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五讲(之三)
理想国的追寻

风俗习惯

【汤问篇第五】

汤问篇的篇名,取自“殷汤问夏革”,并不代表全篇文字的意义。就本篇的内容来看,是比较轻松的一篇,内中不少地方掺杂一些神话,在那个时代,对于某些事物的解释,也许就是那样的习惯。既不能亲眼得见,只好凭幻想,推测的“想当然耳”的fiction文字来做解释,譬如现代人对太空或别的星球或星球上的生物等,并不能有真正的认知,所以许多解释都是科幻小说的说法。现今的我们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深责古人。其实我们现在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后人可能把它们当成笑话也不一定。本篇由于那些“神话”,冲淡了不少严肃气氛。虽然如此,文章中还是郑重提出了不少重要的命题。大致归类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里面提出了许多头绪,似乎非常复杂,其实最主要的重点只有两个:其一、谈物质世界的领域与内含,对超物质世界(假使真有灵界的话?),认为也是一种“不可知的境界”,既然是不可知,因之更是不可言,也更没有言之必要。其二、物质世界的多种多样,似乎物与物之间很有差异性,其实,它们形气有异,本性是均等的。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这部分主要讲:唯物论。

第二部分:说明“愚公”移山的种种理论,以及它的可行性。夸父逐日的不可行性。这部分讲辩证法。

第三部分:讨论“自然”与“人为”,认为的社会里虽然也可能有所谓繁华富贵权力,但其副作用却造成人间地狱。文中突显向往自然而然的和谐社会。

第四部分:均平。均衡是宇宙的至理,懂得这个道理,就能以轻制重,以弱胜强。人世间的和谐,在于人心理的平衡,如果人人都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一下,就必能天下太平。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娈,必然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部分讲:社会主义。

第五部分:音乐,就是调和五音。音乐的道理在于调和人情,人情和谐,天地万物也就和谐。春夏秋冬各个依序呈现,弹琴,天地的道理就在手指之间,这与现代的电脑键盘相通,整个宇宙不过是在人的“手弄乾坤”的弹指之间。

第六部分:人的技艺,可以进步到极其精湛。“科技至上”的观念,不应该无限制的放纵。科技膨胀的现象和影响,就像“恐龙”的自我膨胀。也像钟摆一样,它有它自己的极限。智慧的人重视科技,但不依赖科技。

本篇文字,是既轻松,又实际的,下面分别详述见解。


第三部分:风俗

 

【原文】

(一)大禹曰:“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夏革曰:“ 然则亦有不待神灵而生,不待阴阳而形,不待日月而明,不待杀戮而夭,不待将迎而寿,不待五谷而食,不待缯纩而衣,不待舟车而行。其道自然,非圣人之所通也。”

(二)禹之治水土也,迷而失途,谬之一国。滨北海之北,不知距齐州几千万里,其国名曰终北,不知际畔之所齐限。无风雨霜露,不生鸟兽、虫鱼、草木之类。 四方悉平,周以乔陟。当国之中有山,山名壶领,状若甔甀。顶有口,状若员环,名曰滋穴。有水涌出,名曰神瀵,臭过兰椒,味过醪醴。一源分为四埒,注于山下。经营一国,亡不悉遍。土气和,亡札厉。人性婉而从物,不竞不争。柔心而弱骨,不骄不忌;长幼侪居,不君不臣;男女杂游,不媒不聘;缘水而居,不耕不稼。土气温适,不织不衣;百年而死,不夭不病。其民孳阜亡数,有喜乐,亡衰老哀苦。其俗好声,相携而迭谣,终日不辍者。饥惓则饮神瀵,力志和平。过则醉,经旬乃醒。沐浴神瀵,肤色脂泽,香气经旬乃歇。周穆王北游过其国,三年忘归。既反周室,慕其国,恦然自失。不进酒肉,不召嫔御者,数月乃复。管仲勉齐桓公因游辽口,俱之其国。几克举,隰朋谏曰:“君舍齐国之广,人民之众,山川之观,殖物之阜,礼义之盛,章服之美;妖靡盈庭,忠良满朝。肆咤则徒卒百万,视撝则诸侯从命,亦奚羡于彼而弃齐国之社稷,从戎夷之国乎?此仲父之耄,奈何从之?”桓公乃止,以隰朋之言告管仲。仲曰:“此固非朋之所及也。臣恐彼国之不可知之也。齐国之富奚恋?隰朋之言奚顾?”

(三)南国之人祝发而裸;北国之人曷巾而裘;中国之人冠冕而裳。九土所资,或农或商,或田或渔,如冬裘夏葛,水舟陆车,默而得之,性而成之。越之东有辄沐之国,其长子生,则鲜而食之,谓之宜弟。其大父死,负其大母而弃之,曰:“鬼妻不可以同居处。”楚之南有炎(啖)人之国,其亲戚死,剐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成为孝子。秦之西有仪渠之国者,其亲戚死。聚柴积而焚之。燻则烟上,谓之登遐,然后成为孝子。此上以为政,下以为俗。而未足为异也。

(四)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语译】

(一)大禹说:“六合(上下四方)之间,四海之内的人民万物,需要有日月的照射,星辰的司理营运。四季规范他们的时间推移,由太岁来掌管一年吉凶。万物都是由神灵所造化,所以各有不同形状,有的短命,有的长寿(都由神灵掌管),这些只有圣人才能通晓它的道理。”夏革说:“不然不然,天地之中,有的是那不必等待神灵来造化,早就生成存在的,不需要依靠阴阳磨合就有形的,没有日月照射一样能发出光明,有那些不被杀戮自己就夭折的,不经过养生锻炼就自然长寿的,食物并不依赖五谷,穿衣并不需要麻布丝绸,出行并不必依赖舟船车辆。这个道理就是自然而然,并不是圣人就能通晓的。”

(二)大禹治理水土的时候,迷失了路途,就阴差阳错误地走进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在北海的北岸,距离中国不知道有几千万里,国名叫做:终北。国土很大,没有边界的限制。它那里没有风雨霜露,也不出产鸟兽虫鱼,没有草木生长。四境都很平坦,周围边境都是重重的高山。在国土的中央有一座山,名叫:壶领,形状好像瓦罐子,山顶上有开口处,很像个圆环,名叫:滋穴。从圆环中有水涌流出来,名叫:神瀵。它的香味超过兰椒,甘味胜过美酒,从一个口子涌出,分成四股,流注于山下,纵横灌溉全国,无处不到。国土气候温和,没有流行疫病。人民性情柔和,体顺自然,不竞赛,不争夺。心思缓和,骨格柔软,不逞骄傲,不生嫉妒。老少在一起居住,没有君主,没有臣属。男女在一处玩耍,没有做媒的,也没有聘娶的婚姻制度。大家在水边住家,不需要耕种,也不需要收割。土地气候适宜,不需要纺织,也不需要穿衣服。活到百岁才死去,没有短命的,也没有生病的。人民繁殖兴旺,只有喜乐,没有衰弱,老病,悲哀,痛苦。他们的风俗喜爱音乐,大家拉着手,轮流唱歌,整天歌声没有中断。饥饿、疲倦时,就喝“神瀵”,使心身平和。如果喝得太多,就会沉醉,要过十天才会醒转过来。他们用“神瀵”沐浴,可使皮肤柔滑光泽,香气要过十天才能散去。周穆王到北方游历,经过终北国,在那里住了三年,忘记了回家。后来不得已回国,始终念念不忘那个国家,迷惘得像失去了自己,不吃酒肉,不近嫔妃,过了好几个月才复原。管仲劝齐桓公,乘巡视辽口之便,一起到终北国去。到了几乎要走的时候,隰朋进谏说:“君侯舍弃广大的齐国,众多的人民,美丽的山川,丰富的物产,盛大的礼仪,华美的服饰,充满宫廷的美女艳妇,充满朝堂的忠臣良将,怒吼一声就有百万士卒听从调遣,用眼睛示意就有诸侯赶来效命。可您何必羡慕那样的一个地方,情愿抛弃社稷,到戎狄外夷的国家去呢?这是仲父年迈昏聩的糊涂说话,怎么可以听从呢?”齐桓公听劝就不去了,便把隰朋所说的话告诉管仲。管仲说:“这就不是隰朋的知识智慧所能明白达到的层次了。臣只恐怕我们到达不了那个国家呀!(如果真能够到得了那里)这齐国的区区富庶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呢?隰朋的说法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呢?”

(三)南方国家的人民,剃了头发,赤裸着身体;北方国家的人民,用头巾束发,穿着皮衣裘氅。中国的人民,头戴各式的帽冠,身穿上衣下裳。有九州土地出产作为生活资料,有的农耕,有的经商,有的狩猎,有的捕鱼,就好像他们冬天穿皮裘,夏天穿葛衣,水上行船,陆地坐车一样的从静默自然中去适应环境,养成个性。越国以东,有个辄沐国,他们生出了第一个儿子,就把他分解吃掉,认为这样可以带来更多的弟弟。祖父死了,就背着祖母把她丢弃在外边,说:鬼的妻子是不能一同居住的。楚国以南,有个吃人的国家,他们的亲人死了,就把死人的肉剐出来吃掉,吃不完的就丢掉。然后把骨头埋葬,如此才称为:孝子。秦国以西,有个仪渠国,他们把亲人的死尸放在积木上焚烧,看到烟上升,就说他们升天了,然后成为孝子。由上述事件看,在上面的把那些当政策,在下面的就把来蔚成风俗,那些事件的发生并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四)孔子到东方游玩,见到两个孩子在辩论斗嘴。就问他们为什么。一个小孩说:“我认为太阳初升的时候,离我们比较近。等到太阳升到正午时,就离我们远些了。”另外一个小孩却认为日出的时候离得远,日到中午才比较近。头里那个小孩说:“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大得像车子上的顶盖,到了中午,就像个盘子大小。这不是因为远处的东西,看起来小些,近处的太阳看起来大些吗?”后面那个小孩说:“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清清凉凉的,到了中午,就烫的像开水一样。这不是说明靠近的比较热,离远了才觉得凉吗?”孔子不能决断谁是谁非。两个小孩笑着说:“谁说你是大有知识的人哪?”

【理解】

大禹代表着一类人们的见解,夏革代表着另一类人们的见解。

大禹相信:

第一、天地万物(包括人类)是神灵所造。这点不亚于犹太基督教的信仰,所以,“创造论”不是犹太基督教的专有。

第二、日、月,星辰对人生有照临的关系,现代西洋的解释是:磁场关系。譬如月圆时则海水高涨。人体内75%是水分,所以月亮的盈亏与人体的生理和情绪的高低有直接关系。从前,美国里根总统在位时,他的夫人南希,根据他的生辰八字,主导安排他的日程表。凡是出行必须配合星象。这是当时人所周知的“佳话”(里根当时,年纪高迈,以星象理由推辞许多非必要的应酬,特别是远程旅行,是个不得已的做法。)。德国的希特勒当年也非常迷信星辰,后来英国探知这个秘密,也用星辰来反制他。据说由此希特勒就一败涂地。西洋占星术是非常普遍的东西,每天新闻报纸里都有“今日运势”的占星专版。基督教因为相信一切主权掌管都在唯一的上帝手中,如果人们相信“星辰”才是掌管人生命运的主宰,无疑这是对上帝的夺权叛逆,因此严令禁止,甚至处以焚刑。不过教会的严禁,与占星的发展成正比例,无可奈何!

第三、四季就是春夏秋冬,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时推移不可混乱,是农业社会的铁则。

第四、太岁。这是中国独有的文化。中国从上古以来,就有对“木星(Jupiter)”的认识(比西方伽利略发现木星至少早两千年)。由于木星运行的轨道由西向东绕天运行一周是12年,黄道十二宫,木星每年逆行一宫,所以中国人将其称之为:岁星。用岁星的12次名称(专有名称从略)纪年,称为岁星纪年法。岁星运行到哪一次,就记为“岁在××”。如《国语·周语》说:“武王伐纣,岁在鹑火。”潘安仁(潘岳,字安仁,也称潘安)《西征赋》说:“岁次玄枵”等,用的都是岁星纪年法。同时认为:岁星是福星。但凡岁星照临的区域必定兴旺。如果战争,伐之不祥。譬如:前秦苻坚认为自己强大无比,要伐东晋,统一中国。刚好那年“岁星”在晋。大臣之中多献谏阻,说是对晋出兵不利。苻坚不信,坚决伐晋,认为衰弱至极的东晋一鼓可平。不想“肥水之战”,阴沟里翻了船,苻坚大败亏输,导致前秦灭亡。

但是因为木星运行并非恰好是12年一周天,而是11.8622年一周天,因此每过86年,岁星便发生一个超次现象。每一超次(就像阴历闰月,阳历闰年),岁星纪年便产生混乱,纪年便与实际天象不符,星度的计算也很困难,造成诸多不便。所以,这种纪年方法施行的时间较短,一般学者认为:只在春秋时代盛行一个较短的时期而已。

中国古人认为木星纪年的方法有两个不便:一是它“逆行”;二是它每86年就要超次(越过一宫),会造成混乱,在历法上不是上选。于是就人为的假设,造了一个“岁星制度”,用顺行十二宫的地支,子(肖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来纪年,叫做:太岁纪年。每十二年周而复始,用来纪年,非常方便。又有人把它弄得更复杂一点,在十二地支上面配上十个天干,如:甲子,乙丑,丙寅.....每六十年一轮转(相传中国从黄帝开始以干支纪年,直到如今,历史特别悠久。)。这个干支纪年,不只是纪年,也用来纪月,纪日,纪时,用处很多。不过仅就“太岁”来说,却以十二地支为主。譬如,某人在子年生,属老鼠,再逢子年,就是十二岁,非常明了。不过再逢子年的时候,那一年叫做:太岁当头。一般认为是一个低潮,这一年里可能有灾病,许多不顺心的事(可能是从经验统计得来的说法)。最厉害的是,一个花甲子,是六十岁。譬如甲子年生人,再逢甲子年,就是一个花甲子,六十岁。这一年很难过。由于每十二年就要有一次“太岁当头”,谁都不可避免。因此就有人想出个取巧的办法来,打不过你就投降,于是就设法去拜“太岁爷”,百般讨好它,希望能躲过灾殃。当然这种自私迷信的做法是没有效果的。明白人就说:迷信作为只会越搞越乱,越弄越衰,唯有积德,做好事,才能逢凶化吉。从心理学来看,拜太岁只能给自己增加压力与紧张。不管怎么说,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对“太岁”敬畏有加。所以在这里列子说:“要之以太岁”,需要加以特别说明。

第五、以上这些道理,大禹一类的人认为:这是只有圣人才能通晓的道理。意思是说,对这一类的说法,如圣如神,都应该非常尊重。事实上,世界上有一类的人们,非常相信这些说法,是不争的现象。

夏革反对以上大禹那类人的说法,他反驳说:

第一、天地之中,有的是那不等待神灵来造化,早就生成存在的。

以《创世纪》来说,这是世界上主张“创造论”最主要的根据。在上帝创造了人之后,亚当和夏娃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叫:该隐;小的叫:亚伯。该隐是从事农耕的;亚伯是畜牧者的祖先。到了献祭的时候,他两人都把他们最好的产品向上帝献祭。偏偏那上帝是个偏心之人,闻着,吃着亚伯的“烧烤”,很满意,就直夸奖亚伯。对该隐则不理不睬,这使该隐非常不平,气冲上来,杀不到上帝,就把亚伯杀了。上帝不检讨自己,反倒把责任全推到该隐的头上,要惩罚该隐,却又不把他判死刑抵罪。以致该隐逃跑到远东方(上帝也不能制止他的逃亡),大概是个上帝够不着的地方。在那里娶了当地的女子,繁衍后代,便是后来的人类。这个故事的矛盾是:该隐娶的妻子。可见在上帝造人在伊甸园之先,别的地方早就已经有了人类。有神学专家辩解说:该隐逃走的时候,必定是把一个或多个妹妹带走了。他的后代都是乱伦生的。这种说法就证明犹太人乱伦是名正言顺的,现代很多人都羞于启口。如果这是事实,近亲结婚,其生不繁。人类应该早就绝灭了。后来当人类犯罪作恶,到了极点,上帝就后悔造人在地上,于是发动洪水,把所有的人类都淹死了,除掉诺亚一家八口。他们在水退了之后,自相繁衍(公开乱伦),人类又普及了全世界,直到如今。古代曾有过大水,有不少民族都有大水的故事流传。中国也有大禹治水的故事,却完全与诺亚搭不上关系。中国本来就有人,也并没有因大水都死光了。《创世纪》的诺亚故事是上帝再创造人类,即使犹太人认为:诺亚是人类的始祖,其实是管窥蠡测,至少不包括中国人在内。同理,伊甸园里的那一家,也并不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家人类。

第二、不需要依靠阴阳磨合就有形的,没有日月照射一样能发出光明,有那不被杀戮自己就夭折的,不经过养生锻炼就自然长寿的,食物并不依赖五谷,穿衣并不需要麻布丝绸,出行并不必依赖舟船车辆。

上面一连串的反驳阴阳,日、月、星辰,太岁是人生的掌管者。同时,人类自己能使用火把,灯烛,现代的电力发光照明,并不需专门依靠日月来照明。人生命长短,不是神灵的定规,不是国家的刑罚和战争才是令人短命夭折的唯一原因。人的长寿更不完全是靠自己的修炼得来。人类并不都非吃“五谷”不可,有的游猎民族只吃肉食,一样活着。其他,不是世界所有的人穿衣都像中国人一样,都穿麻布丝绸。出门也不是专靠舟船车辆,交通工具也是多样的,不胜枚举。

第三、以上的道理就是自然而然,并不是圣人就能通晓的。

大禹只能代表一部分的人类,他们的观点是那样的,是自以为这种看法是对的,是:圣人(神灵)的话语,必须无条件听从的,其实,都是自相矛盾,破绽百出的迷信。这段书的特点是:夏革是一位古时候非常超前的现代科学家,列子介绍他的理论,并做了比较性探讨,在现代二十一世纪来看,这些理论真是太难能可贵了。中国的古人头脑太清楚了。万物,人类活在地上,其实都是自然而然罢了。然而,大禹一类的人们,他们所相信的,过去有人在,现在有人在,将来还是有人相信,不过一定会越过越少,但不能绝对排除。他们的存在,也包括在“自然而然”之中了。

(二)大禹因为失迷了路途,来到了“终北国”。周穆王因为到北方游历,进入了“终北国”。齐桓公想去,却没有去成。隰朋说了种种理由,劝阻齐桓公去“终北国”,管仲认为:隰朋的智识短浅,或没有善缘。如果“终北国”可以让你去的话,真不知道是何等的福气,只恐怕是缘分太浅,到不了那里。如果真的去得到那里,齐国的区区富庶,就不值一提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这个“终北国”可能是当时的“理想国”。在本段文字里,重点是:缘分不到是去不成的,连大智若管仲也随着齐桓公放弃了想头。

犹太人在埃及沦为奴隶四百年,痛苦不堪,就一心向往一个“流奶与蜜”的理想国(The promised land)。说是上帝当初允许过老祖宗亚伯拉罕的土地。实际上,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那个所谓的理想国,却是又小,又贫瘠的土地,并且被围绕在阿拉伯诸国之中,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所多玛,蛾摩拉两城的地方。这两个城因为盛行同性恋的缘故,被上帝从天上降火,全烧掉了(以此作为反同性恋的教义)。犹太人在世界上像皮球一样,在列国之中,被踢来踢去(参看《旧约》的《约伯记》,是上帝对犹太人的惩罚。),两千多年流离失所。直到二战之后,犹太人鉴于没有祖国的痛苦,于是凑足了银钱,买回来现在所谓“以色列国家”的那块土地。由于阿拉伯人不承认它有立国权,于是打得死去活来,以色列人也没有过过一天平安的日子。

历史里又有一种说法,真正犹太人的理想国是在东边亚洲的凯西米亚。犹太“理想国”的特征是:那里境内中间,有一座高山,山顶上有一个湖(水在上,地在下。),湖水灌溉四方,气候温暖,草木繁殖。牛羊制造出的奶,蜜蜂制造出的蜜,丰盛养人(不完全依靠耕稼生活)。于是摩西带了一批犹太人“失踪”了(大部分犹太人由约书亚带领进入迦南地,就是他们以为是上帝所赐的“理想国”。),历史叫做犹太的“失踪部族”(lost tribe)。后来发现了犹太人的“失踪部族”,原来是秘密地向东跑到了凯西米亚,落户在那里。摩西的手杖,至今还供奉在那里。当然,凯西米亚从目前事实上看来,战争连年不绝,也不算是什么“理想国”。不过,阿富汗本是一个非常美丽,富庶的地方。

还有更重要的事,也与凯西米亚有关。据考证:耶稣被钉十字架后,不到两个时辰就被取了下来。按罗马法律,钉十字架的巨恶凶犯是不准取下来的,要他们在十字架上慢慢受罪,至少要折磨三天才能死去,身上的肉和内脏被野兽吃光,剩下的骨头,可以取下丢在地上,让人践踏,所以那地方的地名叫:髑髅地。耶稣因犹太富人议员约瑟(他是耶稣的秘密弟子),用重贿,在罗马酷吏巡抚比拉多那里求得了耶稣的身体,诈称耶稣已死(两个时辰是不可能死的,即使死了,按照法律也不可以取下尸体。),用药物包扎,温车送到法兰西调养。痊愈以后,耶稣秘密返回犹太地,秘密召集门徒,自称从死里复活了。一时人心大振,人都不怕死,因为相信耶稣已经复活,任何人即使被杀,也能复活,于是什么都不怕,造起反来。罗马把他们捉来喂狮子,还是不怕。耶稣在土山上“显圣”,藉着云层低暗,他悄悄退走,旁边的人说是:他驾云升天了。他悄悄逃到凯西米亚,波斯王对他很礼遇,给养他的生活起居,并准许他演讲授徒。在那里耶稣娶妻生子,后代繁衍至今。

所以,亚洲的凯西米亚才是犹太人的“真正理想国”。犹太美国要拥有阿富汗,巴基斯坦,都与“理想国”有关,都是有其历史和思想背景的。为了追寻“理想国”,犹太人是不讲缘分不缘分的,就是一味蛮求,打得个稀里花烂,要是发现不对,就再打过!现今犹太大佬的“理想国”“避难所”是“喜马拉雅山区”,因此,西藏是他们的在所“必得”。

·古代除了庄子描写过“华胥氏之国”外,后世就是陶潜所写“桃花源记”里的“世外桃源”,最脍炙人口。不过大家都是读它的“票面价值”,忽略了故事背后的实情,把“世外桃源”当成空想的“理想国”。最近2008年11月10日,上海网站有一篇大文,分析《桃花源记》很有见地,可惜不知道作者是谁?这位作者是位大有才学的人物。不忍掩瑜,兹将这篇大文转载于后: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取人之处,即在于它真真假假地描写了一个叫做“世外桃源”的地方。其实,在陶渊明所生活的东晋末期到刘宋初期,类似“桃花源”那样的地方,是有很多原型的。

东晋时,中原混战,世家大族及作为其家产的农奴纷纷南下,在江南圈地,建立新庄园。晋皇族司马氏在南方推举司马睿建立东晋以后,皇帝手里一没有大军,二没有钱粮,三没有人才,所以,只好与士族门第“共天下”。东晋皇室在立国的100多年中,一直想实现自专的军队和赋税系统,但是又一直遭到来自士族势力的掣肘。这就给老百姓提供了开辟“乐土”的空间和必要。

西汉末年开始,很多中原百姓成群结伙,逃进南方的深山老林。现在看东汉末的人口资料,常看到“人口锐减”这个词,其实这些“锐减”的人口,多数不是死亡,而是跑路了。跑到哪里去了呢?比较多的是去巴蜀、荆州、瓯越、武夷等这几个方向。他们到达南方后,多选择闭塞、险要的山林深处,开辟平地而居。其中发展得比较大的聚落,以乡党为核心,选出首领,称为坞主。坞主选精壮组成私人武装,在聚落周围修筑壁垒,这就形成了坞壁或坞堡。其结局,或是被朝廷招安,或是被贵族武装攻灭,或是继续独立,成为土豪。

晋宋时,皇帝从贵族那里得不到钱粮人力,所以对佃民的征求徭税都非常重。史载,当时贫者不复堪命,很多逃亡入“蛮”,成了山民甚至山越。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的主角渔夫从武陵的某个小渔汊子出发了。为什么武陵渔夫要驾船“缘溪行”,往上游的深山老林里去呢?小河沟才被叫做“溪”。渔人捕鱼,不往水阔鱼多的地方去,而要顺着小河沟逆流而上?他肯定是在溪水里发现了异常——当时的朝廷,对于逃户聚落是悬赏诛求的,渔夫到上游去冒险,当然有目的。

桃花源的入口在什么地方呢?在一处不显眼的山洞洞口,洞外还有一条可走船的溪水。这就有意思了:如果桃花源里的居民真的一直与外界“塞绝”,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用巨石把“极狭才通人”的洞口封死?很显然,桃花源里的居民,跟外界一直是有交通和往来的,甚至可能有买卖。

渔夫眼中的桃花源里又是什么情景呢?陶渊明特意强调了一句:“男女衣着,悉如外人。”这里边的人,穿着竟和外边一样! 如果陶渊明真要把桃源塑造成一个脱离王道的乐土,那他为什么还要用心强调这个细节呢?

接下来几天,村民轮流请他到自己家里招待,可以推测,就在同时,桃源里的头领们一定在讨论:这个鬼头鬼脑的家伙是不是官府派来的探子,有没有必要干掉他。过了几天,没什么动静,大家怕渔夫的家属把他失踪的事告官,于是才把他放还了,但临走时还是向他申明:“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个渔夫一脱离险境,马上原形毕露:“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此处全用短句,以强调渔夫行动的迅速、坚决。他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官府,由此也可以反证前文关于渔人“缘溪行”别有用心的文字。

太守非常重视此事,“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马上就派人出发了,可是一回去渔夫就发现:自己的记号已经被破坏了,去桃源的路被隔绝。——一定是渔夫从洞口出来,背后就有人跟着他,见到记号就给破坏掉了。

最后提到的南阳刘子骥,是个名声不错的人,听说这个案子,准备前往探险,还没找出什么成果呢,不久便生病死了,所以,“后遂无问津者”,那往后就没有提出去找桃花源的人了。

奇怪,为什么刘先生死了,应该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完成他未竟的遗愿,加倍地去寻找这块世外桃源才对啊?原来,刘子骥是有身份的人,他的探险队不比渔夫那样单枪匹马,所以,要是他找到桃花源,那里边的人恐怕就要在劫难逃了。所以,很有可能,这位多事的刘先生不是善终,这里也许是作者加的一个隐语。

为什么桃源中的人要除掉他?渔夫和刘子骥的背后就是官府,官府到来就意味着苛政,苛政猛于虎也,杀他就意味着打虎!在当时,常有这样的失踪案例,某个“采樵深入无穷山”的探子,往往突然就失踪了,原因正在这里。

可见,《桃花源记》并不是“塑造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而是要记述一个社会现实:晋末,大量人口苦于赋税徭役,成团躲起来,在地下社会里生活。最终,东晋朝廷的基础日益衰微,终于被门阀士族赶下台。 (本文来源:新闻午报 )】

(三)列子在这段书中,除了描写世界各地民族不同的风俗习惯,不同的思想与道德观念以外,就是想要大家放开思想,扩大眼界,不要固步自封,不要心存歧视。同时,告诉大家,在这个世界上要和平相处的话,就得尊重别人的文化。不能用一己之见,以一概全。凡是风俗习惯,在上面的把那些当政策,在下面的就把来蔚成风俗,那些事件的发生并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现代,人类有两件事是破天荒的:

其一、是“人造人”。“人造人”有两种,一是:Robot电脑机器人。它的构造一直在进步中,现在制造汽车,很多部分都是由机器人在操作。连医院开刀动手术,都用机器人。机器人的手术技术比真人更准确。

第二种“人造人”是Clone克隆。又叫:无性繁殖。也就是对动物或人类的复制。目前动物的复制已经非常成功,而人类的复制其实也非常成功。由于犹太基督教会,认为,如果人可以造人,就是剥夺了神造人的特权。为了维护神权,尽一切可能的政治力量予以阻止。事实上,这种阻止的力量可能越来越小,不久终于实现“人造人”的事实。。姑不论其后果如何?这件事把神灵和灵魂之说彻底打破了。

其二、是同性结婚。很多人都认为:自开天辟地以来,结婚都是限于一男一女。如今“阴阳反背”盛行,世界各国,相继通过法律,承认“同性结婚”为合法。有许多活在过去观念中的人,一时转不过弯来,提出反对。例如今年(2008)十一月,美国加州人民通过“反同性结婚”法条,引起几乎全世界的躁动,纷纷游行示威,不把这个发条除去誓不罢休。不过这件事也像列子所说,不是什么稀奇。上面政客们以此为政策(包括赞成与反对两派),下面人民一次为风俗。

中国除了陈文帝要封他的部将韩子高为男皇后,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以外,近代如,大清的时代,毕秋帆中状元,以后做巡抚封疆大臣,他的夫人就是:当年的“红颜知己”李桂官,非常有名气的男旦角演员。当时的文人墨客写了许多文章和诗歌,歌颂毕、李情缘的“艳丽神圣”。家喻户晓的郑板桥,在他被人陷害,告他贪污去职的时候,他有三条驴。一条驴载他自己,一条驴载他的书籍,另一条驴载着他的男夫人。在摘他印的官员面前,缓缓离去,表示自己清廉,也一时传为佳话。关于郑燮的佳话极多,是中国人一向崇敬的人物。在现今“同性结婚”的浪潮中,有些人认为是天翻地覆了,其实,还是中国人领先的。何必大惊小怪? 又何必势不两立,大打出手呢!

(四)太阳离地球远近的问题,当时两个小孩子的争论,号称知识广泛的孔子,也没有办法解答。

其实,地球离太阳,最近最远,也差不了0.017的椭圆率,就是没有多大差异,绝对是肉眼分辨不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早上看起来大些,中午看起来小些?早上的太阳没有那么热,中午就滚烫?解释并不难,因为早上太阳是折射,空气比较稀薄,而且经过一夜冷却的地面空气还很凉,所以,视觉、感觉上,太阳比较大,温度也不高。到了中午,由于晒了很久,地面热度增高,天空的光线特别明亮,显得太阳小了些,也热了些。太阳本身没有多大变化,距离也没有多大差异,只不过是人的视觉和感觉在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反映不同罢了。

现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似乎没有人有妥善的解说。最近加拿大学者,发现了一些小型的“恐龙蛋化石”。经过研究比较,认为:和鸟类很相像。就发表论文,说:这是恐龙进化成鸟类的证据,并且解决了先有蛋的问题。其实仅凭这点“证据”,实在说明不了什么。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还是没有解决?不过,希望终有一日,人类会把许多问题搞得清楚。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