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论坛

第二讲
方法论(之四)
心理深处修养的方法

【黄帝篇第二】

黄帝篇是以黄帝寻求养生治国方法开始,作为篇名。讲求“养生、治国的方法”是本篇的主旨。因此,本篇是列子的方法论。全文一共有二十一段故事,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列子的理想国和理想的治理方法。阐述黄帝经过探求,实验之后,所用的方法不但未能凑效,而且给他带来后患,很不理想。于是他抛开一切,终于在疾思苦想之中,进入了梦境。在睡梦中得到了答案,醒来照着梦中的方法来颐养身心和治理国家,经过二十八年,得到了极佳的效果,人民怀念他的功绩,二百余年不衰。第二部分:列子阐述他的教育观点,认为教育在于领悟,也说明了师生智识的传承过程。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一味灌输,其实得不到真正教育的效果。第三部分:讲一个人一生怎么样可以有一己之长,不但可以谋生,而且可以生活得比人强。培养专长,是必然成功的方法。第四部分:讲人们心理深处,修养的方法。列子提出了“九渊”,九种积水成渊的比喻。人们不但能显示出自己的不同的种种情况,使别人看不透,无法笼络羁绊,同时能由心理的力量维持自己精神和身体的健康和力量。第五部分:是谈论常胜的方法,同时也提出管理者常有的笼络羁绊的技巧。

由于本文的篇幅太长,内容也特别丰富,只好把它分成五次来讲,像前一讲一样,分为(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下面是:《列子新论第二讲》(之二):

(续前)




第四部分:心理深处修养的方法

 

【原文】

(一)有神巫自齐来处于郑,命曰季咸,知人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 月、旬、日如神。郑人见之,皆避而走。列子见之而心醉,而归以告壶丘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壶子曰:“吾与汝无(玩)其文,未既其实,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与世抗,必信矣,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明日,列子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可以旬数矣。吾见怪焉,见湿灰焉。”列子入, 涕泣沾襟,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地文,罪乎不誫不止,是殆见吾杜德几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灰然有生矣,吾见杜权矣。”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天壤,名实不入,而机发于踵,此为杜权。是殆见吾善者几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子之先生坐不斋,吾无得而相焉。 试斋,将且复相之。”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太冲莫朕,是殆见吾衡气几也。鲵旋之潘为渊,止水之潘为渊,流水之潘为渊,滥水之潘为渊,沃水之潘为渊,氿水之潘为渊,雍水之潘为渊,汧水之潘为渊,肥水之潘为渊,是为九渊焉。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壶子曰: “追之!”列子追之而不及,反以报壶子,曰:“已灭矣,已失矣,吾不及也。”壶子曰:“向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与之虚而猗移,不知其谁何,因以为茅靡, 因以为波流,故逃也。”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爨,食狶如食人,于事无亲,雕琢复朴,块然独以其形立;忿然而封戎,壹以是终。

(二)子列子之齐,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伯昏瞀人曰:“奚方而反?”曰:“吾惊焉。”“恶乎惊?”“吾食于十浆,而五浆先馈。”伯昏瞀人曰:“若是,则汝何为惊已?”曰:“夫内诚不解,形谍成光,以外镇人心,使人轻乎贵老,而齑其所患。夫浆人特为食羹之货,多余之赢;其为利也薄,其为权也轻,而犹若是。而况万乘之主,身劳于国,而智尽于事;彼将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以惊。”伯昏瞀人曰:“善哉观乎!汝处己,人将保汝矣。”无几何而往,则户外之屦满矣。伯昏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颐,立有间,不言而出。宾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履徒跣而走,暨乎门,问曰:“先生既来,曾不废药乎?”曰:“已矣。吾固告汝曰:人将保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保汝,而汝不能使人无汝保也,而焉用之感也?感豫出异。且必有感也,摇而本身,又无谓也。与汝游者,莫汝告也。彼所小言,尽人毒也。莫觉莫悟,何相孰也。”

(三)杨朱南之沛,老聃西游于秦。邀于郊。至梁而遇老子。老子中道仰天而叹曰: “始以汝为可教,今不可教也。”杨朱不答。至舍,进涫漱巾栉,脱履户外,膝行而前,曰:“向者夫子仰天而叹曰:‘始以汝为可教,今不可教。’弟子欲请夫子辞,行不闲,是以不敢。今夫子闲矣,请问其过。”老子曰:“而睢睢而盱盱,而谁与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杨朱蹴然变容曰:“敬闻命矣!”其往也,舍迎将,家公执席,妻执巾栉,舍者避席,炀者避灶。其反也,舍者与之争席矣。

(四)杨朱过宋,东之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乾贵而美者贱。杨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杨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 ”

【语译】

(一)有一个神奇的巫者,从齐国来到郑国居住。名字叫做:季咸。他能知道人的生死,存亡,祸福,寿夭,能指明年、月、旬(十天)、日何时发生,应验如神。郑国的人,见到他都避开逃走。列子见到他,心里非常佩服,回来告诉壶丘子,说:“起初我以为先生的道行是最高的了,谁知还有比您更高超的人在呀。”壶子说:“我和你只是玩索探讨事物外表的虚文,还没有达到内在的实质,你以为这就是得道了吗?譬如有了许多雌的,却缺少了一只雄的,又怎么能生出蛋来呢?你以为所学得一点皮毛,就想和世人抗衡,这样就必然要显出破绽,结果让别人‘相’(看透)了你。你去把他找来,把我让他去相相吧。”第二天,列子与季咸同来见壶子。季咸出来对列子说:“哎呀,你的先生要死了,不能活了,已经数不到十天了!我看到了他的怪相,我见到了湿灰。”列子进屋来,哭得眼泪鼻涕沾湿了衣襟,把季咸的话告诉了壶子。壶子说:“刚才我给他看到的是地文,就是宁静的山川。显现着静止不动,而又显现着流动。他大概是看到了我的杜德机,就是我闭塞着的生机吧,你再去约他同来。”次日,列子又与季咸来见壶子,出来对列子说:“幸运啊!幸亏你的先生遇见了我,有得医治了,死灰复燃有了生机。我看到他的杜权,闭塞的生机有了变化。”列子进屋告诉壶子。壶子说:“刚才我向他显示的是天壤,就是天地间活动而无形的生机,外界的名或实都无法侵入,这个生机发自于脚跟(根柢的深处),就是杜权--闭塞的生机有了变化。他大概是看到了我生长的生机吧!你且再约他同来。”次日,列子又和季咸来见壶子。出去对列子说:“今天你先生的相很不明朗(不斋),我没法看,等到他清楚明朗了之后,我再来看吧。”列子进去告诉了壶子。壶子说:“刚才我所显示给他看的是太冲莫眹,就是冲和之气,没有痕迹朕兆。他大概是看到了我的衡气机,就是我和平的生机了吧。那盘旋的积水可以成为深渊,静止的积水也可以成为深渊,流动的积水可以成为深渊,四面八方的积水也可以成为深渊,向下流的积水可以成为深渊,从旁出的积水也可以成为深渊,河道壅塞流不出的积水可以成为深渊,泉水沁沁而出的积水可以成为深渊,异处而同归的积水更是可以成为深渊,这就是‘九渊’啊!你再去约他同来。”到了明天,列子又同季咸再来见壶子。还没有站稳,季咸就惊慌失措地跑了。壶子说:“快追!”列子追赶不上,回来告诉壶子说:“已经没有影子了!已经跑失了!我追不上了!”壶子说:“刚才我让他看到的是我从来未曾显示过的大道宗旨,我对他虚与委蛇。他认不出我是谁了。又当我是颓废的,又当我是水流的波浪,所以他就逃跑了啊。”此后,列子自以为没能学成,就回家去了。三年不出门,帮妻子煮饭,饲养猪就像侍奉人一样。疏远世事,由雕琢纹饰返回到朴素纯真,超然独立于浊世之中,无论世事多么散乱纷纭,但他真纯,终久如一。

(二)列子先生到齐国去,中途折回,遇到了伯昏瞀人。伯昏瞀人说:“你为什么中途折回来呢?”回答说:“我是受惊了才折回来的。”“为什么受惊呢?”答:“我到十家餐饮店家吃饭,其中有五家都抢先拿饮食来给我。”伯昏瞀人说:“若是如此,你为什么会受惊呢?”答:“一个人的内心真诚而不懈怠,然后由形体呈现出自己的光辉气慨,用来镇慑人心,使得别人尊重自己过于尊重别的老年人,(威慑别人来尊重自己)就会为自己招来祸患。想那开饮食店的人家,只不过做些汤水菜饭的小生意,虽然赚些盈余,所得利润很少,也没有什么权势,居然这样尊敬巴结的对待我,何况那万乘大国的君主呢?他们为国辛劳,用尽智识去处理事务。那么,他们将会任用我来替他们管理政事,考核我的功绩,因此我受惊了。”伯昏瞀人说:“你的观察好极了,你好好在家安居吧,人们就会来保举归附你了。”不久,伯昏瞀人到列子家去,看到门外地上已经摆满了鞋子。伯昏瞀人面向北方站着,把脸颊靠在拐杖上,站了不多一会,不说话就走了。招待宾客的人告诉了列子。列子即时提着鞋,光着脚,赶了出来,到了大门口,问说:“先生既然来了,怎么能不给我指教就走呢?”答说:“算了,我本来就告诉过你,人们要归附你了。果然,现在这么多的人来归附你。看来你不是能使人归附你,而是你不能使人不归附你。你何以能感动吸引这么多人呢?必定是你表现得与众不同,有特别取悦感人的地方。(特意去取悦别人)这样必致动摇(甚至出卖)你的本身德行和坚守,去为了讨好他人而与人妥协,真是无谓(并没有真正意义和价值)啊!与你交游的人们,不会把这些(真理)告诉你的。他们对你说的也都是些小人巧妙的欺罔之言,都是毒害人的。其实众人彼此都是不觉不悟,又怎么可能互相规正呢?”

(三)杨朱向南去沛,想要去见老子。老聃却要向西到秦国去。杨朱就赶到沛的郊外,想拦住老子。最后到了梁,才遇上老子。老子在路上仰天叹息说:“起初我以为你是可以教导的,现在才知道你是不可教导的了。”杨朱没有回答,到了旅店,侍奉老子梳洗已毕。把鞋子脱在门外,跪着膝行到老子的面前,说:“刚才先生仰天叹息说:‘起初我以为你是可以教导的,现在才知道你是不可教导的了。’弟子(不明白)本想请先生说明,但因走在路上没有空,所以不敢问。现在先生得闲了,请问我有什么过失吗?’”老子说:“你睥睨傲视,飞扬跋扈,谁能和你同处呢?要知道那内心光明正大的人,外表反而显得好像有欠缺污垢;有大德盛行的人,态度谦虚,好像自己品德还有不足之处。”杨朱惊惭地改变了面色说:“我恭敬的听从您的教训。”当杨朱初到旅店的时候,旅店的客人都出来迎接他,店主人亲自为他铺坐席,女主人亲自为他拿毛巾梳子伺候着。客人们都让他坐位,连烧锅的人见到他都离灶起立。等到他离店的时候,客人们纷纷与他争夺座位了。

(四)杨朱经过宋国,向东到了一个旅舍。旅舍主人有两个妾,一个很美,一个很丑。那丑的地位很尊贵,而美的却很卑贱。杨子要问其中缘故,旅舍主人说:“那美的自己以为自己很美,而我却并不觉得她美;丑的自己觉得自己很丑,而我并没有觉得她丑啊!”杨子对弟子们说:“弟子们,记住了!能够行善,而又能抛弃那自以为善的自得之心,无论到哪里,都会得着敬爱的!”

【理解】

·第(一)个是看相的故事。

巫,是一种自称能通神灵的人,往往用舞姿或昏迷状态表示神灵附身,以后说出来的话语,都是神灵的话语,来从事医治、祈福或预言吉凶等事,自命是神灵的代言人或代理人。季咸好像是中国远古时代,有名的巫者,很多古书中都曾记载过“巫咸”这个名字。季咸很可能就是巫咸。季字代表排行,巫是他的职业名号。许多古书都称他是个神巫,大概他很有一套伎俩。在列子的这段书里,他扮演的是个“相士”。当时他从齐国来到郑国居住,大家传说他看相看的准,居然还能断人生死。连列子都被他迷惑了,认为他很高明。

壶丘子是列子的老师,列子在老师面前冒冒失失的讲错了话,他说:

起初我以为先生的道行是最高的了,谁知还有比您更高超的人在呀!

这简直是“侮辱”(insult),如果壶子应付的不恰当的话,壶子恐怕就要卷行李了。列子为了这句懵懂冒失的错话,付上了很大的代价,羞愧无地自容,自己悔恨了一辈子。不过也因此学了很大的功课,使他终身真纯。

·中国古来就有两种“相法”:一是:麻衣相法;一是:柳庄相法,都很脍炙人口。相法其实是一种科学的归纳和分析,完全没有鬼神等迷信的成分在内。人事物的外形,叫做:相(形象)。相的形状可以影响内里的实质。譬如:同样是一块铁,把它铸成一把刀,就有刀的用处;铸成一个秤砣,就有秤砣的用处。人们一看见刀,就有锋利恐惧的感觉,看到秤砣,就觉得它重实笨钝。猫和老虎虽是一类,虎脸令人畏惧,猫脸令人怜爱。诸如此类,都与“相”有重大关联。季咸的时代更古,从故事的发展中看,他还是有相当学问的,不然不会这么容易被列子心醉佩服。汉初的时代,相术特别盛行,不知道是不是写历史的人特别热衷,那时的相术好像真是“灵验非凡”,断人富贵穷通,如同指掌。即使到了唐代,相士能从一个黄毛丫头看出她能贵为天子(武则天女皇帝)。

曾国藩也曾研究“相法”并且很有心得,在他行政用人方面有不少都牵涉到他的相法,也有很多有趣的传奇。据说他曾把自己“相人”的心得写了下来,后来他又把它烧掉了。他的理由是:知人太明,也并非是很合宜的事。后人如果用得不恰当,为害不浅。这位季咸的眼光可能非常犀利,所以,郑国的人们,见到他就闪避躲开,这对季咸来说,也并非是件好事。

为什么人们要躲避他,就是怕被他看透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果里外被人看透,恐怕连活下去都没有什么意思了。壶子就用这样的话,告诫列子。壶子说:

你以所学得一点皮毛,就想和世人抗衡,这样就必然要显出破绽,结果让别人‘相’(看透)了你。

一个人如果轻易被人相(看)透了,更是危险极了。特别是做领导的,如果一旦被人摸透了,那个虎架子就塌了,后果不得了。所以,在统治术里,老子,庄子,鬼谷子都一再告诫领导者不要随便“亮相”,因为他们不是“明星”。明星的职业和目的与领导者身份太不相同了,自己不尊重自己的话,还有谁会来尊重。

·壶子在想不到的诸事发生之后,他有他的补救方法,那么,情况逼着他一定要“亮相”了。他叫列子去约季咸,自己抛头露面,让他看。他的方法是:四次让季咸看,他就显了四种不同的“相”,让他去看。到最后,他显的是“道相”,把季咸吓得,连站都站不稳,飞奔逃走,不知去向。壶子纹风不动,就战胜了一场暗中紧绷的大战争。

第一次,壶子现的是:死灰之相,而且是湿了的灰,绝对没有“复燃”的可能。

第二次,壶子现的是:从根基里发出来的一点生机。

第三次,壶子现的是:模糊不明的样子,叫他无从看起,看了也是白看。

第四次,壶子现的是:道相。壶子这边是虚与蛇委,变化无穷。季咸那边是看什么像什么;看什么又不像什么。这下子吓死他了。

这里说得好像非常神秘,其实,壶子是在做戏给季咸看。会表演的角色,演什么像什么。演高兴的时候,可以令观众大发兴致;演悲哀的时候,观众就随之痛哭流涕。顷刻万变都可形诸于色,这是不难做到的。

从前我的出版商,Dr. Jeanlouis Brindamore,他是加州大学语言学博士,专门研究从语言(包括身体语言)来判断人的性格行为等等。有一天他对我说:我十分奇怪,在前一分钟看你,好像得了重病,精神全无。可是就在下一分钟,再看你,你又精神饱满,气概万千,我怎么就看不透你呢?我说:学道的人,不是这样容易让人家看得透的,所以,你才有兴趣出版我的书啊。这就是壶子对列子说的:

刚才我让他看到的是我从来未曾显示过的大道宗旨,我对他虚与委蛇。他认不出我是谁了。又当我是颓废的,又当我是水流的波浪。

季咸本是一个“看相名家”,好像还真有点本事,经过了这次在壶丘子面前的挫折,落荒而逃,不知道以后他还逞能,到处给人看相不?曾国藩把自著的“相术”书,又自己烧掉,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列子》的启示。总之,被人家看透是不好的;看得透人家也不是好事。只有大道,正正堂堂,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从另一方面来看,用心理左右生理,甚至左右外貌形象,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立杆见影的。有人说:是长癌症的人才生癌症。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在《黄帝内经》中有很多这样的理论和例证。在治疗上,懂得这套道理,就比较容易有好的效果了。

·第(二)个故事,有一点与第(一)个故事相通,就是列子说:

一个人的内心真诚而不懈怠,然后由形体呈现出自己的光辉气概,用来镇慑人心,使得别人尊重自己过于尊重别的老年人,(威慑别人来尊重自己)就会为自己招来祸患。

列子实践了“用心理左右外貌形象”,给自己加上一层光环,气概非凡,使得别人看到他就由怕而敬,不敢不巴结他。可是就在这个同时,他领悟到了另一个层次的事物,是一般人怎么也不容易理解的。他领悟到:自己加上了光环之后,虽然可以得到好像是“较好”的待遇,可是在事物的反面,可能就是:一个人的内心真诚而不懈怠,然后由形体呈现出自己的光辉气概,用来镇慑人心,使得别人尊重自己过于尊重别的老年人,(威慑别人来尊重自己)就会为自己招来祸患。这是辨证思维,深刻高远,一般人只顾目前风光就好,有人巴结自己还求之不得,正可以炫耀一番,所以不容易窥测究竟。

不仅如此,由于餐饮店的老板看到列子的模样,就特别巴结列子,给他先上菜饭。列子不但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风光,反而愁了起来,因为他联想到:这样的升斗小民见到我都成了这个模样,如果那求才如渴的国家的领导者见到我,就会立刻特别重用我。这还了得?因此害怕了起来。本来要到齐国去的,立刻消失了继续前进的勇气,中途折返了回来。

这种被伯昏瞀人称赞的“联想”,是不是列子一厢情愿,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人家国家领导人,何以见得就会接见他?又何以见得就会一见到他就加以重用?假如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器重,加官进爵,难道不是别人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列子为什么竟然害怕起来?要解答这些问题其实也不难:

第一,列子指的不是平常一般的领导者,而是那求才如渴的领导者。何以见得?他说那特定的领导者,他们为国辛劳,用尽智识去处理事务。这样的领导者是日夜为国操劳,竭尽智能要使国家兴旺富强,所以他们是求才如渴的。这种求才如渴的领导者一见到了贤才,就不肯轻易放手,立刻就要委以重任,并且要时时考核,实事求是,要见到功效才行。重用一个人很容易,只要他一句话就行,可是一下子不如意,也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如何不可怕?

第二,春秋战国时代,不乏求才如渴的领导者们,往往一介寒士,只要被君王相中,立刻可取相印,一步登天。甚至腰悬六国相印者有之。所以,列子是有名的学者,不是不可能被那个领导者抓住不放的。庄子不是被楚王聘去当宰相吗?只是庄子是列子一类的智者,看得长,虑得远,不被眼前虚荣冲昏了脑袋而已。不被领导者相中还可以自由自在,一旦被领导者抓住了,就要为人家呕心沥血,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必自己要先问问自己,划不划得来?

于是列子中途折返,齐国也不去了。老师伯昏瞀人非常赞赏他的看法和做法,因为他们都是一类的人。不过老师伯昏瞀人还看出了一点,就是:列子的气概不凡,不久就会得到众人的保举拥戴。

·不久,老师来看望弟子了。列子家里满了都是人,脱掉的鞋子(恐怕是木屐吧)排满在门前,现在日本人的脱鞋习惯,由来有自。

老师站了一会,不声不响的走了。这真是一幕好戏啊!无言胜有言!

司宾(招待)告诉了忙的晕头转向的列子,列子听说老师来了,慌的连套上鞋子的功夫都没有,就手提着鞋子,往外奔。这幕戏就更精彩了。想想当时的光景,真是恬美!

追到了老师,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啊呀,老师啊,您怎么不给学生一点指导就去了呢?这是列子的请求,所以老师回答说:

算了,我本来就告诉过你,人们要归附你了。果然,现在这么多的人来归附你。老师大概摇着头,继续说:

看来你不是能使人归附你,而是你不能使人不归附你。这是什么话呀?这不是泼冷水吗?可是除了老师之外,再没有人能说这样的话了。由于老师知道列子是诚恳的,所以不等列子发问。就对他解释此话的用意。他说:

你何以能感动吸引这么多人呢?必定是你表现得与众不同,有特别取悦感人的地方。(特意去取悦别人)这样必致动摇(甚至出卖)你的本身德行和坚守,去为了讨好他人而与人妥协,真是无谓(并没有真正意义和价值)啊!美国选总统,那些候选人装神作鬼,讨好那些可能会投他票的人。整天搞“民意测验”,说的话就跟着“民意”转,前言不对后语,也不觉羞惭,只要总统能当得上。这里老师所说的,真是一个恰好的写照,原来古时候的中国人也都搞这一套啊!老师接着说出了最重心的话,他说:

与你交游的人们,不会把这些(真理)告诉你的。他们对你说的也都是些小人巧妙的欺罔之言,都是毒害人的。那些跟着摇旗呐喊的人满口恭维的话,为的是,想在他的下面,分一杯羹。怎么会把真心话说出来?他们唯恐你泄气不干了,你若是看穿了,不干了,他们的利益不是都跟着落空了吗?其实,那些拥护你的人,都在一窝混水里扑腾,大家自私自利,所以,老师说他们众人彼此都是不觉不悟,又怎么可能互相规正呢?这段话把世事,世人都看透了,讲穿了。

列子有个这样的老师在身边,无论是王家的宰相,民间的领袖,都做不成了。看得透,讲得穿,到底好不好呢?孔子假使听到这个故事,他会发表什么样的评论,也可以思过半矣。

·第(三)个故事是老子和杨子之间的故事。杨子,名叫:杨朱。他的理论在古代中国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学说,孟子曾经说过,当时的中国好像只有两派学说最普遍,天下不归于墨,则归于杨,好像是讲:墨、杨二家各得50%的中国人口。孟子耿耿于怀,在《孟子》书中提过好几次。儒家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墨家当作死对头,列为第一号的敌人。他说:“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归,斯受之而已矣。今之杨、墨辩者,如追放豚,既入其笠,又从而招之。”(《孟子》尽心篇章句下)。就是说:先打击墨家,那么墨家的人必定逃归杨家。然后再打击杨家,那么,人们无处可走,就必定来归附于儒家。等他们来了,把他们“接收”下来就是了。赶墨、杨两家的人,就像赶逃猪一般,等他们最后逃进了预设的猪栏,还要再把他们的脚绑缚起来(招之),他们就再也不能逃走了。这是儒家歼灭墨、杨两家的策略,第一非要消灭墨家不可,再歼灭杨家,最后把猪赶进猪栏(儒家),就把他们的脚绑缚起来,再也逃不了啦。好厉害,好毒辣!

在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孔家店里,孟子当了二掌柜,两千年来,墨家式微,被打击到扫地出门。墨翟这个名字都几乎没有人知道了。杨子的学说没有单行本(他的书可能都被烧掉了),大致都附在《列子》书中。汉武帝本想把道家连根拔掉,但是最后在他下《轮台罪己之诏》后,还特别关照他的小儿子弗陵,一定要读《老子》。他自己也不时读《老子》,只是叹息他做错的事情,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改正挽回过来了。继承他的汉昭帝,并未能干父之蛊,改正父亲的错误,反而自私自利,照本宣科,孔家店照开不误,变本加厉。从汉武帝元光元年(西元前133年),中国的“孔家店”正式开张营业,到民国八年(西元1919年)五月四日,“孔家店”被中国觉悟的青年们起来捣垮,整整专卖独霸了2,052 年。内中,中国亡了两次国,如果把西晋怀闵二帝蒙尘北狩也算上,中国就亡了三次。最后险被列强瓜分,沦为次殖民地。现在是2008年,中国站了起来。可是,孔家店的阴魂未散,旧社会的魍魉未除,列强瓜分的意愿未灭,所施阴谋毒计未断。借用一句话,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杨朱可算道家的一个小分支,杨子也是老子的学生。所以说:老子是众家哲学之父。孔家店最盛的时期,对老子并未可奈何,是因为老子自有永远不败的长胜之道,谁想动老子,谁自己就毁灭。这是定律!

·杨子一心要找老子,请教受益。好不容易才在路上遇到了,两人一起走路,不知道杨子在老子面前卖弄了些什么?还是老子在暗中观察到了什么?过了一段时间,老子忽然发出感叹,直截了当,告诉杨子:“他是不可教的。”

真不愧是杨子,他没有作声。他没有马上就发作,或是说: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说我不可教?不教拉倒,我找别人去。杨子却一直忍耐着,等到了旅舍,恭恭敬敬侍奉老子梳洗已毕,才自己把鞋子脱在门外,进门来,立即下跪,膝行向前,到了老子的身边。然后说:

先生,您刚才说:“起初我以为你是可以教导的,现在才知道你是不可教导的了。”弟子(不明白)本想请先生说明,但因走在路上没有空,所以不敢问。现在先生得闲了,请问我有什么过失吗?

杨子做的这一切,真是妙极了。他本身就是一个大有名气的人,居然对老子这么谦卑。当然一方面表示老子的尊贵,另一方面表示他自己超人的聪明。他胸中很有盘算,很知好歹,懂得如何抓住时机,懂得对真人求教的途径,懂的怎么对待老师。他这样做,实际上是使老师再没有不教他的理由或推辞。这个人聪明!

老子说话了,他说:

你睥睨傲视,飞扬跋扈,谁能和你同处呢?

老子并不被他的那套谦虚做作所迷惑,却正正堂堂指出他的毛病来。他的睥睨傲视,飞扬跋扈。老子早看出了杨朱是个什么人?他是非常自傲的一个人,而且那种自傲都带在脸上。就是说他高视阔步,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他的心理是这样,所以把外貌形象显得气概非常,令人惧畏。老子当然不会怕他,可是一般人就被他吓唬住了。其实,人的孤高傲群态度,实际上是自卑感的作祟。是做作出来的掩护色彩。虽然在一定的场合,可以暂时吓唬住人家,但也很容易就被看透拆穿。一旦遇到敌手,就会一败涂地,无可救药。老子看他的表现,就动了慈心。所以不怕冒犯,直捷点到要害。他要是能虚心受教,那就是他的福气。如果他非要死勥,那就是他的重大损失。老子看到他的情形,知道他还是一个听话的,知好歹的人,所以,继续开导他说:

要知道那内心光明正大的人,外表反而显得好像有欠缺污垢;有大德盛行的人,态度谦虚,好像自己品德还有不足之处。

这话的原文很简捷:而雎雎而盱盱,而谁与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前句是对杨子的警告:你这样自傲,谁还能与你同处啊?你如果继续这样(严重的自卑感扭曲出来的假自尊),你就完了,世界上没有你容身的地方。如果你要改正自己,那么就用的着下一句话了。你要知道,那些内心光明正大的人,外表反而显得好像有欠缺污垢;有大德盛行的人,态度谦虚,好像自己品德还有不足之处。这样就使人看不透你了,你才能真正高尚,真正受到尊敬。

杨子是聪明人,是知好歹的。老子这样的教导,不是可以轻心对待的。他不但马上表示:“敬闻命矣!”,立即就改变了心态和行为。一言惊醒梦中人,他得救了,重生了,得智慧了,人品提升了。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好老师太少,如果有幸能找到老子这样的好老师,就应该五体投地。否则,不是太愚,就是孟子所说他们栏中的蠢猪!

·第(四)个故事,是杨子和他的弟子间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内容非常重要。

美和善都是没有绝对定义的,也不可能有绝对客观的评价,自古道:情人眼里出西施。Beauty is in the eyes of beholder。这个故事里说,那个美的女人,自以为自己很美,可在他男人的眼中,她并不美。那个丑女人,自以为自己很丑,可是,在她男人的眼中,她并不丑。那自以为美的,由于自美,就会作出许多无谓的张致,耽误了许多正经事,因此,地位就日益低下了。那自丑的女人,自思貌不如人,就去发挥德行,为别人的利益着想,为别人办好事,自然地位就会日益高升。她有德行,别人就会尊重她,想不被尊重都不行。

从此,得到一个定律:能够行善,而又能抛弃那自以为善的自得之心,无论到哪里,都会得着敬爱的!

(待续)



Copyright Since 2008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