,影子也正直了。可是根本只在身子的弯曲还正直,却不是影子自己能弯曲或正直。而身子的弯曲还是正直就随着外界的影响,并不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要怎样就怎样的。这就叫做居处在别人的后面,却出现在人家的前面。

【理解】

“持后”,这应该成为一个专有名词,很不容易翻译。我试着把它翻成:“保持自己处在人家的后面”,并不能把它所有的意思概括在内。想了很久,还是找不到更好的翻法。“持后”有保持在后的意思,也有不要顾前不顾后的意思。也有不要争先恐后的意思。也有先想好后果,再开始行动的意思。在兵法上,要先算到失败了怎么办,不可以一味只想象胜利。当然这也能用在政治措施上。还有就是做人处事,要礼貌,谦恭,退让,不可一味争强斗狠。“持后”是“保(持)身”的手段。这里的这个“身”,应该不是指狭义的指身体,而是包括了立身处事,生命生存和成功立业的意义。因此,“持后”保持自己处在别人的后面,才能立身处世,才能维护生命,才能成功立业。

不过,他最大的意义是在最后一句话:持后而处先。既然将自己尽量放到别人的后面的位置,不与别人争先夺魁,那怎么又“处先”,跑到别人前面去了呢?这是辩证法,是老子的辩证法。这是老子哲学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孔子见过老子之后,对他的学生们说:老子像一条“龙”一样啊!他望之在前,忽焉在后。就是说:他明明是在前面的,怎么一下他却跑到后面去了。让人摸不清,眼花缭乱。同样可以说:他明明在后面的,怎么一转眼,他却跑到前面去了,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捉摸的,预料的。

从“策略”方面来看,老子在《道德经》第七章中说:“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在第六十六章中说:“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在第四十章中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如果在一个平面直线上,跟在别人后面走,永远就只能在人家后面,如果是在一个圆形上,人家朝一个方向走,你朝相反的方向走,就一定在人家前面到达。人家都争先恐后,挤在一起,不能动弹。你示弱,不跟人家争着挤着,别人也不在意你,你抽个空子就走到人家的前面去了。这些方法是老子的独到,详情请参看拙著《黄老智慧》《先与后》,(北京人民出版社)。

壶子在此教导列子,用了一个比喻:看自己的影子。影子的形状是在光的前面反映身子的形状。影子本身不能单独存在,形状也不能单独存在,完全是根据身子的存在而存在。身子直。影子也直;身子弯,影子也弯。这句话已经成了“成语”或“谚语”,戏曲里也常见到,就是:身正哪怕影子邪。这是说:做人要把根本顾好,身子是根本,身子正,影子必然正。这是通俗的说法。特别是做领导的人,好像生活在“金鱼缸”里,就必须行得正,走得端,不落话柄于人。“看自己的影子”应该是领导者的座右铭。

然而,人常常会给自己一个宽恕的理由:事不由己,不得不从权啊!就是本段书里说:“枉直随形而不在影,屈伸任物而不在我。”就是说:根本只在身子的弯曲,还是正直,却不是影子自己能弯曲或正直。而身子的弯曲还是正直就随着外界的影响,并不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要怎样就怎样的。你虽然有不得已的处境,可人民却只看见你的“影子”,就凭“影子”来断定你是枉,还是直。这当然是指着人的“道德”“行为”说的,“道德”“行为”,特别是领导者的道德行为,是不能讨价还价的。

【原文】

(二)关尹谓子列子曰:“言美则响美,言恶则响恶;身长则影长,身短则影短。名也者,响也;身也者,影也。故曰:慎尔言,将有和之;慎尔行,将有随之,是故圣人见出以知入,观往以知来,此其所以先知之理也。度在身,稽在人。人爱我,我必爱之;人恶我,我必恶之。汤武爱天下,故王;桀纣恶天下,故亡, 此所稽也。稽度皆明而不道也,譬之出不由门,行不从径也。以是求利,不亦难乎?尝观之‘神农有炎’之德,稽之虞、夏、商、周之书,度诸法士贤人之言,所以存亡废兴而非由此道者,未之有也。”

【语译】

关尹子对列子说:“出言美好,它的回响也美好;出言不好,它的回响也不好。身子长,他的影子也长;身子短,他的影子也短。名声就如同声音的回响;行为就如同身体的影子。所以说:‘小心谨慎你的言论,因为有人会附和;小心谨慎你的行为,因为有人会追随。’所以,圣人看到有出去的,就知道必有进入的;看到过去的,就知道必有未来。这就是他们能预先知道,(成为先知)的原理。审查的标准在自身,考察的行动在别人。人家爱我,我也会爱别人。人家恨我,我也会恨别人。桀和纣惹得天下怨恨,所以就亡国。这是人们所考察的结果。审查和考察都是明明白白的,如果不遵照原理去做,就好像出去不从门大,行走不走正路一样。如此而想谋求福利,那不是很难吗?曾经观察神农氏的德行,考察虞、夏、商、周的书籍,审查许多法家贤士们的言论,历代的生存,灭亡,颓废,兴盛不是依据以上的原理,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理解】

人们的行为道德,就好像他自己的影子,也如同出言的回响。这是关尹子的进一步肯定。

人类的行为道德标准,每一个时代或地区都不相同。每一个时代或地区都有一种基本上普遍接受的标准。本段书中,列子认为有两道关键:一是,自己审查自己,给自己立下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可能超越导航式的社会普遍认知,也可能低于社会普遍认知的标准。二是别人对你的的考察,所下的结论。譬如,时代和社会的普遍认知,一个男人可以娶两个以上的老婆,而一个女人不容许嫁两个以上的丈夫。在古代是普遍的认知,但是现代,已经为大部分人类所否定,道德上和法律上都不再容许。再如,中国妇女裹小脚,一度成为时尚,但现代已经普遍不再认同,等等。

因此,列子认为:无论在哪个时代或地区,“小心谨慎自己的言、行”,是为人的基本原理。而领导者的言行,更关乎国家的兴亡。桀和纣的言、行,使得天下怨恨,所以,结果就是灭亡。如果有人悖逆这个原理,就等于出去不从大门,行走不走正路一样。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或一件事能悖逆这个原理的。

关于这一点,必须要有先知之明。先知之明从哪里来?就是:看到有出去的人,就知道必有进入的人;看到过去的事物,就知道必有未来。这就是他们能预先知道(成为先知)的原理。列子说:他曾经观察神农氏的德行,考察虞、夏、商、周的书籍,审查许多法家贤士们的言论,历代的生存,灭亡,颓废,兴盛不是依据以上的原理,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原文】

(三)严恢曰:“所为问道者为富,今得珠亦富矣,安用道?”子列子曰:“桀纣唯重利而轻道,是以亡。幸哉,余未汝语也!人而无义,唯食而已,是鸡狗也。疆食靡角,胜者为制,是禽兽也。为鸡狗禽兽矣,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人不尊己,则危辱及之矣。”

【语译】

严恢说:“人们之所以要学习大道,是为了要致富。现在人若是得到珠宝就致富了,那还要大道做什么?”列子先生说:“桀和纣因为只注重货利,而轻视大道,所以灭亡。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呢。人如果不讲正义,只顾着吃,那就不过是鸡狗了。争食斗角,以强凌弱,就是禽兽。如果人做了禽兽,还想要得到别人的尊敬,那就根本不可能了。做人得不到别人的尊敬,他的危亡和耻辱马上就要到来了。”

【理解】

严恢的问题,大前提就错了。他的大前提是,人学习大道,是为了致富。小前提是,人得到了珠宝就致富了,结论是,因此,人们不需要大道了。列子给他的规正是以桀和纣为例,他们只注重货利,不重视大道,他们的结果是灭亡。

同时,人不重视大道的智慧和正义,只顾着发财和吃喝玩乐,同时,大家争权夺利,弱肉强食,根本就是禽兽世界。禽兽世界的危亡和耻辱就不可避免了。

人活着最要紧的是能够获得别人的尊敬,就是活得有人格,尊严,行为合乎道德标准。不然,一味唯利是图,只贪图奢华享受,就和禽兽鸡狗没有什么两样。就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敬。一个领导者得不到众人的尊敬,而被众人当做禽兽鸡狗之辈,他仗势凌人如同土匪恶霸,他的危亡和耻辱立刻就要到来。

“致富”这个概念,从列子的时代到现在,差不多三千年,或许还可以上索更久远的年代。在上一讲中,杨子提出人的贪欲四件事,其中一则就是要致富。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事实上,还有:想发财倒穷十年的例子。想发财已经在人类的基因里了,如果再加以政治上的鼓励,人们就会发狂。发财不由正道,就是率兽食人,结果必定招徕危亡和耻辱。这是需要非常的智慧,才能处理妥当的大事。

【原文】

(四)列子学射,中矣,请于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者乎?”对曰:“弗知也。”关尹子曰:“未可。”退而习之。三年,又以报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乎?”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也。非独射也,为国与身,亦皆如之。故圣人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

【语译】

列子学习射箭,射中了靶子。就去请教于关尹子。关尹子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射中靶子吗?”列子回答说:“不知道。”关尹子说:“那你还不行。”列子离开以后,又学习了三年,向关尹子汇报。关尹子说:“你知道你之所以射得中的原因吗?”列子说:“知道了。”关尹子说:“那你现在就行了。你要保守好这个原则,不要遗失了啊!这不仅仅是为了射箭,为治国,为治身,都要遵循这个道理。所以,圣人不去孜孜明察国家的存亡(个人的成败),而要明察知到他的所以然。”

【理解】

四十年前我初到美国,一位学者对我说:“你知道中国学生与美国学生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吗?”我说:“不知道,请您明示。”他说:“中国学生不喜欢在教室里发言,更少提问,从来不问‘为什么why’;而美国学生最喜欢问why,打破沙缸问到底。”后来我自己做了老师,发现真是这么一回事。起先我想:可能是中国学生英文不怎么行,为了藏拙,所以不开口。我在中国的时候,学生还是很“乖”,设法逼着他们开口也很难得到效果。这就不能归咎到语言能力上的问题了。为此也曽请教过不少人,要问个所以然。一次有位中国教授说:“中国人在两千多年的儒家专制下,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父要子亡子不敢不亡。周公之礼,孔孟之言就是金科玉律,没有人能置疑的。再经过历来的文字狱,崁大帽子,所以都养成了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习惯,更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去质疑权威者的言论,怎么还敢去问所以然?”

列子这段书就是强调,一个国家民族的兴盛进步,不能只限在知其然,必须进一步去问所以然 WHY。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不是那样?怎么样才是真理,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合理?合理的就接受,不合理的就不能接受。不然,就不能进步,国就治不好,自身就不能成功。为什么会“兴”?为什么会“亡”,一定要找出原因和道理来,要保证只兴不亡,就没有别种办法!

【原文】

(五)列子曰:“色盛者骄,力盛者奋,未可以语道也。故不班白语道,失,而况行之乎?故自奋则人莫之告。人莫之告,则孤而无辅矣。贤者任人,故年老而不衰,智尽而不乱。故治国之难在于知贤而不在自贤。”

【语译】

列子说:“容颜美貌的人就会骄矜傲物,气力强健的人就会奋勇冲动。对这些人都还不可以谈论大道。所以,对尚未成熟(层次)的人讲大道,就会丢失了大道,何况还要他们去遵行呢?因此,那些奋勇冲动,自以为是的人,就不会有人去规劝(把正道告诉)他们的。如果一个人听不到别人的规劝,就成了孤独,没有辅佐的人了。圣贤之所以是圣贤,就是因为他们能任用有能力的人来辅导自己,因此,即使到年纪老大的时候,也不会觉得衰朽;即使自己的智慧用尽的时候,国家也不会乱亡。所以说:治理国家的难处,在于能不能认识、任用有能力的贤才,而不在于自我表现,一定要了不起,比别人都强。”

【理解】

在这段书里,列子描写有一种领导者,他容颜俊美,堂堂一表,身体健壮,又能力高强。由于他是这样的“完美”,于是他便很容易成为轻视别人,刚愎自用的人。他的极度自尊心,反而变成了自卑感。他们非常敏感,特别要面子,只能听人家恭维奉承的话,绝对不愿听到人家指出他的错误,更听不得人家给他规劝。如果有人非要规劝他不可,于是他就使出权势威风予以制止。如果那些人还是硬要规劝,他就动用极刑,毫不留情,非要根绝他们的“冒犯”不可。历史上所谓的桀和纣,似乎都是此类人物。

历史上最好的对比。莫如楚汉相争。在楚汉相争的时期,楚霸王项羽,就很像上面描写的人物。他身边只剩下一个参谋,老范增。还将他逼走,逼死。绝对不听他任何建言和忠言。相反的那个刘邦,虽不能说他的战将如云,谋臣如雨。就中张良,萧何,韩信是他最得力的帮手。他自己说:他运筹帷幄不如张良,后勤管理不如萧何,攻城掠地决胜千里之外不如韩信。不过他能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和才能。等到灭掉了项羽,成功建立了自己的王朝之后,他就设法把他们逼退或杀死。所不同的是:项羽先把有用的人才铲除,刘邦却放在成功以后,这两种的效果就大相迳庭了。项羽,桀和纣都落下一种名声,性情刚猛,不纳忠言,甚至于像杨子所说,后人把什么坏事罪恶都堆在桀和纣的头上。他们都是不终身而亡,而刘邦却创下了四百年的江山,做了大汉朝的高祖高皇帝,至少享有四百年圣贤之名。

列子说:

圣贤之所以是圣贤,就是因为他们能任用有能力的人来辅导自己,因此,即使到年纪老大的时候,也不会觉得衰朽;即使自己的智慧用尽的时候,国家也不会乱亡。所以说:治理国家的难处,在于能不能认识、任用有能力的贤才,而不在于自我表现,一定要了不起,比别人都强。

到底是做刘邦上算呢?还是学项羽死要面子,硬充好汉上算呢?刘邦懂得在什么时候显得柔弱,礼下于人有所求,屈尊一时不为羞。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