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二讲
方法论(之五)
常胜的方法

【黄帝篇第二】

黄帝篇是以黄帝寻求养生治国方法开始,作为篇名。讲求“养生、治国的方法”是本篇的主旨。因此,本篇是列子的方法论。全文一共有二十一段故事,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列子的理想国和理想的治理方法。阐述黄帝经过探求,实验之后,所用的方法不但未能凑效,而且给他带来后患,很不理想。于是他抛开一切,终于在疾思苦想之中,进入了梦境。在睡梦中得到了答案,醒来照着梦中的方法来颐养身心和治理国家,经过二十八年,得到了极佳的效果,人民怀念他的功绩,二百余年不衰。第二部分:列子阐述他的教育观点,认为教育在于领悟,也说明了师生智识的传承过程。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一味灌输,其实得不到真正教育的效果。第三部分:讲一个人一生怎么样可以有一己之长,不但可以谋生,而且可以生活得比人强。培养专长,是必然成功的方法。第四部分:讲人们心理深处,修养的方法。列子提出了“九渊”,九种积水成渊的比喻。人们不但能显示出自己的不同的种种情况,使别人看不透,无法笼络羁绊,同时能由心理的力量维持自己精神和身体的健康和力量。第五部分:是谈论常胜的方法,同时也提出管理者常有的笼络羁绊的技巧。

由于本文的篇幅太长,内容也特别丰富,只好把它分成五次来讲,像前一讲一样,分为(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下面是:《列子新论第二讲》(之二):

(续前)




第五部分:常胜之道

 

【原文】

(一)天下有常胜之道,有不常胜之道。常胜之道曰柔,常不胜之道曰强。二者亦知,而人未之知。故上古之言:强,先不己若者;柔,先出于己者。先不己若者,至于若己,则殆矣。先出于己者,亡所殆矣。以此胜一身若徒,以此任天下若徒,谓不胜而自胜,不任而自任也。粥子曰:“欲刚,必以柔守之;欲强,必以弱保之。积于柔必刚,积于弱必强。观其所积,以知祸福之乡。强胜不若己,至于若己者刚;柔胜出于己者,其力不可量。”老聃曰:“兵强则灭。木强则折。柔弱者生之徒,坚强者死之徒。”

(二)状不必童而智童;智不必童而状童。圣人取童智而遗童状,众人近童状而疏童智。状与我童者,近而爱之;状与我异者,疏而畏之。有七尺之骸,手足之异,戴发含齿,倚而趣者,谓之人;而人未必无兽心。虽有兽心,以状而见亲矣。傅翼戴角,分牙布爪,仰飞伏走,谓之禽兽;而禽兽未必无人心。虽有人心,以状而见疏矣。庖牺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而有大圣之德。夏桀、殷纣、鲁桓、楚穆,状貌七窍,皆同于人,而有禽兽之心。而众人守一状以求至智,未可几也。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帅熊、罴、狼、豹,貙,虎为前驱,雕、鹖、鹰、鸢为旗帜,此以力使禽兽者也。尧使夔典乐,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此以声致禽兽者也。然则禽兽之心,奚为异人?形音与人异,而不知接之之道焉。圣人无所不知, 无所不通,故得引而使之焉。禽兽之智有自然与人童者,其齐欲摄生,亦不假智于人也。牝牡相偶,母子相亲,避平依险,违寒就温;居则有群,行则有列;小者居内,壮者居外;饮则相携,食则鸣群。太古之时,则与人同处,与人并行。帝王之时,始惊骇散乱矣。逮于末世,隐伏逃窜,以避患害。今东方介氏之国,其国人数数解六畜之语者,盖偏知之所得,太古神圣之人,备知万物情态,悉解异类音声。会而聚之,训而受之,同于人民。故先会鬼神魑魅,次达八方人民,末聚禽兽虫蛾。言血气之类心智不殊远也。神圣知其如此,故其所教训者无所遗逸焉。

(三)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物之以能鄙相笼,皆犹此也。圣人以智笼群愚,亦犹狙公之以智笼众狙也。名实不亏,使其喜怒哉。

(四)纪渻子为周宣王养斗鸡,十日而问:“鸡可斗已乎?”曰:“未也,方虚骄而恃气。”十日又问。曰:“未也,犹应影响。”十日又问。曰:“未也,犹疾视而盛气。”十日又问。曰:“几矣。鸡虽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耳。”

(五)惠盎见宋康王。康王蹀足謦欬,疾言曰:“寡人之所说者,勇有力也,不说为仁义者也。客将何以教寡人?”惠盎对曰:“臣有道于此,使人虽勇,刺之不入;虽有力,击之弗中。大王独无意邪?”宋王曰:“善;此寡人之所欲闻也。”惠盎曰:“夫刺之不入,击之不中,此犹辱也。臣有道于此,使人虽有勇,弗敢刺;虽有力,弗敢击。夫弗敢,非无其志也。臣有道于此,使人本无其志也。夫无其志也,未有爱利之心也。臣有道于此,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驩然皆欲爱利之。 此其贤于勇有力也,四累之上也。大王独无意邪?”宋王曰:“此寡人之所欲得也。”惠盎对曰:“孔墨是已。孔丘墨翟无地而为君,无官而为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延颈举踵而愿安利之。今大王,万乘之主也;诚有其志,则四竟之内,皆得其利矣。其贤于孔墨也远矣。”宋王无以应。惠盎趋而出。宋王谓左右曰:“辩矣,客之以说服寡人也!”

【语译】

(一)天下有经常致胜的方法,也有经常不胜的方法。经常致胜的方法叫做:柔,经常不胜的方法叫做:强。柔与强二者得失的道理很容易知道,可一般世人却不知道。所以上古的人说:强,是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柔,是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一旦遇到比自己更强的人,就危险了。能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就永久不会危险的。这样的人用柔的方法来使自己常胜,这样的人以守柔来承担天下的重任。这就叫做:不求胜而自然能致胜,不求承担重任而自然承担了天下的重任。粥子说:“要想刚,必须通过柔来得到它;想要强,必须通过弱来保住它。积柔就必定能成为刚;聚弱就必定能成为强。只要观察他的积聚,是否有柔、弱,就能辨知他的祸、福之所在。惯于用强来致胜不如自己的人,必定会被比自己刚的人胜过。柔能常胜一切超出自己的人,它的力道简直无可衡量。”老聃说:“以兵力夸强的人,必定招致灭亡;树木长得高大,就容易折断。能使用柔弱的是生命的门徒,一味逞显刚强的是死亡的门徒。”

(二)动物之间,形状不一定都相同,而它们的心智可能相同。心智不一定相同,而形状却又相同。圣智的人重视心智而轻视形状,一般众人却重视形状而轻视心智。一般的众人看到形状与自己相似的,就亲近它爱护他,见到形状与自己不同的,就疏远他畏惧他。动物中的一种,有七尺高的形状骨骼,手和脚的样子不相同,头上披着头发,口中长着牙齿,能站着走路的,这就叫做:人。然而,人未必就没有兽心。那人虽有兽心,由于形状是人,就获得人们的亲近。动物中有那身上长了翅膀,头上生了角,张牙,裂爪,仰着头就飞,低下头就跑,这就叫做:禽兽。然而,禽兽未必就没有人心。禽兽即使有着人心,因为它们的形状与人不一样,人们就疏远它们。像那包羲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他们有的是蛇身人面,有的是牛头虎鼻,都不像人的形状,但却有大圣的德行。那夏桀,殷纣,鲁桓,楚穆等人,他们的形状,七窍,相貌都和人一样,但却有禽兽之心。而一般众人之拘泥于同样的形状,就想着他们一定具有崇高的心智,因此失误,就永远无法达到所追求的目标了。黄帝与炎帝在阪泉的郊野作战,以熊,罴,狼,豹,貙,虎作先锋,以鵰,鹖,鹰,鸢为旗帜,这是以人力驱使禽兽的例证。尧命令夔掌管乐律,重敲石磬,后又轻击石磬,引来百兽相率起舞。萧韶的乐曲奏了九次,使得凤凰也来和鸣,这是用声音招徕禽兽的例证。那么,可知禽兽之心,哪里又与人类有什么不同呢?只是因为它们的形状,声音与人不同,而人们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与它们沟通罢了。圣人却无所不知,无所不通,所以能招引它们,驱使它们。禽兽的心智也有自然与人类相同的,它们也都要生存,它们并不须假借人的智慧,而雌雄相配,母子相亲。它们会躲开平地,依靠险要。避开寒冷,趋向温暖。栖居成群,行走成列,弱小的在中间,壮大的在外围。饮水时则互相提携,食物时则鸣叫呼群。上古的时代,这些动物和人类共同居处,共同行游。到了有帝王的时代,禽兽才惊惶散乱,不再与人类同居了。再到了道德低落的末世,它们就逃跑隐藏,以避免人类对它们的残害。现在东方的介氏之国,那里的人很多都能通晓六畜的言语,他们只能用片面的智识来获得对动物的理解。那最古时候的神圣之人,却具有完备的智识了解万物情态,完全了解动物的音容声色,能把它们聚会在一起,教训它们,其感受与人民相同。所以他们首先能和鬼神魑魅相通,其次惠达八方人民,最后照顾禽兽虫蛾。这是说,凡是具有血气的,其心智的差距并不太远。神圣之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能教训动物,无所遗漏。

(三)宋国有个狙公--爱养育猕猴的人,他很爱猩猩,养育了一大群,并且能了解猕猴的心意,猩猩们也知道怎么获得狙公的欢心。他便减少家中人口,用以满足猕猴的食欲。不久就感到粮食匮乏,想要限制猕猴的口粮,又担心猕猴们不听话,于是就去骗它们说:“我打算给你们橡果,早上三个,晚上四个,这样就足够了吧?”所有的猕猴听了就迷乱站起来生气。过了一会,他说:“这样吧,给你们橡果,早上四个,晚上三个,够了吧?”所有的猕猴都扒下来高兴了。万物之中,有能力的和愚蠢的相互笼络羁绊,都是用像这样的方法。圣人(统治者)笼络羁绊愚鲁的群众,就像狙公用智巧笼络羁绊猕猴们一样。内容和名称都不曾改变,就能使得他们喜悦或愤怒。

(四)纪渻子为周宣王育养斗鸡,过了十天,周宣王问:“鸡可以斗了吗?”纪渻子回答说:“还不行,那鸡虚伪地自逞骄傲,而依仗着一股怒气。”又过了十天,王又再问。纪渻子回答说:“还是不行,那鸡看到影子,听到声音,就受到影响而冲动起来。”王过了十天又问。回答说:“还是不行,那鸡仍旧会虎视耽耽,而且盛气凌人。”又过了十天,王再问。纪渻子说:“差不多了,那鸡虽然还不时鸣叫,但是心情已经能镇定而不变动了。看上去就像一只木头做成的鸡,它的德性已经完全齐备了。别的鸡看到它都不敢应战,回头就逃跑了。”

(五)惠盎去见宋康王,康王正在碎步兜着圈子走,微笑着快快的说:“寡人所喜爱的是那些勇敢而且力气大的人,最厌恶的是那些空谈仁义的人,你又要将什么来教导寡人呢?”惠盎对答说:“臣有个方法,能使那勇敢人的刀剑刺不进人家的皮肉;那力气大的人打人也打不中,大王对这种方法难道不感兴趣吗?”宋王说:“好啊!这正是寡人所想要听到的事。”惠盎说:“刺不进,打不中,这还是耻辱,算不了高明。臣有一个方法在此,可以叫勇敢的人不敢刺;力气大的人不敢打。所谓:‘不敢’,并不是没有想要刺,想要打的心志。臣有一个方法在此,就是让他们失去了‘想要’的心志。所谓失去‘想要’的心志,就是没有了爱欲和利害的心。臣有一个方法在此,可以使天下的男人女子都高兴欢喜,都可以得到自己的爱欲和利益。这就高明过勇敢、有力四倍以上了。大王难道无意于此吗?”宋王说:“这正是寡人想要得到的呀。”惠盎对答说:“那就是孔子,墨子了。孔丘和墨翟这两个人没有土地却做了君主,没有官职却做了尊长。天下男人女子,抬着脖子,踮起脚跟,是因为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利益。现在,大王是一位大国的君主,如果您真正有这个心志的话,那么在宋国的国境之内的老百姓都能得到他们的利益。这比孔、墨又高明得多多了。”宋王没有话答对,惠盎说完就快快的走了。宋王向左右的人说:“真是会辩论啊!他用这一套来想要说服寡人呐!”


【理解】

·第(一),刚、柔,强、弱的辨证思维是老子的中心思想之一。本段书是老子《道德经》第七十六章与七十八章的缩影,提要和强调。在列子所领悟的范围内再度激活更新(refresh)它的新鲜生命。并且,列子给“柔的方法”起了一个新名字,称为:常胜之道。常胜之道四个字,既顺口,又非常具有吸引力。他说:

天下有经常致胜的方法,也有经常不胜的方法。经常致胜的方法叫做:柔,经常不胜的方法叫做:强。柔与强二者得失的道理很容易知道,可一般世人却不知道。

我想,天下谁人不希望自己是个经常能够胜利的人?可是列子说,这个道理很容易知道,而真正的方法却不是一般世人所能知道的。因为一般世人所认为的是:要胜利就必须要能比别人“刚”,要能比别人“强”,不然怎么能胜得过别人。所以一般世人鼓励人的话语,师长教训后进的话语,都少不了什么,你一定要坚强起来,你不能软弱下去等等。按照列子在这里的说法,刚好相反。

为什么列子要说反话?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道德经》第四十章)。列子所说的“柔”与“弱”不是目的,而是方法。“道”的进行,是朝着自己相反的方向运动的。譬如:矛盾的发展是向自己相反的方向进行的,生的发展是朝着死的方向进行的。“道”发生作用和力量的时候,它是以“弱”的姿态出现。也就是:以“弱”作为手段和方法。如果有人把老子和列子教人要“柔”“弱”的话语,直接理解为:就是要做“柔弱”的人。那就是教人要做,软骨虫,应声虫,没有脊梁骨的人,窝囊废,扶不起来的猪打仗,面条(挑起前面后面塌,挑起后面前面塌,挑起中间两头塌。),汉奸、买办、亡国奴,等等。这种人完全没有什么胜利可言,头脑里恐怕一点要胜利的影子也没有,胜利根本不属于他们。“柔”和“弱”绝对不是列子的目的,只不过是一时相宜的手段,方法。列子作出三种解释,为什么要“柔”和“弱”:

(一)强,是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柔,是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一旦遇到比自己更强的人,就危殆了。能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就永久不会危殆的。这样的人用柔的方法来使自己常胜,这样的人以守柔来承担天下的重任。这就叫做:不求胜而自然能致胜,不求承担重任而自然承担了天下的重任。

这里的的思维:“强”,是强出头,力争抢在别人的前头。这样就要很费力气的与人斗争,假如能够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固然很好。不过一旦遇到了别人更有竞争力和好机会,成为比自己更有利更强的人,就必定败绩。有了这个危机率存在,要想始终保持在别人前面的压力非常大,而且终究会失守,这样就达不到永久常胜的目的。如果你故意退一步,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去接受那个压力。那个抢在前面的人即使不被别人斗垮,自己就把自己斗垮了。因此,使用“柔”“弱”这种方法,既不太费力,又能永久不垮。不垮就是胜利。所以列子认为:这样的人用柔的方法来使自己一辈子常胜,这样的人以守柔来承担天下的重任。这就叫做:不求胜而自然能致胜,不求承担重任而自然承担了天下的重任。是个上算,而且保证常胜的方法。不求胜而胜是稳胜,高明的致胜。

(二)引用粥子的话,粥子说:“要想刚,必须通过柔来得到它;想要强,必须通过弱来保住它。”这显然是一种战略和战术的运用,是暂时的隐秘,用以欺敌,来达到战胜的目的。

(三)粥子继续说:“积柔就必定能成为刚;聚弱就必定能成为强。只要观察他的积聚,是否有柔、弱,就能辨知他的祸、福之所在。惯于用强来致胜不如自己的人,必定会被比自己刚的人胜过。柔能常胜一切超出自己的人,它的力道简直无可衡量。”这说的是:“真正的刚和强”,是自己维护和保住自己实力,尽量诱使敌人去消耗和削弱他的实力。绝对是有成算,稳扎稳打,按部就班的,不是暴虎冯河,盲目的向前冲来夸饰自己没有底力的刚和强。在这个逻辑下,那些喜欢炫耀和吹嘘自己力量(包括财富,权力,地位,才智。)的,正是自己虚弱的招供,是真正的弱者和愚夫。

最后,列子用老子的话做殿军。他说老聃说:“以兵力夸强的人,必定招致灭亡;树木长得高大,就容易折断。能使用柔弱的是生命的门徒,一味逞显刚强的是死亡的门徒。”

不久前,美国好莱坞的犹太佬拍了些卡通电影。在电影之中,卡通片的票房率都是居上的,不仅小孩子看,大人也喜欢看漫画片,既有娱乐性,又可以启发想象力。所以,新闻报纸必有漫画专栏,有重大的评论,往往藉用漫画来表达,不但入骨三分,尤其是最能达到宣传效果。

一部卡通片的名字叫做:傻瓜(Sha gua)。片中的故事是:一个中国官员(穿着满清官服的),脑满肠肥,圆圆滚滚的外形,突出了中国人的一般形状。他非常特别,就是一见到外国人(到中国来的“外国人”99%都是犹太血统的人,从道光年间到中国来卖鸦片。到最近微软才退休的盖兹,退休后立即到到中国来做“好事”。一般中国人并分不清来的外国人是不是犹太人,还是爱尔兰的犹太人,意大利的犹太人....。),就五体投地特别热情,感情化到了极点。他绞尽脑汁,不知道要怎样讨好那外国人才好。除了请他大吃大喝以外,就把家中所有的好东西都当礼物送给了那个外国人。最后,连家中的一只猫也恭敬奉送。那只猫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会写中国字,画中国画,而且书画得非常好的。他的太太跳了出来,大发脾气,认为:别的东西你送掉,还能弄回来(指到中国老百姓那里刮)。这只猫是天下至宝,而且是国宝,再也得不回来的了,你怎么傻瓜到这种地步,连“天下至宝”也白送给人家,那人是你家哪门子的亲?那个外国人就大声骂道:中国的妇人家,你们懂得什么?快回厨房里去吧!于是大模大样,连一个谢字都没有,满载而归。

另一个卡通片,画的是日本人。犹太人用报纸,折成一个帽子形状的东西,给他戴在头上。然后对他说:这是尊贵的荣誉喔!那个日本人就感动、振奋的了不得,一百二十度一再鞠躬,连声道谢。拿起了日本刀来,就去狂杀亚洲邻国的男女老幼,一切人畜。

·第(二)个故事,谈圣智者统御天下的三大步骤。

凡是在这个宇宙里,天之下,地球本身和地球之上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都是“同根生”的大同类。动物之中,“血脉”就更加相近,外形虽然有所不同,而内里也都有心肝脾肺肾,头上也都有耳目鼻口舌。因此,大体上,心性也都能相感相通。许多动物学家和动物园专家,都有一套和动物打交道的方法。譬如本讲前面,说到过“养虎”的方法,大致是相通的,就是让动物感觉到是它们的同类,给它们东西吃,但必须避免任何作为可以激起它们野性的刺激,同时也不能一味顺从(惯)它们。教养动物与教养人类的方法,几乎相同。

近来,由于“基因学说”盛行,生物工程学就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他们把苍蝇,蝎子的基因加到番茄里去,把毛虫的基因和杀毛虫的基因,混到黄豆里去等等。最近美国人因为吃了番茄,病了死了几千人,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说不出所以然来(恐怕是不敢说)。将来继续“发展”下去,野兽的基因与人类混合,是必会有“虎头人”(借《推背图》第五十象的语言)出现。

美国人之中,比较有学识知识的,都不吃那些有人工杀虫剂,使用化学肥料,加生长荷尔蒙,抗生素和基因改造的食物,只吃organic食品,就是无杀虫剂,无化肥,无激素,无抗生素,未经基因改造的纯自然生长的食品。欧洲人早就抵制美国输入的食品,连非洲人都懂得不要美国“慈善”的疫苗和救济食品。近来韩国人民誓死抵制美国进口的牛肉,已经大闹特闹很久了。

2005年,中国科技部要拯救唯一剩下来的中国科技瑰宝--中医药。我有幸能襄赞这次功德善举,到了中国。事毕,四川大学的教授同仁邀我顺便到成都小住。成都的领导对我说:不能让老师在成都期间吃到了“坏蛋”。因为在市场上即使标为“生态鸡蛋”,还是用人工饲料喂养的,仍不是纯自然的生长。我在成都期间,他一直从农民那里直接购买那只吃谷类,青草,小虫的鸡蛋,送来给我。他没有必要对我好而对我好,不仅对我好,口口声声都是“人民福利”,是个圣智的领导。这次空前的四川大地震,成都安然无恙。《书经》说:“一人有庆,兆民赖之。”成都有圣人在,岂得有殃?天地山川都是活着的,岂能没有感应?

本段故事有两个重点:

(一)包羲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他们有的是蛇身人面,有的是牛头虎鼻,都不像人的形状,但却有大圣的德行。那夏桀,殷纣,鲁桓,楚穆等人,他们的形状,七窍,相貌都和人一样,但却有禽兽之心。而一般众人之拘泥于同样的形状,就想着他们一定具有崇高的心智,因此失误,就永远无法达到所追求的目标了。

从那些有禽兽的形状的君主们,却有着大圣的德行,而那些是人模人样的君主,却又有着禽兽的心肠。老百姓看到他们人模人样,就相信了他们,希望他们能作出人的事来,结果大失所望,永远都达不到希望。这是讽刺那些像夏桀,殷纣,鲁桓,楚穆一样的昏恶的领导者,祸国殃民,不如禽兽。

(二)那最古时候的神圣之人,却具有完备的智识了解万物情态,完全了解动物的音容声色,能把它们聚会在一起,教训它们,其感受与人民相同。所以他们首先能和鬼神魑魅相通,其次惠达八方人民,最后照顾禽兽虫蛾。这是说,凡是具有血气的,其心智的差距并不太远。神圣之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能教训动物,无所遗漏。列子说这些话,是希望出现像黄帝那样的君主,具备全方位的智识才能,能够平等待遇众生。如果他们连禽兽都能随意驱使,就是说禽兽都对他们心悦诚服,人类的百姓们更是能满蒙泽惠的了。换句话说,就是天下的领导者应该以黄帝为楷模,为准则,修养自己,爱惠百姓。

列子举出三个步骤,作为领导者的依据:

(1)首先,会通鬼神魑魅。根据《国语》的鲁语下:大禹朝会鬼神于会稽,招致山川的鬼神。按古人对自然的现象,无论日月,雷霆,风雨,山川等等的运作,都一概用“鬼神”作为解释。“鬼”是指自然界的消极动态;“神”是指他们的积极动态。换言之,所谓的鬼神,就是笼统自然现象的代名词。同时,对山林树木,森森罗罗,郁郁苍苍,阴霾万重,险象频生,所以古人一律称作:魑魅。古代圣智的领导者对自然界一切(包括灾害)都有一套贤明的处理方法,如大禹治水,五过家门而不入,务使百姓可以安居乐业。风虽不能必调,雨虽不能必顺,但是圣智的领导者,他们能带领人民未雨绸缪。山虽然会崩,河虽然会泛,圣智的领导者们能带领人民安全防护。这是说,圣智的领导者,第一是要关心自然界的一切动静,作为施政的第一要务。

古人也做水坝,如四川李冰做的都江堰,安徽孙叔敖做的安丰塘等等,两三千年了效果常新。都是使山川与人民两蒙其利的作为。虽说:削山为铁(开矿),煮海为盐。也都是不以人的贪娈而乱采;对山林的树木,也不以人的贪娈而滥伐。对他们都心存尊敬,小心谨慎,因此,大家可以相安无事。领导者制定政策,都必要善作明智的抉择。

(2)其次,惠达八方人民。为人民服务,泽惠普达八方人民。八方就是全方位,就是全国各处的人民,没有歧视,没有偏颇,没有厚此薄彼的不平等待遇,一视同仁,同等受惠。

(3)最后,照顾禽兽虫蛾。这几年,美国的蜜蜂突然消失了,引起农作业的大恐慌。不要看小小的蜜蜂,却肩负传布花粉,生长蔬果谷物的重责大任。没有它们,农业就要停产,人民就要饥荒。美国政府吃吃艾艾说不出所以然来,其实是杀虫剂和基因改造,把它们不是毒死,就是它们寻找可躲避的地方躲避去了。美国政府为了大商业主的利益,有话也说不出口来,政客们更不敢说。从列子的观点,就是没有照顾好虫蛾。其他,大批鸟类和鱼类不断集体自杀,政府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从列子的观点,这是政府的无以旁代的责任。因为禽兽虫蛾,在整个生态环境,它们都是有用的一份子,谁也缺不了谁!人的政府制定错误政策,贻害岂止是禽兽虫蛾?

列子提出以上三点,就是一片婆心!更是政治大原理原则的所在!

·第(三)个故事,谈临时权宜的策略。

圣智的统治,除了大原理原则之外,往往还有一些临时发生不得已的事件,需要有合宜的办法处理。

这位狙公,喜欢养猩猩。可是遇到了粮食不足的情况,不得不减少对它们口粮的供给,这是非常不请愿,也是不得已的事,但又非面对不可。处理这样的情况,列子提出了原则:要在内容和名称都不曾改变下,解决问题,还能使得对象喜悦。

具体的例子是:狙公发现自己粮食短缺,不得不减少喂养猕猴的口粮时,在缺粮而不能立即改善的前提下,对猕猴们说:

我打算给你们橡果,早上三个,晚上四个,这样就足够了吧?所有的猕猴听了就迷乱站起来生气。过了一会,他说:这样吧,给你们橡果,早上四个,晚上三个,够了吧?所有的猕猴都扒下来高兴了。

朝三暮四,或是朝四暮三,在内容和名称都没有改变的原则下,把事物巧妙的“调动”一下,就把猕猴们都骗住了,它们还觉得高兴。列子说: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权宜办法,就是:在内容和名称都没有改变的原则下,把事物巧妙的“调动”一下。人民和猕猴一样,就能暂时被骗住,还觉得很高兴。

·第(四)个故事,谈“斗鸡”的培养。

这里说的例子是,纪渻子不是在训练一个会斗得比别人狠的鸡,而是在训练一个完全不斗的鸡,把一个满心想着要斗的鸡,训练成纹风不动的“木鸡”。不是要它跟别人斗,而是教别人不敢和它斗。这个原理原则和“常胜之道”里的原理原则是一样的。如果是花费九牛二虎的力量去寻找,培养和训练一只十分强狠的斗鸡,它可能领先,一直斗胜,直到有一天遇到了一只比它更强狠的鸡,它就终于斗败,了却一世英名。正如,在第(一)个故事里所说的理论:

强,是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抢在不如自己之人的前面,一旦遇到比自己更强的人,就危殆了。能让别人抢在自己的前面,就永久不会危殆的。这样的人用柔的方法来使自己常胜。这就叫做:不求胜而自然能致胜。

这个鸡的“柔”,就是成为一个不斗的“木鸡”,别的鸡一见到它,都不敢应战,回头就逃跑了。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求胜而自然能致胜,才是真正的常胜之道!

·第(五)个故事,惠盎在宋康王面前的辩说,还是要贯彻“常胜之道”的原理原则。

宋康王思维的层次是:只懂得要以力对力的勇敢有力之士。认为有了勇敢有力之士,就可以战必胜,攻必取,至少也可以保障宋国的安全无虞。惠盎对宋康王所采取的步骤是:

第一步,把宋康王的思想向上引导的进了一步。他说:我有一个办法,能使那勇敢人的刀剑刺不进人家的皮肉;那力气大的人打人也打不中。宋王入了他的套,说:好啊!这正是寡人所想要听到的事。

第二步,惠盎再把宋康王的思想更向上引导一步,他说:“刺不进,打不中,这还是耻辱,算不了高明。我有一个方法在此,可以叫勇敢的人不敢刺;力气大的人不敢打。估计宋康王听到这种办法,就更有兴趣了,他就紧接着说下去。

第三步,他说:所谓:“不敢”,并不是没有想要刺,想要打的心志。臣有一个方法在此,就是让他们失去了“想要”的心志。所谓失去“想要”的心志,就是没有了爱欲和利害的心。宋康王觉得更有意思了。

第四步,惠盎说:臣有一个方法在此,可以使天下的男人女子都高兴欢喜,都可以得到自己的爱欲和利益。这就高明过勇敢、有力四倍以上了。到这里宋王高兴得赶紧说:这正是寡人想要得到的呀。

第五步,惠盎对答说:那就是孔子,墨子了。孔丘和墨翟这两个人没有土地却做了“君主”,没有官职却做了“尊长”。天下男人女子,抬着脖子,踮起脚跟,是因为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利益。这是正针对宋康王先前所强调过的:他所喜爱的是那些勇敢而且力气大的人,最厌恶的是那些空谈仁义的人。空谈仁义的人是孔子,墨子并不完全空谈,他也讲组织,也讲武力(在汉武帝以后,儒家把墨家扫地出门,墨家在现实社会里,转型成为行侠仗义的江湖豪强。)在这里列子假借惠盎主要向宋康王,提出勇力并不可靠,孔、墨,人家手无寸铁,光凭着一张利口,空口说白话,就是没有土地也做了“君主”,没有官职也做了“尊长”。为什么能这样?因为人民以为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自己所要得到的利益。这就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点出了利害的真正关键--人民的利益和人民的信心。这也是宋康王从来没有放在心里的事,所以他才会以为:只要有勇力就可以了。

第六步,惠盎说:现在,大王是一位大国的君主,如果您真正有这个心志--富民强国的心志--的话,那么在宋国的国境之内的老百姓都能很快而且实际的得到他们的利益。这比孔、墨又高明得多多了。换句话说,孔、墨的空口说白话尚且可以做“王”,做“长”,何况一位具有实力的真正的君王呢?如果你宋康王能够懂得“民生”“民心”,你比谁都更能成功,更能立于不败之地。不仅是国内安泰,更一定受到国际尊崇。谁敢来冒犯你?否则,如果你不关心“民生”“民心”,仰仗身边的几个勇夫,真是危险极了。

这六个步骤,一步紧似一步,一步高似一步。把做领导的“常胜之道”,分析得淋漓尽致。只可惜,宋康王没有那个程度去真正理解,更不要说去实践了。再好,再高的理论与方法,说了也是白说,对牛弹琴。所以惠盎说完了,立刻“快快的走了”。不然,昏聩的宋康王,不但不去收拾“民生”“民心”,反而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和惠盎做对头!



(待续)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