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五讲
领导者的素质(二)

领导者要志向坚实

领导者必须神采飞扬,这是人们的领导者的第一印象,所以鬼谷先生把它排在首要。接着第二个要素,是要求领导者必须意志坚实,这是领导者给人的第二印象。人们不仅感觉得到,也能看得出来。

鬼谷子要求领导者们必须要:“养志”。就是:培养自己的意志,直到十分坚实,绝不随便动摇。同时,养志要养得就象“灵龟”那样灵验才行,这当然只是一个有趣的比喻。乌龟是一种长寿的动物,它的腹背都有坚实的壳甲,让人看上去就觉得它很坚固。特别是中国北方的一种乌龟,它们的行动非常缓慢,甚至于长久一动都不动。乌龟不作其他运动,只运动它的颈项,就是把头部和颈部,都缩到壳内,不时又伸出来,来回不停的伸缩运动。因为身体不动,消耗能量极小,只要能找到一个地点潮湿,它有足够的水分,它就可以不再行动。头伸出来捕食经过的昆虫蚊蝇充饥,此外就只有宁静。如果地点合适,不遇其他事故,它就永远存活。由于它们长寿,古人以为它们特有智慧,希望它们指点迷津,这就造成了它们的大劫难。上古的中国人把它们捉来,用火烤到它们的壳甲裂开,现出各种纹络,以为这就是它们“写”出来的“指示”。这就是中国初期文字中的甲骨文。大概壳甲上的裂纹,经过专人诠释,可能有与事实不谋而合者,因而称它们为:灵龟。后来,这种占卜问事的方法不再使用,若非灵验度不足,就是这种乌龟已经被他们灭了种。后世存在的只有那些甲骨和甲古文字,还有一个灵龟的名称。

为什么鬼谷子要求领导者去效法灵龟呢?原因很明显,第一,相传灵龟很有智慧,具有真知灼见。第二,灵龟的壳甲非常坚实,一看就有坚实,厚重和稳固感。第三,灵龟不轻于行动,在一个地方可能呆上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它十分宁静,不容易受干扰。第四,灵龟生活方式独特,与所有其他动物都不同,而且特别长寿。第五,灵龟必定是有特强的意志,从它们的情况可以充分说明,它们的坚韧性格。凡此,都象征着一个杰出领导者应该具备的特点。所以,鬼谷先生提出:养志法灵龟。当然,人是人,龟是龟。所谓:效法灵龟,也只是强调和象征的意思。希望领导者能体会,抓紧上述五个特性。这也是养志这章书,开宗明义,很重要的总原则。

志,是志向。领导者的基本任务,是:他必须树立他的使命--如何开创,经营和守护整个被领导团体的整体利益。因此,他必须是一个具有决定力,并且具有一定方针的人。他要有明确的方向,和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充分理由,使得最大多数的人能与他同心合意,成就他众志成城的力量,来完成他的使命。树立使命,首先领导者必须培养自己的志向。鬼谷子并没有假定每一个领导者都是具有坚实志向的,所以他建议,领导者一定要精心培养自己的志向,才能成为真正杰出的领导者。领导者为什么一定要培养坚实的志向?怎么样去有效的培养坚实志向?与培养坚实的志向后,有什么效果?这是鬼谷子在本章书里要讨论的三大点。

第一,领导者为什么一定要培养坚实的志向?

志向是什么?鬼谷子说:“志者,欲之使也。”(《鬼谷子·养志篇》以下引用原文,不再重复出处。)是说:志向是一个人欲望的代表。人,生命的本身就是一种欲望。在生活中,一切我想要得到的,都是我的欲望。人不可能没有欲望,除非他死了。人一睁眼,一开口,一举手,一投足,都代表了他的欲望。一天之中,大大小小,人有数不过来的欲望,不过总有几个是比较大而成形的欲望,而人最贴切的欲望,就是食欲和性欲。这两个“欲”大到连人自己都分辨不出来,所以学者称它们为人的“本能”。本能是与生俱来,不教而能,不学而会的力量。鬼谷子说:“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也。”这是说:如果一个人的欲望太多,就会使得心脏散乱。心脏散乱,就会使得意志衰弱,意志衰弱,就会使得思想不清楚。要明白鬼谷子的这一大串的话,必须先明白人的生理和心理。要明白人的生理和心理,就得先明白它们之间的运作关系,所以我们就必须先回到《黄帝内经》。

根据《黄帝内经·素问·灵枢》,人的五脏依五行互相制衡的规律运作,以期达到完全的互惠平衡。西方学术没有五行--金、水、木、火、土,只有四行--气、水、火、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又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又克金,一正(阳)一反(阴)两个无止无尽的循环圈。以此为工具,事物就可以达到不多不少完全的平衡。西方哲学的四行,没有互相生克,互惠制衡的的机制,达不到平衡,所以西方人的头脑里根本没有平衡和谐的理念。在医学方面,五行理论,同样被中国医学采用,建立了中医独有的人体脏腑器官连锁相关的理念。这也是西方医学不可能明了的概念。

根据《黄帝内经》,心脏属火(和心脏相表里的腑--小肠--都属火),脾脏(胃腑与脾脏相表里)属土,肺脏(大肠)属金,肾脏(膀胱)属水,肝脏(胆)属木。在机理的运作上是:心(火)支援脾(土),脾(土)支援肺(金),肺(金)支援肾(水),肾(水)支援肝(木),肝(木)支援心(火),这是一个生理上支援供给(简称:生)的循环圈。如果仅仅这样无止境的循环相生,就象滚雪球一样,最后必要庞大得崩溃爆炸。于是就有另一个削弱和管制(简称:克)的循环圈:心(火)削弱管制肺(金),肺(金)管制肝(木),肝(木)管制(脾(土),脾(土)管制肾(水),肾(水)管制心(火)。这两个循环圈使得人体脏腑获得互惠平衡运转。膻中(心包)和三焦互相表里,也属于火,它们有个特别名称:相火,一样以火的性格运作。

中医“肾”的意义,分两个,一个是狭义的“肾”,是指:肾脏(包括与它相表里的膀胱);而广义的肾,是指:肾脏和生殖器官(女性:卵巢和子宫;男性:前列腺和睾丸。睾丸又称:外肾。)因为肾脏和生殖器官同在一区域活动,并且共用一个孔窍。这种方式的定义,分明是既根据器官的本身;又根据它们的机能,还是依据它们连锁相关的理念而来。“肾”在身体器官方面是肾脏或包括生殖器官;而在精神方面的表现则是意志,决定力或性机能,以及性欲。肾水是生命的根源。性欲是人生第一的基本大欲。在生物界,没有生命不是源于性欲。一切生物的第一个细胞生成,非由他父母的性欲不可。若无父母性欲的发动,宇宙间就绝对不可能有他的存在。人生的本身若没有性欲,其他任何欲望都无所附丽。

《易经·序卦传》:“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而然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古人把性欲伦理化了,在传宗接代的大道理下,堂而皇之施行性欲。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孟子·离娄章句上》)两千年来,中国人都会背诵这句话。这句话可不得了,替性欲敞开了一道无限制的美妙大门。为了保证后代,一夫一妻不够,于是《周礼》规定:天子、诸侯,一娶九女。在男性中心社会里,有成就的男子虽不能比天子、诸侯,而大丈夫也得要有三妻四妾。比天子、诸侯才少了两个女人。归根到底,其实,都是性欲在作祟。在明媒正娶以外,这些男人只要见到自己中意的,随时都“有权”“娶”来,多多益善。只要他们大有权势,除了女人外,美男也是要“娶”的。根据《墨子·尚贤篇》《荀子·非相篇》在王公大人下面任一官半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亲戚;二是相爱的男宠。其实说穿了,都是由性欲而来的人。这种情形泛滥到一个地步,诸侯之间,要用“国际条约”来彼此“勉励”:“美男破产,美女破居(家)。”,互相警告彼此提防破产和破居的后果。如所周知的“假虞灭虢”的故事,一般史书上说了许多大道理,而《战国策·秦策》却简便的说明了真正要害:晋国的大臣荀息,建议晋献公,送了几个美男给虞侯,叫他在虞侯面前卖弄风骚,专讲贤臣宫之奇的坏话。虞侯从此迷恋美男,胡涂颠倒,就完全不理,且逼走了宫之奇。虞国遂亡于晋。这却又是“美男破国”了。

鬼谷先生说:“欲多则心散”。整个“欲多”并不是轻描淡写的多了些欲望的泛泛之称,其实特指的是:纵欲,放纵性欲。至于放纵食欲,老子说:“五味令人口爽”。这个“口爽”不是嘴巴爽快的意思,爽者,伤也。是贪吃好味必然伤害到“口”的意思。口被伤害有什么大了不起,值得老子发出这么大的警告吗?根据《黄帝内经》:心脏对外的出口是舌头,故称:心开窍于舌。脾胃的对外出口是口腔,故称:脾开窍于口。“口爽(伤)”二字,说明了心脏,脾胃都受到伤害。一般人认为鸡鸭鱼肉,煎炒片溜;燕窝鱼翅,煨炖烩炙,是好东西,吃得越多越好,现代不用医学的警告,常识都在警告,这类食品是导致心脏病,脑充血,糖尿病等恶疾的第一凶手。因为“五味”令人心脏和脾脏受到伤害而致病,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命题。

放纵性欲,一般人认为是人生快乐享受和骄傲。《黄帝内经》说:放纵性欲的结果是“肾亏”。肾亏又有两个结果:第一是直接“肾脏和肾气(意志)衰弱。第二是间接导致心脏和心气衰弱。因为肾亏,则肾水不足生(支援)肝木,于是造成肝脏和肝气损(伤),它的症状是:肝脏解毒机能退化,可导致癌变。颓废无力感,忧郁症,慢性发炎低烧,神经痛,思想混淆,眼睛疾患等。肝损,则肝木不能生心火,于是心脏受伤,心气的神明--聪明睿智--因而溃散。所以先生说:“欲多则心散”。以唐太宗李世民为例,他的一生功业分前期与后期。这前期、后期之分是根据魏徵的两个有名的疏奏,一个是贞观十一年中国遭大水灾,魏徵上“十思疏”,切谏太宗,说他“既得志,则纵情以傲物”。建议他“十思”检讨自己过失。第二年,中国又遭大旱,魏徵又上“十渐疏”,列举十个实例,比较贞观初年的辉煌政绩和现今当时的腐败奢靡的堕落实情。文章洋洋大观,说明唐太宗在十年之间,前后判若两人,行事颠倒,苟且因循。魏玄成的“十思、十渐”两疏,处处都道着太宗的“心病”,非常切实。史家评论玄成公,孤忠直谏,难能可贵,千古一人。不过唐太宗有一个最主要的弊病,魏徵两次上疏,都没有提到,也从来没有用另外的方式规劝过,那就是唐太宗过度的纵欲渔色。唐太宗后来的心思散乱,行事颠倒,根本是源于纵欲渔色。魏玄成弃本逐末,虽然奏章上说得冠冕堂皇,头头是道,其实都起不了作用,种下了唐代后来不断动乱和灭亡的基因。如果仔细研究李世民的功过,早就被鬼谷先生一语道破!如果当时有人根据鬼谷子来劝说李世民,以他的的聪明才智,应该有所感悟而避免以后的倒行逆施。那么,也许唐朝的历史就会改写了。李世民是一个被称为英明的圣主,实际尚且如此,那些等而下之的领导们,简直就不能提了,对国家和人民来说,这是何等残酷的现实!

鬼谷子接着说:“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也。”根据《黄帝内经》,心脏和心气崩散,则心火不能生脾,于是脾脏和脾气衰弱。症状是忧疑惊恐和疑虑不休导致失眠恍惚。在生理方面脾脏衰(脾,根据《黄庭经》,脾有两个,一个是圆形的,一个是长条形的。长条形者现代称为:胰岛腺。英文里把脾Spleen和胰腺Pancreas两个字通常都放在一起,写法是:Spleen\pancreas。),病症是糖尿病,尿频,便秘或泻痢,体能消失,口内炎等。由于脾土弱而不能制约肾水,则肾必亢进,而相火扬,性欲也必亢进发狂,而无法抑压。以上是第一种情况。反转过来说,如果心脏和心气崩散,则心火不能制约肺金,则肺脏和肺气,必然亢进。症状是悲伤不时,咳痰吐血,精神萎顿。肺金亢进则乱生肾水,肾也必亢进。必至意志犹豫,思想混淆,萎靡苟且,得过且过。这是第二种情况。不论从哪一种情况立论,都得到“志衰而思不达”的结果。

第二、怎么样去有效培养坚实志向?

《内经》还有一个理论,单就心、肾之间的直接关系立论,并且包含了方法。专有名词是火水未济,心肾不交。火性上扬,而水性下泄,二者不能交汇。南辕北辙,越离越远,两头消耗。心是火;肾是水,二者背道而驰,就会导致心肾两亏的现象。如果能将心火向下引,使其温蒸肾水。水气氤氲上升,滋养心火,这种现象叫做:心肾互通,天地交泰。如何能使心火不上扬而下降,其不二法门,就在一个“虚”字,一个“静”字。老子说:“致虚极,守静笃。”(《道德经》第16章)。采取最舒适的环境,安静坐下,慢慢深呼吸,卸去一切思念忧虑,存想导引,心脏跳动次数递减,心火就自动慢慢静沉下降,温蒸肾水。然后自觉,精水津液氤氲,冉冉上升,团护滋润心田,于是浑体通泰,轻松无比。最显著的效果是满口生津,犹如泉涌。满口生津的现象是一种自我修整,达到健康无病的圆满境界(口干是许多严重疾病的主要症状,特别是糖尿病。)这种治疗、康复技术,丝毫不假借任何外在力量,其效果向来为养生家所重视。

补救“志衰而思不达”的方法,鬼谷先生说:“心气一,则欲不徨。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欲念不彷徨,意志就不会衰退动摇。意志坚强,就能明达事理。事理明达,就能感到身体和平通畅,乱思杂念就不会搅乱于胸中。这些的完成,在于“心气”能“一”,就是安静,集中。这和心肾互通,天地交泰的说法虽然不同,其实是在说明同一件事。“静下来(心不外务)”还是领导者成功的不二法门。

鬼谷先生精通四大门学问,医药养生之学是其中之一。先生从医道着手,要求领导者清心寡欲。如果只把“清心寡欲”当作道德上德目的劝告,意义和实质上,从医学说明都比较深刻明显。从医学来立论,养志和养肾,养气和养心,都是同一个意思,只不过在行文上不单调而已。即使是一个普通人违背了养肾和养心的规律,必然疾病缠身,痛苦不堪,再大的雄心壮志都无由实现,终于潦倒不堪,何况要做一位有为的领导者呢?

鬼谷子更加强调说:“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猛。”为什么鬼谷先生把“言辞应对”也强调在里面呢?因为领导者的成败,除了气本身素质以外,就数到领导者所使用领导艺术。而领导艺术第一要紧的就是他的言辞应对技术,如果他反应迟钝,用词不当,立即就被人家看穿,立即就失败了。根本的问题还是出在酒色欲多之上。

一个肾亏的人,别人也能一眼看出来,譬如三国里的例子,鲁肃到荆州城,要向刘备索还荆州地面。刘备故意不说话,一位款待鲁肃。诸葛亮说:荆州本是刘表的地盘,现在刘景升虽已故去,他的长子刘琦尚在,理当继承。我主(指刘备)是景升之弟,以叔辅侄,名正言顺。说罢,屏风后转出刘琦来。鲁肃向来主张孙刘合作,共拒曹操的,所以也不争辩,就回去柴桑。向周瑜汇报了情况。周瑜责备他说:你真是老实人,忠厚的过了头。刘表死后,他的继承人刘琮,母子俩归降了曹操。引得曹操大下江东,想把我们也吞了。我们花了多少精神,粮饷弹药,火烧赤壁,才把曹操击退。荆州理当是我们的。刘备乘机窃据荆州为己有,如今又弄出一个刘琦来,这是他们藉故推搪,你怎么就被他们推搪瞒哄过去?况且那刘琦还是青春少年,到什么时候才能取还荆州?鲁肃说:不久了,我看刘琦虽然年少,神智气色不好,是酒色过度的样子(奇怪,诸葛亮难道就没有看出,也没有好好医治防护刘琦。),此人必不能久。(不到半年,刘琦病死,果应鲁肃之言。)任何一个肾亏的人,明眼人一看便知,都用不着和他对话。如果一对起话来,就更了如指掌了。

鬼谷子还不放心,转回头再强调一遍,他说:“应对不猛,则失志而心虚。失志而心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佛,则三会不一。”就是说:言词应对迟钝而不恰当,就显出了他失志而心虚。失志而心虚的人也同时没有了神采。没有神采的人,就显出他仿仿佛佛,悠悠忽忽,神、心、志三者都不能集中,统一连续运作。这是领导者的大忌,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养志=养肾,养肾=窒欲(《易经·损卦》:“君子以惩忿窒欲”。)窒欲=养气,养气=养心,养心=神明,神明=成功。

第三、培养坚实的志向后,有使命效果?

最后,先生提出了结论,就是养志的效果。这又分两大点来说明。

第一、

鬼谷先生说:“内以养气,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分职明矣。”领导者的领导艺术中,知人善任是重要的一着。用对了人,他的使命就已经成功一半了。领导者因为能够养志,所以他的神智清明,心明如镜,用来看人,知人,就不会看错了人,用错了人。避免胡里胡涂以不知为知。譬如:诸葛亮错用了马谡,失去了街亭等三城。即使后来挥泪斩了马谡,再也没能恢复,出祁山伐魏的气势,直到他遗恨而终。刘备临终时,对诸葛亮说:“马谡,言过其实,终无大用。”所谓:言过其实,就是专好吹牛,没有实料的人物。刘备能看得出来,而诸葛亮却看不出来?这又很奇怪。司马懿亲率大军来夺街亭,诸葛亮用一个从来没有独当一面过的马谡去守街亭。派的副将王平,也是个平庸的人。却把身经百战,有胆有识的的大将赵云,闲置在列柳城,自己闲闲游游的坐在西城。大敌当前,这样的布署简直是在开玩笑!若说诸葛亮平生谨慎,在这个布署里,只看得出轻率无知来。这还不是可以用一个“错用了,小马谡,无用之人。”一言以蔽之的。真奇怪。

凡是人,都有欲望,食欲,性欲都是本能性的大欲,若不节制,必然泛滥灭顶。养志是人人必须的,不过领导者更重要,因为领导者的地位往往有别人没有的方便,甚至可以合理化的纵欲,最后惨遭灭顶。当一个人能做到养志,养志=窒欲,他就从一个困笼里被释放出来,他就能有充分的精力和睿智,去追求其他的欲望。诸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乘风破浪,平步青云,为国为家,建功立业。各人禀赋不同,志趣有异,于是各行各业呈现于社会之中。所谓知人,就是明白了解他人的禀赋和志趣。领导者如果能依照他们的禀赋、志趣,安排他们在合适的岗位上,各人自动自发,力争上游,这是最佳的管理艺术和效果。先生说:“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于是各人的“分、职”,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有条不紊。这样的管理就是最佳,最上乘,最不费力气,成功的管理。

第二、

先生说:“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这是说:养志实为了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这些的过程前面已经说得很透彻了,一言以蔽之,就是志向坚实的成果是从一连串的努力而得来。得来之后,显出两个效果:一是,威势不分;二是神明常固守。

在前一讲里,也提到过:领导者的“威势”。杰出领导者和一般人所不同的地方,就是杰出的领导者身上自然而然的让人能感觉得到有一种“威势”。韩非子曾经用过很大力气来强调领导者的威势,他用一个例子来说明:即使圣明如尧帝,当他还是平民的时候,他想规正三个人,可能都没有人听从他。等到他做了天子,一声号令,千军万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严阵以待。是因为天子有一种威势,而平民没有。又好比同样是一块石头,在平地上起不了作用,但一旦在千仞的高山上滚落下来,气势等同千军万马。领导者如果没有威势,或因为什么缘故,失去了他的威势,就等于零,或是比零下更糟。在前一篇里鬼谷子说:“四者不衰,四边威势。”就是:志、思、神、德,四者,都不能衰。在这一篇书里,先生说:养志的结果,就是:威势不分和神明常固守。两篇是互相呼应的。

“威势”不是用来做装饰的,在领导艺术上必须能起作用。就是用它的力量来推动部下,积极完成使命。先生说的“乃能分之”,是把威势推出去,起作用。他还专门又有一篇书,专门讨论怎么把威势推分出去。“乃能分之”的分与前面“威势不分”的分字,是两个概念,前面说的“不分”是完整的意思。后面的“分之”,是推分出去,使它发生作用和影响。

志向的坚实,简单的说,就是坚持清心寡欲,这是领导者不可或缺的素质!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