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论坛

道学的人生智慧

第四章: 道的医药学

泛论

假使一个人立定了志向,自己充分明白自己的使命。然后自己鞭策自己,生活极有纪律,丝毫都不偏离轨道。过了一段时间,忽然前途遇到了障碍,虽然是尽量忍耐包容,但是阻碍却一时并不能祛除。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应该怎么办? 继续退守忍耐,以至于消极颓丧呢? 还是检讨一切得失,去发现毛病出在哪里,而改弦更张呢?

我的一个学生,他的本行是研究地质学的,有一天,拿了许多照片来给我看。这些都是专门拍摄闪电打雷,完整的资料照片,和电脑分析资料图片,一般是很不容易见到的东西。我看了之后,他问我: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我说:这很象天在给地作针灸治疗。他告诉我,每一个闪电就象一根针,并且极大的电量进入地壳,有的可以直达地的深层。每天地球受到这样的“充电( Electric Charge)” ,次数上几亿万。如果没有这样的“充电”,地球恐怕造就不正常运作了。我仔细看过那些资料之后,不禁废卷长叹,深深赞叹中国古代先贤们超人的的智慧。因为他们早已认识到雷电对大地和万物生成的重要性。也说不定针灸治疗的最初起源,可能是人们受到雷电的启发而来。

从个人的层次来说,乾卦是总的哲学导向,是个人的志向和使命。 在这个确定了以后,如何能使命达成? 就必须要按照规律执行。一方面要运作,另一方面要节制,要纪律。这就到了坎卦的领域。如果一个人律己太严,虽然成功可能加快,但是也好容易流人孤僻。孤芳自赏的结果,还是失败。因此,一个不可或缺的步骤就是下一个艮卦。必须要有包容和忍耐,广大的胸襟和度量。否则就不能成为真正的伟大。可是,在人生的进步中,并不一定都是一帆风顺的,是必会遇到挫折和阻碍,就象一座大山在前,挡住了去路。虽然他可以效法“愚公移山”的办法, 一步步,慢慢的来和这座大山去“磨”。但是,人到底是脆弱的,人生到底的短暂的。因此,一个人不免会感到失意,无奈而颓丧抑郁。到此,就必须有个震卦,来做起死回生,充电医疗的工作。

震为雷(总论) ,是重阴压制下的一点阳气。在中国的气候里,雷是发生在冰雪凛冽之后的。一声雷响,意味着春天的来到,一切衰败性、死亡性的压制阻碍即将成为过去。欣欣向荣,充满新生的时光即将到来。因此,雷给予人的哲学意义有两方面。一是诊断;二是治疗。前者是:“君子以恐惧修省”。因为死寂之中,突然一声巨响,是非常可怕的。由于这是雷声,意味着新希望。所以在恐惧之后,跟着来的是对自己作详细的“诊断”,必须把自己准备好,才能及时抓住机遇。因为如果没有正确的诊断,就不可能有正确的治疗。没有正确的治疗,就不可能完善。后者是:治疗。对身体来说也是一种震撼。震撼是剌激性的,有一定的痛苦,也有一定的快乐。要有一定的信赖,又要有一定的坚持。完善就是最后的成功。从乾卦到震卦,一共四个卦,代表人生个人的准备和修养。这四个卦也是代表一个人生的前半段。

在震卦群里的第一个变出来的卦是:雷地豫。豫是和乐。人在抑郁重压之下,很容易走上“找剌激”的路子,藉以发散所谓压力与紧张。人在抑郁重压下,本来当务之急应该是“反省再反省”,这正是对自己检查的最好时机。但是许多人却藉不顺利,压力,紧张为借口,而把“震撼” 之力用错了方向。以致乐极生悲,在欲海里翻了船,永远沉沦。第二个卦是:雷水解,解是藉着震动而解除困难的意思。当震撼来临,人必须以行动来配合,以期藉此脱离困境。因此,在这个当口,最要紧的是:自信心。自己能够对自己不失去信心,才能去掌握别人和机遇。第三个卦是:雷风恒,恒是择善固执的意思。人在经过挫折以后,最容易犯的毛病是不能择善固执。择善固执是需要信心与毅力的,一遭被蛇咬,三年怕草绳。这时最需要的是一个好的参谋。第四个卦是:地风升,升是抓住机遇而发展。最先要从注意自己的仪表开始,诚恳,忠实,谦恭也都是要紧的元素,因为人都喜欢帮助自己喜欢和对自己好的人。第五个卦是:水风井。井引申为贡献,因为古代村落的形成都与水有密切的关系,没有河流的地方,就靠有井。井是人们离不开的生命泉源。当震撼来临的时候,如果能藉此发挥自己对别人的好处,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不二法门。贡献是人人都乐意接受的东西。第六个卦是:泽风大过,大过是非常的意思。正常与非常是相对的,没有非常就不知道什么是正常。老子 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出奇制胜也可以说是一个座右铭。最后一个卦:泽雷随(结论) ,随是随和,有人缘的意思。宇宙间事物不断变化,人事也不断变化,这个认识是必须时常记住的,不然就要产生重大失误。“怨天尤人”是一个失败者的最佳写照。

项羽是一个失败者的典型。他一身犯了所有震卦里所提出警告的一切毛病。最有名的是他在最后关头时说的话:“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一股脑把所有的过失统统推到天身上去了,至死都不认错。一个至死都不认错的人就是完全不可救药的了。如果把项羽作一个个案来研究的话,他第一就违反了恐惧修省的总原则。第二他死到临头的时候, 还与虞姬饮酒歌舞,从酒色里找出路,暂时麻醉自己。虞姬是他的爱妓,随身携带的,可见他不是一个远离酒色的人物。第三他的唯一剩下来的忠心耿耿的顾问的最好的建议,他都不能采纳。把范增这个老头子气得口口声声说:“孺子不可教也”,最后气得疽发背而死。第四韩信批评他的弱点是:妇人之仁 。能小处体贴照顾,只是要真正奖励的时候,把人家的官印刻好了,只放在手里抚摩,却舍不得给人家。他恐怕是在犹豫不决,放不开。没有足够的自信心,完全无能择善固执。因此,灰了所有人的心。第五他进了咸阳,放了一把火,把秦朝累积下来的辉煌与财富全都毁掉。奸掳焚杀,四者是有连贯性的,奸、掳、“焚”、杀是绝对离不开的。他的“焚”最出名, 是因为烧阿房宫的名气掩盖了他其他的残民暴行,这种都是盗贼的行为与心态。和汉家约法三章,与民体息的贡献,完全背道而驰。一个残民的盗贼怎么会让人民欢迎和接纳? 第六所谓楚汉相争,刘邦好几次都落到了项羽的手中,他就是分不清什么是敌我。如果说,这是“天意”的话,则是:“天予弗取,反受其咎”了。对敌人该狠的时候不狠;对老百姓不该狠的时候却乱狠一顿。最后弄得众叛亲离,八千子弟兵通通散尽,落得个乌江自刎,总算还保持了最后一点尊严。项羽的失败是完全 咎由自取,怪不了任何人的。

在美国研究这些胜败得失的问题,近来多半归诸于心理学。人的行为来自心理状态,心理状态呈消极性,则容易转化为反社会性行为。研究心理,发现其中病态的规律,就好对症下药,予以纠正。最好的办法,是抓根本,让每个人“从自己做起”,庶几可以根除问题。论到对心理的治疗,道学的指导原理就成为心理学的重要导航者了。

Denis Waitley博士写了一本非常畅销的书,名叫: 《胜利的心理学( The Psychology of Winning》 。书中根据老子:“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 力,自胜者强。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等概念,演化成“十大品质”,称为:“成功者的十大品质”。他认为世界上的人,不是站在胜利者的圈子里,就是在失败者的圈子里。与其在失败者的圈子里打滚,不如自动地转移到胜利者的圈子之中。人如何能成为必胜的成功者,必须具备这十大品质。

十大品质也就是十种心态。兹择要介绍于后:第一个心态是:“自我的认知”。附带一句格言:“我观察自己,就象我观察别人和别人观察我一样。”第二个心态是:“自我的尊敬”。附带一句格言:“你爱你自己,然后才能去爱别人。你不能给人家你没有的东西。”第三个心态是:“自我的控制”。 附带一句格言:“失败者住在高贵的‘什么都不行'的地方;胜利者不问过去或未来,只对现在的行动负责。”第四个心态是:“自我的催促”。 附带一句格言:“我必定成为我所想象的人物。”第五个心态是:“自我的期待”。附带一句格言:“祸福无门,唯人自召。”第六个心态是:“自我的创造”。附带一句格言:“我就是我的经验,我的希望和我的行动。”第七个心态是:“自我的引导”。附带一句格言:“没有目的地的船是不会有顺风的。”第八个心态是:“自我的纪律”。附带一句格言:“任何一个嗜好最初都只不过是一个无害的戏耍,可是,到了有一天,它就是捆住我的一根坚固的钢索。”第九个心态是:“自我的提升”。附带一句格言:“我与自然和谐无间,因此,我能对你和我作同样的评价。”第十个心态是:“自我的贡献”。附带一句格言:“告诉我更多你的需要。”这本书的书名虽然没有叫做“道的什么…”,不过其内容 都不外乎道学的“成功之道”。

此外,还有Bolen,Jean Shinoda 写的《道的心理学( The Tao of Psychology) 》和《The Tao,Synchronicity and Self-Discovery》 。 Nagel,Greta K.写 的《The Tao of Teaching》,Rawson,Phillip S. 写的《 Tao,The Chinese Philosophy of Time and Change)等,都是比较有内容的著作。

特别需要一提的是,在柏克利( Berkeley)加州大学取得心理学博士学位的 Bart Body和Gita Elgin,对道学有深厚的兴趣与感情。他们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我开的道学课程。他们在道学会和明道大学里,廿年如一日,不断的热心贡献,对道学的弘扬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另一个心理学出身的John Lindseth 博士,他对研究道学非常用功,相当精通于每一个道学的领域。由于他的热心贡献,八十年代初期,他被选举为道学会的总理。有一天他来见我,提了建议,他认为道学在美国的弘扬还有欠缺,在美国西部还可以,但在东部还差得太远。他情愿放弃他目前的地位到东部去“冒险开荒”。经过他三年的努力,道学会在纽约成立了分部,名叫:“The Tao Healing Society”。不久明道大学也在纽约成立了分部。他和他的全部家族都为道学热心努力,他也在东部教出一批很得力的学生来。因此,道学在东部拥有很多群众,成了相当大的规模。 同时纽约比较靠近欧洲,通过纽约与欧洲联系也就方便得多了。


道学与医学

自炎、黄二帝以来,道学与医学就水乳交融,是难以分割的。后世名医更都是道家出身。神农遍尝百草是中国药学的开始,轩辕针灸推拿,伊尹煎汤调液,彭祖运气导引,以至扁鹊著《八十一难经》 .张仲景著《伤寒论》、《金匮要略》 .加上《黄帝内经》 - 《素问》、《灵枢》二书,从纪元前二千年到二百年间,中国医学无论是学说理论,还是在临床实验上,都不仅是完备,而且是高度发达。在纪元二百年左右,华佗的外科医术也有过充分发展的记录。具体一点来说,中国医学的:

1.整体思想;

2.固本培元思想;

3.阴、阳、虚、实相对思想;

4.经、络、腑、脏中心病理思想;

5.气、血、营、卫循环思想;

6.养生预防思想;

7.辨症论治思想;

8.温、凉、补、泄的调和思想;

9.用药中五味、五行、寒热平衡思想;

10.配方中升、降、浮、沉、君、臣、佐、使的完整复方配剂思想。

凡此辉煌的成就都是“中华大道文化”自然哲学思想体系下的硕果。

东汉明帝引进了佛教后,中国在张陵的创导下,开始有了国产的宗教--道教。道教除了浪漫的人生色彩与宗教的戒律形式外,对外抱持“济世救人”的宗旨;对内则保持“长生久视”的信仰。为了追求实现这样的宗旨与信仰,通过宗教的热忱来实践,从而形成了东晋时代的“道、 医结合论”。其著名的代表者就是〈抱扑子〉、〈肘后备急方〉的作者- -功封关内侯,道学家,葛洪。他提出:“为道者兼修医术,以救近祸。”“为道者以救人危,护人疾病,令不枉死,为上功。”把医术定为最重要的修道内容之一。因此,道教有了道、医不可分的传统。

到了唐代,一位突出的道学医学家,“药王”孙思邈是中国医学的集大成者。所著: 《千金要方》卅卷,共232门,论方5,000多条。包括:医理、方药、针灸、内功、推拿、食疗、养生、性学等全面内容,成为后世除《内经》、《伤寒论》外,医家必读之书。中国医学自此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然后东传朝鲜、日本。近世传到美国,欧、澳等洲。中国医学,简称中医。


现代医学的反省

西洋医学,简称西医。古希腊人认为:生命体的构成物是体液,体液的构成为血液、黄胆液、黑胆汁和粘液。疾病是由于这四种液汁的不调和所引起。这种简单朴素的医学理论一直被沿用了许多世纪。欧洲文艺复兴以后,科学抬头。自伽利略( Galileo 1609〉造出了第一个显微镜, 西医学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从显微镜中看到了人体的细胞,于是产生了细胞病理学。从显微镜中看到了细菌,于是产生了细菌病理学。这两种病理学成为西医病理学思想中心, 垄断了西医学,直到现在,中国人所谓的西医,其真正名称是:对抗医学(Allopathy)。由是,以矿物金石为基础的“化学药品”,也在“科学”的大帽子下,大行其势,垄断了天下。中国人对此也发生了追思 认同的情怀,想起了过去一些道士们为了追求长生,苦炼“外丹”,也都是矿物金石之品。毒性强,效力快,副作用也大。因此服食者往往都是开始时很见效,再继续服食下去,都成了副作用的牺牲品。从科学而论科学,在17世纪以前,中国的科学一直都是世界的先驱。同时和道学都分不开家的。所以英国的道学家李约瑟博士说:“在中国文化技术中,哪里发展了科学,哪里就有道学的足迹。”

西医学从19世纪以来,以“科学”为号召,逐渐足迹漫向世界,成了世界医学,或称: 现代医学。实质是以“对抗治疗”为依据的西方的对抗治疗医学学派--Allopathy Medicine。

现代医学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培养下逐渐茁壮。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为了拯救伤亡,最需要的是三件事: 1.外科治疗; 2.快速消炎; 3.快速镇痛。同时,医学家藉着大批的伤兵作为临床实验的材料,加快了知识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期中,发现了青霉素,很帮助了消炎及外科手术的成功,于是现代医学成了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了。二战后的英国国势损失惨重而丧失了霸权,德、日医学体系也随着军事、政治而破碎消亡。 美国得天独厚,医学亦得称霸,代表了现代医学。其特色为:

1医院越盖越大和越讲究。

2组织和人事越过越复杂、庞大。

3诊疗仪器设备随着科学技术的进展而日新月异,层层翻新。

4诊疗体制越分越细、越远。

5外科特受重视,几乎无病不动手术(包括移植〉。

6抗生素超广泛运用。

7麻醉、镇痛剂超普遍运用。

8医疗费用数字突飞猛进。

9医药保险业随着突飞猛进。

10医学院的门槛高似山,深似海。

根据事物发展的规律,老子说:物壮则老。现代医学经过战后六十年的跃进,表面上还是体态万千,威风凛凛,实际骨子里问题重重,自己扼杀生机。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访华,把中国的针灸隆重地带回了美国。这对现代医学无疑的是一次意想不到的巨大冲击。其所造成的影响是:一部分的医学家使出浑身解数来抵制中医;另一部分则不以针灸治疗为满足,要更上一层楼。从针灸而中医学,一直追到道学。再从道学的真理出发,对现代医学的种种问题作了反省和再评价。因而有不少医学家提出归真返朴,回归自然,要把现代医学进行改良。兹将现代医学中的几个重大问题及其与道学的关系,试分别探讨于下:


免疫系统问题

免疫系统是现代医学里一个崭新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头痛的问题。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工业社会随而发达,各种致死的污染充斥天地之间,严重地破坏了人类的免疫机能。同时,抗生素等化学药品的超普遍运用,一方面导致细菌逐渐产生抗药性而使药力失效;另一方面其宏大杀伤力反把有用细胞杀死而使免疫机能削弱。诸如轻自伤风感冒, 重至老年痴呆症、瘫痪症,以及谈虎色变的癌症、艾滋病等等,都是免疫机能消弱所引起的病变。可叹的是:现代医学对免疫系统本身的运作,知之不详,匡论补充增强免疫机能? !更莫论其有效治疗由免疫机能所引起的病变了。

其实,中国道学早已充分注意到免疫系统,及其运作功能,并且具备如何运用主观调控的具体知识与方法。其方法既简单明了,亦且速 效。就是三千年来驰名的“内丹功”。内丹也者,就是人身内部自制自有的医治百病的丹药- -免疫功能。早在春秋时代已有临床的记录:夏姬练有“内视之法”,临盆三日,可充实如处子。夏姬名夏南,是当时有名的大美人,她运用内丹功来抗衰老,使青春永驻。

从解剖学来说,人体有许多内分泌腺体。内中七个极为重要的,就是:性腺、肾上腺、胰(岛)腺、胸腺、甲状腺、脑下垂体腺和松果腺。如下:



中国古代道学家称它们为“七宫”,就是朘宫(精华之库-性腺〉、 玄宫(津液之库-肾上腺)、丹宫(调节之库-胰腺〉、心宫(循环之库-胸腺〉、嗌宫(生长之库-甲状腺〉、命宫(智慧之库-脑下垂体腺〉 和黄宫(精神之库-松果腺〉。这七宫都互相联系,内分泌彼此互通,一腺亏则各腺皆亏。当然“内丹功”的全部内容不只是“内视之法”,内容是根据七大腺体的原理构造出来的。详细请参照拙著: 《道的性理卫生学》。

根据最近现代医学现有的知识,认为:居于脑中央的脑下垂体总统整个免疫系统,胸腺则是大将军。由胸腺制造的B-细胞而产生抗体(Antibody) ,再由胰腺和脾依照抗体所提供的资料造出T细胞(免疫 细胞) ,周行身体各个部位,祛除入侵的细菌、过滤性病毒、虫和其他不受欢迎的物体。

脑下垂体腺的功能与视丘( Hypothalamus)有着密切的关系。视丘分泌一种荷尔蒙,名叫可体可托芬( Corticotropin) ,进入脑下垂体后,脑下垂体才能开始运作。中国古代的“内视” ,亦称:“回光返照”。是一种眼球运动。方法很简单,就是闭起眼睛,眼球尽量向后看。这样就剌激视丘,使其分泌大量的可体可托芬,从而促进脑垂功效,增强免疫功能。这虽然可以在实验室里得到证明,不过这个知识还是非常新(古)的。

不过美国的医学界,在对内分泌腺体功能的认识,直到目前还是很缺乏的。在Richard I. Wagman医学博士的巨著〈新医学与健康百科全书( New Complete Medical and Health Encyclopedia) )第一卷第71页论到松果腺时说:“关于松果腺我们知道得太少了,甚至还有人争论它到底算不算内分泌腺中的一员? ”论到胸腺时说:“我们对胸腺知道得稍微多一点,现在好象有点证据,它和免疫系统有关。”直到目前,医学教科书中,不是根本不提胸腺,就是说它因退化而不存在了。最近, H. Hugh Fudenberg 医学博士强调胸腺,因为他认为:胸腺的退化和老年痴呆症有相当的旨是系。 这样看来,现代医学对于免疫系统的知识还远不如中国古代的知识。 关于内分泌腺,我有一个故事值得一提。

1979年,有一位德国B医生是当时研究内分泌的名家。他的办法是: 将动物的脑下垂体、甲状腺、胰腺和肾上腺等混合起来绞碎,过滤,取汁。然后注射到羊的体内。等到羊开始了严重的抗拒反应,便将羊血抽取出来,沉淀,滤出血清。这就是他所发明的“特效药”。他收取非常昂贵的费用,为人注射这种特效药,每三个月注射一次,每次10毫升。据说可以返老还童,增强性功能。世界上不少名人(特别是电影明星)都纷纷接受了这种治疗。有一天,在洛杉矶比华丽山,专门为好莱坞大明星们治病的Cecelia Rosenfeld医学博士打电话给我说:“我要到德国去一个月,下星期你来洛杉矶讲学的时候,我要缺席了。特此打电话来跟你请假。”我说:“我可以知道你为什么要到德国去吗? ”她说:“我回来后会详细告诉你的,我到德国去是要和B医生接触,有些事要同他商量。”我听到她去看B医生,就巳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就不再多问了。一个星期以后,我到了洛杉矶,在讲堂里看到了Rosenfeld医生。我惊奇地问:“你不是到德国去了吗?非常惊奇这次能见到你呀。”她说:“是的,我去了。可是昨天就回来了。因为B医生自己注射他发明的灵丹妙药,起了强烈的反应,中毒不治,不幸去世了。”

在西方,还有医生们把牛的脑下垂体直接移植到人体里面,不但得不到增强免疫功能的效果,而且制造更大的困扰,甚至导致死亡。也有人把牛、羊、猪的诸腺体干燥后,磨成粉,装在胶囊里卖给人吃。虽然没有伤人的案例,可也没有预期的效果。

根据经验和实验,我认为:除了内丹功外,如果要服药的话,还是以植物性的药物比较安全,也比较经济。在60年代里,我曾经与日本田中胜太医学博士合作,进行对老年性白内障做过严格控制的实验。试验成功的药物是〈金匮要略〉里的的〈金匮肾气丸〉。也叫:“八昧地黄丸”。实验以82个病例,分别治疗164只眼睛,经过8个月, 141只眼睛有显著进步( 859%) , 18只眼睛无变化(11%),5只恶化( 4%)。

后来1975年著名的“大仓试验” , 285个病例,经过1年时间, l75( 60% )好转, 34( 12%)无变化, 29( 10%)有起伏, 50( 18%)恶化。

金匮肾气丸是〈金匮要略〉的招牌药方。曾被用来治疗汉武帝的糖尿病(中医病名为:消渴症)。汉武帝享年七十一岁,并未闻曾因糖尿病而瞎眼或锯腿。在他去世时,立四岁的皇子小弗陵隗太子,继承大位。可见他不只没有瞎眼锯腿,还有正常性功能。其实,从高血压、糖尿病到前列腺肥大,都是衰老退化的老年病,也是免疫系统故障的问题,金匮肾气丸对之都有特效。临床报告指出:即使长期服用达廿年,也从无副作用,或药效失灵的现象。

论到消渴症,是由消瘦和口渴两种症状组合而来的病名,现代医学称为:糖尿病。唐朝“药王”孙思邈曾用蚂蚁做过试验,证明尿中有过量的糖分。这比西医发现尿中有糖,早一千年。目前现代医学对糖尿病的看法有两种理论,一是认为:由于脑下垂体功能失常,不能正常分泌Vasopressin这种荷尔蒙,以致排尿不禁。 由于排尿不禁,人体消失水分过多。一则流失营养,二则因而时感口渴。二是认为:胰腺功能失常,不能制造足够的因素林 Insulin这种荷尔蒙,帮助糖分进人细胞,供应身体热量。过多糖分滞留在血液里,只得从肾脏排除,因此排尿增加而身体削弱。无论上述哪一种理论是真,都是源于七个腺体的问题。七腺互通,一腺出了问题,七腺都有问题,而最靠近的一腺问题较大。

总之,从糖尿病问题的历史看,如果从汉武帝时算起,中国人认识糖尿病要比西方早两千多年。如果从孙药王算起,要早一千年。如果从治疗效果方面来看,金匮肾气丸和因素林比较,因素林可以暂时中和血中的糖分,在检验上说是立即见效。但副作用大而危险,终于难免瞎眼与锯腿。金匮肾气丸不能马上见效,如因素林中和糖分,在验尿(血〉时立即见到效果,但绝对没有副作用。根据我的经验:病人每天注射40 个单位的因素林,在加服金医肾气丸后,一个星期,因素林的注射需要减量到从40个单位减到11个单位。继续服用一年,可以完全不不用注射因素林。最值得重视的一点是:当病人采取因素林治疗时,其副作用和症状都继续存在,如发冷汗、头晕、头痛、疲倦、恶心、浮肿和阳萎。但在加服金匮肾气丸后的第二天开始,症状就显著减轻,以至于完全消失。

近年来艾滋病猖獗起来。这是免疫功能欠缺的群候症,也是引发现代医学开始重视免疫系统的功臣。目前现代医学列它于不治之症之中。 我在过去十多年来,以“十全大补”的十味药,个别抽取后,冷冻干燥成粉剂。治疗过2,540个病例,其中212人再也找不到艾滋病毒, 2,311人健康工作如常, 17人死亡。因此,知道《十全大补》是免疫系统的好友,同样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副作用。

在一般的癌症患者(包括艾滋病) ,其癌细胞呈暗紫色,表面上还罩着一层绿色的阴影。同时血液中特别缺乏磷脂和蛋白质。在服用《十全大补》的三个月期间,细胞的绿色阴影逐渐退去,整个颜色呈鲜红色,表示已回复正常。同时血液中的磷脂和蛋白质的量也同等回升。患者的症状亦得显著改善。由此证实:中医的医学理论和药理治疗,经过现代科学的解释和认证,是现代医学的良师益友!


细菌病理学的问题

发现细菌和使用抗生素是现代医学的两大柱石。但是由于细菌的种类浩如翰海,人类有限精力,根本无能尽情探索。就已知的细菌来说,抗生素应该是它们的克星了,可惜细菌不但能产生抗药力,而且能不断地转型。还有比细菌体积小几十倍的滤过性病毒,抗生素就根本无奈其何。这个问题就变成现代医学最头痛和生死存亡的问题了。 必须知道:细菌早在还未有人类之前,就早在地球上已存在了。

抗生素是化学药品,药理是采取“对抗”和“杀死”的原理原则。从哲学来看,它是不断在制造矛盾和扩大矛盾。从化学药品抗生素的本质来看,当它进人人体之后,并不能独具只眼,专杀坏人-细菌,而它却是好坏一齐杀。由此,一旦病人服用了抗生素,如果运气好,一下子细菌全被杀死,顿时炎症全消。否则,如果一下子细菌不能全被杀死,它们必然转移阵地或潜伏地下。表面上症状缓解,并非真正彻底治愈。化学药物因为毒性太大,用量与用时都必须有一定的限制,等到用药甫告一个段落,细菌即时开始恢复生机,造成发炎病情反复。几次反复以后, 抗生素对该细菌就完全失效。同时,好细胞也因一再被摧残,以致患者免疫系统大受亏损。原来急性疾病因而转为痼疾,同时整个身体更成为其他细菌的温床。所以抗生素在一再超广泛的运用之后的今天,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了。

早在六十年代,无数有先见的医学家们就提出过许多警告。不出所料,从前一度因抗生素发明而几乎“灭绝”的肺结核、梅毒、淋病、伤寒等, 都又因抗生素失效而再告猖獗,并且病势比以前任何时期都更厉害。

德国顺势疗法( Homeopathy )学派,严肃主张: 抗生素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的消灭过细菌,只不过是暂时把它们压制而已。如果它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或机会来及时反攻,它们的子孙就都埋伏在血液里,改变人的基因,变成遗传因子。比如一个人的祖父有过梅毒,用抗生素表面上似乎是“治好了”,后来因发心脏病死亡。其实他真正的死因是埋伏的梅毒菌在心脏里转型发作致死。他的儿孙都生来就有心脏机能缺陷。这也是细菌病理学的一个重要理论,只可惜没有什么太有效的根治方法。

中医秉承大道的哲学思想,从矛盾的统一方面着手。天下众生,长在三界之内,活在五行之中,相生相克,各依本性本能互存,也各依本性本能相斥。所谓:一物自有一物降。比如白蚁什么木头都吃,唯独不吃红杉木。如果用一般木材造屋,不论怎样杀虫保护,迟早也要毁于白蚁。假使屋为红杉木所造,不劳杀虫保护,几百年也会安然无恙。是所谓:识透了物性,就可以逸待劳了。小小秤砣能压千斤,说穿了不过是“ 因其势而利导之”而已,这就是人类的真智慧。

再如一个橘子放在屋里一两个礼拜,发霉泛酒气。人就吃它不得了,因为细菌走先了一步。即使是新鲜橘子,人喜欢它,细菌也喜欢它。 人把它吃在肚里,它滋养了人,也同时滋养了人体内的细菌、霉菌和三虫。可是换了“白术”,同样是植物,其性质却大不相同。一片白术放着几年都不坏,因为虫、菌都不爱吃它。不要看小小一片白术,它所含的营养,简直难以想象。光是维生素A的含量,就是等积鱼肝油的22倍。人如果吃下白术,体内的虫、菌都自动节食,而终成殍。吃白术的人却得到超级营养,越加强壮。再如临床资料显示: 患过梅毒的病人,血液检验不能转为阴性者,在连续服用《紫根龙骨牡蛎汤》三个月后,血检呈阴性。这是中国人才有的智慧。


有人论说,中医的一个重大缺陷是:从来没有科学地研究过细菌学,所有中医的典籍里,完全没有对细菌认识的资料。其实,这是中国整个学术的发展趋势问题。中医既不采取对抗主义,就没有在细菌的翰海里个别辨认细菌的必要。中国人能辨认得出看不见,摸不着的经络系统,如果认真要去辨认细菌应该也不是难事。中医里也有“以毒攻毒” 的论调,但是由于它“治标不治本”的短处,不到逼不得已时不用,从未能与“固本培元”的王道方法并驾齐驱。“以毒攻毒”就是西医学对抗疗法的总纲,抗生素是大将。而抗生素毒性烈,副作用强,危险性大。既然懂得了王道的方法,因其势而利导之,既没有副作用,也没有危险性,同样达到治疗的目的。为什么还要去辨认那无穷无尽的细菌而浪费精力呢?

“固本培元”的王道是智取;“以毒攻毒”的霸道是力敌。因此,故知:“智取”是优于“力敌”的。中国古人的智慧是值得称颂的!


外科手术和移植的问题

现代医学最能炫耀于世的,就是外科手术,近世更加进了脏器移植一项,并开发人造器官,将来可能达到半机械人的境界。外科的发展与抗生素的威力是呈正比例的。外科发展到这个地步,几乎人尽皆知:靠割切来治病,必然是越治越病的。

Robert S. Mendelsohn医学博士是伊利诺州医大的教授,伊州管制医师执照委员长,是个当代名医,也是全美国民健康联盟( National Health Federation)的创始人兼总裁。在他行医25年后,写了一本〈一个背弃现代医学者的忏悔《 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 的书。书中说:仅是去年( 1980)一年. Cleveland市的医院就作了2,980个开心手术,24,368个其他外科手术, 1,300,000个检查手术. 73,320次心电图. 7,770次全身X光检查和210. 378次其他放射线的检查。这是现代医学草营人命,自我夸张的卑鄙手段。太浪费,太过分,太不需要,根本是在危害人民的健康。没有一个医院能拿得出来任何一个数字来证明他们的“治愈效果” !

他还在书中激烈地说(第13页) :“我认为:百分之九十的现代医学应该从地球上消失,包括它的医院、医生、化学药品和仪器设备。这样广大人民群众才能真正谈得上健康和利益。”他认为现代医学里无止境地仪器更新,大部分只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对病人来说,都是强加的不必要的额外负担。他举例说:百分之九十的早产儿在所谓最先进的氧气保青箱中保育过的,都得了失明或部分失明症。而在设备“落后” 的老式保育箱中保育的早产儿,反倒不瞎眼。经研究证实,先进的保育箱里人造氧气太过凝厚。人造氧气的副作用能促成眼后膜增生,导致失明。

许多人都知道,在每年的二三月里,千万不可到史丹福大学的附属医院看病。因为四月里医生们要提考绩报告。最稳妥的办法争取考绩,就是能报告开了多少次刀。医生们本不一定都偏爱开刀,常常都是一拖再拖的。可是到了三月大关,只要有病人上门,就开刀。凡是知道这个秘密 的,二三月里都不去看病。史丹福如此,别的地方更是如此。这是医学制度上的问题。

1991年一项统计报道: 60%各大医院的病床都是空的,因为人民觉悟到,凡病就开刀的不是办法,就只好不进医院。美国医师协会在1992年公开承认: 60%所作的外科手术都是不必须的。而民意测验显示: 90%的外科手术是不必须的,这个意见和Mendelson医师的意见相吻合。1994年二月八日,美国癌症协会公布:关于女子乳房扫描检查,由过去40岁以上每年应作一次检查,改为60岁以上。因为事实证明,扫描照相的效果并不准确,有时根本照不出来,使病人误信自己没有病,而延误了医治,还是用老办法检查(用手去感觉)可靠得多。

Julian M. Whitaker医学博士是美国最早提倡:“心脏手术无用论”的。他在《心脏自然康复论》一书中主张:世界上唯一可以医治心脏病的有效方法是:“节食”,遵守“道的膳食学”。绝对避免过饱和脂肪和白糖做的甜品,要作适度的运动,要有正常的营养,而绝对不是开刀。现在连美国医师协会也同意了他的看法,因为事实证明:开刀、搭桥和不开刀、不搭桥的效果没有两样。无论怎样搭桥接驳,一年以后,又都全部再度堵塞。钱是白花,开刀的罪也是自受了。况且,开胸手术是极危险的!


至于脏器移植,在学理上本是讲不通的,因为任何外来的物质进入体内都必受到本身免疫机能的抗拒。因此,脏器移入后,就必须不断服用抑制免疫机能的药剂,病人迟早还得因免疫丧失而死亡。但是利用病人“病急乱投医” “活得一天是一天”的心理,一方面有了试验的机会;另一方面可以大发利是。明知无用,而生意兴隆。富人有钱买脏器,穷人进了医院,内脏就不翼而飞。更引起脏器“国际走私”和扯不清的大问题。

八十年代,美国现代医学吹起人造器官之风。有个患了严重心脏病的医生自愿作试验品。替他换上了一个人造心脏.成了当时的头条大新闻。这个人造心脏的物理机能运作得很成功,与真正的心脏机能没有多少分别。可是不久,此人的精神状态就大起变化,于是转到精神病科治疗。不幸越治越坏,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再要另换心脏,已经来不及了。这位医生的惨死,致使以后没有人敢再提人造心脏的事了。

中国在三国时代关于华佗的外科手术记载,证明当时外科手术似乎也很普遍。为什么后来这个医术好象是被扬弃了呢? 大凡学术与时代水平和社会需求是分不开的。在三国时代,中国医学水平已经非常进步而发达,外科手术应该不只是华佗一人所能。华佗个人的不幸遭遇,不应该代表整个医学水平的停顿。譬如:关公需要刮骨疗毒,还有其他千万的军人也需要刮骨疗毒。除非有了更好的医疗方法?《三国》说华佗为关公刮古疗毒,据考证:当时华佗并不在荆州,为关公做手术的是另外的医生。可见当时中国外科是很盛行和普遍的。

现在举一个例子来看,也许可以回答上面的问题。厚朴的树皮含有三种特殊的营养:Tetra-hydromanodolol, Isomagolol和 Ho-curare 。此三者的功能是帮助胃和子宫的细胞再生。假使,一个人患了胃溃荡,服用由厚朴皮部浓缩物质。在胃组织不断地获得这种营养材料之后,两个星期内,胃的新生细胞取代了病变细胞,长满之后,溃荡全部消失。试问,一个胃溃疡的病人,如果知道有这个经济、方便、速效、无痛苦的办法,还会选择胃切除手术吗?

外科手术靠的是切除,少了一个器官就破坏了整个身体的平衡。即使这个病除掉了,也必导致另外一个新病发生。有限的脏器,无限的切除,总有一天无可再切。靠这种方法来治病,伊于胡底? 除了经济不胜于负担外,自然是越治越病的。


医药道德问题

美国学校里是没有德育的。以前道德教育靠基督教会,现在基督教日渐式微,很少人还信教。再者,信教也并不等于有道德。美国也是一个出名的没有哲学的国家。即使有哲学,她的哲学就是:“金钱至 上( Money is God) ”。

美国人的父母望子成龙,不问自己的子女是什么性向和材料,尽量使用压力要子女学医、学法。要学医、学法的人太多,故必须成绩高。成绩是从考试而来,应付考试则专凭短期记忆,与悟性无关,更与道德无关。学医学法的目的是待遇高、职业稳定、受社会重视,可是,在学的时间长,学费特别高昂。因此负债也特别多。(美国大学生多向银行借贷学费,毕业后分期加息偿还。毕业后的初就业者,薪水低,既要住房子, 又要开车子,处处都要钱,只得再向银行加贷。旧债未清,新债又接踵而来。债上加债,利上滚利,一辈子也还不了。实际上,大学是在培养一批又一批沦为银行家的奴隶而已。〉压力大,工作紧,特别是医生,其酗酒率、吸毒率、自杀率都比常人商几倍到几十倍。因此,要赚钱快,要考绩好,外科手术是最捷径。以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某医生接到了他的证券代理商的电话,告诉他某股票很有希望赚一大笔,但马上需要二万元投资。正好一个病人走了进来,他眼望着病人,心里在盘算,他自己对自己说:“好,这二万元就打从你身上来! ” 他设法说服了那个病人,必须马上住院,切除胆囊。(许多美国人都是没有胆囊的)。这次手术,他到手21.316元。他把20,000元交给了证券代理商。这笔投资果然赚了一大笔钱。突然发财之后,夫妻因钱财闹意见,越闹越僵,遂致离婚。他的独生爱子因家庭破裂而患上精神抑郁症。为了安慰爱子,在他过18岁生日时,特地买了一部新型跑车相赠。爱子吃了镇静剂,又喝了不少酒,飞快地开着新车,撞上了一棵大树。抢救得一命,却切掉了一条腿。医药费刚好是21,316元。如此可见一般。

老子说: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精神病学的问题

精神病学是现代医学里最自豪的新兴部门。精神病学的医生在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后,再修精神病学,再得一个哲学博士,因此收费就特别高。精神病学始于英国福洛伊德( Sigmund Freud 1856-1939)的《精神分析( Psychoanalysis) 》 。认为:在人的意识里,有一部分叫做“潜意识”,它记录储藏了许多记忆的资料。这些资料对人类的精神状态、行动行为和身体疾病的影响非常重大,却又都在人不知不觉之中进行。他相信:使用精神分析的方法,尽量把潜意识里埋藏的资料挖掘出来,予以纠正, 庶几可以达到治疗的效果。人类潜意识中所埋藏的资料,基本上共有五类,就是:焦虑、悲痛、愤怒、罪恶感和色情感。凡此都是从婴儿时期开始所受的一切感触,不断累积而来。一旦储藏了下来,表面上好似完全忘却,但它们暗中却不知不觉地在制造危害。因此,现代医学的精神病学医生们惯使两个法宝:一是和病人慢慢的谈话(包括使用催眠术) 。 套出各种“隐情”,然后予以开导化解;二是使用镇静剂和镇痛剂。过去美国负责开导人的是牧师,但由于科学时代来临,神权没落,取而代之的是“科学的”精神病医生。有些人亦以看精神病医生为荣,因为精神病医生收费高,显得自己社会地位高,压力大,又有的是钱,能常与精神专家游。

美国的南部德州一带,以热、湿著名,树木到处都“发霉”。霉菌散在空气之中,被人吸人肺中。肺脏也是个热、湿的地方,容易繁殖,许多 人都得了肺霉菌的病。霉菌在肺脏中分泌排泄的都是毒素,逐渐侵入血液,带到肝中和脑中。产生一种精神症状,就是自以为能见神见鬼,能和鬼神交通,或鬼话连篇。因此,美国的大宗教家没有不是南部出身的。治疗这样的人用精神病学家的那一套“思想改造”效果不大,可是用《补中益气汤》来补肺,却累见很大效益。这又证实了中医治疗精神病的“先治脏腑论”的准确性。拿一个人尽皆知的故事作比方,要解决林黛玉的问题,必先治愈她的肺病不可,光是开导是不中用的。

日本长滨善夫医搏所著《东洋医学概说》中提出:“中国医学是一个脏腑中心病因论的医学”。脏腑的虚实不仅是身体疾病的关键,亦且是精神状态正常与否的基础。譬如:肝脏的功能直接影响思维的功能, 肺脏的病变关系到情感处理的能力,脾脏关联考虑,心脏统率精神,肾脏联接人的意志。因此,如果有人容易发怒,思维不清,治法应该补肝或泄肝,依实际需要来处理用药。肝脏恢复正常以后,自然有与人和平相处和清醒思辨的能力。如果光是与他“谈话”,叫他把忘了的可怒之事,都再翻了出来。这岂不是使他怒上加怒。于是开一些麻醉剂给他吃,暂时压制一下。这都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美国药品食物管理局发出警告,说:“美国医生滥开麻醉剂药方,已经达到危险的程度。” , Valium这个药占了美国全部用药的65%。因为医生抬不了病,就只有把病人来麻醉。此类药品不仅含有剧毒,亦且副作用多,能引起不治之症。

现时科学的最新阶段是基因的研究。显微镜加上电脑,找到了人类“心态体型形成的密码” , DNA ( Deoxyribonucleic Acid )是组成基因的基础材料,配置于细胞核中,状似小丝,称为:克隆模松(Chromosomes)。 人体每一个细胞有46个克隆模松,排成23对。从其排列的图象中可以预断人的疾病,甚至于生死。也因此可以复制、人造动物和人类。目前对人的DNA采集,不必一定要从血液或其他体液中收取,只要是人手指碰过的地方,都能获得DNA的资料。譬如,以两周大的小儿为例,一种小儿比较容易对外来剌激作强烈的反应,比较机警,也比较不易受惊。他们的视线较易跟着红颜色走,对别人的脸面动作较易有反应,对身边的事物较易发注意。这样的小儿是带有所谓DRD4基因的,由此可以断定他们将来到廿岁后都是喜欢爬山、骑马和飞车的。这种又叫做:带有“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基因者。与之相反的是,小儿带有神经过敏基因( Neuroticism)的,他们就比较显得小心翼翼。因此,将来比较是焦虑型的,有凡事考虑,避免受害的倾向。姑不论数十年之后,事实如何证实其可靠性,然而流弊所招,眼看是祸甚于福。将来怎样补救,挽狂澜于既倒? 恐怕也正是道学发生力量的时候了。

老子说: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惟“病”病,是以不病。 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这也是道学和医学的基本原理。


Copyright Since 2006 张绪通

Copyright Since 2006 Tao Longevity LLC