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三讲
精神心理作用(之一)
历史,人生的虚幻性

【周穆王篇第三】

《列子》的第三篇,开篇是“周穆王的故事”,所以周穆王就成为本篇的篇名。

全篇一共有九个故事,内容都是讲人生如梦如幻,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几至难以分辨。全篇内容可大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的(一),谈周穆王遇见了一个大魔术家,把他弄到精神分裂“精神丧失”,病了三个月才得恢复。那位“化人”不但能够使用各种障眼法,挪移法,好像还能使用“催眠术”,让周穆王眼花撩乱,真的当做了假的,假的当成了真的。周穆王似乎是“悟”了,就一心去做“外交”上的开展工作。第一部分的(二),假借老子的话,谈历史,人生的虚幻性,在理论上总结了周穆王的故事。

第二部分,有四个故事,分别为“梦幻”下来定义,并且叙述“人生如梦”的各种形式。与庄子的蝴蝶梦相应对,说不清是庄周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周。人生是醒觉的,还是在梦中。中外古今,许多哲学家和科学家(特别是精神病理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似乎内容并没有能超出本篇《列子》的提示。人类是做梦的动物,从生理和心理都少不了“梦”。好像“氧气”,人生少不了,但是氧气太多,造成了组织氧化,一样是极大害处。同时极力破处迷信,列子教人如何平衡自己,安平广泰。

本段《列子》教人:认清了虚幻,才能知道什么是真实;知道了什么是梦境,才能知道什么是醒觉。三国时,曹操怕人乘他睡觉的时候谋刺他,他故意在睡觉时把被子踢掉在地上。身边的侍卫好心去把被子拾起来,给他盖上。他起身把侍卫一剑杀死,若无其事的回床上睡觉。等到“一觉睡醒”,发现侍卫被杀,就装成后悔的了不得,说我不是故意的,是我“梦中”就会杀人的。于是大家互相警惕,说丞相会在梦中杀人,相戒在丞相睡觉的时候不要接近丞相的地方。唯有杨修参透了原委。在为那个牺牲了的侍卫举行盛大的葬礼时,叹气着说:“丞相非梦中,君乃梦中耳。”曹操后来知道了这话,就存了杀杨修的念头。那“聪明”的杨修能说别人做梦,不能让自己不做梦!

第三部分,余下三个故事谈人生的迷惘和健忘症。兼谈儒家学说对个人与社会都没有实际的好处。慎思,明辨似乎听起来很好听,可是真行起来,就一定天下大乱。“儒家学说”与“和谐社会”是绝对背道而驰的。


第一部分:历史,人生的虚幻性

 

【原文】

(一)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硋。千变万化,不可穷极。既已变物之形,又且易人之虑。穆王敬之若神,事之若君。推路寝以居之,引三牲以进之,选女乐以娱之。化人以为王之宫室卑陋而不可处,王之厨馔腥蝼而不可飨,王之嫔御膻恶而不可亲。穆王乃为之改筑。土木之功,赭垩之色,无遗巧焉。五府为虚,而台始成。其高千仞,临终南之上,号曰中天之台。简郑卫之处子娥媌靡曼者,施芳泽,正蛾眉,设笄珥,衣阿锡。曳齐纨。粉白黛黑,佩玉环。杂芷若以满之,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以乐之。日月献玉衣,旦旦荐玉食。化人犹不舍然,不得已而临之。居亡几何,谒王同游。王执化人之祛,腾而上者,中天乃止。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而不知下之据,望之若屯云焉。耳目所观听,鼻口所纳尝,皆非人间之有。王实以为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王俯而视之,其宫榭若累块积苏焉。王自以居数十年不思其国也。化人复谒王同游,所及之处,仰不见日月,俯不见河海。光影所照,王目眩不能得视;音响所来,王耳乱不能得听。百骸六藏,悸而不凝。意迷精丧, 请化人求还。化人移之,王若殒虚焉。既寤,所坐犹向者之处,侍御犹向者之人。视其前,则酒未清,肴未昲。王问所从来。左右曰:“王默存耳。”由此穆王 自失者三月而复。更问化人。化人曰:“吾与王神游也,形奚动哉?且曩之所居,奚异王之宫?曩之所游,奚异王之圃?王闲恒有,疑覱亡。变化之极,徐疾之间,可尽模哉?”王大悦。不恤国事,不乐臣妾,肆意远游。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骅骝而左绿耳,右骖赤骥而左白义,主车则造父为御,泰丙为右;次车之乘,右服渠黄而左踰轮,左骖盗骊而右山子,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驰驱千里,至于巨蒐氏之国。巨蒐氏乃献白鹄之血以饮王,具牛马之湩以洗王之足,及二乘之人。已饮而行,遂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别日升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吕,而封之以诒后世。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其辞哀焉。乃观日之所入。一日行万里。王乃叹曰:“於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谐于乐,后世其追数吾过乎!”穆王几神人哉!能穷当身之乐,犹百年乃徂,世以为登假焉。

(二)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老成子请其过而求退。尹文先生揖而进之于室,屏左右而与之言曰:“昔老聃之徂西也,顾而告予曰: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吾与汝亦幻也,奚须学哉?”老成子归,用尹文先生之言深思三月,遂能存亡自在,憣校四时;冬起雷,夏造冰。飞者走,走者飞。终身不箸其术,故世莫传焉。子列子曰:“善为化者,其道密庸,其功同人。五帝之德,三王之功,未必尽智勇之力,或由化而成。孰测之哉?”


【语译】

(一)周穆王的时候,从最西边的国家来了一个“化人”(就是会幻变之术的人--弄障眼法的魔术师)。他能够进入水火,贯穿金石,翻倒山川,移动城邑,悬挂在空中不会坠落,碰到坚实的东西也不受阻碍。就这样千变万化,完全没有穷尽。既可以改变万物的形态,又可以变迁人的思想。穆王把他尊敬得像天神一般,侍奉他像君主一样。把天子的御寝让他住,送三牲佳肴给他吃,选美女乐妓让他消遣。只是这个化人嫌穆王的宫室简陋不堪居住,穆王给他备办的饮食腥臊不能入口,穆王的侍女膻臭丑陋不可亲近。于是穆王为他改建宫室楼台,雕梁画栋,色彩夺目,工程大都做到奇巧美妙的极点,直到国家府库消耗殆尽,才把楼台造好了。它的高度有千仞,位临终南山顶,名字叫做:中天之台。穆王还在郑、卫两国之地(郑、卫素来以淫风出名),特选了姿媚又窈窕的处女,用香膏润发,画正了柳眉,插戴了簪钿耳环。内着阿县(山东)的细绢小衫,外罩齐地所产的白锦长披。白粉敷脸,黑黛画眉,系着玉佩,带着香草,姑娘们布满在他的身边。还为他演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等乐章来娱乐他。每月都送给他玉衣,每天都献给他献美食。那位化人仍然不觉得高兴,表示只为不得已勉强的居住在那里(当年,印度净饭王为王子释迦牟尼选了国中最美的女子,教以歌舞弹唱,想用这些女人圈住他。不想那王子见不得那些女人,说他们丑陋的好似妖魔鬼怪。用现代的眼光来看,他似乎是“性取向”不同而已。净饭王白费心机了。)。住了没有多久,他就去见穆王,要他一起出去游玩。王抓住化人的袖子,腾空而起,一直到天空的半中央才停下来,进入化人自己的宫殿。化人的宫殿是用金银构造的,并用珠宝玉石作妆饰,它透出于云雨之上,下面不知道用什么作根基。远望好像一堆云层。耳目所听到,看到的,口鼻所尝到,闻到的,都不是人间所有的。穆王真以为这是天帝所居住的清都、紫微、钧天、广乐等宫殿。王低头往下面观看,见到他自己的宫殿台榭简直就像小土块、小草堆一样寒酸。穆王自己琢磨着,即使住在这里几十年也不再会想着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了。那化人又来邀王同游,所到之处,抬头不见日月,低头不见河海。彩光照射得穆王眼都花了,看不见东西。有音响传来,穆王的耳朵也混乱,什么都听不到了。全身诸肢百节,五脏六腑都惊慌的不能凝聚在一起。意志迷乱,精神沮丧,于是要求化人让他回国。化人推了他一下,王便从空中掉了下来。王觉醒了之后,所坐的还是原先所坐的位置,在旁边侍奉的人还是原先的人员。看面前的酒浆还没有澄清,菜肴也没有晾干。王问左右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左右侍奉的人说:“王只不过是静默的坐在这里而已。”就因为这样,王觉得精神丧失,病了三个月,才恢复过来。就再去问那个化人。魔术师说:“我只是与王做精神上的游戏,外面的体形何曾移动过呀?况且您以前(在天上)所居住的地方,和您现在自己的宫殿没有什么不同!您所游玩过的地方与您自己的现在所有的花园,也没有什么两样。由于王见惯了自己的东西,就不觉得它们的宝贵价值。天下事物的变化无穷无尽,而变化的时间却可快可慢,又怎么能尽情去形容它们呢?”王听了非常高兴,从此不理朝政,也不和幸臣嫔妃们取乐了,一心要到远方去游玩。于是大排銮驾用八大骏马驾车。右边的服马(正式拉车的主马)是骅骝;左边的是绿耳。右边的骖马(辅助拉车的旁马)是赤骥,左边的是白义。主车是由造父做正驾驶,泰丙为副驾驶。副车右边的服马是渠黄,左边的是踰轮;右边的骖马是是盗骊,左边的是山子。柏夭做车主人,参百是正驾驶,奔戎为副。这样奔驰了千里,到了巨蒐国。巨蒐国的国王巨蒐氏,献上天鹅的血给穆王喝,用牛马的鲜奶给穆王浴足,并且穆王左右的人也得到相当的款待。饮后再接着走,晚上就住宿在昆仑的山坡,赤水的南岸。第二天登上昆仑山,观赏黄帝的宫殿,并旌饰表扬它(封禅),希望功德留传后世。于是在那里做了西王母的宾客,在瑶池上饮宴。西王母为穆王唱歌,穆王也与她合唱,歌谣的词句很令人感动。又向西边去看日落,一天走了万里路,穆王感叹地说:“唉!由于我一个人不追求完满的德行,而去追求享乐,后世的人必定会计算我的过失啊!”周穆王哪里是一位神人呀?可是他却享尽一生的福乐,又活到百年才逝世,而世人还以为他升天了呢!

(二)老成子向尹文先生学习幻变之术,经过三年,先生都没有教他。老成子就向先生请问自己有什么过错,并且请求退学。尹文先生对他拱手有礼的请他进了内室,屏退了身边的其他人,才对他说:“从前老聃到西边去,回头对我说:‘凡有生气的东西,有形状的物质,都是虚幻的。天地所开始生育的,阴阳所变化的,就叫做:生;就叫做:死。极力的探究时间而通晓变化的规律,依照着物质的形状来移动变迁的,就叫做:化,就叫做:幻。天地造育万物,其中的巧妙,其中的功力深厚,本来就是难以探究,难以完全明白的。人也可以依照物质的形状来弄些奇巧的变化显示,由于他们的功力很浅薄,所以随时产生,随时就消灭。其实,如果能够明白物质的变化迁移,与生和死,并没有什么不同,那就可以开始学习“幻术”了。’其实,我和你也都是虚幻的啊,又何必专门去学习呢?”老成子回家后,把尹文先生对他说的言语,仔细苦思,琢磨了三个月。他就能自己掌握了生死,能使四时颠倒交错,冬天打雷,夏天结冰,飞禽成为走兽,走兽成为飞禽。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些技术著作下来,所以世上没有流传他的方法。列子先生说:善于使用“幻变”的,他的方法好像很神秘,其实功能还是与常人相同的。五帝的德行,三王的功绩,未必都是他们自己的智慧和勇敢的力量所致,或许是由于会幻变之术吧,又有谁人能猜测得透呢?

【理解】

·(一)周穆王是中国历史上一位颇有作为的领导。除了列子在这里写了一些有关他的事迹以外,还有一部书叫做:《穆天子传》,是晋武帝太康二年(西元281年)出土的战国时期的魏国坟墓里的《汲冢竹书》,由荀勖整理校对,辑成《穆天子传》六卷,流传后世。除了近代法国汉学家认为:所谓穆天子不是周穆王,而是秦穆公以外,其他学者考证古今,还是认定《穆天子传》里的穆天子是周穆王无误。春秋,汉书,史记,都曾记载周穆王的史迹。周穆王开疆辟土,惩治不听话的西戎(广义的西边诸国),军事,外交都有显著的功绩。《列子》里的这段故事,记载穆王与西王母会见的事迹,与《穆天子传》一致。

·西王母是古代“母系社会”民族的一个代表性的首领。《山海经》的《西山经》描写她:“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玉)。”西王母被后世的宗教人士渲染和重新包装,成了神仙,做了玉皇大帝的王母娘娘,与玉皇大帝同掌山河,等等神话。近代人考证,当年周穆王所见到的西王母,他的国土是现在的甘肃泾川一带,是谓:泾川文化。西王母是用“虎”作民族的图腾(标志)。由于当时与周朝的外交关系密切,所以周代的文物中有“虎纹鼎”“虎纹壶”等,作为“泾川文化”交流的证明。

·化人,就是会搞幻术变化的人,俗语叫做:变戏法的人。现代统称:魔术师,是从英文的Magic,magician而来。魔术师变魔术,是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事物挪移变化,真变成假,假变成真,让人信以为事实。故又称为:障眼法。

近代美国有个世界级大魔术师,名字叫做:胡迪尼(Harry Houdini1874-1926)真是能“进入水火,贯穿金石,翻倒山川,移动城邑,悬挂在空中不会坠落,碰到坚实的东西也不受阻碍。就这样千变万化,完全没有穷尽。”最后表演失手,不能从大玻璃水缸中脱出。由于他有“刀枪不入”的“能耐”,被一个加拿大小伙子当肚子一拳,打得他盲肠爆穿,医院急救不治,三天后去世,享年52岁。不过世界上变魔术的,好像再没有人能超过他了。他是一个职业魔术家,就是正式打出“魔术师”的招牌,并不躲在宗教名义之后装神弄鬼。

现代印度有一位自称是Krishna大神的转世肉身显现(印度人自古以来专搞轮回转世这一套),他的名字叫:SAtyanarayana Raju,1926年11月23日降生人间(大神化身)。人都称他谓:赛巴巴 Sai Baba赛是他的姓简称,巴巴就是圣父,好比天主教的教皇,被称为:Holy Father。赛巴巴能够上天入地,手往空中一抓,就马上出来一只钻石戒指。再一抓,就有香灰不断从手中流出,分给众人。众人接着香灰,有的当场吃掉,有的拿回家去供养起来,据说可以医治百病,避邪避祸,保佑平安,升官发财。在1970-1990年代中,赛巴巴的名字比什么都响亮,据说任何人有急难,只要呼叫“赛巴巴”,马上就有救应,信徒遍满全世界。到印度去朝圣的都是一飞机一飞机的去,在120度的热度的炽热下,坐在地上,直晒着大太阳听他教训。一动都不敢动,怕对巴巴不敬。据说,赛巴巴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他可能随时显现在你面前。一位美国的著名医学博士,撒木耳·散维斯 Samuel Sandweiss,MD.为赛巴巴写了一本“传”的书,叫:《Sai Baba-the Holy Man》,郑重的签了名送了一本给我,至今还保留着。如果赛巴巴高兴,据说他可以带你去遨游“天宫”。美国各地都有“赛巴巴中心”,信徒包括专家学者,政客和犹太大佬大资本家,声势浩大,如日中天。

有一天(1979年5月15日)我接到一个电话,打来的是个女人,在电话里问我:“你是谁?”我当时很奇怪,既然打电话来,怎么不知道我是谁?盘问之下,她说,他是某某精神病学医生,是赛巴巴的信徒。她现在有病,不知道怎么办。就向赛巴巴祈祷。正在祈祷间,突然门铃响,有人送来一封信。拆开一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电话号码,也不知道是谁的电话号码。就这样,她来我处看病,认为是奉赛巴巴的神旨而来。按美国精神病学医生特别骄傲,他们必须先取得医学博士,这已经是在众博士学位中最难能可贵的了。得了医博之后,再取得一个哲学博士学位,才能当精神病学医生,收费自然也特别昂贵。由于自己身份高,瞧不起普通一般的医博,所以自己有病时就为难了。就这样神使鬼差的做了我的病者。除了是赛巴巴的神旨外,那封“信”,应该还可以有别种解释的。以后凡是赛巴巴的信徒,都到我这里看病,有时开了大巴士,一车一车的来。实在吃不消,就不给他们挂号,挂上号还得等三个月,这样才把他们挡住了。

赛巴巴的信徒们死乞白赖的邀我和他们一起到印度去朝圣。我坚持不去(他们说赛巴巴下过神旨,一定要我去印度见他。)再不然就由印度政府出公函正式邀请(印度政府大小官员,一半以上都是赛巴巴的信徒。)我心里打定了主意,认为:(1)我堂堂中华,黄帝,老子大道一脉相传,从来不搞什么鬼神迷信,从来没有轮回转世的邪说,一贯正正派派。我不屑跟这些人搅在一起。(2)不是赛巴巴的“香灰”可治百病吗?为什么他还要发出“神旨”,叫他们到我这里来看病?(3)赛巴巴在印度势力炎炎,日正中天,整天说以“大爱”拯救印度和世界的贫苦人民,又有印度政府唯命是从,怎么印度人民不但没得苏困,反而越救越贫困,贫富悬殊得太不象话。因此,我怀疑这位大神化身的真实性。就以印度太热,我特别怕热,所以,不去印度(活受罪)。

九十年代中,赛巴巴的把戏被人拆穿,他不过是一个“魔术师”兼用“催眠术”。那时录像,电脑开始发达,他的“障眼法”都被人分析出来,无可推诿。而且加上他们的团体组织内部腐败腌臜不堪,渐渐曝光。于是赛巴巴的组织,先是大分裂内斗,然后丑事不堪闻问。以致最后烟消云散,人以提起这个名字为耻了。

不过,如果赛巴巴死后,假使有幸出了一个聪明人(神棍),重新把赛巴巴包装抄作一下,很可能赛巴巴又死灰复燃又“大神复活”了。反正死无对证,难以辩明是非真假。一般人又最喜欢“神化故事”,投其所好,赛巴巴就会更长久大大出名的了。譬如,耶稣当时被列为江洋大盗,判处极刑,可以说是被羞辱得无以复加了。弟子之中不过都是些没有智识的民工,偏偏犹太人中出了一个保罗,能说会写,把他“理论化”了起来(所谓《新约圣经》90%都是保罗的大作)。于是死灰复燃大大出名,成了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后世两千年来,多少君王豪杰都拜倒在耶稣脚下,妄想得着他的庇护!且看现在世界“纪年”都是根据耶稣,奉他为“正朔”!这又是哪里说起呢?如果没有保罗这位叛变的“大律师”,根本就不可能有基督教,这是众所周知的。同理,只要这个世界还能继续存在,将来赛巴巴也未必不能如此!

其实,为人读书不可不读史!中国历史上,汉末有“黄巾”,隋唐时代,有“弥勒佛下界”,近代有“白莲教”“天理教”“太平天国”等等,以宗教号召群众,一时轰动。都是一眨眼就烟消云散。因为他们层次太低,根本没有像样的理论,所以根本站不住脚。就赛巴巴的事件来说,后来那些悔不当初的赛信徒,纷纷来问:你怎么就能不受引诱?我们想尽了办法要把你圈进来,你就能回避的那么巧妙,不想我们劳民伤财,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好不羞惭!

·周穆王被那个“化人”的幻术弄得神魂颠倒,读过《列子》的人恐怕就有免疫力了。

穆王指望依靠“化人”住在“天宫”,对自己原有的宫室庭院一概看不上眼了,殊不知化人搞的都是“幻术”,是虚空缥缈,是头脑里的假象。化人自己对穆王说:不过是“精神游戏”而已。所谓“天宫”根本就是你自己的宫室庭院,只不过你自己看惯了,不知道珍惜罢了。妄想抛弃自己的实际,去追求那虚无的假象。这个是对穆王的当头棒喝,使穆王精神错乱,病了三个月。幸亏是穆王,一般人得了精神分裂症是非常不容易治愈的。即使好了,病情也很不稳定。

羡慕“外国月亮圆”的人们,听者!

周穆王懂得怎么自己治病,他把幻想拉回到实际,他把遨游“天宫”的虚无意愿,改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的远游。他不但是出外游玩,更带着外交的任务。他会见了西边不少的邻国领袖,包括母系社会的西王母。

周穆王回到了实际,可是后世的一般人却并没有回到实际,他们把周穆王神化了,把西王母也神化了。列子为了破除宗教迷信,特别指出:穆王不是“神人”,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这就明明显出:列子正派!

周穆王懂得怎么生活,怎么使自己快乐,懂得自己怎么医治自己,更懂得一石数鸟的为国家办好事。特别是迷途知返,振作愤发。他活的很长寿。逝世以后,人们还要神化他,说他“升天”了。

人们是很糊涂的,人家编出来的一个子虚乌有的“孙悟空”,在许多寺庙里都当真的供着它。最可笑的是“义和团”,供奉“孙悟空”作祖师爷,并相信“孙大圣”可以使他们变得“刀枪不入”,可以和洋人的洋枪洋炮一拼。更可笑是是那些相信捣鬼的“义和团”的人们!要是这样不招来八国联军就没有天理了。(可恨)!可见这篇《列子》里的周穆王应该是多有启发?周穆王到底是周穆王,他一下子就能反转过来,真是像鬼谷子所说:虽覆能复,不失其度!

·比附援引,把“幻术”再扩大一点范围来说,一个人的戏法变得再好,影响力也有限。如果一旦成为著作,白纸上写了黑字,那就大不相同了。譬如神怪小说,武侠小说,以至现代的科幻小说,他们的影响力就远远超过一般想象。中国的《封神演义》《西游记》这两部书可不得了。我曾经做过一项调查研究,发现中国的一般人对于佛教,道教的宗教观念和宗教知识,70%以上未能超过这两部书的内容范围。甚至于对政治,经济也多未曾超过《西游记》的内容范围。例如:什么“取经”,“全盘西化”都成了口头禅,深入潜意识之中,根本不可能拔除。说个笑话,“秦始皇”禁书,烧书,如果能够把这两部书烧掉了,就真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了。试想,一个民族的思想囿于《封神演义》和《西游记》的层次里,多么可悲!太令人忧心了。《列子》不能不读啊!

·(二)老成子学“幻”,这个“幻”字是什么意思?

“幻”的本身就是:像似真的假东西。中国字的特点是在上面加一个字是一种意思,在下面加一个字又是一种意思。譬如在幻字上面加一个虚字,就成了“虚幻”。“虚幻”就是:子虚乌有的假东西,根本不存在却像似存在,意义就不仅是假东西了。如果在幻字下面加一个变字,就成了“幻变”。“幻变”就是:事物的变化,真的变成了假的;假的变成了真的。和本来存在的东西变成不存在了,本来不存在的东西变成存在,让人难以摸得清楚真相。在这段书中,“幻”字至少有这两种意义。此外还有“幻术”,“幻术”是人为的戏法,魔术,本身有着娱乐别人的意思。

本段书中说: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这位尹文先生好像就是关尹子尹喜,是老子出关不知所终前,最后的一个弟子。这个弟子比较特别,他利用职权,第一强迫老子写下《道德经》,不写就不许出关。亏得有尹喜这么一逼,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有这个“中华至宝”的《道德经》了。第二他利用老子写书的这段时间,早晚向老子请教各种问题,明白透彻。等到老子出关走了,他也把这个“把关的儿郎”这份差事辞掉不干了,后世把它列为老子重要弟子之一。老成子来向他学“幻”,恐怕是想学“幻术”。实际上老成子把尹文先生看低了。尹文先生当然不教他,过了三年之后,他熬不住要走了,先生才很礼貌的“教”他“幻道”,不是“幻术”。就是:“虚幻和幻变之道”。并且郑重地说:当老子西去的时候,最后回头来对他所说的“最后的话”,这是宝贵得无法形容的言语。所以还要“屏退左右”,慎重其事!这一番做作很妙,煞似变魔术以前“暖身运动”,故作神秘。他说老子说:

凡有生气的东西,有形状的物质,都是虚幻的。天地所开始生育的,阴阳所变化的,就叫做:生;就叫做:死。极力的探究时间而通晓变化的规律,依照着物质的形状来移动变迁的,就叫做:化,就叫做:幻。天地造育万物,其中的巧妙,其中的功力深厚,本来就是难以探究,难以完全明白的。人也可以依照物质的形状来弄些奇巧的变化显示,由于他们的功力很浅薄,所以随时产生,随时就消灭。其实,如果能够明白物质的变化迁移,与生和死,并没有什么不同,那就可以开始学习“幻术”了。

这段话好像是替老成子量身裁制的,我想一半是尹文先生自己临时编的吧。尹文先生就是借此在使用“幻道”,点化老成子的。所以他的结论是:其实,我和你也都是虚幻的啊,又何必专门去学习呢?老成子回去之后,把“尹文先生的话”苦思三个月,居然他就能自己掌握了生死,能使四时颠倒交错,冬天打雷,夏天结冰,飞禽成为走兽,走兽成为飞禽。

所谓:“掌握了生死,颠倒了四时,冬天打雷,夏天结冰,飞禽成为走兽,走兽成为飞禽。”只在人的一念之间而已,换句话说,这就是:“幻”。所以,列子评论说:

善于使用“幻变”的,他的方法好像很神秘,其实功能还是与常人相同的。这个宇宙万物,生生灭灭,不就是如梦如幻吗?

说起幻道来,《霸王别姬》虞姬有一段唱词(二六):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音:叉诺)。好一个:成败兴亡一刹那!我这辈子可赶上了,出生不久,就是八年抗战,眼看着日本皇军在中国耀武扬威,奸掳焚杀。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不知不觉之中,晴天一个霹雳,抗战结束,胜利还都了。曾几何时,短短三年,国民政府通货膨胀,控制失效,经济崩溃,接着就是不可思议的天崩地裂,国民政府亡国了。想我们读历史时,常常读到人家亡国的事,却都不是亲眼得见,吊古战场的伤感而已。我那时住在苏州,在上海(经济中心)、南京(政治中心)之间,国民政府经济大崩溃而后政治大崩溃,而后军事大崩溃,(稍早的大清亡国没有赶上),不幸亲眼目睹,这是千载难逢的啊!事事都历历在目,好像昨天才发生的,可又如烟如云,如梦如幻,一去不返。方才心中一动,举目四下观望,当年看过那场“戏”的人,千千万万,可惜现在所剩也寥寥无几了!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正叹他人命不长,谁知自己归来丧!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节引《红楼梦》第一回)

老成子的幻道幻术虽然达到一定程度的境界,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些技术著作传留下来,所以世上没有流传他的方法。这一点也是尽在不言中,老成子真是明白了“幻道”了。虚幻,幻变是:真做假来真亦假,假做真来假亦真。生与死刹那之间没有分别,真与假亦何尝有分别?传与不传又有什么分别?

·幻变挪移本是戏法,列子在上一讲里说的“狙公善养猕猴”的故事,他特别指出那些“智者”驾驭,羁縻,笼络那些“愚者”的手法,就是“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的掉换手法。在内容和名称都没有改变的原则下,把事物巧妙的“调动”一下。人民和猕猴一样,就能暂时被骗住,还觉得很高兴。

这种统治技术似乎是非常高明,问题是:那些“愚者”由于自己愚笨,没能及时看得出来,拆穿西洋镜。如果他们能及时看得出来,那些“智者”就驾驭,羁縻,笼络不了啦!

因此,列子提出了他的“怀疑论”。他说:

五帝的德行,三王的功绩,未必都是他们自己的智慧和勇敢的力量所致,或许是由于会幻变之术吧!又有谁人能猜测得透呢?

列子的这句话不得了!不得了啊!就此打住,还是心照不宣吧。

(待续)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