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五讲(之六)
人的无穷与有限

技艺

【汤问篇第五】

汤问篇的篇名,取自“殷汤问夏革”,并不代表全篇文字的意义。就本篇的内容来看,是比较轻松的一篇,内中不少地方掺杂一些神话,在那个时代,对于某些事物的解释,也许就是那样的习惯。既不能亲眼得见,只好凭幻想,推测的“想当然耳”的fiction文字来做解释,譬如现代人对太空或别的星球或星球上的生物等,并不能有真正的认知,所以许多解释都是科幻小说的说法。现今的我们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深责古人。其实我们现在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后人可能把它们当成笑话也不一定。本篇由于那些“神话”,冲淡了不少严肃气氛。虽然如此,文章中还是郑重提出了不少重要的命题。大致归类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里面提出了许多头绪,似乎非常复杂,其实最主要的重点只有两个:其一、谈物质世界的领域与内含,对超物质世界(假使真有灵界的话?),认为也是一种“不可知的境界”,既然是不可知,因之更是不可言,也更没有言之必要。其二、物质世界的多种多样,似乎物与物之间很有差异性,其实,它们形气有异,本性是均等的。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这部分主要讲:唯物论。

第二部分:说明“愚公”移山的种种理论,以及它的可行性。夸父逐日的不可行性。这部分讲辩证法。

第三部分:讨论“自然”与“人为”,认为的社会里虽然也可能有所谓繁华富贵权力,但其副作用却造成人间地狱。文中突显向往自然而然的和谐社会。

第四部分:均衡。均衡是宇宙的至理,懂得这个道理,就能以轻制重,以弱胜强。人世间的和谐,在于人心理的平衡,如果人人都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一下,就必能天下太平。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娈,必然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部分讲:社会主义。

第五部分:音乐,就是调和五音。音乐的道理在于调和人情,人情和谐,天地万物也就和谐。春夏秋冬各个依序呈现,弹琴,天地的道理就在手指之间,这与现代的电脑键盘相通,整个宇宙不过是在人的“手弄乾坤”的弹指之间。

第六部分:人的技艺,可以进步到极其精湛。“科技至上”的观念,不应该无限制的放纵。科技膨胀的现象和影响,就像“恐龙”的自我膨胀。也像钟摆一样,它有它自己的极限。智慧的人重视科技,但不依赖科技。

本篇文字,是既轻松,又实际的,下面分别详述见解。


第六部分:技艺

 

【原文】

(一)周穆王西巡狩,越昆仑,不至弇山。反还,未及中国,道有献工人名偃师,穆王荐之,问曰:“若有何能?”偃师曰:“臣唯命所试。然臣已有所造,愿王先观之。”穆王曰:“日以俱来,吾与若俱观之。”翌日,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穆王惊视之,趋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顉其颐,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并观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待妾。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偃师大慑,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会革、木、胶、漆、 白、黑、丹、青之所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合会复如初见。王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废其肾,则足不能步。穆王始悦而叹曰:“人之巧乃可与造化者同功乎?”诏贰车载之以归。夫班输之云梯,墨翟之飞鸢,自谓能之极也。弟子东门贾禽滑厘闻偃师之巧,以告二子,二子终身不敢语艺,而时执规矩。

(二)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 师。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之后,虽锥末倒眦,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著,而后告我。”昌以氂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纪昌既尽卫之术,计天下之敌己者,一人而已;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人交射;中路端锋相触,而坠于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昌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刺之端扞之,而无差焉。于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于途,请为父子。克臂以誓,不得告术于人。

(三)造父之师曰泰豆氏。造父之始从习御也,执礼甚稗,泰豆三年不告。造父执 礼愈谨,乃告之曰:“古诗言:‘良弓之子,必先为箕,良冶之子,必先为裘。’ 汝先观吾趣。趣如事,然后六辔可持,六马可御。”造父曰:“唯命所从。”泰豆乃立木为途,仅可容足;计步而置。履之而行。趣走往还,无跌失也。造父学子,三日尽其巧。泰豆叹曰:“子何其敏也?得之捷乎!凡所御者,亦如此也。嚷汝之行,得之于足,应之于心。推于御也,齐辑乎辔衔之际,而急缓乎唇吻之和,正度乎胸臆之中,而执节乎掌握之间。内得于中心,而外合于马志,是故能进退履绳而旋曲中规矩,取道致远而气力有余,诚得其术也。得之于衔,应之于辔;得之于辔,应之于手;得之于手,应之于心。则不以目视,不以策驱;心闲体正,六辔不乱,而二十四蹄所投无差;回旋进退,莫不中节。然后舆轮之外可使无余辙,马蹄之外可使无余地;未尝觉山谷之险,原隰之夷,视之一也。吾术穷矣。汝其识之!”

(四)魏黑卵以暱嫌杀丘邴章。丘邴章之子来丹谋报父之仇。丹气甚猛,形甚露,计粒而食,顺风而趋。虽怒,不能称兵以报之。耻假力于人,誓手剑以屠黑卵。 黑卵悍志绝众,九抗百夫,节骨皮肉,非人类也。延颈承刀,披胸受矢,铓锷摧屈,而体无痕挞。负其材力,视来丹犹雏鷇也。来丹之友申他曰:“子怨黑卵至矣,黑卵之易子过矣,将奚谋焉?”来丹垂涕曰:“愿子为我谋。”申他曰:‘ 吾闻卫孔周其祖得殷帝之宝剑,一童子服之,却三军之众,奚不请焉?”来丹遂适卫,见孔周,执仆御之礼,请先纳妻子,后言所欲。孔周曰:“吾有三剑,唯子所择;皆不能杀人,且先言其状。一曰含光,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二曰承影,将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际,北面而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识其状。其所触也,窃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疾也。三曰宵练,方昼则见影而不见光,方夜见光而不见形。其触物也,騞然而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焉。此三宝者,传之十三世矣,而无施于事。匣而藏之,未尝启封,”来丹曰:“虽然,吾必请其下者。”孔周乃归其妻子,与斋七日。晏阴之间,跪而授其下剑,来丹再拜受之以归。来丹遂执剑从黑卵。时黑卵之醉偃于牖下,自颈至腰三斩之。黑卵不觉。来丹以黑卵之死,趣而退。遇黑卵之子于门,击之三下,如投虚。黑卵之子方笑曰:“汝何蚩而三招予?”来丹知剑之不能杀人也,叹而归。黑卵既醒,怒其妻曰:“醉而露我,使我嗌疾而腰急。”其子曰:“畴昔来丹之来。遇我于门,三招我,亦使我体疾而支强,彼其厌我哉!”

(五)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献锟铻之剑,火浣之布。其剑长尺有咫,练钢赤刃, 用之切玉如切泥焉。火浣之布,浣之必投于火;布则火色,垢则布色;出火而振之,皓然疑乎雪。皇子以为无此物,传之者妄。萧叔曰:“皇子果于自信,果于诬理哉!”

【语译】

(一)周穆王到西边巡视考查,越过昆仑山,还没有到弇山,就回来了。在未到中国王都的路上,有人推荐一名工程师,他的名字叫:偃师。穆王让他觐见,问他说:“你有什么才能?”偃师说:“臣可以做成您要的任何东西。不过臣已经做成了一样东西,请大王先看看吧。”穆王说:“明天你把那东西一同带来,我们一起看。”第二天偃师前来谒见,穆王叫他进来,说:“与你同来的是谁呀?”偃师答道:“是臣所制造的歌舞偶人。”穆王惊奇地看他,走路,弯腰,抬头都像个真的人一样。极其精巧,摇动他的下颚,他就唱着配合音律的歌。拉他的手,他就跳起和协节拍的舞。随着人意,歌舞姿态千变万化,王以为他真的是一个人,就和盛装的姬妾,内侍一同观赏。等到这个俳优偶人演唱完了时,他就用飞眼勾引那些在王身边的姬妾们。王看到了很生气,立刻要杀偃师。偃师害怕得很,立即拆散那偶人,请王来看,原来都是些附着的皮,木,胶,漆,白、黑、红、绿等颜色所作成的。王仔细的审查测度,那偶人内部有: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部有:筋,骨,肢,节,皮,毛,齿,发,都是些假东西,但又肌脏完整齐备。把它们再拼合起来,就回复原状像最初所看见的一样。王故意弄坏它的心,他就不能说话了。弄坏它的肝,他就不能看了。弄坏它的肾,他就不能走动了。穆王才高兴地叹着说:“人的技巧真能和天然造化一样的巧妙啊!”就命令用副车把偃师一起带了回去。班输会制造云梯,墨翟会制造飞机,他们都自以为技术才能极高。他们的弟子东门贾和禽滑厘听到了偃师的技巧,回去告诉,班、墨两位先生。两位从此再不敢谈论技艺,不过时常还手拿着直尺和圆规自己琢磨。

(二)甘蝇,是古代最会射箭的人,只要他一拉开弓,兽类就会趴在地上,鸟类就从天上掉下来。他的弟子名叫:飞卫,跟甘蝇学射箭,比他的老师还要灵巧。纪昌又跟飞卫学射箭。飞卫说:“你先学习不眨眼,然后才能学射箭。”纪昌回家,仰卧在他妻子的织布机下面,用眼睛抵住踏板。二年之后,虽然倒立的锥尖刺到眼眶,眼也能不眨一下。就去告诉飞卫。飞卫说:“还不行,必须再学习注视才行。要做到:看很小的东西也像很大,很细微的东西也像很显著,练好了再来告诉我。”纪昌就用牛毛绑住虱子,吊在窗子上,从南面注视它,连续看了十天,就觉得虱子渐渐变大了。三年之后,看虱子就像车轮那么大。再看其他的东西,都大得像山丘。于是就用燕国兽角装饰的弓,朔方蓬蒿之杆做的箭,来射那个虱子。箭贯穿了虱子的心脏,但是虱子还被吊着,牛毛也没有断掉。他就把这件事告诉飞卫,飞卫兴奋的跳起来,手抚着胸口说:“你学到了啊!”纪昌既然完全学会了飞卫的技术,心想天下现在能与自己对敌的只有飞卫一个人了,就想着要杀掉飞卫。两个人在郊外碰到了,就互相对射起来。双方射的箭在中间碰上了,两支箭一齐缓缓落在地上,连尘土都没有被激起飞扬。飞卫所带的箭先射完了,纪昌还剩一支,就用这支箭射飞卫。急切里飞卫就抓起一段荆棘的尖端来捍卫自己,不曾有半点差池。于是两个人相对流泪,放下了弓,在泥土中对拜,认成父子。并彼此割破手臂,流血为誓:以后再不把射箭的技术传授别人。

(三)造父的老师是泰豆氏。造父开始跟泰豆学驾车的技术,行弟子之礼,非常谨慎恭顺。过了三年泰豆也不对他说什么,于是造父就更加谨慎恭顺。这样泰豆才对他说:“古诗曾说:‘要制造好弓的人,必须先学制造簸箕;学冶金的人,必须先学制作皮裘。’你现在先跟着我学跑,能学得像我一样,然后才能掌握六条缰绳,才能驾驭六匹马。”造父说:“我绝对听从您的命令。”泰豆就竖立起木樁做道路,大小只能容纳脚掌。每个木樁之间的距离照着步子长度来安放。他踏着木樁来走路,在上面来往的跑,也不会失足跌倒。造父学他的模样,三天就完全学会了他的技巧。泰豆惊叹着说:“你真是快呀,一下子就学会了。要学驾车也是这个道理。方才你走在木樁上面,虽然是用脚在走,实在是连接着心思的反应。把它应用到驾车上面,就是要和谐的掌握缰绳和勒口,或快或慢地控制着勒住马口。计算存在于心胸之中,却把规律掌握在手里。凡是内心所揣摩计算的,就对外传播到马的心志中去。所以,进退可以像一直线,旋转可以像一圆周,即使走了很远的路程,人和马的气力还有所剩余。这就是完全懂得驾车的技术了。反过来说,学会了怎么掌握马的勒口,就能反映在缰绳上。学会了掌握缰绳,就反应在手上。学会了手的动作,就反应在心思之中。那么,驾车可以不用眼睛看,不用鞭子赶,内心安闲,身体平整,六辔不乱,二十四只马蹄,踏着整齐的步伐,旋转进退,无不合于节度。然后,在车轮之外没有更多的轨迹,马蹄之外没有多余的土地。从而,感觉不到山谷的险峻,平原低湿之处的艰难,把二者都看成一样随手顺心。我驾车的技术就这么多了,你记下来吧。”

(四)魏黑卵因私怨杀了丘邴章,丘邴章的儿子来丹谋划要为他父亲报仇。来丹的意气很勇猛,不过他的身体瘦弱得皮包骨,吃饭少得像在数米粒,走起路来像靠风吹着才能行动,他虽然怒气填胸,却拿不动兵器去报仇。同时又觉得靠别人的力量是耻辱,就发誓要亲自用剑去杀掉黑卵。那魏黑卵的心志异常凶悍,力气可以抵挡一百个壮男,骨节筋肉皮肤生得粗壮,不像一般人类,他可以伸着脖子挨刀,敞开胸膛受箭,刀箭的尖端都折断了,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他自恃自己的身材和气力,看来丹就好像刚出生的小鸟一般。来丹的朋友申他对来丹说:“你怨恨黑卵已经到了极点、而黑卵比你强得太多了,这怎么办才好呢?”来丹掉下眼泪说:“但愿你能帮我谋划一下。”申他说:“我听说,卫国的孔周,他先祖得到了殷王的宝剑。一次他让一个小童佩戴着宝剑,面前的三军(古代一军是一万二千五百人)都吓得退却了。你何不去求求他呢?”来丹就来到卫国,见到孔周,用奴仆之礼晋见。献上自己的妻子儿女做他的奴仆,然后才说出请求。孔周说:“我有三种剑,由你选择要哪一种,可是三种剑都‘不能杀人’,让我先告诉你情形:第一种剑叫:含光。肉眼看不见他,舞起来也不觉得有它,它碰到什么东西,茫茫然没有留下痕迹,砍到人物,人物也感觉不到。第二种剑叫:承影。在凌晨和黄昏的时候,面向北面看它,隐约好像有东西存在,可是看不清它的模样。用它砍切人物时,能发出窃窃的声音,被砍切的人物,并无不适的感觉。第三种剑叫:宵练。白天看得见形状,可看不见光辉;晚上看得见光辉却看不见形状。它碰到人物,铮的一声切过去,切开来随即又长合复原,人感觉得不舒服,却见不到血。这三种宝剑在我家传了十三代了,由于没有事用得着它们,所以封藏在匣子里面,也没有打开过匣子。”来单说:“虽然是这样,我请求要第三种剑。”孔周归还了他的妻子儿女,同他斋戒了七天之后,寻个不阴不晴的天气,跪着把第三种剑授予来丹。来丹再拜之后,把剑拿了回来。于是来丹就手执着宵练,暗暗跟随着黑卵。这一天黑卵吃醉了酒,裸睡在窗子下面,来丹用剑从颈脖子到腰,连斩了他三剑。黑卵没有动作,来丹以为黑卵死了,就极快地从房里走了出来。到了门口,遇见黑卵的儿子,就又对他连砍了三剑,就像砍空气一样。黑卵的儿子对他笑着说:“你为什么痴痴地向我举三次手呢?”至此来丹才知道宵练剑真的杀不了人,叹口气回家去了。黑卵酒醒了之后,就埋怨他的妻子说:“我醉了,你为什么就让我裸睡着,因此着了凉,现在我的喉咙痛,腰也闪了。”他的儿子也说:“刚才来丹来过,在门口遇见了我,向我举了三次手,现在我的身体不舒服,连四肢也僵硬了。他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

(五)周穆王征伐西戎,西戎献上锟铻剑和火浣布。那剑一尺八寸长,刀口是精钢炼成,用来切玉石就像切泥土一样锋利。火浣布,是清洗他的时候必须用火去烧。把它放在火中,布就变成红色,布上的脏东西就变成布的颜色,拿出火来一抖,脏东西都掉了,布就像雪那样清洁。皇子认为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一定是被人家误传了。萧叔说:“皇子果然是太自信了,同时也因为太果然自信,就会污蔑了真理。”

【理解】

·这段书一共说了五个故事,都与“人性”有关。

所谓:“人性”,就是:人原来是个什么东西,英语叫做:Human nature。就是总体形容人类的性格,感情,思想,意志,甚至行为的综合说法。譬如,儒家主张:人性本善,就是说:人类本来的性格,感情,思想,意志和行为,无一不是善良的,都是好的。人类中,之所以有损人利己,害人,杀人等种种恶事,都是从后天所受的教育,学习和环境熏陶而来,因此社会上充满了恶人。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既然由于后天的教育,学习和环境熏陶能使人变坏,所以就又可以从教育,学习和环境熏陶,把人再变回来,做好人。举例说明,就是孟母三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矛盾:如果人类的本性,本质是完全善良的,就不可能被人教坏。如果人一教就会坏,就证明人的本质并不是所想象的那么纯善。如果人人都是纯善的,那里还会有坏念头和做坏事?如果有恶者故意搅局,非要把人教坏不可,那么那个恶者又是从何而来?人本来既然那么纯善,即使有人要来把他掰成坏人,由于他的本性就不是坏的,最多也是暂时坏一下下,马上就会回复良善。

事实上不是那么一回事,于是就又改了说法,叫人去明“明德”(《大学》)。说人类本来是有“明德”的,由于肉欲和外物的引诱,那“明德”就被污染了,好像埋藏在泥污中的珍珠。必须把它刷洗拂拭干净,使它再度回复明亮起来,所以叫做:明(动词)“明德”。在这里除了外物的影响外,人还有本身的肉欲邪僻,使人的“明德”变成污暗。这样说来,人类的本质就不是纯善的了。说来说去,不能自圆其说,所以到了荀子,就干脆承认了一个事实:人性本恶。由于人类的本质本来就不善,所以,才需要,道德,法律,教育,学习和环境熏陶去规正防范他们。只要有一点疏漏,人类的不善马上就会冒出来,就像狐狸的尾巴是遮藏不住的。人心之坏,甚至于防不胜防。人类之中,虽然贪谗淫邪恶毒,却又有些人比别人更狠一些,无论是道德,法律,教育,学习或环境熏陶,根本就制不住他们的本性。因此,只要有人类在,就不可能有世界和平。

犹太基督教说人类的第一个“始祖亚当”(应该更确切地说是:犹太人的始祖)就犯了背叛十恶不赦的大罪,他的儿子该隐(二代始祖)就是因嫉妒而杀亲兄弟的凶手。因此,人类要是善良,那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根据犹太《淘魔经》主张:人既然都是恶的,你如果不比他更恶,你就不能生存和发达。从这个大前提而得出的一个结论:世上除了犹太人以外,都不是人类。是“国野goy”,必须把国野们看成猪狗野兽等下贱的畜生。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提供犹太人的一切需要。当它们必须被除掉杀死的时候,杀死他们就是大德行善。不过不要忘记:在杀死他们之前,一定要刮尽它们一切的所有。如果它们不愿自动献出来,就必须把它们的一切所有都“骗”出来。为什么要“骗”?因为他们有很大的贪欲,“骗”是满足他们的贪欲的手段。同时“会骗”就是对国野的智慧表现,也是魔烈大神的恩赐。

一个撒玛利亚的人听说耶稣有医治的能力,就来求他。耶稣一看他是个“国野”,就对他说:儿女的饼是不能给狗吃的。在另外一个场合,耶稣说:不能把珍珠丢给猪。就是把非犹太人当做猪狗来看待的事例。基督教之所以吸收国野——非犹太人(gentile,中文“圣经”翻成“外邦人”)入教,完全是保罗的主张。保罗实事论事,当时犹太人是被意大利人征服,而不是犹太人征服了意大利人。基督教要求生存发展,必须从权,勾引外邦人入教。为了这事,保罗和耶路撒冷的守旧势力(耶稣的弟弟雅各和大弟子彼得)几乎分裂,对立了起来。最后,保罗主义勉强胜利,所以《新约》大半都是在阐述保罗主义的书。不过保罗也妥协地说:“等到外邦人的人数满足,以色列的全家都必然得救。”就是说:用外邦人做过渡,到时机实际成熟,犹太人的男女老少都全部进天国,也就是说:犹太人才真正是天国的主人和国民。这个观念在现今时代中,骑在猪狗头上的犹太大佬,以世界主人自居是天经地义的,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圣铁则。国野很容易被“骗”,自己一厢情愿做奴隶猪狗,因为贪欲,也痴心妄想在天国中分犹太人的一杯羹。譬如,一个犹太大佬,他的大名叫:霉倒夫(Bernald Madoff),虚设行号骗了,倒了世界各地人的钱,至少一千亿美金。几十年顺风顺水,08年十二月由于他儿子告发,他的骗局事件才得曝光。许多人自杀,因为他们的所有都被“骗”光了。

·在这段书的第(一)个故事里,主要的重点是:

其一、偃师造人。偃师所造的偶人,太像人了,他居然动了和人一样的贪欲,去飞眼勾引周穆王身边的姬妾。又因为他究竟不是真人,不懂得含蓄,才公然去勾引王的姬妾,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偃师所造的偶人,歌舞行动与真人相仿,连周穆王都以为他真的是一个人。后来,把它拆散了看,才证实他是一个假人。偃师那时造的那个假人,那里面没有电线,电池和电脑,和现代的高科技所造的罗巴Robot机器人,思路上与技术上都不相同。似乎偃师的技术更高明些。现代人忧虑有一天,所造的机器人有了自己的想法,情感和意志,必定会闯出大祸来。因此,考虑必须预先作好准备,它一旦出轨,就自动触发自我毁灭的机制,而自行毁灭。

直到今日,人们的技术还是有限的进展,比较完全的机器人只能在电影里看得到。现任美国加州的州长,索兹内格 Arnold Schwarzenegger 因为他本是电影明星,扮演过机器人,三集影片渗入人心,联想以为他能公正办事,人民居然选他担任州长职务。这是真人扮假人,假人又做了真人,弄得真假难分。其实是:人民实在太盼望能有一位公正的领导,即使是个机器都可以接受!

其二、周穆王身边的“盛姬内御”“左右侍妾”,不知道有多少个老婆,乱糟糟七张八嘴,指指咄咄,都在观赏俳优偶人歌舞演唱,似乎很没有体统。偶人对她们飞眼勾引,其实是穆王自招的耻辱。穆王恼羞成怒,立刻要斩偃师,这又与偃师有什么相干?此事说明穆王不是好皇帝,重色而不重科学技术人才。像偃师这样的人才是当时数一数二的,连墨翟,公输班都自愿服输的,穆王为了自己荒淫,迁怒要杀偃师,这是何等的讽刺!

其三、偃师是一位大科技专家,几乎无所不能。目前他已造就的偶人就已经是不同凡响。他不自己欣赏,或做些为人民服务的“木牛流马”等机器,倡导工商,却去献媚穆王。他几乎掉了脑袋,也是咎由自取。后来被穆王用副车带走了,最多也不过为穆王加添了一个纵欲开心的工具,帮凶。一朝怒恼了天子,随时有身首分离的危险。要是被邓析子看见了,一定骂他的“猪狗的见识”。工程师有如此“猪狗心态”,科技又怎能发达?可叹!

杨振宁把中国近世科技不发达怪罪到《易经》头上,不读《列子》之过也!

·本篇第(二)个故事,说师徒之间的尖锐关系,意义延伸包括政治上,企业上,任何组织上的上下属之间的关系,就在意想不到,不知不觉之间,突然发作,波翻浪险,触目惊心。

本段的故事是:纪昌跟飞卫学射箭的技术,飞卫把妙诀告诉纪昌。经过纪昌自己苦练之后,完全得到了飞卫的诀窍。于是心生一个念头:在这个世界上,我师父的射术是天下第一。我现在虽然尽得他的绝妙,却是屈居第二。如果我师父从世界上消失,我就成为天下第一。怎么样才能使师父消失呢?除非把他谋杀了。因此,就安排了一次像似偶然相遇的情况下,向师父狠狠地发出了一支箭,这一箭应该就把师父灭掉了。谁知飞卫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似乎也有戒心,立即向他回射。两支箭相撞在中途路上,平平稳稳地落在地下,连灰尘都不曾扬起,可见真是势均力敌。接着纪昌射出第二支箭,第三支.....。大概是飞卫太自信了一点,随身带的箭不多,在纪昌还有箭的时候,飞卫的箭早就射完了。当纪昌的箭射来的时候,他只好临时找条荆棘的断干子当做箭,射出去,挡住了纪昌的最后一支箭。到了这个时期,师徒二人把弓丢在地上,互相对着哭拜于地上。应该是纪昌先哭先拜的吧,他的心情太复杂了,是悔恨杀不掉师父呢?还是悔恨不该杀师父呢?结果彼此痛悔,发誓从此再不把射术教导别人,并且认作父子,以期确保二人之间不再存忌恨之心。这个故事的结尾是喜剧性的结局,只可惜射术的教育不再继续。

第(三)个故事,是造父跟泰豆学驾车御马的技术。经过泰豆精心指教,学成之后,造父并没有起杀师的念头。还是造父也想过要杀掉师父,还是故事没有讲下去呢?过河拆桥和独霸天下,是不是人类本性里的一部分?如果凡是做师傅的,都要“留一手”为自己防身和留退路,那么教育的质量就会越过越差,以至于“失传”。

现在我说一下自己的经历吧。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美国道学会成立,1975年我的一个学生梅勒(Richard Merrill),是我当年在加州College of San Mateo开《道学》课班里的学生。犹太人,23岁,人长得很清爽,很用功,成绩好,对道学非常积极。结业后他参加了道学会,热心服务,做人周到,大众选他做理事,以后选他做了理事长。他的家庭很富有,他住在旧金山湾区的红木城,一所占地四亩的大豪宅中,他到我家来都开的是英国Rolls Royce一等轿车。他自己还开了一家投资公司。他当上了理事长后,就找我商量要怎样发展道学会。照一般美国熟悉的办法是先要求会员捐献,然后向社会展开募捐。我认为募捐的钱来的快是不错,不过人家给你捐款,就必定想控制你,必定影响你的宗旨。同时,道学会是传讲道学,受了人家钱财,以后怎么报还?如果白受人家好处而不报还,就是欺骗,是宇宙规律不容许的。钱财来得太容易,又必定导致腐败。有这三点理由,我是不赞同募捐的。不过我说:道学会要有适度发展也是合理的,那么经费应该自己自力更生。我有一个“万寿茶”的方子,对人非常有益,由道学会做出来,卖的金钱,就作为发展经费,也显得道学与众不同。他听了非常开心,就约了他的一个伴当史台格曼(Steve Steigman,犹太人),一起做起茶来。业务很顺利,赚了不少钱。两年之后,他告诉我他要到英国去开拓市场,并且把道学会的存折交给了我保管。

梅勒到伦敦的第三天,就有电话来说他死了。后来伦敦警局的验尸报告说:他在伦敦某大酒店住,从房间里打电话到前台,说不舒服,要医生。五分钟后,医生到房间来,他已经在床上“爆炸”身亡了。是“爆炸”,据解释是:身体内产生一种气体,膨胀到爆炸只需十儿分钟。当然这种病例是很罕见的。梅勒死了之后,道学会的存款折子在我手里,我打电话到银行查问,银行说是个空户,里面没有一分钱。于是我就紧急召集会议,大家分头查询,原来,他在去伦敦前,把茶的事业完全划进他和史台格曼另设的公司里,万寿茶再不为道学会所有,法律上是他的私产。他同时把道学会原有的经费,席卷盗挪一空,给了我一个假折子。不久以后史台格曼得了脑瘤,拖了几年死了。梅勒死时26岁,他的妻子说什么都不知道。史台格曼25岁。

我想人造的机器人都要预设一个自我毁灭的机制,恐怕它们起下不良之心,危害别人。天生人,焉能完全不设防,一旦出了轨,大道自有报应,是谓:道不伤人,人自伤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道学会的理事长位子出了缺,就再开大会选出了新任。这位新任慷慨激昂,深恶痛绝梅勒的思想行为,发誓要好好为道学会服务,绝无私心。十年之后,他举家迁到纽约,在那里展开了道学会分部,业务很兴旺。不久,他开始不向总部报账了,查问他的时候,他就说,不景气,万寿茶不赚钱。这个现象已经很明显地说明出了问题。1996年我在中国讲学,接到电话,他死了。我急忙回美国,到纽约去参加他的葬礼。他妻子说:他得了急病,是一种“黑死病”,无药可治,几天就像被虫子吃掉了一样。死得很惨。由于他的妻子还正派,说出了他由于贪心,把万寿茶占为己有。他的妻子本不赞同他的作风,就清楚地把产业交了出来。因此,在这里就不提他的名字了。他前后判若两人,因为他起了贪心。从此我检讨自己,信任别人,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还是要预先设防,使人不陷于罪,还是很必要的。设防不是不信任,而是救人一命的大好事。经过两次的不幸,以后再没有出同类的事了,活到老,学到老。

《列子》本段的第(二)个故事,产生了不幸,而第(三)个故事没有产生不幸。同样是师徒之间,不幸还是可以避免的。

老子说: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人(王)亦大(《道德经》第二十五章)。人怎么大,也大不过地;地怎么大,也大不过天;天再大也大不过道。道不伤人,而人自伤之。

·本段书中第(四)个故事,是来丹复仇。由于来丹的身躯太过羸弱瘦小,他吃饭少得像在数米粒,走起路来像靠风吹着才能行动,他虽然怒气填胸,却拿不动兵器去报仇。同时又觉得靠别人的力量是耻辱,就发誓要亲自用剑去杀掉杀父仇人黑卵。

对比之下,那黑卵的心志异常凶悍,力气可以抵挡一百个壮男,骨节筋肉皮肤生得粗壮,不像一般人类,他可以伸着脖子挨刀,敞开胸膛受箭,刀箭的尖端都折断了,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来丹在黑卵的眼中,简直就像刚才出生的小鸟一般。来丹要亲手杀掉黑卵来报父仇,力量对比,天差地别,根本就是不可能。

然而,来丹终于千辛万苦弄到了宵练宝剑,又乘着黑卵酒醉裸睡的时候,用宝剑砍了他三剑。出门的时候。在门口遇上了黑卵的儿子,又对儿子砍了三剑(儿子看不到剑,只看到来丹向他举手三次。)。结果黑卵与儿子都没有死,因为那宝剑“不能杀人”。

如果说宝剑真的不能杀人,而一个小孩身上佩戴着它,为什么面前的千军万马都吓得自动撤退。如果说那宝剑可以杀人,被砍了三剑的黑卵父子,并没有死。如果说他们不会被杀死,他们父子都抱怨身体不适,以为自己生了病。病的结果,恐怕还得死。因此,这个宝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应该怎么用?目前有一点关碍,不大方便深讲,所以暂时不讲了。

·最后一个故事,是锟铻剑和火浣布。锟铻剑能削铁(玉石)如泥,火浣布放在火里烧,不但不会像一般丝绸布匹被火一烧就毁,反而或把布“洗”干净了。这些东西都出产在西域。

曹丕在当魏王太子的时候,就写了一篇文章,专门强调,所谓:锟铻之剑和火浣之布,都是以讹传讹,根本没有这回事。可是后来西域有人来送他父亲曹操锟铻剑和火浣布。证明真有其物。到了他儿子,魏明帝还在替他遮盖,说父亲文帝没有真写过这样的文章。

其实,在汉武帝的时候,就知道西域有精钢砂,可以铸剑,削铁如泥。为此,派张骞出使西域,终于得到了精钢砂,因此汉朝武器的质量大大加强,曹丕不过是强不知以为知而已。周穆王亲自看到这两种特产,而他的皇子却不相信真有这样的东西。所以萧叔笑他:太自信而武断,太自信而武断的人就会污蔑事实,认不得真理。从这里看来,曹丕之所以会篡汉,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夺了汉献帝的帝位,就是因为他的性格,太果于自信。列子在讲:那些残忍的人,大概都有“果于自信”的性格。

至于“火浣布”,其实就是石棉,石棉也可以做衣服穿。说到用石棉做衣服,在汉朝的末世就有过。

汉桓帝时有一位梁大将军,梁冀。他宠爱一个男人,名叫:秦宫。李长吉有诗,专夸秦宫走运,有句云:

皇天气运犹缯裂,秦宫一生花底活。

原来梁冀的夫人孙寿,封襄城君。《汉书》描写孙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媚啼’粧,堕马姿,折腰步,露齿笑,以为媚惑。”这样一位美人还有性格上的“特长”:性惮忌,能制御。

梁冀的父亲梁商,献了一个美人,名叫:支通期,给皇帝。皇帝玩腻了之后又退还给梁商。梁商不敢收留,就把她嫁了出去。梁冀暗恋支通期,就派人暗中把她抢了回来,在城西“金屋藏娇”。不巧,梁商在这个时候死了,梁冀在守孝期间,还到城西与支通期偷欢。这件事毫不费力的就被孙寿打听到了。就像王熙凤骗尤二姐那样,把支通期骗回家中。支通期一旦深入虎穴,只好任人摆布。孙寿先叫人把她的头发剃光,然后用刀割烂她的颜面,再把她一顿痛打,遍体鳞伤。同时叫人把梁冀请来观赏,并准备好一篇奏章,要把梁冀在服丧中与支通期偷情的事上告皇帝,问他一个死罪。梁冀吓得魂飞天外,只好双膝跪落,苦苦哀求。孙寿装腔作势一番,最后开了洪恩,原谅梁冀,不过要梁冀把男宠秦宫让出来,与她分享。这事以后,孙寿与梁冀分居,各住一所大府宅,秦宫就在两个府中,来往侍候。人称:前后辉映。两人都要取悦秦宫,就大兴土木,让秦宫享受最华丽的住处,最奢侈的待遇。外朝众大臣,凡两千石以上的都来争先恐后拜谒秦宫,秦宫的权势大如宰相。当时中国饥荒灾害,民不聊生,诸侯割据,盗贼蜂起,千里杀得没有人烟。

有一天,梁冀在府中大宴宾客。在敬酒时故意把酒倒在身上,把袍弄湿了。于是大怒,把袍当场脱下,名人举火,顺手把袍投在火中。宾客们吓得面如土色,不知道大将军的怒气还要发在谁的身上。一会,那个袍不但没有被烧毁,而且更干净了。于是梁冀对宾客说:这是西域上贡来的“火浣布”,只能用火来洗,越洗越白。众人都赞礼说:仗大将军威德,天下太平,四夷宾服,天降此灵异之物,不是大将军有福,谁能致之?梁冀得意的呵呵大笑,一面叫大家都多喝点,都多喝点。

曹丕的时代离梁冀不远,曹丕连本朝的事都不知道,却发表文章说天下没有火浣之布,自以为是,其实是不学无术。曹丕所用的手段,虽然登上了帝位,到了孙子手里,司马家就完全如法炮制,手段更狠,魏家江山同样还是子虚乌有。



·列子在本文中,用了几个故事,阐述人类的本性。人性无穷无限,不过也很有限,缺陷很多。养生必先修心,不然就必定自毁自灭。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