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十四讲
管理艺术(四)

怎样能做好决策

决策,是领导者最大,也是最严肃的挑战。99%的事,都是最后必须决定于领导。领导所作的决策,关系到盛衰存亡。鬼谷先生说,世界上有三件事最难,是没法保证的,第一是:计划难于绝对周详严密;第二是:建议难于让人必定接受;第三是:办事难于必定百分之百成功。原文:“谋,莫难于周密;说,莫难于悉听;事,莫难于必成。”(《摩篇第八》)反过来说,就是因为这三件事太难,一旦成就了,就特别显出本事来。

先生说:“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难。”(《谋篇》)就是说:有智慧的人从事于比较容易之处,也就是,做容易的事;没有智慧的人从事于难处,也就是专做难事。老子教人:图难于易,为大于细。(《道德经》第63章:图难于易,为大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就是:做难事,要从容易之点开始;做大事要从小处开始。不管多大,多难的事,必定都有些容易之点,小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先解决了小的,容易的问题,一步一步往难里走,最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于无形之中,整个事都好象是很容易。没有智慧的人,认为先把大事难处解决了,小处容易的便自然解决,不劳而获。所以一开头就急急忙忙往最难处奔,由于太难,无法解决,往往就只得搁在那里,日子久了,什么也没能解决,多数变成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因为方法上,与智者背道而驰,结果自然大不相同。天下事大体都是一样的,都不是容易的,事都不小。智者与不智者的区分是:“智用于众人所不能知,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见。”(《谋篇》)智者并非有三头六臂,只是在方法上能够用众人所不能知,所不能见的,也就是与一般人反了一反。纵观中外古今,似乎好多事都没有真正解决过,大家都叹说天下事太难了。是不读《老子》,《鬼谷子》之过也!其实,无论天下什么大事难事,一定要去寻找发现它的小处和易点,问题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解决了,这是一。

先生说:“为人,凡决物....,圣人所以能成其事...”(《决篇第十一》,以下引本篇,出处不再提示。)先生说:为人,凡决物。是说,任何人每时都在对一些事物做决定。小自吃饭睡觉,大至婚丧喜庆,生意行业,不时都免不了要拿主意,做决断。现代人开车,自从进入那个“铁箱子”,生死攸关,是停是走,是快是慢,每秒钟都得作出正确的抉择。不论多大的大人物,有时自己也还得开车,这似乎是现代人的光荣和特权,也是悲哀。在美国,开车是中学生必修之课。开车之时,极有可能,不是你撞人,就是人撞你,因此有许多规则必须记忆,以期平安,避免事故伤生。人生旅途之中,与开车的原理相象。有的人如同醉酒开车,以至永远不能到达目的地。决定事物,也有其一定的基本法则。

人生行事,可以不需要做抉择的,有根据习惯,有根据道德规范,有根据法律硬性规定,人都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也就省去许多伤脑筋的思考和责任。但是还是有许多事非得自己决断不可的,处在疑虑两可之间,就需要法则来导航了。先生说:

“为人,凡决物,必托于疑者,用其善福,恶其有患害。”

就是说:人要作抉择的时候,都是处于疑虑之中。若没有疑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事情就很简单。一旦处在疑虑之中,人立即面临抉择。人的抉择就是趋利而避害,趋吉而避凶。所以,先生说:托于疑虑时,就用其善、福。取决于对自己有利的方面。恶其有患害,舍弃对自己不利的方面。因此,取舍的第一个法则是:在两个事物之间,一个有利,一个有害,就必定取利而舍害。但,天下事不见得都是利、害分明的。很多的时候,两个方面都有利,或者都有害。在这种场合,就产生第二个法则: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二。

还有比较更复杂一点的情况。并不能为上面两个法则所涵盖。大部分人都很难跳出它的“陷阱”,以致于终身烦恼。先生说:

“至于诱也,终无惑偏,有利焉。去其利,则不受也,奇之所托。”

就是说:用了各种办法,获得情况,没有了疑虑偏差,的的确确发现都是对自己有利的。可是接着又发现,其中埋伏了一种不利的成分。就是,看是有利的部分,可能会被移开挪去,而不利的部分就冒了出来。这样,情况就完全改变,变得无法接受了。这是一种奇变,非始料所及。由于有了这种奇变,有利的决定,反而变成了不利。

先生又说:

“若有利于善者,隐托于恶,则不受矣,致疏远。”

就是说:更有一种情形:就是有利的部分,隐藏在有害的表象里面。由于人只看到表面的有害,而决定不予接受,反而失利。结果越弄越远,反而遭到更不利。

以上两种情形,都是失策。如先生所说:“故,其有使失利,有使离害者,此事之失。”就是说:其实本意都是为了不愿失利,远离患害,结果适得其反,都还是失策了。譬如,男女居室,人之大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大事。人们在体内荷尔蒙的鼓动,外面环境的鼓励下。再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鞭策,结婚生子被视为当然,特别失中国人。决定结婚是没有问题的大前提,可是,要选择的是什么时候,和什么人,在什么条件下结婚,就需要下决定了。有的是,为爱情而结婚;有的是为政治而结婚;有的是为经济而结婚;有的是为家长而结婚,原因不一而足。千古以来,为爱情,许多时候,爱到死也结不成婚。有情人成眷属,本是大吉大利之事。不知道为什么?人偏不让你有情;天偏不许你成眷属。于是就有罗密欧、朱丽叶的感人故事,赚人一把同情之泪。有些人躲过了三灾八难,终于结婚了。殊不知,结婚竟是爱情的坟墓。曾几何时,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弄得鸡飞狗跳,日夜难安。结局,要是能够圆满离异的还算幸福的了。试想两个不同性格,背景,见解,条件的人,真正能维持距离,相敬如宾的,又有几人?常言道的好,日夜亲密相随,牙齿和舌头还有相斗的时候,何况活在红尘世界中的人?难免不是凶终隙末。所以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清官难断家务事。一辈子也缠搅不清,有苦难言。只好潜伏爪牙,忍受!这种情况正说明了鬼谷先生所说的上两种情况,人们一般都不明白。有几个明白的,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也就是一般人的命无奈,万般不由人。这是三。

有一首《好了歌》说透了人生的无奈,歌曰: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红楼梦》第一回)

然而,鬼谷先生认为:领导者与众不同。他不是来“顺命”的,随着众生在苦海中沉浮。他是“造命”的,为生民立命的。他是:“主事日成,而人不知;主兵日胜,而人不畏。”(《摩篇》),“事贵制人,而不贵见制于人。”(《谋篇》),“为众生之先”(《捭阖篇》)的领导者。他不能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之辈。先生在本篇中,说过众人的情况后,就说:“圣人所以能成事者.....”,就是说:领导者是能成事者,不是无奈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领导者都要能作出最好的决策,为人解决问题。首先,他必须有足够的资料作决策的参考,他一定要获得足够的信息。

先生说:“用之天下,必量天下而与之。用之国,必量国而与之。用之家,必量家而与之。用之身,必量身,材能气势而与之。.....非至圣人达奥,不能御世;不劳心苦思,不能原事;不悉心见情,不能成名。材质不惠,不能用兵。忠实无真,不能知人。”(《忤合篇》)

就是说:用事于天下,就必须考量天下的实情。用事于国,就必须考量其国的实情。用事于家,就必须考量其家的实情。用事于个人,就必须考量其个人的才能,气质,秉性来决定应对他。如果不能通达深奥的人情事理,就不能治世。不劳心苦思,就不能明白事物的原理。不尽力发现实情,就不能树立声名。没有才能睿智,绝不能从事军事运筹。自己不真实诚信,就不能知人。领导者具备了这些条件,第二步,就是怎样去收集必须的信息。

今以用事于天下为例,先生说:

“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权,而揣诸侯之情。”(《揣篇》)

先生在此,重复了“量”,考量的必须性,同时,他又加了个“揣”字,揣度、测量天下众国的实情。接着再度强调收集天下的信息的重要性之后,先生在《揣篇》中列出了需要考量、揣度的重点:

(1)测量天下诸国,谁强大,谁弱小?以及他们强大、弱小的程度。

(2)调查什么东西是他们国家的最多,最得意的;什么是最少,最希罕的?

(3)称量他们的财货,经济实力。

(4)调查他们人口数量。

(5)他们出产,什么最丰盛,什么最贫乏?什么过剩,什么不足?以及他们的数量。

(6)辨别他们的地理形状,哪里险阻,哪里平易?哪里有害,哪里有利?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

(7)他们的君、臣、上、下之间的关系有没有矛盾?什么矛盾?谁个贤能,谁个不肖?

(8)谁做他们的顾问?顾问多,还是少?谁个有智慧,谁个没有智慧?

(9)观察他们的气候变化,灾难频繁不频繁?灾难发生之后对什么人有利,对什么人有害?

(10)观察他们的外交关系,哪国和哪国亲密,还是疏远?实际关系能不能派得上用场?

(11)他们的民心向背,变化与倾向。

(12)他们的人民恨着谁,喜欢谁?怎么就会形成动乱?成功的机率如何?

如果情报涉及个人,对那个人,要在他高兴的时候,或是恐惧的时候,和他说话,套取实情,比较容易得手。如果不成功,就暂时舍弃这个人,或改变话题,套问些别的东西,譬如,他觉得对他最安全可靠的是什么?说话涉及到敏感点时,它的面色,肢体语言做何表示等等。

为了套取情报,与对象说话要“乍同乍异”,忽东忽西,要他跟着团团转,要他暴露破绽,(《飞箝篇》)。为了套取情报,先生在《飞箝篇》里,并不排除使用贿赂的方法,诸如:财、色、美言,名誉都可量情使用。这些都可能成为钳制他人的把柄,到必要时,如果他不就范,或者可能作出不利于我方的行动,就要以暴露他的丑行来毁掉他,“或因重累而后毁之,或以重累为毁,或以毁为重累。”(《飞箝篇》原文)或用他的累行,不名誉的丑事来毁掉他,或用毁掉他来做他的不名誉,目的是要得到他的配合,供给对方的实情。

为了获得可靠信息,除了上述比较极端的手段外,先生在《摩篇》里还提出一些比较和平的手段,贵在让人不知不觉的为我所用。这是一种办法,战而不争,惠而不费,人家既服从听命,又不知道可怕。能熟练使用这种方法的,天下把他比做:神明。就是:我在此有所动作(摩),他就在彼有所回应(符应),这样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我所要信息。先生说出了“十字要诀”,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平(静),正(直),喜(悦),怒(动),名(发),行(成),廉(洁),信(明),利(求),卑(谄)。

以上括弧()中的字是鬼谷先生自己作的注解。

先生说:“故圣人独用者,众人皆有之。然无成功者,其用非也。”(《摩篇》)就是说:以上的“十字要诀”是谁都会的,但是一般人之所以不得成功,是他们都用错了地方。成功地的领导者却能把它用成“独家妙诀”。主兵日胜,而事日成,而他人不能知其奥妙所在。譬如,现代某国,以人权,人道,慈善为口实,派人到别国去收养“弃儿、孤儿”(也有收购拐骗在内),回国“培养”。用特别的教养方法(灌输他们民族自卑感是必要之一),甚至于移植部分身体器官,或在体内安置晶片。到了一定年龄,以最有利,方便的渠道,放他们回祖国(更显示慈爱大方),叫他们渗入于各界各阶层之中。设如,一个女孩得到机会成为大领导者的夫人或情妇(外文女秘书),这等于,不费一兵一卒,就征服了那一个国家。放长线钓大鱼,真是主战日胜,事日成,而人不能知。据说,如此者已经训练了好几千人。不知道,如果那个国家发现这种阴谋后,是否能及时替这些“定时炸弹”解码,拆除引线?还是跟着他们团团转?凡天下事都有两个层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最后,先生警告说:收集信息,事关重大。领导者必须:“是故,智者不用其所短,而用愚人之所长;不用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权篇》)就是说:智者最忌刚愎自用,必须虚己,用人。即使是愚人,只要他有一线之明,有一点点的长处,都要把它用上。譬如,孟尝君不嫌鸡鸣狗盗之徒,到了紧要关头,都能救命。

在收集到可靠信息之后,就是领导者进入做决策的阶段。

先生说:“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决篇》)

这是说:领导者,之所以做事能成功,是得力于以下五种决策的方法:

第一、阳,德之者。就是:对于光明正大,合乎道德规律的事,就以光明正大,道德规律来决策。

第二、阴,贼之者。就是:对阴毒贼害,诈伪虚谎之事,就以阴毒贼害来决策。

第三、信,诚之者。对于诚信真实的事。就以诚信真实来决策。

第四、蔽,匿之者。对奸小祸微,隐蔽的事,就以覆盖藏匿来决策。

第五、平,素之者。对平常,常识性的事,就以平素的常识来决策。

先生说:“阳,励于一言,阴,励于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

就是说:光明正大,在精于简明扼要(一言:说一是一,一言而定,不反复罗嗦。)。阴私鬼祟,需精于委婉虚实,真假难分(二言:吞吐囫囵,反反复复,似是而非。)。普通平常在于朴素寻常,平凡无奇。枢机运用在精于突发奇巧,人不能料(防)。以上四种方法,要用得精致秘密,奥妙纯熟,就能保证领导者巨大的成功。

其他决策的方法原则,先生一共列出来七大点:

第一、对历史上发生过同样原理的事,再参考合乎常识,就可以做决策。

第二、对于王公大人们,只要是使他们地位更高,名声更好的事,就可以做决策。

第三、对于不费力气,不花多钱。而有容易成就的事,就可以做决策。

第四、虽然很费力气,花费也重,但万不得已,非如此就不行的事,也就可以做决策。

第五、可以除去灾患的事,就可以作决策。

第六、可以为大众谋求幸福的事,就可以做决策。

第七、先生说:

“夫决情,定疑。万事之机。以正乱、治,决成、败,难为者,故先王乃用蓍龟者,以自决也。”

就是说:领导者的决策,关系到治乱,成败,责任极其重大。然而人在时间空间的限制中,对于未来之事的成败利钝,往往无法有绝对的把握,这是难上又难的大难题。所以从前的领导者们,遇到这样的难题,用没有办法的办法,就借助于蓍、龟,用它们完全与本题无关的客观意见,来冷静地帮助自己的思考,然后作出决策。


Copyright Since 2007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