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四讲(之三)
最高的旅游境界

【仲尼篇第四】

由于本篇书的开头两个字是:仲尼,习惯性的用作篇名。本篇虽然有说到孔子的故事,但大部与孔子无关。本篇就其内容,可大致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一共四个故事,分别谈论了不少孔子学说,从他说的话中去看孔子,列子的一贯立场,是批儒的。不过说的很婉转,这次故意不给予直接的论断,主要的是教人自己去想。别开生面!

第二部分:两个故事,讨论列子的学习过程,什么才是真知,真理。其中一个故事是重复的故事,因为它是“重复”,一方面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求知,同时由此阐明《列子》书不是晋代张湛的伪造。

第三部分:一个故事,专门讨论“旅游”。旅游在现代,成为商业化旅游专业,一方面开发所谓旅游区,另一方面旅游专业人员,从事各种宣传方式,引诱人们的旅游欲望,并且把它塑造成一种“荣誉”。旅游又变成了炫耀的途径。古人似乎也有旅游的欲望,列子就好旅游,并且还为自己编造好旅游的理论。壶丘子却有另一种见解,抑制了列子的旅游欲望,达到最高的旅游境界。

第四部分:一共有五个故事,分别讨论一些做人处事的技巧。譬如,与人比力气大,不是用自身的力气去比,而是能用别人的力气。成功的要诀是:隐藏不露。就是:用智不用力的意思。等等。

第五部分:谈公孙龙的名家学说,这里是概要。名家的学说著作有限,佚失很多。列子予以肯定,可以作为名家的纵览。

第六部分:余下两个故事,讨论尧舜的禅让,与大道的治理。

本篇是一篇包罗万象的一篇,可以有无穷的发挥,同时也是很不容易翻译的一篇。

(连续)


第三部分:怎么去看待旅游

 

【原文】

初,子列子好游。壶丘子曰:“御寇好游,游何所好?”列子曰:“游之乐,所玩无故。人之游也,观其所见;我之游也,观之所变。游乎游乎!未有能辨其游者。”壶丘子曰:“御寇之游固与人同欤,而曰固与人异欤?凡所见,亦恒见其变。玩彼物之无故,不知我亦无故。务外游,不知务内观。外游者,求备于物; 内观者,取足于身。取足于身,游之至也;求备于物,游之不至也。”于是列子终身不出,自以为不知游。壶丘子曰:“游其至乎!至游者,不知所适;至观者,不知所眂,物物皆游矣,物物皆观矣,是我之所谓游,是我之所谓观也。故曰: 游其至矣乎!游其至矣乎!”

【语译】

当初,列子喜欢旅游。壶丘子说:“御寇爱好旅游,旅游有什么可爱好的呢?”列子说:“旅游的乐趣是玩赏那些不故旧而有变化的东西。别人旅游是去观赏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而我的旅游,是去观赏那些事物的变化。旅游啊!旅游啊!并没有多少人能够辨清旅游的真正意义。”壶丘子说:“御寇的旅游与别人本来是相同的啊,现在却怎么说根本与别人不同呢?但凡是眼睛看得到的事物景致,也时常都能看得到它们的变化。你只知要玩赏那些不故旧而又变化的东西,却忽略了你我自己也是不故旧而且在变化之中。专门去从事游览外在的事物,就会忽略观察,省视自己的内在。游览外在事物的,就希求它们完美齐全;能够观察,省视自己内在的人,只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就能得到充实满足。能够在自身中获得进步充实与满足,就达到了旅游的最高境界。那些只知道到外界去寻求满足的人,永远也达不到旅游的最高境界。”于是,列子就终身不再出外旅游了,因为觉得自己根本就未曾懂得旅游的意义(只不过是到处乱跑而已)。壶丘子说:“旅游的最高境界啊!最高境界的旅游者,根本不必要到哪一个特定的地方去。最懂得观赏的人,根本不必用眼睛去看些什么。因为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去,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观赏。这就是我所说的旅游,我所说的观赏。所以说: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

【理解】

·本段书的原文说:列子好“游”。“游”这个字,可以当游乐;也可以当游戏讲;也可以当旅游讲。

游乐,就是一切从感官肉体能使得人们感到快乐的事物和行动,包括迎神赛会,歌舞戏曲,擂台比武等。近代的体育活动,例如打各种的球,和各种体能竞赛,这些东西既是个人的喜好,又能娱乐他人。

游戏,就是玩耍,包括猜拳,下棋,赌博,逛街,购物,现代更有在电脑上玩各式各样的游戏。加上网聊天,交友,视频,虽然彼此在万里之外,也像似可以对面行乐。人生游戏,游戏人生,说不胜说。有人连恋爱也不过是逢场作戏,随时下注的赌博。有人玩游戏很按照规则,也有人很不按照规则,玩世不恭。

·旅游,就是观光,旅行。其目的可能是娱乐性的,游山玩水,探访古迹,寻求灵感。也可能是跑生意,走码头,或出差执行公务,或求学,求职。

所谓:观光,是从《易经》风地观的“观卦”里套出来的名词,“观国之光”。“观卦”除了旅行观光的意思以外,主要着重在省察,考察,验证,反省,改正等意思,所以,“大象”把它象征为:“先王以省方(巡查),观民(察看人民生活的实际情形),设教(设置处理的教令)。”观卦里的六爻,代表在“观”这个总现象下的六个阶段,六种现象:

初爻说: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咎。就是说:在最低级下层的光景里,人的知识浅薄,蒙昧无知,好像小孩子一样无知懵懂,他的看法幼稚,自以为是。就好像小人从来不承认自己有过错。君子则不然,因为君子懂得反省自己,不断地改正。世界上只有不断观察自己的人,才能进步,才能成长。所以,象传说:初六,童观(小孩子见识),小人道也。

二爻说:闚观,利女贞。就是说:偷看,管窥蠡测,所见不广,认识不多。古代对女人来说,女子不准外出,只许守在闺中,甚至不需识字读书,只许服从男人三从四德,俗语说,妇道人家的见识,就是表示她们的所见卑微,不登大雅之堂。即使在美国的现代,男人们动不动就对女人说:go ask your husband。认为女人见识不广,不同她们打交道。如果一个堂堂男子的见识也像一个妇人一般,就被认为是可耻的。《易经》用这个做比方,现代不合适了。不过比方就是比方,重点是说:在认识上,不可以管窥蠡测,以一概全。所以,象传说:闚观,女贞,亦可丑也。

三爻说:观我生,进退。就是说:查考自己的所作所为,以作为进退的参考。因为第三爻是可进可退的关口,如果自己的能力品行都不够,而一味勉强进取,必定一败涂地,后悔无及。当进则进,不当进则暂退,才是聪明的办法。所以,象传说: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

四爻说: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就是说:观察,明了国家的光明(包括黑暗)之处,这种知识是有利的,可以成为王者(领导者)的宾客(参谋,为领导者贡献好的策划,为国家强盛出谋划策,献策到王庭。)在国内到处观光考察,是为国家兴利除弊。所以,象传说:观国之光,尚宾也。

五爻说:观我生,君子无咎。就是说:第五爻是居高位,做了领导。在这个位子上,成为众人所观,为大家所仰望。因此必须自我省察,做到无愧无怍,仁民爱物,让人无所挑剔,足为天下观,能做人民的榜样,才有资格做人民的领导。领导阶层的自省,已经不是省察自己的得失,主要的是要省察自己管理下,社会是否安全,风俗是否敦厚,民生是否充足...,从这些方面的实际反映,就能让人看出做领导的好坏。所以,象传说:观我生,观民也。

六爻说:观其生,君子无咎。就是说:人生的声望到达了最高,虽然已经到了退休的阶段,或不能再有所直接建树,但是并不能放纵自己,仍然要不断省察,不断精进修业,给天下人做个榜样,做个纪念,做个向往。所以,象传说:观其生,志未平也。

《易经》从一个“观”字,就繁衍出这么多层次的意义和哲理。观光旅行的意义也就不能等闲视之。

综上所述,游乐也好,游戏也好,旅游也好,三者之间并没有一定的界限,广东话里有一句:沆没浪,就是可以搅浑在一起的意思。

·从前齐国的管仲,要用经商的办法富国,为了招揽各国客商,在首都特别设立“女闾之户”三百,这是公娼制度的首创。旅游的招徕广告,向来也多从“吃、喝、玩、乐”上着手,以至于“吃、喝、嫖、赌”。至于赌博与情色交易,有直接关联,尽在不言中。一般游乐与游戏可以不必远行,就在本地就可以达到目的。唯有要到别的地方去找“特色”,就非“旅游”不可了。

人有“九窍”,两个眼睛,两个鼻孔,两个耳朵,加上一个嘴巴,就是“七窍”。还有身体下面两个孔窍,又称为余窍或下窍,共被称为:九窍。人与人交往之间,首先“请吃饭”似乎很重要。在吃的时候,同时,眼睛,鼻子,耳朵也都并不会闲着,观察一个人只要看他的吃相就差不多了。从吃相可以看出这人的贪欲。孔子就没有遮拦,说:食、色,性也(食色既然是人的本能,是不能抗拒的,那么他又规定:男女七岁不同席,授受不亲,这不是自我矛盾吗?好在根本也没有人遵守。)。一个人在吃的方面有节制,说明别的方面也可能有节制,他的头脑是长在头顶上的。一个人贪吃,贪喝,跟下去就是嫖,赌,他的头脑就长在“裤裆”里,余下二窍就发挥出它们的贪欲功能,无所不为了。所以在管仲的“重商主义”下,要各国客商远道旅游而来,不辞劳苦,就创办了“女闾之户”。

美国的内华达州是沙漠高原地带,大多地方都寸草不生,既不能畜牧,也不能耕种。于是想出了开赌,公娼(美国禁娼)的主意来。北边的大埠是雷诺城,南边的是拉斯维佳斯,招徕全世界的客商。因此又与旅行社,大酒店挂钩。内华达州不收营业税,遗产税,因为只靠嫖、赌两项,就足够开支而有余。当初内华达州设大赌场,华侨的贡献最大。中国人好赌,豪赌是世界有名的。这是拜孔子之所赐(孔子提倡赌博,参看《论语》阳货第十七。)。

游乐园里的飞车,常常出事故,死伤不计。2008年10月1日,中国《现代快报》报导:南京一个张姓的文雅高中学生,由于母亲禁止他打游戏,他就六亲不认,举起厨房菜刀就砍母亲,并且放火烧房,拼了!像疯子一样。关于少年迷于玩电子游戏,学习成绩下降,人品低迷,精神颓废等事件,全世界每天都有,只是南京的张姓学生举动特别突出而已。美国由于日子过得还不错,人们非常好动,闲不住,每年因各种方式游乐而致的死伤,个人家庭损失无法估计,仅就政府参与搜索援救工作,耗资以亿万计,可以开办两所大学。那些跳重金属摇滚乐舞的,成了神经病,杀人放火,集体造反。都是乐极生悲,自招大祸。其他在节日时,交通拥挤,受累遭罪,飞机汽车失事频繁。可见游乐固然是有乐趣,同时也是非常冒险,危机重重的,等于以生命为赌注。

·孔子是个著名的旅游者,他周游列国是谁都知道的事。他的旅游,不是光游山玩水,同时是求职,不过非常不顺利。他也曾不择手段地追求,却是一无所获。譬如,卫国的卫灵公可能是一位头脑长在裤裆里的大帅哥,凭着他的优越地位,他有一个女宠,是天下少有的大美女,而且是个著名淫荡的女人,名叫:南子,是他的老婆。他又有一位男宠,是一位多情美男。和他当众分吃一个桃子,互相传递口水。卫灵公还在众文武大臣面前陶醉地说:你们看看,他多么爱我呀!连一个桃子都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吃。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弥子暇,也是他的老婆。

孔子到了卫国先走前门,走南子的路子,去拜见南子。南子却引他同坐一辆“敞篷车”,出游大街小巷,让所有的人民都看见,人民指手画脚地说:看哪!一个是道德的代表;一个是美色的代表,看他们多合得来呀?美色压倒了道德啊!这件事被他同行的弟子子路,认为是极大的羞耻,非常不高兴。《论语》里有:“子见南子,而子路不悦。”的句子。孔子想得到南子引荐,而获得卫灵公的青睐。结果被南子利用了一遭,没有得到他这边希求。于是就走后门,去结交弥子暇这个大 Gay 佬。(还是由子路牵的线)。结果弥子暇也没有帮忙。其实,在卫国如果讲“色”,孔子长的很丑,不行;如果讲“德”,卫国最不需要的就是“德”,而且孔子并没有把“德”代表的很像样,还是不行。孔子并不考虑卫国的客观情况,却一再想尽了一切办法去钻营。他在赌博,不顾一切的下赌注。十赌九输,不但落了一场空,把人格都出卖殆尽,最后落得个“削迹”的处分和侮辱。

在孔子的祖国,鲁哀公最爱丑男。他宠一个极丑的男人,给他重爵高位。而那个丑男人却不辞而别,甩掉他,走了。鲁哀公伤心欲绝,寝食俱废,痛苦不堪。孔子乘机就向他毛遂自荐,不想鲁哀公对他没有感觉,通过别人告诉他,最多只能跟他做个普通朋友。唉!不论是喜欢美的,还是喜欢丑的,孔子都是有缘无分。

考孔子一生奔波钻营,两次被自己祖国的鲁国免职驱逐,在卫国受削迹之辱,在齐国陷于极端穷困,在陈国、蔡国之间差点被土人杀掉,绝粮挨饿,潦倒至极,到处碰壁。他得力的弟子颜回,早就得痨病夭折了;子路被人家剁成肉酱,太惨了。可见旅游即使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也并不是都有实际收获的。

孔子一生经过异常的挫折,如果换了别人不是成了神经病,也会得了忧郁症。像屈原千方百计,不能扭转楚怀王的爱,又斗不过年青美貌的宋玉,神经受不了就投江自杀了。孔子熬到了五十岁,他说他知道天、命,把一切都推给了天和命,与他无关。六十岁,他说他耳顺了。就是逆来顺受,什么都无所谓。人家骂他,他就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也无所谓了。五百冥岁是,时来运转,成为独尊,独霸了中国两千年。二千四百冥岁时,有人起来,打到孔家店。二千五百五十冥岁(2008年),中国有人给他送大蛋糕。可见人活着不行,死了以后说不定还行了。争取时得不到,不争取时还会掉到头上来也说不定。这样说来,旅游不旅游都是一样吧!

·列子原本也好游,原文里用了“起初”两个字。为什么把“游”翻译成旅游呢?因为下文:人之游,观其所见;我之游,观其所变。分明是着重观光的旅游。当然旅游之中也可能包括游乐和游戏。

列子名御寇,他的武功高强,仅是射箭一项,就能一箭连一箭,箭箭中红心。其他十八般武艺,可想而知。武功高强的人也可能是闲不住的人,所以他喜好旅游。他给自己一个很高尚的理由,来辩解自己为什么喜好旅游,因为他与众不同,他说:旅游的乐趣是玩赏那些不故旧而有变化的东西。别人旅游是去观赏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而我的旅游,是去观赏那些事物的变化。

他的这种辩解却瞒不过老师壶丘子先生。这位壶子先生就是先前把那个能知人生死的大相士镇住,而且吓跑了的大师。先生立即就很委婉的把他戳穿了。先生说:

御寇啊!你的旅游与别人本来是相同的啊,现在却怎么说根本与别人不同呢?但凡是眼睛看得到的事物景致,也时常都能看得到它们的变化。

先生接着说:

你只知要玩赏那些不故旧而又变化的东西,却忽略了你我自己也是不故旧而且在变化之中。专门去从事游览外在的事物,就会忽略观察,省视自己的内在。游览外在事物的,就希求它们完美齐全;能够观览自己内在的人,只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就能得到充实满足。能够在自身中获得进步充实与满足,就达到了旅游的最高境界。那些只知道到外界去寻求满足的人,永远也达不到旅游的最高境界。”

壶子省视的这段话,和上面《易经》观卦的思想吻合。于是,列子就终身不再出外旅游了,因为觉得自己根本就未曾懂得旅游的意义(只不过是到处乱跑而已)。

列子就是列子,听到老师的劝勉,立刻改过。

好多年前,在安徽蒙城,一位很有为,卓越的领导者。他喝酒太厉害了(中国拚酒的这个风气太损耗了),他叫我老师,我就劝他一定不能那样喝酒。不久噩耗传来,他因肝硬化,不治逝世,英年早逝,太损失,太惨痛了。后来在合肥有一位青年企业家,也是非常聪明能干,志向非凡。他给安徽大学设立奖学金,是一位很有心的人。他对我恭敬备至,可是他烟不离手,酒不离口。我看他这样,恐怕他蹈蒙城那位领导的覆辙。考虑再三,还是找个机会,劝他,为了自己前途,烟要少抽,酒要少喝。我一言出口,他马上脸一红,气了起来,要与我争辩。从此就避着我,到我离开合肥都没有露面。我本来为他有些设想,这下也无从着手了。他太要面子,不能接受忠言,违反了“观卦”不可“童观”的教训,太可惜了。

壶子先生还说:

旅游的最高境界啊!

最高境界的旅游者,根本不必要到哪一个特定的地方去。最懂得观赏的人,根本不必用眼睛去看些什么。因为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去,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观赏。这就是我所说的旅游,我所说的观赏。

然后好像唱歌一样,所说: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

壶子先生这段话有两个重点,强调怎么样才是旅游的最高境界:

第一、壶子先生说:最高境界的旅游者,根本不必要到哪一个特定的地方去。最懂得观赏的人,根本不必用眼睛去看些什么。因为天下事物都在一个原理之下,老子说: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知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无为而成。(道德经》第四十七章)。就是说:那懂得事物发展,运动规律的人们,不必出门,就能知道天下事物是个什么情形,将会成为什么样的情形。要懂得自然的规律,用不着到窗户口去看,实际上,到窗户口也并不能看得见(规律的原理原则),因为它根本就不是凭肉眼“窥牅”看得到的。天道自然规律,也不是走得远就能知道更多的,在外界去乱走,眼花缭乱,车马劳顿,知道的反而更少了。圣人到了一个境界,心静下来,用心眼去观察,体会,领悟宇宙自然的大道理,不用去旅行,就真的知道了,不用肉眼去看,才真的见到了,不用人自己定的拙劣方法去做,顺从自然规律,事情才真的能成功。壶子先生所说:最高境界的旅游者,根本不必要到哪一个特定的地方去。最懂得观赏的人,根本不必用眼睛去看些什么,也就是老子这段话的简单注解。

第二、壶子先生说:

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去,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观赏。这就是壶丘子所说的旅游,壶丘子所说的观赏。这句话怎么说呢?

当人们修养到一个层次,在“致虚极”“守静笃”(《道德经》第十六章)的境界里,看到一个地方,就等于看到所有的地方;看见一个事物,就等于看到所有的事物,一环通,环环通。一环解,环环解,一切事物的大道理是浑一的。

人在极端宁静的境界里,他的“脑波”视频的发出和接受,是不受时空限制的。现代有科学家专门研究这种“电波”,称为:Telepathy。不是神赐或神秘,是每个人都具有的能力。只要经过适当的训练,就能接受信息,也能发送信息。中国古代,有人称它为:早有灵犀一点通。要发展这种有生俱来的能力,必须用“内观”,不能用“外观”(到外面去寻求感官肉体情欲的刺激)。用外观只能打岔和损耗,就是老子所说的“其出弥远,其知弥少。”。壶子先生教了列子这套本事,所以列子就再也不出去乱跑了。

可是一般人不懂,到了逢年过节,遇到了假期,就像监牢里放出来犯人似的,一窝蜂的跑。就如老子所说: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道德经地二十一章)。一到假期,就人山人海出去旅游,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潮,他们都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其实劳民伤财,对自己的精神身体毫无进益,且有巨大损耗,事后如能平安归来,除了身心疲惫外,剩下了就是空落落的虚空感。要把众人都扳转来,谈何容易?只有对那有心修养,想进入更高境界的人,才能传讲这套道理!

所以,壶丘子感叹的高呼:

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游览要游到最高境界呀!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