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四讲(之二)
往来、是非、利害

怎么去看待人际关系

【仲尼篇第四】

由于本篇书的开头两个字是:仲尼,习惯性的用作篇名。本篇虽然有说到孔子的故事,但大部与孔子无关。本篇就其内容,可大致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一共四个故事,分别谈论了不少孔子学说,从他说的话中去看孔子,列子的一贯立场,是批儒的。不过说的很婉转,这次故意不给予直接的论断,主要的是教人自己去想。别开生面!

第二部分:两个故事,讨论列子的学习过程,什么才是真知,真理。其中一个故事是重复的故事,因为它是“重复”,一方面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求知,同时由此阐明《列子》书不是晋代张湛的伪造。

第三部分:一个故事,专门讨论“旅游”。旅游在现代,成为商业化旅游专业,一方面开发所谓旅游区,另一方面旅游专业人员,从事各种宣传方式,引诱人们的旅游欲望,并且把它塑造成一种“荣誉”。旅游又变成了炫耀的途径。古人似乎也有旅游的欲望,列子就好旅游,并且还为自己编造好旅游的理论。壶丘子却有另一种见解,抑制了列子的旅游欲望,达到最高的旅游境界。

第四部分:一共有五个故事,分别讨论一些做人处事的技巧。譬如,与人比力气大,不是用自身的力气去比,而是能用别人的力气。成功的要诀是:隐藏不露。就是:用智不用力的意思。等等。

第五部分:谈公孙龙的名家学说,这里是概要。名家的学说著作有限,佚失很多。列子予以肯定,可以作为名家的纵览。

第六部分:余下两个故事,讨论尧舜的禅让,与大道的治理。

本篇是一篇包罗万象的一篇,可以有无穷的发挥,同时也是很不容易翻译的一篇。

(连续)




第二部分:怎么去看待人际关系

 

【原文】

(一)子列子既师壶丘子林,友伯昏瞀人。乃居南郭,从之处者,日(百)数而不及。虽然,子列子亦微焉,朝朝相与辨,无不闻。而与南郭子连墙二十年,不相谒请;相遇于道,目若不相见者。门之徒役以为子列子与南郭子有敌不疑。有自楚来者, 问子列子曰:“先生与南郭子奚敌?”子列子曰:“南郭子貌充心虚,耳无闻,目无见,口无言,心无知,形无惕。往将奚为?虽然,试与汝偕往。”阅弟子四十人同行。见南郭子,果若欺魄(魌头)焉,而不可与接。顾视子列子,形神不相偶,而不可与群。南郭子俄而指子列子之弟子末行者与言,衎衎然若专直而在雄者。子列子之徒骇之。反舍,咸有疑色。子列子曰:“得意者无言,进知者亦无言。用无言为言亦言,无知为知亦知。无言与不言,无知与不知,亦言亦知。亦无所不言,亦无所不知;亦无所言,亦无所知。如斯而已。汝奚妄骇哉?”

(二)子列子(之)学也,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老商一眄而已。五年之后,心更念是非,口更言利害,老商始一解颜而笑。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更无是非;从口之所言,更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九年之后,横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外内进矣。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口无不同。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心之所念,言之所藏。如斯而已。则理无所隐矣。



【语译】

(一)列子先生曾经跟壶丘子林学习,学友是伯昏瞀人。他居住在南郭,来追随列子学习的人有好几百,人数多到数不清。虽然是这样,列子先生还是很谦卑,天天和他们讨论,所有的事没有不知道不听说的。然而他与隔壁的南郭子比邻居住,二十年彼此没有来往,即使在街道上遇到了,在彼此的眼里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列子门下的弟子以及工作的人们,都毫不怀疑的认为:列子与南郭子有仇。有个从楚国来的学生问列子,说:“先生与南郭子为什么成为敌对的呢?”列子先生说:“南郭子相貌长得美好,内心很谦虚,耳朵不随便听,眼睛不随便看,口不随便说,心中不随便想,形体不随便变动。去和他来往做什么呢?即使是这样,我且与你去看看他吧。”于是,挑选了弟子四十人与他同行,去见南郭子。果然看到他就像土木偶人一样,根本无法同他接触沟通。回头再看列子先生,好像身体与精神分离,好像也无法合群相处了似的。南郭子忽然指着列子先生弟子中排在最后的一人,和他说起话来。侃侃而谈,很专业,很直接,而且很独到。列子先生的弟子们都很惊惶。回来到自己的宿舍之后,还在满腹惊疑。列子先生说:“懂得事物意义的人不必说话,知识充满的人也不必说话。用‘不说话来说话’就是说话;用‘无知来表示有知'就是知识。不随便说话就是不说话,不显示知识就是不知,就是说话,也就是知识。因此也就是无所不说,也就是无所不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好知的,就是这样罢了。你们有什么好惊疑的呢?”

(二)列子先生上学的时候,学了三年之后,心里不敢想是和非,口中不敢说利和害,这样才获得老商(老师)瞟了他一眼而已。五年之后,心里想的尽是是和非,口中说的都是利和害,这样老商才对他开颜一笑。七年之后,随便心思怎么去想,却没有了是和非,随便口怎么去说话,也没有了利和害,他的先生开始指引他,让他和先生并同坐席地坐着。九年之后,满心所想的与满口所说的,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是非与利害,还是别人的是非与利害,内心和外在融化为一,都更进升了。从此眼睛就如同鼻子,鼻子如同嘴巴,运用起来都没有什么不同。内心宁静,形体轻松,骨头和筋肉都融化合一;不觉得形体要依靠着什么东西才稳妥,也不觉得脚下要踩着什么才踏实,不在乎心里想着什么,口里说着什么,就是这样罢了。因此,所有的道理都不可能再是隐藏着的了。

【理解】

第(一)个故事里,有两个主要重点:一是人际的往来,与其真实意义;一是人的认知,与其对人生的影响。

·关于人际的往来,这一个命题。

常言道:亲戚不走动不香,朋友不来往不旺。《易经》的姤卦,是风在天下,无处不入,譬如人与人无处不相逢,是谓:邂逅。很多时候,人由于不期而遇,然后一起共事。这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现象。所以很多时候,人们都互相鼓励多交朋友,以期得到帮助。不过,事因人而成,事也因人而败。只看你交到什么样的朋友!庄子认为:君子之交应该淡如水,只有小人之交甘若醴。甜蜜得很快,则苦恼残害也可能很快就随之来到。老子认为:人的进化到达相当的地步,就应该“老死不相往来”。《道德经》在讨论人生各种方面之后,在最后面的部分,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老死不相往来。很多人对老子这句话都不能理解,认为:大家不相往来,不就使得人生太寂寞了吗?还有,平常不往来,一旦有起事来,还有谁来帮忙?有人说:读老子书,最好带一双筷子,读到与自己认知不同的地方,或不能理解的句子,就用筷子把它挟了出来,扔掉。论到这“老死不相往来”的问题,就得从人的历史谈起了。

凡是生物都要“吃”,不吃就不能存活。植物好像是在最底下的基础上,它们用它们的根吃泥土和水分,也有用叶子吃,甚至于吃动物的。在动物的王国里,除了吃植物之外,就是吃其他比较弱小的动物,所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麻虾,麻虾吃黄泥。也有弱小吃强大的,那就要用计了。譬如竹叶青小蛇,把自己先躲在竹叶之下,吐一根细丝横在来往通路上,一旦有别的动物经过,碰到那根细丝上,这边的小蛇,就用飞快的速度,沿丝的方向咬去。那只动物立即中毒麻痹,小蛇就可以慢慢享受,大快朵颐。

人是万物之灵,一切通吃。由于喜欢变换胃口,吃的范围就很广了。在渔猎时代,人与野兽拼斗较量,饿了就得行猎。后来进步到畜牧时代,就把比较容易豢养的牲口,繁殖豢养起来。不仅可以随时享用,还可以作为财富。即使发展到现代,也还有人打猎,打得珍贵禽兽,一样可以发财。猎户都是与禽兽,除了斗力之外,还得斗智。譬如,聪明的猎户说:

其他野兽还比较容易猎取,唯独野猪相当难对付。野猪跑的速度快,而且力大无穷,你若一下子降不了它,它反过来报复,力气加怒气,即使你爬上大树,他几下就能把大树啃断。你若要跑,它跑的比你还快,他赶到用嘴一唝,身上至少两个獠牙的窟窿,人摔到两丈以外。它即使踩中埋伏的铁闸,它若咬不断铁闸,就咬断自己的腿,还是逃走掉。木栅,房屋一般都挡不住,也困不住它。然而,人还是能摸的透他的脾性。就找个独路下坎的地方“安套”。就是用绳子,套住它的前左脚,在套的旁边要打上四根木桩,野猪被套上后,都必定往右边转圈,它绕着四根木桩转时,木桩上绕的绳子就往它身上缠,转上几圈后,绳子一短,它自然就钻进了四根木桩中间。有绳子缠着,木桩卡着,这个时候它再想咬绳子,也转不过头来了,就这样就可以套住野猪。当然,现代最直截了当的办法是枪炮,在开阔的地方,还可以用直升机追逐,然后一枪一只,省力省事。

我看到,在云南昆明附近有一个大湖,湖边有人工砌成的石头沟渠,涨潮的时候,鱼顺着沟渠游了进来,以为找到了“安乐窝”。潮退时就游不出去了,人就不费吹灰之力,顺手抓来吃。那些地方开了不少吃鲜鱼的餐馆。还有些用竹篾子编成的鱼套子,鱼游进去,越进越小,就倒不出来了。套子也可以捉水蛇。总之,一切禽兽,怎么也巧不过人类。

那么人类本身呢?人除了“吃”以外,还有七情六欲,酒色财气。但就不像其他动植物那样赤裸裸的,人类用各种智略把自己伪装掩盖起来,人表面上却可以做到仁义礼乐,道貌岸然。

常言道:礼尚往来。又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衣冠揖让,进退有度。在上的,华堂金玉,车马冠盖,不绝于途;在下的,针头线脑,一瓜半瓢,也是情谊有加。然而,归根到底,人与人间的关系就建筑在:是、非,利、害这四个大字之上。同利同害,同是同非,便亲若兄弟手足;利害相乖,即使亲若父子,爱若夫妻,也要反目相向,甚至拿刀动棒。

人类进化,身上退了皮毛,毒牙锐爪,尖嘴利角,虽然都不见了,却代之以利器。利器之上又轻轻蒙上一层仁爱和恩情。有文学家这样伤感地描写着,说:

不只是因为他(她)绝色美貌,而是因为他(她)那委婉的无知无觉。因为无论多么邪恶、残忍、冷酷,无情的人,熟睡的时候都可以像个清纯的孩子。只有沉睡的人才不会伤害和算计。人们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或者都会刹那间竟然开始有些伤感,在这样的一个冰冷决绝的世界里,在自己一个人清醒的时候总是孤独的。而迷醉的时候却又麻木不仁,没日没夜地在暗地里行走,摸索,不知道在找什么、追什么、等什么?路过一个又一个怀抱,微笑,逢场作戏,然后不得不痛苦地离开,飘飘渺渺,依稀遥远,一直到朦胧忘记。如果说那曾经留下过些什么,可能只有感不到的温度和不经意的伤害。无奈呀!可是又能怎样呢?天地好像十分黑暗,一点光都没有,没有出路,也没有退路。

在无可奈何的状态下,人们开始向往那忠肝义胆,毫无私心,为人两肋插刀,义无反顾的豪侠。千古以来,他们除了在小说、戏曲之中一再出现以外,实际上千千万万,古往今来,却难找到一两个如此的好人。表面上仁、义、礼、乐的教条俱在,实际上人在意识或潜意识之中,不是互相宰杀,就是彼此利用,因为人是动物王国之中的一员,外表形状可能有所不同,根性还是相通的。

在本段书中,列子和南郭子比邻而居,二十年却不相往来。别人看在眼里,立即就认为是他们之间有仇。在一般人的意识中,若不是有仇,就绝对不可能不互相往来的。其实,他们二人都是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的阶段,既不需互相宰杀,也不必彼此利用。就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己的利益,不嫌烦累的去“讨好献媚,交际往来。”。一般人为了朋友交际来往,不惜勉为其难,所谓:人情不是债,头顶锅儿卖。列子与南郭子的例子就是老子所谓:“老死不相往来”的活榜样。也就是“真人”诚实的活榜样。是一般俗人难于理解的。

列子和南郭子都是很正常的人,并不是不通人情的孤怪。列子和数百从各国来的弟子,终日讨论,他的做人周到,知识广泛。而南郭子也是侃侃而谈,很专业,很直接,而且很独到。大出人的意料之外,他们都是那么生动,有趣。因此,列子先生的弟子们都很惊惶。见过南郭子,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后,还在满腹惊疑。可见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不是他们想象的孤怪。他们之间的“平时互不来往”,不是因为互相敌视,而是因为高度的通情达理,高度进化的结果。正如列子所说:去和他来往做什么呢?

·关于人的认知。

当列子先生为了满足弟子们的好奇,带领了选出的四十个弟子,去拜访南郭子。弟子们第一个印象,觉得南郭子像一个土木偶人,根本无法同他接触沟通。回头再看列子先生,好像身体与精神分离,也像无法合群相处了似的。这是二人的本色,真正清纯诚实,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列子对于南郭子非常了解,南郭子对列子也不可能茫然无知。而二十年来,没有来往,并不代表他们彼此之间是“无言”“无知”的。列子对从楚国来而满腹狐疑他们是仇敌的弟子说:

南郭子相貌长得美好,内心很谦虚,耳朵不随便听,眼睛不随便看,口不随便说,心中不随便想,形体不随便变动。去和他来往做什么呢?即使是这样,我且与你去看看他吧。

从这段话说明了,列子对南郭子的尊敬和爱戴,他对南郭子,无言胜有言,表面的无知,却是真知。他们二人都是修养到同一个层次的真人,他们灵犀相通,他们之间用不到“礼尚往来”“虚伪做作”“拉关系、套近乎”,他们都在修养精进,自己时间都不够用,哪有闲工夫去无聊地摆龙门阵,喝酒打牌,...,浪费生命?

当那四十个弟子都惊疑的了不得。列子对他们说:

用“无知来表示有知”就是知识。不随便说话就是不说话,不显示知识就是不知,就是说话,也就是知识。因此也就是无所不说,也就是无所不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好知的,就是这样罢了。你们有什么好惊疑的呢?

到此就非常明白了,一般人的认知和作风,与真人们的认知和作风,完全是两个不同程度的等次。关于这一点,在下面的一段书里还有更进一步的说明。

第(二)个故事,是回头说明列子的学习过程。怎么由“悟”到“静”,进而融汇通达,出神入化。

这个故事是《列子》黄帝篇里的重复。虽然故事是同样的,但在这里重新出现是有着重大意义的。第一,有人怀疑《列子》一书是晋朝张湛的伪作。而这段书后有张湛的“注”,注说:“黄帝篇已有此章,释之详矣。.....二章重出,各有攸趣,可不察哉!”,从这个“注”,可以看到,《列子》是张湛做过“注”的,不是张湛“著”的。同时如果是伪作,应该不会有“一章重出”的错误,还去自做掩饰。第二,由于前段对“人的认知”,意有未尽。有了下面的“重出”,列子对于是非,利害认知的过程,才把真正的“教育”,人类的进化,做了很有价值的阐述。

人类从动物进化为万物之灵,其实就是高级一等的动物。虽然还具有动物的根性,由于人有“认知”的能力,只要人肯在“认知”上下功夫,就可以取得更高级进化的效果。列子自己说自己的“领悟”过程,他的老师老商氏,没有给他讲过课,也没有写下什么规条和准则,更没有诗、书、仁、义、礼、乐的教条。据列子说:

(1)三年之后,他的经历是: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这样就得到老商对他看了一眼。在这个时期中,列子的认知是惧怕,是、非与利、害。他开始认识到,他和一般人的分别,也开始认识到人与动物的分别。认识到这一点,用了三年的时间。从老师那里,只得到老师的对他看了一眼。这一看的意义非常重大,代表着老师的认可和鼓励,但还是没有教训和教条。

(2)五年之后,心更念是、非,口更言利、害。就是:心里想的尽都是是、非,口中说的尽都是利、害。列子这时进入了实际的世界。动物理直气壮的把其他动物捕捉,撕裂,饮血,食肉,如果不是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天经地义的,它就会不忍心;如果认为这是对己不利或有害的,它们就会离得远远的,他们都精明得很。人的世界里,虽然有仁爱的观念,但就连父子也相计算,兄弟也阋于墙,夫妻也会反目。为什么?因为利、害出现了不平衡,是、非也随之颠倒。是、非的原则是:我是,人非。譬如:我是孝子,我的行为是向父母尽孝,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我这样做,就反衬出别人都不如我。因而得了孝子的荣誉。大舜得了非常的孝顺之名,就把他的父母,兄弟都反衬得非常丧心病狂,邪恶得根本就不像人类。因此,就人类的是、非,利、害而言,对它们的界定,内容与评价都是很不简单的大问题。列子到了一个地步,想啊,想啊,说(讨论)啊,说啊。可以说为此绞尽脑汁。它到达了这个层次,老师老商氏才对他开颜一笑。是更进一步的认可,还是没有讲课,也没有教条。

(3)七年之后,列子进步到:随便心思怎么去想,却没有了是和非,随便口怎么去说话,也没有了利和害。这是什么光景呢?这时他已经想通,想透了,他已经跨入,到了不执著的地步。这时,老师才开始指引他,让他和先生并同坐席地坐着。

(4)九年之后,列子满心所想的与满口所说的,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是非与利害,还是别人的是非与利害,内心和外在融化为一,都更进升了。

纵观以上四个阶段,老师都没有讲课,没有规范,更没有教条。老师只是从旁观察他,给他适当鼓励。看他思想进步,路子走得正确,就给他适当的认可而已。所有列子的进益,就在一个“悟”字上。既然没有规范和教条,所以列子不用作伪装假,没有考试,所以不必作弊。没有悬赏,所以不需造假竞争。眼睛不必和鼻子竞争,鼻子不必和嘴巴竞争,这样人的自己才有了真正的内在“和谐”。如果连自己都不和谐,怎么去与外界和谐?岂不都是空话?虚伪?

列子领悟到这种程度,他的现象是:

内心宁静,形体轻松,骨头和筋肉都融化合一;不觉得形体要依靠着什么东西才稳妥,也不觉得脚下要踩着什么才踏实,不在乎心里想着什么,口里说着什么,就是这样罢了。

因此,所有的道理(真理)都不可能再是隐藏着的了。

也因此,人类才真的有了人类自己进化的社会和生活方式。

本段书的描述,正好和孔子的教条,作风,正好相反。是很妙的比照。这才是正确的教育!“至圣先师”应该是老商氏和列子!可是,何其不幸,芸芸众生,自以为“是”,却是非混淆;自以为利,却利害倒置。真理就是这么却难于理解吗?!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