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六讲(之六)
胜利者

不忧不伤

【力命篇第六】

本篇是列子讨论命运的专论。他给”命运“下的定义是: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也就是说:说不出理由,分析不出道理,就那样发生了,就是命运。反过来说,那么,知所以然而然,就是:能说得清楚,分析的有条有理,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合乎人类思维逻辑的事发生了,就是人力所能左右的。凡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事物发生,是人类谋划的成果,就不属于命运,是人的自由意志。

西方的“宿命论”,与列子的“命运论”,有很大的区别。西方的“宿命论”好像还是知道为什么这样发生,因为他们把人类的贵贱,贫富,穷通,归结到神的旨意,是上帝事先规定如此的,叫做:Predestination。至于上帝为什么要如此规定?回答是:同样是一块泥土,匠人可以凭他自己的意思,做出任何式样的器皿。他可以造出高贵的器皿,也可以做些低贱的器皿,只凭他一时的高兴,器皿自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因为器皿是被造之物,没有资格与匠人争论,何况在人的一生中,上帝每分钟都看着你,你没有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脱落。同时,因此到处:“拣选论”。人在母腹中早已被神拣选或丢弃,所以,人生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人似乎觉得好像有自己的选择,而那种选择——人在那时,做了那样的选择——根本就是神所事先安排好的,早就知道你会做那样的选择。而列子的“命运论”完全没有上帝或神祗的意志成分,或前生所造之业的因果成分在内,而是自然而然,谁都不可能知道。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它,所以求神拜鬼都是白费,神祗越求越拜越糟糕。唯一的办法,就是运用自己智慧去认识,去承受,逆来顺受,同时,去开创对自己有利,有价值的契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一样可以快乐,怡然自得,延年益寿。

本篇是列子从各个方面,各种观点来讨论命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完备和理智的学术讨论,并且在问问题的时候,也同时嵌入应对的最好方法。最重要的是:叫人不要迷信,迷信是自讨苦吃。本文大致可分下列 部分:

第一部分:谈人力与命运的比较,说明人生很多事物,都不是人力所可以自己能定规和管制的。没有人能其知道所以然,称之谓:自然而然。能够明白,想的通,就是大梦中的醒悟,就可以生活的怡然自得。不要抱怨自己不富贵,越抱怨就越忧郁,甚至于不快乐而死。一旦大梦醒觉,就会发现不富贵和富贵一样的快乐,甚至更快乐。

第二部分:谈人生无论贵贱,都有许多是:不得已的。而各种条件的汇集,主观的或是客观的,不得已非那样做不可,或非不那样做才行,都是形势所驱,身不由己,谁也怨不得。但,如果你本身没有那种欲望,什么形势也驱动不了。

第三部分:谈生死,祸福的极大限度和意义,是人自身可以选择的,可以不受命运的摆布,而获得自己的最大价值。死,虽然无法避免,但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就是最大福气。

第四部分:谈我行我素,独特的自我价值。自由意志是没有人能剥夺的权利。

第五部分:知命的没有夭折,知时的没有贫穷。即使在无可奈何之中,人生悠游,还是游刃有余。

第六部分:认知人所以受命运的摆布,是因为自己有忧伤,有得失的顾忌。顾忌越多,自由意志的失去就越大,人就成为命运的奴隶。树木胜霜雪者,不听于天;鱼鳖不食饵者,不出其渊。这就是大道的至理,谁也推不翻。

纵观列子的“命运论”,表面是在讲命定,实际是在讲自由意志。人生有大局和小局。大局是群体的共同命运;小局是自己的命运。似乎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其实智慧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之下,他的认识是高超的,他的作风是独特的,他的价值也是非凡的。


第六部分:不忧不伤

 

【原文}

(一)魏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其相室曰:“公之爱子,天下无有。今子死不忧,何也?”东门吴曰:“吾常无子,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与向无子同,臣奚忧焉?”

(二)农赴时,商趣利,工追术,仕逐势,势使然也。然农有水旱,商有得失,工有成败,仕有遇否,命使然也。

【语译】

(一)魏国人有个叫东门吴(大夫)的人,他的儿子死了,他一点都不忧伤。他的家臣说:“主公您非常疼爱您的儿子,是天下不能比拟的。现在您的儿子死了,您却没有忧伤,是什么缘故呢?”东门吴说:“我本来并没有儿子,在我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我没有忧伤。现在儿子死了,就如同又回到了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忧伤呢?”

(二)农人要把握农作的时机与季节,商人要为利润到处奔走,工匠追求更高妙的技术,官吏则为更大的权势而追逐,这都是客观形势所造成的。不过,农耕常遭遇到不可抗力的水旱之灾,商人的利谋奔走也有得有失,工匠的技术虽高也还会有成功或失败,官吏的权势更有抓得住机遇和抓不住机遇。这些就是命运所造成的了。

【理解】

·(一)儿子死了。

儿子,除了亲情以外,特别是在王公大人贵族之家,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尤其是独子或长子,具有继承父亲的人格,名誉,身份,财产和职位的资格,就是家父长的人身延续,居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如果可以继承的儿子死了,不仅是亲的情悲痛,亦且是一个后续的重大问题。所以列子也特别用了“忧伤”两个字,意味着不仅是悲伤,而且还要忧虑。

这个“儿子”的问题,不仅是中国古人的“宗法制度”的大问题,差不多在中国过去的历史里,更是皇家,贵族的头等大事,整个国、家的兴旺与安定,都仰赖于“儿子”的名分是否固定,即使在西方,也是同样重要的大事。

必须一提的:两千年以来,基督教的教义,首先就是“儿子”的名分。耶稣是不是神(上帝)的儿子?是个大前提,因为只有“儿子”才能承受神的“天国”。如果耶稣是神的儿子,那信耶稣的人,就有资格将来成为“神的众子”,随着耶稣进入天国的荣耀(统治世界)。(《新约》·《希伯来书》第二章第十节)。

耶稣“必须”是神的儿子“,由来于《旧约》。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有个孪生兄弟以扫,比雅各先出娘胎,雅各手抓着以扫的脚出生,因为他不服气当老二。雅各的字义就是:抓,要抓住总揽一切的意思。到了以撒年老不能行动,两眼昏花时,要确定“儿子的名分”(sonship),中文《圣经》翻作“长子的名分”。雅各乘哥哥以扫不在,骗取了父亲的祝福,得了“儿子的名分”,得以继承亚伯拉罕,以撒的家业。以扫回来发现弟弟欺骗父亲,诈取了“长子的名分”和继承权,就要杀雅各。雅各就连夜逃亡到远处的舅舅家中躲避。在舅舅家中住了一段日子(十四年),“骗”得了两个表妹做妻子,和表妹的使女们做妾,生了十二个儿子,就是犹太人的十二支派。(雅各最疼爱小儿子约瑟,他的十一个哥哥嫉妒,就合谋把约瑟杀掉埋了,把他骗到郊外行事。其中一个哥哥突然有了更好的主意,建议把他卖给过路的行商做奴隶,这样既除了约瑟,还能得钱,这样约瑟就被带到了埃及做奴隶。十一个哥哥骗父亲说:约瑟被狮子吃掉了。以后约瑟辗转做了埃及法老王的宰相。他的十一个哥哥和父亲,因为饥荒都到埃及去投靠约瑟。一直所有的犹太人沦为埃及的奴隶,四百年。这是后话不表。)同时,又“骗”得了舅舅的大半家产,成了大亨以后就打道回家,沿途不断差仆人给以扫送礼。以扫就不与他作对。在快到家的时候,神(上帝)装成人的模样,与雅各摔跤打斗。打了一夜,不分胜负,最后神乘他不备,掐断了他大腿内侧的筋,于是雅各终身成了跛脚。神临走关照他,要他改名“以色列”(就是与神为敌的意思),雅各就是以色列人的祖宗(注意:其中完全没有是非,正义,道德,法律的观念)。(详情参看《旧约》·《创世纪》第二十五章以下)。

历代解经家,都认为:雅各的事迹,是耶稣的预表,是耶稣争取承受天国的预表。在日子成熟,所有以色列人都因耶稣的缘故,承受天国,和基督一同作王,统治全世界。这是犹太基督教最基本的意识形态--统治世界。编成这样的故事,也是:基督教世界人类的“命运观”。

·列子谈“儿子”,完全不是在教人,一味不择手段抓住,争取,“儿子的名分”,用以实现自己的贪娈与野心。列子藉着“儿子”的死去,成立一套逻辑。这一套逻辑是从最爱儿子的父亲为出发点的, 程式是:无——有——无。东门大夫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疼爱到天下无可比拟的地步,可是儿子死了(人的寿数有长有短,不可抗力。),没有想到,这位大夫却毫无忧伤之色,因此令人不解。他的部下忍不住要向他请教。于是,他说出了这一套逻辑,他说:

我本来并没有儿子,在我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我没有忧伤。现在儿子死了,就如同又回到了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忧伤呢?这个逻辑的程式是:

(1)本来没有儿子,在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没有忧伤。——无。

(2)后来有了儿子,非常疼爱儿子。——有。

(3)现在,儿子死了,就又回到还未有儿子的时候,因此,没有忧伤。——无。

这是“辩证法”的思想。儿子死了是不可抗力,无论怎样忧伤,即使忧伤致死,也于事无补,毫无意义。不如以平常心对待之。“辩证法”思想给他这一套逻辑,就在一念之间,化悲痛为力量,海阔天空。东门吴没有被爱子去世的不幸所击倒,因为他有无忧的智慧!这是列子处理和对待命运的妙方:无论什么不幸,无论什么悲痛,都没有力量能击垮一个懂得命运的人。不被击垮,就是真正的胜利。正是:鱼鳖不食饵者,不出其渊;树木胜霜雪者,不听于天。

反过来看列子这个故事,如果东门吴,怨气冲天,大声呼叫:Unfare!Why me?这样就把主动权送给别人去了。他可能有两个选择:一是痛苦欲绝,再不活着了,结果忧郁自杀,放弃一切,追随爱子而去。二是像汉武帝那样:你们叫我断子绝孙,我就灭你们的九族。在我能力范围以内,大开杀戒,肆意报复,杀他一个天下大乱,出我胸中这口恶气。然而,其实以上两种办法都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因为问题不在于外在怎样去做,而在于内心能不能真正得到“和平与解放”?能不能借此为天下带来更多的“和平与解放”?

列子是真正的胜利者!他的方法是最简单,最完美,最有效的方法。天地,其奈我何?鬼神,其奈我何?命运,其奈我何?社会,其奈我何?

·(二)中国古代把人分成四等:士、农、工、商,士总是放在最先,士是指知识分子和做官的人。做官就有权,相对就有钱。有财有势,最受人尊敬。读书人有机会做官,所以也相对的受到尊敬。很奇怪,列子却不照士、农、工、商的传统顺序排列他们。他把“农人”放在最先,而把做了官的“仕”者,放在最后面。在民国初期,有人主张用:工、农、商、学、兵来排序。工第一,却少了一个“仕族”,似乎也并不怎么妥当。

近来世界上,在工业化了之后,发现种种严重问题,甚至可以使人类整体毁灭,并不像预期的那样,工业化社会可以取代农业,扬弃农业。前一段时期,很有一些激进分子,认为农业落后,拖住了人类的进步,主张废农。不惜把耕地都变成工地,认为,将来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都可以由化学合成,不必再要顺天时地利去种植,慢慢地收成。至少在化学的主导下,粮食的生成,再也不需要由土地种植的那种老旧笨办法。土地再不用做农业的基础,土地的收益比种田大。盖工厂,建大楼比种田收益大。在这种观念的驱使下,本来的良田,快速地沙石化,即使不成为工业用地,也逐渐废置,成为废墟。人们正在这个兴头上加快奔驰,这个地球母亲开始反弹了。新一代的潮流不得不回头,抢救大地农田。怎么再把沙石化的土地,培育成有生机的农田,又变成当务之急。而列子在两千多年之前,似乎就有这个先见之明。他暗示我们,“农”的重要性,因此把“农”特别放在前面,同时,“农赴时”,就是:农人要把握农作的时机与季节。这种特性也被列子加以强调。

在“商趣利”,就是:商人要为利润到处奔走。这一句话就说透了资本主义的本质和特性。我们前面也一再说过,资本主义的目的是“利润”,中间可以不择手段。但是一旦什么伎俩都使出来之后,还是不见“利润”,那么资本主义的尽头就到了。同时非常巧妙的是:资本主义本身就暗藏了自我毁灭的契机,只要到了一定的时机,发展到,触动底线的机括,自我毁灭一旦发生,就无法救药。这就是:“命定”,不可抗力。

本段书中,在第(一)节里,列子指出了个人对不可抗力的事故发生,应该用最简单,最完美,最有效的方法去处理和对待。在第(二)节里,就说到了“大局”。农、商、工、士各族群虽然可以随性尽情努力,尽量发展,但是一旦碰到“底线”,不可抗力的情况就自然而然启动,非常的打击,灾难与摧毁也就随踵而至。列子把它称做:命。农、工、商、士,各在自己的范畴中努力发展是可以的,正当的,但是,一旦捞过界,就会碰触“底线”,大自然不允许越过的底线,就要倒霉了。在此不再多赘。

·在“力与命”这一讲里,一共分六个部分,列子从不同的角度分析“力与命”的关系,不惜循循善诱,详加分析举例说明。六讲之六是“力与命”讲解的总结。纵观列子的“命运论”,表面是在讲命定,实际是在讲自由意志。人生有大局和小局。大局是群体的共同命运;小局是自己的命运。似乎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其实智慧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之下,他的认识是高超的,他的作风是独特的,他的价值也是非凡的。归纳列子“命运论”的特点如下:

(1)列子不假借鬼神,宗教迷信说事。

(2)列子的理论是根据人生实证,分析,演绎,清清楚楚地讲道理,让人无可推诿。

(3)列子的理论都是正正堂堂,实事求是,没有投机取巧,欺蒙诈骗。

(4)列子所建议的方法,不但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亦且可以维护群体,大局。甚至国家,民族,世界。

(5)列子的理论都是根据宇宙自然的客观规律,处处有所依据。合情,合理,合道,合德,合法的。

·说到这里,不能不进一步做一个比较,就是与西方“宿命论”的比较。

《旧约圣经》中最先的一部,和最具代表性的经,是《约伯记》。由于后来人的编篡,把它放到后面,让《摩西五经》抢了先着,被处置在旧约的第十八卷。其实,《约伯记》中,包涵了犹太人的宇宙论,本体论,目的论,方法论和人生各方面的基本观点。故事大体是这样的:

一天神(上帝)和撒旦(神的敌对--魔鬼)在天庭中议论。神向撒旦炫耀,地上的约伯,为人多么正直、良善和对神的忠诚。撒旦说:你给他那么多的祝福,他当然对你表示忠诚。如果一旦你不祝福他了,他必定当面弃绝背叛你。神说:那我把他们交在你的手中,任你行事,只是不要伤害他的身体。于是撒旦下界,刮起一阵大风,把他正在饮宴快乐的儿女们,房屋,奴仆,牛羊,庄稼,一切所有都在呼吸之间,完全毁灭。约伯虽然极其伤心痛苦,但并没有怨恨上帝。神就对撒旦说:怎么样?他并没有弃绝背叛我啊?撒旦说:这些都是他身外之物,他也满不在乎。如果你肯伤害到他的本身,他就必定弃绝背叛你。神说:好吧,你去任意伤害他的身体吧,只是不要动他的性命。于是撒旦叫约伯从头到脚,长满了恶疮,痛彻心肺。还来了三个朋友,日夜数落他,说他犯了罪恶,所以遭此报应。精神、身体两面夹攻,约伯还是不怨天尤人。撒旦赌输了,就不再说话。经过了这样恶劣,非人道的考验,神就给他赏赐,赏还了他以前所有的三倍。(详情参看《约伯记》)。约伯感叹说:神哪!从前我风闻有你,现在我亲眼见到了你的作为!

这个故事,是犹太基督教的看家故事。在犹太基督教严厉统治欧洲一千年里,这故事的内容早已融入每个人的基因里去了。成了欧美认识论的基本意识形态,《约伯记》的故事特点如下:

(1)上帝与撒旦是阴阳一对,一体之两面,在天庭里做赌博游戏,扮演黑脸白脸,阴谋策划,把地上的生命,无辜牺牲,当做赌注。他们玩游戏,地上人间无风三尺浪。残酷毁灭无辜,并无半点仁爱,怜惜之心。

(2)上帝和撒旦,虽然都有先知先觉之能,却不信任任何人,也不错信任自己的先知先觉本能。对人都要经过不断的考验,肆意对人,性暴虐(S & M)式的摧残折磨,以求得验证人家对自己的忠诚为乐。

(3)他们合伙加在约伯身上千百倍的残酷痛苦折磨,事后补赏他的损失才给三倍。小气、吝啬得一点也不像富有天地宇宙的大神。

(4)上帝和撒旦为人行事,随心所欲,并不依据任何客观规律,完全没有道德,法律,人权。很像小人居心,专以阴谋诡计为自得。

(5)犹太人,人人从小就念这种经,满头脑装的都是这种意识形态。总是编出各种花样整人,要求于别人,以为自己的荣耀成就,不计后果,为所欲为,无风三尺浪。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不尽不休。以“私忠”为尚,残忍,无法无天,很像黑社会的作风。

犹太基督教的“圣经”,信教的人都必须承认:“圣经”中的每一句话,都是神自己亲自说的话,必须无条件奉行,绝对不准怀疑。美国总统,各级官僚就职,都要手按“圣经”宣誓,意思就是奉行“圣经”的话语行事。如此意识形态,不可不知。其实,好莱坞每个电影就是犹太的思想教育,传播中心,小自夫妻情人,大至国家间来往,哪个故事不是《约伯记》原则的翻版?《约伯记》的教育,在世界上无孔不入!只可惜那些goy,一厢情愿,至死不悟而已。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