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六讲(之三)
出生、死去与生活

祸福由已

【力命篇第六】

本篇是列子讨论命运的专论。他给”命运“下的定义是: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也就是说:说不出理由,分析不出道理,就那样发生了,就是命运。反过来说,那么,知所以然而然,就是:能说得清楚,分析得有条有理,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合乎人类思维逻辑的事发生了,就是人力所能左右的。凡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事物发生,是人类谋划的成果,就不属于命运,是人的自由意志。

西方的“宿命论”,与列子的“命运论”,有很大的区别。西方的“宿命论”好像还是知道为什么这样发生,因为他们把人类的贵贱,贫富,穷通,归结到神的旨意,是上帝事先规定如此的,叫做:Predestination。至于上帝为什么要如此规定?回答是:同样是一块泥土,匠人可以凭他自己的意思,做出任何式样的器皿。他可以造出高贵的器皿,也可以做些低贱的器皿,只凭他一时的高兴,器皿自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因为器皿是被造之物,没有资格与匠人争论,何况在人的一生中,上帝每分钟都看着你,你没有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脱落。同时,因此到处都是:“上帝拣选论”。人在母腹中早已被神拣选或丢弃,所以,人生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人似乎觉得好像有自己的选择,而那种选择--人在那时,做了那样的选择--根本就是神所事先安排好的,早就知道你会做那样的选择。而列子的“命运论”完全没有上帝或神祗的意志成分,或前生所造之业的因果成分在内,而是自然而然,谁都不可能知道。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它,所以求神拜鬼都是白费,神祗越求越拜越糟糕。唯一的办法,就是运用自己智慧去认识,去承受。同时,去开创对自己有利,有价值的契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一样可以快乐,怡然自得,延年益寿。

本篇是列子从各个方面,各种观点来讨论命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完备和理智的学术讨论,并且在提问题的时候,也同时嵌入应对的最好方法。最重要的是:叫人不要迷信,迷信是自讨苦吃。本文大致可分下列六部分:

第一部分:谈人力与命运的比较,说明人生很多事物,都不是人力所可以自己能定规和管制的。没有人能知道所以然,称之谓:自然而然。能够明白,想的通,就是大梦中的醒悟,就可以生活的怡然自得。不要抱怨自己不富贵,越抱怨就越忧郁,甚至于不快乐而死。一旦大梦醒觉,就会发现不富贵和富贵一样的快乐,甚至更快乐。

第二部分:谈人生无论贵贱,都有许多是:不得已的。而各种条件的汇集,主观的或是客观的,不得已非那样做不可,或非不那样做才行,都是形势所驱,身不由己,谁也怨不得。但,如果你本身没有那种欲望,什么形势也驱动不了。

第三部分:谈生死,祸福的极大限度和意义,是人自身可以选择的,可以不受命运的摆布,而获得自己的最大价值。死,虽然无法避免,但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就是最大福气。

第四部分:谈我行我素,独特的自我价值。自由意志是没有人能剥夺的权利。

第五部分:知命的没有夭折,知时的没有贫穷。即使在无可奈何之中,人生悠游,还是游刃有余。

第六部分:认知人所以受命运的摆布,是因为自己有忧伤,有得失的顾忌。顾忌越多,自由意志的失去就越大,人就成为命运的奴隶。树木胜霜雪者,不听于天;鱼鳖不食饵者,不出其渊。这就是大道的至理,谁也推不翻。

纵观列子的“命运论”,表面是在讲命定,实际是在讲自由意志。人生有大局和小局。大局是群体的共同命运;小局是自己的命运。似乎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其实智慧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之下,他的认识是高超的,他的作风是独特的,他的价值也是非凡的。


第三部分:自己掌握生死祸福?

 

【原文】

(一)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不生,天罚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罚也。可以生,可以死,得生得死,有矣;不可以生,不可以死,或死或生,有矣。然而生生死死,非物非我,皆命也,智之所无柰何。故曰:窈然无际,天道自会,漠然无分,天道自运。天地不能犯,圣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平之宁之,将之迎之。

(二)杨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大渐。其子环而泣之,请医。季梁谓杨朱 曰:“吾子不肖如此之甚,汝奚不为我歌以晓之?”杨朱歌曰:“天其弗识,人胡能觉?匪祐自天,弗孽由人。我乎汝乎!其弗知乎!医乎巫乎!其知之乎?” 其子弗晓,终谒三医。一曰矫氏,二曰俞氏,三曰卢氏,诊其所疾。矫氏谓季梁曰:“汝寒温不节,虚实失度,病由饥饱色欲。精虑烦散,非天非鬼。虽渐,可攻也。”季梁曰:“众医也,亟屏之!”俞氏曰:“女始则胎气不足,乳湩有余。病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渐矣,弗可已也。”季梁曰:“良医也,且食之!”卢氏曰:“汝疾不由天,亦不由人,亦不由鬼。禀生受形,既有制之者矣,亦有知之者矣,药石其如汝何?”季梁曰:“神医也,重贶遣之!”俄而季梁之疾自瘳。

(三)生非贵之所能存,身非爱之所能厚;生亦非贱之所能夭,身亦非轻之所能薄。 故贵之或不生,贱之或不死;爱之或不厚,轻之或不薄。此似反也,非反也;此自生自死,自厚自薄。或贵之而生,或贱之而死;或爱之而厚,或轻之而薄。此似顺也,非顺也;此亦自生自死,自厚自薄。鬻熊语文王曰:“自长非所增,自短非所损。算之所亡若何?”老聃语关尹曰:“天之所恶,孰知其故?”言迎天意,揣利害,不如其已。


【语译】

(一)可以活着就活着,这是天赐的福气。可以死就去死,也是天赐的福气。可以活着而不活着,这是天的惩罚。可以死却不去死,这也是天的惩罚。人可以活着的就活着,可以死的就去死,如此就符合了生死的意义。这样的现象是有的。可以活着的却死了,可以死的倒还活着,这种生死的现象也是有的。然而,生的生,死的死,人的“出生”和“死去”都不由于外界的或自我的力量所能定规,这两件事都是命运使然。人类的智力并不能决定出生和死去。所以说:“深远地没有边际,天然的方法自动交会。广大地没有分界,天然的方法自动运行。”天地不可能违反它,圣智也不可能干预它,就连用邪魔鬼怪般的刁蛮也不可能欺瞒它。大自然的力量就是这样静默地,完全地,平稳地,安宁地,送别或迎接着万物。

(二)杨朱的朋友,名叫:季梁。季梁生了病,到第七天就快死了。他的儿子们环绕着他哭泣,为他请医生治疗。季梁对杨朱说:“我的儿子们都太无知了,你怎么不为我唱歌来教导他们呢?”杨朱就唱歌,歌词说:“天尚且不能知道,人又怎么能觉晓呢?福祉不是从天所降,孽祸也不是从人而来。你呀我呀,不知道为什么?那医生呀,巫师呀,又怎么能知道呢?”儿子们不能晓悟,还是去请来三位医生,一是矫氏,二是俞氏,三是卢氏,都来为季梁诊病。矫氏对季梁说:“你的病是由于你对寒冷和温热没有节制,以致虚、实失去了平衡,病从太饥,过饱,色欲过度引起,加上精神思虑、愁烦杂乱。这不是天,也不是鬼所造成的,虽然病得很重,还是可以治疗的。”季梁说:“这个医生太平常了,快快把他赶走。”俞氏说:“你先天胎气不足,出生后吃的奶又太多。这病不是一朝一夕的了,是长期渐渐地积聚而来,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好的。”季梁说:“这位医生好,请他吃饭。”卢氏说:“你的病不是天所降,也不是人所致,也不是鬼所祸。你从大自然秉受生命与形体,自然就受大自然的管制,你根本就知道这个道理,药石的治疗对你能起什么作用呢?”季梁说:“这位医生,真是神了。重重的赠与他谢礼,然后恭送他回去。”过了不久,季梁的病自己好了。

(三)生命不是因为你珍贵它,就能使它存留。身体不是因为你宝爱厚待它,就能使它强健。生命也不是因为你看轻它,就能使它夭亡,身体也不是因为你薄待它,就能使它虚弱。所以,珍贵生命的可能反使它活不下去,不去特别重视它的可能并不会使它死亡。宝贝厚待身体的可能更会使它不强健,薄待它的可能反使它不虚弱。这样的说法好像是与道理相反,其实并不相反。因为生命是自然生活着,自然地死去;身体是自然地强健,自然地虚弱。或许由于特别珍贵生命而活着,或许由于特别轻贱生命而死去;或许由于特别爱护身体而强健,或许由于忽视身体而虚弱。这样的说法好像很顺利成章,其实并不顺理成章。因为生命是自然活着,自然地死去;身体是自然地强健,自然地虚弱。鬻熊对文王说:“自然是长的东西,不需要人为地去加长它;自然是短的东西,也不需要人为地去削短它。这都是人力智算所不能奈何的。”老子对关尹子说:“天所厌恶的,谁能知道它的缘故呢?”这是说:与其无谓地去迎合上天的意思,辛苦地去揣摩人间的利害,(到头来不过都是徒然的瞎折腾),倒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理解】

·本段《列子》书,列子从三个不同方面来阐述人生。人生最重要的大事,无过于生、死、祸、福。所有人生的显贵,尊荣,财富,健康,欢乐可以用一个“福”字来包容;同样,卑贱,羞辱,贫穷,疾病,悲哀也可以用一个“祸”字来包容。对生、死、祸、福怎么样去认识,和对待,人与人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因此造成人间许许多多的坎坷不平。悲欢离合和无病呻吟,白白浪费许许多多人的生命与光阴。任何一个人对自己的生死祸福不能有正确的认识,也就无法正确地对待,可能就会白生,白死,完全不具主观和客观的意义。就是所谓:与草木同枯。生死祸福对人们似乎又太熟悉了,不见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于是大而化之,视而不见,得过且过。有些人就干脆往神明命运身上一推,做一辈子鸵鸟。所以列子有必要再三分析,不厌其详,循循善诱。

人的出生,由父母构精,十月怀胎,于是出生而为人。有的人出生在王侯之家,有的人出生在挑大粪之家。阶级贫富虽有不同,人必由父母所生,是一定的。沈三白说:“父母之生我也,非为生我而生我。”父母并非为了生我,我却被生了出来。我本不认识父母,父母本也不认识我。就这样阴差阳错,我被生了出来,应该被称为偶然,不是任何人的选择(如果你是妇产科医生,为了治疗千难万难的不孕症,就明白“受孕”不知道有多少“偶然”机率存在,好不容易巧妙地“碰”在一起,才造成“受孕”,随时可能小产,不孕症的患者就是怎么样也碰不上,总是不知在哪里塌掉了一环。)。人必由父母而生,但又不是自己的选择,故称之为:命。人有生,必有死。任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权倾天下,生杀予夺。或想尽了办法,以求永生,最终自己还得死,一去不返,在世间再没有了踪影。人有生,必有死,这是大自然对人最公平的待遇。人必要死,不由自己选择,故也称之为:命。所以,列子说:

生的生,死的死,人的“出生”和“死去”都不由于外界的或自我的力量所能定规,这两件事都是命运使然。人类的智力并不能决定出生和死去。又说:

(出生与死去)天地不可能违反它,圣智也不可能干预它,就连用邪魔鬼怪般的刁蛮也不可能欺瞒它。大自然的力量就是这样静默地,完全地,平稳地,安宁地,送别或迎接着万物。

以上是列子对于人的生和死,所做的说明,也是列子提出的“人生的大前提”。这个大前提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宇宙万物都逃不脱这个规律,人更逃不脱这个规律。人一出生,每分每秒的“生活”,就是朝着死亡进行,直到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刹那。就在这人生进行的程序中,却是五花八门,变化万端。悲欢哀乐,贵贱贫富,纷至杳来,总之都可以包括在:祸、福二字之中。生死是天命,祸福却是人定。

人们对于“生日”有特别的“爱好”,无论贫富贵贱,都很重视生日。小则自己庆祝,大则公开做寿,普天同庆。庄子曾经讥笑那些喜欢庆生祝寿的人,祝寿其实就是悼亡。人每年过一个生日,其实就是少掉了一年,离死亡更接近一步,按理应该“痛惜悲伤”,没有什么可欢庆的。尤其是中国人喜欢说:“盖棺论定”,离“论定”的日子越近,就越应该警惕才是,自己有没有什么好处值得纪念的?有人辩说:我不是纪念我的生日,而是纪念“母难”之日。利用这个口实,把自己标榜成了“孝子”。其实,还是忘不了自己的“生日”。也有人在“生日”这一天特别颓丧,说:我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很是潦倒,没有人替我祝寿,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庆祝一下吗?因此自己痛哭一场。

世界上有一个特例,耶稣没有“生日”。活了三十三年半,其中他没有庆祝过“生日”,不然门徒必有记载。由于他生来没有“父亲”,继父又是个贫寒的木匠。故此也没有人在意他什么时候诞生的。三百年后,他被罗马皇帝尊成:“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立即就有俗人拍马要给他祝寿,庆祝他的生日。可惜始终考证不出来他的诞生之日来。于是就把罗马人的“冬至节”“太阳神日”,张冠李戴,当做是耶稣的生日,改名:圣诞节,借此自行狂欢。实际上耶稣很可能就是有意不和俗人一般见识,他不要人纪念他的生日,而特别嘱咐门徒:要纪念他的“死日”。在最后晚餐时,他用手擘开了饼,递给门徒说:“这是我的身体,是为你们舍的。你们吃下去,为的是纪念我。”饭后,他举起葡萄酒杯,说:“这是我为你们流的血,你们要喝了这酒,为的是纪念我。”因此基督教会里有一个最重要的仪式,叫做:吃圣餐,领圣体,或直接叫做:擘饼聚会。这是唯一遵照耶稣命令的行事。这也是:内行人看门道。是不是真基督徒,就看他领不领圣体。外行人看热闹,就去过“圣诞节”,狂欢酗酒淫邪胡闹。许多真正的基督徒遵守耶稣的旨意,都不过“圣诞节”。有一度美国政府讲究“真理”,就下令不许人民过虚伪的圣诞节。后来又拗不过商人赚钱的机会,就放松了大过特过,还编出个北极“圣诞老人”送礼物的故事,大家就非大买礼物,大送礼物不可。俗人专做俗事,不管青红皂白,打着耶稣的旗号犯罪,置开罪耶稣在天之灵于不顾。

在本段的第(一)个故事里,列子不但教人要好好生活,还特别教人要: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有意义,更不可以苟且偷生,才不枉到世间来走这一遭。与耶稣有异曲同工之妙。耶稣的出生在一个不起眼的贫穷家庭,又生在马槽里,长大跟着继父做木匠,太平淡了。不过在他十二岁起,志气就显得不凡,于是他不安于现实,到过印度和西藏。三十岁起回国以拯救苦难犹太人为使命,出来革命。三十三岁被钉十字架。他的命不长,革命也没有成功。由于他死得轰轰烈烈,感动了许多人。罗马把他们定为邪教反叛,抓来轻则用石头砸死,重则钉十字架,活活的喂狮子。结果不但打不掉耶稣的精神,到了三百年后,不得不妥协,反而立为国教,尊耶稣为万主之主,万王之王。自此把他宗教化,成为帮助罗马罪恶政治的辅佐,统治欧洲一千年,众皇帝都得向耶稣下跪,直到“文艺复兴”为止,至今元首或大官员就职,还得手按“圣经”向主宣誓。于是耶稣为万万人敬仰,可谓真正聪明,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其宜。

列子说:可以活着就活着,这是天赐的福气。可以死就去死,也是天赐的福气。可以活着而不活着,这是天的惩罚。可以死却不去死,这也是天的惩罚。这个意义非常大。人从出生到死去,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过程,每一个段落都有自己的选择,而每一个选择都会带来它的后果。文天祥,史可法都是中国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他们的选择都成为中国正人君子的榜样,名留千古。还有那些贪官污吏,卖国的汉奸,自以为巧妙过人,不旋踵报应就到,骂名万世。人既然都有一死,为什么不在这段时间里,选择做一两件好事呢?

汉武帝对太史公司马迁说:“你写文章批评我,骂我,说我是个残暴之君。你想要我杀你,烧掉你的书。让我在历史上留下残暴的骂名,让你在历史上留个忠谏正直的好名。我偏不成全你,我不杀你,也不烧掉你的书。让历史去评论吧。”汉武帝和司马迁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两方面都看透了世情,历史给他们两个人都留下了盛名。他们不久都死了,他们都死得很有意义。

如果每个人都事先考虑到:我在下一分钟可能就会死去,我在这一分钟内如果还能有机会做些什么,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呢?不论你是谁,人都要死去的,人的“出生”和“死去”都不由于外界的或自我的力量所能定规,这两件事都是命运使然。人类的智力并不能决定出生和死去。所以说:“深远地没有边际,天然的方法自动交会。广大地没有分界,天然的方法自动运行。”天地不可能违反它,圣智也不可能干预它,就连用邪魔鬼怪般的刁蛮也不可能欺瞒它。大自然的力量就是这样静默地,完全地,平稳地,安宁地,送别或迎接着万物。

但是,就在这生和死之间,我们有权选择,运用我们天赋的智慧怎么去活着,怎么死得其时,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有价值。我们读《列子》,能读透这一点,就不会枉渡一生了。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任何人想死得轰轰烈烈,也没有人能阻止他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

以上是列子阐述生、死、祸、福的一个方面。

·在本段书第(二)个故事里,列子用季梁的生病来说明:人可以对自己的生命--健康,寿数--有一定控制能力与方法。

季梁病得快死了,儿子们一面环守着他哭泣;一面慌着请医生治疗。季梁教杨子唱歌来晓谕这些未通人情事理的儿子们。杨子歌是唱了,儿子们并没有醒悟。在请来的三位医生中,他们的诊断都不同,季梁给他们评价,分别有不同的待遇。季梁最恨寻常的庸医,吩咐把第一位医生驱逐出去。第二位医生的诊断,季梁认为他有点意思,称他做:良医,请他吃饭。第三位医生说完了之后,季梁称他为:神医,就重重的酬谢他。不久,季梁的病就自己痊愈了。那么,第三位医生卢氏说了什么话有起死回生的力量?杨子歌唱了些什么?二者有没有关联?

杨子唱说:

天尚且不能知道,人又怎么能觉晓呢?福祉不是从天所降,孽祸也不是从人而来。你呀我呀,不知道为什么?那医生呀,巫师呀,又怎么能知道呢?

卢氏说:

你的病不是天所降,也不是人所致,也不是鬼所祸。你从大自然秉受生命与形体,自然就受大自然的管制,你根本就知道这个道理,药石的治疗对你能起什么作用呢?

这是一篇“精神病理学”。一般人,要吃饭就找厨师,要理发就找理发师,要上天堂就找牧师,到了殡仪馆就找化妆师,...。生了病就找医师,什么都要依靠别人,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季梁的儿子们,对于父亲的病,不是哭,就是找医生。这就是一般的好儿子了,君不见为了要钱花,把父祖砍死剁伤的,也很有其人在。季梁说他自己的儿子们“不肖”,智识层次太低俗了。请杨朱去开导他们。由于他们层次低俗,所以杨朱也是对牛弹琴,收不到什么效果。

有些人好像很有见识,整天讲究卫生,研求养生之道,甚至去做那些“鸟屈熊伸”的功夫,把自己累得要死。基本上都是从“寒温不节,虚实失度,饥饱色欲,精虑烦散”以致病的理论上衍生出来,认为只要自己能勤苦做到保护,就能获得健康。一般人也认为这些都是道家的专长,趋之若鹜。并且把庄子当做祖师,殊不知《庄子》的各篇中,都在驳斥这种说法。列子在本篇中,把说这种话的第一个医生矫氏,使他受到被驱逐的待遇。我本人年幼的时候,也很喜欢谈“养生”,做这种功法,练那种姿势,自以为很“道家”。到后来仔细读过《庄子》和《列子》才知道,完全是自以为是,把自己的浅见放到《庄子》和《列子》里去读,就认定那是《庄子》和《列子》的意思。其实他们的认识层次,高超多了。

譬如,人体内组成的“基因”,是人体的基本构造图,基因的由来是遗传,祖祖代代集留下来的因素,似乎早已奠定牵引,只等后果的出现。所以,一个人的健康状态,基本上是已经“定”了的。要彻底改变“基因”很难以“药石”或某种“体操”奏效。就是第二位医生俞氏所说:“汝,始则胎气不足,乳湩有余,病非一朝一夕之故,其由来渐矣,弗可已也。”季梁称他是良医,请他吃饭。基因学说,有人称它为:科学的算命。人之所以能不病,完全靠自身的“免疫系统”,而降低免疫系统功能的,有外因,有内因。内因之中最为显著的是紧张与压力,就是精神上的负担和病变。中国医学里有“辛安医学派”,也就是我曾外祖父崔国因所研究的。注重:“固本培元”。而真正的固本培元,完全依靠精神的解放,和心理的自我调节,不让外界的不公平,不平衡,一切人为的伤害攻击到自己。自己不生气,就不会被气死。这是任何“药石”“治疗”都不能奏效的。如果,任凭庸医,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越治越乱,反倒生出更多更严重的病来。

人的精神心理,唯有在“认识上”和“对待上”自己感悟。那位被称为:神医的卢氏说:“禀生受形,既有制之者矣,亦有知之者矣,药石其如汝何?”就是说:你从大自然秉受生命与形体,自然就受大自然的管制,你根本就知道这个道理,药石的治疗对你能起什么作用呢?把自己从大自然来,还托付于大自然,自己的生、死、祸、福全然不纠集于胸中,庄子称之为:廓然大公。就做到了怡然自得,延年益寿的基本工夫了。

这是列子阐述人生的生、死、祸、福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段故事,是列子教人不要用自己的成见去“执着”。

人在世上,与自己最亲的是自己的身体,和维持身体生活的生命。俗语说:钱财地位不过是身外之物。钱财地位虽然重要,但与身体生命相比较的时候,聪明的人就会宁舍钱财地位而保身体生命。老子就提出过这样的问题,让人深省:“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当世人认识:名誉地位不比身体更珍贵,金玉财货不比身体更可爱的时候,自然就会去珍贵自己的生命,保护厚待自己的身体。一般人怎么去珍贵,厚待它们呢?就是顺从生命身体欲望,尽量去设法满足它们。什么是欲望呢?凡是有生命的都有四个基本欲望,或称:本能。就是食欲,性欲,自卫欲和娱乐欲。所谓:厚待。就是尽量去满足这四种基本欲望和建筑在这四种欲望上面的各种欲望。长铗归来乎,食无鱼,长铗归来乎,出无车,这是不能满足欲望的叹惜之声。同时不喜欢辛勤劳动。

从历史中看,皇帝是万乘之君,九五之尊,他鼎食万方,妻妾无数,出警入跸,日日饮宴,夜夜笙歌。皇帝在制度上必须被厚待,而且必须是享受最丰厚的待遇。不过历史也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每一朝代,除了开国之君,活的比较长些,越到后来,享受越丰厚,寿命就越短,许多都只活到二十岁左右。同时他们好像头脑也不行了,一代比一代愚昧糊涂,倒行逆施,直到亡国。从医学的观点来说,无论你是谁?吃得好,色欲勤,就一定得“糖尿病”,酒好喝,就必定得肝病、脑病,烟好吸,就得肺癌。等等等等,这都是天罚,没有道理可讲。锦衣玉食,在别人看来好像是“福”,其实是“祸”。所以,老子说:“人之生,动之(至)死地,何以故?以其生生之厚。”就是说:人太要活了,就拼命厚待自己,以为这样可以活得更好,活得更久,不想适得其反,反而早早病了,然后死了。如果我们非要问:为什么?回答只有列子说:

老子对关尹子说的:天所厌恶的,谁能知道它的缘故呢?

大自然生人,人有自由意志。大自然也同时给人预设一个“底线”,人一旦跨越了底线,就会触动“真的毁灭”的机括,启动毁灭的程序。老子称它为: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结论是:人要活得好,不要吃肥甘;不要穿绸裹缎;不要住豪宅;不要妻妾满堂;不要开豪华车;不要为名誉地位,金玉财货去拼命;不要自己找紧张和压力;多做事,多劳动,劳而后息,一杯清茶,怡然自得,自然聪明智慧,益寿延年。

这是列子阐述人生的生、死、祸、福的第三个方面。



耶稣有个门徒,名叫:约翰。罗马政府把他罚到边远无人烟的八摩海岛上等死。他在海岛上,“魂游象外”,就把一切记录下来,汇成一书,名叫:启示录(Revelation)。在第三世纪,罗马编纂“圣经”,《启示录》被列为《新约》的最后一卷。历代解经家,对此书的见解,分为两大派:一派主张,启示录是世界上最神经的文字,是约翰在荒岛上发神经病时的写作,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另一派认为,《启示录》是未来世界人生的蓝图。是一种难得的,超时空的“预见”,在这个世界总毁灭之前,一步一步都有象征性的预言,必须谨慎阅读,照本宣科。无论持哪种见解,两千年来,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都读到过这本书。因此,《启示录》的内容,早已成为人们潜意识里的一部分。

2002年11月9日,在世界经融首都的纽约市,世界贸易两座高冲云天的大楼,被飞机冲撞,起了大火。仅在四十几分钟内,全部塌为平地(从建筑上说,此两座大楼的坚固,防飓风,地震,机师飞机冲撞,也无可能全部坍塌。)傍边还有一座四十多层的矮楼,也自动“无故”坍塌。当时,美国基督教领袖,就大大赞叹,说是《启示录》应验了。《启示录》十八章第二至十一节:从空中来的火,在一个小时之内,把“巴比伦大城”(代表世界贸易和罪恶)夷为平地。世界上所有的商人都哭泣,从此再也没有人会买使他们富有的商品了。接下来,十八章全章,都是讲“商人”从此再没有“生意”可做了。特别是第十八节,说:天使把巨大的磨盘(代表制造业,销售业。)丢到大海里去,并且大喊:你们的“生意”再没有得做了。当时,只是认为世贸大楼坍塌这是《启示录》的大应验。一直到2008年,美国地产泡沫爆炸,接着是大企业连续倒闭,银行倒闭,保险业倒闭,汽车业频临倒闭,航空业大亏空,华尔街出了下滑的大风暴......。突然间,“钱”都不见了,失业率直线上升。于是整个世界上的贸易都出了问题。出口可以,就是赖账,收不到成本。似乎是“资本主义”“商业主义”“世界贸易主义”轰轰烈烈,一下子,迅雷不及掩耳,统统都沉到大海里去了。当然还有很多人抱着很大信心,世贸大楼要重建起来,经融风暴很快就会过去,“贸易”“发财”的好日子就会重新降临。我写到这里,刚好是2009年,美国黑人新总统上任,可是华尔街股市连续惨跌,并没有给新总统一点点小面子。

世界经济是一个大局,如果真的像《启示录》十八章所说的那样,覆巢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岂止是没有豪宅住,没有豪华车开,没有大餐吃.....而已。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