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三讲
精神心理作用(之三)
健忘症,迷妄与清醒

【周穆王篇第三】

《列子》的第三篇,开篇是“周穆王的故事”,所以周穆王就成为本篇的篇名。

全篇一共有九个故事,内容都是讲人生如梦如幻,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几至难以分辨。全篇内容可大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的(一),谈周穆王遇见了一个大魔术家,把他弄到精神分裂“精神丧失”,病了三个月才得恢复。那位“化人”不但能够使用各种障眼法,挪移法,好像还能使用“催眠术”,让周穆王眼花缭乱,真的当做了假的,假的当成了真的。周穆王似乎是“悟”了,就一心去做“外交”上的开展工作。第一部分的(二),假借老子的话,谈历史,人生的虚幻性,在理论上总结了周穆王的故事。

第二部分,有四个故事,分别为“梦幻”下来定义,并且叙述“人生如梦”的各种形式。与庄子的蝴蝶梦相应对,说不清是庄周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周。人生是醒觉的,还是在梦中。中外古今,许多哲学家和科学家(特别是精神病理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似乎内容并没有能超出本篇《列子》的提示。人类是做梦的动物,从生理和心理都少不了“梦”。好像“氧气”,人生少不了,但是氧气太多,造成了组织氧化,一样是极大害处。列子教人如何平衡自己,安平广泰。

本段《列子》教人:认清了虚幻,才能知道什么是真实;知道了什么是梦境,才能知道什么是醒觉。三国时,曹操怕人乘他睡觉的时候谋刺他,他故意在睡觉时把被子踢掉在地上。身边的侍卫好心去把被子拾起来,给他盖上。他起身把侍卫一剑杀死,若无其事的回床上睡觉。等到“一觉睡醒”,发现侍卫被杀,就装成后悔的了不得,说我不是故意的,是我“梦中”就会杀人的。于是大家互相警惕,说丞相会在梦中杀人,相戒在丞相睡觉的时候不要接近丞相的地方。唯有杨修参透了原委。在为那个牺牲了的侍卫举行盛大的葬礼时,叹气着说:“丞相非梦中,君乃梦中耳。”曹操后来知道了这话,就存了杀杨修的念头。那“聪明”的杨修能说别人做梦,不能让自己不做梦!

第三部分,余下三个故事谈人生的迷惘和健忘症。兼谈儒家学说对个人与社会都没有实际的好处。慎思,明辨似乎听起来很好听,可是真行起来,就一定天下大乱。“儒家学说”与“和谐社会”是绝对背道而驰的。

(续前)



第三部分:健忘症,迷妄与清醒

 

【原文】

(一)宋阳里华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与而朝忘;在途则忘行,在室而忘坐;今不识先,后不识今。阖室毒之。谒史而卜之,弗占;谒巫而祷之,弗禁;谒医而攻之,弗已。鲁有儒生自媒能治之,华子之妻子以居产之半请其方。儒生曰:“此固非封兆之所占,非祈请之所祷,非药石之所攻。吾试化其心,变其虑,庶几其瘳乎!”于是试露之,而求衣;饥之,而求食;幽之,而求明。儒生欣然告其子曰:“疾可已也。然吾之方密,传世不以告人。试屏左右,独与居室七日。”从之。莫知其所施为也,而积年之疾一朝都除。华子既悟,乃大怒,黜妻罚子,操戈逐儒生。宋人执而问其以。华子曰:“曩吾忘也,荡荡然不觉天地之有无。 今顿识既往,数十年来存亡、得失、哀乐、好恶,扰扰万绪起矣。吾恐将来之存亡、得失、哀乐、好恶之乱吾心如此也,须臾之忘;可复得乎?”子贡闻而怪之,以告孔子。孔子曰:“此非汝所及乎!”顾谓颜回纪之。

(二)秦人逄氏有子,少而惠,及壮而有迷罔之疾。闻歌以为哭,视白以为黑,飨香以为朽,尝甘以为苦,行非以为是:意之所之,天地、四方,水火、寒暑,无不倒错者焉。杨氏告其父曰:“鲁之君子多术艺,将能已乎?汝奚不访焉?”其父之鲁,过陈,遇老聃,因告其子之证。老聃曰:“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天下之人皆惑于是非,昏于利害。同疾者多,固莫有觉者。且一身之迷不足倾一家, 一家之迷不足倾一乡,一乡之迷不足倾一国,一国之迷不足倾天下。天下尽迷,孰倾之哉?向使天下之人其心尽如汝子,汝则反迷矣。哀乐、声色、臭味、是非,孰能正之?且吾之此言未必非迷,而况鲁之君子,迷之邮者,焉能解人之迷哉? 荣汝之粮,不若遄归也。”

(三)燕人生于燕,长于楚,及老而还本国。过晋国,同行者诳之;指城曰:“此燕国之城。”其人愀然变容。指社曰:“此若里之社。”乃谓然而叹。指舍曰: “此若先人之庐。”乃涓然而泣。指垅曰:“此若先人之冢。”其人哭不自禁。 同行者哑然大笑,曰:“予昔给若,此晋国耳。”其人大惭。及至燕,真见燕国之城社,真见先人之庐冢,悲心更微。

【语译】

(一)宋国阳里的华子,中年患了健忘的病症。早上拿过的东西,晚上就忘了。晚上给过的东西,早上就忘了。在路上忘记了走路,在室内忘记了坐下。没有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意识,也没有了古今的差辨。全家都为他难过极了。就去请史官占卜,不得效验;找巫者为他祝祷,也未能停止;请医生为他治疗,也不见起色。鲁国来了一个儒生,自荐说能够治他的病。华子的妻子愿意把自己家财产的一半给儒生,请他开一个药方。儒生说:“这个病本来就不是占卜能有效验的,也不是巫者的祈祷可以止住的,更不是医药针砭所能治疗的。我要试着改变他的心智思想,或许就可以得到痊愈了。”于是就试着让华子裸露,他就要衣服穿;让他挨饿,就讨东西吃;把他关在在黑暗中,就想找亮光。那儒生很高兴,就告诉华子的儿子说:“看来你父亲的病,有希望痊愈了。不过我的方法是非常秘密的,是用来传给后世,现在却不可以随便让人知道。因此,请把众人隔离,让我跟他单独住在隐秘的房间里七天,行不行?”华子的儿子答应了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了些什么,却真的把华子多年的老病患,一下子都清除掉了。华子清醒了之后,就非常愤怒,立即赶走了妻子,处罚了儿子,拿起了矛枪就去撵逐赶杀儒生。街坊的人们跑过来抓住华子,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华子说:“以前我得了健忘症,心里空荡荡的,根本不觉得天地的存在或不存在。现在我清醒了,立刻想起了过去的事,几十年来,所有的存亡,得失,哀乐,好恶,无数的头绪,纷纷扰扰,都涌上了心头。同时,我还恐惧我未来的存亡,得失,哀乐,好恶和涌上心头的纷扰。我希求得到一点点的遗忘,都不再能够了。”子贡听到了这件事,觉得奇怪,就其告诉孔子。孔子说:“这件事不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了。”回头叫颜回把它记录下来。

(二)秦国人逢氏,有个儿子,小时候很聪慧,长大时,患上了迷妄的疾病。听到人家唱歌,当作是哭泣;看见白颜色的东西,说它是黑的;吃到香脆东西,却说是腐臭的;尝到甜的东西,却说是苦的;做了错误的事情,却以为是对的。凡是他意识所到的地方,不论是天地,四方,水火,寒暑等观念,在他没有不是倒错的,一切都是颠倒相反的。有个姓杨的,来告诉他的父亲说:“鲁国的君子们很多才能技艺,说不定能医治得好这种病症,你何不去那里探访一下呢?”逢氏父亲听了这话,就往鲁国去。经过陈国,遇见了老子。就把儿子的病况对老子说了。老子说:“你怎么知道你儿子是迷妄的呢?现在,普天下的人都很迷惑,弄不清楚是与非。在利与害的面前昏聩糊涂。同样患这种病症的人多的是,本来就很难有真正觉醒的人在。况且,一个人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家。一家人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乡。一乡人都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国。一国的人都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全天下。假使全天下的人都迷糊了,还有谁来毁掉谁呢?如果全天下人的心思都像你儿子一样的看法,那么反过来就是你才是真的迷糊了的。至于哀乐,声色,气味,是非等观念,谁说的才算是真正对的呢?就拿我现在所说的这些话,未必不都是迷妄的话啊,何况那鲁国的君子们都是迷妄中最迷妄的人,他们怎么能解除别人的迷妄啊!还是节省你的路费粮食,不如赶快回家去吧。”

(三)燕国的一个人,在燕国出生,在楚国长大,到老年的时候要回返燕国。经过晋国的时候,跟他同路走的人骗他,指着当前的城,对他说:“这就是燕国的城池。”那个燕国人就改变面容伤感了起来。那个骗他的人又指着里社,对他说:“这儿就是你乡里祭祀的里社。”燕国人见了就颤声叹息。那人又指着一所房舍对他说:“这房子就是你家先人的房屋。”那个燕国人就开始流泪哭泣。那人又指着远处高土堆说:“这就是你祖先的坟墓。”那燕国人就不能自禁的大哭起来。那同路骗他的人就大笑起来说:“我刚才都是故意骗你的,这里是晋国啊!”此时,这个燕国人就觉得自己很羞惭。等到真的到了燕国,真的看到了燕国的城池,里社,祖屋和先人坟墓,他反而没有什么悲伤的情怀了。

【理解】

·Nena Baker,一位编辑,记者,同时是一个有执照的私家侦探。在九十年代,曾因报导美国NIKE球鞋在印尼投资生产制造,如何剥削压榨当地人民与物质的不人道惨状,而获得美国国家及地区的新闻大奖。她也是揭露报导天主教教士们对年青人“性侵犯”的事例,几乎令整个天主教破产。教皇被迫到各处道歉,事态至今未了。最近她出版了一本新书:《The Body toxic》,收集了二十几年的资料与专家们的佐证,证实了人类精神病,癌症和其他慢性疾病,主要都是慢性化学中毒所致。诸多疾病的病例在短短时期内,整整翻了一倍到数十倍。披露了关系人类目前生死存亡中毒的大秘密--化学物质在人体中不知不觉的积累,就像一块海绵不断的膨胀,吸满了毒汁,再也无法清除。他说:近二十多年,人类被“化学热”的高烧,烧得晕头转向,不省人事了。于是,从空气,食物(食物包装的塑胶袋(盒)特别有毒),家庭用品(婴儿奶瓶,奶嘴等塑胶制品有毒),清洁剂,化妆品,药品(西药都有毒)....等数不清的贴身来源,每分每秒都在中毒(肥胖儿的来源是在母腹中因母亲食物或用品中毒),有些毒质是永远无法化解的。所以,人类的老年痴呆症,幼童的幻动症,中年人的精神恍惚症,肥胖症(化学毒质,特别是塑胶,都融解和积聚在脂肪层中。)都在惊人的迅速直线上升,至于癌症都好像传染病似的漫延,因为人体的软组织内充斥了毒素。从厨房的油烟,到外面的汽车,工厂所排的废气,人们就这样无时无刻的吸收毒素。这些都是人类从二次世界大战后,新兴的时髦危机。这个危机比核子弹的危机更现实,更接近,更严重。而各国政府由于经济的考虑,对此危机失去了她们该有的敏感性和应对能力,任由甚至鼓励化学毒物的无限制发展,贻害无穷,至广至深。在这本书面世后,美国的媒体和各大电台都纷纷响应讨论,掀起了一大浪潮,显然已经成为一个大革命运动。美国立法部门也开始积极采取行动,救亡图存。美国政府与各界近来严格对待进口玩具,食品,用品的毒性问题,也和这个大运动有关。其实原理也很简单,从皇帝到乞丐,别的需求等级都相差太远,唯有“健康”,对任何人都是同等重要!

·古代没有“化学”这个名词,但是化学实质还是存在的。譬如人吃五谷杂粮,荤腥死尸,虽然是五味杂陈,佳肴美味,其中的配(化)合,往往就产生了毒素,而毒素特别与脂肪亲和。“发福”就是:“发腐”,也就是“中毒”的明显症状,就接近疾病和死亡了。中国人都烧灶,那柴草煤炭的“烟”就是化学毒素。(最近医学发现:天主教的神坛上,要烧香,因此教士频频闻了那烟,就多患上了肺癌。)中国人吃的东西,都喜欢用油炸,高温煎炒,在这个程序的进行中就产生了巨大化学毒素。自古以来,此风不变。老子早就警告过:“五味令人口爽(腹伤)”,可是中国人一直以中国美味自豪,千百年不改。所以列子的时代,就有人患着“健忘症”。不过现代,由于人类发了“化学高烧”,这一类的疾病也都变本加厉,急速发展,这也是一定的道理。

·在第(一)个故事里,列子的重点不是在讨论“健康”与“医治”或“预防”的问题,而是就着“遗忘症”的现象和事实,从哲学的观点来发挥,更上一层的意义。华子中年以后才“病”,恐怕在发病前先已“发福”。遗忘症是精神疾病的一种,非常不容易治疗,家人用尽了所有的力量,都没有得到效果。

故事里特别先叙述,使用了各种方法来治疗,都没有得到效果后,反衬了“儒生”,在七天之内就把这病治好了。意思要特别衬出“儒生”的能耐。儒生的能耐,也就是儒学的能耐。儒学就是孔子之学。儒生对于用什么方法来治疗这个疾病,一直保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医治的。不过儒生说了一句话,很耐人寻味。他说:“我的方法是非常秘密的,是用来传给后世,现在却不可以随便让人知道。”既然是“用来传世”,不就是要让人知道的吗?由于,华子得到的是“健忘症”,不能分辨事物。如果能让他恢复记忆,有能力分辨事物,这个病就算治好了。事实上,从故事的演变看,的确,华子不但恢复了记忆,还能分辨事物,更能虑及将来。于是更大的问题出现了。

用华子自己的话来描述,病时与愈后的感觉 大不相同,他说:

以前我得了健忘症,心里空荡荡的,根本不觉得天地的存在或不存在。现在我清醒了,立刻想起了过去的事,几十年来,所有的存亡,得失,哀乐,好恶,无数的头绪,纷纷扰扰,都涌上了心头。同时,我还恐惧我未来的存亡,得失,哀乐,好恶和涌上心头的纷扰。我希求得到一点点的遗忘,都不再能够了。从这里看来,华子并没有得到疾病痊愈的快乐,反而使他产生了懊悔。因此,治愈疾病的儒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光彩。

病愈后的华子,立即有所作为,就是:

(1)就非常愤怒;

(2)立即赶走了妻子;

(3)处罚了儿子;

(4)拿起了矛枪就去撵逐赶杀儒生。

为什么他会非常愤怒,理由他已经在前面解释过了,因为他几十年来,所有的存亡,得失,哀乐,好恶,无数的头绪,纷纷扰扰,都涌上了心头。使他烦恼,使他恐惧。他不知道怎么办,就只好发火。

他为什么要赶走妻子?可能因为妻子太在乎他了,他就把气先出在妻子的头上。再者,儒家学说主张大男人中心主义,丈夫要“出妻”,又叫:“休妻”(不是平等的离婚)。在七种情形下,只要丈夫主观的认为妻子犯了“七出之条”(七出之条:⒈不顺父母-翁姑。⒉无子。⒊淫。⒋妒。⒌有恶疾。⒍口多言。⒎窃盗。在七条中找到任何一条为口实,随时给她“一纸休书”,妻子就必须扫地出门。

为什么只处罚儿子?因为儒家思想素来“孝”子,“无后”(没有儿子)是不得了的大罪。没有儿子(女儿不算因为是别人家的媳妇)就没有祭祀,没有祭祀,所有的祖宗作鬼都要饿肚子(不作:敖氏之鬼,不享血食。死了惦记着还要吃饭。)。儿子是自己的心肝宝贝,是绝对舍不得赶走的,只不过在气头上,处罚儿子已经是不得已的大事了。

为什么要拿着武器去撵逐赶杀那个儒生?这不是恩将仇报吗?要说起来,这个缘故就大了。最基本的原因是儒生把他陷在无法解脱的痛苦之中。

·论到儒生治疗精神病症,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其实不难想象得到。就是要引导华子从迷惘中清醒过来,

所谓:传世。无过于《论语》这部书。从《学而第一》的“学而时习之”开始,一直到《尧曰第二十》的“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礼,无以立。不知言,无以知人。”全部都是孔子的“教条”,加上《大学》《中庸》不下千余条。其中儒生用来“匡正”华子的,无非是教他:“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停止)也。.....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中庸》第二十章)。就是说:广博的学习,周详的考问,仔细的思虑,明白的辨别,切实的实行,如果没有学到这些,或是还没有学会,就要不断的学,决不可废弃间断。....如果学会了这些方法,虽然是极其愚笨的人,也必定变成聪明,即使是极其懦弱的人,也必定成为刚强。儒生用了七天的功夫,为华子“洗脑”。华子变得很聪明,很刚强。这里要注意的是:华子的病,治愈了。所谓:“治愈”,不是华子恢复到病前的华子,而是把华子改变成了一个儒家的华子,是另一个人了。这个“新华子”,是既聪明,又刚强。既会慎思,又能明辨。所以非常愤怒,马上首先就把妻子休了。

·慎思,明辨,不是很好的事情吗?乍看起来,似乎不错。真正做起来就糟糕了。譬如,一对爱人在街上走,迎面来了一个帅哥。丈夫就注意妻子有没有看那个帅哥,结果发现妻子看了不止一眼。丈夫就对妻子说:你看那个帅哥了,你对他有兴趣吗?妻子回答说:我没有看哪!丈夫说:你当我是瞎子啊?你明明看来,你还赖。看就看了,你这一赖,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妻子说:你才无赖,而且无聊,看你想到哪里去了。丈夫说:你明明是有嫌我的意思,我没有那个人帅,你看见他就动心了,是不是?于是因此夫妻大吵一架。后来越搞越不济,就离婚了。这就是慎思明辨的结果。华子学会了慎思明辨,第一就会怀疑妻子在他病的时期,做了什么?心里想了什么,怎么会跟儒生小白脸认识了的?越想越不对劲,疑心生暗鬼,就会大吵了起来,一气之下,就把老婆休了。那儿子有什么错呢?难道儿子也附和他妈妈跟儒生勾搭?所以一定要罚。那儒生,就不用说了,非要赶走甚至于杀死才甘心。

本来很和睦的家庭,因为太“慎思明辨”了,就乱成一团,再不可能有和睦的一天了。水太清了连鱼都活不成。郑板桥说:难得糊涂啊!华子改变了思想之后,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因为再也没有容忍别人的度量了。

儒家学说,乍看起来很好。可是真实行起来,就不得了。孔子说:“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论语》先进第十一)。就是说,那些不是我的门徒,不听我话的,你们就要不停的谩骂和攻击他们。因此,凡不是孔子之徒,就都是敌人。有孔子在,还能有社会和谐吗?华子一家就是例子!所以列子在书中,特别标出“儒生”来!

·第(二)个故事,讲逢家的儿子,年少的时候非常“聪慧”,到长大了之后,患上了“迷妄”的“症候”。他的“症状”是把一切现实的观念和概念,统统翻了一个面。别人认为是唱歌,在他来说却是哭泣;别人认为是白的颜色,他却认为是黑的;别人认为是香脆的食物,他却认为是腐臭的;别人尝到的味道认为是甜的,他却认为是苦的;别人认为是错的事,他却认为是对的。凡是天地间的一切事物,他都在观念里与别人相反,看法相反,以致做法相反。

这里短短几句话,其实,包括了宇宙观,人生观,社会观,价值观,特别是价值观,180度的大转变。与其说这位非常聪慧的少年人突然得了“迷妄症”(这是从他家庭传统的角度看),不如正确的说是,他彻底改变了思想,也可以称它做:“革命思想”。与众人停滞的老旧思想,完全格格不入,方柄圆凿。从而,这段书,从这个意义来看,那就大得不得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譬如中国从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一直到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中国人的思想都被箍在同一个模式里,两千多年没有多少变动,人们好像都习以为常。从1949人民共和国建立,新政府,新思想,新制度,新社会,新认识,新的价值观,完全是180度的大转变。在那个时期中,戛然像一刀切的一样,旧思想的价值观,旧社会腐朽习气,委靡不振的生活习惯,压迫剥削,汉奸买办的作风,连国赌的打麻将都见不到了。都整个翻了一个面。连邻近的日本,都瞠目变色地说:“哎呀!中国人站起来了!”啊!世界上还真的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一切正如老子所说的,太难得了。不是吗?

老子分两点来解释这种现象:

(1)在老旧腐朽的社会群体里生活着的人,好多早就麻木了,根本分不清是与非。利与害。他说:

现在,普天下的人都很迷惑,弄不清楚是与非。在利与害的面前昏聩糊涂。同患这种病症的人多的是,本来就很难有真正觉醒的人在。

(2)革命思想(顽固腐朽派认为是神经病--迷糊、迷妄)的发展,是渐进的,起初不过是零星的一些个人罢了。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是量变而后质变的原理。他说:

一个人“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家。一家人“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乡。一乡人都“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一个国。等到一国的人都“迷糊”了,并不足以毁掉全天下。假使全天下的人都“迷糊”了,还有谁来毁掉谁呢?如果全天下人的心思都像你和儿子一样的看法(革命性思想的发生),那么反过来就是你才是真的迷糊了的。

老子说的这个辨证的道理。不是很明显吗?

我本人就很能体会人头脑中认识上大转变的机制。我祖父一母同胞有兄弟三人,不过家族大排行是老九,人都称他:“九爷爷”。他大哥与李鸿章共事,是“淮军”的一位有功的将领,皇室曾赏过他:红顶子,黄马褂,尚方宝剑。他二哥,是安福系段祺瑞的助手,段执政当权在北京的时候,他掌管造币等经融事宜。我祖父他自己,到广州追随孙文革命,曾任大本营高级参谋。革命成功之后,他相信孙文的“实业计划”救中国,他一直从事开矿,在湖南开过几个矿,还包括著名的安徽的淮南煤矿。抗日战争时,在粤汉铁路线掌管军事运输。在日军炸毁湘潭大桥后的修复事迹,我在拙著《道学(黄老)管理》(东方出版社)一书第七章有详细叙述。他兄弟三人代表着三个时代,三种不能共容的思想和行动。由于我祖母是医学世家(她的父亲是“辛江医学派”的传人,是光绪帝的帝师,在美国大排华,杀了二十万华侨时,特受命任驻美大使四年,平稳了排华事件。)她要我父亲继承医学。特送他到日本学医。可是他一到日本就考进了“日本士官”军校。他的理由是:一个医生充其量能救几条命?中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必须军事救国。毕业回国后,曾参加“台儿庄战役”。胜利后在安徽省任保安司令。老年皈依了基督教,还本着救世的热肠,拚命研究教义,又在教会任了主教。我的一位(堂)大哥哥,早年就是张家第一个秘密共产党员,立过汗马功劳。新政府成立后,他在北京是一位领导干部,可是不久遇到文革,吃了很大的亏,事后虽然平反,却一病而逝了。因此,我非常熟悉一个人的思想变迁与遭遇,这逢家儿子的故事,对我来说,是再真实不过的了。

爱新觉罗载湉(清德宗),是不是爱新觉罗家的一个得了“迷妄症”的儿子呢?他一心“变法”,一天下一百道上谕,从下到上,从里到外,要把大清翻一个面。整整一百天,他就那个被时代牺牲了。由于光绪帝的果敢和惨痛的牺牲,却激起了千千万万中华儿女革命的热血与决心,使中华民族在宣统三年(光绪帝驾崩的第三年),从陈旧的腐朽中突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老子的说话,非常谦虚,他说:

至于哀乐,声色,气味,是非等观念,谁说的才算是真正对的呢?就拿我现在所说的这些话,未必不都是迷妄的话啊。

这是真正懂得“辩证法”的人说的话,不愧是老子。

他劝告那位要到鲁国去的逢家父亲说:

还是节省你的路费粮食,不如赶快回家去吧。

不过,老子对“鲁国的君子”却不放松。批评他们是:“迷妄中最迷妄的人”。别人的“迷妄”都是相对的,唯有“鲁国的君子”是真真实实的绝对迷妄,是中国人的祸害。谁是“鲁国的君子”?就是孔子和孔子之徒,儒生和儒家。《庄子》三十三篇,没有一篇不批孔的(他用三十三种以上的不同事例与方式批孔,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完整、有力的批孔。),《列子》也是。为什么不遗余力的批孔,是他们忌妒吗,鼠肚鸡肠容不下别人吗?谅老、庄,列子这些伟大人物,怎么会气量这么小啊?老子不是说“不争”吗?实在是他们有先见之明,知道一旦儒家得势,就会祸国殃民,不得已非批孔不可。是爱人,是痛心,不是情愿,而是为了中国人民不得已的!历史不是证明了吗?两千年的独尊儒术,中国亡过三次国,最后差一点就被列强瓜分,中国人民是世界上受到痛苦最大,最多的人民,可怜啊!

·第(三)个故事,很有一些祖国情的情愫在内,特别是作为天涯游子的华侨,都有或多或少的祖国情怀。这个话题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感情化(Emotional)的命题。故事中的燕国人,即使看到了假的祖国,家乡和祖庐,都会叹息,饮泣和大哭不能自禁!

我的出生地是苏州,在三多巷酱园弄(解放后改为三多里)1-3号的房子里,一个楼上的房间是我的出生处所。我第一次由国家教委安排人员陪我回去看“老家”,三里(我那祖庐方圆有三里大)左右的地面里,住了四十多户人家。大门洞变成厨房,安了六个大灶,门房里就住了至少六户人家。从大门到第二进的大厅,已经被一座高墙隔断了,不知道应该从那里进去。第三进堂屋,是五楼五底,我就出生在最左边楼上的房里。只能从三多里的弄隚里远远望去,那座楼还看得见,完全和以前一样。花园里另盖了四座四层的宿舍大楼。里面住了几十户人家。后来有一年,北京的领导要派人陪我去苏州处理这个祖产。虽然原来的房地契还在我手上(现在作为纪念品了),我声明我不要求发还这个祖产了。理由是:第一我不可能回国来常住。第二即使有一天回国定居,也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同时也不会再回苏州住。第三里面已经住定了几十户人家,要他们都迁出去,太不人道。第四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就是说;这样是合理的(合理的必存在,存在的必合理。),就不要再去折腾了。领导们说:这样的话,就派人陪你到苏州市,和市里领导们见见面,声明一下吧。我说市里的领导们,日里万机,为着这点小事,又去麻烦人家,我也不在乎这个虚名,还是省事宁人算了吧。2005年秋在上海复旦讲学完毕,苏州近在咫尺,就专程去,站在远处看望一下“祖庐”。不想已经拆掉了,站在三多里,再看不见那座楼了。益信“沧海桑田”之说,什么是“祖庐”不“祖庐”?虽然我祖父住过,父亲住过,我也住过,现在他们都不在了,住过的房子既然也已经不存在了,又与我何干?心安理得,此生再也不必记挂着到苏州去了。

1990年期间,世界上发起了中国投资热。国内外许多人都鼓励我回国投资。我问我儿子有没有兴趣?他也很热心。就我回国贡献之便,带他也去中国看看。回来以后,很久不见动静,有一天,我问他:回国投资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他说:我不去了。我问他为什么?(人家的一窝蜂似的到中国投资,莫非他得了“迷妄症”了?)他说:不忍心。我一下兴趣来了。就追问他,为什么会“不忍心”。他说,投资的话肯定能赚钱。不过我觉得中国的人民太可怜了,中国的物资那么便宜,甚至于都不要钱。这样的去作践中国的人力物质,将来中国的后代怎么办?所以,考虑来考虑去 觉得于心不忍。我说:好!好!你说这话,证明你这孩子真是有良心的啊!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有良心是不是就算“善人”呢?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