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论坛

经济

 

经济这两个字连用,最先是“经世济民”比较笼统的意义,也是形容一个人的抱负的用辞。近世以来,“经济”成了一个专有名词,也是一门单独的学问,如“经济学”是。“经济”的意义包括了从个人的营生,到国家富强的营运,都是人类的经济行为。经济学则是去研究怎么才能把人类的“经济行为”发挥到对人类最有益的最大极限。其研究的趋向大体分为:宏观的经济学与微观的经济学。其中再分各家各派,林林葱葱,蔚为大观。现代“管理学”兼领“宏观经济学”或“宏观经济管理学”又是一种新动向。中国的微观经济学中,自古以来,就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和资料。从远古的范蠡到近世的徽商,都显示着异常成功的先例。然而,中国的“宏观经济学”理论和经验之丰富,可称在世界历史中首屈一指,远非其他世界文明国家所能比拟的!

现代“经济”之大者,举凡资源(包括物质资源和人力智力劳动资源),投资,制造,贸易,市场,利润...以至于股票市场,利息高低,货币价值,税率税制....都是经济管理者所日夜操心的课题。质言之,经济可以称为人类政治,社会,文化的重心,一切都以经济的马首是瞻,譬如为了“石油”的争夺,人们可以不惜生命、名誉,无所不用其极。二十世纪后期,由于现代资本主义的一般信念成为举世的“普遍信念”,认为经济的发展,在于争相发明、制造“怪异奇巧”,并鼓励人们消费(你没有钱消费,我-资本家-借钱给你消费,一边赚商品的钱,另一边赚贷款利息,两头通吃。)以至于浪费为手段,以达到为少数人谋求富裕为目的。于是“开发”就成了最时髦的口头语,好象不开发就是沦落的同义语。从另一面看,有些时候,“开发”又成了“策略”上的运用,譬如美国不开发自己本土的石油,而去鼓励别的国家大量开发,以最廉价格进口。等到有一天,别人的石油用尽了,世界上只剩下美国独领风骚。其他类推。因此,“经济”的内容又不仅限于经济之经济了。

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里的普遍信念,其特点如下:贪婪是善(Greed is good),资本家减税或免税,剥削与奴役是合法的(不包括合理),少数人富裕是正常的,鼓励(甚至威逼利诱)大众无限量的消费,大量培养科技人员(发明、制造怪异奇巧),以政治或军事力量搜刮资源,大批量工业制造(工业化或工业主义),不顾破坏生态环境(工业制造到别的国家去,既能利用当地廉价资源,又能损耗当地国潜力,更又能减少本国污染,保护本国生态环境。),利润(不择手段的攫取)即是正义,融资(鼓励债台高筑和以债养债),贸易至上,市场占领胜于军事占领,贫富极端化是必然的必须容忍的现象,...。在人类有史以来,没有这样明目张胆过,也没有这样快速施行过。如同乌黑的灭门魔使打扮为窈窕淑女,招摇过市,飞驰而来。

兹就“发明、制造怪异奇巧”一项,举一个简单的例证。大学教育制度配合资本主义要求(其实是资本主义的教育制度):其欲获得博士学位者必须有新的创建。就是鼓励“标新立异”,不然就没有学位可言,更没有专利权的获得与保障,更何谈名利双收。因此,科学人员挖空心思去搞“怪异奇巧”。譬如“黄豆”,近来被发现对人类有很多好处,单从健康方面说,就有防止乳癌与前列线癌的特效作用。中国人传统喝豆浆,吃豆腐和豆类制品,所以中国人在临床上,对名列前茅杀人凶手的上两种癌症,比起西方来,微乎其微,几乎不存在。美国人素来瞧不起黄豆,根本就不去吃它。种了黄豆,不是喂牲口,就是外销。为了大批量生产,在芟除杂草和扑灭昆虫禽鸟方面必须动脑筋。于是研究人员想到了从基因上下手,把毒素注入黄豆基因,效果非常突出。黄豆苗居然能毒死周围的杂草,同时能毒死想要侵犯它的各种昆虫禽鸟,解除了种植者的一大烦恼。这种生物工程的基因改造,虽然有其成功的一面,试想黄豆居然毒到能自动毒死顽强毒杂草与昆虫,那么,人与牲口吃了会不会中毒呢?当然发明者和创作者都一口否认,可欧洲人却断然拒绝进口美国黄豆。跟着医学界发现,吃了美国黄豆显然使人体甲状腺发生病变,并且致癌,而中国黄豆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危险副作用。美国人现在知道了黄豆的好处,在一般超市里都卖豆浆,豆腐和其他黄豆制品。但都标明了是“纯自然生产”(organic),美国人不吃基因改造过的黄豆。他们吃黄豆原是为了避癌,岂肯去吃反而致癌的“改良”黄豆,而大批的美国改造黄豆都是外销!是谓:毒死人不偿命,还要赚大批外汇。由于美国人民对基因改造食物很有疑忌,吵闹的结果,于是政府折中让步,法定:如有在美国国内超市出售基因改造食品者,必须在明显处标明标签,使购物者知所选择。

谁心里都明白,世界上的资源有限。在“进步”工业化的迷信和现实资本主义的信念下,飞快加速的破环自然生态环境,同时,也加速损耗使有限的资源大量加速缩减。有人发表探测太空的感想,认为去发现那些“死去”的星球和它们死去的原因,其意义比什么都更重要。因为我们这个地球也正在加速朝向“死亡”迈进,不久地球就会象那些死去的星球一样,资源耗尽,连起码的“水”也枯干了,即将成为一片死寂。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正如古语所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这个地球之所以能够如此美丽丰富,正如老子说的: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生之,畜之,长之,育之,成之,熟之,养之,覆之(《道德经》51章),费了不啻千万年的氤氲涵育的功夫,才得有今天,而被人类糟蹋,几年,几十年之间,就能被人损耗破坏殆尽,真可说是罪恶之极。如果现在有人,以清醒的头脑,智慧的思想,正义与大无畏的肝胆和一点自尊心,把“保住资源”,保住“生态环境”作为发展经济的首要考虑,就是:功德无量。

老子的经济思想是很周详的,面面俱到,可以分成三部分来看。第一部分讨论经济的社会主义原理,第二部分讨论搞不好经济的障碍,和第三部分是经济重要施行方法--节省原则。

社会主义原理

老子看宇宙是一个大生命体,是活的,是动的,是不停变化的,是可以认知的,可以言说的,也是可以实行的。人是大生命体的缩影,是个袖珍小生命体,是大生命体的微观结构。而宇宙是人的宏观世界,放大的结构。因此,人和宇宙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割的。从个人到社会到国家都是在同一个原理之下的产物。凡有生命的东西都在宇宙宏观机制下,按照同一种原理、规律运行。生命体既然是活的,变动的,它就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永恒不动的。老子在许多处都不承认人生是必需绝对完全完美无缺的,所以他强调“大成若缺”(《道德经》45章),“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弊则新”“少则得”“多则惑”(《道德经》22章),缺,曲,枉,洼,弊,少等概念的重要作用。因此,生命之道,就是在自然而然中,不断的追求“平衡”。生命之所以能存活,最要紧的是要一直不断的,随时随地的调控,匡正,整合。他说:“天之道,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77章)这是一个极大的宇宙原理和定律。有人说:道家提倡“缺陷美”。事实上,从辩证的眼光来看,事物要是真的完全完美了,那就是停止,就是丑陋的死亡。这个宇宙的运行,就是万物都在追求它们内在和外在的“平衡”。

在经济社会来说,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天之道;一是人之道。前者的原则是:损有余以补不足;后者的原则是:损不足以奉有余(77章)。老子接下去再强调了一句话:“孰能损有余以奉不足于天下?唯有道者!”就是:谁才能够明白“损有余以奉不足”的这个道理,谁才能够推行这个道理,谁才能够依照这个道理去做。在这个世界中,只有“有道”的人才能够!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宣言!

什么叫做:“损不足以奉有余”?就是在经济社会里,把穷人的体力,金钱,维生资料,用各种巧妙的方法攫取过来,让穷人一直穷下去,甚至于更穷,就是穷得死了也无所谓,让富足有余的资本家更富足,更享受,更豪华。用现代的名词来说,就是:“资本主义”。接下来,很明白,那么“损有余以奉不足”,就是社会主义。譬如,美国现行的“累进税制”,是窃取了马克思主义中的一个重要原理。搞资本主义是人类中一些人的小聪明,它也能造成暂时的繁荣气象。不过它的结果是把人类带进“灾祸与死亡”。社会主义是宇宙的大道,也是正确的康庄大道,是不能违反的。谁要是违反了,就必定遭到“灾祸与死亡”。老子认为:唯有“有道者”才能够明白这个大道里,才能够实行,做到,才能够把人类经济社会带进永久不败的繁荣里。从辩证逻辑来看,社会主义是“正题”,资本主义是“反题”。

“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而中国现行的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从辩证法来说,它是个合题。这是人类历史里的新尝试。它是合理的,也是合乎辩证法的。既是合乎辩证法,就是合乎老子的。从理论上来说,它是人类经济学上的新高峰。不过,在过程中,必需不断的、随时随地的调控,匡正和整合,其目的是:“长治久安”。

搞不好经济的障碍

老子主张,人要不死,就必先要不病。怎么才能不病呢?就是不断的、随时随地的“病病”。病病的前一个病字当动词讲,就是祛除疾病的意思。所以他说:“夫惟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71章)。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人类的经济行为也是同一个道理,不可能不出毛病,而是要一直不断的,随时随地的匡正它的偏差与违反规律的点点滴滴。老子谈到经济病时,并不去责怪人民,却一贯地把责任加到统治者的头上。从此看来,古今中外,再没有一个人比老子更爱人民,专为人民讲话的。1.第一个毛病是:“人民贫穷”。他说:“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57章)。人民贫穷是经济上的一个大毛病,可是毛病的最大由来是因为“天下多忌讳”。他没有说人民贫穷是因为他们的命不好,或是因为他们太愚笨,太懒惰,或是主义不好,制度不好,干部办事不力。而他是说:“天下多忌讳”。天下多忌讳是政府的法律太繁杂,禁令太多。整句话是说:“政府统治者的禁令越多,则人民就越贫穷。”政府的行为,不过是令行与禁止。根据王注:“所畏为忌,所隐为讳。”就是说,使得人民畏首畏尾,碍手碍脚,不能正常发挥他们的智力体力,由是经济不能发展,长此以往,自然陷于贫穷。殊不知,政府最高明的办法,就是不动声色的去“宏观调控”,政府千万不可自以为是的出头乱出主意,也不要揠苗助长。人民自己知道什么对他们最有利,如果条件不限制,他们自然就会去努力。人民一旦有了自动自发的机会,就绝对不可能再贫穷下去的。2.第二个毛病是:“人民饥饿”。他说:“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75章)。这是说,政府的税制不合理,就会直接影响到人民的生产,而使人民没有饭吃。在过去中国历史里,只要朝廷一出“计臣”,接着就必然天下大乱。计臣就是为朝廷出谋划策去压榨人民来筹款的人物。朝廷一味奢侈浪费,做出许多不合理,不该做的事,钱不够花,就到百姓头上去动脑筋。上头要一个钱,到了百姓头上就成了十个钱百个钱。逼到人民鬻妻卖子都不能应付,最后就只有造反,于是天下大乱。最明显的例证是:自称为“朕非亡国之君”的崇桢皇帝,一辈子自以为是的做错了很多事情。其中一着是:人民一再困于重税盘剥,妻离子散之下,他还下“暂累吾民一年”的加税之诏。而李自成那边却高妙的打出了“迎闯王,不纳粮。”的口号。试想在这种情形下,崇桢的地位还能保得住吗?3.第三个毛病是:“怪异奇巧”。他说:“人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57章)。现实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是美国,大力鼓励“怪异奇巧”,最新发明的东西日新月异,简直没有人能真正跟得上。而美国除了少数大资本家是富裕的外,所有的人民都被盘剥得“寅吃卯粮”,个个负债累累,大人孩子都是债台高筑。据报导:美国人民平均负债额是,每人六千美元。大家把孙子的钱都预先花光了。落得是一国大穷,小穷的叫花子。许多有良心的经济学家,都在不断大声疾呼:美国已经陷得太深,其经济前途的危机极其严峻,这个现代的“罗马帝国”,若不及时悬崖勒马,就会忽然全面崩溃。4.第四个毛病是:“经济败类”。他说:“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朝甚除-大兴土木盖造宫殿楼台(1),田甚芜-良田被占,农民失所(2),仓甚虚-粮食武备储备不足(3),服文采-人民趋尚浮华(4),带利剑-当众炫耀自己-如开名贵豪华车,当众猛打手机等(5),厌饮食-大吃大喝(6),资财有余-荷包凸凸-如猛耍信用卡(7),是谓盗夸,非道也哉!”(53章)。这是说:本来大道是很平坦的,偏偏有人喜欢走捷径。于是他们就去大兴土木,盖造宫殿楼台(朝甚除),跟着是农田都荒芜了.....。一共七个现象,把一个好好的经济社会变成了“败类”的“强盗社会(盗夸)”。败类的第一个现象,就是大造宫殿楼台。古时候,一个城市里顶多有一家大兴土木,一个国里,有一个皇家大兴土木,就不得了,就足以亡国灭家。现代,一个城市里,大家争先恐后的大建高楼大厦,越造越奢侈豪华,真正有这个必要吗?因为大兴土木是耗费资源最厉害的行为,而更有进者,一旦大兴土木,贪污腐败也必随时跟进,猖狂肆虐,祸害无穷。所以老子把它列为七种拖累经济的败类行为之第一位。

经济重要实施方法-节省原则

老子说:“治人事天,莫如啬。”(59章)。就是说:要管好人类的事和处理好自然界的事,没有比用“啬的原则”这个方法更好的了。如果把“啬”字当作节省,爱惜,保护讲,那么很明显的,这句话,他是指着人类经济行为说的。这是老子提供人类“经济方法”的极其严重的原则。发展经济的最基本因素是资源,第一是资源,第二是资源,第三还是资源。没有资源,经济就没有发展的可能。如果资源耗尽,也就是经济的死亡。节约保护资源是国家民族生命的根子。人类自从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倔起,配合坚船利炮为后盾,演为鲜血满布的殖民主义。归根到底,一言以蔽之,不过是抢夺资源而已矣!时至今日,一成不变,杀死多少无辜百姓,老弱妇儒,还是为了抢夺资源。

石油成为经济的重要资源,已经一百多年了。在卡特做美国总统的时候,鉴于世界石油的总存量已经到达亮红灯的警戒点了。于是他就大力提倡:研发太阳能以取代部分石油的功能。以减税方式鼓励家家安装太阳能的晶片,作为热水与取暖的能量来源。同时企图以酒精代替汽油,作为汽车运转的能源。那时他们研发出一种袖珍型的“酒精酿造器”,家家都可以把垃圾和院子里的杂草落叶自动变成酒精,用以开车和发电。这样废物利用,家家可以自给自足。美国盛产玉蜀黍,其叶茎皮须都是酿造酒精的佳材,也是废物利用。以酒精开车,既不污染空气,又不遗留毒质。他的施行步骤是先将酒精混入汽油之中使用,然后逐步改为全部使用酒精。将汽油引擎改为酒精引擎,只须十几分钟,换几个零件而已。总称为:卡特构想(Carter's legacy)。他这样做,公然抵触了世界石油垄断大佬大资本家们的利益。不但他的构想,霎时之间,烟消云散;就连总统也没得做了,只好鞠躬下台。不过将来历史上必定会有对他的适当褒贬。近来有人建议用“氢气”做汽车燃料,而“氢气”的分离制造与储存,价格非常昂贵,而且太容易爆炸,其稳定性与安全性都很不可靠。但以此取代汽油是有可能的,因为制造氢气还得仰赖原来的石油工厂,同时价格贵,不会太影响石油大佬们的利益。其他用太阳能或电力开车等等想法也不少,不过都在石油大佬面前都过不了关。人民只好接受污染,毒化和越来价钱越贵油价,直到石油用光了为止。

有人研究,石油原本不是生来给人做燃料的,这种液体物质在地心里,有平衡地球自转的物理作用,如果一旦抽光,烧光,地球就要“换轴”,那就是地球的末日来临。然而这种“地球换轴”之说,似乎很渺茫,可石油这个资源的消耗越大,则其存量就会缩减,这是必然之理。石油越少,其价格就越昂贵。大家争夺石油就越激烈,最后必然引起世界大战,在核子弹前,吾与汝偕亡!在此之前,由于石油的日益短缺,许多国家的经济都要呈现危机。试想,这个世界的石油都被垄断控制在几个大佬手中,那就只能等他们发慈悲罢了!

其次是“水”。美国西部苦旱,已经十年了。东南部本来雨水十分充足,农产丰盛,现在也缺水三年了。总之,本来该下雨的地方不下,不该下雨的的地方就下,一下就成灾,水深及腰。今以盖造大楼为例,普通盖一座十几层的大楼,试想要砍伐多少森林,挖掘多少沙石?大楼里一定要有电梯,有的要装好几架电梯,通风采光冷暖气都要用大量电力。试问电力从那里来?无非有三种来源:1.火力发电,煤矿也有挖光的一天,而且火力发电成本很高。2.水力发电,在大河里兴建水坝。但不知道什么缘故,大河一旦造了坝,其下游的良田就会渐渐变成沙砾。美国密西西比河如此,非洲伊西奥比亚也是如此。而且天气也会受影响,该下雨的地方不下,不该下雨的地方大下特下。也许是因为“斩断”了“龙脉”,龙王大怒(其实是违背了自然-破坏了生态)?因为科学家试图用各种办法去解释,其答案好象还不如中国的风水先生说的“直截了当”。3.核子发电,核子废料根本没有办法处理,也无处堆藏。一旦发生事故,什么都完了。再说一个大楼,用的必定是抽水马桶,一天要抽掉多少水?假使一个水笼头没有关好或是滴滴漏,一天一夜就能漏掉两吨水。都市大楼林立,要损耗的水量就是天文数字。一个地方为了表面虚荣或别有私衷,大盖高楼大厦,这下破环掉多少生态环境,耗费掉多少资源,简直无法估计。其他的恶劣影响在此就不多说了。难怪老子早就定了大兴土木和大盖宫殿楼台的罪。这些都是万劫不复的严重经济弊病!现今举世着了魔似的争着“工业化”,在资本主义下,说穿了就是替资本家赚钱,其他的人在资本家奴役和剥削下,拿几个卖身的昧心钱!就连一个总统也不过是他们的一条大狗!大众糊里糊涂却把整个地球冤冤枉枉的糟蹋了。这样整个人类的命运、前途能好吗?!这样说,似乎有点“极端”,因为现在还有时间挽回,再迟就没有希望了。希望识者能听一听老子的话,稍微用一点时间反省一下,用冷静的眼光四外看一看究竟。若是好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老子说过“莫如啬”之后,接着说:“夫惟啬,是谓早复。早复谓之重积德。”(59章)。就是说:以《啬的原则》来节省,保住资源,保住生态环境,就能很快恢复整个世界的生机。这就是重重的积德了。说也奇怪,英文的economy是经济,可这同一个字,同时也是节省。可见,经济就是一定要节省的。我们回想一下,清夜扪心自问,我们有幸到这个世界上来了这一趟,到底我们愿意做个好人,为现世和子孙积一点德呢?还是当魔鬼役卒,做个万劫不复的罪人?

孟子见梁惠王(《孟子.梁惠王上》),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这是说:孟子见梁惠王,王说:老先生老远的来到我国,怎么能帮我们把经济搞上去呀?孟子回答说:王啊,你怎么口口声声谈经济呀?这是“向钱看”。你怎么不谈理想、抱负、道德、仁义啊?你这个领导就知道“向钱看”,唯利是图,那么,你下面的大夫呀,士呀,人民呀,个个也都“向钱看”,唯利是图,谁还会来捍卫国家民族呢?这个国家太危险了噢!其实孟子的意思,不是说搞经济是不对的,而是说搞经济不能搞得太过火。如果搞到没有了正确的主义和思想,那就严重得不得了了啊!重点在“上下交征利”这五个鲜血淋淋的字!孟子说话向来比较冲,不过他老先生为国的心还是红的、是好的。只是老子说得比较具体周详。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