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论坛

道学的人生智慧

第五章: 道的预防艺术

自由意志论

人生在世到底有没有“自由” ? 如果把这个问题再深化一点,问题就变成:人有没有“自由意志”? 这就成为一个哲学上的问题。人类这样问自己,已经问了至少有几千年了。在西方,“自由意志论”总是与“宿命论” ( Predestination)相连的,而二者却又不能共存。主张自由意志论的,绝对不能容纳宿命论;主张宿命论的也同样绝对不能容纳自由意志论。 不过奇怪的是提自由意志论的时候,也必定会提起宿命论;提宿命论的时候也必定会提起自由意志论。

主张自由意志的人们觉得人为万物之灵,人类自己可以做主决定自己的事。人可以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事。因此,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主张的本身有一个自己排除不了的矛盾,就是:如果人能够随心所愿,去做一切爱做的行为,而对后果无须负责的话,那么人就真的有自由了。如果人必须对自己所选择的行为后果需要负责的话,那么早已根本没有自由可言了。不幸宇宙间有一个基本的客观规律-因果律,早在有人类以前就已存在的了。

西方在古希腊时代,智者辈出,为了这个问题,绞尽了脑汁,也伤透了脑筋。现代人嘴边挂的口头禅,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法律、制度、正义……诸名词,古希腊人早就都彻底讨论过了。最早的如Herodotus 在他的《历史》一书中记载了:“七个波斯人聚在一起讨论君主、贵族和民主三种制度的优劣。君主虽好,但易沦为专制,而民主虽然较为平等,但易变成暴民统治,只有由好人组成的政府最为理想。”西元前425年就有人写了《雅典宪法》。同时Aristophanes写了一幕喜剧,以妇女人权与废除婚姻制度来争取真正自由,激进地表达了民主乌托邦的愿望。此后, Solon 主张以“立法”的手段来达成贫富和谐与均衡。Anaximander认为:自然就是正义,因为物质的对称与和谐,就是自然。继由 Pythagoras 以数学的 2 X 2= 4,几何学的正方形来说明本身自明、客观的正义。因此,正义不能因个人的主观,喜欢或厌恶来作决定。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或正义负责, 也就是要对天地自然大法负责。人若违反正义,必须受到惩罚 。 Heraclitus 提出“万物流转说”,主张一切物质由其互相对抗的力量而产生更强大的物质,故“斗争为一切事物之父”。人类对宇宙规律有正确的认识,并依照规律行事,才有“幸福”可言。以上诸家大体都被称为:客观主义或客观相对主义。

于是,辩士派( Sophists)的首脑人物Protagoras出来,大事评击客观主义者,说他们并不能提出对任何东西作出任何普遍妥当存在的证明。他主张个人的“心”才是对于事物的认知的机关(标准)。“真”是个人的“真”;“恶”也只是个人的“恶”。因此,人是万物存在的衡量,天下决无万人共通的真理存在。他的后辈Gorgis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主张:正义不过是强者的利益,法律只是强者的表现。这个理论便成了后世实践哲学里实力主义派的先河。因此,人生在世,若不能谋取强权,则应以享乐为目的。所谓享乐就是纵欲,而有强权的人们也无非比别人更能自由享乐而已。这是主观主义的纯粹感觉论。

苏格拉底( Socrates) 看到世界成了洪水猛兽,于是挺身而出,要挽狂澜于既倒。建立了他的: 超个人客观的主观主义。他认为:个人为万物存在的衡量,应该改为“以人类来看人类,才是万物的尺度。”道德以同等程度深藏于人们心中。他强调:道德就是知识,可以传习教育的。人由知识达到真知,道德必随真知而实现。同时,人的内在有一个“良心”,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导师,人在彷徨的时候必能听到“良心”的指教。他谴责辩士派的怀疑主义实力论必然自陷于危险的主观主义独断论。苏格拉底的哲学思想成为后世康德批判哲学的先驱。由于苏格拉底主张不以个人来看万物,而每个人的观点又都不一致,必然发生多数压倒少数的现象,或是强者压倒弱者的局面。因此,在法律和道德的名义下,自由就要受到限制或牺牲。苏格拉底是个名留千古的大哲,就因为他自己的哲学,主张:善人服从恶法;恶人违反善法。于是以身作则,服从恶法,以致葬送了他自己的生命。生命都失去了,匡论自由? 这时已是元前399年了。

比较与自由接近的还是辩士派的纵欲论。不过为了能够享乐,就先要得到强权。要得到强权谈何容易! 即使通过千辛万苦得到了强权之后,享乐的后果又是什么? 乐极生悲,后果将是失去强权的痛苦。如果享乐的定义只限于性欲的话,立时就会因性病或免疫系统亏损而痛苦不堪,甚至于死亡。因此,人坚持主观,即使真的有了自由,转眼亦必失去自由;人若坚持客观,又必须为道德或法律而牺牲自由。

柏拉图( Plato)认为苏格拉底所提出的概念- -道德,其定义若何? 并无满意的答案。于是提出了他的“观念论”,把人的结构分成三部分: 一个构成部分叫做“感觉活动” (包括情感和欲念) ,另一个构成部分叫做“理性活动” (观念) ,再一个构成部分叫做“心灵”,心灵站在前两者之间,助人脱离低级感觉活动的束缚,进入观念的神圣活动。“心灵” 又再分成两个部分,一是不联接肉体的纯粹观念部分;二是联接肉体的部分。这第二个联接肉体的部分又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冲动(情欲〉部分;二是气慨部分。理性之德是“智慧”,气慨之德是“勇敢”,情欲之德是“节制”。这就是柏拉图著名的“道德论”。以上三种“(道)德”发挥配合适当时,心灵便得其“正”,是谓个人的“正义”。但如果仅有个人的正义是不完整的,必须要超越个人,进入社会的全体的正义才对,是谓:真正的正义。真正的正义的定义是:“人人各尽其责,各得其分。”从而,导出柏拉围的共产主义。他渴望建立一个“理想的天国”。

“理想的天国”应该是这样的: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哲学家国王”, 相当与人的理性部分。其次是武士阶级,相当与人的气慨部分。由优秀军人组成,上佐国王执政,下保人民安全。其次是庶民阶级,相当于人的情欲部分。由工农商人所组成,一面从事生产,一面负担上两个阶级的经济需要。人自出世起,立即进行严格教育,然后加以鉴别,编人适当阶级。务使各人能充分发挥其阶级性,是谓:“各尽其责”。除了庶民以外,一概不准有私人财产和家庭生活。婚姻亦由国家严格管制。是 谓:“各得其分”。

亚里斯多德( Aristotle)又站了出来驳斥柏拉图,不承认他的理想国之可被称为理想。亚里斯多德说:在一个国家中,即使是由哲学家国王来行开明的专制,也是极靠不住的,因为圣人也有他的弱点。只有“法律”才配做国家的最高主权者,因为“法律”的优越性正因为他是法而不是人,法律没有七情六欲。同时法律具备“超然性”,虽圣人也未能企及,何况即使是圣人执政,也不能不凭借法律。柏拉图的国家是人治的,至少也意味着人治和法治可以相互替换的。而亚里斯多德的国家是法治的民主国,至少也带着很浓厚的民主气味。

亚里斯多德把法律分成两类:一为“自然法”,是宇宙最高原理,与诸神同在。既不能以强力迫其显现;却亦无法抗拒。这个理论成为后世自然法学派的根据。二为“制定法”,是人为的,经过立法程序,具有一定人为的内容的法律。而制定法以不违反自然法才算合法。他主张: 人民集体的智慧优于最明智的立法者,同时他推崇“习惯法”,因为习惯法是人民恒久以来累积的智慧,优于明智的制定法。然而,不论制定法或习惯法,都是人为的法律,凡是人为的就必有缺陷。如何来补救这项缺陷,这就要靠司法者的“衡平理念”,对具体事物作合理的判断和处理了。

正当他大谈“民主” “法治”的时候,突然一个急转弯,说:法律只能相对的保证“善”,而法律有时可能很“不善”。因此,还得回头来靠人。他认为:人除了具备动物的机能外,更有思维活动的理性。因此,人类最高的“善”就是“幸福”。幸福的获得是以理性为指导而过规律的生活,尽量节制肉体的机能- -冲动、意志和情欲。人的最高幸福是:“达到完全的自由”。也就是理性与智慧结合的快乐,是超感宫的,是不受身体缺点束缚的,也就是:得到了神性的认知。又因人是“政治的动物”,故国家是保证人民幸福的要件。在国家社会里,最要紧的是“公 平”。“公平”分两种:一是:人的价值有差等,故其收入、财产及其他利益分配时,应该按几何级数来分配;二是:人人平等,各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应该按算学级数来分配。如果两种分配在社会里,相互交用,相辅相成,真正的公平就可以实现。这是亚里斯多德哲学的一个特色。从而 导出他的“中庸民主论”,就是:最低文化阶级的人民,应该由“有能者”来统治,是谓:“君主政体”。不过,假使君主化“有能”为“暴戾” 时,则沦为. “专制政体”。次高文化阶级的人民应该从专制里解放出来,受贵族统治,是谓. “贵族政体”。不过,假使这时政局被权阀所把持的话,则沦为. “寡头政体”。如果这时被愚妄之人所操纵的话,则沦为. “愚人政体”。这时必须要等待一个“有能者”出来,整顿乱局,于是又回到了“君主政体”,如此轮回。照这样说来,政体轮回,暴乱相循,那么,人民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最后他说出一个面面俱到的解决办法来了。他说: 最好是由多数贵族来统治,就是:“立宪政体”,也是他的“中庸民主论”。

亚里斯多德论到“因果律”,有他独到的见解,很值得一提。他把“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样比较简单朴素的单线而直接的说法,更复杂化了一点。由于种瓜有时可能得不到瓜,是因为还有其他条件没有成熟。亚里斯多德的说法就显得比较合理些。他肯定因果律的存在,但 把“因”分析为四个部分:

1.材料;

2.形式;

3.目的;

4.动力。

这四部分的因,缺了一部分都就不可能有“果”。因此这四个因的部分,又可分别称为四个因,就是:材料因,形式因,目的因和动力因。

譬如:我们如果造一个图书馆,必须要准备好造图书馆的建筑材料,然后我们必须有一个什么样的图书馆的设计,包括图书馆的本身,这是在造图书馆,不是在造工厂。所以,如果没有图书馆确定的形式,也就不可能有一个图书馆。我们要建造的是图书馆,其目的是用来当图书馆用,不是当工厂用。所以目的如果没有确定,也是不可能有我们所要的图书馆。最后是动力,没有会建造图书馆的工程师和工人,不过是纸上谈兵,也不可能有一个图书馆落成。因此,要有一个图书馆的“果”,就必须材料、形式、目的、动力四“因”具备,缺一不可。这也帮助说明了为什么种瓜并不是一定能得瓜的道理。也叫那持“种瓜不得瓜”为理由而反对宇宙中有因果律的人,无话可说。

元前323年,亚里斯多德的得意门生亚历山大大帝死,越年,亚里斯多德死。自此,希腊逐渐衰亡,罗马大帝国兴。在这二百年间,虽然希腊哲学渐趋式微,但具影响力的还有三个人必须一提的。

第一个人是伊丕克拉斯 Epicurus,他是 Democritus 《原子唯物论》的发扬者,主张:除“快乐”以外 别无实质的价值和道德可言。他说:人的天性是自私的,凡人所寻求的“善”都是个人的“善”,从而,“我”很可能被他人同样的自私行为所侵害。于是,人类各为其本身的利益,相约成立一种协议- -不侵害,也不受侵害。所以,道德、法律、正义、政府、国家等等也都不过是为这一个目的而存在。法律的制裁固然可使不正当的行为得不偿失,但有时 法律的制裁并不一定能制止罪行。同时,因时势不同,法律的本身也会起变化。原来本是正当的法律也可能变成不当,因而法律的本身就可能“不合法”。所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法律根本就是个“徒有其表”,纯粹是一种政治上“权宜”的东西。他把亚里斯多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建立起来的“法律超然论”,一下子全都推翻了。他认为要一个有能而安定的国家,其政府形式还得是“君主制”。此论遂成为后世国家契约论的先驱。在希腊哲学中,与其说苏格拉底是集大成者,不如说伊丕克拉斯Epicurus是集大成者比较更恰当。

伊氏 Epicurus的“快乐论”,照他本人所说,应该是:“并非懒惰、愚昧、 或伴有痛苦恶果的感宫上的乐。”他一再主张一种“明智的宁静”,并去过“隐居式的生活”,因为他自己就是采取种种生活方式的。可是,他的那些弟子们却把它诠释为“纯粹肉体的快乐论”。因此,与“纵欲论”合流,成了一般大潮流,直到如今。

第二个人是泽诺 Zeno,因他在斯多阿Stoa堂讲学,人称:Stoicism (斯多阿学派〉。这个学派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和不少学者的努力,才正式成为一家之言。它又参合了犬儒学派(The Cynics)--代表当时异邦人、逃亡者和奴隶们的思想,是一种明哲保身,也有点是规避现实的思想。斯多阿学派主张:所谓“幸福”是排除一切违反自然的东西,使“我心”不被任何外务所搅扰,完全达到“平静(不动心)”的境界。一般人所追求的健康、荣誉、财富、地位和生存都并没有任何道德价值,所以根本不能称为:”善“;而疾病、屈辱、贫穷、低贱和死亡反而代表了道德,决不是:“不善”。因此,一个人活着能尽义务,同时有着“克己”的功夫,才算有道德。由此导出:尊贵的是人的“内在人格”,人人在神前和法律的面前完全平等。这种思想帮助了罗马帝国的征服与统治,后来成为一种政治目的和信仰,一直传到现在。

第三个人是 西瑟罗 Cicero, Marcus Tu11ius,他很有口才及文才,在罗马做官, 是个罗马的“包青天”,因为秉公惩治贪污、渎职而名声大噪。他又是罗马首席法学家,创造了世界著名的罗马法。他对罗马的最大贡献是把所有希腊哲学通通拉丁化,翻译成了罗马文,把原来强盗式、无文化文化的罗马装饰成了一个允文允武的文明大帝国。一面把希腊哲学一律占为己有;一面彻底绝灭了希腊文化。

总而言之,后世欧洲的哲学思想虽然还有许多新论调,其根基都渊源于此。举一反三,到底出不了希腊哲学思想的框架。所有的哲学家都直接或间接地讨论了“自由意志”的命题,所有人都想找到人类的“自由意志”,如果他们脱不了“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一点,完全的“自由”恐怕永远就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了。


宿命论

“宿命论”是宗教的产物,特别是犹太一神教的产物。一神教所信奉的神是自在永在、自有永有、全知全能、专制独裁的一个神,这个神就是犹太的亚瓦(耶和华)。天地是他造的,万物是他造的,人类也是他造的。在未造天地之初,他早已准备了天地的毁灭。人刚刚被造,他早已知道人要堕落,早已准备了耶稣来拯救。早已就准备好了天堂和地狱。谁上天堂?谁下地狱? 也都是早已计划好的。从犹太基督教的观点来说,旧约四千年都是讲神如何创造,预知人要堕落,用四千年的世界来预表,有一个人的名字叫耶稣,是神准备好了为人赎罪的牺牲。新约两千年是讲耶稣的救赎工作,直到现在。未来便是神早已定好的大灾难和地球的毁灭。 以上是“大局”。

至于个人的“小局”,其生死贫贱富贵都是神的意思预先定妥,不能由个人意志有所改变的。主要的根据是新约《新约,罗马书》第九章第十一节:“两个孩子(双胞胎)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做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神就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喜爱的;以扫是我所厌恶的。……如此看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么? ”同书第十三章第一节:“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第七节:“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 《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第十一节:“神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都被定罪。”保罗自己也说:他在母腹之内已被神拣选。

如果有人“自以为是”,不服神的安排或规定,而产生逆反的心理或行动,那么结局会怎么样呢? 《罗马书》第十三章第二节:“………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遭刑罚。” 《希伯来书》第六章第七节:“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福;若长荆棘和蒺藜,就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预定论”,不胜枚举。最完整而明显的“宿命论”故事。表明在《旧约,约伯记》 的全部文字里。根据考证, 《约伯记》也是旧约最先和最早的一部书,是全部“圣摆波经(Holy Bible)”之祖。(中国人把它叫做“圣经”,不正确,有语病。)

“宿命论”这个中文的名词在原意上并不恰当。英文的Pre-destination 是预定的意思。要预定,必先有个有权柄、有计划、有执行能力者,这当然不可能是任何一个人,必须是一神教里唯一的神才行。因此,基督教是唯一最合适谈“预定论”的。当然基督教里并非没有人争论,神曾赐予人有“自由意志”。人之所以堕落是人自己的愚昧,自由选择了堕落的途径,与全善的神无关。世界的毁灭不是神残忍,而是人的自由意志所召。这个说法最矛盾的地方就是:好象是在说人的不是,在人不在神。但是人为神所造,却正说明神自己的不智和不完善。另一方面,在“全能的神”下面谈如此渺小局限性的人的自由意志,简直好象是在说,被人放在滚筒里的小老鼠,有它的自由奔跑的意志一样无聊。在预定论的面前,根本就不在乎人的行为如何,你做得好,是神预定你作好的。你作得坏,也是神预定你作坏的。正如以扫和雅各这两个双生子,还未出生,已被预定,以扫是坏的,雅各是好的。以后无论以扫怎么样去努力,去做正确的事,作出来的都是坏的,是神所厌恶的。雅各(又名以色列,就是犹太以色列人的先祖。)欺父灭兄,到处诡计多端、撒谎料骗,无论怎么样坏,也都是好的,是神喜爱的。只有窑匠的权柄,器皿是绝对没有自作主张的余地的了。

基督教统治欧洲一千五百年,欧洲人也就是在这样指导原理下活过来的。旧约里说:只有以色列(雅各〉和他的后裔以色列的犹太人是神所“喜爱”的,最后必统治全世界(做世界的王) ,是神预定的赏赐。这就是他们牢不可破的意识形态。基督教继承了旧约的犹太教,根据耶稣说:“儿女吃剩下的也可以给狗吃。”儿女的意思是正统以色列人,是犹太教徒;狗,不是人,低等的畜生,是指一切非犹太人(外邦人 Gentile),基督教徒是吃儿女剩下来的饼之狗。欧洲人是最先做基督教徒的,便优先成为犹太的“狗”,也有分跟在犹太人后面“统治世界”。这是欧美人牢不可破的意识形态。

这种“预定论”也并非无一定的积极作用。譬如:犹太人不论受过多少次亡国之痛,在世界上到处漂流之苦。竟然在经济上,甚至于政治上居于垄断世界的地位。这很可能与他们的这种“自信”有关,而自信的由来是相信:自己是神的选民。可是到了希特勒手里,以其人之法炮制其人。 创造出来一种新理论,说:犹太人是魔鬼的种子,(这种理论也是根据旧约圣经,证明犹太人是神在第五天创造出来的兽类的后裔。他们贪姿,狠毒,无耻都是兽性的充分表达。他们又黑,又矮,又丑,大鹰钩鼻子代表了魔鬼的模样。德意志民族才是神在第六天创造出来的人类,才是真正的选民,他们既聪明优秀,又美丽好看。神与魔鬼势不两立,于是专以杀掉犹太人(除魔)为职志。杀了犹太人的人还在其次,伤了犹太人的心真是非同小可。 兵法云:“攻心为上”。希特勒这点是做到了。犹太人的意识形态也好, 希特勒的意识形态也好,可见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到头来,实际上又还是事在人为!


道的条件论

道学是科学的,从来就没有象基督教的那样一个神,自然不会产生那样的“预定论”来。即使到了后来,东汉末期,中国有了道教。道教里也有神抵。可是中国土产的宗教也和别人不同。别人的宗教是神造人, 自然人的命运就落到神的手中;道教的特色之一,是人造神。连神都是人造的,那么神只许保佑人,如果对人不好,人就可以把它换掉。因此,中国人对于命运的看法,和西洋的宿命论是非常不同的。中国人说的“ 宿命”,是人从八字里算出来的“命”,还是“人的意思”,不是“神的预定”。

不过,从哲学上来说,很古以来, 中国人也不断问自己“意志自由”的问题。


必然论

庄子在《人间世》中写道:“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于心;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是之谓大戒。” 这里的“命”是必然的意思,因为亲子之情是心连心的,不可解的。即使生气的时候,要脱离亲子关系,甚至登报声明,而真正实际的亲子关系,到死也是解不了的。因此,必然的关系并不是可以随意自由选择的。又〈大宗师> : “死、生,命也。”一个人被生出来,出生在哪家? 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品, 家境如何,……都与自由选择没有关系,就这样被生出来了。正如清人沈三白说:父母之生我,非为生我而生我。父母对谁来做儿女没有选择,和儿女没有预先选择父母才出世一样的没有自由选择。人生虽然“生” 的事是不能自由选择的,不过严格地说来,也并非完全没有商榷的余地。譬如:张三与李四结了婚,本来他们可以生张五,张六,张七……, 但是在他们生了张五之后,决定节育,从而张六,张七……就失去了 “出生”机会。又如:张三和李四因生理故障本是不能生育的,后来决定以人工受孕的方法,生了张五。又如:张五在出生之后,张三和李四立即故去,张五由赵六领养,张五变成了赵七,赵七终生只知道赵六是亲父。诸如此类,一样有些人为选择的因素参杂在里面,特别是现代基因工程再继续发展下去,“生”也很可能变成不是完全必然的了。


应然论

“义”是应然的意思。行而宜之,之谓义。虽然无处可以逃避,到底“君”还是可以选择的,所谓良臣择主而事,还是有的。这里说“君”“臣”,应该包括国家,政府,法律,正义(包括主义)等概念在内。也包括就业,主管和下属的概念在内。孟子在《万章章句下》说:伯夷是一种非其君不事, 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的“圣之清”者,别人听到他的作风,顽夫会变廉,懦夫有立志。伊尹是一种,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的“圣之任”者,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的。柳下惠是一种,不羞污君,不辞小官,进不隐贤,必以其道的“圣之和”者,听到他的作风的人,鄙夫变宽大,薄夫成敦厚。孔子是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的“圣之时”者。是个集大成的人。在这里有各种不同观点,不同气派,不同作风的人,对于“仕进”(就业),都有不同的自由选择。

孔仲尼在前面说过:“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论到他自己的就业问题,却不象他说得那么简单。在他鲁国被迫下岗了以后,离职而去的时候,孟子说他:“迟迟吾行也”。一步一回头,一步比一步慢。希望有谁跑来再请他回去。失望之后,就花了几十年功夫,周游列国去寻找就业机会,却一事无成。有的时候人家还追着他杀,穷得时时绝粮。当初他千里迢迢去求教老子的时候,老子一见到他就教训他:一定要祛除他身上的四个大缺点: 1.骄气(自是、偏见) , 2.多欲(太在乎物质与虚名) , 3.态色(假冒伪善的虚礼) , 4.淫志(膨胀的野心〉。老子一眼能看得出来,别人恐怕也能察觉,所以他的求职是一败涂地的。可见虽然专心寻求事奉君主,由于“条件”不适合,根本就没有机会。

孟子对于就业还有:“三就三去”之说:

1.迎之致敬以礼,言将行其言也,则就之;礼貌未衰,言弗行也,则去之。

2.虽未行其言,迎之致敬以有礼,则就之;礼貌衰,则去之。

3.君曰:“吾大者不能行其道,又不能从其言,然使其饥饿于我土地,吾耻之。”受其周济,亦可受也,免死而已。如果那个土地上没有对知识分子救穷的计划和经费,虽要想得到周济也不能得够,该怎么办呢? 孟子没有说了。如此说来,即使是应然,也是附有重重条件的。

人人最后虽然免不了一死,每个人最后都要死,谁也躲不掉。再不想死也得死,与自由选择也没有关系。但是对死来说,与生就有点不同了。人有自由选择早死或迟死的能力。要早死,自杀或自作孽,都不可活。老子说:“不道早已(死) ”。同时如果人不想早死,想要长生久视,人是有自由选择的。如老子说:“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或然论

另外还有一种情形是或然的,如: 贫富,贵贱,穷达,毁誉,宠辱, 贤不肖等。贫的人不是绝对不能富;富的人可能转眼变成贫。譬如,贫的经过努力奋斗,就成为富的。这个命题是说:努力奋斗是因,富贵是果。但是有的人经过努力奋斗就富贵了,有的人经过努力奋斗却没有富贵。从因果律来看,用毛皮磨搓玻璃捧则生电。毛皮磨搓玻璃捧是因, 生电是果。不过,有的时候,毛皮磨搓玻璃棒并不生电,因为毛皮或玻璃棒是湿的。因此毛皮与玻璃棒都一定要是干的才能生电。这个干和湿是其中的“条件”。在化学里的化学变化,有时必须中介--触媒剂,不然就得不到预期的结果。再如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有的人读了书,后来得到富贵,而有的人书是读了,却没有达到富贵。在古代,读书的人并不是个个把书都读好了,即使读好了,不去考试就不行。去考试,没有考中还是不行。中了秀才,没中举人不行。中了举人没中进士还是不行。中了进士,自己为人不圆滑,不会巴结也不行。又圆滑,又会巴结,巴错了对象,树倒猢狲散,更不行。就算颜如玉、黄金屋都到手了,转眼成空,保不住还是不行。因此,读书和颜如玉、黄金屋之间有层层的条件在,一环扣一环,少了哪一环都不行。许多事物因果之间的中介非常繁复,一般人很难弄得清楚,故列子《力命篇》只好说:“朕直而推之,曲而任之,自寿自夭,自穷自达,自贵自贱,自富自贫,朕岂能识之哉? 联岂能识之哉? ”用两个“联岂能识之哉”来作结论。


适然论

还有一种是适然,也就是不得不然。列子在他的《力命篇》里说了两个故事。其一:“……此世称管鲍善交者,小白善用能者。然实无善交, 实无善用能也。非更有善交,更有善用能也。召忽非能死,不得不死;鲍叔非能举贤,不得不举;小白非能用仇,不得不用。……及管夷吾有病,……然则管夷吾非薄鲍叔也,不得不薄;非厚隰朋也,不得不厚。” 其二:“邓析操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辞。当子产执政,作竹刑,郑国用之。邓析以数难子产之治,子产屈之。子产执邓析而戳之。然则子产非能用竹刑,不得不用;邓析非能屈子产,不得不屈;子产非能诛邓析,不得不诛。”

上两则故事说明事物的发生或进行有其必不得已的苦衷。表面上看,好象完全不能出于自由意志的选择,似乎是命定的了。可是仔细一琢磨,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譬如:令人羡慕的管鲍之交,是当时管、鲍两个人,再找不到比这个交情更好的交谊了,所以管、鲍才成为至交。换句话说,如果管或鲍中的一个人,还有比管鲍两个人的交情更好的张三的话,很可能历史记载的是管张之交或鲍张之交,而不是管鲍之交了。 这是管鲍二人经过比较和思考以后,任何别的朋友都不如管鲍二人,所以决定二人为至交。虽然是有点无可奈何,究竟还是经过选择的。这是:“两利相权取其重”的意思。当然管鲍二人还是可以选其他朋友为至交的,例如隰朋就是一个。

再如:“不得不”。上述故事,有好多个“不得不”。表面上看是无可奈何的样子。事实上,他们还是经过思考选择的。例如齐桓公小白,可以不用自己的仇家管仲的,历史上不知有多少例子是这样的。不但不用, 还捉来杀掉报仇的,比比皆是。小白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霸主,就是因为他与一般人不同,他有用仇的度量。他用管仲是因为他有比报仇更大的目的。为了达到那个大目的,他需要大有才学的管仲。所以才用管仲,这是他的选择。其他那些“不得不”背后都是有选择的,多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都是经过详细的思考后觉得这样做比那样做更合适, 更有利,所以才决定这样做。老子喜欢用这样的句子:“吾何以……哉? 以此。 ..故去被而取此。”这是说明,经过选择后这样虽不是最好,但比较合适。


超然论

列子在《说符篇》里说:“人所忧者,莫急于死,己所重者,莫过乎生。”这是一般人的观点和执着。而庄子在《齐物篇》里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列于在《天瑞篇》中说:“生不知死,死不知生,来不知去.去不知来。” “死人为归人,生人为行人。” “死之与生,一往一反…吾又安知营营而求生非惑乎? 亦又安知吾今之死不愈昔之生乎? ” 《力命篇》中说:“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不生,天罚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罚也。”

人有生,也必有死。相反的,人有死,也必有生。好象昼夜的循环, 睡了醒了一样。这是很自然的事,何必斤斤计较。倒不如坦然处之,顺其自然来得妥当。死有轻于鸿毛,死也有重于泰山。一个人能经过智慧的思考和选择,死得其时,而死得其所,是千古以来最难能可贵的事。 所以老子教人要“大无畏”,死得其时,而死得其所。这种人就是:“死而不亡者寿”。

人能对国家、社会有贡献,让人永远感念,就是不朽。就是死而不亡。等于永生。

自古人生谁无死? 留得丹心照汉青!

这是何等的伟大!何等的超脱!就象庄子《逍遥篇》的那只大水鱼,一下子升华而成为大鹏鸟,背负青天,扶摇直上。水击三千里,风斯九万里。一个渺小短暂,如白驹之过隙的人生,如果能悟到这个层次, 便是正果!


巽卦

八卦从巽到兑,四个卦,不象乾、坎、艮、震四个卦是比较个人的,是个人完善自己的准备,修养过程。也是人生的起始部分。巽、离、坤、兑四卦是人生涉及到社会的部分,也是人生成熟的阶段。

巽下断为风。风是空气的流动,天有不测风云,象征风是自由的。风所以为风,是空气受压力的影响,从压力高的地方向压力低的地方移动,由是而成风。因此,自由是离不开条件的。

巽卦群里的卦首要为风卦(总论)的《象》是:“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空气的本身是绝对自由的,但在一定的压力下而成风。意思是:人本身是绝对自由的,这是个事实;但人生必须接受一定的条件限制(如:经济、亲戚、朋友、道德、法律、社会等) ,有时是必然的,有时是应然的,有时是或然的,有时是适然的,也有时是超然的,这也是事实。风是永远常在的,持续不断的。风虽然有强风、飘风、暴风、罡风、冷风……,但是经常人类赖以生存的是阵阵的微风、熏风。熏风是柔软的? 可令人陶醉的风,对人也是有医疗作用的。从它的哲学意义上来 说,人当体会熏风的启示,做个柔顺、和谐,经常体恤、帮助人的人。同时,无论我自己有多么刚强,也需要身旁常有“熏风”在。人生在世,如果不愿意做一个行尸走肉,与草木同枯的“死之徒” (老子语=活着的死人) ,那么就必须体悟“巽”的道理,努力造好“因”,尽量创造好的“条件”,行事之前一定要作详细、周全的思考与明智的选择,使凡事得到对国家、社会有益、有建设性的效“果”。这才是人生运用自由的权利。也是唯一的权利。



巽卦群里变出来的第一个卦是:风天小畜。小畜是使物资和文明丰富起来的意思。要有丰富起来的经济成果,必须要培养自己的开明思想,能驾驭新形势的能力。如果犹豫不诀,没有选择果断的能力,就会彻底失败。如果得到了物资和文明的丰富,而不能与别人分享,也会遭遇失败。所以说:“君子以懿文德”。

第二个变卦是:风火家人。家人顾名思义是家庭。在中国,家庭是国家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教育是培养一个人才最贴切的处所,历史上的每一个名人都有他们关于家教的轶事。家教中最主要的原则是:言有物,行有恒,重感化,防闲小,严门户,倡勤俭。也是为一个有用人才创造条件的基本要求。家也是人无所逃避的地方。

第三个是:风雷益卦。益是帮助、泽惠的意思。为建树成一个对人有益的人,必须创造能见善则迁,有过即改的条件。原则是:益人益己,中庸施惠。

第四个是:天雷无妄卦。无妄是不轻举妄动的意思。为茂盛合天,生育万物创造条件,原则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正是老子所说. “大智若愚”的辩证原理。

第五个是噬嗑卦。噬嗑是法律,刑罚的意思。法律和道德都是限制人滥用自由的条件。法律和道德本身是相通的,法律是可执行(强制〉的道德;道德是不可执行的法律。可是,法律如果没有好人去执行,就等于没有法律。因此,人离不开法;法也离不开人。人治与法治应该相辅相成,才能奏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初犯的人,应该宽恕,还给他悔罪的自由。再犯则应该对他加强教育,帮助他能自制。三犯则是峻恶。证明他根本无能悔改,对社会有害元益。对于这种屡次滥用自由的恶人,就决不能把他放回社会之中,作害群之马。应该当作毒草祛除。

(原来美国对自由有曲解,对罪大恶极、不知浚悔之人,以自由、人权为名,让他自在逍遥,反而成了犯罪有理,鼓励犯罪。危害社会甚巨。自拙著《大道》一书于1985年出版,依道学原理,提出了三次屡犯的论点。加州政府认为很有道理,可以匡救时弊。于是冠以棒球常用,容易明白的名词:“三振出局”,成为口号。通过立法施行。别州也纷纷效尤。附带一提。)

第六个是:山雷颐卦。颐是节制养生的意思。原则是慎言语,节饮食。引而伸之,是人贵自力,不劳动,不得食。依照劳动量分配所得。

最后是山风蛊(结论)卦。蛊是预防的意思。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虽然十分短暂,但是能创造建树的还是很多,成功不朽的机会还是很大。因此,人要把生命看成至宝至贵。除了要不断为自己和社会创造有利的条件外,还得预防不利条件的产生。病(祛除)病,是以不病。不整饬就一定有败坏。从而导出道学的预防艺术。


预防艺术



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如果不希望什么事发生,最好的办法是不把自己放到那种状况里头去。在西方观念里这种想法几乎是不存在的,认为冒险才有意思。《圣摆波经·旧约?但以理书》中的故事,但以理与人打赌,把自己投进大火窑里,却相信神会救他。果然神救了他,证明耶和华比别的诸神更有能力。虽然这是神话,但是几千年来不断的说,由于“谎话说了十遍就能变成了真理”的缘故,在潜意识里这些就都成了牢不可破的东西。挺而走险就变成了可歌可颂的英雄事迹了。从教会到剧院,都在有意无意地宣扬冒险。因此,社会里就无端生出许多伤心伤身的事端来。犹太美国人自己的事不管,专门爱管别人家的闲事。美国人自己也觉得厌烦,不过, 潜意识里不知不觉就自然流露了出来,根本就控制不住。在政治也处处表现出这种心态,管别国的闲事,闹得鸡犬不宁,他们还自鸣得意。就算是别人骂他,也毫不在意,反说人家不对,说人家不识他的好人心。

西方哲学自来是把一个外面的框架搭了起来,以为在其中的人会自然就范,自然就变好了,变顺了。故此哲学家花毕生精力去,讨论什么政治制度与什么法律制度。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原本讨论人的自由意志的问题,希腊的学者们总是在人以外去摸索。费了许多精神去搭那些框框架架的东西。如苏格拉底在街上走路的时候都会碰到石头跌一交, 因为他在构思,根本忘记是在走路。他这一个最重视人的主观主义的哲学家,可惜并没有留下多少,使人完善的道理和方法。还是在什么法律,什么主义里面打滚。那些“制度”的框架.一个人千辛万苦的搭了起 来,马上就有另外一个人把他的拆了。正是所谓:操两可之词,设无穷之辩。

直到如今,美国人在潜意识里,还是不管大事小事,只要立个法, 就好象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为了立法,议会里争得彼此不共戴天。过了一阵子,发现那个所立的法根本不中用,于是就再立一个法。因此形成法令如牛毛,都没有发生真正的效果。虽然也有智者明白,这种办法是自欺欺人的“民主制”,如Epicurus就说过:“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法律无非是徒有其表,纯粹是一种政治的权宜。”可是,西方注重外在的、机械的制度架构,而一直忽略培养完人的方法。所谓: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意识几乎是不存在的。


美国人的无端冒险已经到了元以复加的地步了。举一个例子来说, 因演《超人( Superman) 》而出名的明星,闲暇时跑马游戏,马把他甩了下来。好不容易,救活了一命,只是从颈子以下全部瘫痪。他不能说话,现用电脑替他说。他不能动,电脑替他动。虽是坐在轮椅上,全身都用钢架撑着。从前潇洒英俊,现在活象一具骷髅。他受活罪不说,就他的医疗费就是天文数字,社会的经济负担非常沉重,不久还是死了。又如,我有一个病人,经过诊断,他的肾脏很衰弱,我劝他必须体息,暂时绝不可作长途滑雪的运动(这是他的嗜好〉。到了冬天,他忍不住,还是去长途滑雪。于是立即病倒,靠洗肾度日。后来他的妹子捐了一个肾给他。到此地步,他还是去滑雪。第三年,他死了。社会福利金支付了他的所有医疗费和生活 费,上好几十万。又,七八十岁的人连路都走不全,却偏要去爬山,结果滑进了山沟,军警花了三天三夜搜索,才把他救出来。诸如此类,每天都发生好几宗。为什么? 就是要挺而走险。根据调查统计,目前美国的小学生,百分之六十都由学校建议服用Ritalin这种镇静剂,不然就闹得周边所有的人都不能安身。可是这种镇静剂副作用也厉害,以后能导致残暴心性和行为或自杀,所以频传小学生杀父母、师长、同学的惨案。在美国的“事故”,除了交通事故以外,99%的事故都是出在玩耍上面,到底值得不值得?

当美国人听到了道学的时候,不论他们是哪一个阶层,都不禁感叹:“我们听到道学里,注重人的培育和修养,好象有一阵甜蜜充实了我们空虚的心灵。”匡救时弊的办法:第一就是要教育美国人“不人险地”的思想。

老子说:“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见虎,入军不避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何以故? 以其无死地。”不是兕虎或甲兵不会伤人,是人预先有万全的防备。如果预防不能万全,就根本避免到兕虎或甲兵的地方去。

其他,如:“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强梁者不得其死”;“勇于不敢则活”;“去甚、去奢、去泰”。都应该是座右铭。



从精神病学来看,根据《黄帝内经》 ,人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与五脏的健康状态有密切关系。五脏的健康与否,直接表现于心态与行为。。因此,如果我们发现一个人的心态和行为不正常的话,追本溯源,找到了病因的脏腑,加以治疗,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亚里斯多德说过。即使是圣人,也有他的弱点,因此他认为人是不可靠的,即使是哲学家来做国王也不可靠。人的确都有一定的缺点,因此有一定的局限性。从黄帝的观点来说,其原因是每个人的脏腑机能可能并不一定都能平衡运作,无论是先天或后天,某一两脏腑可能带有功能衰弱或病变。例如:一个人有胃病,肝脏机能必然因之而呈亢进状态, 从而这个人必然肝火旺盛,容易发怒和神经过敏,过分忧虑。假如这个人是一个机构的领导人,他就可能无故地得罪很多人,办事就可能很不顺利。他也可能明知自己不该无故发怒,但是他并无法控制自己。因为这不仅只是一个“脾气”的问题。再如:一个人患有前列腺的毛病,影响到肾脏的功能亢进或衰弱,于是他的意志力或决策力都受到影响,而容易作出不该作的决定。所以一个人的五脏机能的健康平衡是他精神能力的基础,特别是肩负重任者更加要紧。一个人的领导能力,沟通能力和决策能力如何,就得先诊断他的脏腑功能。如果发现脏腑功能有偏颇, 就要马上加以治疗。这是预防铸造错误的重要而实际的方法。

如果为了保证一个领导人有完全平衡的领导能力,单靠脏腑保健还不是万全的办法。必须配备一些幕僚人员帮助他作好完善的参谋作业。 这些参谋作业也是对他起平衡作用的功能。譬如:唐太宗和明太祖都是有为的好皇帝,他们两位的皇后对他们都起着非常重要的平衡作用。等到长孙皇后和马皇后不幸早逝以后,他们的英明作风一下子都急速地起了变化,几乎否定了他们以前的功绩。另外,成为历史美谈的“房谋杜断”也是这样。唐太宗下面的房玄龄,他的肝机能和脾机能可能特别好,而肾功能比较差。他的理念、计划和考虑都作得特别周详,可是没有决断的能力。杜如晦的肾功能特别强.而肝、脾机能差.由是决策的能力特别强。两个人彼此取长补短,相辅相成,一个谋,一个断。加上在上的领导唐太宗虚己而言听计从,就助成了极大的功业。这是另外一种预防铸造错误的重要而实际的方法。



对个人来说,预防和治疗保健的原理和方法,前章里已经有过不少论述。不过还有一个整体性的方法,既简便又速效的“华位佗捏脊法”是非常值得一提的。人体内部所有的脏腑都经由神经和经络联接于脊椎骨 上。因此,对脊椎骨的适当刺激,有平衡脏腑和强健脏腑的特殊嗷能。 脏腑与脊椎骨的关系,如下图:

操作法:令接受保健者面向下,平卧以舒适为度,双臂朝后放松。操作者用两手从尾闾骨处出开始,用三个手指(即大拇指、食指、中指)捏起脊椎骨上的皮和肉,慢慢朝头方卷动。边捏边捻,一直达到颈椎为止。 再回头从尾闾开始重复捏捻。重复以三次为准。如果中途遇到某处皮肉 特别坚硬,那就是相当内脏的病变处,就要小心仔细,慢慢多次重复的捏。每天定时治疗。直到恢复柔软,内脏的病变也因此消除。感觉疼痛时,手势要放轻巧。

华佗的记录称捏脊可以起死回生。据我个人的经验,对于预防疾病 非常有效果。治疗感冒,可以说是手到病除。请参看下图。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