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论坛

道学的人生智慧

第七章: 道的管理艺学

竞争

庄子在〈大宗师〉说: 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这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两句话是很不简单的。特别是在美国,生活的竞争非常激烈。自古以来,凡是到美国来的人,都必怀有其一定的目的。又因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人们都象没头苍蝇似的乱扑。个个都想要想发财,一厢情愿地只想美国是遍地黄金。事实上,情况大出意料之外。因此美国盛行三句话,是职业市场上的金科玉律:

1、成功的才成功。

2、要刚好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又刚好碰到一个合适的时候。

3、人事关系。

“成功的才成功”是说: 没有人会因可怜你,而雇佣你。骑着马找马,这样的找职业,比没有职业而找职业就容易些。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公司都要你,就大家都要你;如果连一个公司都不要你,就没有人要你。所以大学里开如何寻求职业的课程,从填申请表开始,到面试止, 其中不知有多少讲究。另外还有求职顾问公司,帮你作假,从仪表包装(包括整容化妆〉、进退动作起,到创作假履历,背教答。如杨修替曹植揣摩魏王可能问到的问题,作好“教答”,预先背熟,当面就可以对答如流。求职者去求职的时候,一定要装成器字昂扬,才合乎“成功的才功”的金科玉律。因此,大将军全身佩满最高勋章的,被好事者到处挖掘,居然发现好几个得奖的战役,他根本就没有参加过。许多“大人物的履历”都有漏洞,人缘好的,还有人为他们弥补。弥补不过来,就落到墙倒众人推。许多怪现象都也是司空见惯,大都见怪不怪。准充不准赖,彼此心照不宣。

“刚好在合适的地方,又刚好碰到合适的时候。”是说: 瞎猫碰到了死老鼠,刚巧!这种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守株待兔是不行的。外国知识分子在美国,很多是这样出身的。譬如: 前一阵子,计算机电脑突然大兴,学电脑的外国留学生,就业就比较容易多了(几年一过,这个职业人满为患,又难起来了。)。其他行业,有人得了双博士,也只好在酒吧里替人当酒保,或是在餐馆打工混日子。以前一段时间里,大学的教职多半是被犹太人所把持的。由于他们自觉江郎才尽,就利用他们的学生。学生之中又以中国人比较“聪明而老实听话”, 不少中国人就慢慢跻身于教授之林。

“人事关系”。美国有一句俗语,专用于求职场合:“It is who you know,not what you know。”这是说: 不在乎你会什么,只在乎你识得谁。伸言之,就是你有没有学问无所谓,只要关系好就行。论到关系,首先是家人,其次是亲戚,其次为朋友。朋友中又以有性关系者为优先。因此,到处都频传性丑闻,连总统也不能例外。美国一度盛行的MBA商管硕士, 就本是为老板门的公子哥儿们而设计的。本来硕士学位只是得博士的阶梯,本身不算是个独立的学位。公子哥儿大学混毕业了以后,马上接管高位,哪里能令别人心服? 叫他们去得博士,又太不切实际。于是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特设一种独立的MBA学位。虽然是个半吊子,到底是个硕士。在公司里掩人耳目,倒也混得过去。这个学位比较容易得,得了之后,马上就当中级主管。再混个一年或半载,就升副总经理或副董事长。大学里既然开了这样的课程,就不能不准别人也来上学。别人以为这是一条终南捷径,于是趋之如鹜。也可能有几个陪衬也当上了中级主管的,等到经济不景气时,把错误一股脑儿都推到他们头上。说MBA多无真材实料。又因各个大学里生产MBA过剩太多,哪里有那么多主管的位子?因此,MBA的名声就一落千丈了。

以上所说,是着重在求职的部分。等到求到了职业以后,在机关里爬楼梯(美国人俗语称为: Corporate Ladder)的时候,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庄子在《列御寇》里讽刺“舐痔”的人,说: 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在企业里爬楼梯者,舐痔的情况就不胜枚举了。《同章》孔子曰: “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企业里互相倾轧,暗设陷阱,背后捅刀子的也比比皆是,防不胜防。稍微老实本等一点的就注定老是后人一步。著名的哈佛大学精神病学家Adele Scheele博士特别著书讨论,这些百分之七十就业中的“退守倾向”人员的苦恼问题。

在Scheele博士的〈Skills for Success>一书中,一开头就讲了一个故 事,是两个精神病学医师的故事。他先说了很多关于成为精神病学医师的艰难和可贵。在本书第四章中也谈过一些关于美国的医学制度,要当上精神病学医师要比其他医师难得多,而学医的本身已经比别科又难了许多。如果要当上精神病学分析医师,则还要多熬好几年。如果要著名医学院承认他是该院的精神病学分析医师的资格,最后还要参加一个考试。很多大精神病学医师排排坐在上面,考问答辩,情势是非常紧张严肃的。

故事是这样:两个候补医师参加这次考试答辩。所问的题目却只有一个。问题是:“一个母亲怀抱了一个一岁大的婴儿,来到了你的办公室。突然那个母亲要把婴儿放下,有事要出去一下。你期待什么样的事会发生? ”第一个候补医师回答说:“我期待这个婴儿会哭,当他和他母亲分开的时候。”第二个候补医师回答说:“我期待这个婴儿会哭,当他和他母亲分开的时候。因为分离所造成的烦恼,本是精神病学上的一个非常大的命题,特别是这个婴儿只有一岁大。对这个命题有不少的理论,不同的解读和诠释……"考试的结果揭晓后,第一个候补医师落地; 第二个候补医师被录取了。

从这个故事看,第一个候补医师的回答,应该说是恰到好处。但是,他为什么会落地而让第二个候补医师夺标了呢? 因为第二个除了前面的回答和第一个人完全相同以外,他还加油添醋地说了一大堆。可能都是废话连篇,不过他的确给考官一个“很有职业性的味道”的印象。 在这种关头,一个人就不可以吝啬到连多一句话都不肯说。这是Scheele 博士的分析。有人就此事反驳他说:“回答的中肯不中肯才是最要紧的关键,不应该罗唆。”他说:事实上,罗嗦的人胜利了。此事证明了一点。就是:在竞争的场所,绝对不可以显得自己保守、退缩。那喋喋不休的却显得意气昂扬,积极进取,给人比较好的感觉。

继而从这个故事引出了他的一个理论,他认为: 那些有退守倾向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把事办好,可能他们默默地把事办得又认真,又仔细, 又杰出。只是他们在等待,等待别人(上司〉来发现,并评价他们的成绩。他们的问题出在: 他们象个小学生,老是习惯地等待老师来给他评分。就在这个等待的时候,那些进取性强的人,自己主动地去表功。占去了别人的注意力。也许那些人的工作并不是一流的,但是因为他们抢到了人家的注意力在先。于是,他们占了先机,就抢了别人的光。而这些还在等待的人,发现自己被别人抢了光,就会怨自己,怨那抢光的人,怨主管有眼无珠。甚至于怨公司,怨社会,怨政府,怨国家,最后怨上帝。当然事后的怨恨是无法产生任何改变现状的效果的。在越怨越恨之后,就变成消极,颓丧,就得了精神抑郁症,甚至于精神分裂症。他们自己葬送了自己不算,还搅乱了团体和社会,甚至于国家。

他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招聚这些人开班讲授“积极进取之道”。如果把他们扭转了过来,能变成积极进取,能抓能抢,脸皮要厚,心肠要狠,行动要快,凡事要比人抢先一步。他的理论出来后,不少公司团体都请他组织和主讲学习班。把原来已经明争暗斗,气氛紧张的公司团体,一下子变得杀喊连天,成了屠宰场了。

从一个精神病学医师的立场来看,他是成功的。因为他利用技巧的煽动、催眠和药物把一些人暂时鼓动了起来,似乎是“立见功效”。但是从长远和群体的方面来考虑,可以说是遗害无穷。事实上,根本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这更说明了整个西方思想和方法问题的徽结所在。


人心

人除了在构造上,其本能有基本的需求外,人的智力体内的“心思”,若不服从精神体的指导,则必听从躯体本能的诉求而活动。因此, 一般人的心思都从个人为出发点,以个人的需求为中心。所以,大多数的人都是自私的。自私的下一步就是自利,自利和他人的利益到了不能平衡的时候,就必损人利己。由于人多在人我两利当前的时候,往往先己而后人,所以导出“性恶论”来,相信人类的本性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是恶的。要对付人的恶性,必须以惩罚为先。

另外一些人认为人的恶行,是后天养成的,是在利害的假象的蒙蔽诱惑下所造成一时的错误,只要人能清夜扪心自问,良心发现的时候, 必能反省後悔。因此导出“性善论”来,相信人类本可以不作恶,故此本性是善的。要人继续不作损人利己的事,就必须以奖励为先。

也有一些人认为人的本性无所谓本善、本恶,是个中性的东西。好象水流一样,决之东则东流,决之西则西流。完全依靠后天条件而定, 由此导出“性不善不恶论”来,要对付这种情形,必须以教育为先。

韩非子认为:大多数人的心思都超不出本能需求的范畴,人的心思以个人本身的利益为出发点。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至于是善是恶,是个相对的概念,并不能绝对客观地规范为善或是恶。他举例说:一个卖车马的老板,他希望人富贵发达,因为人若是不富贵发达,就买不起他的车马。另外一个棺材店老板,他希望人家死掉,因为人若是不死,就没有人来买他的棺材。那个希望人富贵发达的老板,并不一定说明他是善人;同样棺材店老板也并不能说明他一定是个恶人。以为富贵发达就是善,是人为的观念,以为死是不善,也是人为的观念。姑不论观念本身的是非,两个老板都是一样的心思- -想生意兴隆。生意兴隆的本身是善还是恶? 同样的心思被别人在认识上分成善恶,并不能视为真善或真恶,因此,它并无普遍妥当性。由此,人的心思的依据是利害,而不可能是善恶。

另外一个例子是,一个少年,纨绔不逊。父母为他哭泣,怎么劝教都不肯改过。师长劝教也不能改变他,乡里的父老来劝告,还是不能改变他。等到县里的官府派了警察来,把他铐进了监牢。这下他真的害怕了,从此不敢为非作歹了。父母、师长、父老给予这个少年的“害”远不及县官,所以他怕县官超过其他的人。他为非作歹的“利”远不及监牢的“害”。因此证明,人的心思是依据利害原则,而不是依据善恶的。

关于人心险于山川,历史上齐桓公的事迹非常突出。列子也曾讨论过他,前面我们也提到过一点。管仲不幸早死了。在他病重的时候,齐桓公问他,谁可以继承他的位子? 他说隰朋。齐桓公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不肯推荐他的好朋友鲍叔牙(论排辈鲍叔牙仅次于管仲) ? 管仲解释了他的观点: 鲍叔牙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齐桓公身边有三个最亲近、最宠爱的人。鲍叔牙的性格一定容不下他们,他们也容不下鲍叔牙。如果事情真发展成这样,齐桓公和整个齐国的利益都要受到损害。 齐桓公对这种说法半信半疑,反问管仲说:“这三个人追随寡人已经很久了,平日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他们? ”管仲回答说:“这三个人都是‘坏人',不过您除了他们就不欢心,我知道水是能泛滥的,我暗中设了堤防,所以他们不敢公然为非作歹。现在我要死了,堤防也因而撤掉了,鲍叔牙是降不住他们的。最好是请您现在就把这三个人辞退了吧。”齐桓公又问:“这三个人对寡人来说,真是忠爱无比,为什么你会说他们是坏人呢? ”

管仲慢慢地说出了缘故,他说:“第一个是易牙,他因为善于烹饪,您喜欢他。在您尝尽了所有他做的美味之后,他觉得天下无论什么都被您尝尽了,只有人肉您还没有吃过。他为了避免失去您的宠爱,于是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杀了,煮了给您吃。您想人类最亲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吗? 他把自己最亲的儿子为您牺牲了,这绝不能视为是对您的亲胜过对儿子的亲。而他是要想在您身上得到比儿子更大的利益。如果您有一天达不到他的愿望,他作起闹来,为害一定会比牺牲儿子的害更大。 第二个是竖刁,他为了得您的爱而自宫了,因此可以依法早晚日夜陪伴着您。想人类最爱惜的是自己的身体,竖刁连自己的身体都肯牺牲,他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等到有一天,他从您身上得不到他所要得的,他的为害也是最厉害的。同理,第三个是开方,想他是卫国的公子,是要继承卫国千乘之尊的侯位的。他牺牲了自己是一国之主的地位来追随您,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人类最要的是地位和荣华富贵,卫公子开方情愿牺牲他自己的侯位,他所要在您这里得到的一定是比侯位更高、更大的地位和荣华富贵。如果有一天他得不到他所要的,他的牺牲不能白牺牲了,为起害来也必定是厉害的。”

后来管仲死了,接着隰朋也死了。轮到鲍叔牙做宰相,这时候,齐桓公依着管仲的遗言,辞退了易牙、竖刁和卫公子开方。由于没有了这三个人,齐桓公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口无好言,面无笑容。不久就熬不住了,先召回了易牙,遂即又召回了竖刁,陆续又召回了开方。鲍叔牙因苦谏不听,就气死了。这三个人自此完全没有了忌讳,合起来谋反。 把齐桓公软禁了起来,不给他饭吃。齐桓公饿到最后,将死的时候,想起管仲的言语,自己觉得惭愧,大叫仲父,吐血数口而死。于是齐国大乱了十几年。

前面管仲的一段话,是参透了人心运动的规律后所下的结论。齐桓公也不是不懂得,而是为了眼前短暂之利,而忽略了日后长久之害。由于选择上出了偏差,又把三个人为害的能力低估了,才犯下了杀身乱国的严重错误。可是历史上还是有很多人陷于这类假象之中,始终不能从事物的本质,分辨出事实真相来,以致糊涂到死。

我们也常昕说:“是非善恶本不是容易弄得清楚的,因此,尽其在我。如果我心认为是对的,我就这么去做。至于后果如何? 则非我所能顾及。”说得再好昕一点,就是什么:“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等等。其实这都不免是唯心论的主观主义遁词。 说得冠冕堂皇,骨子里是对事物的本质认识不透,根本就茫茫然不懂得怎么办。从科学的观点来看,人类虽然多是以“我”为中心,但是却依磁场的不同而表现迥异。譬如,人平常都各为其我,两个人因争夺一个东西而彼此成仇。可是当他们在暴风雨的海上共乘一个小船的时候,他们必然暂时捐弃前嫌,比亲兄弟还亲地为生存而协力奋斗,是谓:“同舟共济”。两个弟兄因争夺遗产而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忽然强盗杀来了,他们就不得不合作而共同对付强盗,是谓:“兄弟阅于墙而外御其侮”。所以人的心理不是没有规律可循的。

既然心理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那么可循的规律是什么? 在物理学中,力的运动是以“线”来表示的,那么心理的运动也可以“线”来表示。经过考察,人的心理运动并不能超越物理之外,故心理的运动依物理的规律运动。基本上有两个规律:

1、向心: 距离越近,人与其关系越亲。

2、离心: 距离越远,人与其关系越疏。

譬如,人以自我为中心,父母、子女与我最亲,其次兄弟,其次邻 居,其次同乡,其次同胞,其次黄种人,其次地球人。每一个层次都有一个比较存在,譬如,在国内都是中国人,在外省时遇到同乡就比较亲, 在外国时,遇到同胞就比较亲。离中心的我越近就比较亲。反之,也如此类推。

进一步更具体一点,力的运动有直线、分力线、合力线和平行线。如下图:

直线是代表一个人为自己的利益勇往直前。同时也表示进行顺利的意思。分力线是代表各人各为己利,共同争取一样事物。每人都在把所要的事物往自己这一边拉。可是也表示:谁占优势,谁就最后得到那个事物。同时也暗含一种警告:千万不可大意,还没有得到就不能算得到。即使表象似乎已经十拿九稳了,因为有时阴沟里能翻船;煮熟的鸭子会飞走。合力线是代表大家都为共同的一个目标努力。可是也表示: 弱小的力量可能会被比较强大的力量所吸收或消灭。平行线是代表大家 彼此各自为政,各不相干。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可是也表示:彼此心知肚明,谁也奈何不了谁,只好暂时和平共存。

再进一步来理解,人在确定了彼此之间的磁场关系后,一般可能有以下五种现象发生,可以用五个几何图形来表示:

圆形代表凡事预先有周详的考虑和安排,以致进行得非常顺利。各就其位,各得其所。抛物线代表事物进行到一定的程度,后继无力,不能再继续维持下去。譬如:一个人用力将自己抬起,向上攀登。但是随着地位的上升,自己的缺点也开始暴露,或才能有限,便觉吃力。于是不得不向下滑落。椭圆形代表事物进行不太顺利,不得不迁就或妥协, 勉强完成。也代表目标不够确定,经常要想改变方向,经过一段摸索之后,又回到原始之初。双曲线代表有些事物在具体问题上,大家各执所是,互不相让。永远无法会合,取得一致。在事物的进行中,可能有时大家意见比较接近,但彼此的距离永远存在。波形代表事物虽在进行,但起伏很大。表明事物的性质并不单纯,风险大,波浪大,压力也大。螺旋代表事物的起伏,象似在前进,忽然又后退。象似在后退,其实又在前进。

鬼谷子说. ..凡度权量能,所以‘征'远‘来'近。立‘势'而‘制' 事,必‘先'察异同:别是非之语,见内外之辞,知有无之数,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然后乃隐括(反复校正) ,乃可征,乃可求,乃可用。"就是老子说的:“豫兮,如冬涉川。”归根到底,是要预先准备的周全齐备,战战兢兢要象过冬天的河一样那么谨慎小心。

总之,人的心思运动极为复杂,寸息万变。不过只要能科学的掌握了它的规律,也不是不能调配管制的。因此,导出了道的管理艺术。


坤卦

坤六断为地。坤卦六交全阴,阴一面象征了和平宁静;另一面象征了一切反面的事物与现象。大地是象母亲一般的慈祥,默默地载负着万物,生育着万物。从哲学的意义来说,是: 君子以厚德载福。要效法大地母亲载负、生育万物。不露锋芒,埋头苦干。可是大地所带给人的,并不完全是和平宁静。她可能也不时带给人类,洪水、地震、山崩和地裂。

阳的属性是正面、表现、积极。如: 光明、正义、幸福、公平、热 情、喜乐、富足、健康、善良、和平、生长、生命等等;阴的属性是反面、隐蔽、消极。如: 黑暗、背义、不幸、不公、冷酷、忧愁、贫穷、疾病、罪恶、战争、腐朽、死亡等等。因此,坤卦开头就提出了警告:“履霜,坚冰至。”冰和霜都是至寒的阴物,人看到了霜,就要有预感,不久更严重的冰一定就要来到了。同时明白地提出了人性有它反面的部分, 如:为了权、利的争夺,甚至于反常地子弑其父,臣弑其君,其他就更不用说了。发展到最激烈的阶段,就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玄是黑,血流出来以后,久了就变成黑色;不久的就变成黄色。这表示斗争和战争之继续反复,血流得红了又黄,黄了又黑。用以说明了人类斗争可能是持续的,惨烈的现象。清楚地告诉人,要面对现实,往往这种情形是无可避免的。并且提出了“防微社渐”的方法论。也提出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因果论。

坤卦是坤卦群里的总论,以下各卦中又分别地提出了更具体的讨论。

第一个变出来的卦是:地雷复。复是循环回复的意思。字宙事物是不断朝向自己相反的方向转变的,既然有了反面的现象,也会逐渐脱离那些令人丧气事物,恢复生机。既然必定有恢复的瞻望,就要有一定的方法来顺应时机。所以人在最失望的时候,就必须要利用这个“关闭” “不能通行”甚至于连“最有权力的皇帝都走不出来(比喻阻碍严重) ”的时候,来自己考察,检讨,反省。彻底检查,找出矛盾、是非的征结所在。 勇于认错,有过勇于即改。这是否定之否定,负负得正。只要有了这个决心与行动,全面恢复的局面,就为期不远了。

第二个是:地泽临卦。临是以上临下,是要主动与下面亲近沟通的意思。社会、团体之所以会变成战乱的状态,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管理上出了问题。具体来说,是上级和下级,领导和人民之间完全脱了节。 上面所亲近的人都是他所要亲近的,这些人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就一定会: 一方面用献媚的办法笼络住上面;另一方面就一定要蒙蔽,让上面只看得见与他们合适的事。领导被孤立到一定的程度,就可能被他们废除,取而代之。这时自然必有一批人不是和他们一个圈子的,出来以“正统”为名,形成另一股势力。最初可能只有两股势力,以后可能演变成许多股各为己利的势力。于是就天下大乱。为了预防或拨乱反正,领导或上级就必须亲民,能保持与下面的正常沟通,就能保持得住和平宁静。

第三个是:地天泰卦。泰是通顺的现象。事物的运动,总是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进行。阳变为阴,阴变为阳。愚昧的领导只看当时的表象;睿智的领导就会向前看一步。根据盛极必衰的原理,一面尽量祛除致衰的因素,一面准备衰的来临。愚昧的领导表现得如:“暴虎冯河”。 睿智的领导平时总是在“拔茅草和它们的根”。愚昧的领导一厢情愿, 专搞“假、大、空的表面”。睿智的领导早看得见“城隍的倒塌与毁灭”。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睿智的领导明白事物朝着自己相反的方向运动,所以能得事物的先机,这是“反”字诀;盛极必衰,不随同附和假大空的荣华富贵表象,而平时卑微地去作拔草除根的预防工作,防微杜渐,这是“弱”字诀。

第四个是:雷天大壮卦。大壮是强梁的意思。在一个团体或社会里, 必定有一些好逞强的人存在。他们行事不顾一切,如公羊用头去凶猛地抵触藩篱,最后,羊角被藩篱绊住,以致进退两难。同时也说明,在团体社会里有着一些顽固不化分子,孟子称他们为:“既不能令,又不受 命。”的“绝物”。用什么方法才能使得这批“绝物”就范,是千古以来,最难处理的问题。

第五个是:泽天夬卦。夬是决裂的意思。履霜坚冰至,是非的决裂, 善恶的决裂,总有一天会到来,是不可避免的。当决裂到来的时候,就不必再想弥补。矛盾的分裂必须让它彻底分裂,有人想用“施惠”甚至于“收买”的方法来阻止决裂,这样就只有使事物更复杂化.以后更难处理。这样也可能把机会让给敌人,或更容易受人暗算。

第六个是:水天需卦。需是僵局的意思。在事物处于完全未能分明的状态,彼此互不相下。好象在战争暴发前,敌我相持,谁也不愿意先暴露自己,彼此僵持,极其安静地等待:对己比较有利或对敌比较不利的时机。这样伏藏等待是危机四伏的。有五种不同的程度: 等待于郊外, 等待于沙中,等待于淤泥之中,等待于血中,等待于酒食之中。唯有自强的人能最终不陷于敌人的手中。

最后是:水地比(结论)卦。比是竞争的意思。竞争有在敌对的情况下的竞争,也有在合作的情况下的竞争。有无形的竞争,也有有形的竞争。兄弟比肩,容易流为阋墙。如果把心思调整一下,能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竞争是无处不在的,一般表现是笑人穷,恨人富。演变到最激烈的程度时,就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因此,竞争必须纳入制度规范之中,使人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作有限度的竞争,化竞争为亲辅。 转阴为阳。



列子《汤问》里有一个故事,说:古时有个人叫: 甘蝇,他非常善于射箭。他箭无虚发,鸟兽应弦而下。弟子飞卫,跟甘蝇学艺,学得射箭的技术比师傅还巧。纪昌又跟飞卫学艺,飞卫说:“你得先练习不眨眼,然后才能学射。"……纪昌既然学尽了飞卫的射术,盘算一下,思量天下能成为自己敌手的只有一个人而已。于是要谋杀师傅飞卫。两个人正好在郊外相遇,互相交射。箭镞在中途互碰,都落在地上,而尘土都并没有飞扬。这时飞卫已经没有箭了,纪昌还剩一只箭。纪昌射出了这只箭, 飞卫急忙用路旁的荆棘的末端来抵挡,却一点都没有差误。于是两个人感动得哭了起来,把弓丢在地上,互相跪拜,请求相认,结为父子。并割破了手臂,流血为誓,再不把射术传教给别人。

这个故事里的纪昌代表了一批人,他们心思是要唯我独尊的,因此,要除去任何可能比自己强而有才能的人。在《御览》第三百五十,引列子云:“飞卫学于甘蝇,诸法并善,唯啃啮法不教(保留了用口齿接箭之法不予传授〉。卫密持矢以射蝇,蝇啮得镞矢,还射卫,卫绕树而走。”纪昌学会了师傅飞卫的本事,就想除掉飞卫。而飞卫也曾经偷袭,用暗箭的办法去暗中谋杀师傅甘蝇。幸亏甘蝇早先留了一手,还是用这一手保存了自己的性命。从一般的观点来看,纪昌是个没有“良心”的坏学生,公然要谋杀师傅。可是飞卫对他的师傅是用暗箭伤人的办法,飞卫对甘蝇比纪昌对飞卫还更不公平得太多了。当飞卫与纪昌互相哭泣跪拜,认为父子的那个场面,就不能单纯以善恶来评价他们的动机和行为了。一言 以蔽之,是个“利和害”的考量,等到利害的考量消除了以后,他们就亲如父子。韩非子说:“父子相计算”。当父子之间发生了利害冲突的时候,照样有子弑其父,臣弑其君的事发生。这个时候道德和法律都等于没有存在,毫无拘束的效力。飞卫和纪昌互相哭泣跪拜,认为父子。这时的他们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他们有了更长远的眼光和超越的视线。 他们超脱了,超脱改变了他们的心思和行为。

要父子相亲,就非避免利害冲突不可。飞卫与纪昌拜为父子之后, 刻臂以誓:“不得告术于他人”。这样以后就再不会有“没有良心”的学生了。因为他们明白了原因之后,祛除了导致师徒反目的原因,这无疑的是管理学上的一个重要的课题。


管理艺术

由于在美国,竞争是个挂在嘴边的词语,潜移默化,无不以竞争为“善”。只有当年杜威提倡过以积极的、感性的关爱,体谅和互助来代替消极的、无止境的竞争。这在本文第一章中《不争论》中也曾提及。尽管这种思想也已经融入现在的教育制度之中,但到了实际的企业和社会里,就显得非常脱节。所以Scheele博士批评那些百分之七十的“退守倾向”者在企业里,象小学生一样等待着别人象等待老师一样来给他们评分,于是在丑表功方面就慢了人家一步。他把这些人再教育,教育他们成为能抓能闹,脸厚心黑的一群。实际上,他在培育更多更多的甘蝇、 飞卫和纪昌。

可是另外一个哈佛的心理学家 John Heider 博士看到了企业这样的情形后,觉得非常痛心。他说,他费了不知多大的气力才找到了正确答案。他觉得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而取得的暂时的成功,并不是真正的成功。所谓:暂时的成功,就是他们必会最后归于失败的,这个失败会比平常的痛苦更痛苦。他用自己的体会来证明:真正的成功决不可能是由于能抓能闹,脸厚心黑而来的。他说:“我的成功是道学赐予我一个开阔的视野和超越的视线”。 他认为:老子的话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每一个未来的政治家们,教育家们,企业家们,军事家们,宗教家们和各阶层的技术专家们,都必须把《道德经》当作手册,它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通过老子的教训,可以使人掌握三个重点:

1、自然规律,和事物如何发生的道理。

2、生活的方式,和怎么样生活在与自然规律的和谐之中。

3、领导原理,和怎么样依照自然规律去管理好、教育好别人。

于是,他说:他一定要把自己的心得写出来,虽然他并不懂得中文,他把所有的英文版的《道德经》都参考过了,参酌出他自己认为满意的理解和运用。因此,他写了这本书,名叫: 《 The Tao of Leadership)。第二个书名是:《 Leadership Strategies for A New Age》 显然他写这本书的对象是新时代的领导者们。此书共分八十一章,完全依照《道德经》的章次。只是他用他自己的话来表达他对老子的理解,并着重于强调“领导原理”(Leadership)。他说:从他的理解,老子本来就是要教育中国古代的政治首脑们,怎样才能做得最好。

举例来说,他在书中的第二章,也就是《道德经》的第二章,写道:

“所有的行为都包括了互相反对或两极。如果我做一件事,重复地做去,它的两极就会出现。 例如,越想要美的,终于更丑了。太过施舍恩惠,反显得是一种自私。”

太过的行为必定造成与之相反的后果:

·太注重生存的人正显得他特别怕死。

·我们自从上次别后,经过了一段长时间,还是短时间?

·好口头逞强,自吹自擂的人显得自己觉得太渺小,太无安全感。

·争先恐后的人总是落到最后。

·明白了两极的作用,聪明的领导就不会强行去推动太勉强的事,而懂得顺其自然。

·领导们与其去教导下属怎样做,不如自己做榜样,以身作则。

·领导明白:不断的干预只能耽误事物的进展。领导们不强行主张什么是最正确的方法。

·智慧的领导不追求金钱和名誉,不过他两者都不缺。

以上就是他对《道德经》第二章的实际感受和他的心得。

他的这本书出版后,除了他的学生们对他恭维的了不得,也在各界受到很多的好评和鼓舞。例如一位重要的众议员这样说: Heider先生的《 The Tao of Leadership》提供了最简明、最清晰的方法,教导人怎样成最好的领导,这个领导是诚信的、可托赖的、专注的、更具启发性的。书 中的原理都是共通性的,适合于政治家、教师、家长、小职员、商人…所有的人。又如一位教授兼作家说: 我在教室里,就用这本书,我的学生们,都对之爱不释手。



有一次在一个会议中,我遇到哈佛大学管理学院院的两位教授。在谈话中,他们两个大言不惭,吹嘘美国的管理学如何发达,如何完善。他们自诩说,美国之所以强盛,造因是有成功的管理学。而美国的管理学之所以了不起,主要是造因于啥佛大学。而管理学与其说是美国的发明,又不如是是哈佛的发明……。我越听越不对,觉得应该:来者不善,挞之有余,方是正理。于是,我就说:“论到管理学应该数中国为第一,美国区区两百多年历史,怎么能和中国比。”他们回驳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的管理学? 只有中国人到美国来学管理学的,怎么就没有美国人到中国去学管理学的呢? ”我说:“庄子曾说:‘井蛙不可与语大海'。你一生见过的能有多少? 你没有见过的,怎能就说没有? 再说中国人来美国学管理,只不过想锦上添花而己,等待发现美国的管理学不中用时,也就罢了。哪里还会回来同你说? ”他们说:“我们读遍天下之书,就没有读到过中国的管理学来。”我说:“连我的拙著都没有读过,何能自诩读遍天下之书。”他们说:“你的书在哪里? 情愿当场拜读。” 我说:“在这里(我指了一下我的头) ,就要出来了。”

因为被他们这一激,临时说了要写一本中国的管理学来给他们看。他们问:“你的书什么时候出来? ”我说:“该出来的时候就出来了。” 他们说:“好!等到你的书出来,我们可是要逐字逐句地驳,一定要驳得你体无完肤。证明中国没有管理学。”我说:“我有权利写,你有权利驳,这一点我就管不到了。”回来后,我就开始动笔写了: 《 The Integral Management of Tao)。直翻应该是: 《道的整体管理学》 ,现在北京东方出版社,把它称为:《黄老管理》。

一年以后.又和这两位教授碰面了。他们俩一见面就过来拉手道歉。我一时浑然愣住了,问他们为何道歉? 他们说:“你的大作我们已经买来,拜读再四,只是没有能批驳得一个字,因此道歉。”我说:“请你们指教。” 他们说:“中国的管理学实在太好了,给予我们很大的启发。美国的管理学把人当作数字和机器,这是非常错误的,因此在管理上产生很多问题。从今以后,我们要注重‘人'了。”后来果然新闻报道: 哈佛大学管理学的方向转变了……。

拙著《黄老管理》中文版出版时,我在序言里这样写道:“我觉得对作为神圣的黄帝子孙来讲,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应该夸耀,应该弘扬。但有一个要紧的原则是必须掌握好的: 就是要有‘分寸'。既不可胡乱吹嘘,哗众取宠;更不可将就随便,作贱轻与。因此在写这本书( 指英文本)的时候,是经过衡量的。内容的取舍,是不随便的。尽量该发挥的地方发挥,该含蓄的地方含蓄。这也是对‘国宝’ (老子所谓:国之利器。)应有的尊敬! 也是自我基本应保持的尊严! ”

“既是在国内出版,那么上述的顾忌考虑就没有必要了。为了本书或许能帮助祖国的青年们,起一点启发的作用,中文版的内容有许多地方都作了补充。尽量地把出处与心得详加说明。”

“尊敬的读者,请您务必把作者张绪通三个字忘掉。这三个字在本书中,不过是表示对本书的内容负责而已,除此并无别的意义。而本书的内容,如果您觉得某处有些意思,就请您务必不要轻易放过。这是一个忠诚的愿望。”

本书除了前言和导论外,共分三部。第一部是基本概念与理论。包括了: 道的进化论、道的矛盾论、道的心态论、道的职责论、道的五行论和道的心理能动论。第二部是高度的运用与实践。包括道的领导原理、 道的决策原理和道的辞说原理。第三部是背境资料与探讨。包括西方文化的矛盾。结论谈到为无为和不争。并觉得有一个事实,使老子受了不少委屈。老子说: 上士闻道,就会勤而行之。只可惜有许多人对老子非常崇敬。于是就替老于盖什么宫,什么观,对之焚香祈祷,磕头礼拜。有事的时候,希望老子“亲自显灵”替他们办事。而自己闻道,却不肯勤而行之。他们只把老子的话编成了歌来唱- -念经。既不愿费心去了解.也不肯费力去实行。每过一段时间.那些宫观,不是天降大火来烧了,就是人做强梁来砸了。人们却又来重修庙宇,再塑金身,照拜不误。香火可能一天好似一天,而世风却一日比一日坏。

本书(英文本〉在美国出版了以后,就立即受到了由四面八方写来的贺函和书评,包括三位总统在内。虽然在内容方面有许多重要的地方都存而不论(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但在美国来说,好象已经很够他们兴奋的了。

自十九世纪,“无落日”的大英帝国首先肆行其殖民主义以来,他们首先创造出一套认识论来。这套认识论的内容是: 被殖民的民族本来就是低等的、落后的、无能的、和愚昧的,根本就自己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所以他们被征服是理所当然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演变到: 殖民者不但不是侵略,而是上帝派遣来的拯救者。这套认识论先披了一件宗教的外衣,后又披上一件科学的外衣,再加上坚船利炮,不由得你不信从。他们把中国老祖宗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攻心为上,攻城次之。” 的原理原则,作了好了不起的实际运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全世界都成了荆棘废墟之时,侥幸是唯一本土未受创伤之国,竟然一枝独秀,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输出大国,富强独霸一时。因缘时会,巧夺天工。其富强并非仅由于“管理学”的优秀而来。其实美国式的管理,一派“纨绔气息”、“矛盾重重”,事实证明, 在其他国家逐渐复苏之后,美国的管理就也相形见绌,每下愈况地比下去了。必不得已,于是大学,企业纷纷向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学求救。 所以,这正是一个恰当的时候,必须把一向歪曲的认识论作一个确切的修正。

《黄老管理》为人类提供了全部管理的知识、智慧与方法。同时,用老子的话来说,这些方法既“简单明了”.又“易学易行”。而且“实有成效”。无论何人,如果有志用世,希望有所成就的,道学的整体管理学对他就有实用的价值。

有一位名叫Davis Miller的,写了一本书: ( The Tao of Muhammad Ali )。穆罕墨德·阿里,是美国的拳王,当年名盛一时。一般拳击者品行常常为人诟病,唯有阿里却被人尊敬,曾被美国政府特聘为非官职的亲善大使, 出访不少国家。由于他是一位道学的实践者,不但在职业上出类拔萃, 而且人品上也高人一筹。所以Davis Miller为他写传,就用了“道的穆罕墨德·阿里”做书名。中国古代很讲究“谥法”,用一两个字去概括一个人的人品和事功。因此,中国人一生行事为人(连皇帝也包括在内〉希望将来人们能给他一个较好的评语,而这一两个字的评语却要流传千古的。如:包公得了“孝肃”两个字,仔细琢磨真是如见其人一般,再恰当不过了。宋徽宗在被掳之后,大金国封他“昏德”两个字,也是极恰当的。拳王阿里得“谥”一个“道”字,他在人类的历史里,也可算无憾的了。


四川弘道经理学院

四川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石柱成院长,有鉴于道学与管理学的重要性,以及美国人对于道学的重视。觉得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应该弘扬。石柱成先生是一位忠实的教育家,是中国著名的经济管理学家,他牵头, 经过四川省教育委员会( 1994) 32号文件批准,创建了中国第一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骨干的现代管理高等学府。其宗旨是:

1、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管理思想的精华。

2、传播当代先进管理科学知识。

3、多角度开发学员的智慧和潜能。

4、多方位培养学员做人的本领。

5、造就跨世纪的新型企业家。


其特色是:

高层的培养目标。

最佳的师资配合。

崭新的办学模式。

优越的办学条件。

注重:真理(本体论〉、正义( 目的论)、智慧(方法论)。


四川弘道经理学院的学员们都是有一定实践经验在职的企业经理、 厂长们,培育期限为两年。成绩合格者,可取得管理硕士学位。学院已经毕业了十期的学员了。石院长因积劳致疾,不幸于2006年逝世,享年八十岁。

我因为有机会能参与了石柱成院长的这项伟大事业,感到非常荣幸。但是最高兴的是: 今生居然看到中国人站了起来,以中国文化为荣。从毕业的学员们的实践经验看到: 道学是简单明了的,是易学易行的,也是实有成效的。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