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论坛

结语

 

不敢与老子抗礼,老子写《道德经》八十一章,我以不敢之勇只能胡诌十八讲,从《道辨》到《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整整十八篇。老子说:“多言数穷,不如守中。”(《道德经》5章),只是这十八讲也自觉汗颜。无奈十年以前不该作了承诺,不能言而无信,故勉强完成,从此再不敢多言了!凡事既然有了开头,自然亦当有个结尾,慎终如始,不敢败事。所以不揣愚陋,还有这个结语。

以我个人对老子粗浅的了解,认为老子与世界上其他所有人的学说不同之处,也是开万世先河的,有下列三个要点:

(1)世间所有的人,都鼓励人们,要努力向前,求取功名,力争上游。唯有老子劝勉人们,要下放,要大家自动觉悟,自动下放。在世俗里,越是聪明能干的人,越是不甘自颓,总是要象金字塔式的,往宝塔顶子上爬。过程之间,即使难如履白刃之山。不论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们作多大牺牲,也在所不计。前清有句俗语:红顶子是鲜血染成的。一将成名万骨枯,都是踩着人家的骨头往上爬的。即使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士,却把这些事实,视若无睹,没有不鼓励子弟力争上游的。要他们或不惜一切的帮他们削尖了头,去钻营。从过去的历史看,只要国家承平了十年,“就业市场”就必然呈现人浮于事的现象。二十年后,即使考试得中进士,候补等缺,有的等待十年都不得官。有幸身为权势者的子弟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其他于是也不得不拉关系,走门路,为了谋个职位,不惜奴颜婢膝,无耻下流,拜干爹,钻狗洞,无所不用其极。美国人叫做:舔屁股。庄子称之谓:舐痔吮痈。这是历史有名的“青年出路问题”。等到三十年后,仕途大塞车(高速公路上一样塞车,甚至情况比普通路上更严重。)为了职位与权势,利害尖锐冲突,演变到子弑其父,臣弑其君,也屡见不鲜。

在中国历史周而复始的惯例是:外戚得势时,他就象一个彗星,后面拖了不知道多长多大的尾巴。挤不进来的人们,就去附抬宦官,只要把得势的外戚打倒,树倒猢狲散。新得势的宦官和他下面的彗星尾巴都一拥而上,把所有外戚经营的空缺都占住了,史称:宦官之祸。后进的人又挤不进来时,大家又去附抬另一个外戚,再把宦官打倒,史称:外戚之祸。如果外戚、宦官那里都爆满了,大家就到外地去附抬一个藩镇,或多个藩镇。于是就有了群雄割据,天下就有了“合久必分”的局面。群雄互相铲除消灭,剩下最后一个,就上演了改朝换代的戏目,天下又进入“分久必合”的局面。在京城里,青年学子们不是公车上书,就是太学干政,绝食罢课,游行示威,逼到最后,血流皇城,史称:党锢之祸。在乡镇里的,有的干脆聚众起事,小则占山为王;大则席卷流窜,杀他个万里没有人烟,史称:流寇之乱。乱定之后,腾出了许多空间,获得暂时的平息。可是,新朝只要承平了一二十年,又回到人浮于事,人满之患的老路子上去。政府一再扩充编制,养人的俸禄,就能拖垮整个政府的财政。政府财政周转不灵,于是就向佛门借贷,后来实在不行,就血洗佛门。史称:三武灭佛。先是大家拉关系,走门路就还勉强可以将就过去,后来等待职位的实在太多太急,就必定演变成各种不同模式的流血局面。所有前朝的老套又复呈现,历史里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有办法纠正这种恶性循环。虽然朝朝都拼命搞什么教忠,教孝,教仁,教义,慎终追远,讲信修睦...等等,到了真正要面对现实的时候,都如捕风,打空气的拳头,虚空的虚空,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由于人人本性里就有着权势、利欲的需求,再加上制度,师长,父兄的不断鼓励,于是争权夺利便是理所当然。即使明知不过是“蜗角虚名,蝇头小利。”“迷人的蛊幻”“过眼的烟云”,却也非争个你死我活不可。表面上是:青年有为,后生努力上进,争取功名利禄,要光宗耀祖,富贵荣显。殊不知其流弊足以使个人的人格卑污,社会动荡,以致亡国灭家。千古以来,实际上何曾有一个人真正能获得永久富贵!只是在当时,人比人,气死人,大家都红了眼,直了脖子,转不过弯来。

老子高瞻远瞩,早就看穿了“上冲”不是办法,“下放”才能打破那个恶性循环,才比较有“永久富贵”的把握。那么,什么是老子的下放呢?老子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道德经8章)。“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以其善下也。”(66章)。老子绝不是叫人都隐居到深山去,也没有教人去做,许由、巢父,伯夷、叔齐。他老人家衷心希望青年们出头露脸,永久富贵。不过其中有个过程,就是:不要一个劲上冲,却要反其道而行之,下放。因此,首先要有智慧,看穿看透上冲,与己与人,并都没有好结果。其次,要倒空自己,就是倒空自己里面的旧思想,旧习惯,旧作风以及旧关系。就象一个器皿,越倒得空,将来才能装进越多的新东西,自己顶天立地的站起来。要坚定,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议论我,甚至于鄙视我。就是不能妥协,不能同人家一起去和稀泥。别人以攫取为能,我以贡献为能。别人以挤热窝子为能,我以走冷门为能。如果一个人能领悟到了这个程度,他就已经在成功的程序中了。

举个例来说,一位美国留学生,有一天他醒悟了,于是就不再呆在美国与浮与沉。他毅然回国,也不去找关系,谋求肥缺。也不是去当洋人的买办,为虎作伥。他却到了一个偏远的地区,去养野猪,这是别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大冷门。由于野猪肉特别好吃,很受消费者的欢迎。经过一番刻苦奋斗之后,他成了专家,荒山变成了一片欣欣向荣的大农场,他成功了。不仅他自己富裕,而连带整个地区都富裕了起来。不仅他自己光荣,整个地区都光荣的脱离了落后贫穷面貌。十几年前,不少的好的“乡镇企业”,也是一个人富裕了,整个乡镇都繁荣了起来。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都是扎扎实实的国家民族基本骨干经济,虽然有人认为这种经济不够显赫,不够洋气,可它们却在患难时期,显出了对外来经融风暴的免疫力。让多少心怀叵测的人们,跌破了眼镜。凡此都是老子所谓的下放,而那些表面上好象很有本事,又长袖善舞,力争上游的上冲者,其实是在充当蛀蚀国家社会,带着翅膀的白蚂蚁。

青年出路问题,几千年来,没有真正解决过。周而复始的,象冤魂一样的,无形的缠住了中国。这个问题不彻底解决,中国就永无宁日。

(2)老子在《道德经》第80章里提出了“小国寡民”四个字。由于接下去老子说了:“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徒。虽有舟车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因此,有人说:这是老子的乌托邦,理想国。我想,老子是一位活在现实里的人物,既不歌颂过去,企求复古。更不要求人去希求不可知的未来,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人们:“明天会比今天会更好”,从来不作空洞的承诺。因为今天现成摆在眼面前的事都办不好,明天就不可能更好。所以他是一位现在主义者。而现在主义者怎么会忽然提出一种莫须有的乌托邦思想来麻醉自己?

关于这一点,我倒有一个体会。今年三月底,我被邀请在一个“退修会”(Retreat Seminar)里担任主讲。整个退修会在加州Big Sur国家公园的宾馆里举行,一共一个星期。参加的人来自美洲,欧洲和澳洲。这个宾馆很特殊,一间一间的木屋散布在参天红木大树的森林里,那里有瀑布,溪流。雀鸟噪杂,野兽吼啸。房间里虽然有卫生设备,却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电话。虽有电灯备用,却让客人点蜡烛照明。一日三餐在山下的餐厅中集体进食,上下午都在半山的讲堂里上课。在那个区域里大家都是步行,没有一个人开车。那里的宾馆单价昂贵达890美元一晚,却连起码的电视都没有得看,收音机也没得听,电话也都没得打。我曾趁着他们总经理来我房间致意的时候,问他这里价钱为什么这样贵?他说这是供求原理,平常一般很难订到房间。原来洋人不惜重价,非常注重这种“退修”,得有机会回归自然,品尝朴素。我在那里的时候,整天脑子里都是:“有什伯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车无所乘之,民复结绳而用之,鸡犬相闻...”体会到老子的这些话。我想,老子并不是真的希望人,都能返回到那样原始的光景里去生活,而是要人,不时要体验一下那种光景的好处,真正放松,舒展一下。如果每年在百忙中,至少抽一个星期的空出来亲身体会一下,对于身心都是无价之宝。即使不能每年都身历其境,只要脑子里长存着一个“自然朴素”的念头和回忆,自然就能消除许多压力和烦恼,必能增几分清静之心,减几分贪欲之念。涤除玄览,妙用无穷!

至于“小国寡民”却有着很重要的现代意义。中国自古以来,人民注重“三多”。就是:多福,多寿,多男子。强调文王百子千孙是大福气。子孙繁衍是好事,不过副作用可也不得了。前面谈过的“青年出路”问题就是中国的一个大病根。人口的重担和包袱,是历代领导人抛不下,担不起的重担。在中国以往历史的里,除了老子以外,没有人提过怎么面对的好办法。在这里,“寡民”的寡,当动词用,无疑的是有个有效控制人口问题的政策性的重要提议。特别是现代,人口蕃衍就是贫困,落伍的代名词。

上星期菲律宾的女总统提议说:如果妇女接二连三的生儿育女,很影响自己的健康。刚说了这句话,基督教会群起而攻之。指责她说这个话,意思是提倡节育,是明显的反上帝,不民主!试想菲律宾的人口繁殖率高踞世界第一,菲律宾养不活他们,于是“菲佣”的输出也是世界最有名的。不知道那些做父母的是怎么想的?大批制造出来的子女,只是给人家当佣人,做奴工,他们到底对不对得起那些无辜的子女呢?而教会尤其荒唐,难道陷菲律宾于永久贫困才是慈爱天父的旨意吗?很可能是帝国主义藉口天父上帝,一贯的伎俩,故意陷害菲律宾,希望她永久是一个站不起来的奴隶之国,好被任意摆弄。西方人士动不动就搬出上帝慈爱,由是导出他们的似乎颠扑不破的民主、自由等概念来,作为制敌的武器。应该建议他们回去,静下心来,好好的,细细的读旧约《利未记》第26章。那里的上帝到底是有多凶恶、残忍,请他们自己去琢磨吧!

一个小说里这样写着:父亲在门槛上愁苦的闷坐着,啪啪的抽着旱烟。母亲泪流满面的对着五岁大的小儿子说:“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要是不把你卖了,你上面九个哥哥姐姐都得饿死。你是娘心头上的一块肉,卖你是万万不得已的事啊!如今你乖乖的跟你李老爹去,至少还有碗饱饭吃。好孩子不要哭,不然就跟我们大家一起饿死。这个父母为什么要生十个?怎么会不穷?他们自己荒唐,对不起孩子,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家!根据现代科学的研究证实:知识程度越高的人们,生殖率越低,因此确定:知识是人口膨胀的制约。而这个进化过程相当慢,只因知识程度低的人们数量太多了。如果袖手等待知识低的人变高,便是急病碰到个慢郎中。如果认识了这个是急病,就得赶快治疗才是道理。老子说的“寡民”,应该是节育,使得人口减少,合乎国富民强的需要。国家以政策推行节育,绝对是理直气壮的事,是不容任何人用任何邪说歪理来捣乱的。

再看老子的“小国”,小国的国并不一定是单指国家领土的大小说的。国,的意义,一般当国家讲,当政府讲。譬如,董必武《挽沈骊英女士》:“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也可以当都城讲。譬如,柳宗元《封建论》:“汉兴,天子之政,行于郡,不行于国。”也可以当团体讲。譬如,刘基《郁离子》:“私具舟,载其童男女三千人,宅岛而国焉。”也可以当地域讲。譬如,毛泽东《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查考中国历史,历代向国家著名的建议里,差不多都包含了:“裁汰冗员”这一条。可见冗员是历代的通病,都是政府或机关里的“冗员”太多,让政府的效率锐减,经济负担递增。什么是“冗员”呢?意思就是多余无用的人员。冗员从哪里来的呢?这就要回头到前面,看那些拉关系,走门路,挤进来的人员。他们既是靠关系进来的,本来也无所事事,也无需他们有所事事。他们的任务就是:喝茶(咖啡),抽烟,看报纸,闲聊天,拿薪水。这样就把原来有所事事的人员,也带得以“无所事事”为荣了。从这个观点来看,老子的“小国”,不是要国家变成小国,也与老子一再强调过的“治大国...”“...取大国”的观念和事实不符合。应该指的是:政府或机构要精简,不可有冗员,有冗员就必定误事。一有冗员,政府或机构就必定无能!

举个实例来说,在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国会检讨过失,把箭头完全指向了“情报机关”,因为他们在事先,事后,都是呆若木鸡,什么都不知道,显然失去了国家“情报机关”的意义。于是在事件发生,拖了两年多以后,才“郑重其事”的向总统提出了“建议书”,要如何如何整顿等等。美国情报机关除了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还有四十多个相同机构,各不相属。由于情报机构不必公开编制和预算,就有了很大的自由度,向里面安插人员。诸凡有关系的子弟们,别的机构安插不了的都往这里塞。于是巧立名目,设立机构,安插人员,向来得心应手。子弟们得了情报人员的隐秘身份,好处极大。譬如,本来没有资格当大学教授的,只要通过情报关系,一切证件履历都可编造,堂而皇之,安安稳稳,就派去当上了教授,也无人敢过问。其他类推。一般外交人员都兼特务,所以驻外人员也多是这般子弟。其实都是冗员,让他们免费到国外旅游的!美国话是:公家付钱的渡假(Government paid vacation)。平常无事的时候,他们养尊处优,过得很舒服。不想突然有了事态发生,他们还都在梦中。譬如伊拉克到底有没有杀伤性武器,根本没有人知道。最近查出,甚至根本就没有真正情报人员在伊拉克。因为那里可能有危险,子弟们老早都托了关系,溜之大吉。他们稳坐在隐秘的机构里,喝咖啡,抽香烟,看报纸(玩电脑,上网看色情),闲聊天,领着丰厚的薪水,悠哉游哉。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要改,别的都容易,只是碰到了“冗员”这个问题,却极端棘手!他们盘根错节,三尺冰冻,非一日之寒,谁也动不了谁。尽管国会煞有介事的建议,总统要竞选,谁也得罪不了。所以,牺牲一个中情局长,让他自动辞职,其他都是不了了之。出个花招,骗骗老百姓罢了。

还有一个意义,就是机构不得发展的太过庞大。就象一个人过分发胖一样,是不健康的。相传恐龙之所以灭绝,就是因为体积发展得太过庞大,脚腿支持不了它身体的重量,只好在水塘里漂浮着,等到周围可以接触到的食物耗尽,只好活活饿死。八十年代里,里根当美国总统,他信奉老子。从老子“小国”的意义里,引申为替企业“减肥”。把一个庞大无比的美国电话公司,一分为八。如今的AT&T电话公司已经够大的了,就是当初里根打破出来的八分之一。此举非常成功,帮助了美国经济渡过难关。一般人都只顾虚荣,盲目的朝“大”里走,唯独老子,高瞻远瞩,教人保持“小”,总以实在有力,有效健康为宗,所谓:“居其实而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道德经》38章)。

(3)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做到皇帝,就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三宫六院,饮宴笙歌。这样的好事,谁不想做?连花果山的猴子都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拼他一身刮,要把皇帝拉下马。所谓人民,在中国多指农民而言,因为向来农民为数最多,占总人口的80-90%,其次为工人。农工小民,拚手胝足,面目黧黑,终年劳苦,生产繁殖,以供高高在上的显贵享用挥霍。四民之中,还有商人,商人也劳苦,披星戴月,奔走四方。不过商人买贱卖贵,从中取利。所以有发财的机会,农民工人却没有发财的机会。而且商人,买贱卖贵,两头取利,要想多赚一点利益,囤积居奇,在最贱的时候买,在最贵的时候卖,就必要压挤工农的利益,以至于利害冲突。还有士民,他们是知识份子,是统治阶级预备了做干部,当爪牙的。他们多半不生产,不劳动,实际上是买空卖空。一旦承蒙主恩,得了一官半职,不仅替主上刮财,自己也从里面中饱,多多益善。四民之中,以工农最苦,最穷,最贱,又最老实,最无助。

老子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5章)。就是人民被利用过了之后,就把他们当垃圾废物处理。美国人叫做:Treat them like dirt。皇帝又是怎么得来的呢?他们自己说是奉天承运而来。庄子说他们是大盗盗国,做强盗抢来的。俗语说成者为王败则寇。大家无妨都试试,你抢来人家的,自然还有人抢你的,其事好还。《水浒传.契子》说:一条杆棒等身齐,打得四百座军州都姓赵。不要说别人来抢,就是自己家人也抢,还有一帮人帮着他抢。所以赵匡义说:兄王宴驾龙归西,江山好比一着棋。满朝文武随孤意,今日才得立帝基。所谓:两家不和常交战,各为其主夺江山。中国几千年就这么,猫咬着尾巴转。皇帝有抡才大典,在士民里选拔统治人民的爪牙,首先派出去的,就是最和人民接近的,亲民之官七品知县。美其名曰:人民的父母,其实是古称:灭门的知县。知县到任,轿子慢慢的抬了来,要人民出城恭迎。进得城来,高坐在大堂正中间,两旁排着三班衙役,手拿各种刑具,让人参谒。出门要人喝道。以后衙门里就有“衙门三种声音”:戥子声,算盘声和板子声。(见《儒林外史》第8回,那里是王太守。)知县有责:劝课农桑,教育学子,审理民词,督责税租。这督责税租尤其重要,所以整天衙门里是戥子声,算盘声,缴不出租来,就打板子。这三种声音越响,就越是上司欣赏的能员。象郑板桥那样的清官是百不一见的,所以留名青史。知县们既要权势,也要发财,自然唯一的对象就是人民。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夺得来江山的王侯在上,统治臣民,十恶不赦的大罪第一条,就是造反。然而偏就有人日夜伺候,等好机会,把你皇帝拉下马。这种情况好象大家都习以为常,不觉得奇怪。不过,老子却认为这不是正常的现象,必须纠正。老子认为:要解决这个残酷的,无止境的恶性循环,必须把整个情况颠倒过来。不是皇帝统治人民,而要人民统治皇帝。这是从没有别人敢想敢说的,惊天动地的大提议。

老子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道德经》49章)这个大前提怎么能落实呢?就是:“圣人处上而人不重;处前而人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66章)。重点在这个“乐推”和“不厌”。老子认为:领导的产生必须是由人民推举出来的。人民要推举的人,首先是圣人,就是他的品格为人都是好的,这是条件之一。其次,他在上面,人民不会觉得有压力(不重),这是条件之二。再其次是他在前面领导,人民不觉得对自己不利,这是条件之三。由此,领导人是人民推举他出来为自己办事,他的职责就是为人民服务。这里讲的是推举,不是选举。推举出来的人本来就是人民之中的一分子,是自己人。由于人民觉得他好,所以推举他出来。选举就不同了。不是自己人也可以来竞选,也许是个商人,发了财之后,当了资本家还想要做官,他就拿钱来买。也许是士人,受人指使支持来竞选,做别人的爪牙,他就会作弊造假来赢得选举。他们本身的性质既不是农民,又不是工人,他们就不可能了解农民工人的疾苦,就不能真的为他们服务。他们来是为了做官而来,竞选花了本钱,必定要连本带利,加倍追回。衙门里的三种声音就必然大大加倍的振响。他们就只有在人民身上用各种方式盘剥,就只能给人民带来巨大的灾祸。老子的推举制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里所行的选举制,本质上是不同的。唯有推举制,对人民的保障,特别是对工农,最大多数人的最高幸福的保障,才是无以复加的了。

由于领导是人民自己推举出来的,他就不可能不以人民之心为心。如果他变了质,出卖背叛了推举他的人民,人民对他不满意了,人民就不会再继续推举他。老子在“乐推”之后,特别加了“不厌”两个字。不厌的反面就是厌。厌,是厌弃,毁去的意思。孔子骂人的时候,喜欢用:“天厌之!天厌之!”。就是说,叫老天毁掉他。老子这里不必要假手于天,人民自己一手推举出来的,如果他变了质,反而去坑害人民,人民也能一手毁掉他。人民有推举权,同时又有罢免权。所以他自然就不得不以人民之心为心。这样才有真民主!老子在这里讲,“以天下乐推”,可见所推举的是最高领导。不过老子并没有明设上限或下限,那么知县,知府都可能是被人民直接推举。上下所有的官吏,都不是做皇帝的官,而是在适当的地位,为人民服务。人民真正当家作主,在最上的地位。皇帝和百官,越高的越下。他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也。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人,以其言下之。欲先人,以其身下之。”(66章),上位,下位,完全颠倒了过来,这是辩证法的伟大运用,可以彻底解决人类所有的难题,打破残酷的回轮。

老子思想以“道”为本。“道”虽然看不见,摸不着,有些恍忽。不过他说:其中有物,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其名不去。就是:这个物质,是有精确性的,是有真理性的,是有信实性的,是有永久性的,根本就是科学、实证的。并不是什么灵异神怪的启示与化身。因此,它是唯物论的,这是一。从“道”的动,生出了宇宙万物的生存发展真理法则,就是辩证法,这是二。老子也把天道和人道都摆在人们的面前,人道是资本主义的,损人利己的,不合理的。天道是社会主义的,并且是宏观调控的,合理的,正当的,这是三。中国文化形形色色,千年累积,良莠不齐,有精华,也必定有糟粕。要怎么来分辨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必须要有一个科学鉴定的尺度。那么,这个尺度是什么呢?就是老子的唯物论,辩证法和社会主义。合乎这三条的是精华,违反这三条的是糟粕,清清楚楚,泾渭分明。

《道德经》用一句老话来形容,就是:博大精深。读《道德经》这本书,非得朗诵迁遍,默想万回不可。因为它言简意胲,一字千钧。以我的资质不敏,悟性不强。对老子的伟大智慧,不过是以管窥天,以蠡测海。所以不揣愚陋,勉强为文者,其目的有二:一是抛砖引玉。二是忠诚祈望:国家民族昌隆鼎盛,从而促进世界人类,永久和平!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