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论坛

鬼神

 

“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这是《中庸》第十六章,子思引孔子的话。就是说:鬼神的德性功效,真是大极了啊!接着说:虽然肉眼看不见他们,耳朵也听不到,可他们是万物的“本体”,又是万物不可缺少的。他们有能力使人洁净恭敬,盛服衣冠向他们礼拜祭祀,得意洋洋地就象鉴临在人们的上面,又象在人们的左右。子思并且引《诗经.大雅》说“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音意,作厌恶解。)思!”(语释:神明的降临啊,是不可预先测度的,何况对他们厌烦不敬呢?)。最后说:鬼神虽然隐微不见,却又明白昭彰,真实而无法掩藏的啊!在这段话里,子思假借孔子的口,除了没有能说出鬼神的来源以外,可以说是把鬼神做了很“完美”的形容。

抱朴子-葛洪-在他的《论仙卷》里,从“或问曰:神仙不死,信可得乎?”到“而人处覆甑之下,焉识至言哉!”洋洋洒洒共写了4,859个字(标点符号除外)来证明鬼神的存在。其中不少都是用“你怎么知道没有鬼神?”之类的辩词。抱朴子要用这么大力气去辩说鬼神的存在,正恰好反证出,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有鬼神。所以他才要尽力宣传鬼神,想让人信服。他最强力的举证是:汉武帝由少翁作法,召来去世的妃子李(王?)夫人的鬼魂,如生人状。他说:其事载在史册,所以不可不信。其实,史册所载的故事是:武帝的宠姬王夫人死了,齐人少翁自称能召魂。武帝非常高兴,就叫他作法。少翁叫人腾出静室,四周张挂帷幕。并索取王夫人生前全套衣物首饰,预备召魂。等到夜静时分,在帷幕之外点起灯烛,使武帝在外间独坐等待,自己走入帷幕之中,喷水念咒,过了两三个时辰,果然有一个女子被他引出。武帝正向帷中痴望,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这般美女,身材妆扮和王夫人无二,急忙起身要进入帷幕与她亲热,却被少翁出帷挡住。一转眼,美女就不见了。武帝感慨万千,作了一首词,载在乐府,词中说:“是耶非耶?立而望之,翩何姗姗其来迟。”从这句话里看,只是:约略模糊,好象是她,并非确见。后来,武帝听少翁的话,在甘泉宫中事奉《泰一》神,并制造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偶像,一同供奉,想邀请天神降临。只要少翁如何说,他就如何照办。可是从来鬼神都不肯降临出现过。有一天,廷下有一人牵牛走过。少翁装妖作怪看了半天,对武帝说:“此牛腹中,当有奇书。”武帝立即命人剖牛,果得帛书。其中文字,语多隐怪。武帝翻来复去,看了又看,突然喝令将牵牛人拿下。重刑拷问,供出是:少翁把写好的帛书杂在草中,令牛吞下。却又故意在武帝面前,自显卖弄神通。武帝遂将少翁以欺君罪名处斩,这是少翁故弄玄虚的结局。所谓少翁的“召魂事件”,其中破绽很多,是否也是少翁在作弊呢?

先秦诸子中,特别提倡鬼神的是墨子。墨经里有《明鬼篇》上、中、下三章(现在只存下章)。墨子是早先中国的社会主义者,甚至是共产主义者。为什么他会大力提倡莫须有的鬼神呢?原来,他认为道德、法律都有它们很大的局限性,往往漏洞百出,在调整社会秩序的功用上,不能真正发挥应有的效果。仔细读过《明鬼篇》,就不难发现:他不是在提倡鬼神,而是想利用鬼神的“无所不在”“偿善罚恶”性,来补充道德、法律的不足。利用人们惧怕鬼神的心理,使人们不敢侥幸。他举周宣王屈杀杜伯的故事为例,说:杜伯临死时说:如果我死后无知就罢了,如果有知,不出三年,我必定会让吾君知道。后三年,周宣王与诸侯游猎于圃田,中午的时候,“杜伯”乘白马素车,穿红衣,戴红冠,手执红弓,带着红箭,射中周王的心,死在车上(大概是心脏病发作)。他说:这件事著在春秋,不可不信。当时知道这件事的人们都说:“戒之慎之,凡杀不辜者,其得不祥。鬼神之诛,若此之急速也。”他警告说:即使在深谷懋林之中,幽远无人的地方,鬼神也会无时无地在监视着的。因而,他说:现在天下的王公大人和士君子们,要想为天下兴利除害,就应该尊明鬼神,这样才能实现圣王之道。墨子没有讲过他自己见过鬼神,只是根据别人的记载而讲鬼谈神,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利用鬼神思想,为天下兴利除害。

易经《观卦.彖》说:“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这里有四个构成要件:一.服天下。《统说》云:不见圣人使百姓,而百姓自服。这里的“天下”是指“百姓”说的。目的是要人民服从向善,或竟要控制天下人民。二.设教。设立仪式,规矩,戒律,教条或鼓励,甚至于刑罚,务使徒众严格遵循。三.以神道设教。“神道”可能是:天、上帝、鬼神、神秘,也可能是特定的人或物,务使徒众相信它们是客观独立于人身之外,而可以接受着人们的崇拜和畏惧,并且可以对它们抱着一定得到福利的希望。四.圣人以神道设教。不是神道本身来设教,而是人。至少是一些特别“聪明伶俐,口舌给便”的人藉着,或者捏造一个或一些“神道”来设立他们自己的教化。譬如有人说是奉了上帝的特命,有的人说是得了天书...。甚至于这个设教的主体(教主)是一些别的人们把他捧成了“圣人”的。综上所述,就是《宗教》,有所宗而有所教。宗教是人类特有的文化,再野蛮的人类也有鬼神观念;再文明的动物(譬如猴子受了训练穿上人的衣服,用刀叉吃饭等等)也没有鬼神观念。因此有学者主张:因为人类独具“松果腺”,而任何动物都没有松果腺(只有青蛙有个类似的东西,不过没有具备任何功能。)松果腺是给予人类超时空观念或幻觉的“器官”。不论人在什么环境或条件下,就一定自然而然地有“鬼神”“宗教”的思想观念产生,只是因时因地形式上各有不同的包装。因此肯定迷信鬼神、宗教是人类必然的事实,是没有人真能禁止或破除掉的,并且主张应该受到宪法的保障。长久以来,世界上存在着:道、儒、释、耶、回五大“正宗”教派。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随时生灭的小教派,甚至于许多“异端邪教”。不过,严格地说来,是教都有点“邪”!现代新兴的“宗教”,是日益膨胀的“科幻”教。它夹杂着“现代科学理论”和UFO(外星人活动的传说),别具风格,迷惑了不少人,甚至有不少人“诚心”到为它集体自杀。

在出现为正式宗教规模的组织以外,就是“密教组织”。例如:1.圣殿武士(Knights Templars),又称所罗门圣殿武士。曾是欧洲最有力的地下组织,暗中掌握一切政治、经济大权,也是杀手。2.标德堡秘会-由现代世界大资本家、银行家、政府重要官员,学术界领袖,新闻界领袖,即是所谓的的 Elite(这些名人还主要是根据“血统”,才有资格入会。)所组成,每年在世界上一个秘密所在开一次会议,决定世界上的一切大事(包括和平与战争)-(Bilderbergs Secret Society)-世界影子政府的秘密国会。3.设在纽约的洛克非勒的行动总部-简称CFR(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世界影子政府的秘密外交部。4.三边委员会-由犹太人协会,洛克菲勒办公室和吉辛格办公室合成(Trilateral Commission),是世界秘密政府的灵魂机构或实质统治者。5.骷髅秘社(Skull and Crossbones Society)-以耶鲁大学为基地的政治与大企业领导的温床。哈佛大学是洛克菲勒吸收外围分子的温床。6.美生秘会(Mason,Masonary),在各地都设有分坛,集若干分坛设一总坛,坛有各级舵主。是社会里中下级干部或行动者。7.扶轮社(lions Club)-外围组织...。以上是根据:《Holy Blood,Holy Grail, by Michael Baigent, Richard Leigh , Henry Lincoln》,《The Secret behind Secret, by Jon Rappoport》《The Secret Societies of America's Elite, by Steven Sora》三书的研究报告。从耶稣以来,他们的使命就是无所不用其极,来建立:一个思想,一个权力,一个政府,一个文化,一个经济系统,一个军事力量,在一个血统的少数权力人物的统治下,完成世界的统一(天国)。从“联合国”,“世贸组织”,到“鸦片战争”“海湾战争”都是完成“使命”的“步骤”。今年二月里,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电视访问小布什总统,记者公开问:您是骷髅秘社的,能不能请您说一下“骷髅秘社”?总统回答说:它是太秘密了,秘密到不能说的。所有这些 ELITE,都有一个特征,就是:言必称上帝,指不是同路人都是魔鬼。“理直气壮”的要把别人都消灭掉。真是: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

老子在《道德经》中也曾提到“鬼神”。

第一次提到“神”字,是在《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谷神两个字连读,再加上一个不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神仙上去。其实,“谷”字是山谷的意思,老子曾强调过它的作用,如:“谷得一以盈,...谷无以盈,将恐竭。”(《道德经》39章)。“上德若谷”(41章)。“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以其善下之也。”(66章)。谷神是山谷的功用或精神,不死是功效长存的意思。他接着就作了说明:“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就是说:山谷的功用,就象幽深的阴户,女人的阴户,生殖之门,就象天地的根源,它的功用绵绵长存,作用无穷。这里,老子说的“神“字,与宗教鬼神完全无关。

十多年前,旧金山湾区有地产商,开发了一处山谷地区,建造了许多豪华房屋,并且印刷了非常精美的介绍画册。封面上的大标题是:“谷神不死(Spirit of the valley never dies--Lao tze)”。从前麦克阿瑟有一句名言:“老兵不死”,用来炫耀美国军人的强大战斗力。这次地产商利用老子的谷神不死,来炫耀山谷地区的豪华建筑。既顺口,又新鲜,更有力量。这位广告专家很会动头脑!

第二次提到“神”字。是在《道德经》第39章:“神得一以灵,...神无以灵,将恐歇。”这是说:“神”必须得到“一”,才能灵验。如果“神”不能灵验,就会消灭。道生一,道的本身无形无质,因道动而生一,一就是是道的形质的彰显。因此,可以把一看作:“道”,“道的作用”或“道的规律”。即使是个“神”,如果没有得着“道”,“道的作用”或“道的规律”,就不会有灵验,就会消灭。这样说来,人们崇拜,惧怕或寄以希望的“神”,如果没有得着“道”,就完全没有作用。它如果违反了规律,就和众人违反了规律一样要失败而消失。那么这个“神”有什么值得崇拜,惧怕或寄以希望的呢?在这里,老子的确提到了一般人所谓的鬼神,但他对于鬼神的看法,就和一般人大不相同了。他的这个论调,简直是破除迷信的大先锋。把人们想入非非的鬼神幻景,一下子就戳穿了。

第三次提到与鬼神有关的“天”,是在《道德经》第59章:“治人、事天,莫如啬。”这个“天”字,和在别处,老子说的“天地.天下”有区别。他把“治人”“事天”连在一起说,有权治人和事天的绝不是一般人民。春秋时代,“事天”是一件了不起的大政,形式上似乎比什么都重要些。如:“政由宁氏,祭则寡人。”祭祀,祭天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大政,这个观念一直保存到辛亥革命。历代有些学者把“啬”字解为“稼穑”,认为老子说的治人和事天,最重要的就是要鼓励农业增产。殊不知,老子的精神向来不赞成什么人为的提倡或鼓励,特别是上面领导人的一举一动。他很清楚:如果上面说,要农业增产。一级一级下来到了农民头上,就要民不聊生了。“鼓励农业增产”的手法,不是奖赏,就是惩罚。执行的官员们贪图奖赏,就去用刑罚去威逼人民,或是浮报,虚报,假造功劳。而人民被逼到一个地步,就把牛杀了吃掉算了,把果树砍掉算了。(见司马光语)。所以“啬”字还是应该照原来字面的意思,解为:节约,省事。就是要在上面的领导们,千万记住要省点事,不要好心乱出主意。即使是祭祀上天,也要节约,不可以作无益的铺张浪费。治人的原则只是“宏观调控”而已,人民走得太急了,让他们缓着点。太左,太右都要调整一下。最有效的增产方法是:平时提供水利和农业知识,最要紧是不可以苛捐杂税。人民耕种对他们自己有利,他自然会去增产,是用不着逼的。章太炎在其《国学略说》中说过这样一句话:“自来学老子而至者,唯汉文帝一人耳。”恐怕就是指着这个重点说的。

老子接着作了更多的解释:“治人事天,莫如啬。是谓:早复。早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则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就是说:治理人民和祭祀上天(现在可以理解为:应付自然界事物环境),没有比节约、储备力量-啬-的原理原则更好的了。由于节约(包括不毁坏自然环境)、畜力,遇事才能从容,也就是“啬德”的不断累积。因此而无往不胜利。其力量是无法估计的,以此治理国家,就可以长治久安。在这里,老子讲了一大堆治理国家的长治久安之策,并没有丝毫假借“天”“上帝”“鬼神”的力量,相反的,却完全是用人自己的,“啬”的原理原则的力量。

第四次提到“鬼神”,是在:《道德经》第60章:“治大国,如烹小鲜。以道莅天下者,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这是说:治理国家,要象烹煎小鱼一样。用道的原理原则规律来治理天下,牛鬼蛇神都起不了作用。并不是牛鬼蛇神不能起作用,而是它们即使要起作用,也伤害影响不到人。不是它们不会兴风作浪要去伤害人,而是因为圣人根本不伤害人。圣人和牛鬼蛇神都不伤害人,所以人民就才真能得到了好处。

这里有好几个关键字眼:“烹小鲜”,“其鬼不神”,“伤人”“圣人不伤人”。

一.“烹小鲜”是烹调小鱼,第一很难清洗,第二,容易破碎,第三,烹调好了,也不一定起眼。所以要把小鱼烹调好,是要异常细心去处理每一个环节,没有能取巧讨好的地方。基本上,它是一种带着牺牲性质的贡献事业,没有伟大的心胸是做不来的。这种人和这种精神,是老子在《道德经》中一再强调的领导人选。这种人当领导就是有道的明君,用这种方法来治理天下,就是合道的治理。所以老子统称为:以道莅天下,就是有道的领导,用道的原理原则规律来治理天下,所得到的结果是百姓完全的安平乐泰。《论衡.知实篇》说:“夫贤圣者,道德智能之号。鬼神者,渺茫恍惚无形之实。”他说:把圣人与鬼神对列起来,只有老子才能做得到,说得正。王道加以补充说:传曰:“国将兴,听于人;国将亡,听于神。”圣人以道莅天下,则公道昭明,人心纯正,善恶祸福,悉听于人;而妖诞之说,阴邪之气,俱不得存乎其间,故其鬼不神。

二.“其鬼不神”是牛鬼蛇神都是随时可以兴风作浪的,但是就在圣人以道莅天下的环境里,它们就闹不起来。因为社会里充满了公道昭明,那些妖诞阴邪的人就没有基础,借故生出事端来,他们想闹,也没有人听信和理睬,因为现实社会那么公道昭明,再没有人需要那些虚空飘渺的妖诞阴邪。反过来说,如果牛鬼蛇神能够有兴风作浪的余地,就是社会里有着不公道,不昭明。人民病急了乱投医,就一头栽到了妖诞阴邪里头去了。人民对现实社会太失望,就会去寻求渺茫的鬼神,希望能在那里得到一线希望。

三.“伤人”是人民受到伤害。人民栽到了妖诞阴邪里去,一定会受到伤害,然而,不栽到妖诞阴邪里去,在不公道,不昭明的社会里一样也会受到伤害。因此,摆在人民的面前,就有了“选择”,看自己宁愿受哪一种伤害。或者哪一种的伤害比较轻,比较好过一点。牛鬼蛇神就有了地盘,就可以“神”得起来了。所谓:苍蝇不钉无缝鸭蛋。

四.“圣人不伤人”是老子把“不伤人”的责任加在执政领导人的肩膀上,而不是责成人民不许去“选择”牛鬼蛇神。这就象现代的“青少年犯罪专家”把青少年犯罪的责任要家长们负担一样。因为根据统计调查研究:百分之八十八以上的青少年犯罪与家庭破裂,家庭教育废驰,或根本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着正比例的关系。如果认为把不良犯罪青少年关了或杀了,就没事了。那么,在那种家庭里再生出来的,还是一样坏,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同理,其他社会问题也一定要正本清源。如果一个社会里存在着严重的不公道和不昭明,要想杜绝牛鬼蛇神是不可能的。只有“以道莅天下”,人民才能自然产生“免疫力”。老子在这个问题前面的态度和处理方式都是非常科学的,他没有主张:严刑峻罚去禁止那根本无法禁止的牛鬼蛇神,同时也不投机取巧,去与牛鬼蛇神妥协,甚至象其他的人,居然痴心妄想,要利用牛鬼蛇神去制牛鬼蛇神。

在三千年前,老子竟然有这样进步的认知和教导,比廿一世纪的大多数人还更睿智,更进步多了。这种前进和领先的思想,与其正确的指导,真是令人惊绝!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