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六讲
领导者的素质(三)

领导者要思虑精确

鬼谷先生在这章书里,指明了两个大点:一个是,思虑计谋;一个是,内视反听。前者是处于人的生理与心理机能,属于人的躯体和智力体的作用。后者是完全属于精神体的运作(关于这个理论,将在下面在详细阐述。)。在前两讲里,我们曾根据《黄帝内经》,反复说明人的身体里面具体的腑脏器官(十二舍)的运作,以及从脏器的运作而产生的脏气,就是一般称为:心理或精神面貌。譬如,《内经·素问·灵兰秘典论篇》说:”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脏在实质的器官作用,主要是过滤血液、油脂、体毒。但是,中国医学的理论,肝脏机能不仅有它物质性的过滤机能,而且:第一,它是心脏机能的支援者。其实,从解剖学里显而易见,心脏就“坐在”肝脏上,肝包着心,没有肝的支援扶持,心脏就无法独立存在或运作。中医用:“肝木生心火”来表示它们之间的密切关联。第二,肝脏除了物质的器官机能运作之外,还有“脏气”的运作。既称它为“气”,就是说它不能完全用看得见,模得着的物质性来说明的东西,他是由物质器官产生出来的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能力体。《内经》称它为:谋虑。

在西方医学里,见不到谋虑与肝脏有什么相干,他们把谋虑的机能放在脑子里,认为思想谋虑都是脑子的作用。一个人的思想如果出了病变,他们就用谈话、开导,麻醉甚至电击来治疗,从来想不到肝脏上面去。到底是肝脏作思考,还是脑子作思考?要解答这个问题,以前比较难,可是现代有了电脑之后,比较容易理解了一点。如果我们把肝脏比作操作程序的一个软件,而脑子却是电脑机里的硬盘。虽然这还不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好比方,至少可以说明肝脏机能在精神面里的地位。从临床上看,一个肝脏的病患者,他的主要症状之一,是思想不明,疑虑丛生,自卑消极,总称为忧郁压抑症。肝疾患者除了有器官上的症状外,同时受着精神萎靡,体力不继,思想颠倒和忧郁症的折磨。这就明明白白的证实肝疾患者的确呈现精神上的病症。西方医学的病理思想,由于精神症状和肝脏联系不起来,就把忧郁症硬生生的分割出来,又硬生生的放到脑神经科去治疗。这就把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弄得特别复杂,难怪就越治越病了。这也充分证实了中国医学的真理性和优越性。

日本人由于多食生冷,特别食生鱼肉,胃病居世界第一。中国人的一双筷子,可能因此肝病独夸世界。肝炎细菌,四百度的高温都杀不死,却随着筷子口水,到处散布(性行为也是媒介)。中国人的食品就是没有真正的酸(酸在的五行的五味中属木,是强肝的。),连中国的醋都不酸(比起外国的醋来),除了山西人喝醋(脑筋比较转的快一点,会做生意和理财。)之外,中国人很少吃酸。不但不吃酸来强肝,反而拼命拚烈酒(外国的葡萄酒酸的和醋一般,中国传统的酒里绝无酸味。)以烈酒的酒精来杀死自己的肝细胞,造成肝硬化和肝肿瘤为荣(中国人吃饭拚酒是世界特色)。中国人一切都好,唯独一贯对外人小心翼翼,一味伺候,唯恐不周;对自己人则狠下毒手,动不动必要斩尽杀绝。这是与世界其他民族很不相同的地方。譬如,大唐盛世,政府规定:凡外国人在京城,可以白吃白住,这是怀柔远人的德政(特别优惠政策)。于是外国人三五成群,吃到店家纷纷倒闭,政府并未给予补偿。武瞾(则天)用来俊臣造《罗织经》,专门无端牵连罗织官吏和百姓,他说你有罪就有罪,动辄腰斩弃市,诛人三族九族,如同家常便饭。官府如此,而民间更甚。流寇一杀就几千里没有人烟,偏偏就不去杀那来侵略的外国人,也从不杀到外国去抢夺外国人的财富(这是中国历史的一个特色)。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心存疑虑,一知半解,不求甚解,甚至弃如敝履,却手捧着金饭碗向外国人讨饭。种种现象,分明是因肝脏疾患所致。不然为何,孙中山痛心疾首,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因为孙中山身在国外,他本身又是医生,国学根底深厚,有机会比较和深思。鬼谷子说:“意虑定,则心遂安,则其所行不错。”(《鬼谷子·实意篇》一下引用原文,不再说明出处。)看来一旦中国人能致力清除肝疾患,必将成为世界最优秀的民族!

鬼谷先生要求领导者要思虑精确,他把它叫做:实意。又解释说,什么是“意”呢?他说:“气之虑也”。实意就是要求充实思想和精密审虑。他打了个比方,要大家去效法螣蛇。螣蛇本是一种古代传说中的蛇类动物,体积不大,却灵巧能飞,对捕食的对象能一击而中。这样说来,螣蛇与竹叶青这种小蛇有点类似。由于并没有实际的螣蛇,姑且拿与它相似的竹叶青来做比方。比方就只不过是个比方而已。竹叶青,顾名思义,它是绿色的,长得与竹叶相似,这是它们的保护色和保护形。它们生长在竹林里,平常人家以为它们不过是一片片的竹叶,就不加防备。它们吐一根极细的丝当作:“绊马索”,自己静静的躲在细丝的一端隐密的地方。只要有动物,昆虫碰到了那根丝,它就会以极快的速度,象飞来的一样,一口咬中猎物。他的牙齿带有剧毒,随着血液流动,猎物就从被咬中的地方开始麻痹,直到心脏而死,乖乖的成为它的食物。

竹叶青有几个特点:第一,经过极周密的思虑,选到最合适的地点,在通道上布丝,在最隐蔽的地方藏身。第二,它极具耐性隐伏等待,却又十分机警。第三,一旦有猎物撞到它的网上,它就用极大的速度,极准确方向出击。第四,一经击中,对方就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这四个特点,可以各用简单的字来代表,就是:稳,忍,准,狠。日本武士以刀术(或称剑术)闻名天下,练刀术,就以必胜为目的,以稳,忍,准,狠四字为要诀。其实领导者之所以为领导者,与练刀术没有太大区别,进一步可获必胜;退一步即无死所,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如果要想逍遥自在,就千万不要选择当领导这条不归之路。因为领导必有使命,要完成使命,就不能失败。若要必胜,除了稳,忍,准,狠以外,别无选择。当领导绝不能是“和事佬”,大哥,二哥,麻子哥;你好,我好,大家好,和稀泥(就算你想和,别人也决不会让你和)的人不能当领导,或许应当去出家。即使出家到一个宗教的团体里,还得为本宗教的昌盛,和抵御别的宗教侵袭而努力,还是不能和稀泥过日子。别人因为肝脏有问题,分不清敌友,甚至把敌当友,把友当敌,颠倒行事,尚且需要医治纠正,领导者就绝不能随波逐流,和一般病人沆瀣一气。鬼谷先生把本篇叫做:实意法螣蛇,意义是非常重大的。稳,忍,准,狠必须是领导者不可或缺的素养。

根据《黄帝内经·素问·宣明五气篇》:“五味所入:苦入心,辛入肺,酸入肝,甘入脾,咸入肾。”“五气所病:心为噫,肺为咳,肝为语,脾为吞,肾为欠。”“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虚而相并(亢进)者也。”“五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情感),肝藏魂(思虑),脾藏意,肾藏志。”这里说:“肝藏魂”,所谓“魂”,就是谋虑。因为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同时,如果精气并于肝(肝被激动或刺激或病变而发生机能亢进),则忧,就是产生忧郁症的精神现象。其他类推。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脾藏意”这句话。意思是:意是脾脏之气,是脾脏的精神状态。

意是什么?根据字义,意的内涵至少有下面几点:第一,意是思维。譬如《柳宗元·封建论》中说:“封建,非圣人之意也。”这个意是思想,思维的意思。第二,意是勇敢气慨。譬如《汉书·李广传》中说:“广为匈奴所败,吏士皆无人色,广意气自若。”这个意是勇敢的意思。第三,意是料想推测。譬如《孙子·计篇》中说:“攻其无备,出其不意。”这个意是测算的意思。第四,意是怀疑。譬如《吕氏春秋·去尤篇》中说:“人有亡(丢失)釜(锅)者,意其邻之子。”这个意是疑心的意思。综上所述,中国人所最惯用的意字,至少有上述四种意义。但是,脾脏一旦发生病变,最显著的症状是:畏,是害怕。为什么呢?因为脾脏有了病变,他的思维就会混乱,失去了镇定,就会胡猜乱想,疑神疑鬼,于是草木皆兵,自然就害怕了起来。脾脏在亢进的情况下,必然“反贼”肝脏,就必然打乱了肝脏的谋虑。反贼的意义是:原来是肝木制约脾土,是顺行的道理。由于脾土亢进,肝木就制约不了脾土,反而受到干扰。《内经》称这种情况为反贼。

肝(胆),脾(胃)两脏两腑,都存在于一个紧密的区域,关系密切,联系频繁,运作机能难于分割。西方人给人体这个区域一个特别的名词,叫做:Solar Plexus。中文翻译为:太阳丛,或太阳神经丛。也能简单翻成:心窝。长久以来,西洋人认为太阳丛是第一“头脑”,而头顶上的脑子是第二头脑。人的思虑感觉,智谋策划都源于太阳丛的运作,医学上称它是太阳神经丛的作用。这个说法又证实了中医的理论,只是西洋人到底没有说得清楚,太阳丛是怎样运作的?而中医的五行,五脏,五气理论解说得既明白,又合理,更简单易懂,便于实用。

鬼谷先生说:“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明荣;虑深远,则计谋成。神明荣,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这又归结到管理者的目的是成功,手段是计谋。而保证计谋完善的是思虑深远。而要思虑深远,不出偏差,就必须肝脾两脏健康不病。总体说来,就是:实意,思虑必须精确!先生又强调说:“计谋者,存亡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侯之不得,则计谋失矣!”“意无所信,虚而无实。”这是说:意如果不实(题旨),一切都归于虚无。管理者的生死存亡,在于他的使命是否能达成。达成使命,就看他的计谋是否能周详。如果思虑不能交汇,既不能审查自己内部奸邪,亦不能辨明敌方计谋的真假。最终就是一败涂地。因为,我对人用计谋,可想而知,人也必定对我用计谋,这是人世间必然的人之情,事之理。所谓计谋,就是用假象去迷惑对方,是要他不知防备,或防备在不对的地方,终于被我战胜。我要迷惑人,人也要迷惑我,这是一方面的危险。还有更危险的是:变生于腋肘之间。就是说,其实他(敌人)就在我的身边,他用假象骗取我的信任,在我不防备的时候,把我吃掉。鬼谷先生的原文是这样说的:“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为此,一个领导者“意虑交会,听之,侯之。”无时无刻不在意虑交汇,思虑深远,不断判断情报(听之),静心等待敌人暴露他的失误(侯之)。这样说来,做个领导者真是太辛苦了。即使终日劳心苦思,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就因为这一失,一切都化为泡影。这要怎么办?先生建议两个解决的办法,一个是领导者要训练有素,把警觉变成自己的本能,凡事先人一步,肝脾强健就能成为自然而然,运用自如。犹如竹叶青的稳、忍、准、狠四诀,与生俱来一样。另一个是:内视反听。譬如,有人问日本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您的事业这么成功,到底是依据什么理论学说来作决策的?他说:我并未受高深教育,也不懂多少理论学说,不过我凭的是:我的“直觉”。这直觉二字,就有点进入了鬼谷先生内视反听的境界了。

明朝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就是浙江余姚王守仁,因讲学于阳明洞,世称:阳明先生。他中进士后,因兵法箭术,转任兵部主事。仗义执言,恶了权宦刘瑾,刘瑾矫诏重杖他五十(打死了又慢慢苏醒过来),谪为贵州龙场驿的驿丞官(等于连降十五级)。行在中途,突然警觉,有人尾随要结果他的性命。于是灵机一动,乘夜晚把衣帽浮在江上,留诗一首,假作投江自杀。又怕连累老父,间道潜赴龙场报到。会刘瑾伏法,奉召回京,屡任各职。因江西群盗出没,地方糜烂。被擢任佥都御史,巡抚赣南。所过屡建奇功,军民悦服,名声始噪。过南昌时,拜谒宁王,宁王赐宴。筵席间,谈到时事,宁王叹说:“世乱如此,可惜没有汤、武。”守仁回说:“即使有了汤、武,还得须有伊、吕。”宁王说:“有了汤、武,就会有伊、吕。”守仁说:“有了伊、吕,就必有夷、齐。”筵席不欢而散。不久宁王造反起事,心知王守仁不会相从,悬赏捉拿守仁。守仁乔装夜行,逃到临江。知府戴德孺倒屐相迎,请他主持抵御叛军。戴德孺请教守仁大局情势。守仁说:“设身处地为宸濠(宁王名)计,却有上中下三策。若他兼程轻师,出其不意,直捣北京(宫中皇帝身边,政府大员,很多都被宁王收买。)实为最上之计,天下不可问了。我料他,必不出此。若他迳下南京,控制大江南北,然后挥军北上,进则能攻,退则能守。将来鹿死谁手,就很难说了。这还算是中策。那下下之策是他坐守南昌,不敢越雷池一步。等到朝廷大军齐集,四面夹攻,就如同瓮中捉鳖了。”“虽然如此,我们不能坐观成败,我看宸濠是个肤浅好疑之人,必须如此如此。”于是遣派军骑到各州府催办军械粮饷,并且发散檄文,略谓:“朝廷早知宁王逆谋,已遣都督许奉率京军四万南下,两广,两湖....共会师十六万,趋集南昌。所过地方有司,供应军粮,毋得因循误事,自干罪咎。”(假造)。宸濠侦知,果然紧守南昌,不敢越雷池一步。

宁王有两个智囊,是李士实和刘养正二人,终日催促宁王行动,早攻南京。宁王心思也活动起来。忽然侦骑截获腊书,宁王拆开一看,不觉目瞪口呆,原来是巡抚王守仁给李士实和刘养正两人的秘信。含糊的说:他二人有心归国,十分钦佩,要他二人竭力怂恿逆首东行。朝廷重兵必将在半途将其歼灭。将来论功行赏,以他二人为首功。这种密书,一看就可以知道是反间之计,偏偏宁王起了疑心,从此冷落二人,所呈建议,一概不听。等待过了十几天,根本没有什么京军南下,才知中计,慌忙召李、刘二人,商议出兵南京。于是集齐六万人马,号称十万,带着所有后宫嫔妃,子侄,浩浩荡荡,乘舟东下。起先耀武扬威,还很顺手。到了安庆,宁王下令攻城。岂知城上一声梆子响,矢石如雨飞来,一箭射中宁王盔缨,险些射穿脑壳。一连几天,攻打不下。宁王叹道:“小小一个安庆,尚且如此难攻,还说什么金陵?”丧了许多锐气。兵贵神速,宁王中计,白白延误了十几天,给王守仁有充分时间调配人马,把他困在安庆。

王守仁自己坐镇吉安,诸将进帐请命,说:“宸濠现困安庆,正好进军往援安庆,内外夹击,宸濠必败,南昌就可以不战而下了。”守仁说:“各位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欲救安庆,必经南昌。其困难情形,且不必说。即使到达安庆,与贼相持江上,形势相当,未便必胜。安庆守军同样也会疲惫,并非一定有力量助我夹击敌军。倒是我军同样可以腹背受敌,这是自蹈危地,并非万全。依兄弟愚意,不如迳攻南昌。”诸将道:“逆贼谋反,准备已有十五年,南昌是他巢穴,守备必然森严。如果一时拿不下来,安庆孤城不能久支,必然失陷。我军两头踏空,后果不堪设想。”守仁微笑说:“不然,不然。逆贼在南昌迟迟未动,实是中了我计。后来愤激出兵,正因估计我军已有准备。他志在必得南京,精锐必然倾巢而出。如果探知我攻他巢穴,必然反兵来救。安庆之危,自然解除。比及他回南昌,我已将南昌拿下。贼众无家可归,如釜底游魂,宸濠可以一鼓成擒。”(王守仁驻在吉安,而不是前线安庆或其他地方,就是要攻打南昌,如此明显,可惜宁王就看不出来。王军的诸将起先也看不出来。)。诸将见他说得明白透彻,一起拥护。守仁下令七月十九日发兵,二十日平明齐至汛地集合。当即下令:一鼓薄城,二鼓登城,三鼓不登者斩,四鼓不登者,斩队长。一面把檄文射进城去,要百姓闭户自安,通告贼军在安庆大败,不能回还。开门迎顺者赏,不效顺者诛不赦。一天不到,南昌宫中起火,火光冲天,黑烟腾涌,哭声震天(守仁早已派人潜伏城内,只等外面攻城,就在高处迎风防火。)。守军惊慌,只得开城迎降。守仁下令救灭了火,军士对人民秋毫无犯。把宁王宫中金银储存,一半犒赏将士,一半封存缴库。

宁王在安庆,听说王守仁袭击南昌,吓得肝胆俱裂,急忙传令回救南昌。李士实急忙进谏:“不可呀,不可!此时返救南昌,算起来已是来不及了。不如乘此时机,舍去安庆,趁南京不备,我们直扑南京。拿下南京大可振作,到时再争南昌不迟。”宸濠沉吟半响说:“不行,南昌是我根本,金银财宝俱在。我若失去这些积蓄,就再也恢复不了。还是急速救南昌要紧,以后再图他计。”李士实默默退出,仰天流涕:“不用我言,这回死定了!”宁王大队返航,分为前后两部,自为后应。守仁探得宁王返航,笑道:“真是皇上洪福呀!”于是升帐传令说:“伍(文定)太守,这个前锋劳你的驾,请你莫辞辛劳。余(恩)将军,烦你在后面接应伍太守。我这里有锦囊一个,随身携带,遇到叛贼时方可拆看。你与伍太守照计行事,不得有误。”

在黄家渡,两军相遇。余恩拆开锦囊一看,是叫他们只管输,不要赢,回头跑得越快越好。不过只要见到敌军后队已乱,就立即回兵杀转,痛剿不可留情。宁王的兵,归心似箭,看到来军不堪一击,跑得飞快,以为得计,就飞也似的向前追,与后队越离越远。这时就有徐琏和戴德孺两军在中途埋伏(守仁暗中调出这两队人马),从两翼杀出,把叛军切成两段。前面伍余两将回头杀转,如凶神一般。宁王的前队至此全部报销。宁王探得前队全军覆没,赶紧撤退,把大船小船锁定,结成方阵,坚固自保。这时又有旗牌来传王守仁将令,其实只有锦囊一个,里面只有两个字:“火攻”。诸将得令,四面火箭齐飞,烧得宁王乌焦巴弓。宁王抱着世子不停的哭。宁王正妃娄氏站起来说:“殿下,妾妃当初如何苦劝,朝廷待你不薄,你不可反。是你蛮不听劝,事到如今,什么都晚了,哭有什么用?殿下已负朝廷,我这个做你妻子的,却不负你。”说罢,挺身一跳,沉入江中。宁王还是痛哭,蹉跎不肯自尽。与世子以下,一千多将校官员,束手被擒,同入囚笼。从宁王起事,到兵败被囚,一共三十五天。十五年大患,在三十五天内平息,是历史上的奇迹。其实,宁王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守仁的掌握之中,可称:料敌如神。战略上早就胜券在握!

王守仁驻在吉安时,对宁王一案,随时都有详细奏报。到宁王成擒,立即飞章奏捷。不想明武宗正德皇帝要“御驾亲征”,自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威武大将军朱寿”乘机到江南玩耍,还要“抢”王守仁的平贼之“功”。所有王守仁的奏章,一概留中不发。而皇帝身边的人,纷纷出奏,说王守仁“玩寇自重,贪饷冒功。”罪该问斩。王守仁闻信后,把一干人犯,统统交给太监张永,自己到九华山当道士去了。张永为他开脱罪名,反派他镇守南昌。又派太监张忠,安边伯许泰,皇帝身边的两个亲信,骑在王守仁头上,名为绥靖安抚,实际上沿途勒索搜刮。每天用言语讥刺王守仁,说:“王都堂,看你这样文质彬彬,不知道的人一定会说你带兵打仗的事都是假冒的呢。”王守仁谦恭忍让,不予他们计较。他们就又想出一个南北两军校场比武校射的法子,要当场羞辱王守仁。好在王守仁素精箭法,百步穿杨,连中三箭。校场中南北两军,欢呼之声震天,良久不息。张、许无话可说,这才收敛带军回京。可他们已经在地方上搅扰蹂躏半年有余,搞得疮痍满目,民穷财尽。正德皇帝在江南金粉的花花世界里,混了一年,还不肯回銮。一天荡舟锸鱼,头重脚轻,跌落水中。左右慌忙救起。自始得病,勉强回京,就龙驭上宾了。换了明世宗嘉靖为帝。明廷对王守仁,无论他立了什么大功,一律不封不赏,装作不知道的模样,还总在他背后捅刀子。由于他有特别的警觉,无论怎样陷害,又总被他逃脱。朝廷对他是绝对不重用,既杀不了他,就对他不理不睬。

故事发展到此,平宁王乱,可说是王守仁一生最具风采的事。正是鬼谷子所说的:计谋成而功不可间。他是鬼谷子实意法螣蛇的典型模范,处处先人一步。王守仁自幼好把自己比诸葛亮,他在平宸濠乱时,把文学家所描绘的诸葛亮,扮演得栩栩如生。真是个:纶巾羽扇,谈笑间,樯橹(强虏)灰飞烟灭!有声有色!王守仁温文尔雅,对人亲切,关爱备至。与其说是他的部下,不如说都是他的学生。凡事循循善诱,详细讲解。所以将士用命,可称:用兵如神。

王守仁回老家,在会稽山阳明洞,设帐讲学。远近都来听讲,桃李遍布天下。他讲一种“知行并重,知行合一。”的学问。他认为:人如果有真知灼见,就必定能力行实践;力行实践又必能增长真知灼见。所以知与行时不可分离的。他认为程朱的宋明理学,重知轻行,只说不做,造成中国积弱。这个知行的问题,直到孙中山的时代,还在认真讨论,大致都倾向阳明学说。孙先生也强调知行问题是中国能不能强盛的根本问题。阳明先生认为:人除了从九窍,十二舍而得的真知灼见外,在内心的深处,他从诸般患难中,发现还有一个“知”。他把这个“超”知,称为:良知。他认为这个良知是每个人都与生俱有的,只是被生活中的物欲牢牢掩盖,现不出它的光彩来。如果一个人能定下心来,清除掉一些物欲,重新把这个活宝贝发掘出来,好好把它磨光擦亮。这个活宝贝就随时给予个人指导,辨明是非善恶。并且有时还能给予超时空的“预知”,可以避凶趋吉,具有保护的作用。他的学说除了知行合一外,最主要的还是“致良知”。是谓:阳明学说或阳明哲学。

到底这个“致良知”里“良知”的内容是什么?似乎有点神秘感,因为他在说明的时候,引用了儒家经典《大学》里的“格物,致知和明明德”。“明”明德就变成了“致”良知。良知这个名词的来源,是他综合了致知的“知”,明明得的“明德”和《孟子·告子章句上》里的“良心”(孟子的良心,孟子自己定义它,就是仁义之心。)而自创的一个名词。他生长的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君主独裁专制的尖端时期,当然也是维护君主独裁专制的儒学,最受统治者重视的时期。他这个“良知”的内容,被许多人根据儒家的观点,诠释为:无条件献上忠诚,俯首贴耳的为朱家王朝服务。事实上,他的行为也证实了这一点。不过在“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的前提下,他又听从了良知的另一种呼声,并没有真正俯首贴耳的去死。这一下惹恼了朱家王朝,对他特别忌讳。朱家王朝所代表的是中国一个最黑暗的时代,贪污,腐败,无能,狠毒,压迫和陷害。如果臣工百姓听了王守仁的话,都去听从自己良知的独立呼声,很可能都和王守仁一样,不跟他们同流合污。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威胁和温和的不合作主义。因此可以看出,所谓良知,就是人民百姓口里所说的:天地良心。也就是公道自在人心的公道。良知是社会广大群众共同对人事物的认知。这个良知其实是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的。所以从皇帝起,明诏严禁王学,称它为:伪学。甚至在科考时出的考题,都是叫学子咒骂王学的。不骂王学就无处进身。打击摧残王守仁是必要的手段之一,对他打击了二十年,一直到王守仁五十三岁时,忽然嘉靖皇帝封他一个伯爵,派他去两广收拾边患。又三年,他的肺病转剧,上表乞休。在返籍的路上,死在舟中。享年五十有六岁(可谓英年不永)。他的逝世,最悲伤的是他的弟子们,每天路祭,千里迤逦不绝。并收集他的著作,汇为:阳明全集。阳明哲学对后世影响深巨,“致良知”到现代对于人的个人气节和民族尊严,都有帮助。日本人非常敬重王阳明,王学对日本的振兴也有极大好处。

几百年后的今天,有多少人知道王阳明?有多少人知道明武宗,明世宗的名字叫:朱什么?

鬼谷先生提出一个超越从九窍,十二舍而来的真知灼见以上的“知”,名为:“道知”。

鬼谷子说:“无为而求”

“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

“定志思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阖,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牅而见天道。”

“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

道知的来由是:无为而求。就是倒空自己,不让一切忧思挂虑缠绕。然后安静五脏六腑,让五脏六腑有机会互相生扶,制约,五气魂魄安定固守。到了这个层次,就能内视无形,反听无声。九窍,十二舍不去向外索求,而在极其安静中向浑圆一体的自身,内视反听。在心身的深处去寻找一点领悟。去领悟那天地的开阖,万物的造化,阴阳的终始,人情事故的原理。人一旦有了这种领悟,身心就会发生一个极大的升华变化,他想通了天地宇宙的原理,想通了万物造化的原理,想通了阴阳辩证的原理,想通了人情事故的原理。一环解,环环解,一通百通。庄子用一个困在池中的团鱼作比喻,当他一旦化成大鹏鸟,升在空中,鸟瞰天下,一目了然,见识就绝不相同于困在池中的团鱼。这时候的这个人,他不必到门口去看那个局限的天地,也不必去小小窗口去看那个局限的世界。因为那个比她大几万倍的天地世界,他都参悟透了。这种的“真知灼见”已经不是眼前的时空可以限制的了。它是举一反三的,闻一知十的。别人不知道所以然,就以为他是神奇。其实,是他具备了道知。这个道知就是他顺利成功而不被伤害的确切保证。

道知比良知,实在又更高明了几个层次。说不定当初王守仁读《鬼谷子》的时候,实在是有所感悟的。

自助,而后人助。人助,而后天助!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