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二讲
领导-管理者-圣人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物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之今,其道一也。”

这是《鬼谷子》开宗明义捭阖篇第一里的第一段话。在这段话中所提出的第一个概念是“圣人”,不仅是一个概念,同时也是一个命题。也可以说:整本《鬼谷子》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圣人”两个字发挥的。在这第一段话里,他给“圣人”下了定义,继而说明“圣人”的地位,职责,能力,使命,目的以及应用的理论和方法。在这短短的七十二个字的一段话里,提示并阐述出来世界人类最重要,最巨大,最切身(生死存亡)的事物。特别《鬼谷子》里“圣人的含义”的深和广,是在古今中外,诸子百家里找不到的。

在英文里有一个经常使用的字,叫做:LEADERSHIP。英文Webster字典解释这个字,用了这样一段话:“The office or position of a leader; guidence。”就是说:Leadership是一个领导的身份和地位。领导包括(宗教)灵性上的指导,所以不用Leader而用Guidence这个字。我想用一个适当的字或一个词汇,把它翻成中文,已经琢磨好几年,可就是找不到一个相应的中国字。Leader这个字好翻译,就是领导;Ship这个字也好翻译,在一般的时候是“船”,如果-ship跟在某个字词的后面,就当“地位”“身份”讲。Leadership就是指领导者的身份或地位。这个字在应用上还有字典上没有道出的意义,假如某人当上了皇帝,他的身份和地位,无疑的,就是皇帝的身份和地位。如果名副其实就没有问题,如果象汉献帝,名义上是个皇帝,实际上并没有皇帝的实权,不过是一个傀儡。他虽然也算是个Leader,却没有Leadership。再如一个人当上总统,而一旦有人对他有所置疑,觉得他的为人处事与总统应有的规格不符,或选举作弊,得位既不道德,又不合法等等,就要置疑他的Leadership。在实际日常应用上,无论是肯定或否定一个领导者的品格,精神,能力,也都用得上它。因此,Leadership这个字的含义只翻译成领导者的职权或地位,还是很不足。直至读到《鬼谷子》“圣人”这个词汇,其含义的长阔高深,就立刻让人觉得,Leadership的孕意虽然可以,但比起“圣人”,到底还是差得远了!

《鬼谷子》“圣人”的含义至少有下列许多层面:(1)圣人就是领导者。(2)他必需具有一定的好素质,包括品格,健康,智慧和精神。(3)他必需具有一定的理论(辩证法)修养。(4)他必需有使命,救亡图存。(5)他必需有高明的谋划,策略,方法和技巧。(6)他必需特别具有说服别人技巧和能力。(7)他必需具有变化无穷(因应变通),各有所归(有条不紊)而自我稳定的性格和定力。有一个完善的领导者,才能有幸福完善的团体。《鬼谷子》不仅列出上面做领导的资格,同时还充分提供怎样培养完善领导者的方法和技巧。这是《鬼谷子》的第一个特色,再强调也不会过分的特色!

以上七点的根据,基本上都在《鬼谷子》的第一段话里。“粤若”这两个字没有实质的意义,他是中文里的句首虚词,例如:夫,盖,呜呼,吁戏等词,最多就是添加句子的美感,或者是加重印象。“稽”是考察。考察自古以来,所有的圣人们。这个字是很必要的,因为作者要说明,关于将要定义的“圣人”,所有的内涵,不是他随意编造的个人构想或幻想,他是有根有据的,是根据历史的资料,仔细考察,归纳而得来的结论,是很科学的,实证的。他所说的“圣人”是在天地之间的,是实际的人,不是天地之外的什么神人,超人。他之所以不被称为一般的人,而特别称为:圣人,因为他的地位处在.众生(众人)之先。这个“先”字,可以解为在前面,也可以解为在上面。他是一群人中,带头领先的。譬如:在传统的家庭里,大哥或大姐,一般来说,在众弟兄姊妹中他是第一个,天生他(她)是老大。因为他(她)是老大,就自然而然的在众弟兄姊妹的前面或是上面。在正常的情况下,大哥(姐)自然而然的会有一种自觉,他(她)有责任和爱心,要去照顾爱护小弟弟妹妹们,即使自我牺牲也心甘情愿。在这种情况下,大哥(姐)是天生的领导。在另外一种情况下,领导不是天生自然的,而是内外条件所促成的。譬如:某人在学校的篮球队里,由于身材高大壮健,又球艺特精,只要他出场,必操胜券。他就成为球队举足轻重的头号球员,关系整个球队的兴盛和荣誉,他就成为球队的领先人物,自然成为领导。《鬼谷子》这句:“为众生之先”,指的是领导者。说到这里,就充分确定了上面的(1):《鬼谷子》所说的“圣人”就是领导者。这里面还有更多、更重要的意义,等到后面再详细分析。

领导者是一回事,好的领导者又是一回事。譬如前面所举的例子,那个大哥去照顾爱护他的弟弟妹妹们,甚至牺牲自己,这说的是一个好大哥。不过我们也不能排除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大哥酒醉后把弟妹们辱骂鞭打,甚至杀害,或卖掉他们为奴为娼,去供自己享受吃喝嫖赌,这说的是一个坏大哥。大哥都是大哥,好大哥与坏大哥之间,相差就有天渊之别了。如果光谈领导,或者空洞的希望领导必定都是好的,或是假定领导都是好的,一相情愿,这就不是《鬼谷子》了。《鬼谷子》认为: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之间的关系是成正比例的。要有好国家,好社会,好家庭,好团体,就非有好领导不可。怎样才能保证只有好领导,没有坏领导?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课题。这就确定了上面的(2):领导者必需具有好的素质,包括品格,健康,智慧和精神。《鬼谷子》用了很多的篇幅来阐述它的细节,规格和要求,我们将在后面仔细地探求。

《鬼谷子》接着说:“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阴阳”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专有名词,根据出土的文物证明,中国人认识“阴阳”这个概念,可能有一万多年,而伏羲氏根据阴和阳的数学展开,阴+阳的三次方,开出来就是“八卦”。中国历史很郑重地记载伏羲氏画八卦的事迹。周文王再把伏羲氏阴阳三次方推展到六次方,就是周易的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的哲学原理成为周朝立国的指导原理,居《五经》之首。以最简单的方法来说明阴阳:阳就是正,阴就是反,也就是“辩证法”-“矛盾”的对立和统一。阴阳矛盾论是很高层次的哲学理论,它指导着人们的宇宙观,世界观,社会观,人生观,历史观等等。作为一个有作为的领导者,绝对不能不懂得辩证法。《鬼谷子》说:“捭(开)阖(闭)者,天地之道。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鬼谷子》捭阖篇第一)。领导者必需具有辩证法理论的修养,为什么呢?是为了用以“命物”。

第一位详细注解《鬼谷子》的是梁朝的道士陶宏景,当过梁武帝的顾问。他住在山里,人称:“山中宰相”。他注解《鬼谷子》的“命物”两个字为:“阳开以生物,阴阖以成物,生成既著,须‘立名以命之也’。”。后代的学者们都学陶宏景的说法:给“物”起名字。其实,这个说法很不妥当。试想一个领导者,千辛万苦修养得辩证法的理论知识和开闭的技术方法,却只用来给天下万物起个名字?显然是把“命物”两个字都理解得太过肤浅了。首先,我们必须看《鬼谷子》说的这个“物”是什么?上面《鬼谷子》曾说过:“开闭以化万物”。那么这里的“物”至少应该是万物。陶宏景的注解,在此只说“物”,并没有提到过“万物”。但万物的内涵是什么?譬如,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道德经》第42章)就是说:万物都有正、反的两面性。万物不仅是指植物,动物,人类(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同时也指一切事与物。用的是广义的解释。因此,《鬼谷子》这里的“物”“万物”也应该是广义的,包括:人,事,物。“命”的字义,除了解为“命名”之外,还有十几种的意义,从《鬼谷子》这句话上下连贯起来读,如果命与令连用的话,意思就比较相近多了。这个“命”应该是“令行禁止”,正说明:一个管理者应该要做的事,也就是“管理”“处置”“整顿”“统御”“调控”的意思。圣人-管理者,用辩证法的理论和技术来管理人,事,物。这样一来,意义就通顺多了。这样就确定了上面的(3),管理者必需具有辩证法的修养。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就是:管理者依阴阳的辩证理论,开阖的技巧去管理,处置,整顿,统御,调控一切人、事、物。

管理者必需有使命,救亡图存,是上面所说的(4)。《鬼谷子》继续说:“知存亡之门户,……而守司其门户。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之今,其道一也。”为什么管理者的使命,从古到今是“救亡图存”而不是别的?这就是辩证法的重要性了。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存在于阴阳的矛盾之中,阳必定朝着与自己相反的阴转变。什么是阳?“长生、安乐、富贵、尊荣、显名、爱好、财利、得意、喜欲,为阳,曰始。”(《鬼谷子》捭阖篇第一)。什么是阴?“死亡、忧患、贫贱、苦辱、弃损、无利、失意、有害、刑戮、诛罚,为阴,曰终。”(《鬼谷子》捭阖篇第一)。生命进行的极点,就是死亡。当人们正在喜庆尊荣富贵的日子,就是最要担心忧患苦辱可能刹时降临的时候。庄子从辩证的观点来看事物,认为一个九十老人的生日,只应该吊,不应该贺。在不懂辩证法的人群中,这是不可思议的。正在安乐得意的时候,苦辱、诛罚的种子已经不知不觉的在发芽了。矛盾因内外在条件的催化而分裂。世间没有无缝的墙,没有无节的木。墙崩于缝,木毁于节。世间没有不亡之国,没有不灭之家。国亡于腐败,家灭于淫乱。领导者因为具有辩证法的修养,所以他比众人敏感,成为:先知先觉。他必需知晓矛盾转变的契机,就是“知存亡之门户”,同时负责“守司其门户”。为什么《鬼谷子》整天叫着:存亡,而不说你好我好,大家好。去描画一个领导,领导着大家太太平平,和和睦睦,丰丰富富,快快乐乐过着安乐尊荣的日子?殊不知,“安乐尊荣”是表象;“忧患死亡”是实质。表象越盛,实质越凶。正如《鬼谷子》说:“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阴随而入。”“阳动者,德相生也,阴静者,形相成也。”(《鬼谷子》捭阖篇第一)。要过好日子,就必须不断地除去死亡的因子才行。老子说:“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道德经》71章)。就是说:圣人不生病,不是他不会生病,而是他不断的‘病’病,就是不断的‘祛’病,所以他健康不病。不生病的秘诀是不断养生保健,所以他不生病。最愚昧的就是:“讳疾忌医”“粉饰太平”。盾的分裂和统一,《鬼谷子》在《抵巇》篇第四,设有专章,加以讨论。是武装一个好领导者必备的。

贾探春有几句话很有份量,她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红楼梦》第74回)。从这段话可以看出这位三姑娘的与众不同。这里她提出了“外在矛盾”,就是“从外头杀来”;和“内在矛盾”,就是“从自家里自杀自灭起来”。她指出:内在矛盾比外在矛盾恐怖和厉害多了。什么是内在矛盾?凤姐道:“…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哪一个是好缠的?错一点儿,她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她们就‘指桑骂槐’的抱怨。‘坐山看虎斗’‘借刀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了油瓶儿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本事。”(《红楼梦》第16回)。这些“全挂子的本事”,在一般人看是“本事”,从辩证法来看,这些都是促成矛盾分裂和极化的触媒体,这样的中介条件越发展,家族的崩坏与毁灭就越迅速。为什么这些管家奶奶(贾家的重要干部)都要这样做,就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这就是“腐败”的根源。凤姐当时是“当家的”-领导,为什么只能说说,而不能整顿?因为她自己就是领头腐败的,欺上瞒下,贪赃枉法,心狠手辣,作奸犯科。贾探春虽然颖慧正直,也有果断魄力,虽然有时也让她客串代管一下,倒也真的能兴利除弊。但是她碍于是个姑娘家,又碍于是个庶出-小老婆赵姨娘生的,不能让她正式“当家”。最终贾家一败涂地。根除腐败,这也是作为领导者最难为之点。第一,腐败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很难除去。好象是断续草,拔掉又长,拔掉这里,那里又长。第二,领导者最怕的就是听到坏消息。

吴王夫差不是不聪明,也不是不能干,并有很英俊魁梧的外貌。在他身边有两个重要的人物,一是他的恩人,老师,兼得力助手的伍子胥;另一个是伯嚭,是他的宠幸之臣。子胥每次见到夫差,就谈问题,特别是一再强调越王勾践一定会兴兵报仇,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极力除去自己的弱点。而伯嚭一见到夫差,总是报喜不报忧,尽力夸奖夫差的得意之事。因为受了勾践的贿赂,就尽量替勾践遮盖,说好话,一力保证勾践不会反。渐渐,夫差就烦透了伍子胥。先是用好言劝他不要老说泄气的话,后来就骂他,用最狠毒的话骂他,希望他再不要老是谈问题。最后忍无可忍,为了耳根清静,只好把他杀掉。夫差是头脑里完全没有辩证逻辑的人,他的祖父当初就批评过他。所以他和子胥看事,看不到一块去。想事,想不到一块去。说事,也说不到一块去。他只能跟痞子市侩型的伯嚭,沆瀣一气。这个故事的结尾,越国的文种为勾践秘密拟定七个灭吴的计划,一个一个暗中对吴国施行,才施行到第三个计划,吴国就分崩析裂灭亡了。伯嚭去投降了越国。吴王夫差自杀。在死前,吩咐从人用三层罗纱覆盖自己的脸面,说:死后,无面目去见子胥。《鬼谷子》一再强调:领导者的使命,第一要“知”存亡之门户;第二要“守司”其门户。时时刻刻为救亡图存而奋斗,即使是在最兴旺的时候。

“筹策万物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这段话是为“守司其门户”而准备。就是说:领导者必需有高明的谋划策略,方法和技巧,才能达成守司其门户,救亡图存的使命。筹策是筹谋和策划,万物之终始,是说人,事、物的变化。但变化是有其一定朕兆和规律的,这个规律就是辩证法,阴阳开阖。世间的事物发展与人的心理息息相关,而心理学的规律又是根据物理学的规律运动。领导者要把自己塑造成非常敏感的心理学家,见微知著。留心观察朕兆:“蜎飞蠕动,无不有利害”(《鬼谷子》揣篇第七)“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察其所先后,度权,量能,校其技巧,短长。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捭,乃可阖。”“捭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无为以牧之。”(《鬼谷子》捭阖篇第一)。就是说:领导者为了救亡图存,除了对自己严格要求外,就必需按照先后的顺序,对周围的人们进行考查,测试他的智慧谋略,考验他的办事才干,再比较他的技术工艺,品行的优点和缺点。然后,把他们分类,谁是贤者,谁是不肖。谁是智者,谁是愚昧。谁有勇敢,谁是懦弱。谁的情感道德观念如何?按情况的需要,使他们成为自己的肱股,各尽其力,共同完成使命。捭是尽量广泛收集所有的情报资料;阖是作出最可靠的结论。领导者做这些重要的选择,必需“无为以牧之”。就是必需尽量客观,不要感情化,情绪化,不要把自我掺和进去,同时不能急躁。“无为”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使成绩最显著,最不阻碍果效的作为。这个“无为”并不容易做到,需要耐心,需要时间,更需要勇气,象“牧羊人”那样的小心谨慎,保护好自己的羊群。“无为以牧之”,这句话意味无穷,读《鬼谷子》的人,应该好好的玩味,千万不可等闲放过!这是上面的(5)。

上面的(6),是要求:领导者必需特别具有说服别人的技巧和能力。“与阳言者,依崇高;与阴言者,依卑小。以下求小;以高求大。由此言之,无所不出,无所不入,无所不可。可以说人,可以说家,可以说国,可以说天下。”(《鬼谷子》捭阖篇第一)。就是说:和在上位想开展奋发的人说话,要谈远大的计划;和在下位蝇营狗苟的人说话,要谈隐私下的小事。用卑下来笼络小人物;用高姿态来结交大人物。用这种方法来进行说服,就可以出入于任何地方,也没有人不可说服。可以用来说服人,可以用来说服家,可以用来说服国,更可以用来说服天下。《鬼谷子》辞说的原理原则,技术方法是《鬼谷子》的技术重点,绝对不止“依崇高”“依卑小”这一点点。以后我们要用专章来详细讨论。为什么《鬼谷子》这么重视“辞说”?因为他认为领导者之所以能成人所不能成的功,端赖“辞说”技巧。如果不能把自己的理念充分与人沟通,必定是寸步难行。鬼谷先生给学生的毕业考试,就是要实地考验他们的辞说能力。苏秦,张仪能在坑内,把先生说得“泪下沾襟”,居然能把先生感动成这个样子,这是何等的功力!难怪他们有一天,取相印如探囊取物。我想:当年孔子、孟子如果肯屈己,真的不耻下问,与鬼谷先生先沟通一下,恐怕就不会那么潦倒一生!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孙子》谋攻篇第三)。征服者的最上策,是打一场“谋略计划”的仗。其次最好的办法,是打一场“外交”的仗。以上都是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再其次,不得已时才是短兵相接,攻城是孙子认为的下下之策了。再好的谋略计划,不能说得人家彻底理解,也不能算好,更不得施行。不能说又怎能办得好外交,外交全凭三寸不烂之舌。领导者为了保国卫家,救亡图存,伐谋,伐交,绝对是不可少的。如果有人主张:木讷。简直不可思议。不要说做个保国卫家,救亡图存的领导者,就是自己找个职业谋生,恐怕都不容易。辞说原理是《鬼谷子》的一个很重的重点。将来还要详细讨论。

“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这里的“变化”的意义是不可忽略的。整个宇宙是周行不殆,流动不居的。世间的人、事、物都是动态的,它象河水一样,不停地流逝。又象大海一样不停地变化,波涛递升,汹涌澎湃。由于吾人是宇宙中的一分子,自身也在变化之中。久而久之:不是没有了感觉,如久入鲍鱼之市,不闻其臭;就是随波逐流早已灭顶,不知身之所至。因此,《鬼谷子》接下去就补充说:“变化无穷,各有所归。”(《鬼谷子》捭阖篇第一)。就是说:虽然是宇宙变化无穷无尽,但一切变化还是有规律可循。我们既不能拒绝变化,也不能和变化对抗,但我们可以因应变通。在辩证逻辑地思维方式下,很容易就能理出它的条理来。领导者不论怎么样,必需具有自我稳定的性格和定力的训练。“皆以‘先定’为之法则”(《鬼谷子》反应篇第二)。因此,领导者既在变化之中,又超越变化之上。所以他能看得清变化,能理得清变化的脉流。“蜎飞蠕动”一个蛾子飞,一个虫子爬,他都能及时把握住它们所显示的朕兆,而掌握利和害的可能影响。一般人还在懵懂之间,而领导者早已看出玄机,做好了妥当的安排。《三国演义》里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句话:“丞相天机,我等皆服!”话好象有点拍马,不过事实上,作为一个杰出的领导者,他的“神机妙算”,令人不得不佩服。让人觉得他是个可以依托的柱石,可以学习的导师。《鬼谷子》认为领导者应该可以做到这一步。这是上面列出的(7)。这七点是“圣人”的内涵,他是完善的Leader,兼有他完善的Leadership。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圣人处上而不重,处前而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六十六章)。就是说:圣人(领导者)位子在人民的上面,却没有“重量”,使人民没有感觉到压力。他的地位处在人民的前面,只是领先为人民服务,人民只感受到他所带来的好处,却感觉不出对自己有损害。这样的领导者,人民就会拥护他,不厌弃地推举他做自己的领导。这句话十分重要,不仅道出领导者的素质问题;同时提出一个完善的政治制度。老子主张的是:“民主推举制,不是选举制。”因为有选举,就必有竞选。有竞选就必有贿赂,做假,舞弊。竞选的人花了本钱,在当选之后,就要捞本加利。是“权”字当头,“利”字挂帅下的产物。他一旦在上面就必然给人民压力(压迫人民,刮地皮,挤榨民脂民膏。);他一旦在前面,就滥用权力,耀武扬威,奢侈豪华,必定损害人民的利益。真正的民主,领导是人民乐意推举出来的,是自然而然,经过试验和实践证明的,他即使不愿当领导,人民却“乐推而不厌”,不由你这个好人不出来为人民服务,所以这样才有真民主。《鬼谷子》的许多思想来源是老子《道德经》,“老子是众家哲学之父,是辩证法的鼻祖!”这句话是2005年11月9日在河南鹿邑县太清宫《自然,和谐,发展-弘扬老子文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宣言。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