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论坛

鬼谷子的领导学

第十一讲
管理艺术(一)

矛盾论

管理艺术就是管理技术,也就是用什么方法去管理。西方管理喜欢用技术两个字,这跟高科技有关,用技术两个字,就很有“科学”的意味在,表示这种管理方法是科学的。其实,所谓科学,除了纯粹数学以外,其他学科,只要它牵涉到“人”,牵涉到人的思想,行为,兴趣,感情和意志,即使行使的人主观的认为他的一切做法都很科学,实在已经不完全是科学了。譬如西方医学,人们总是喜欢嘴边挂着“科学的”三个字。说得多了,就自以为是很科学的了。兹举X光照片为例,根据著名医学家曼德尔森医学博士(Robert S. Mendelsohn,M.D.)在他许多著作中都提到过,实验证明:同一个人在十年后再解读同一张X光照片,就可能又75%的偏差。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实际上是极不可靠的。其次是心电图....。这些仪器应该是极科学的了,经过认证它们又极不可靠。为什么人们仍旧在依靠它们来作重要诊断工具呢?第一,没有别的东西能代替;第二是人们已经先入为主的对它们产生了“信任”,不用它还不行。所以曼博士说:医院是个大教堂,医生们不过是在扮演传教士。所有的医学家都心知肚明,医学不是科学的,而是披着科学外衣的艺术。同理,管理者所管理的部分,即使只是机器,因为是人在管理,就不可能是纯科学的。不如实事求是,就叫他“管理艺术”,当然并未排除其中的科学部分。何况我们是在谈管理哲学呢!

鬼谷子的管理哲学内容的绝大部分都是非常科学的,这是《鬼谷子》与其他诸子大不相同的重要特色。人是会说话的动物,鬼谷子最讲究的是合理,和合逻辑。连说句话都要经过考量,必须合理,合逻辑,其他都可不言而喻,都是十分谨慎的,实证的。因此,也是十分科学的。

鬼谷子的管理艺术,内容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几个重点:

第一,矛盾。鬼谷子在《鬼谷子》开宗明义的第一章第一句话里,就要领导者,观察阴、阳。接着就说,阴阳其和,终始其义。认识矛盾(阴阳),运用和处理矛盾(抵巇),是管理者的第一要务,这是《鬼谷子》特色中的大特色。

第二,《鬼谷子》非常注重说话。怎么听人家讲话,才能准确的获得所需要的信息?

第三,怎样对人家讲话,才能正确传达自己的意思?

第四,领导者的最大挑战是作决策,怎么样能作好决策?

第五,怎么看人,如何发现人才?没有好人才做帮手,就无法行动。

第六,怎么样去使用人才,让才能尽量发挥?

第七,怎么样去思虑和出谋划策?

第八,怎么样保证完善和完全成功?

以上的内容,也都是《鬼谷子》特色中的特色。兹分别详细讨论于后。

矛盾

《鬼谷子》谈矛盾,几乎无处不是。不过在《捭阖第一篇》是个总论,教人怎样去认识矛盾。在《抵巇第四篇》教人怎样去运用和处理矛盾。

阴阳,是中国人最先发明,创造和运用的哲学概念。有人说阴、阳是二元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似是而非的。阴、阳是一个东西的两个面,一体之两面。譬如,一个铜币,一边是人头像,另一边是个花样图,虽有两个方面,确实一个铜币。一张纸的纸里和纸面。如果有人说:我只要纸面,不要纸里。于是拿橡皮拼命擦,擦到纸面完全没有了之时,就只剩一个洞。没有了纸面子,同时就也没有了纸里子。阴与阳,表面的理解是两个东西,实际上,阴离不开阳;阳也离不开阴,两个本来就是一个。而一个却又是两个。一加二,又等于三。

《易经·系辞》说:“一阴,一阳,之谓道。”一个阴,一个阳,就是:道。“道”:就是一阴,一阳。研究阴阳的学问,就是道学。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第42章)。就是:道一发动,就马上发生一(阳)。一(阳)动而出,二(阴)随而入。阴阳之和,为三。“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德经》42章)就是太极。也就是正、反、合的辩证形式。“三”变化无穷,万物滋生。虽然变化无穷,却有变化的规律可循。因此,道,就是宇宙的规律。万物负阴而抱阳,宇宙万物都在矛盾之中。矛盾的变化的规律就是宇宙万物的规律。

鬼谷先生说:

“长生,安乐,富贵,尊荣,显名,爱好,财利,得意,喜欲,为阳,曰始。

死亡,忧患,贫贱,苦辱,弃损,亡利,失意,有害,刑诛,为阴,曰终。”(《捭阖》)

先生列了出来阳和阴的部分内容,还有许多的内容,我们自己可以类推。

阳的第一内容是:生命(先生叫它做:长生),阴的第一内容是:死亡。其他都界乎生与死之间。犹太教有一个上帝,是生命的代表。它生生不已。为创造而创造,为始。犹太人把它人格化了,它的思想行动都跟人一样。只是它没有形体,让人看不见,摸不着。在它的创作之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对头,叫做:魔鬼,是死亡的代表,为终。很明显这是阴阳的对立面。问题出在:上帝和魔鬼被犹太人树立成绝对的死对头,绝对不可两立。于是上帝、魔鬼不断互相抗争,战斗。一定要斗得你死我亡。可怜微弱的人类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这是矛盾的对立。故事继续编下去,到有一天,上帝胜利了,把魔鬼关了起来,一千年。可是一千年过后,不知何故,魔鬼又被放出来。直到地球毁灭,上帝就完全胜利,把魔鬼再度关在火湖之中。于是世界之上,享受永久和平。人类再没有眼泪,疾病和死亡,住的地方是黄金铺地,玛瑙砌墙。这是对只有阳,完全没有阴的期望和描写。佛教《阿弥佗佛经》也有这种期望。人的期望是一回事,不能算错,不过就阴阳的规律性来说,就不合理了,所以几千年来,就只不过是个期望而已。西方在犹太基督教的思想垄断下,人的思想就只有矛盾的对立和斗争,寻找不到“冲气以为和”的可能。矛盾既斗争,而又统一的思想是只有中国才有的。到莱布尼兹见到了中国太极图后,才在欧洲出现正、反、合,矛盾统一的辩证法。这是哲学纯思维的方法论,把人格化的上帝和魔鬼统统关起来,西方人们的思想才从天堂地狱的假设中,解放了出来,有了实证科学的依据。

欧洲从德国开始,莱布尼兹,而康德,而黑格尔,而马克思。美国则以希腊亚里斯多德的平面逻辑,三段论法为思维方式,又因为以犹太基督教立国,在上帝、魔鬼里兜圈子,对于辩证逻辑的认识很差。近来与伊斯兰教的上帝、魔鬼,观念相互龃龉,各为自己的上帝,主张正义,最后不知伊于胡底?不懂辩证法之过也欤?!

鬼谷先生在《抵巇篇》(以下引本篇原文,不再标明。)给矛盾取了一个专有的名字,叫做:“巇”。他解释说:“巇者,罅也。罅者,涧也。涧者,成大隙也。”,是墙壁的细小裂缝。罅,是器物的裂缝。涧,是大山的裂缝。大隙是大大的裂缝。先生的这个解释,第一,是用裂缝来解释矛盾在现实事物的现象。第二,从极细微的小小裂缝,开始扩大。譬如,瓦罐的裂缝,最初没有人能注意得到,但裂缝逐渐扩大,以致于整个瓦罐,分崩析裂,不能再使用。俗语所谓:沙缸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山涧间的木石,以及整个一座大山,也可能分崩析裂。就是大地,也有崩裂的日子。所有矛盾的演进,是从微不足道,到达不可收拾,逐步扩大的。先生说:“经起秋毫之末(极其微小),挥之于太山之本(大山那么大)。”就以人的生命来做比方,也是一样。人自己以为非常健康的时候,可能在身体的某一处,就开始了一点点,毫不察觉的小问题。这个小问题,逐渐扩大,到了有一天,它可能演变成个恶性的大肿瘤。妙手无法回春,生命就结束到死亡的手中。

再如,一对夫妻庆贺结婚后,夫妻之间,言来语去,不加检点,开始发生裂痕,非常微小。但彼此都认为在浓密的爱情下,一切可以带过,不必特别注意。于是不知不觉中,裂痕扩大,变成裂缝,所谓:墙毁于隙,木毁于节。终于发展到侮辱仇恨,不可收拾而离婚了事。又如,相传不久前,某国在印尼附近的岛屿做试验,用核弹去炸海底的根基,于是造成大海啸,死人无数。殊不知在那里炸成裂缝,那裂缝逐渐延伸,到达澳洲。地裂,火喷,海水升温,澳洲出现空前巨大旱灾,未来还不知道将要如何?又如,美国的安然公司(Enron Corp),谁都不能相信,资本那么雄厚,背景那么坚强,经营那么垄断得手的头号跨国大企业,会因内部腐败,裂缝在暗中不断扩大,管理者一味盲目扩张,表象非常发达红火,却垮台在一夜之间。矛盾在事物中的发展,都有其一定的过程,必定是从小到大,从轻微到严重,这是一个规律。事物的矛盾,是从阳向阴转化,从生向死过转化,从正向反转化,这也是一个规律。

怎样对待矛盾?先生说了一个“抵”字。“抵”有两层意义,第一是去观察发现,即使是最微小的裂缝;第二是去合适的处理它们。

观察发现矛盾,先生说:“事之危也,圣人知之。独保其用,因化说事。通达计谋,以识细微。”这是说:天下万事万物,在运动中,逐渐向自己本身相反的方向转化。一般人,浑浑噩噩,不求甚解。但领导者必须洞察事理,发挥其独到的能量,保证事物的发展情况都在严密监视,掌握之中。因而作成理论,拟好对策,计划谋略,即使矛盾在微不足道的层次,也不能轻于放过。

先生说:“物有自然,事有合离。有近而不可见,远而可知。近而不可见者,不察其辞也。远而可知者,反往以验来也。”就是说:凡天下事物的合或离,都是不证自明的自然之理。对于它们的合,还是离,就在我们眼面前的,我们却没有发觉。可是又是我们却意识到了离我们老远老远的事物所发展的情况。为什么呢?因为,在近处的事物,我们太熟悉了,天天看着它,反倒忽略了。譬如一个小孩子,天天看着他,就不觉得他在长高。有人离开了三个月回来,一眼就看见那孩子长高了许多。我们很容易把习以为常的理论忘记掉了。那些不在跟前的事物,我们根据历史规律和经验,反倒好象看到了一样。这里,先生叫我们掌握好矛盾的理论,时常提醒自己去查验历史的规律,和经验的知识。无论在近边,或是在远方的事物发展情况。都能随时了然于胸中。这是智慧人的做法,更是好的领导者所必需。

先生说:“自天地之合、离、终、始,必有巇、隙,不可不察也!察之以捭阖。能用此道,圣人也。”就是说:宇宙一切事物,都逃不出合、离、终、始的转化,就必定有矛盾。有矛盾,就必有裂缝可寻。宇宙间不是没有矛盾,而是人们未能及时察觉它们的隙缝而已。所以先生说,不可不察!而且要用捭阖的方法去察,摆是主动和周详;阖是秘密地专门去寻找人家不注意的地方。(见《捭阖第一篇》)。会懂得这样去做的,就是好领导!

其次,是在察觉发现了矛盾后,怎样去合适的处理矛它们。墙毁于隙,先生用墙作为比喻,其方法如下:

(1)抵而塞。(把裂缝堵塞起来,不使继续扩大。)

(2)抵而却。(把裂缝修补起来)

(3)抵而息。(延缓分裂的速度)

(4)抵而匿。(把裂缝粉饰遮盖起来)

(5)抵而得。(把不可救药的全墙,全部拆掉,从新砌一道新墙。)

(6)或抵如此,或抵如彼。(视裂缝情形,分别局部处理,这部分如此处理,那部分如彼处理。)

(7)或抵反之,或抵覆之。(让这部分恢复,那部分拆除。)

先生举例说明:“五帝之政,抵而塞之。三王之事,抵而得之。诸侯相抵,不可胜数。当此之时,能抵为右。”

就是说:五帝相继,在那个时代里,不是没有矛盾,而是他们抵而塞之,堵塞了矛盾,他们可以和平传承,天下太平和谐。到了三王的时代,夏桀无道,坏到了极点,不可救药。于是有成汤革命,推翻夏桀,从新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家--商朝。后来发展到了纣王,无道到了极点,于是有西歧的姬昌(文王)、姬发(武王),父子两代的努力,革了商朝的命,从新建立一个崭新的周朝。商汤王、周文王和武王,是谓:三王。殷商,姬周的“抵而得之”是中国历史上,最初的革命。周朝发展到了一定的时期,体制崩裂,诸侯割据疆土。每一个诸侯国,国内国外的矛盾重重,彼此相抵的实例,不计其数。最后全部被秦国取代。秦国取代全国之后,那道墙又开始裂缝,不过三十六年,墙又倒了。总之世界之上同样的情况,周流不息。无时无刻,人们(领导者们)都在忙于“抵”。那些能“抵”的,不论是“抵而塞之”,还是“抵而得之”,能“抵”就了不起(为右,为上。)。

到底世界上,矛盾的实际情况是怎个模样?先生以社会现象为例,加以说明。他说:

·天下分错(分裂、错乱,失去秩序,搅混一团。)。

·上无明主。

·公侯无道德。

·小人谗贼。

·贤人不用。

·圣人窜匿。

·贪利,诈伪者作。

·君臣相惑。

·土崩瓦解而相伐射。

·父子离散,乖乱,反目。

举凡上列情况,都象种子,从萌芽,到长大。也象一道墙,从细小的裂缝,以致于倒塌。领导者的责任是见到“萌芽”和“巇隙”,就马上要运用合适方法去“抵”,去处理。

先生说:“圣人者,天地之使也。事无可抵,则深隐而待时。有可抵,则为之谋。可以上合,可以检下。能因能循,为天地守神。”就是说:阴阳矛盾是宇宙的自然,自然而然,是人力无法改变和抗拒的事实。正如人类,任何人都有的公平结果:“出生入死”(《道德经》第52章)。然而,先生在这里说,领导者是负有使命的人,并不是一般平常的人。

我们如果暂时把眼睛闭起来,想一想:天地间是一个大平台,众人熙熙,千千万万的人,不分男女老幼,熙熙攘攘都朝一个方向奔走。在他们遥远的前面是一个大绝壁悬崖,后人推前人,大家都挤着,跳下了万丈绝壁悬崖的万丈深渊。没有人曾回上来过,因此没有人能知道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得到,那就是一去不返死亡的渊薮。却又没有一个人能够调转头来,不朝那个方向奔走。大家看到这一幅图画之后,不知作何感想?因此,有的人说,再还未到达深渊之前,快点寻欢作乐,享受这短暂的人生。(美国人时常挂在嘴边说:Life is short,let's party.人生苦短,及时寻欢。)可是就在享受之时,可能更加快了奔走的速度。(最近,美国有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发现: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少女,因寻欢作乐的结果,两个少女之中,就有一个感染HPV的滤过性病毒。二十一岁到五十九岁的妇女,平均四分之一,感染了HPV病毒。这种病毒导致阴道及子宫颈癌。由于是病毒感染,无药可医,只有等待疫苗。有人接种疫苗之后,阴户却长出一个大菜花模样的东西来,痛苦得生不如死。)

又有人说,人生不过就是:作死,找死(指世俗的寻欢作乐),等死,而又怕死而已!矛盾如果是从阳向阴转化的过程,人们何须领导者,只需要神父,牧师告诉大家:你虽然命运和别人一样,不过你有一个希望,可能有个神灵,可以特别照顾你,在你到达绝壁悬崖,跳下去之后,他会把你提出来,安置到一个叫做天堂的所在,永享福乐。条件是:你必须信他不准怀疑,同时还要给他钱。只是到“天堂去了的人”也没有再回来,告诉人,真的是去到了没有?和那个“天堂”又是个什么情况?这是人聪明在绝望中编出来的希望,也是他们谋利致富的一个行业。

鬼谷先生是实事求是的,他认为人们急需的是好领导。因为他在无可抵的时候,他就隐藏韬晦,等待时机。到了有可抵的时候,他就挺身出来,出谋划策,该用什么方法,就用什么方法。真的为大家缔造福祉。好的领导者,有能力因势利导,让最大多数的人,尽量在最长的时间里,真正的享受最大的幸福。我们可以再回过头想,如果有个坏领导,如桀如纣,所有在我们面前的都是魍魉,饿鬼,我们的冤苦,无处可诉,我们生不如死,可又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们是在现实的地狱之中。然而,只要好领导一出现,我们立刻就有了生机和真实的希望。历史的经验不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吗?

鬼谷先生不相信人们凭临深渊,不再有机会回转。

先生说:“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因随而入。阳还终始,阴极反阳。”(《捭阖第一篇》)。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阴极反阳。矛盾的最大表现是:由生命进入到死亡。但是,如果我们用“我们的死亡”去“杀死”死亡。我们的生命就得以更新长存。“阴”要阴到“至极”,就是数学里的“负”X“负”=“正”。在哲学里是:以死制死。鬼谷先生的宇宙观,宇宙是循环的,无尽的,这也是矛盾的一个重要规律。

汤武革命,所代表的是:全部摧毁,再从新建造。不过,有的时候,可以不必是全部摧毁,而是局部。譬如某一个部门特别腐化,如果任由它腐蚀,则祸可塌天。如果领导能有勇气魄力,不顾牵丝攀藤,盘根错节,大刀阔斧,砍掉重建,立即就能起死回生。这就是:壮士断腕,以死制死。其实,为了维护整体利益与生存,局部整顿是随时必需的。放任,就是:领导无能!所以人们需要的是好领导,而不是神父、牧师。因为好的领导,能因能循。他因势利导,让最大多数的人,尽量在最长的时间里,真正的享受最大的幸福。他是主动的,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先生说他是个:“能因能循,为天地守神。”的人,他绝不开空头支票!

这个宇宙里如果没有人,就是死寂一片。天地和人是不能分开的。谁能为天地立“心”,谁就是为生民立“命”。为生民立“命”,也就是为天地立“心”,为天地“守神”。谁能做到?只有天地之使的领导者!不管宇宙间有什么了不起的矛盾,只要有好素质的领导者,同时知道怎么观察和处理矛盾,世界就自然保和安泰!


Copyright Since 2007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