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五讲(之五)
天地和谐

音乐

【汤问篇第五】

汤问篇的篇名,取自“殷汤问夏革”,并不代表全篇文字的意义。就本篇的内容来看,是比较轻松的一篇,内中不少地方掺杂一些神话,在那个时代,对于某些事物的解释,也许就是那样的习惯。既不能亲眼得见,只好凭幻想,推测的“想当然耳”的fiction文字来做解释,譬如现代人对太空或别的星球或星球上的生物等,并不能有真正的认知,所以许多解释都是科幻小说的说法。现今的我们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深责古人。其实我们现在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后人可能把它们当成笑话也不一定。本篇由于那些“神话”,冲淡了不少严肃气氛。虽然如此,文章中还是郑重提出了不少重要的命题。大致归类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里面提出了许多头绪,似乎非常复杂,其实最主要的重点只有两个:其一、谈物质世界的领域与内含,对超物质世界(假使真有灵界的话?),认为也是一种“不可知的境界”,既然是不可知,因之更是不可言,也更没有言之必要。其二、物质世界的多种多样,似乎物与物之间很有差异性,其实,它们形气有异,本性是均等的。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这部分主要讲:唯物论。

第二部分:说明“愚公”移山的种种理论,以及它的可行性。夸父逐日的不可行性。这部分讲辩证法。

第三部分:讨论“自然”与“人为”,认为的社会里虽然也可能有所谓繁华富贵权力,但其副作用却造成人间地狱。文中突显向往自然而然的和谐社会。

第四部分:均平。均衡是宇宙的至理,懂得这个道理,就能以轻制重,以弱胜强。人世间的和谐,在于人心理的平衡,如果人人都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一下,就必能天下太平。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娈,必然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部分讲:社会主义。

第五部分:音乐,就是调和五音。音乐的道理在于调和人情,人情和谐,天地万物也就和谐。春夏秋冬各个依序呈现,弹琴,天地的道理就在手指之间,这与现代的电脑键盘相通,整个宇宙不过是在人的“手弄乾坤”的弹指之间。

第六部分:人的技艺,可以进步到极其精湛。“科技至上”的观念,不应该无限制的放纵。科技膨胀的现象和影响,就像“恐龙”的自我膨胀。也像钟摆一样,它有它自己的极限。智慧的人重视科技,但不依赖科技。

本篇文字,是既轻松,又实际的,下面分别详述见解。


第五部分:音乐

 

【原文】

(一)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钧弦,三年不成章。 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所。”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 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沍。及冬而叩徵弦以激蕤宾,阳光炽烈,坚冰立散。将终,命宫而总四弦,则景风翔,庆云浮,甘露降,澧泉涌。师襄乃抚心高蹈曰:“微矣,子之弹也!虽师旷之清角,邹衍之吹律,亡以加之。被将挟琴执管而从子之后耳。”

(二)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秦青顾谓其友曰:“昔韩娥东之齐,匮粮,过雍门,鬻歌假食。既去而余音绕梁欐,三日不绝,左右以其人弗去。过逆旅,逆旅人辱之。韩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悉,垂涕相对,三日不食。遽而追之。娥还,复为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善跃抃舞,弗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赂发之。故雍门之人至今善歌哭,放娥之遗声。”

(三)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用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

【语译】

(一)匏巴弹琴的时候,鸟跟着琴音飞舞,鱼也随着跳跃。郑国的乐师--师文--听到了这事,就离开家,到鲁国去,拜乐师长--襄--为师,跟着他学习。他用小木柱去拨动琴弦,所以,过了三年,也没有弹出曲调来。老师襄说:“你可以回家了”。文放下琴,叹口气说:“不是我不能拨动弦音,也不是我弹不出曲子来,而是我的心不在琴弦上面,我的志趣也不在乐声上面。内心志愿既不存在,自然就不能表现在乐器上,所以根本就不敢动手指去拨动琴弦。姑且让我稍作休息,再看看以后怎么样吧。”过了一段时间,他再来见老师。老师襄说:“你的琴弹得怎么样了?”文回答说:“有心得了,请让我试试吧。”于是,正当春天,他就拨动“商弦”,激起南吕这个音律,使得秋天的凉风忽然吹来,草木都结成果实。到了秋天,他就拨动“角弦”,激起夹钟音律,使得春天温暖的风慢慢飘旋,草木都蓬勃开花。在夏天,拨动“羽弦”,激起黄钟音律,使得霜雪相互下降,江河,池塘都突然冻凅。等到了冬天,他就拨动“徴弦”,激起甤宾音律,使得阳光炎热,坚硬的结冰立即溶解。最后,他弹“宫弦”并综合了其他四弦,于是和风徐来,瑞云飞翔,天降甘露,地涌醴泉,一片和畅。老师襄听了之后,手捂着心,高高地跳了起来,说:“精妙极了,你弹琴的艺术,即使是师旷所弹的清角,邹衍所吹的律管,也不能超过的了。他们将要挟着琴,拿着管,跟在你的后面了。”

(二)薛谭跟秦青学唱歌,还未学完秦青的技巧,就自以为学好了。要辞退回家,秦青没有拦阻他。送他走到郊外的路上,用手打拍子,唱起歌来。那歌声震动得树木都起了共鸣,声音嘹亮得使天上的云彩都好像停下来静听。薛谭就向秦青谢罪,要求继续留下来学习,一辈子都再不敢说要回家了。秦青对着他的朋友说:“从前韩娥到东方的齐国去,缺乏粮食,在经过雍门的时候,就卖唱求食。她离开后,歌唱的余音还环绕在屋梁上,三天都没有停止,旁边的人还以为她没有离去。她到了一个旅社,旅社的人看她穷就羞辱她。韩娥就放开嗓音悲哀的哭了起来。那一乡里的人,不分老少,听到了都非常悲哀愁苦,彼此相对垂泪,三天都吃不下饭。大家就赶紧去追她回来。韩娥回来之后,就放声唱起歌来,那乡里的老老少少,都高兴得拍着手跳舞,没有办法停下来,更都忘掉了所有的悲哀。后来就用厚重的礼物打发她去了。所以,直到现在,雍门那地方的人们都善于唱歌,很会哭,他们是模仿韩娥遗留下来的声音。”

(三)伯牙很会弹琴,钟子期很会听琴,伯牙弹琴的时候,心中想着要登上高山,钟子期就说:“好啊!巍峨高大得像泰山。”伯牙心里想着流水,钟子期就说:“好啊!汪洋广大的像长江黄河。”凡是伯牙心里想念的,透过琴音,钟子期就必定能够体察的出来。伯牙到泰山的北面,突然遇到暴雨,就进到山岩下躲雨。一时悲从中来,就拿起琴来弹着。起初弹着“霖雨”这支子,后来转成了“山崩”的曲子。每弹一曲,钟子期就立即能感应到他心里的志趣。伯牙就放下琴来,叹口气说:“好啊!好啊!你听我的琴声,心中的想象就如同我的心思,我怎么能逃出这琴音呢?”

【理解】

·这段书分三段,列子说了三个重点:

一是:琴心即是人心。

二是:歌声左右人心。

三是:既要有人会弹琴,更要有人会听琴。

表面上看,这段书很平淡,甚至超夸大地形容琴声的力量。但是,如果平心静气地仔细想来,这里面埋藏着非常重大的意义。在还没有分析本段书中三个重点之前,这“琴”的来历和特点,必须先作一番解释,不然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列子要写这么三个故事。

·琴者,禁也。中国吴音,至今还是琴、禁同音,都念成:禁。古人造琴,原是要帮助人修身养性,戒除奢侈淫佚,就是藉以规正邪僻,好堂堂正正做人。作为“圣人之器”的琴,演奏时自然有其独特而严格的规范。弹琴之前,先须衣冠整齐,然后还要盥手,焚香。选择静室高斋,或在亭间,或在楼上,或在林间石上,或在山巅水边,天地清和,风清月朗,焚香静坐,心不外想,才适于弹琴。这里所说的“琴”,就是中国特有的古琴。

古琴一般长约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般宽约六寸,厚约二寸。琴体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凸起,分别象征天地。整体形状依凤鸟的身形而制成,其全身与凤身相应,有头、颈、肩、腰、尾、足。神农之琴以纯丝为弦,刻桐木为琴。

 古琴最初只有五根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后来文王被殷纣囚于羑里,思念其长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后世依此合称文武七弦琴。

 一弦属土为宫。土星分旺四季。特指夏秋之际。弦最大。用八十一丝。配黄钟音律,声沉重而尊。代表君主。

 二弦属金为商。金星应秋之季。弦大次于宫。弦用七十二丝。配南宫音律,有能力,善决断。代表臣属。

 三弦属木为角。木星应春之季。弦用六十四丝。配夹钟音律,附着于土地而生蓄出产。代表人民。

 四弦属火为徵。火星应夏之季。弦用五十四丝。配甤宾音律,万物生成,和谐美好。代表事。

 五弦属水为羽。水星应冬之季。弦用四十八丝。配黄钟音律,聚集万物,储藏备用。代表物。

 六弦文声属少宫。文星柔以应刚,应忍则忍,需柔则柔。为文王之所加。

 七弦武声属少商。武星刚以应柔,当断则断,应刚则刚。为武王之所加。

 古琴的韵味是虚、静、高、雅,要达到这样的意境,则要求弹琴者必须将外在环境与平和闲适的内在心境合而为一,才能达到琴曲中追求的心物相合、人琴合一的艺术境界。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手中爱不释手的乐器。特殊的身份使得琴乐在整个中国音乐结构中属于具有高度文化属性的一种音乐形式。无论是弹者,抑是听者,“和雅”、“清淡”是琴乐标榜和追求的审美情趣,“闻弦歌而知雅意”“味内之旨、韵外之致”、“弦外之音”是琴乐深远意境的精髓所在。不仅要求弹琴的人有高度修养,对听琴的人更要求同样严谨,所谓:“对牛弹琴”“焚琴煮鹤”,都是用来讽刺、感叹那些人对琴的无知和修养浅薄。不过,老子主张:“大音希声”,庄子主张:“至乐无乐”的境界。是说真正高尚的的音乐,不应该是吵闹混杂的一团噪音,强调艺术自然天成,反对人工雕琢的乐章。这深深影响了以后的琴人思想,如白居易、陶渊明、欧阳修、苏轼等。陶渊明的琴桌上常年摆着一张琴,既无弦也无徽。每当他酒酣耳热、兴致盎然时,总要在琴上虚按一曲。后来李白有诗写道:“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 陶渊明:“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与白居易“入耳淡无味,惬心潜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所讲述的正是这个道理。讲究的是“琴心”,也就是弹琴者体会出天人交融的意境,没有低俗无谓,夸张自炫的必要。

中国人说话用字,每个字都有四种声音,弹琴者能把自己的心思,要说的话,藉着琴弦播出来,等于临时作曲。会听古琴的人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不必一定照着琴谱弹那预先作好的曲子。这是古琴的一个特色,不是别的乐器能表现得出来的。到了更高的境界,正如李白所说: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完全都在意境之中。古琴体积不大,又轻便,容易携带和放置。兴之所至,随时都可弹奏抒情。

古琴是中国众多乐器中的一种,不过关于古琴发生的力量,古代就有特别奇妙的传说,伟大的琴师们拨动琴弦,发出琴音,往往能够震撼天地,使凤鸟来仪。譬如,《韩非子》十过篇中说过这样的故事:晋平公问:最悲壮的声音是不是“清徵”的声音?师旷答道:比不上“清角”。平公说:你可以弹奏一曲“清角”给我听听吗?师旷说:不可以。由于君上您的德量薄弱,不可以听这个重量级的音乐,恐怕它会摧毁您的。平公不信,强逼他弹奏。师旷不得已就弹奏起来。刚一弹起,立即有乌云从西北方升起来。再一弹,大风刮起,大雨跟随着就到来。把屋内的帘帷帐幕都撕裂了;桌几上的供奉陈献都破碎了;屋廊上的瓦都掉了下来;在座的众人都惊吓的四处乱窜。平公非常恐惧,藏伏在一间内室的小屋子里面。于是晋国遭到大旱灾,三年赤地一片,平公也得了癃闭鼓胀的病。类似这样的故事,古代很多,都是夸扬古琴,各弦所能发出的力量。它不仅能影响大自然,还能直接影响到人体的健康和命运。

·列子在本段书中说了三个重点:

第一,是琴心就是人心。就是师文的一段说话,他说:

不是我不能调控弦音,也不是我弹不出曲子来,而是我的心不在琴弦上面,我的志趣也不在乐声上面。内心志愿既不存在,自然就不能表现在乐器上,所以根本就不敢动手指去拨动琴弦。

这是说:因为我心不在焉,所以就不能用琴弦和琴声来表达。即使勉强表达也发生不出声音的作用。他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他的“心志”。等到他的“心志”调整完备了,他就弹了起来。这一拨动琴弦,不得了。立即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控制天地、气候,不可思议的力量。故事说:

(1)于是,正当春天,他就拨动“商弦”,激起南吕这个音律,使得秋天的凉风忽然吹来,草木都结成果实。

(2)到了秋天,他就拨动“角弦”,激起夹钟音律,使得春天温暖的风慢慢飘旋,草木都蓬勃开花。

(3)在夏天,拨动“羽弦”,激起黄钟音律,使得霜雪相互下降,江河暴涨,池塘冻凅。

(4)等到了冬天,他就拨动“徴弦”,激起甤宾音律,使得阳光炎热,坚硬的结冰立即溶解。

(5)最后,他弹“宫弦”并综合了其他四弦,于是和风徐来,瑞云飞翔,天降甘露,地涌醴泉,一片和谐舒畅。

这里,好像已经经过了一年,春夏秋冬四季,这事实上不可能。其实应该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他很可能先弹“角弦”,创造了“春天”的气氛,然后,突然转变,拨动“商弦”,气氛就跟着呈现为秋季。以下类推。完全是使人产生“幻觉”。弹琴弹到使人产生“幻觉”,心志随着音乐的旋律变化是很正常的。琴弹得好的,应该产生这种现象。

有一次,我到夏威夷讲学,其中有一位学生是著名的钢琴名家,请我到他家吃晚饭,饭后品茶。然后就是他的弹奏。那琴音真是非同小可,不仅是悦耳,令人心情舒畅。他真是能把人的心境带到不同的意识之中,悲欢哀乐,随着琴音变化。他弹一曲,用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就好像是个永远,一直都在幻觉中渡过。这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有过这样的感受。因此,我可以理解列子的这段故事。那晚,我知道,那位钢琴演奏者,是特别用心弹奏的。由于他的心,成了琴心,琴心又成了听琴者的心。所以,那种感受是不同于普通音乐会或听听唱片。

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大兴摇滚乐。摇滚乐中又有一种叫做:重金属。把青少年听的失魂丧魄,有的自杀,有的杀人,有的成了神经病,一时变成重大的社会问题。摇滚乐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放荡不羁,颓废堕落,性格转换,不可自拔。美国的心理学家或医师们都提出严重警告。其后这种音乐成了政治上精神战的方略。记得,有一次,美国国会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在国会大厦前,把一个东芝牌的收音机,当众砸碎,表示愤恨日本。电视即景转播,遍达全球。另一边,老布什总统发表演说,不同意国会的举动。他说:

日本,你们何必跟日本作对。你们的那个头脑怎么就转不过弯来?想那日本人,兢兢业业,小小心心替我们生产这些电器等用品,把自己的土地毒化的不成样子。他们那些工作者平均四十岁就病死了。他们吃的是我们美国的麦当劳,年轻人穿的是我们美国的牛仔服,听的是摇滚乐,跳的是go go、迪士可,喝的是可口可乐,抽的是万宝路...。他们便便宜宜的把产品廉价的送来给我们美国人享用。你们还抵制日货,你们不是疯了不成?天下有这样合算的事吗?日本,世界上哪里还真有日本?

可见“听摇滚乐”“跳迪是可”“吃麦当劳”“穿牛仔服”“抽万宝路”,都是变化日本的政治手段,以至于日本人自己的文化在世界上不复存在,日本彻底是成了美国的附庸,美国的工厂,所剩不过是一个地理的名词而已。国会议员听了,头脑转了过来,从此美国再没有抵制日货的呼声。

传说,伯牙曾跟随成连学琴,虽用功勤奋,但终难达到神情专一的境界。于是成连带领伯牙来到蓬莱岛,自己划桨而去。伯牙左等右盼,始终不见成连先生回来。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海浪汹涌澎湃地拍打着岩石,发出崖崩谷裂的涛声;天空群鸟悲鸣,声音久久回荡。见此情景,伯牙不禁触动心弦,于是拿出古琴,弹奏起来。他终于明白成连先生正是要他体会这种情景,来转移他的性情。后来,伯牙果真成为天下鼓琴高手。所以,在弹琴这一方面,伯牙的经历可称为后世的典范。

琴弹得好不好,不完全在琴,而在人手指的拨动。而手指的拨动是根据人心志的动向。人心的“威力”无穷无限,却在琴弦上表达出来。现代,电脑的键盘也需要人的手指去盘弄,现代电脑的威力可以控制天地,正是所谓:“手弄乾坤”。而手弄乾坤,正是体现人心的意念。用现代的电脑来说明古代的琴,琴心即是人心,电脑心也即是人心。这些器皿的威力,实在即是人心的威力,无穷无限。

第二、歌声左右人心。

韩娥的哭声和歌声一样可以感动人群,这本是中外古今人类的共识,并且一直在运用它的作用,在战争时,韩信用楚国歌声,瓦解项羽的军心。项羽听到了“四面楚歌”,就意味到“大势去矣”。虞姬更意味到本身的前途,她自杀了!

在抗战时期,中国有两首歌最感动人心。一首是: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哪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九一八,九一八.......不知那年那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家乡。这首歌当年唱遍了全中国,每次唱的时候,听众必定唏嘘流泪,悲哀愁苦。另一首歌是:义勇军进行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唱的,听的都是义愤填胸,同仇敌忾,精神百倍。新中国建立后,这首歌成了国歌。国歌,是代表国家的主歌,应该是唱起来就让人感到泱泱大国,威武强大的感觉。

从《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来说,是以悲壮为怀。鼓励中国人不屈不挠,奋勇向前,那时中国人都喜欢它。歌曰: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造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新中国建立后,大概有人认为,这首歌词有些不大合适现实的情景了。不过,周总理解释说:我们要居安思危!况且,中国现在还没有统一。只有真正统一了,国富民强,才是真正起来了!“居安思危”是中国人当前的必需!

如今建国已经一甲子六十年了,天天唱,时时唱。唱的时候大家也都觉得有些词句,似乎有些很不适宜了。譬如,把我们的“血肉”造成我们新的长城。当时日本侵华,力量的确相差悬殊,中国没有空军,海军,虽然有陆军,也有过几次大捷,到底是节节败退,大半个中国都沦陷敌手。谈不上武器的优良,人民真是个以“血肉”和“炮火”相拼。可是现在中国崛起,不仅海陆空军位大势强,有的是核子力量,导弹力量,太空力量,高科技力量等等。中国新的“长城”,不应该还停留在“血和肉”,应该是“智慧”。智慧做了长城,就不仅是挨打的份了。此其一。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抗战末期,中国的确是处在“亡国灭种”“最危险的时候”。然而,否极泰来,现在中国复兴。如果总是处在“最危险的时候”,在人民的心理影响上不吉祥,应该是:中华民族到了“该富强的时候”。此其二。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这是动物将死前的挣扎,不足以为训。应该是:每个人都兴奋的发出“最高的呼声”或“欢呼”。此其三。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这是过去中国人腐败无能落后的耻辱。现在应该是:我们万众一心,“和谐团结的精神”,前进!前进!

论到歌声最后的结尾“前进!前进!前进进!《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田汉,和作曲者聂耳,一个是湖南人。一个是云南人,想必他们的国语发音都有问题。在中国南方的发音(甚至广东话发音),像现在的唱法,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用以京腔为基准的国语唱,就有问题了。前进,都唱成了“潜”(浅)进。用讲究“字正腔圆”京剧的话说,叫做:唱“倒了”字,是犯大忌的。每个中国字都有四个音,代表不同的意义,特别是京腔,是一点都错不得的。从前梅兰芳有一次到天津演唱,由于太忙太累,不小心唱“倒了”一个字,后来费了极大工夫才搬转了名声。即使现在有人唱梅派的《贵妃醉酒》四平调里第一句:把“海岛”的“岛”,唱成了“刀”。一则不好听;二则显得对音韵学欠研究。顺便说说。

第三、既要有人会弹琴,更要有人会听琴。闻弦歌而知雅意。

伯牙是会弹琴者的代表,钟子期是会听琴者的代表。列子举出这个例子,是要说明:如果只有会弹琴的,却一味对牛弹琴,就完全失去弹琴的意义了。因此,闻弦歌而知雅意,甚至弦外之音都能品得出来,弹琴就具有了意义。

天地宇宙是一个大“音乐会场”,万物都在发出特有的声音,交相鸣奏,如果有会听的人必定煞是好听,所以,庄子有“天籁”之说。连天地宇宙万物在内都具有一种发表欲,自我表现欲,何况五官四肢全备的人类?

人类除了用言语直接发表心志外,还可以假借任何工具,间接表现意志。甚至可说,人没有办法不吐露心声。即使人类用尽各种可能的方法来隐瞒自己的恶事,所罗门王说:人在最隐秘的室内所做最隐秘的事,必定在屋顶上张扬出来。这是一个规律。俗语说:隔墙有耳,没有不透风的墙。譬如,台湾的陈水扁可以被封为“贪污王”,是世界上无独仅有的贪污大王。他自以为做事做的天衣无缝,谁知现世现报,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都被兜了出来,令人对他这个大浑虫是啼笑皆非。

照李宗吾(厚黑学的作者)的说法,“陈王”的心,黑如煤炭,脸,厚如城墙。但他的功夫火候太差,殊不知,黑要黑得无色;厚,要厚得无形,才是真黑,真厚。能让人一查就查出来的话,手法就太不高明了。

“陈王”一生不读老子,不学无术,所以才这么差劲,遗臭万年。老子说: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耶?故能成其私。(《道德经》第七章)。最大成功的“自私”是要“无私”,最大成功的“贪污”,是要“不贪”。所以,“大音希声”,李白了解这个道理,就要弹“无弦之琴”。

闻弦歌而知雅意,引申来说,就是,搞政治的,要有政治眼,政治鼻,政治耳。做新闻的,要有新闻眼,新闻鼻,新闻耳。其他行业,依次类推。都是要一闻弦歌,立即知道人家的用意或隐意,感觉必须极其敏锐,就是一阵风也逃不过他们的睿觉。更有进者,即使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之前,灵敏的人早就有了感觉,做好了准备。鬼谷子说:蜎飞蠕动,无不有利害。如果,事事都要等到“亡羊补牢”的话,这种后知后觉,不知不觉的人还不如不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比较好,误己误人,误国误民,罪莫大焉!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