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十七讲

成功管理的九个要诀

 

管理,有很多层次的管理。管理一个家庭小店铺,是管理;管理一个超级市场、百货公司,是管理;管理一个餐馆、旅馆,是管理;管理一个跨国大企业,是管理;管理一个乡,一个县、市,一个省,一个国,也都是管理。由于其所管理的内涵不同,对管理者的要求也不同。从前姜太公和周文王有一段对话,把管理者分成九个层次,并对管理者做了简单扼要的描述:

第一个层次,多言多语,恶口恶舌,终日言恶,为众所憎。可使要遮闾巷,察奸伺祸。(这种令人厌恶碎嘴的人,不过可以让他在邻里街巷管事,叫他拦截游荡的闲人,举报不法奸人,监察水火,不令酿致成灾。)

第二个层次,为人所疾,权数好事,夜卧早起,虽剧不悔,此妻子之将也。(好管闲事,有点小聪明,起得早,睡得晚,勤劳无怨悔,这种人可以成为老婆孩子的表率。做家庭的领导。)

第三个层次,先语察事,劝而与食,实长稀言,财务平均,此十人之将也。(这种人没有什么心机,关心别人,老实不多爱说话,处理财务能够公平不欺,可以领导十个人。)

第四个层次,忉忉截截,垂意肃肃,不用谏言,数行刑戮,刑必见血,不避亲戚,此百人之将也。(这种人,对上小心恭敬,对下严厉蛮横。执法严格,不顾亲朋。可以领导一百个人。)

第五个层次,讼辩好胜,嫉贼侵凌,斥人以刑,欲整一众,此千人之将也。(这种人争强好胜,嫉恶如仇,希望以法制刑罚来规制大众,可以做千人的领袖。)

第六个层次,外貌怍怍,言语时出,知人饥饱,习人剧易,此万人之将也。(这种人小心翼翼,言论中肯合时,心存人民的困难艰苦,可以做万人的领袖。)

第七个层次,战战栗栗,日慎一日,近贤近谋,使人知节,言语不慢,忠心诚毕,此十万人之将也。(这种人战栗谨慎,近贤才,用谋略,任用人才,有节有度,言论合适,忠心耿耿,可以领导十万人。)

第八个层次,温良实长,用心无两,见贤进之,行法不枉,此百万人之将也。(这种人温良诚实,以身作则,进贤才,崇法度,可以率领百万人。)

第九个层次,勋勋纷纷,邻国皆闻,出入豪居,百姓所亲,诚信缓大,明于领世,能效成事,又能救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四海之内,皆如妻子,此英雄之率,乃天下之主也。(这种人功勋卓著,大度气派,百姓爱戴,善于统治,做事讲求效率,又能救亡图存,知识广博,爱民如子,好名誉中外皆知,这是英雄的表率,是天下世界的领导。)【子、集之中亦能见到这段对话,不过词语稍有不同,此段原文引自唐朝赵蕤著《长短经》第一卷量材篇第四】

这是中外古今独一无二对管理者的层次分析,既合理,又合逻辑,很有参考价值,也很有教育性。它的特色是,领导者从当个街巷的稽查员,到天下世界的大领导,都是“领导”,却有不同的层次。不同的修为,就负不同的责任。人格越伟大,服务能力越强,则所负责任就越广,地位就越高。特点是,层次固然分明,但没有被固定成不能改变的阶级。今天是街巷的稽查员,明天可能当省长。今天是大将军,明天可能看城门。中国历史上都有确凿的见证,事在人为。

鬼谷先生在《本经阴符七篇》中,对领导者的分析更为具体深入,不过是比较针对上层的管理者。鬼谷子的管理哲学,是高层次的管理学,美国人称为:High Level Management。不是教导去管理超市,如何招徕顾客,多赚几块钱的那种管理。虽然,杀鸡还是可以用牛刀的。超市的管理者,如果能懂得《鬼谷子》,恐怕不久,超市就留不住他了。因为,人是宇宙的中心,领导者是人的中心,加强领导者的功能,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会过分的。失败的领导者能把众人推下火坑,成功地领导者能把众人从火坑中救拔出来,姜太公在第九个层次中,特别标明了“明于领世,能效成事,又能救败。”的条件。可见,完善管理又是领导者的中心。为最大多数的人,谋求最大的幸福!


先生在对管理者和管理艺术反复说明之后,在《符言篇》提出了九个要领,要诀,希望领导者能够保证完善他们的管理。这九点原理,都是历史上千锤百炼的智慧成果,顺则昌,逆则亡。是极其严肃的理则!

第一、处位诀。

先生说:

“安、徐、正、静,其被节无不肉;善与而不静,虚心平意,以待倾损。”(《符言篇第十二》以下引本篇原文,不再提示。)

在这里,先生说了两种领导者:一种是安、徐、正、静的领导者;另一种是善与而不静的领导者。

安,是安详;徐,是从容;正是精诚,静,是沉静。这样的领导者所带给给大家的是:被,是被及,恩泽广被;节,是节制,法度,主权,典章制度;肉,是丰满,引申为生产,富饶。就是说能够安徐正静的领导,给大家带来的是:惠利,秩序,安定和富饶。

与之对比的是:善与,是喜欢参与,引申为喜欢掺和,干预,搅扰。不静,是不得安定。虚心,是空心,没有雄心大志,甚至卑躬屈膝。平意,是智略意识平平,没有新意,任人摆布。这样的领导者给大家带来的,就是大家一同等待着倾覆败亡的到来。

譬如,世界上能够成为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无论它的幅员有多广,人民有多众,有两个最基本条件:一是,人民有没有饭吃?是靠自己生产的呢?还是靠什么其他的人或国来救济?二是,人民的医药,维持健康,是靠自己的力量呢?还是靠人家救济?如果两者的答案有一个是靠人家的,就不能算是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是变相的新式殖民地。其领导者要负责!民以食为天,连吃饭都要靠人家的恩惠,早已沦为奴下之奴了,还谈什么主权?

其次就是医药,一个国家的医药操在人家手里,就是制命权操在人家手里,这是严重至极了,比亡国更要惨痛!非洲有个伊西奥皮亚国,自古以来是个非洲的天府之国。不幸近代中了人家两头烧通之计,先以开发进步为名,把它的生态大大的破坏了(森林砍伐殆尽,运往外国。),导致连年大旱,饿殍遍野。于是就有慈善的国家,给他们送食物。其实都是装成慈善的样子,运给他们的粮食,外表包装华丽,内里都是生虫腐烂的垃圾。十年如一日,照样饿殍遍野。由于营养不良,疾病丛生。慈善的人们和国家,就去替他们盖医院,施医药,送疫苗。药价昂贵无比,那些疫苗之中暗含了艾滋等等病毒,于是越治越病。越病越穷,越穷越病。好好的一个伊西奥皮亚成了世界的笑柄,世界垃圾堆。人民沦为廉价奴隶,所有资源早被人家抢掳一空。他们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者们,个个脑满肠肥,夫人、如夫人好几房,出入都是奔驰,宝马。捞饱了,就往外国一跑。至此,那些“慈善”的投资者,已经十倍,百倍的收取赢利,躺在蓝天白云的海边享福哩!这就是鬼谷先生所说的真实写照。

第二、明智诀。

先生说:

“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者,则无不见。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不闻。以天下之心虑者,则无不知。辐辏并进,则明不可塞。”

就是说:眼睛要明亮,看得穿。耳朵要灵通,听得真。心思要有智慧,想得透。同时要从别人的观点,需要,立场甚至于别人不可告人的阴谋毒计,来看,来听,来想。千万不要只从自己单方面,一厢情愿地看,听,和思想。光是领导者自己是不够的,如果他的幕僚一起来帮他看,听,想,象车轮的轴心和轮框一样,同时并进,才能保证明智。

譬如,如果伊西奥皮亚的领导者们,不那么一厢情愿,觉得:人家出钱来帮我发展,人家给我食物,给我医药,这么好的事,多上算呀。如果他们能从别人的利益,立场和阴谋来想一想,恐怕就会冷汗直流了。一错再错,一误再误,终至不可收拾。上当的原非诚实之人,罪有余辜!只是可怜那些浑浑噩噩,嗷嗷待哺的老百姓,太可怜了!

第三、德术诀。

先生说:

“德之术曰:(勿轻而许之),勿坚而拒之。许之,则防守;拒之,则闭塞。高山仰之可极,深渊度之可测。神明之位术正静,其莫之极欤。”

就是说:崇德的艺术,是对人家的请求,不要坚于拒绝。参看《管子》九守章:“勿望而拒,勿望而许。”本篇,有勿坚而拒之,却没有,勿轻而许之。似乎有脱漏,括弧中予以补正。参照《管子》,就是:对人家的请求,不可轻于许诺,也不可坚于拒绝。老子说:轻诺必寡信(《道德经》63章)。领导者要面子,答应人家的时候,很豪爽痛快。可是答应了人家的事,后来却又无法办得到,就变成没有信用,食言自肥,令人唾骂。就是失德,弄得大家都很尴尬。耽误了人家的事,也毁了自己的名誉。不如先不忙答应,在仔细考虑好了之后,是行的,就答应。不行的就说清楚为什么不行。轻诺会破坏妨碍自己的守护底线;坚拒会使自己闭塞,不通情理。同样会造成与人的隔阂,导致失败。不论山有多高,水有多深,都还是可以测度的,唯有领导者必须做到-神明正静,既不轻许,亦不坚拒,令人高深莫测。所谓高深莫测,就是不把自己放到被动之地。凡事做得合情、合理、合法,既守护了自己,又安抚了人家。

第四、赏罚诀。

先生说:

“用赏,贵信;用刑,贵正。赏赐,贵信,必验耳目之所见闻。其所不见闻者,莫不闇化矣。”

就是说:赏赐,要讲究诚信,该赏的就一定要赏,不能吝啬。该罚就一定要罚,而且一定要罚得正当,合理。赏赐得该当不该当,要经过验实,要公开,要大家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受赏者有荣誉,赐赏者有诚信,相得益彰。连那些没有亲眼看到或亲耳听到的,也暗中受到激励感化。部下有功,该赏,却又舍不得给,这个害处极大。西楚霸王项羽,就有这个毛病。封赏人家,印都刻好了,他放在手中,摸来摸去,就是舍不得给人家。于是众叛亲离。这种人外表雄壮,可有极度自卑感心理,就怕见人家好。所谓嫉妒心盛,就成了鼠肚鸡肠。有这种症状的人,至死都医治不好的。最好有自知之明,不要做领导,免得误人自误!

为什么先生只提:赏赐要堂而皇之,用刑则没有建议去大张旗鼓呢?其实,这里面有很高深的用意。奖赏是阳,刑罚是阴。人对奖赏,大家认为是喜事。堂而皇之的赏,是使大家欢喜的事;刑罚则是悲苦的事,如果大张旗鼓,是使大家悲苦。好的领导,去刑罚人,是万不得已,自觉痛心,不值得欢庆。如果大张旗鼓,给人的感觉是威逼,刑戮,残暴的印象。赏,即使是赏错了,不过是花费了一点,在鼓励人心上,还是有利的。如果刑罚错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领导者的艺术,言赏而忌言刑。言谈行事,处处都要顾到得人心或失人心,人心是领导者存在的根据。

第五、提问诀。

先生说:

“一曰:天之,二曰:地之,三曰:人之。四方,上下,左右,前后。荧惑之处,安在?”

就是说:天文,地理,人事,其中道理,无穷无尽,作为领导者,知识,常识都不应该不如人。不知道不要紧,人非生而知之。要紧的是,随时随地提问。老子说:“知‘不知’,上;不知‘知’,病。”(《道德经》71章)。就是说:去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是上好的事;不肯去学习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就是病。领导者装腔作势,强不知以为知。其实人家看的清清楚楚,在肚子里面笑话。四方,上下,左右,前后,都是学问。领导者有提问学习的精神,旁边的人都自然不敢怠慢。一个有为的领导者,每当一开口,都不是废话,说的都是问题和道理,谈话之际,就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肖的领导者,开口都是废话,你想同他谈问题,谈道理,他就王顾左右而言他。只要一试就试得出来,这个领导的底细,是个好领导不是?这是屡试不爽的。不耻下问是个高贵的德性,最得益的是不耻下问的人。随时随处增长学问,学是从问而来的!不耻下问的领导,迟早就是一位最有学问的领导。如果可能,领导者必须聘请各方面知识的人们,以备自己随时顾问。这样,提问,就冠冕堂皇,制度化了。

荧惑是一个星的名字,古代人们很重视荧惑星的出现,和所在的位置。因为它的出现通常都可能有灾殃,跟着出现。好领导就警惕,赶快去改正错误,为民造福。这里先生特别提出荧惑来,关心荧惑的所在,也就是考验领导者关心民间疾苦的程度。鼓励领导者提问题,解决问题。不提问题,不是没有问题,只是根本不愿意面对问题,也没有能力去解决问题而已。

第六、因顺诀。

先生说:

“心为九窍之治,君为五官之长。为善者,君与之赏;为非者,君与之罚。君因其政之所以求,因与之,则不劳。圣人用之,故能赏之。因之循理,固能长久。”

就是说:心是君主之官,掌管九窍,五脏。正如,领导管理群众一般。群众做的好,领导奖赏他们;做错了就处罚。都是自然而然。如果因顺着政治的需要而行,不去勉强行事。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不怕事,但也不去瞎找事。因此,既不劳民伤财,自己也不会太紧张过劳。领导者能因能顺,循理而为,就能稳固安定长久,和乐安泰。

因顺,先生以赏罚立说,赏罚就是法律,制度。意味着依法为治,就是最不费力的统治方法。法治,与老子思想相合。

第七、周密诀。

先生说: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群臣生乱。家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闻。开闭不善,不见原也。”

就是说:做君主的,不可以不周密。周密是周详、细密、秘密。君主如果对周围的人、事、物不周详,做事不紧密。必定酿成动乱。动乱发生之后,难以掌控,是没有常理可循的。所以平时,上下之情,不能壅阻闭塞。壅阻闭塞正是周详的反面,君主平时必须面对问题,周详考察,同时要秘密从事。随时洞察矛盾的根源,立即就要处理。违反的就必酿成动乱,而动乱的结果没有人能预料!可能政权就被推翻!

先生这点,指的不是一般的领导者,特别指明“人主”,是指国家领导。周密诀,是国家领导不可忽视的要诀!

第八、恭察诀。

先生说:

“一曰:长目,二曰:飞耳,三曰:树明。千里之外,隐微之中,是谓:洞天下奸,莫不闇变更。”

就是说:领导者的思虑,是根据耳目所得到的信息,为导向。所谓长目,飞耳,就是把自己的耳目延伸到最广,最长的领域,延伸到人群最隐密的中间。天下有什么不利的动静,奸邪的诈谋,我都了如指掌。在我的掌握之中。因此,一切奸邪的人最好不要来试探,还是改变初衷,老实一点好。

这种方法,其实,谁都心知肚明,都在使用。问题是,能不能真正洞察。因此就有人根据这个原理,炮制出一种更进一步的办法,就是我把我要你知道的东西,打包装好,送到你的手里,叫你以为很便宜上算。譬如,美国有好几所著名大学在东西两岸。专门用奖学金等各种优惠的办法,到其他国家去钓来他们优秀的学生或公务员。长期或短期来此接受训练,洗脑。毕(结)业后让他们用最适宜的方式,以专家资格回国服务。如果他们因为某种因缘,成为一些领导者的左右手,那么,那个国家的领导者所见,所闻,都是美国预先做好的计划内容。由你自动听美国的话,做美国要你做的事。换句话说,美国就是你的长目,飞耳,树明。一度,这个办法,使得美国非常成功。后来,美国有时也很泄气,抱怨着:费了很大人力财力,所制造的耳目,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或是该国有了反间谍设计,把那些人的脑子重新洗过,他们就不一定都为美国出力。美国抱怨: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九、名实诀。

先生说:

“循名而为实,安而完。名实相生,反相为情。故曰,名当,则生于实,实生于理。理生于名实之德。德生于和,和生于当。”

就是说:常言道,循名责实。有名无实,只是个空壳子。有实无名,则事不稳定。唯有名实相符,才能安全稳妥。名实不相符,事情必定矛盾,乱成一团。

韩非子在《定法篇》这样说:“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所谓循名责实,是特别指出:领导者用人,要用的扎实,要用得正当。绝对不能只给人家一个空名义,却不让人家负实际的责任,服实际的务。或是让人家做实际的事,却不给人家一个适当的官职名称和待遇。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人敬重他,使他有力难使,有才也不能发挥。(这里面还包括了赏罚,利权,职责等复杂的问题。)结果是:不做事人得利,做事的人寒心。或者是皇亲国戚得名得利,不用实际负责做事,而负责做事的人,则无名无分。种种不公不平,人心离散,没有人再愿意卖命出力。机构里各人怀着异心,怨气冲天,一盘散沙。这样的管理就是一团糟,完全的失败。

先生说:如果名义正当,也能促进实际事务的进行。从理论说,实际事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这个规律是从名与实的性质(性德)而来。名与实的性质是从和协而来,和协又必从正当而来。换句话说,正正当当的用人行政,循名责实,不耍花样,不因私废公,人心自然和协。大家按照规律,拿出真心来好好办事。功成名就,这样的管理就完善了。

这一点,先生把它放在殿后,是特别重要。领导者自以为可以聪明讨巧,不去循名责实,其他什么都不必谈了。

《符言篇》陈列了一共九点,九个成功管理要诀。前三个要诀,主位(处位),主德(德术),主明(明智),和姜太公《六韬兵法》大礼第四篇里所载,主位,主听,主明,顺序虽然不同,内容意义大同小异。姜尚是周朝开国的重要领导者,以八十岁的高龄,相助文王,武王两代圣主,自己冲锋陷阵,以少胜众,一击完成了灭纣的革命,功高爵显。当时他的言论都是金科玉律。鬼谷先生传给苏秦的《阴符经》也是太公所传。鬼谷先生必定是深受太公学术影响的人。《符言篇》有太公的思想,是顺理成章的。

管仲是春秋的大名人,也是功业卓著,相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仲的功绩虽大,但是好象他并没有亲自著书。《管子》这部著作,学者们一致认为是战国,以至秦汉时代,多人,经过长时间的汇集作品。《管子》书里的《九守章》中,也有这九点,不过篇章内容是参合了太公与鬼谷子的制作,而文字内容与《鬼谷子·符言篇》内容很多不同。虽然,有人说,鬼谷子的《符言篇》是抄《管子》的,倒不如说《管子》的《九守章》是抄《鬼谷子》的。不过,打这种无头的笔墨官司,实在是很无聊。

从整部《鬼谷子》的逻辑来说,《符言篇》应该是整部《鬼谷子》的节略 Summary。它 summarized总括了怎么完善管理的要点,让读者有个总的条理,简单明了,也便于记忆。从鬼谷先生一再强调“周详细密”来说,这就是他的周详细密之处。用它来做本书的结尾,是非常合适而有意义的。先生说:“重之,袭之,反之,复之,万事不失其辞。”(《反应偏》)重点反复重复,正是先生循循善诱之情。管理者可以把这九个要诀,当作座右铭,这九点,是一点都少不得的。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