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六讲(之四)
我行我素

不受别人影响

【力命篇第六】

本篇是列子讨论命运的专论。他给“命运”下的定义是: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也就是说:说不出理由,分析不出道理,就那样发生了,就是命运。反过来说,那么,知所以然而然,就是:能说得清楚,分析得有条有理,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合乎人类思维逻辑的事发生了,就是人力所能左右的。凡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事物发生,是人类谋划的成果,就不属于命运,是人的自由意志。

西方的“宿命论”,与列子的“命运论”,有很大的区别。西方的“宿命论”好像还是知道为什么这样发生,因为他们把人类的贵贱,贫富,穷通,归结到神的旨意,是上帝事先规定如此的,叫做:Predestination。至于上帝为什么要如此规定?回答是:同样是一块泥土,匠人可以凭他自己的意思,做出任何式样的器皿。他可以造出高贵的器皿,也可以做些低贱的器皿,只凭他一时的高兴,器皿自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因为器皿是被造之物,没有资格与匠人争论,何况在人的一生中,上帝每分钟都看着你,你没有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脱落。同时,因此到处都是:“上帝的拣选论”。人在母腹中早已被神拣选或丢弃,所以,人生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人似乎觉得好像有自己的选择,而那种选择--人在那时,做了那样的选择--根本就是神所事先安排好的,早就知道你会做那样的选择。而列子的“命运论”完全没有上帝或神祗的意志成分,或前生所造之业的因果成分在内,而是自然而然,谁都不可能知道。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它,所以求神拜鬼都是白费,神祗越求越拜越糟糕。唯一的办法,就是运用自己智慧去认识,去承受。同时,去开创对自己有利,有价值的契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一样可以快乐,怡然自得,延年益寿。

本篇是列子从各个方面,各种观点来讨论命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完备和理智的学术讨论,并且在问问题的时候,也同时嵌入应对的最好方法。最重要的是:叫人不要迷信,迷信是自讨苦吃。本文大致可分下列六部分:

第一部分:谈人力与命运的比较,说明人生很多事物,都不是人力所可以自己能定规和管制的。没有人能其知道所以然,称之谓:自然而然。能够明白,想的通,就是大梦中的醒悟,就可以生活的怡然自得。不要抱怨自己不富贵,越抱怨就越忧郁,甚至于不快乐而死。一旦大梦醒觉,就会发现不富贵和富贵一样的快乐,甚至更快乐。

第二部分:谈人生无论贵贱,都有许多是:不得已的。而各种条件的汇集,主观的或是客观的,不得已非那样做不可,或非不那样做才行,都是形势所驱,身不由己,谁也怨不得。但,如果你本身没有那种欲望,什么形势也驱动不了。

第三部分:谈生死,祸福的极大限度和意义,是人自身可以选择的,可以不受命运的摆布,而获得自己的最大价值。死,虽然无法避免,但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就是最大福气。

第四部分:谈我行我素,独特的自我价值。自由意志是没有人能剥夺的权利。

第五部分:知命的没有夭折,知时的没有贫穷。即使在无可奈何之中,人生悠游,还是游刃有余。

第六部分:认知人所以受命运的摆布,是因为自己有忧伤,有得失的顾忌。顾忌越多,自由意志的失去就越大,人就成为命运的奴隶。树木胜霜雪者,不听于天;鱼鳖不食饵者,不出其渊。这就是大道的至理,谁也推不翻。

纵观列子的“命运论”,表面是在讲命定,实际是在讲自由意志。人生有大局和小局。大局是群体的共同命运;小局是自己的命运。似乎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其实智慧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之下,他的认识是高超的,他的作风是独特的,他的价值也是非凡的。


第四部分:不受别人影响

 

【原文】

(一)杨布问曰:“有人于此,年兄弟也,言兄弟也,才兄弟也,貌兄弟也;而寿夭父子也,贵贱父子也,名誉父子也,爱憎父子也。吾惑之。”杨子曰:“古之人有言,吾尝识之,将以告若。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今昏昏昧昧,纷纷若若,随所为,随所不为。日去日来,孰能知其故?皆命也。夫信命者,亡寿夭;信理者,亡是非;信心者,亡逆顺;信性者,亡安危。则谓之都亡所信,都亡所不信。真矣慤矣,奚去奚就?奚哀奚乐?奚为奚不为?《黄帝之书》云:‘至人居若死,动若駴。’亦不知所以居,亦不知所以不居;亦不知所以动,亦不知所以不动。亦不以众人之观易其情貌,亦不谓众人之不观不易其情貌。独往独来,独出独入,孰能碍之?”

(二)墨杘、单至、啴咺、憋懯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知情,自以智之深也。巧佞、愚直、婩斫、便辟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而不相语术;自以巧之微也。狡犽、情露、蹇忣、凌谇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晓悟,自以为才之得也。眠娗、諈诿、勇敢、怯疑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谪发,自以行无戾也。多偶、自专、乘权、只立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顾眄,自以时之适也。此众态也。其貌不一,而咸之于道,命所归也。

【语译】

(一)杨布问说:“有人们同时在这个社会里,年龄,财富,才能,容貌都很近似;但寿命的长短,贵贱,名誉和(别人对他们的)喜爱与憎恶却相差很远,我觉得很疑惑。”杨朱说:“古人说过这样的话,我曾记得,就告诉你吧。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发生了,就是:命。现在很多人的头脑都糊里糊涂,随着大夥乱窜任意去作为,也任意不作为。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又回来,谁能知道它的缘故呢?这都是命吧。相信命运的人,没有寿命长短的观念。相信理念的人,没有是非的观念。相信心情的人,没有顺逆的观念。相信德性的人,没有安危的观念。这样就称谓:都无所相信,都无所不相信。这是真诚,这是谨慎。去哪里?做什么?什么是悲哀?什么是欢乐?什么是作为?什么是不作为?黄帝的书上说:‘最高的高人,他们静下来的时候,像死了一样;他们动起来,就像快马奔驰。’根本他们就不知道为什么静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不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奔驰?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奔驰。他们不因为别人对他们的注意,去改变自己的感情和容貌;也不因为别人对他们不注意,不去改变他们的感情和容貌。他们就是独自往,独自来;要出去就自行出去,要回来就自行回来,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他们。”

(二)阴私鬼滑,轻举妄动,兴奋喧哗,心地狠毒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彼此的真情,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智识深远。巧辩奸邪,愚鲁戆直,冥顽无知,谦恭献媚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彼此的技巧,都各自以为自己的艺技精专。狡黠乖戾,感情流露,口吃语塞,言语凌厉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要彼此切磋,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才能广大。欺瞒戏弄,推诿假托,勇猛果敢,迟疑胆怯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要彼此规劝,都各自以为自己的行动不错。广交朋友,刚愎自用,滥用权势,孤单偏僻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彼此回顾,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时机适宜。以上是人生的各种形态,他们的情状都不相同。不过他们都包含在大道之中,各有其命运的归属。

【理解】

·人生在世,修短,贫富,贵贱,荣辱,各有千秋。为什么会是这样?世界上也有许多理论试着来解释这些现象,又似乎说来说去,并没有一定的道理,能折服所有的人。也就是:说不清。可是说不清归说不清,人们还是照样过下去。列子借杨子的话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发生了,就是:命。现在很多人的头脑都糊里糊涂,随着大夥乱窜任意去作为,也任意不作为。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又回来,谁能知道它的缘故呢?这都是命吧。

虽然说不清,人们也糊里糊涂,可是人们却随着大夥乱窜,同时任凭己意,去做,或是不去做。明显地,这里面都掺夹了人的作为。既然有了人的作为,而作为又必生因果,有因有果,即使一时说不清,也就不能说:完全都是命运。虽然不能彻底了解它的缘故,可以说他是“命运”,但又不完全是,这“这都是命吧(也夫)”,所以列子的语气是游移的用辞。如果不仔细去读,很容易忽略。以为他肯定了:这完全都是命运。接着列子又说:

其一、相信命运的人,没有寿命长短的观念。

寿命的长(修)短,本是相对的观念,要比较了才能成立。譬如,彭祖年寿八百,比一般人长了许多,可是若与八百年为春,八百年为秋的大椿树相比,彭祖的年寿简直短得没法说了。殇子大概活了几年就死了,所以是个短命着的代表。可是以他和早上出生,太阳一出来就死掉的朝菌相比,就算是极长寿的了。为什么大椿树一千二百年才是它的一岁,又不知道它还要活几千岁?而彭祖只活八百岁?殇子只活几岁?朝菌只活一个小时?为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如果把这些说成笼统的“命”,就不需要再作解释了。因此,相信命运的人,就不在乎谁特定是长命的,谁是短命的。

其二、相信理念的人,没有是非的观念。

有理念的人,抱定自己的理念,只有自己的理念是绝对正确的。即使别人说他不对,也不动摇。如果在是非里翻滚,便是摇摆不定的人,说不上有理念。

其三、相信心情的人,没有顺逆的观念。

人的心情是会浮动的,早上觉得很开心,晚上可能就会伤心。如此反复着。由于它不是一成不变,就很难肯定心情的顺和逆。同时心情的变化也有比较性存在,在此为顺,在彼为逆。不论顺逆,心情还是心情。

其四、相信德性的人,没有安危的观念。

德性高超的人,对于生、死都没有特别的欣喜和忌讳,随遇所安,死得其时,死得其所,安全与危险怎会记挂在心上,而畏首畏尾?畏首畏尾的人不但普通的什么事都做不成,更岂能攀得上德性的高峰?

以上四种人都是现实的存在,都相信着什么,也不相信着什么。有一些人都无所相信,什么都不相信;有些人都无所不相信,什么都相信。这些是事实,在他们来讲,也都是真诚的,和谨慎的。因此,列子要问:人生要去哪里?做什么?什么是悲哀?什么是欢乐?什么是作为?什么是不作为?缘故可能一时都说不清,其实还是很清楚的!在修养至高的人,这些都是问题,也都不成为问题。动也好,静也好,也不必一定要问:为什么动,为什么静?修养至高的人,静的时候,静得像死了一样;动的时候,动得就像快马奔驰,该静的时候,静;该动的时候,动。至于为什么?可以不必问。如果非要问,那么,世人本来就是如此。同时,至高的人之所以成为至高,是因为他早已参透世间一切因果,又何必临时再来提问?

至高的人,完全不把别人对他的看法来限制自己。他们不因为别人对他们的注意,去改变自己的感情和容貌;也不因为别人对他们不注意,不去改变他们的感情和容貌。他们就是独自往,独自来;该要出去就自行出去,该要回来就自行回来,我行我素,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他们。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微妙玄通,深不可测。这是列子心目中的理想人物!也是世人的楷模!

·智识,技巧,才能,行动和时机,是人生追逐名、利不可或离的五项原则。从这五项原则中透过各人的性格,正面反面,列子列出五组不同类型的人物来。把他们的行为再加以拟人化,一共是二十个类型的人物。对我们认识自己和别人都有具体的帮助,是很科学的人类行为学。分列如下:

其一、a阴私鬼滑,b轻举妄动,c兴奋喧哗,d心地狠毒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彼此的真情,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智识深远。

其二、a巧辩奸邪,b愚鲁戆直,c冥顽无知,d谦恭献媚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彼此的技巧,都各自以为自己的艺技精专。

其三、a狡黠乖戾,b感情流露,c口吃语塞,d言语凌厉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要彼此切磋,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才能广大。

其四、a欺瞒戏弄,b推诿假托,c勇猛果敢,d迟疑胆怯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知道要彼此规劝,都各自以为自己的行动不错。

其五、a广交朋友,b刚愎自用,c滥用权势,d孤单偏僻四个人相互在社会上交往,而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整年都不彼此回顾,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时机适宜。

以上是人生的各种姿态,他们的情状都不相同。他们既有分歧点,又有共同点。

他们的分歧点是: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可能都占有每组前列的四句形容词中的一句或多句。例如,1a,2c,3d.....或1a+b,1a+c,1a+2a......。这样的组合就会不止二十种。用数学的方法,可以求得它的或然率,而且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从而,人类的类型也会非常多,在此不予多赘。如此说来,列子的这个列表,可以成为人类行为学的“基因码”了。如果能够用些时间把它详细列写出来,就是一部罕世的宝典。世界上还没有在别处见过。

他们的共同点是:

1.各人都相互在社会上交往。

2.各自追求着自己的志愿。

3.整年都不知道要彼此的真情,技巧,不相互切磋,规劝,也不彼此回顾。

4.都各自以为自己的智识深远,技艺专精,才能广大,行动无误和时机适宜。

换句话说,都是各行其是,而且各自尽量保守秘密。保密保到一个程度,可能连自己都瞒过了。

由于每一个人每一种行为,都必然产生它的后果,而后果又往往都不是自己愿意看见或接受的,于是人间就变成非常非常复杂,跟着也就说不清了。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却都被大道容许和涵盖。而世人却把一切不愿意接受的后果,都归诸于命运,不了了之。

不过他们都包含在大道之中,各有其命运的归属。就是:各人各行其道,各人也都自食其果。

·常言道:蚁蝼尚且贪生,人岂不惜命乎。99.99%的世人都要生活下去,并且想活得好,活得更好,甚至于成为人上之人。因此,就必须在智识,技巧,才能,行动和时机里沉浮,不可须臾脱离。人的知识有多有少,技巧有精有粗,才能有大有小,行动有快有慢,时机有向有悖。在这种或然率的组合之下,成为人生百态。列子把人生百态,归纳在智识,技巧,才能,行动,时机这五项原则之中,真是高明至极。在我的学生中,不断有人向我提出种种人生问题,困扰的了不得。其实,只要循这五项原则,抽丝剥茧,很容易就能理出徵结所在,然后对症下药,很快就能得出良好结果来。

五项原则下,二十种基本性格与性能,纷纷展现。对照起来,一个人生的来龙去脉,成功与失败,比看“水晶球”还要清楚。

人生而有欲望,最起码的是:活下去。然后就是,活得更好,出人头地。活下去,一方面是积极地想办法去生活,活得更好;另一方面就得防御一切有害于我生存的人事物。以“我”为中心,一切的“别人”中,又被分成两种人,一是好人,就是对我有利的人;一是坏人,就是对我有害的人。这二者可以随时转换,只在“我”心的一念之间。防御的最高层次是:铲除坏人。譬如,最寻常见到的是:夫妻两人闹矛盾,他们必定在儿女面前嘀咕,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先争取儿女的同情心,然后就编故事说明对方怎么坏,自己怎么好。儿女被嘀咕长了,就被争取到自己的一边,统一战线,一同对付,侮辱,甚至于杀死对方。这样的方法虽然是很平凡,司空见惯,实际上是很有一番道理在背后的。

据说某大组织,就设有不少“研究中心”,专门招募训练杀手或刺客,手段是让“学员”明知或不知不觉就进入他们的中心,接受心理课程,配合吃药,打针和不断催眠。用所谓科学的技巧,能把“学员”随时,暂时变成死的活人(不是活死人),行动完全在主人拨动一个机括暗示,(可能是一个歌声,一句暗语,一个信号,甚至一种电波。)“学员”身在任何地方就立即进入“梦游”状态,可以听令进行杀人(称为:Mind Control Program)。这个组织在大学因此得有盛名。虽然只不过是传闻,查无实据,却也事出有因。别的不去说它,内中单说,去年一个韩国学生无缘无故杀死许多校园中的老师学生。接下来,又有中国留学生无缘无故杀死新到的同学。不用说,都是用“神经病”掩饰过去,也没有人再敢去深入追究。从前,中国湘西盛传“赶尸”的故事,这些从事赶尸的师傅们,有一种特殊技巧,能把死尸暂时变成“活死人”,也能走路,爬山越岭。他们在尸体内外用“药”,既能防腐,又能使僵化的肢体软化活动,能听赶尸者的号令(敲阴锣)进行或停止。他们烧香,焚符,念咒,恐怕都是“障眼法”。可惜,中国没有大学专做这种“技术”的研究。人家驱赶支配活人去杀人,何如驱赶死人去执行自己的意愿?孰便?孰不便?孰巧?孰不巧?

2008年1月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坐在白宫大骂纽约华尔街股票公司的头领们:“奇贪”,“不负责任”,“没有廉耻”,电台直播,霎时举世皆知。原因是去年底华尔街将要倒闭,美国政府出了大资,用纳税人的血汗,去贴补他们的亏空,称谓:救市。人民在街头失业,没有饭吃,不想那些大头领(犹太大佬)却发给自己几百万,几千万的“红利奖金”。于是天下大哗,犯了众怒,黑人总统也不得不有所表示,可惜没有制裁的行动。还有,在金融崩溃之际,大银行相继破产,也亏得政府注资抢救,才得暂时安稳。不想他们的首脑,在大批裁员减薪之时,乘机大大重新装修办公室与豪华厕所,给大佬制订新型私人喷射包机(动辄百万金)。造成社会极度反感。而日本航空公司总裁,拆除自己私人办公室,与普通职员在大厅里一起办公。自己首先减薪,在公司和职员一同进餐(普通饭食)。出门不乘用自己的专机,搭乘普通航班,并且见空帮助乘务员做机舱整洁工作等等。完全是两套作风。日本的是中国古风:与士卒同甘苦,遇到艰险,自己一马当先,身先士卒,以身作则。而犹太作风刚好相反,阶级职别待遇悬殊,习惯如此,不以为忤。这虽是管理学上的议题,到底关乎成败。犹太人的聪明是数一数二的,在列子的上述五项原则里,四项都了不起,只是行动作风上,连黑人总统都看不下去,而不能忍受。我课室里向来80%的学生都是犹太人,我时常规劝他们要“惜福”,并不希望看到他们遭灾惹祸。大佬们的作风,不敢恭维,却连累所有的犹太人都做了垫背。

列子在本段(二)书中,开头用了“墨杘”二字,墨是墨黑,在黑暗中的意思。亦称贪墨,由贪而盗;杘是多诈,欺骗,无赖的意思。我把它翻成阴私鬼滑。墨杘两个字放在一起,绝对不是赞美人性善良的意思。而阴私鬼滑的人也绝对不会让人一眼看出他是阴私鬼滑,贪墨不轨的人,必定在上面蒙上一层仁义,忠直,谦恭等等的面具,然后才能使出他的阴私鬼滑来,让人上当,以达到他的目的。列子谈人,当头用了“墨杘”两个字,用意很深。

人类虽然是万物之灵,不过放眼看去,人类也是在动物中最凶狠恶毒,最会伪装的一种。试问老虎虽毒,能吃掉几个人?他们没有学校,也不会制造枪炮,飞机,潜艇。更不会有“核子武器”的思想,一下子就要杀成千上万的人。

人的婴儿从生下来就不知不觉地接受了父母的潜移默化。如果父母是有学识,有品行的还则罢了,如果过是没有头脑的愚夫愚妇,什么迷信愚蠢,杂乱无章都会深深印在孩童心中,潜意识里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一辈子都清除不掉。到了上学受正式教育时,如果遇到好老师,好制度还好,如果遇不到,就被灌输成了行尸走肉。不过,天道好还,不论怎样灌输,常常也会适得其反。譬如,大汉武帝尊儒,设立“太学”,政府出钱教育优秀学子成为太学生,满心希望太学生都是忠良柱石,为皇家出力报效。谁知那些白吃皇粮的太学生,兴起了“党锢”之祸,大汉天下有一大半都是葬送在“党锢之祸”。这些都是预先没有想到的事,以后朝朝代代,“党锢之祸”都没有断绝,难道都是教育的过错吗?哪个太学里教的不是孔夫子的忠孝仁义,考了再考,让学生背的滚瓜烂熟,为什么会适得其反?问题不是教育,是人性。大清废科举,兴学堂,不想学堂里培养出来的都是“革命党”。太后老佛爷曾说过一句她的名言:宁给外人,不给家奴。大清虽有不少外患,但没有亡于外患,却终于亡给了“家奴”。可惊,可叹!

几千年来也只有列子能把人说的那么透!

荒唐,甚荒唐,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