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五讲(之一)
天地无穷
万物齐一

【汤问篇第五】

汤问篇的篇名,取自“殷汤问夏革”,并不代表全篇文字的意义。就本篇的内容来看,是比较轻松的一篇,内中不少地方掺杂一些神话,在那个时代,对于某些事物的解释,也许就是那样的习惯。既不能亲眼得见,只好凭幻想,推测的“想当然耳”的fiction文字来做解释,譬如现代人对太空或别的星球或星球上的生物等,并不能有真正的认知,所以许多解释都是科幻小说的说法。现今的我们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深责古人。其实我们现在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后人可能把它们当成笑话也不一定。本篇由于那些“神话”,冲淡了不少严肃气氛。虽然如此,文章中还是郑重提出了不少重要的命题。大致归类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里面提出了许多头绪,似乎非常复杂,其实最主要的重点只有两个:其一、谈物质世界的领域与内含,对超物质世界(假使真有灵界的话?),认为也是一种“不可知的境界”,既然是不可知,因之更是不可言,也更没有言之必要。其二、物质世界的多种多样,似乎物与物之间很有差异性,其实,它们形气有异,本性是均等的。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这部分主要讲:唯物论。

第二部分:说明“愚公”移山的种种理论,以及它的可行性。夸父逐日的不可行性。这部分讲辩证法。

第三部分:讨论“自然”与“人为”,认为社会里虽然也可能有所谓繁华富贵权力,但其副作用却造成人间地狱。文中突显向往自然而然的和谐社会。

第四部分:均平。均衡是宇宙的至理,懂得这个道理,就能以轻制重,以弱胜强。人世间的和谐,在于人心理的平衡,如果人人都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一下,就必能天下太平。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娈,必然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部分讲:社会主义。

第五部分:音乐,就是调和五音。音乐的道理在于调和人情,人情和谐,天地万物也就和谐。春夏秋冬各个依序呈现,弹琴,天地的道理就在手指之间,这与现代的电脑键盘相通,整个宇宙不过是在人的“手弄乾坤”的弹指之间。

第六部分:人的技艺,可以进步到极其精湛。“科技至上”的观念,不应该无限制的放纵。科技膨胀的现象和影响,就像“恐龙”的自我膨胀。也像钟摆一样,它有它自己的极限。智慧的人重视科技,但不依赖科技。

本篇文字,是既轻松,又实际的,下面分别详述见解。


第一部分:万物齐一

 

【原文】

(一)殷汤问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后之人将谓今之无物,可乎?”殷汤曰:“然则物无先后乎?”夏革曰:“物之终始,初无极已。始或为终,终或为始,恶知其纪?然自物之外,自事之先,朕所不知也。”

殷汤曰:“然则上下八方有极尽乎?”革曰:“不知也。”汤固问。革曰: “无则无极,有则有尽;朕何以知之?然无极之外复无无极,无尽之中复无无尽。 无极复无无极,无尽复无无尽。朕以是知其无极无尽也,而不知其有极有尽也。”

汤又问曰:“四海之外奚有?”革曰:“犹齐州也。”汤曰:“汝奚以实之?” 革曰:“朕东行至营,人民犹是也。问营之东,复犹营也。西行至豳,人民犹是也。问豳之西,复犹豳也。朕以是知四海、四荒、四极之不异是也。故大小相含,无穷极也。含万物者,亦如含天地。含万物也故不穷,含天地也故无极。朕亦焉知天地之表不有大天地者乎?亦吾所不知也。然则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

(二)汤又问:“物有巨细乎?有修短乎?有同异乎?”革曰:“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 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夕飞相往来者, 不可数焉。而五山之根无所连著,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焉。仙圣毒之,诉之于帝。帝恐流于西极,失群仙圣之居,乃命禺彊使巨鼇十五举首而戴之。迭为三番,六万岁一交焉。五山始峙而不动。而龙伯之国有大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员峤二山流于北极,沈于大海,仙圣之播迁者巨亿计。帝凭怒,侵减龙伯之国使阨。侵小龙伯之民使短。至伏羲神农时,其国人犹数十丈。

从中州以东四十万里得憔侥国,人长一尺五寸。东北极有人名曰诤人,长九寸。

荆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朽壤之上有菌芝者,生于朝,死于晦。春夏之月有蠓蚋者,因雨而生,见阳而死。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世岂知有此物哉?大禹行而见之,伯益知而名之,夷坚闻而志之。

江浦之间生麽虫,其名曰焦螟,群飞而集于蚊睫,弗相触也。栖宿去来,蚊弗觉也。离朱子羽方昼拭眦扬眉而望之,弗见其形;虒俞师旷方夜擿耳俯首而听之,弗闻其声。唯黄帝与容成子居空峒之上,同斋三月,心死形废;徐以神视,块然见之,若嵩山之阿;徐以气听,砰然闻之,若雷霆之声。

吴楚之国有大木焉,其名为櫾,碧树而冬生,实丹而味酸。食其皮汁,已愤厥之疾。齐州珍之,渡淮而北而化为枳焉。鸲鹆不逾济,貉逾汶则死矣。地气然也。虽然,形气异也,性钧已,无相易已。生皆全已,分皆足已。吾何以识其巨细?何以识其修短?何以识其同异哉?”

【语译】

殷汤问夏革,说:“上古之前,有东西(物质)存在吗?”夏革说:“如果上古之前没有东西存在,那现在又怎么会有东西存在呢?如果以后的人们说现在没有东西存在,可以吗?”殷汤说:“那么,东西存在是不是不分先后的呢?”夏革说:“但凡物质都有终结,有开始。宇宙的最初,本是无穷,没有极尽的。一个东西(物质)的开始可能就是的另一个东西的终结;一个东西的终结,有可能就是另一个东西的开始。谁又能知道它们的极点呢?然而,如果超越物质以外,在物质始终的循环之先,还有什么?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殷汤说:“那么,上下,八方有边际,有尽头吗?”革说:“不知道”。汤坚持地继续问,革答道:“上下八方,本是虚无的,应该是没有边际和尽头。如果它是实有的话,就会有边际和尽头了。我为什么能知道这样呢?因为虚无的没有边际之外,是不可能有边际的;没有尽头的里面也不可能有尽头。由无边际再进到更无边际,由无尽头进到更无尽头。因此,我知道它没有边际和没有尽头,而不知道它有边际和有尽头。”

汤又问:“四海之外还有什么?”革说:“就像中国一样。”汤说:“您怎么能证实呢?”革说:“我向东到营州,那里的人民和中国一样。再问营州的东边,他们又和营州一样。我朝西到豳州,那里的人民还是一样。再问豳州以西的地方,也和豳州一样。由于这个缘故,我知道了四海,四荒,四极之外,与中国并没有不相同。所以,大空间与小空间互相包含,没有穷尽。天地包含万物,而穹苍包含天地。包含万物的没有穷尽;包含天地的也没有边际。我又怎么能知道天地之外 ,不会再有更大的天地呢?同时也是我所不能得知的。然而,天地也是物质,物质就有不完全的地方,所以,从前女娲氏,曾练五色的石头去修补天的缺陷;砍断了大鼇的脚腿,去支撑地的四边。后来,共工氏与颛顼互相争夺帝位,大怒的时候,头碰到了不周山,把天的柱子折断了,把地的经纬陷落了,于是天的西北方倾斜,日月和星辰都聚在那里;地的东南方塌陷,所以河川的大小水流都归注到那里。”

(二)汤又问:“物质有大小吗?有长短吗?有相同和差异吗?”革说:“在渤海的东方,不知道有几亿万里的地方,有一个极大的深渊,实在好像无底的大山谷,深到好像没有底,名字叫做:归墟。地上各处的流水,天上降下的雨水,一概都流注在那里。那里的水量,既不会增多,也不曾减少。渤海之上有五座山:一是岱舆,二是员峤,三是方壶,四是瀛洲,五十蓬莱。每座山的高度周围都是三万里,山顶的平坦处有九千里。山与山之间相隔七万里,彼此相邻。山上的亭台楼阁都是金玉造成,禽兽都是纯洁素白的颜色。树木也是珠玉生成,繁衍茂盛,上面的花朵果实都很有滋味,吃了可以祛老不死。住在山上的都是仙人圣人的种类,早晚都飞来飞去,人数都多到数不过来。可是,五座山的根基都没有和海底连接,随着海潮波浪来往播荡,一时都不得稳固。仙人和圣人们都很忧虑这件事,就去告诉上帝。上帝恐怕这些山被漂流到西边去,让仙人和圣人们失去他们的居所,就命令禺彊,使用十五只大鼇,抬头托住大山。三只大鼇一个梯队,六万年交替一次。于是,无座山就稳固不飘动了。有个龙伯国的巨人,举起脚,没走几步就来到了五座山的地方。一次钓起了六只大鼇,全数背回国去,烧灼大鼇的甲骨来占卜。于是岱舆。员峤两山,漂失到北方,沉入大海。仙人和圣人们因而迁居的有好几亿人。上帝知道了,非常震怒,就逐渐削灭龙伯国,逐渐使龙伯国的人身长缩短。到伏羲、神农的时代,龙伯国的人身长还有数十丈高。

从中国以东(西)四十万里,有个僬侥国,那里的人才一尺五寸高。东北边有种人,叫做峥人,身高只有九寸。

楚国南方,有种树,叫:冥灵树,以五百年为春,五百年为秋。上古有大椿树,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腐烂的土壤上长着一种菌类,早上生出,晚上就死掉了。春夏之际,有一种果蝇,下雨时出生,一见到太阳就死。终北国以北,有个溟海,就是:天池。里面有种鱼,它的宽度有几千里,,长度也相等,他的名字佳作:鲲。有种鸟,叫做:鹏。它的翅膀大得好像遮住大半片天的云,身体也差不多大。一般世人哪里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只有大禹曾经见到过,伯益听说了就给它们起了名字,夷坚就把这事记载了下来。

江浦一带地方 生出一种极小的小虫,名字叫做焦冥,成群的飞集在蚊虫的睫毛上面。它们彼此之间有宽余的地方,彼此身体都不会相碰接触到。它们住在蚊虫的睫毛上,来来往往,蚊虫也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即使是离朱,子羽(古代眼睛视力最明亮、最厉害的人)在大白天,擦着眼睛,抬眉睁大了眼睛去看,也看不到它们的形体。即使让虒俞、师旷(古代听觉最灵敏的人)在夜半人静,挖着耳朵,低下头去听,也听不到它们的飞声。只有黄帝和容成子在崆峒山上,斋戒三个月,心同死灰,形同槁木,然后用心神慢慢的去看焦冥像庞然大物一样,被他们看见了,就像嵩山的脊背那么大。又静静用心气去听,砰砰然听到了,就像打雷的声音。

吴楚之间有种大树,名字叫:柚。,碧绿的树叶,却在冬天生长。它的果实是红色的,味道很酸。抽饮它皮中的汁液,可以治愈哮喘。中国北方的人们,都很珍视它。可是,一把它移种在淮水以北,它就变成枳了。鸲鹆这种鸟,不能飞过济水;貉一过了汶水就死。这都是地理环境使然。虽然它们形体有所差异,可本性均等,并没有什么不同。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我怎么能识别它们的大小呢?我怎么能识别它们的长短呢?我又怎么能识别它们的异同呢?

【理解】

·“汤问”是由殷汤提出几个问题,夏革逐一回答。表面看上去都很平易,其实是在澄清人世间极其重大的观念问题。这段书的见解,立场都是非常严正的。

第一、就是讨论宇宙的起源和本质问题。我们现在的是物的世界,已经不知存在了几亿万年了。按理说,它总有个起头的时候,就是:古初,太初,也就是最古最古的起始。那么,在这个“起始”之前,是个什么光景?还有个“什么”没有?这个问题是古今中外人们一直想弄清楚的问题,可好像一直就弄不怎么清楚。就因为不能弄得很清楚,于是就各凭想象,编造说法,人类就产生了许多严重的分歧。遇到极严重的时候,不仅是辩论纷争,亦且造成战乱流血,最终还是弄不清楚。历史就这样反复着!

犹太基督教有一本书,是摩西五经之一的《创世纪》,也是“圣经”的开宗明义的第一卷。《创世纪》的主旨是说:这个物质的宇宙是非物质的上帝所创造。耶稣说:上帝是个“灵”,你们要用心灵和诚实去拜它。“灵”(spirit,spiritual或spiritualism)。“灵”的特点就是非物质的(mater,material或materialism),他说:那只能杀死身体(物质的)的刀剑,你们不必怕它,你们的灵魂是刀剑杀不死的。什么是“物质”?简单地说:就是有形,有体,有像,有状的东西;什么是“灵”?就是无形,无体,无像,无状的一种虚幻。因此,“灵”是可以自有永有,自在永在的。“灵”既然不是物质,它就不受时、空的限制,这是可以理解的。

根据《创世纪》,上帝是怎么创造天地的呢?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天。....地上有了菜蔬树木果实,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三天。上帝说,要有日头管理白昼,月亮管理夜晚,于是就有了日月星辰,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四天。凡此,都是上帝“说”,就出现了“物质”的天地万物。第一天就有了“光”,而且有晚上和早上。第三天就有了菜蔬果实,有晚上有早上。而第四天才有了太阳。依据我们现代的常识,试问没有太阳,地球上怎么会有光?没有太阳地球上怎么能生出菜蔬果实?为什么把太阳放到第四天才造?没有太阳怎么会有晚上早上?这样的“科幻”小说,连基本常识都没有具备,居然被列为摩西五经之首,“圣经”的头卷。所以天主教对这个问题,两千年来的态度是:“存而不论”。

到了第六天,上帝造人了。他用地上的尘土,依照他自己的“形象”,捏出一个泥人,然后对他的鼻子吹了一口气,他就活了,名字叫做:亚当,是世界上第一个人,人类的共祖。后来因为亚当和各种野兽的性生活不配合,上帝很烦恼,就在他睡觉的时候,取出他一根肋骨,造成一个女人,于是亚当就“安”(从宀,从女,家中有了女人)了。上帝既然是个“灵”,怎么会有自己的“形体”?如果上帝既有形体,那么他也有物质的身体了。既有物质的身体,怎么能还是“灵”?而且上帝“说”,没有身体上的嘴巴,怎么说话?在《创世纪》里,上帝非常喜欢说话,不仅在空中说话,而且还到地上来“行走”并与人面对面说话。甚至还和雅各打架,打了一夜,不能取胜。还叫雅各改名字,叫:以色列,来纪念打架的事。以色列的意义,就是:“与上帝为敌”。诸如此类,上帝到底是“灵”呢?还是“物”?难怪天主教的神学家们没有办法给人满意的答复了。“灵”本不是物质的人之所能知,所能言。凭空编造臆测的故事自然破绽百出,也是可以理解的。

“灵”的观念和“物”的观念,都是从人的认知而来。人有五脏六腑和头脑,这就是人之所以能有认知能力的机能。根据《黄帝内经》,人的五脏和六腑,各司一定的精神机能。譬如,肝脏是思想,谋略的机关,人的“魂”居于肝脏,换句话说:人的思想和谋略,就是人的“魂”。人的感情(爱和恨、喜与憎),情绪是肺脏的功能,“魄”居于肺脏,换句话说:人的“魄”就是人的感情和情绪。人的思虑是脾脏的功能,意志是肾脏的功能,心脏是人的精神的总枢,人的“神明”居于心脏。此外勇敢是胆的功能(西洋人认为勇气是肠子gut的功能)。肝与胆是一个表里的一对,肺与大肠是表里的一对,脾与胃是表里的一对,肾与膀胱是表里的一对,小肠与微细血管是表里的一对。加上脑子的硬盘记录,贮备一切资料与记忆。整个人体,固有其各种机械性的协调运转,同时在运转中就产生人的一切“精神作用”,包括思想,感情,意志,甚至于直觉,神经系统让人有痛痒的知觉。人的精神作用与生理作用是不可分的功能。一旦人的身体的脏腑头脑或神经系统出了毛病,精神方面必定产生偏颇。人的身体脏腑停止活动,精神作用的功能也随之而停止活动。人死后一切精神现象也停止产生。譬如:琴能产生音乐,如果配合适当,琴能弹出绝妙的乐章。但是如果琴被焚毁了就再不能产生音乐。

人的身体有始有终,但可以藉着生育子孙而重复延续,以至于无穷。人生在世时,由身体所产生的精神作用,也可以由言语,文字(现代包括录音录像)的记录,传播后世,造成习俗,文化。至于人生在世时的行善作恶,根据宇宙因果规律,现世现报,无所逃形。这一认知是中国人固有的观念。

到了东汉明帝引进佛教以后,中国人的认知开始掺进了印度人的观念,逐渐认为:人的“精神作用”(神明魂魄)是可以单独存在的“灵魂”。人的物质身体死亡,精神的“灵魂”自己继续活着,永远存在。更有进者,那个“灵魂”可以选择另外一个身体,附进去再活一世,并且可以如法炮制,永远这样活下去。显示物质的身体不过是灵魂暂时使用的工具。这个暂时的工具也不一定是人的身体,也可能是猪狗畜生。是根据生前的行为善恶而派定。因此,今世的“我”,并非就是我,而是不知道什么别人(或猪狗)的灵魂在我里面支使我。“我”并没有独立的人格,而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灵魂”的暂时工具。那么,这个永远不必死的灵魂一团,最初是怎么形成的呢?印度人没有明确的交代。由什么人来掌管和公平安排这些“灵魂”的进进出出?也没有明确的交代。

犹太基督教,把人“灵魂”的源头放在上帝身上,就是亚当的鼻子里被上帝吹进去的“气”。人死了之后,他的“精神作用”仍旧凝成一团,代表肉身,接受上帝的审判。根据他生前的善恶,接受被安排在天堂享乐或地狱永远的痛苦的奖惩。这种理论的最大缺失是:“灵魂”既然没有身体,皮肉,脏腑,头脑,神经,就感觉不到人肉身的所谓苦乐(耶稣曾说连刀剑都无法杀伤的)。天堂地狱乐苦的奖惩,就无法自圆其说。最多不过还是依照现实活人的想象,所编造的幻象,用以自欺欺人。

在本段书中,对于上述论点,夏革非常肯定地说:但凡物质都有终结,有开始。宇宙的最初,本是无穷,没有极尽的。一个东西(物质)的开始可能就是的另一个东西的终结;一个东西的终结,有可能就是另一个东西的开始。谁又能知道它们的极点呢?然而,如果超越物质以外,在物质始终的循环之先,还有什么?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夏说非常平实,其中包括三点:

其一、根据物质不灭定律,和宇宙无限论,物质是有终结,有开始。但宇宙的最初,本是无穷,没有极尽的。最终也是没有极尽的。两头都是无极无尽的。因此,没有必要去问:天地万物之先,还有什么?

其二、一个东西(物质)的开始可能就是的另一个东西的终结;一个东西的终结,有可能就是另一个东西的开始。如此周而复始,这是他的:宇宙循环论。是物质的自在永在。

其三、如果超越物质以外,在物质始终的循环之先,还有什么?就不是任何人所能知道的了。假使真有,好像有的人主张,说:物质宇宙以外(或以上)还有一个“灵”界。“灵”既然是无形,无体,无像,无状,以我们属于物质,有物质感官的人类,始终无法明了“灵”到底是个什么?所以,夏革很诚实地说:这是我所无法知道的。我不能知道,就直接说:我不知道。我就不能凭我的想象,胡编乱造,说那个“灵”是怎么样怎么样来自欺欺人。

夏革所代表的是聪明人,实话实说。如果有人读了《列子》,也成为一个诚实的人,既不去自己瞎猜胡想,也不去轻信别人的胡编乱造,岂不是省了许多无谓的烦恼?

·第二、物质性天地宇宙是否有极限的问题?

夏革也还是用很诚实方法回答:没有。他说:

天地的上下八方,本是虚无的,应该是没有边际和尽头。如果它是实有的话,就会有边际和尽头了。我为什么能知道这样呢?因为虚无的没有边际之外,是不可能有边际的;没有尽头的里面也不可能有尽头。由无边际再进到更无边际,由无尽头进到更无尽头。因此,我知道它没有边际和没有尽头,而不知道它有边际和有尽头。他接着说:

所以,大空间与小空间互相包含,没有穷尽。天地包含万物,而穹苍包含天地。包含万物的没有穷尽;包含天地的也没有边际。我又怎么能知道天地之外 ,不会再有更大的天地呢?同时也是我所不能得知的。然而,天地也是物质,物质就有不完全的地方,所以,从前女娲氏,曾练五色的石头去修补天的缺陷;砍断了大鼇的脚腿,去支撑地的四边。后来,共工氏与颛顼互相争夺帝位,大怒的时候,头碰到了不周山,把天的柱子折断了,把地的经纬陷落了,于是天的西北方倾斜,日月和星辰都聚在那里;地的东南方塌陷,所以河川的大小水流都归注到那里。

夏革用后面一个故事,来证明:“天地是物质”,同时,凡是物质,就必受时、空的限制。因而,就必定有不完全的地方。所以,天还需要修补,地也会塌陷。故事是:共工氏头触不周山的传说。这个都分明是用以说明中国的地理形状,西北高,东南低而频临大海。之所以中国是这样的一个地形,无法改变。因为女娲曾经试过去补救,再加上共工氏的头一撞,便成了永远不能更改的事实。中国地理上的事实,就产生了“共工氏”的故事。

女娲氏与共工氏的故事,在很古的时代就流传了。列子很可能是用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来说明天地宇宙的物质性,由这个故事来附带说明:天地宇宙不是“灵”的,更不是由“灵”所产生,因为如果由“灵”产生的话,就应该是完善的,一个没有缺陷的。如果被造的东西有重大缺陷,就说明了创造者本身的不完善。列子的唯物主义(materialism)观是非常明显的。

·第三、物质有没有大小,长短,同异的问题?

夏革的回答是:

物质虽然由于地理环境使然,它们形体有所差异,可本性均等,并没有什么不同。生命本来都是完整的,有了分支差别,就更觉得它的充足。最后他用了三个问题来回答问题:

我怎么能识别它们的大小呢?我怎么能识别它们的长短呢?我又怎么能识别它们的异同呢?

在这里,夏革提出了“生命”的命题。这是说天地宇宙万物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整个宇宙是一个活着的物质群体。虽然它有许多分支或形体上的差别,不过它们都是齐一的,平等的,而且是均衡的。这个“万物齐一论”,是一个中国独有的伟大理论,是为万世开太平的根基。外洋的唯心主义(spiritualism)观念,后遗症就是歧视,矛盾严重对立。中国人家喻户晓的《白蛇传》白娘娘,白素贞的凄惨遭遇,和她连爱的自由都被无情地剥夺。故事的动人心弦,背后却是隐藏着的“佛”、“道”二家理论上的争辩。读者只能“谁的是?谁的非?你问一问心间”就能明白。

夏革采用了“五座山”的故事。五座山是传说中的海外五座大仙山,这个传说一直到秦始皇的时代还很兴盛,致使秦始皇情愿大破费,让徐福去探索仙山。其后很多年代,仍旧流传不衰。后世不少相信“神仙”的人们,都以《列子》里有这段故事的陈说,来支持他们的“神仙”存在论和人能经过某种服食修炼就可以成为“神仙”论。因此,我们有必要仔细思考列子写这段故事的原意。首先,列子在这大段书中的主旨和结论,都是谈“物质”主义思想,明显的,并没有宣扬“神灵”的任何企图。所以,对神仙的态度应该是否定的。那么,他为什么在回答“物质的大小、长短,异同”的问题时,首先插入一个“神仙故事”呢?如果我们认为:列子有宣扬“神仙”的意思,那么上面一切的思辨,都被他自己否定掉了。列子不可能这样糊涂!因此,必须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故事中:

(1)五座仙山上的神仙,有不止亿万的人数。他们的特点是不老不死,还能在五座仙山之间繁忙的飞来飞去。

(2)无座山的根基都不稳固,它们漂浮在海上,被潮汐水流冲击得很厉害,甚至随时都有飘走沉没的危险,住在上面的“神仙”们,对这个危急事实,一筹莫展,却去请求上帝搭救。上帝可怜他们流离失所,就暂时替他们解决了危急。

(3)龙伯国的巨人,无意地破坏了上帝的安排。致使两个仙山漂失沉没。大批亿万人计的“神仙”们紧急逃难。经过了这样的灾难后,只剩下三个仙山——方壶,瀛洲和蓬莱。后世有人怀疑这三座幸存的“仙山”,可能是指日本(称:东瀛),台湾(称:蓬莱),还有一个什么岛?事实上,日本和台湾都不是仙山。便宜了徐福,借机做了日本的“神武天皇”?

分析:

(1)五座山的“神仙”可以不老不死,是吃了那里生长的果实。他们除了会“飞”以外,似乎没有别的本事。而且更是无用,无能之辈。他们连救自己的命都不能够。连去稳固“仙山”浮动的能力都没有,还要去找上帝。而上帝的办法也很敷衍,只不过是个暂时性的解决方案。后来,龙伯国的巨人来无端侵略,毁掉两座“仙山”,仙人们既不能抵御巨人,也不能抢救“仙山”,任由两座山漂失沉没,他们却只会一窝蜂地逃难。他们所谓的“不死”,恐怕也不可靠,不然,他们为什么要逃难?

(2)对于这些山上的居民——神仙,故事没有说明他们的来历。他们应该是山上的土生居民,似乎并不是从中国大陆移民过去的人民,也不是在大陆修炼到什么程度,才够资格移民仙山的。再说,所谓仙圣,应该是非常难得的一种高超地位。这些山上的仙圣人数以亿万计,可见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他们飞来飞去(虫鸟也会飞)的范围只在五座山之间,似乎跟大陆人民没有什么关系。譬如,这些仙人神圣,并没有能力到大陆去普度众生,救拔苦难,或传授“仙术”。可能就因为是这样,大陆人民,除了对他们好奇外,可能就是抱着一种幻想,妄想。例如秦始皇要派大骗子徐福替他出使仙山,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这种所谓的仙山。即使找到了“仙山”,那上面的人,根本也不会是仙人。事实的确是这样!

(3)上帝答应“仙圣”的请求,帮助他们暂时稳固了“仙山”。而巨人突然出现,竟敢轻而易举地就破坏掉上帝的意旨和安排。可见上帝的权威也很有限。这个上帝,不知道是不是和《西游记》里的“玉皇大帝”同一个人,显得很窝囊。

因此,这个仙山,仙人的故事,即使在古代普遍存在,经列子这样一提,原形毕露。谁要是还相信“海外仙山”“仙人”,恐怕应该被列入愚夫愚妇的行列之中,因为他们做一个头脑清楚正常的人都有问题。秦始皇是个头脑有问题的人,且看他造那么多的泥巴人陪葬(现代人认为那有古董艺术价值),当时那种无意义的迷信与浪费,就知道他在倒行逆施,所以秦朝连二世都保不住。

本段《列子》不但没有宣扬“仙山”“仙人”,实在是在严厉扫除迷信!

此外,夏革说了一些关于物质大小,长短,异同的对比,旨在说明:天地间,物质虽然由于地理环境使然,它们形体有所差异,可本性均等,并没有什么不同。

更有一个重点:列子认为:作为天地宇宙万物,都是有生命的。而且它们的生命本来就是完整的。虽然它在不同的时、空里,有了分支差别,只不过是要使得人们更觉得它的充足而已。

物质的本身是有生命的,亦且没有极限,并不需要靠幻想的“神”“灵”赋予它生命!这是:列子的唯物论。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